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狄仁杰探案传奇小说,狄仁杰断案传奇的各部的名称

日期:来源:狄仁杰探案传奇小说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狄仁杰断案传奇的各部的名称

《狄仁杰断案传奇》由《铁钉案》、《汉家营》、《红阁子》、《御珠案》、《朝云观》、《紫光寺》、《狄仁杰与武则天传奇》、《京师案》、《棋谱案》、《铜钟案》等十个单元剧组成。

狄仁杰断案传奇的剧集目录

86版

01--04 玉珠串

05--07 黄金案

07--08 莲花池

09--10 断指记

11--14 四漆屏

96版第一部

15--17 御珠案

18--21 紫光寺

22--25 朝云观

26--29 汉家营

30--35 红阁子

36--39 铁钉案

96版第二部

40--43 京师案

44--47 铜钟案

48--51 棋谱案

52--64 狄仁杰与武则天传奇

她演过狄仁杰断案传奇,朝云观中的丁香,此人叫什么?

姓名:李欣凌 (李凌伶)

特 长:表演、舞蹈、唱歌、钢琴

毕业院校: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

血 型:B型

籍 贯:辽宁·沈阳

生 日:5月10日

星座: 金牛座

身 高:1.67M

体 重:46KG

话剧

《我可怜的马拉特》

《我到死的哪一天》

《玫瑰歌声》

《满满的二十七车棉花》

《马》

《马兰花》

《盗版浮士德》

《爱尔兰咖啡馆》

《和平之翼》

电影

1998年《都市天堂》--小保姆

1999年《能人于四》--于春杏

电视电影

1997年《刑警的故事》

2001年《数字英雄》--唐莉

《爱情魔镜》--黄晓雯

2002年《翻身》--姚雪

电视剧

1998年《狄仁杰断案传奇》--丁香

《人子》

2000年《情怨两代人》--武晓慧

《秦始皇》--阿然

2001年《问情》--唐如冰/黎曼云

《桃花扇传奇》--柳如是

《曹操与蔡文姬》--董贵人

2002年《结婚十年》--王菁

《大宅门》2--白美

2004年《国家机密》--温柔

2005年《直播室的故事》--安静

《雄关遗梦/阴阳关·阴阳梦》--杨星仪

《磨坊女人》--红姐

2006年《粉墨王侯》--四格格

《军事特区》--周少红

《风云泸沽湖》--李暮雪

2007年《用心过日子》--任婉如

《警察的故事》

狄仁杰断案传奇的演职员表

《玉珠串》

葫芦先生:王书增 文总管:邓建 瑞阳公主:盖一坤 邹立威:黄怀玉

康文秀:赵振芳 雷公公:野 冰 女 官:任刘琴 魏 成:叶甲贵

紫 鹃:陈伟奋 戴 宁:李建民 朗 琉:阎雨生 管 家:姚申旺

梅 香:赵 菲 蓝 秀:程洪凤 中年人:梁士永 轿夫首:杨恒滨

《黄金案》

唐主簿:吴大扬 卜 凯:孙 伟 顾孟平:徐登山 玉 珠:王 玟 老鸨:龚玉荣 金昌:傅维彬

慧 本:陈胜华 裴 九:王崇仁 淑 娘:崔荣花 曹 英:姚 扬 智海:田同保 镇将:彭庆生

李二:王德明 行院老鸨:孙木兰 胖和尚:宋保田 范 仲:贺永怀 仵作:魏立生

《莲花池》

袁 凯:李尚文 文景芳:刘秉玉 史玉娘:吴爱卿 番 客:靳大力 碧桃花:焦小莺

孟 岚:甘文华 唐主簿:吴大扬 唐 悦:郝晓声 镇 将:彭庆生 仵 作:魏立生

《断指记》

黄掌柜:李 炬 沈云儿:安 琳 沈 金:郭小城 兰掌柜:冯文英

万茂财:胡金富 黄傻子:高小宝 鲤鱼头:张玉柱 管 家:梁德润

《四漆屏》

腾县令:张继钏 孔山猫:孙起鹏 潘有德:李金水 柯夫人:高 英 刘排军:罗一年

艳 香:刘 红 冷 虔:严 林 肖 亮:任 兵 柯兴元:杨路 行院老鸨:刘雅明

贾半仙:陈小影 银 莲:魏玉洁 老乞丐:李铁峰 管 家:白保根 丫 鬟:杨宝红

大 汉:李守成 二 汉:郭有泉

《御珠案》

卞嘉:徐登山 杨康年:万中良 柯兴元:杨 素 郭明:陈尚志 董 梅:王国良 孟玉娇:胡彩虹

牡丹:田瑞花 金 莲:张 芬 琥 珀:马文博 夏光:侯万森 老庙祝:谢子龙

《紫光寺》

李 柯:董祁明 宝 月:李 莉 春 云:刘颖影 广 禅:刘小平 吴宗仁:贾文龙

狄夫人:杨 洋 阿 牛:田通宝 米三郎:张瑞杰 斗鸡眼:田春根 钟离老人:王崇仁

《朝云观》

丁 香:李凌伶 孙天师:张一兵 慧 乙:石连甲 宗 黎:于云鹤

蓝梦菊:张 柯 包夫人:史宝绣 道 清:赵广宾 关赖子:白士林

《汉家营》

张 祥:杨 军 刘 凯:田 力 周德海:冯 英 周德山:田春根 云 凤:王 谭

翠 菊:王 峥 赵 氏:夏 青 陆 彪;王 卓 周 成:胡延明

《红阁子》

银 仙:颜丙燕 李 琏:王力民 冯岱年:王善文 温文元:李天训 罗应元:王力敏

冯玉环:徐 宏 秋 月:钱 洁 凌仙姑:王爽昕 吕荣贵 春 桃:刘茂果 贾师爷:常来昌

张 佗:李笑纳 莲 香:解 芳 冬 兰:赵俊霞 桂妈妈:雷丽平 陈 龙:乐友庆

《铁钉案》

红 叶:樊艳芳 肖慧英:张力 马 博(童年) 狄夫人:杜 桦 肖 文:杨巧文 潘 裕:丛 林

潘 丰:郭小成 于康:傅维彬 潘 贵:陈东海 王 传:白建才 朱 达:郭大鹏 方 丈:阎雨生

智 灵:董 俊 书童:钱光明 梁怀仁:刘铎林 阎立本:陈西珍

《京师案》

何 朋:李志毅 蓝 白:罗 旭 绯红:罗 旭 梅夫人:刘 佳 梅亮:胡承柱 叶奎林:王新振

桂 花:姜 娜 袁玉堂;张国荣 卢泽:孟玉宝 叶夫人:郭苏星 何福:李金水

《铜钟案》

碧 珠:马雅舒 林 藩:袁玉良 梁 英:贺 薇 袁 龙:刘慎贤 灵德法师:杨德昌

王 三:常玉平 丘 田:王 哲 沈 八:庞 峰 王仙穹:马 岩 肖福汉:李福田

肖夫人:董国华 肖纯玉:袁晓娟 梁珂发:张 辉

《棋谱案》

常 惠:杨 静 丁虎国:白大钧 刘飞波:江 浩 丁 琦:赵 强 梅 玉:汪 静

丁 禄:隋鸿祺 王月花:刘秀环 李 妈:曲美琴 丁 珊:刘 佳

《狄仁杰与武则天传奇》

武则天:张 燕 武承嗣:赵广斌 太平公主:刘辉 许敬宗:田春生 怀义:常玉平 来俊臣:王哲

安金藏:郭小成 张柬之:葛石柱 玲 春:刘力纳 玉 兰:陆妍  张昌宗:虞隽 葛英:王新振

李 哲:郭 军 刘伟之:赵连生 慧 婵:王春燕 李飞雄:丛林

《狄仁杰断案传奇》96版的为什么从12集开始更换主角?

我只想列举几个事实:

其一、前14集和后50集比较哪个更好?

一目了然!原因有四,前14集编剧好、导演好、主演好、配音以及音效好。可谓经典!

其二、假定换人内幕是假......

孙老师一个第一主演为什么要中途而退呢?是因为虚荣心功利心,坐地起价、漫天要价?全剧组就他拿得最多,犯得着吗?!!就算他邀功自赏,那么多臭屁“明星”央视都不顾众议民愤捧为“上品”,何独要吝这几个钱,造这个次,把一个深入人心的狄公形象,毁于一旦?!!!

其三、退一万步!换了就成功了吗???

我们又回到第一个问题:两相对比,不是嘛!前14集还是经典!!

其四、纠正一个事实。

我并不认为孙老师就一定是十全十美,狄仁杰非他莫属,他在续拍中的表现实不敢赞赏,相反、马老师我也没有否认就不出色,也许仁者见仁有些朋友感觉马老师要更胜一筹,我没有异议。

所以我声明:我没有就说换人内幕是确有其事,但没有根据就不可能没有这样扑风捉影的传闻!

我只信一个事实:那就是第一次续拍,简直惨不忍睹,一来确实惨不忍睹,二来前14集太经典。

我痛恨续拍的编剧、痛恨续拍的导演、痛恨续拍的演员、痛恨续拍的结果,让我最美好的希望化为乌有!

<<神探狄仁杰>>的荷兰原创作者叫什么?

高罗佩是荷兰职业外交官,通晓15种语言,曾派驻泗水、巴达维亚、东京、重庆、华盛顿、新德里、贝鲁特、大马士革、吉隆坡等地,从秘书、参事、公使到大使,仕途一帆风顺。但大放异彩的却是其业余汉学家生涯并以此流芳后世。

高罗佩读了法国作家凡尔纳(JulesVerne)的小说《迷人的中国之旅》后,对中国文化着迷,开始穿中国服、睡硬床、要做中国人。1943年高罗佩任荷兰驻重庆使馆一秘,娶了系出名门的中国夫人水世芳,她父亲水钧韶曾任驻圣彼得堡使节及天津市长,外祖父张之洞是洋务名臣。高罗佩与沈尹默、齐白石等名流交往,对中国文化的迷恋达到狂热。品茶、弈棋、抚琴、吟诗、作画、练字、治印、写小说……俨然一位名士。他效法古人,名高罗佩,另有笑忘、芝台等雅号。无论住在哪个国家,高罗佩的中式书斋格局不变,环壁皆书,书桌上摆着文房四宝,还有一张紫檀嵌花卧榻,号称“图书满架,落叶满床”。他随兴之所至,为书斋取名集义斋、尊明阁、犹存斋等。

高罗佩对中国古乐颇有造诣,早年亲炙于古琴大师叶诗梦。在重庆时与于右任、冯玉祥等人缔结“天风琴社”,切磋琴艺。高罗佩撰有《琴道》一书,旁征博引,将古琴乐谱、各种琴学著述,以及文学美术中涉及古琴的资料精心译成英文,并加注释,1940年以英文书名“The

Lore of the Chinese Lute:An Essay in Ch’in Ideology”出版。

高罗佩是一位东方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诸如古琴、书画、瓷器、画谱、琴谱、佛像等都是他收藏的对象;北平琉璃厂、东京神田区、伦敦旧书店,都是他流连忘返之处。据长公子威廉回忆:曾为买一座观音像,全家啃了几个月硬面包。高罗佩对收藏古物有自己的主张,他不买稀世之珍,偏爱残缺古物。他说:一张油漆剥落的古琴,仍可奏出高山流水之曲;名瓷之碎片,也不失为粉定龙泉。他对书画进行鉴赏和研究,积十几年苦功编成《书画鉴赏汇编》,全书近600页,插图160幅,书末附有42种中、日纸张样品,1958年以英文书名“Chinese

Pictorial Art as Viewed by the Connoisseur”出版。

高罗佩著作等身,流传最广的是他别出心裁的中国古代侦探小说。他对清人公案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中主人公狄仁杰屡破奇案大为折服,认为虽无指纹、摄影等现代技术手段,其访案之细、破案之神,以及对犯罪心理之分析和推理之缜密,不亚于英国柯南道尔著名的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高罗佩看到西方侦探小说风行,许多人甚至认为除英美德法之外全无这类著作。为了不让中国历代公案小说家“含冤于九泉之下”,(高罗佩自序中语)慨然命笔,从事《武则天四大奇案》英译,出版后深受读者喜爱。他意犹未尽,以狄仁杰为主人公用英文撰写《钟楼谋杀案》、《迷宫谋杀案》等中国侦探小说,并用单线白描法自绘插图。出了20多卷《狄公案》系列,被译成十几种文字,有的还拍成电影。更奇的是,他以“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章回小说体裁将之译回中文出版,并称应以此为标准本。高罗佩对唐代律法制度颇有研究,《狄公案》系列中的许多情节均有所据,这与当代某些“戏说”作者之信口开河大不相同。一位汉学家竟以中国古代侦探小说传世,表现出高罗佩遗世独立之风格。

二次世界大战后,高罗佩再度出使日本。为出《迷宫谋杀案》日文版,出版商坚持要以裸女为封面,而高罗佩只肯用中国古代版画,双方僵持不下。他致函古董商,询问有无此类图画。没想到京都古董店愿意出让明代五彩套色木刻二十四幅《花营锦阵》,乃万历年间刊行的“秘戏图册”。高罗佩本来就对中国版画有研究,如今又无意间见到刻工颇为精细的秘戏图册,引起了他对中国传统社会两性生活的兴趣。开始收集汉初至明末的有关古籍,特别是道家的房中术和历代描写男女关系的诗歌小说,从民间得到不少佚书和手抄本。高罗佩认为:“此类图书今希若星凤,窃不可听其埋没。”经校勘整理,编成《秘戏图考》,线装三巨册合为一函,锦面牙签、古色古香,1951年在东京出版。此书问世后,引起不少汉学家的注意,书信往还,资料越积越多。1961年,他以英文写了一部大书“Sexial

Life in Ancient

China”,中文名为《中国古代房内考》,在荷兰出版。高罗佩研究中国古代性学的动机在《秘戏图考》序中有所说明:“十八十九世纪访华西人考察风俗。书籍既不易入手。询人又讳莫如深。遂以为中国房内必淫污不堪不可告人。妄说误解因之而生。甚至今世西人所传中国房室奇习。大抵荒唐无稽。书籍杂志所载。茶余饭后所谭。此类污辱中华文明之例已不胜枚举。一则徒事匿藏。一则肆口诬蔑。果谁之罪欤。”(注意其古法断句)可见他为中华文明辩诬之苦心。高罗佩穷十数年研究性学之结论是:中国古代两性生活自然而正常,虽有房中术的出现,但正因为中国人两千年来不断致力研究两性均衡,所以始终维持了强烈的生命力,使中国民族能持续而更新。

高罗佩还在家中养长臂猿,并详作生态记录,写成《长臂猿考》一书,书后附有猿啼唱片。即使是专业动物学家,在家中豢养动物作生态记录者能有几人?可见高罗佩做研究之认真。1967年此书付梓时,高罗佩从三度出使之东京回国度假,罹患癌症,在海牙逝世,得年57岁。临终前仍练字不辍,在病榻上完成《长臂猿考》的最后一校。

高罗佩藏书及遗稿珍藏于荷兰莱顿汉学院图书馆,长公子威廉专攻东亚艺术,克绍箕裘,任莱顿人类学博物馆馆长。

有人认为:现代学科分类日益精细,“隔行如隔山”,像达·芬奇那样跨越多种学科博大精深之通才,文艺复兴以降已属罕见,现代学者更不可求。证诸高罗佩,此论不确。其实“诸魔皆心魔”,行业之间并无大山阻隔。

按照传统观点,高罗佩的汉学属于“另类”。他不满足于在经典古文中寻章摘句,而是接触社会,在民俗中发掘中华文化,收集资料,进行研究,介绍给全世界。他既述且作,将中华文明与西方思想相结合,写出不少传世之作。所谓“另类”实为汉学之扩展。

夫人水世芳谈到高罗佩时说:“他不是外国人!从我们认识到他临终,他没有一天断过练字。他最爱吃四川菜,他实在是个中国人。”对这位“中国人”高罗佩,我感到既骄傲又惭愧。骄傲的是: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使他心悦诚服终身浸淫其中;惭愧的是:我身为中国人,在研究中国文化、宣扬中华文明方面,做得远不如他。

高罗佩热爱中华,却不忘自己的祖国,他有落款曰:“荷兰国笑忘高罗佩识于芝台之中和琴室”。性情中人若此,冠以传奇,谁曰不宜?

神探狄仁杰的作者是谁?

作者是:钱雁秋

钱雁秋,1968年9月30日出生于北京,祖籍江苏省无锡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87届表演系,中国内地影视导演、编剧兼演员。

2002年钱雁秋开始创作了四部《神探狄仁杰》作品 ,并与梁冠华、张子健合作拍摄了古装推理悬疑剧《神探狄仁杰》系列 ,三人也被称为铁三角组合。

2008年自编自导反特革命剧《猎鹰1949》 。2012年执导革命题材惊险悬疑剧《飞虎神鹰》。2014年执导动作悬疑剧《大漠枪神》。2014年执导古装神话剧《石敢当之雄峙天东》。2015年执导谍战剧《津门飞鹰》。2017年执导武侠悬疑剧《秋官课院之狄仁杰浮世传奇》 。

扩展资料:

《神探狄仁杰》主要角色介绍

1、狄仁杰:正三品宰相,断案奇才。在本书中为“狄公”。

2、李元芳:正三品千牛卫大将军,武功高强,保护狄仁杰安全。

3、狄春: 狄府大总管。

4、八大军头:保护狄仁杰安全的八个军人。他们是龙虎军头张环、龙威军头李朗、龙彪军头杨芳、龙武军头仁阔、龙胜军头齐虎、龙兴军头潘越、龙健军头肖豹、龙扬军头沈韬。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_神探狄仁杰

狄仁杰清正廉洁的故事

抛砖引玉啦!建议你去看狄公案和高罗配的《狄仁杰探案传奇》

以下是《狄仁杰探案传奇》(大唐狄仁杰)其中的一个短篇

跛腿乞丐

元宵佳节,浦阳县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团聚欢宴,偏巧这时,街上死了个跛腿乞丐。

正月十五是传统的元宵佳节,浦阳满城百姓喜气洋洋。大街小巷都挂起了彩灯,官府还扎起了鳌山,花灯十里,欢声飞扬。通衢市里更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路上行人,比肩摩踵,个个穿扮光鲜,喜笑颜开。

下午,来衙舍拜贺的客人一批接一批,狄公苦于应酬,弄得疲惫不堪,加上多饮了几盅水酒,又觉头疼隐隐,心神烦躁。最后一位贺客金银市行首林子展拜辞后,他感到浑身一轻松。这时月出东山,清光团圆,行院里外已挂出了各色灯笼,五彩缤纷,一派节日气象。

他的三个孩子正在花园里为一个大灯笼点火,灯笼形呈八角,上镶金丝掐花,下垂缨络流苏,八面宫绢上彩绘着传说中的八仙画像,十分生趣。

灯笼点亮了,八仙团团转动起来,小儿子阿贵提着灯笼高兴得在花园内乱跑。哥哥,姐姐眼红地望着阿贵,心里十分痒痒。

狄公正待走出衙舍看看,却见洪参军匆匆走进来。

“呵,洪亮,瞧你一副倦容,脸色苍白,想来衙里事务太繁忙。我原应抽空来看看你,只因贺客盈门,脱身不开,尤其是那位林子展先生,赖在那里不动,又没甚要紧话说,也磨蹭了半个时辰。”

洪参军道:“衙里亦没什么大事,司吏杂役都惦挂着夜里的家宴,行止惝恍,心不在焉。故我提早放了衙,让大家回去快快活活过个元宵节,不过,城北却出了一件小事,那里的里甲中午来报说,一个跛腿乞丐跌死在一条干涸的河沟里。头撞破在沟底的大石上,流了不少血。那乞丐身上只穿了一件破旧的长袍,花白长发散乱地披在头上,沾满了血迹。听那里甲说,此老乞丐从未曾见过,或许是外乡赶元宵节来城里乞讨的,竟不慎跌死了。”

狄公道:“城北那河沟栏杆年久失修,你可令那里甲派人维修加固,只不知这乞丐跌下在哪一段间?”

洪参军答道:“正临林子展先生家后街。老爷,倘使三日后仍无尸亲来认,只得命衙役将尸身焚烧了。”

狄公点头同意,又叮嘱道:“洪亮,今夜家宴,你须及早赶到,莫要迟到了。”

洪参军答应,说他先回去内衙复查一遍三街六市的巡值警戒布置事宜。——今夜元宵节,成千上万百姓要上街观灯游玩,尤须提防歹人乘机犯科作奸,兴肇事端。

狄公送走洪参军,转出衙舍,刚待穿花园去内邸,猛见对面影壁后闪出一个白发飘垂的老翁,一件破旧的长袍飘飘然,随风拂动,拄着一根瘦竹筇一拐一瘸向他缓缓而来。狄公大惊失色,停立在台阶下僵木不动,只觉全身铅一般沉重,双腿动弹不得。那老翁刚要与狄公照面,却倏忽一转,飘去花园竹篁深处,不见了影踪。

狄公吓出一身冷汗,稍稍醒悟,乃高声大叫:“老翁出来!但见本官无妨。”

花园内一片阒寂,夜风过处,竹叶瑟瑟。狄公壮大了胆,走近竹篁又叫唤了几声,仍不见有人答应。狄公幡然憬悟:必是那跛腿乞丐的灵魂了!

狄公镇定住了自己,心中不觉纳罕。他虽不信鬼魂显灵之说,但也不得不感到那老翁行迹的蹊跷。——他飘然而来,倏然而逝,欲言不言,去踪诡秘,莫非正提醒我,他死得冤枉,一口生气未断,魂灵逸来向我诉说,要我替他勘明真相,申冤雪仇。

他转思愈疑,心中不安,便换了方向撩起袍襟急步径奔内衙书斋。

洪参军独个在书斋秉烛勾批巡丁簿册,抬头见狄公仓促赶到,不由惊奇。

狄公漫不经心地道:“洪亮,我想去看看那个死去的老乞丐。”

洪参军不好细问,端起书案上的蜡烛便引狄公出书斋转到街院西首的一间偏室,——老乞丐的尸身便躺在室内一张长桌上,盖着一片芦席。

狄公从洪参军手上接过蜡烛,高高擎起,一面掀去那片芦席、定晴细看。死者的脸呈灰白色,须发蓬乱,憔悴不堪。年纪看去约在五十上下,皱纹凹陷很深,但脸廓却棱棱有骨势,不像一般粗俗下流人物,两片薄薄的嘴唇上还蓄着整齐的短须,狄公又掀开死者的袍襟,见左腿畸态萎缩,曾经折断过的膝盖接合得不正,向一侧拐翻。

“这乞丐行走时跛得厉害。”狄公断言。

洪参军从墙角拿过一根瘦竹筇:“老爷,他身子甚高,走路时便用这竹杖支撑着,这竹枝也是在河沟底找到的,掉在他的身边。”

狄公想抬抬死者的臂膊,却已僵硬。他又细细看了死者的手,惊道:“洪亮,你看他的手柔滑细润,没有茧壳,十指细长且修着长甲。来,你将尸身翻过来。”

洪参军用力将僵直的尸身翻了个向,背脊朝上。狄公仔细检看他脑勺上的伤裂处,又用绢帕在那伤裂口轻轻拭了,移近烛光下细看。

“洪亮,伤口处有细沙和白瓷屑末。——河沟底哪会有这两样东西?”

洪参军困惑不解地摇了摇头。

狄公又看了死者的双脚:脚掌白净,细柔滑腻,更无胼胝。

“这人并不是乞丐,也不是不慎失足跌下河沟。——他是被人杀死后扔进河沟里的!”

洪参军略有所悟,沮丧地拉了拉他那灰白胡子。

“老爷,我见死者长袍内并无内衣短衫,必是凶手先剥去了死者的所有衣裤,再给他套上了这件乞丐的破袍。如今正月天气,光这一件破袍岂不要冻死?老爷,死者的脑勺系被何物击破?”

狄公道:“这个一时也说不准,洪亮,近两日里有没有人来衙门报告说家人失踪。”

洪参军猛悟道:“正有一个。林子展先生昨日说起,他家的坐馆先生王文轩歇假后两天没有回馆了。”

狄公一怔:“真有此事?如何他适才在衙舍坐了半日却不曾说起?洪亮,快与我备轿!

——你且回府邸告诉一声太太,夜宴叫他们稍稍等一晌。”

洪亮深知狄公脾性,不敢违抗,只得出书斋去吩咐备轿。

狄公低头又细细看了看老乞丐变了形相的脸面,口里喃喃说:“莫非真是你的冤魂来冲我告状?”

官轿抬到林子展家舍的门前,狄公才下轿。林子展闻报,下酒席匆匆出来前院拜迎,口称“怠慢”,“恕罪”。——说话间口里冲出一阵阵酒气。

狄公道:“败了林先生酒兴。今有一事相询,府上西宾王文轩先生回府了没有?”

林子展答道:“王先生前日歇假,至今尚未回馆,不知哪里打秋风去了。”

“林先生可否告诉下官王文轩的身形相貌?”

林子展微微一惊,答言:“狄老爷,王先生是个瘸腿的,最是好认。他身子颇高,人很瘦,须发都斑白了。”

“林先生可知道这两日他到哪里去了?”

“天晓得!在下对家中庶务极少关心。他照例十三歇假,十四便回馆里。今天已是十五,可不要在外面出了事。”

狄公又问:“王文轩来府上坐馆多久了?”

“约有一年了。他是京师一位同行举荐来的,正好为两位幼孙开蒙。老爷,王先生品行端方,秉性好静,授课教训且是有方,一年来两位幼孙蒙益非浅。”

“王文轩从京师来浦阳坐馆,可携带宅眷?”

“王先生没有宅眷。平昔我只是问问幼孙的诗书课业,并不曾留意王先生的私事。要问这些事,我可以唤管家来,老爷不妨问问他,兴许他比我知道得多些。”

管家闻得主人有问话,又见官府老爷坐在上首,不由胆怯,战战兢兢不敢抬头正觑。

狄公问道:“你可知道王先生在浦阳有无家小?”

管家答:“王先生在此地并无家小”

“王先生歇假照例去何处?”

“回老爷,他从不说起,想来是拜访一二知交朋友。王先生一向沉默寡言,绝少言及私事。平昔总见他独个锁在房里读书写字,难得时也去花园内走走,看看花鸟池鱼。”

“难道亦不见他有书信往来?”狄公又问。

“从不见他有书信,也未见有人来拜访过他。老爷,王先生生活十分清苦,他坐馆薪水本不低,却从不肯使化。歇馆外出时也不见他雇轿子,总是一拐一瘸地步行。但小人看出来王先生曾是个有钱的人,说不定还做过官。他说话文绉绉的,之乎者也,自得其乐,不过有时也偶尔发感慨。呵!记起来了!一次,我问他为何挣得的钱一文都不舍得花。他仰天道:‘钱财只有买得真正的快乐才算有用,否则,徒生烦恼。’——老爷听这话多有趣。那日寥寥几句言谈我探得他曾有家小,后来离异了。听去似乎是王先生那夫人十分忌妒,两下性情合不来。——至于他后来如何落得穷困不堪的地步,便不很清楚了。”

林子展旁边只感局促,神色仓惶地望着狄公,又看看管家。管家知觉,明白自己的言语放肆了,不觉低下了头。

狄公温颜对管家道:“你但说无妨,知无不言,莫要忘了什么情节。我再问你一句:王先生歇假,进进出出都在你的眼皮底下,真的一点行迹都不知道么?”

管家尴尬,皱了皱眉头,小声答道:“小人虽见他进进出出,却从不打听他去了哪里。不过每回我见他出去时总是喜孜孜的,十分高兴,回来时却常哭丧着脸,长吁短叹的。尽管如此,他却从不误了坐馆讲课,那天听小姐说,她问的疑难,王先生都能够解答。小姐说他十分博学,很是仰佩。”

狄公厉声对林子展道:“适间听你说,王先生只为令孙开蒙授课,如何又冒出一个小姐来了?”

林子展答:“小女出闺之前,王先生也教授些烈女,闺训,如今已下嫁三个月了。”

狄公点头。吩咐管家领他去王文轩房中看视。林子展站起待欲跟随,狄公道:“林先生且在这里暂候片刻。”

管家引狄公穿廓绕舍,曲折来到林邸西院一间小屋前。管家掏出钥匙开了房门,擎起蜡烛,让狄公进了去。房内陈设十分简陋:一张书桌,一柄靠椅,一个书架,一口衣箱,墙上挂着好几幅水墨兰花,笔势疏淡,气韵生动,十分有生色。

管家道:“王先生最爱兰花,这些条屏都是他一手画的。”

“王先生如此喜爱兰花,房中为何没有供设几盆?”

“想来是太昂贵,买不起。”管家猜道。

狄公顺手从书架上取下几册书翻看,见都是梁陈艳体诗集,不觉皱眉。他拉开书桌抽屉,只见空白纸笺,并无钱银。又打开衣箱,尽是些破旧的衣衫,箱底有个钱盒,却只有几文散钱。他问:“王先生出去时,有谁进来这房间翻寻过?”

管家暗吃一惊:“不,老爷,谁也没有进来过这房间。王先生出门去时,总不忘上锁。

除了他只有我身上藏有一管钥匙。”

“你说平时王先生一个钱都不舍得花,那他一年多的馆俸银子都到哪里去了?这钱盒里还不满十文铜钱。”

管家也感懵懂,惶惑地摇头道;“老爷,这……这小人也说不清楚。但这房间小人可担保不会有第二个人进来过,府里的奴仆也从不见有手脚不干净的。”

狄公沉吟半晌挥手道:“我们回客厅去吧,林先生想是等急了。”

从西院出来,曲折绕行回廊时,狄公小声问管家:“这里附近可有妓馆?”

管家狐疑,踌踌道:“后门外隔两条街便有一家,唤作‘乐春坊’,那鸨儿姓高,是个风流寡妇。那妓馆甚是清雅,一般客官望而却步,大都不敢问津。”

狄公不住点头,面露喜色。

回到客厅,狄公正色对林子展道:“下官如今可以明言告诉你,王文轩已遇害身死,尸身此刻停在衙门里,还须林先生随我去衙门正式认领,等勘破死因,再备办棺木,择吉日安葬。”

狄公回到衙门,命洪参军叫巡官来内衙。

片刻巡官来见,狄公问道:“城北有一家‘乐春坊’的妓馆,你可知道?那鸨儿姓高,是个寡妇。”

巡官答道:“知道,知道。是家上流的行院,向衙库纳税银数它最多。”

“你在前面引路,我们这就去那里。”

大街上车如流水,马如接龙,彩灯齐放,一派光明。行人熙熙攘攘,笑语飞声,好不热闹。巡官及两名衙役拼命在人群中推挤,总算为狄公、洪参军开出一条行道。

“乐春坊”因在城北,稍稍清静一些,但门首也悬挂着四个巨大的灯笼,照得周围煊同白昼。坊内更是灯红酒绿,丝管纷繁,男女欢悦,浪声谑戏,不必细述。

坊主高寡妇见是官府来人,不知何事,哪敢怠慢?忙不迭将狄公、洪亮等引进一间玲珑精致的幽静小轩,又吩咐侍婢上茶。

狄公道:“高院主不必忙碌,下官来此,只是打问个讯,没甚大事,休要惊惶。”

高寡妇堆起一脸笑容道:“老爷尽可问话,妇人这里知道的必不遮隐,如实相告。——只不知老爷要问何事?”

“坊内共有多少女子挂牌?”狄公开门见山。

“回老爷,共有八位姑娘供奉。我们的账目每三月上报一次衙门,照例纳税,从不敢偷漏。”

“听说其中一位已被客官赎出,请问那女子的姓氏、名号。”狄公试探道。

高寡妇作色道:“我这里几位姑娘歌舞吹弹不但娴熟,且年龄尚小,从未有客官赎身之事。不知老爷哪里听来如此误传,信以为真。”

狄公沮丧。半日又问道:“那必是坊外的女子了。高院主可听说坊外新近有人被赎身从良的吗?”

高寡妇心知自己脱了干系,矜持地搔了搔油光的髻饼,说道:“老爷,莫非指的是邻街的梁文文小姐。梁小姐原先在京师挂牌,声名大噪,她积下了私房自赎了身子,潜来浦阳想找一个合适的富户结为夫妻,从此隐身埋名,永脱风尘。新近听说与一位阔大官人交识上了……”“阔大官人?高院主可知那阔大官人是谁?”

“老爷,实不敢相瞒,妇人听说那阔爷便是邻县金华的县令罗大人(这位罗应元大人真多情,湖滨案就是他惹的祸,这次又来了——狄仁杰注)。”

狄公乃信了那鸨儿的话。——金华县令罗应元与狄公同年同秩,且是好友。他性喜挥霍,放浪疏礼,慕风流,好奇节,诗酒女子一步都离开不得。——梁小姐当年名动京师,如今潜来婺州,罗应元焉能不知?故追逐到此,暗里与梁小姐结下鸳盟,亦是情理中之事。

狄公问清了梁文文的宅址,便站起与高寡妇告辞,一面示意洪参军去外厅会齐巡官、衙役。

梁文文小姐的宅舍果然相去没几十步路。洪参军道:“老爷,你看梁小姐宅舍的后门正对着那条干涸的河沟,那个老乞丐——”狄公摇手止住了洪参军,他早已看得明白,梁文文的宅舍不仅后门对着那条河沟,且与林子展家宅隔着没多路。

狄公敲门。

半晌一个女子里面问道:“谁?”

狄公道:“金华罗县令有口信告梁文文小姐。”

大门立刻开了,一位纤腰袅娜,风姿翩翩的女子出来恭请狄公、洪参军入内。狄公吩咐巡官、衙役在大门内守候。

三人进了客厅,分宾主坐定。狄公胡乱报了姓名,只道是从金华来。那女子喜笑颜开:“小妇人正是梁文文,得见两位相公,十分荣幸。”说着不禁娇喘细细。

狄公见梁文文生得妩媚动人,窈窕婉转,欲不胜衣,心中不觉又生狐疑。

他的目光被窗前的花架吸引住了。花架很高,共三层,每一层上摆着一排白瓷花盆。

盆内栽着兰花,花架下安着一个火盆,兰花的幽香令人陶醉。

“罗县令不止一次说起梁小姐喜爱兰花,在下虽粗俗,也喜闻这兰花的香味。小姐你没见花架最上一层中间的那一盆花已雕萎了,未知能否取下让我一看,或许还有起死还生之望。”

梁文文抿嘴一笑,站起去隅角搬来一架竹梯,搭在花架上,便小心地向上爬。一面吩咐狄公在下面扶定竹梯脚,不使歪倒。

梁文文端起那白瓷花盆时,狄公仰头一望,恍然大悟。

梁文文将那盆雕萎的兰花取下交给狄公,狄公接过看了半晌,乃道:“梁小姐,这兰花必是移换了花盆才枯萎的,原先那只白瓷花盆哪里去了?”

梁文文一怔:“原本那只白瓷花盆?——你问这话作甚?”

狄公正色道:“梁小姐正是用那只白瓷花盆砸破了王文轩的头颅!他同我一样扶定着这竹梯脚,哪里会知道,你从最上一层将白瓷花盆砸下来。”

梁文文大惊失色,问:“你到底是谁?闯来这里信口雌黄,恶语伤人。”

“下官正是这里浦阳正堂县令,特来勘察王文轩遇害一案。梁小姐藏过了那白瓷花盆的碎片,将兰花移栽到这新盆内,难怪要枯萎了。”

梁文文脸色转白,抵赖道:“小妇人从不认识什么王文轩,哪会去谋财害命,用花盆砸人?”

狄公厉声道:“你杀死王文轩,并非为了谋财害命,而是除去自己昔时的情人,以便好与罗县令成其好事。”

“情人?”梁文文尖声叫道。“这跛子丑八怪竟是我的情人?当年我在京师便唾骂过他,癫蛤蟆想吃夭鹅肉,还是个瘸腿,呸!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王文轩在京师时就为你花去了不少钱财,闻知你到了浦阳,也赶来浦阳,为的是想与你再续旧情。他坐馆一年积蓄的俸银全数都交与了你,你竟狠心杀死一个可怜的痴情人。”

梁文文脸色惨白,气急败坏。又说,“我正因为要摆脱他的纠缠,才偷偷逃来浦阳,不意那厮竟装扮乞丐,死乞白赖,跟来毁我名誉。”

狄公缓了语气道:“王文轩人物虽猥琐,却心地忠厚,他甘心为你奉献一切。他在他的卧室里画了许多兰花惦念你们的旧情,他在浦阳从没提起过你的姓氏,怕的是损你的名声。”

狄公示意洪参军,洪参军出客厅一拍手,巡官、衙役立即进来客厅。

“将杀人凶犯梁文文押回县衙大牢监候。”

回到县衙,狄公道:“洪亮,我们不如先去书斋喝杯茶,再去内邸赴夜宴,左右是晚了。”

书斋内静悄悄,明月折进槛窗照在他俩身上,银光闪闪。狄公从未觉得夜色有这样美过。

洪亮问道:“老爷如何会疑心案子的主犯是一名弱不禁风的妓女?”

狄公道:“最初我见王文轩后脑伤口有细沙和瓷未,便生起疑心,猜他可能被白瓷花盆砸死。我疑心是林子展杀的人,但听那管家说起王文轩因夫人忌妒心重而离异,于是我便想到他必是迷恋上了一个妓女。那妓女榨尽了王文轩的钱财,又嫌王文轩人物猥琐,故潜来浦阳隐居,很快她与罗县令厮缠上了。——王文轩不甘心,追来这里,故生出了这场变故,究竟是痴心太重。”

洪参军又问:“老爷如何想到去‘乐春坊’寻访?”

“别忘了王文轩是个跛子。管家说他每回出去都是步行,从不雇轿马,故尔知道那妓女必在林邸不远处。从‘乐春坊’高寡妇口中得知梁文文踪迹,梁文文果然正住在河沟一侧,杀了王文轩,抛首河沟,顺手几步路的事。故一弱女子也能干得,胆大心细便行了。梁文文想到借花架上白瓷花盆凌空砸下之势杀人,可见手段残忍且心细胆大。不过她究竟是女子,心计虽巧妙,终露破绽。——试想一个乞丐在这正月天气怎会空身只套一件破长袍?女子留意弄散死者的发髻,使之披散,却在掩盖死者身份上疏忽了。我们很快便断定王文轩不是乞丐,尽管他穿着乞丐的破袍。可见女子力弱,不能将死尸拖到更远的地方抛掉。”

洪参军点头频频:“经老爷如此分判,乃真相大白,细节疑难处都解说得合理合情。”

狄公呷了一口茶,摇了摇头道:“不,还有最要紧的一个疑点我至今尚未能弄清楚。”

洪参军一惊:“怎么还有最要紧的疑点?”

狄公道:“若不是王文轩的鬼魂显现,我几乎轻信了他是不慎跌死河沟的穷乞丐,送去火化场焚烧了结。但……但当真是王文轩鬼魂来向我告状?”

正说着,狄公的小儿子阿贵擎着个大灯笼进来书斋催狄公及洪参军快去内邸赴家宴,大家都等急了。

狄公乃觉腹中雷鸣,赶忙答应。三人走出书斋,刚下了衙舍台阶,狄公猛见对面影壁上又出现了那个拄杖缓缓而行的跛腿乞丐,心中大惊。阿贵拍手道:“有趣,有趣,铁拐李照在墙上了,铁拐李照在墙上了!”

狄公幡然憬悟,口中不禁喃喃念道:“铁拐李照在墙上了。”——乃回头对洪参军道:“原来是阿贵灯笼上的铁拐李照在墙上,我竟以为是王文轩的冤魂来衙门冲我告状哩。如此说来……”洪参军笑道:“如此说来,这案子的最后一个疑点也真相大白了。老爷快走,酒席都要凉了,太太恐要责怪我们啦。”

狄仁杰断案传奇里面主演狄仁杰的是?

主演狄仁杰的是孙承政

狄仁杰断案传奇(1986)

导演:孙伟

编剧:高罗佩

主演:孙承政

类型:剧情/悬疑/古装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普通话/国语

首播:1986

集数:14

单集片长:50分钟

86版

01--04 玉珠串

05--07 黄金案

07--08 莲花池

09--10 断指记

11--14 四漆屏

96版第一部

15--17 御珠案

18--21 紫光寺

22--25 朝云观

26--29 汉家营

30--35 红阁子

36--39 铁钉案

96版第二部

40--43 京师案

44--47 铜钟案

48--51 棋谱案

52--64 狄仁杰与武则天传奇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神级大天王,神话中所说的四大天王分别是指

  • 神话中所说的四大天王分别是指 四大天王(佛教中四位护法天神):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 1、东方持国天王(梵文:Dhtarāra;藏名:Yul-hkhor
  • 唐朝常乐公主,唐代如何称呼公主

  • 唐代如何称呼公主 唐朝后宫皇后与妃嫔可以称“娘娘”当然没够到妃子级的不行。 亲王(唐朝称藩王,级别是一样的)的女儿可以称公主,如果是皇帝的儿子其子一般能得到食邑。(
  •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 我该怎么办啊? 人生在世烦恼无量,人生没有笔直路,坎坎坷坷过一生。时间是不能停留,就没有必要伤春悲秋。一个人的快乐,不是因为他拥有的多,而是他计较的少。人生的路很长

最新文章

  • 昭君出塞是哪个朝代,昭君出塞发生在哪个朝代?

  • 昭君出塞发生在哪个朝代? 汉朝“昭君出塞”是发生在公元前33年的历史事件。虽然至今已经两千多年了,但仍广为流传,名垂千古。 昭君出塞不仅对巩固和加强汉匈两族团结友好关系
  • 忽必烈传奇,忽必烈传奇为什么下架

  • 忽必烈传奇为什么下架 怕地方民族主义化,以前只有反对大汉民族主义,到头来汉族人卑微得自己都不认自己的民族和服饰了。所以现在又有了反对地方民族主义。 忽必烈传奇主题曲
  • 四大美男是哪四个,中国四大美男是哪四个?

  • 中国四大美男是哪四个? 中国古代四大美男 中国古代有周所周知的四大美女,但对于四大美男,周说纷纭,尚无定论。笔者搜集到以下几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潘安、宋玉、兰陵王、卫
  • 柔然公主墓,中国历史上有哪些皇后出家为尼?

  • 中国历史上有哪些皇后出家为尼? 自佛教传人后,在中国的封建王朝中,早年出自尼庵或末世遁入空门的后妃并不乏其人。如有名的武则天。然而像北朝中后期那样,百余年间,仅历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