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言侯在祠堂认出林殊,琅琊榜中豫津认出林殊了吗

日期:来源:言侯在祠堂认出林殊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琅琊榜中豫津认出林殊了吗

不管在小说还是电视剧中,并没有直接交待豫津认出了林殊。

小说里言侯爷认出了豫津,林家祠堂恢复的时候第一天是皇室的级别高的人去拜,第二天才能其他人去,豫津问言侯为什么第一天不能拜还要去,言侯的马车停在祠堂很远的地方,看到梅长苏进去的时候他就都知道了,因为照理来说梅长苏如果不是林殊他第一天是不能去的。

电视剧里就是重审完赤焰之案的时候,纪王问言侯在想什么,言侯说他在想这个梅长苏会不会就是。。。他没往下说,纪王问是什么他说没什么。但豫津不知道。

在琅琊榜里第几集林殊去拜访言侯爷

在琅琊榜里第13集林殊去拜访言侯爷。

第13集 言侯弑帝 长苏劝阻

何敬中因为何文新一案病倒,吏部年底事物繁忙无人掌局,秦般弱想出找人替死何文新的法子。温泉归来的豫津等人来探望梅长苏,从飞流对柑橘的排斥察觉到柑橘的硝磺味,梅长苏开始推测缘由。同时沈追上报靖王,已查到漕运的火药运往了私炮坊,太子与户部串通牟取暴利。

靖王来访,告知梅长苏,他的母亲发现皇后中的是软蕙草之毒。此草毒性不烈,食之令人四肢无力,且只能持续六七天。陷入思考中的梅长苏下意识地做出了林殊的习惯性动作,令靖王心生怀念。黎刚回报,有两船火药并未运往私炮坊,且不知去向。梅长苏飞快地想到了年尾祭礼,也推测出走民船的那批火药的主人是言侯。情况紧急,劳病交加的梅长苏不得不违背医嘱,前去拜会言侯。

言侯预定柑橘只为确认官船到港的日期,从而令自己那批火药配合户部的火药同时进京,一旦有人察觉异样,便可借势将线索引向私炮坊。而言侯求仙问道是为了与负责祭奠的法师来往,以便顺利将火药埋在祭台下。不忍心妹妹言皇后与皇上同死,言侯设法令她病倒、无法参加祭礼。

扩展资料:

《琅琊榜》是由山东影视传媒集团、山东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北京儒意欣欣影业、北京和颂天地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圣基影业有限公司、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古装剧,由孔笙、李雪执导,胡歌、刘涛、王凯、黄维德、陈龙、吴磊、高鑫等主演。

该剧根据海宴同名网络小说改编,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振兴山河为主线,讲述了“麒麟才子”梅长苏才冠绝伦、以病弱之躯拨开重重迷雾、智博奸佞,为昭雪多年冤案、扶持新君所进行的一系列斗争。

梅长苏、苏哲、林殊:演员胡歌

梅长苏,琅琊榜首,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本名林殊,原是大梁国赤焰军少帅,后因梅岭惨案,身中火寒之毒。经救治,林殊改名换面,蛰伏江湖。为平梅岭冤案,梅长苏回到金陵,以病弱之躯涉入政权纷争。经过谋划,终一雪冤屈。梅长苏在国仇家恨、兄弟情义的漩涡中见招拆招,奏出“江左梅郎”赤子之心下的一曲慷慨悲歌。

霓凰郡主 演员刘涛

大梁南境执掌十万边防铁骑的奇才统帅,二十七岁。 林殊(梅长苏)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时大梁南边的强敌楚国兴兵,负责南境防线的云南王穆深战死之后,霓凰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于青冥关,歼敌三万。从此,“霓凰郡主”代幼弟镇守南方,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下。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琅琊榜

琅琊榜小说里言候是什么时候知道梅长苏身份的

知道身份的有

霓凰

靖王

蒙挚

夏冬

莅阳公主

蔺晨

萧景睿

静妃

聂铎

卫铮

蔺晨

黎纲

甄平

十三先生

晏大夫

没有言侯

琅琊榜 小说里言候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在第几章?

一直不知道啊。

据说本来剧版的剧本有写言阙和言豫津去祭拜林氏宗祠在外面碰见了梅长苏继而知道的场面,但是因为宗祠外景找不到地方拍就给取消了,遗憾。

琅琊榜林殊与言侯爷一起为赤焰军辩论,劝他回头是岸,当时林殊与侯爷的对话是怎么回事?对话当时详细情况

可言阙明明应该感到恐惧的。因为他所筹谋的事,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大逆不道,足以诛灭九族的,而这样一桩滔天罪行,显然已被面前这清雅的书生握在了手中。

然而他却偏偏没有恐惧,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梅长苏,面无表情,只有那双眼睛,疲惫,悲哀,同时又夹杂着深切的、难以平复的愤懑。

那种眼神,使他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在山路上艰险跋涉,受尽千辛万苦眼看就要登顶的旅人,突然发现前方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正冷酷地对他说:“回头吧,你过不去。”

梅长苏现在就挡在前面,向他通知他的失败。此时的他无暇去考虑失败会带来的血腥后果,脑中暂时只有一个念头。

杀不了他了。连这次不行,只怕以后就再也杀不成那个男人了。

这时言豫津与萧景睿已经缓过神跑了过来,奇怪地看着他们两人。

“豫津,你们有没有什么安静的地方,我跟令尊有些事情要谈,不想被任何人所打扰。”梅长苏侧过头,平静地问道。

“有……后面画楼……”言豫津极是聪明,单看两人的表情,已隐隐察觉出不对,“请苏兄跟我来……”

梅长苏点点头,转向言阙:“侯爷请。”

言阙惨然一笑,仰起头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先生请。”

一行人默默地走着,连萧景睿也很知趣地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到了画楼,梅长苏与言阙进去,以目示意两个年轻人留在楼外。画楼最里面是一间洁净的画室,家具简单,除了墙边满满的书架外,仅有一桌、一几、两椅,和*窗一张长长的*榻而已。

“侯爷,”等两人都在椅上坐定,梅长苏开门见山地道,“你把火药都埋在祭台之下了吗?”

言阙两颊的肌肉绷紧了一下,没有说话。

“侯爷当然可以不认,但这并不难查,只要我通知蒙挚,他会把整个祭台从里到外翻看一遍的。”梅长苏辞气森森,毫不放松地追问着,“我想,你求仙访道,只是为了不惹人注意地跟负责祭典的法师来往吧?这些法师当然都是你的同党,或者说,是你把自己的同党,全部都推成了法师。是不是这样?”

言阙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过慧易夭,苏先生这么聪明,真的不怕折寿?”

“寿数由天定,何必自己过于操心。”梅长苏毫不在意地回视着他的目光,“倒是侯爷……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成功吗?”

“至少在你出现之前,一切都非常顺利。我的法师们以演练为名,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火药全都埋好了,引信就在祭炉之中。只要当天皇帝焚香拜天,点燃锡纸扔进祭炉后,整个祭台就会引爆。”

“果然是这样,”梅长苏叹道,“皇帝焚香之时,虽然诸皇子与大臣们都在台下九尺外跪候,可以幸免,但皇后却必须要在祭台上相伴……尽管你们失和多年,可到底还顾念一点兄妹之情,所以你想办法让她参加不了祭礼,对吗?”

“没错,”言阙坦然道,“虽然她一身罪孽,但终究是我妹妹,我也不想让她粉身碎骨……苏先生就是因为她病的奇怪,所以才查到我的吗?”

“也不尽然。除了皇后病的蹊跷以外,豫津说的一句话,也曾让我心生疑窦。”

“豫津?”

“那晚他送了几筐岭南柑橘给我,说是官船运来的,很抢手,因为你去预定过,所以言府才分得到。”梅长苏瞟了一眼过来,眼锋如刀,“象你这样一个求仙访道,不问家事,连除夕之夜都不陪家人同度的人,会为了准备年货鲜果而特意去预定几筐橘子吗?你只是以此为借口,前去确定官船到港的日期罢了,这样才能让你的火药配合户部的火药同时入京,一旦有人察觉到异样,你便可以顺势把线索引向私炮坊,只要时间上吻合,自然很难被人识破。”

“可惜还是被你识破了。”言阙语带讥嘲,“苏先生如此大才,难怪谁都想把你抢到手。”

梅长苏并没有理会他的讽刺,仍是静静问道:“侯爷甘冒灭族之险,谋刺皇帝,到底想干什么?”

言阙定定看了他片刻,突然放声大笑:“我别的什么都不想干,我就是想让他死而已。刺杀皇帝,就是我的终极目的。因为他实在是该死,什么逆天而行,什么大逆不道,我都不在乎,只要能杀掉他,我什么事都肯做。”

梅长苏的目光看向前方,低声道:“为了宸妃娘娘吗?”

言阙全身一震,霍然停住笑声,转头看他:“你……居然知道宸妃?”

“又不是特别久远,知道有什么奇怪。当年皇长子祁王获罪赐死,生母宸妃也在宫中自杀,虽然现在没什么人提到他们了,但毕竟事情也只过去十二年而已……”

“十二年……”言阙的笑容极其悲怆,微含泪光的双眸灼热似火,“已经够长了,现在除了我,还有谁记得她……”

梅长苏静默了片刻,淡淡道:“侯爷既然对她如此情深意重,当初为什么又会眼睁睁看着她入宫?”

“为什么?”言阙咬紧了牙根,“就因为那个人是皇帝。是我们当初拼死相保,助他登上皇位的皇帝。当我们从小一起读书,一起练武习文,一起共平大梁危局时,大家还算是朋友,可是一旦他成为皇帝,世上就只有君臣二字了。我们三个人……曾经在一起发过多少次誓言,要同患难共富贵,要生死扶持永不相负,他最终一条也没有兑现过。登基第二年,他就夺走了乐瑶,虽然明知我们已心心相许,他下手还是毫不迟疑。林大哥劝我忍,我似乎也只能忍,当景禹出世,乐瑶被封宸妃时,我甚至还觉得自己可以完全放手,只要他对她好就行……可是结果呢?景禹死了,乐瑶死了,连林大哥……他也能狠心连根给拔了,如果我不是心灰意冷远遁红尘,他也不会在乎多添我一条命……这样凉薄的皇帝,你觉得他不该死吗?”

“所以你筹谋多年,就只是想杀了他,”梅长苏凝视着言阙有些苍老的眼眸,“可是杀了之后呢?祭台上皇帝灰飞烟灭,留下一片乱局,太子和誉王两相内斗,必致朝政不稳,边境难安,最后遭殃的是谁,得利的又是谁?你所看重的那些人身上的污名,依然烙在他们的身上,毫无昭雪的可能,祁王仍是逆子,林家仍是叛臣,宸妃依然孤魂在外,无牌无位无陵!你闹得天翻地覆举国难宁,最终也不过只是杀了一个人!”

梅长苏扶病而来,一是因为时间确实太紧急,二来也是为了保全言侯,此时厉声责备,心中渐渐动了真气,声音愈转激昂,面上也涌起了浅浅的潮红,“言侯爷,你以为你是在报仇吗?不是,真正的复仇不是你这样的,你只是在泄私愤而已,为了出一口气你还会把更多的人全都搭进去。悬镜司是设来吃素的吗?皇帝被刺他们岂有不全力追查之理?既然我能在事先查到你,他们就能在事后查到你!你也许觉得生而无趣死也无妨,可是豫津何其无辜要受你连累?就算他不是你心爱之人所生,他也依然是你的亲生儿子,从小没有你的呵宠关爱倒也罢了,这么年轻就要因为你身负大逆之罪被诛连杀头,你又怎么忍得下这份心肠?你口口声声说皇帝心性凉薄,试问你如此作为又比他多情几分?”

他句句严词如刺肌肤,言阙的嘴唇不禁剧烈地颤抖起来,伸手盖住了自己的双眼,喃喃道:“我知道对不起豫津……他今生不幸当了我的儿子……也许就是他的命吧……”

梅长苏冷笑一声:“你现在已无成功指望,若还对豫津有半分愧疚之心,何不早日回头?”

“回头?”言阙惨然而笑,“箭已上弦,如何回头?”

“祭礼还没有开始,皇帝的火纸也没有丢入祭炉,为何不能回头?”梅长苏目光沉稳,面色肃然地道,“你怎么把火药埋进去的,就怎么取出来,之后运到私炮坊附近,我会派人接手。”

言阙抬头看他,目光惊诧万分,“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淌这趟混水?”

“因为我在为誉王效力,你犯了谋逆之罪皇后也难免受牵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最好的选择。”梅长苏淡淡道,“如果我不是为了要给你善后,何苦跑这一趟跟你静室密谈,直接到悬镜司告发不就行了?”

“你……”言阙目光闪动,狐疑地看了这个文弱书生半晌,脑中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渐渐由激动变成阴冷,“你要放过我当然好,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就算你这次网开一面,就算你手里握住我这个把柄,我还是绝对不会为你的主上效力的。”

梅长苏一笑道:“我也没打算让你为誉王效力,侯爷只要安安生生地继续求仙访道就好了。朝廷的事,请你静观其变。”

言阙用难以置静地眼神看着他,摇头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你放过我却又不图回报,到底有何用心?”

梅长苏目光幽幽,面上浮起有些苍凉的笑容:“侯爷不忘宸妃,是为有情,不忘林帅,是为有义,这世上还在心中留有情义的人实在太少了,能救一个是一个吧……只望侯爷记得我今日良言相劝,不要再轻举妄动了。”

言阙深深凝视了他半晌,长吸一口气,朗声笑道:“好!既然苏先生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气魄,我也不再妄加揣测。祭台下的火药我会想办法移走,不过祭礼日近,防卫也日严,若我不幸失手露了行迹,还望先生念在与小儿一番交往的份上,救他性命。”

梅长苏羽眉轻展,莞尔道:“言侯爷与蒙大统领也不是没有旧交,这年关好日子,只怕他也没什么心思认真抓人,所以侯爷只要小心谨慎,当无大碍。”

“那就承先生吉言了。”言阙拱手为礼,微微一笑,竟已然完全恢复了镇定。经过如此一场惊心动魄生死相关的谈话,陡然终止了他筹谋多年的计划,他却能如此快地调节好自己的心绪,短短时间内便安稳如常,可见确实胆色过人,不由得梅长苏不心下暗赞。

琅琊榜靖王认出林殊在第几集

琅琊榜里靖王第49集才知道梅长苏的身份就是林殊。以前靖王也有所怀疑,不过都被搪塞过去了。

第49集内容:夏江深夜入宫,将其所知统统告知梁帝,御书院也找到了与火寒毒有关的记载,梁帝对梅长苏的身份疑心甚重,遂派人将其召至宫中,并吩咐御林军火速赶到蒙挚的禁军统领府钳制其活动。高湛趁静妃的宫女为皇上送餐的契机,偷偷让宫女传话给静妃告知梅长苏不可入宫。静妃忙命人告知景琰阻拦梅长苏,可为时晚矣,蔺晨忙让黎钢告知霓凰郡主。梅长苏进殿面上,梁帝命人查看其胳膊和脖颈上有关林殊的痕迹却毫无所获,梅长苏不卑不亢,梁帝遂命人诏太子景琰入宫。景琰赶至养居殿中,梁帝将夏江一并召至殿前。梁帝命夏江知无不言,夏江登即指认梅长苏就是当年叛逆的赤焰军少帅林殊。景琰听罢愕然,而梅长苏则淡定自若。宫外,霓凰与蒙挚等人集结好兵力,若午时仍没消息便冲入宫中解救太子与梅长苏;宫内,梅长苏与夏江各执一词,梅长苏顺夏江意愿承认自己便是林殊,同时告诉梁帝,即便自己承认就是林殊也毫无意义,反而达到夏江目的,让其逃脱罪责的同时离间太子与皇帝的关系。夏江极力反驳,情绪激动引发梁帝怀疑,斥责夏江挑拨离间,将其发给太子处置。夏江盛怒,欲在殿上将梅长苏置于死地,被控制后向陛下大呼宁可错杀不可错放。梁帝听进心中,遂命高湛准备了两杯御酒,其中一杯是为梅长苏准备的毒酒。景琰将毒酒拦下,梁帝担心景琰将毒酒喝下不敢妄动,景琰将酒缓缓倒掉,携梅长苏走出养居殿。

言侯最后是不是猜到了梅长苏是林殊

言侯最能识人

我想他是猜到了,但是没有讲出来

琅琊榜靖王什么时候认出林殊在哪一集

第49集才知道梅长苏的身份就是林殊。以前靖王也有所怀疑,不过都被搪塞过去了。

第49集内容:夏江深夜入宫,将其所知统统告知梁帝,御书院也找到了与火寒毒有关的记载,梁帝对梅长苏的身份疑心甚重,遂派人将其召至宫中,并吩咐御林军火速赶到蒙挚的禁军统领府钳制其活动。高湛趁静妃的宫女为皇上送餐的契机,偷偷让宫女传话给静妃告知梅长苏不可入宫。静妃忙命人告知景琰阻拦梅长苏,可为时晚矣,蔺晨忙让黎钢告知霓凰郡主。梅长苏进殿面上,梁帝命人查看其胳膊和脖颈上有关林殊的痕迹却毫无所获,梅长苏不卑不亢,梁帝遂命人诏太子景琰入宫。景琰赶至养居殿中,梁帝将夏江一并召至殿前。梁帝命夏江知无不言,夏江登即指认梅长苏就是当年叛逆的赤焰军少帅林殊。景琰听罢愕然,而梅长苏则淡定自若。宫外,霓凰与蒙挚等人集结好兵力,若午时仍没消息便冲入宫中解救太子与梅长苏;宫内,梅长苏与夏江各执一词,梅长苏顺夏江意愿承认自己便是林殊,同时告诉梁帝,即便自己承认就是林殊也毫无意义,反而达到夏江目的,让其逃脱罪责的同时离间太子与皇帝的关系。夏江极力反驳,情绪激动引发梁帝怀疑,斥责夏江挑拨离间,将其发给太子处置。夏江盛怒,欲在殿上将梅长苏置于死地,被控制后向陛下大呼宁可错杀不可错放。梁帝听进心中,遂命高湛准备了两杯御酒,其中一杯是为梅长苏准备的毒酒。景琰将毒酒拦下,梁帝担心景琰将毒酒喝下不敢妄动,景琰将酒缓缓倒掉,携梅长苏走出养居殿。

言侯爷最后知不知道梅长苏的真实身份

肯定知道的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博浪沙古诗,博浪沙的诗词

  • 博浪沙的诗词 【东汉】班昭 惟永初之有七兮,余随子乎东片。 历七邑而观览兮,历荥阳而过卷。 食原武之息足兮,宿阳武之桑间。 【唐】李白 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 肠断非关陇
  • 爱新觉罗·韫颖,爱新觉罗韫颖的子女

  • 爱新觉罗韫颖的子女 爱新觉罗·韫颖(1913年-1992年)乳名“佩格”,字“蕊秀”(父亲载沣取),号“秉颢”(兄长溥仪亲取),英文名“Lily”(庄士敦题赠),满族,爱新觉罗氏,

最新文章

  • 北乡公主刘滟历史上,霍桓历史原型

  • 班淑传奇历史上班淑最后怎么样了 班淑人物介绍 班淑是《班淑传奇》的女主角。该角色由景甜扮演。班淑出身名门,精通学术,被人误会是靠祖上的荫封,她以真材实料来证明自己的
  • 当阳是否有古墓,当阳有哪些历史?

  • 当阳有哪些历史? 当阳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荆楚重镇、楚文化发源地之一。因位于荆山山脉之南,取山南为阳之意,故名当阳。当阳古为权国,春秋时为楚地。战国时秦始建当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