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曹睿一生无子秘密,曹叡一生压制司马懿,为何死前还认命他为辅政大

日期:来源:曹睿一生无子秘密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曹叡一生压制司马懿,为何死前还认命他为辅政大臣?

从古至今许多皇帝都有自己的辅佐老师或者大臣,或许你会想不就是辅佐大臣吗!就像我们小学时候当班长似的,只要老师同意让谁当谁就可以当可是你也需要有这些实力才行啊!不然就算你当上了班长没有任何的作为也会被撤职,辅佐大臣也是如此。

回到三国曹睿的那个时期,当他是皇帝时,像他的父亲曹丕一样,他不遗余力地做一件事,那就是皇族的影响,他始终相信他哥哥的侄子对皇权有最大的威胁。但问题是,兄弟和亲戚是不值得信赖的吗?外交部长信任吗?所以当曹睿死后,他看着他的小儿子,有一群狼群的文晨和郝门,他们害怕他的儿子的命运。这时,曹瑞终于想起了他哥哥的侄子。毕竟,血比水厚。让他们照顾他们的小儿子更安全。因此,曹睿第一个就有燕王替自己照顾但问题是,权力何以容易?在历代王朝中,有能力培养后继者的人不是先立威信,而是培育自己的核心团队和权力体系。现在,曹睿,谁想做一个诏书,让五人谁既没有战争的优点,也没有资历,也没有自己的核心团队和权力体系。能有什么威信?高平陵政变将提前十年举行。总之,高平陵墓的政治变迁是在司马懿与曹双之间的权力矛盾的表面上,但实际上是曹双领导的宗族势力与司马懿为首的外交大臣之间的权力矛盾。曹想把权力归还给皇室,外长也不愿意,所以两人的头发不断地互相争斗,最终导致高平陵的政变。如果司马懿没有得到外长的支持,他将被三千个死人反叛。

因此,当其他人看见曹睿,这样的诏书,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他们知道,凭借他们的力量和资格,他们是在这个位置,它是绝对死了。此时,曹睿的信任刘芳和孙首都,也明确地告诉曹睿,敕令不能通过,如果强制执行,那就是要迫使外国将军和家人的家属集体反叛。最后,曹睿不得不选择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曹双莱也是曹氏族的宗族,取代曹禺成为大将的总司令。因为曹双的父亲是曹臻,他是军队的最后一名指挥官,军队中有许多直系将领,曹双和年轻的将军们都不年轻,所以他也在军队服役。这有点威信,这会让你觉得更有说服力。但问题是,如果他被任命为助理秘书,他将无法说服公众。因此,曹睿的知己刘放和刘资一再强调,他必须迅速看到司马懿回来协助政治事务。在曹睿的心里,不要说司马懿,恐怕任何有资历和资历的外长都不放心,但问题是,如果他们不让他们参加辅助政治,不说曹双,那就是曹睿的儿子的位置不稳定。当时,司马懿不仅是三代的老人,也是第一个当兵的人。无论是资历、战功还是家庭背景,都没有人能说得对。曹睿想通过法令剥夺司马懿的权力。是不是太简单了?更重要的是,即使没有司马懿,也有其他外交部长和将军。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司马懿只是这个团体的代表。

在宗族太弱的情况下,曹睿必须充分照顾外长的利益,否则会演变成叛逆。在这种情况下,曹睿只能采取妥协的解决办法,使王室领导人物曹爽和司马懿一起辅佐才是重中之重,当然曹睿的心不甘心,但他无能为力!

曹叡一生都在压制司马懿,但临死前为何仍命其为辅政大臣?

曹叡一生都在压制司马懿,但临死前为何仍命其为辅政大臣呢?

很多人总觉得,皇帝想让人谁当辅政大臣,谁就可以当辅政大臣。但问题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做支撑,不要说当辅政大臣,就是当皇帝,也会被人毫不留情给拉下来,历史上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大家可以回顾一下,历史上的那些辅政大臣,他们在当辅政大臣之前,哪个不是权倾朝野实力雄厚?你见过有根基平平的人来当辅政大臣么?换句话说,即便他们能当上,但能坐得稳吗?

曹丕死的时候,司马懿是四位托孤大臣之一。明帝在226年12月颁布了新人事任命:钟繇,曹休,曹真,华歆,王朗,陈群,司马懿,从排位看似乎与托孤时有所降低。但这新职位是正儿八经实职--骠骑大将军。不久,曹睿加司马懿督荆,豫二州诸军事,这比起那些虚职太傅,太师之类要厉害的多。

曹叡即位后很快政由己出,司马懿辅政也只是个名号。而且司马懿留在洛阳的时间并不多,曹叡先是让他镇守宛城,而后伐蜀、抵御诸葛亮北伐,再之后就远赴辽东讨伐公孙渊了,这应该是曹叡戒心和提防的一种体现。然而期间司马懿的职务不断上升,由抚军大将军到骠骑将军、督荆豫二州诸军事,再到大将军、都督雍凉诸军事,又体现出曹叡的倚仗和信任。

客观的说曹叡是个很厉害的人,要是给他大把的时间说不定还能延续曹魏的统治,可惜三十六岁就死了,仅仅执政了十三年。这十三年中曹魏政权外患不断,和蜀汉、东吴连番大战,这使得曹叡根本没办法清理国家内部的威胁,只能眼看着司马懿家族一步步做大。到曹休、曹真死后,曹氏宗亲可以说没人可以挑大梁,而司马一族人才辈出。

魏主曹叡用人不察,曹爽虽然开始的时候很多能力,能够任人唯贤。曹叡去世之后,曹爽就排挤司马懿,欺压少主,藐视后宫,导致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居然很胜利就夺得政权。司马懿此人,太能隐忍,能够承受能力太强,他一身起起落落,被贬后又东山再起,此人抗击能力太强,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所以,他熬死了曹丕、曹叡、诸葛亮、陆逊等人,其他的一般人,当然不是他的对手。

三国曹魏皇帝曹睿真的有后代吗

曹睿无子

曹睿是曹魏的第二位皇帝,对于皇帝而言,后嗣传承是比普通百姓家更重要的事情。所以皇帝的后宫中总是会有无数的女子等着皇帝的临幸,她们的身上肩负着开枝散叶的大任。可惜的是,曹睿的子嗣本就稀薄,到了最后,他还是落得个无子的下场。

曹睿的祖父是曹操,其父是曹魏的首个皇帝曹丕,其母是有名的美女甄宓。他能诗文,善军事,在他执政前期,颇有建树。到了后期,曹睿贪图女色,沉迷于享乐之中,健康急剧恶化,年仅三十六岁就去世了。可惜的是,哪怕曹睿一直沉溺于温柔乡中,他的美人们也只为他生下了三个儿子,到最后,这三个儿子还相继去世了。

曹睿本来有三个儿子,前两个儿子的出生的日期在史书上都没有明确地记载,但是去世的时间仅仅是隔了三年。在次子去世两年后,曹睿的小儿子曹殷出世。曹殷的生母也没有详细的记载,只说是皇后之子。曹睿一生共有两个皇后,分别是毛皇后和郭皇后。曹殷生于231年,毛皇后于237年被赐死,而郭皇后在239年被册封。所以按时间推算,曹殷的生母可能是毛皇后。曹殷的出生让曹睿非常喜悦,他大赦天下来庆祝。可惜的是,曹殷最后还是没能长大,在他不满一周岁的时候,就夭折了。

至此一直到曹睿三十六岁去世,曹睿的后宫中就再也没有人为他生下过儿子了,他最后还是落得个无子的下场。

【历史】曹睿的智商高于刘备吗

    我认为是的。

  曹睿制定了西守东攻的战略,任用司马懿,满宠等将,使魏国立于不败之地,尽管生活奢靡,但是历史记载有道歉的史实。

  在立太子上我认为曹睿无错误,后来人是在司马篡位的基础上祸加曹睿,殊不知当时天下大势乃士族天下,曹睿无法改变,加上曹丕,陈群的九品官人法,曹睿更难了。

  刘备一生绝非伟大,最大闪光点在于坚持到底以及托孤

三国曹睿活着时司马懿为何不敢篡位

司马懿素有野心但不敢废曹睿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曹睿即位时候没有资本,也就是资历未够

曹操,身故七年后 ,曹睿即位,明帝即位之时,曹操留下的老臣甚多,司马懿根本没有反的人脉资本,也就是说资历仍然不够,这时谋反等于找死;

而司马懿谋反的时候老家伙中除去自己跟王凌,其他老家伙已经死光了,仅仅剩下个曹操的旧臣王凌,而司马懿跟王凌凭借自身“老同志”的人脉资历的威力,一人掀起了一场兵变,只不过王凌运气没有司马懿好。

你们知道司马懿是什么时候谋反的么?是曹操身故三十年后谋反的,如果在曹睿时代司马懿就谋反,司马懿身旁有那么多曹操留下来的老家伙,那司马懿简直就是找死。

蜀汉被灭亡是在诸葛亮死后29年灭亡的,看来也是诸葛亮给阿斗留下的那波老家伙大抵死光了。

历史上,曹植《感甄赋》(后改洛神赋)是怀念曹丕之妻甄宓的,那么曹丕看到《感甄赋》后,有没有动怒?

  要厘清这个问题,我们须得从“绝缨”事件的后果开始说起。  曹丕和曹植对于太子之位的争夺相当激烈,原本曹操更倾向于曹植,好几次差点就定了他当太子,可曹植的不修行检始终让他心存犹豫。在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出征前对叛乱有所预感,所以有意把镇守后方的重任交给了曹植,算是对他的一次重要考验。如果曹植顺利通过,那么太子之位的争夺将会对他极其有利。  结果呢?自从甄宓与曹植“绝缨”之后,曹植整个人变得非常不正常,二十二年成了他的灾难年。先是司马门事件让他失去了曹操的信任,然后是自己的亲密副手杨修被曹操杀死,更让他打击得是,曹操最终立曹丕为嗣。  本来曹丕立嗣未稳,曹植尚有翻盘的机会。但二十三年初吉本的叛乱,彻底断送了曹植的最后希望。曹操在吉本叛乱后,十分暴怒,杀掉了汉献帝身旁一半的大臣。这种心态,也是对曹植失望的一种现实反映。  可吉本这起叛乱本身,却透着蹊跷。我们可以看到,这次叛乱有两个共同点:第一,规模非常小,参与不过杂役家仆千人和几个文人;第二,政治影响非常大,天下为之骚动。  叛乱规模越小,对国家影响越微弱;政治影响越大,对于责任人的压力就越大。这次叛乱选择的地点也很有讲究,在汉天子所在的许都,而不是邺城,可以用最小的混乱撬动最大的政治影响。就象是一捆精心设置好当量和爆破方向的炸药。让人简直要怀疑,这起叛乱的策动者,根本就没指望叛乱成功,只是为了引发对某些特定人物的致命批评。  曹植作为内务安全最高负责人,对此责无旁贷。在二十二年,他已经失去了太多分数,二十三年的这起叛乱,成了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经此一役,彻底一蹶不振。  “绝缨”之后,曹植的每一次不正常与失招,都紧紧地与立嗣联系到一起。于是整起事件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出现了。  他就是甄宓的丈夫,曹丕。  他似乎一直都置身事外,但又都无处不在。甄宓一手策划的这一起叛乱,最大的受害者是曹植,而最大的获利者,正是曹丕。这忍不住让人联想,这起叛乱和之前的一连串小动作,莫非是曹丕故意派甄宓策动,用来打击曹植的?  这本该是个猜想,不过,在建安二十四年发生的一件小事,让这个猜想变成了事实。  当时曹操对于曹植仍旧抱有一点点希望,所以当曹仁被关羽包围,他给了曹植最后一次机会,任命他为南中朗将行征虏将军,派去救援曹仁。可谁知道曹植这个不知长进的东西,竟喝了一个酩酊大醉,醉到连将令都无法接。从此,曹操对这不肖子彻底失望。  以上是出于《三国志》的记载。可《魏略》却给了另外一个不同的说法:“植将行,太子饮焉,逼而醉之。王召植,植不能受王命,故王怒也。”  “逼”是“逼”的旧体写法。可见曹植的失态,并非出于本意,而是被太子曹丕所陷害。这次出征醉酒,并非一次孤立事件,而是证明了曹丕一直在紧紧盯着曹植,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也不放过任何一个使坏的机会——这当然也包括了司马门、杨修之死和甄宓策动的那次叛乱。  曹丕很清楚,对付曹植,最有效的人选就是甄宓。只要甄宓出现,曹植就会因过度兴奋而丧失判断力。对于他这种权势熏心的人来说,只要能够害掉曹植,牺牲个把老婆也并非不可接受——他不会接受自己戴绿帽子,除非对上位有好处。  而且派甄宓去做这件事,会非常安全。曹植是个至情至性之人,就算他发现了真相,也绝不会去告发甄宓,因为那会将他所爱之人置于死地。曹丕算准了自己弟弟这种幼稚的性格,才会肆无忌惮地利用甄宓一次又一次伤害他——甚至我有一个更大胆的猜想,在那次临出征前的对饮中,也许曹丕在席间只需轻轻透露说,甄宓是在利用你,曹植就会心绪大乱,借酒浇愁。  没有什么比自己爱人伤害自己更痛的事了。  而曹丕对于甄宓给自己戴绿帽子这件事,恐怕也并非毫无心结。这个心结在他登基之后逐渐膨胀,最后终于导致了曹丕与甄宓的争执,失宠以及甄宓最后的死亡。自私的男人,始终是自私的。  事情很清楚了,曹丕是这一切的根源,他为了赢得立嗣之战,不惜派甄宓去诱惑曹植,借此打击竞争对手。证据确凿,板上钉钉。  但他却不是唯一的一个获利者。  其实获利者还有一个。  这个人是曹丕身旁的一位智囊。这位智囊姓郭,没有名字,却有一个有趣的字,叫女王。我们不妨把她叫做郭女王。她不是什么谋士,而是曹丕的一个妃子,迎娶于建安二十一年。  又是建安二十一年!  郭女王与别的女人大不相同,甫一进门,就显示出了卓越的智慧。她对于曹丕的意义,不是女人这么简单,用史书上的一句话描述已经足够:“后有智数,时时有所献纳。文帝定为嗣,后有谋焉。”短短两句话,一个女中诸葛的形象跃然而出。  让我们仔细咀嚼一下这两句话。“文帝定为嗣,后有谋焉”,意思是曹丕夺太子位,郭女王参与了谋划,而且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时时有所献纳”。  夺太子位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击曹植。而打击曹植最狠的,就是绝缨事件。因此,很有可能,绝缨事件就是这位“有智数”的郭后献纳给曹丕的计策。她是隐藏在曹丕身后真正的策划者。  仔细品味这起事件,就会发现这个计划阴毒而细腻,它的成功完全建筑在对人心的掌握上:曹植对甄宓的倾慕心、吉本等人对汉帝的忠诚心、以及曹丕对太子位的野心。每一种心态,都有它独特的功能,利益链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每一环都吃定上一家。曹植被甄宓吃定,甄宓被曹丕吃定,曹丕却被郭女王吃定。  于是,在揭开政治阴谋的盖头时,我们发现里面另外裹着一层宫闱斗争的面纱。如此绵密细腻的谋划,大概只有天生对感情敏锐的女性才能有如此手笔吧。  作为进门还不足一年的郭女王,若要扳倒与曹丕相濡以沫这么多年的甄宓,获得宠幸,只有行非常之策,才能达到目的。  于是,在建安二十一年的某一个时间,郭女王向曹丕献了这个绝缨之策,然后曹丕给甄宓下达了指示。当曹丕带着郭女王离开邺城之后,曹植惊喜地发现,自己朝思暮想的甄宓,出现在自己面前……我甚至能想象出,郭女王离开邺城时,唇边带着的那一丝得意笑容。  “甄宓啊甄宓,这一次无论你成功与否,都将不再受君王宠爱。”  这是一个无解的计谋。通过这个计策,不光曹丕成功地打击了曹植,郭女王也成功地打击了甄宓。这是一石三鸟之计:巩固了自己在曹丕心目中的地位;赢得了曹丕的太子宝座;还让最大的竞争对手甄宓被迫给曹丕戴上了绿帽子。以郭女王对曹丕的了解,她知道这个男人即使是主动拿绿帽子戴,也会把罪过归咎到别人身上。  事实也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曹丕登基之后,立刻冷落了甄宓,专宠她一个人。甄宓被郭女王谗言所害,死时被发覆面,以糠塞口,极为凄惨。而郭女王,却在曹丕力排众议的支持下,坐上了皇后的宝座。  现在整个事件的轮廓似乎清楚了,可我们的探索仍未结束,因为还有一疑点尚待澄清。  一个妻子也许会替丈夫去诱惑另外一个男人,但不会心甘情愿这么做,更不会有什么好心情。尤其是这个让自己自荐枕席的人,还是夫君的另一位姬妾。这对女人来说,是耻辱,不是荣耀。  这一切,都无法解释她在建安二十二年在做这些事情时的快乐心情——我相信她当时的那种兴奋,是发自内心的。  难道说,甄宓在与曹植的交往中爱上了他?这有可能,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难道说,甄宓爱曹丕爱到太深,所以你快乐,我也快乐?这也有可能,但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  曹植也罢、曹丕也罢,史书里甄宓对他们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那个时代生存的女性,当她对爱情失去兴趣的时候,真正能让她开心的,只剩一件事。  她的孩子。  甄宓只有一个儿子,叫曹叡,就是后来的魏明帝。  建安二十一年的时候,曹叡只是一个小童。而且他不在邺城,而是跟着爷爷奶奶爸爸妹妹东征去了。他在邺城的这些惊心动魄的斗争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  我一开始,猜测也许是曹丕故意带走了曹叡,以迫使甄宓完成他的计划。但这还是解释不了甄宓的开心,没人会在自己孩子被挟持走以后还高兴成这样。后来一位友人提醒我,仔细地去看一看曹叡的来历。我去查了一下,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个发现太重要了,它就象是一道闪电,驱散开了所有的疑虑。我错了,曹叡不是邺城布局中的一枚小小棋子,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核心关键!  曹叡死于景初三年正月,时年三十六岁。古人以出生为一岁,以此倒推回去,那么曹叡应该是生于建安九年。  建安九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魏略》曰:“熙出在幽州,(甄)后留侍姑。及邺城破……文帝入绍舍,姑乃捧(甄)后令仰,文帝就视,见其颜色非凡,称叹之。遂为迎取。  《世语》曰:太祖下邺,文帝先入袁尚府,有妇人被发垢面,垂涕立绍妻刘后,文帝问之,刘答“是熙妻”,顾揽发髻,以巾拭面,姿貌绝伦。既过,刘谓后“不忧死矣”!遂见纳,有宠  《三国志》曰:及冀州平,文帝纳后于邺。  三段史料都确凿无疑地记载着同一件事:邺城被曹军攻破之后,曹丕在袁绍府中看中甄宓,并娶回了家。让我们再来看看《曹操传》里的记载:“八月,审配兄子荣夜开所守城东门内兵。配逆战,败,生禽配,斩之,邺定。”  曹军在建安九年的八月攻克了邺城;曹丕在同一月里迎娶本是袁熙妻子的甄宓;曹叡也在这一年出生。当这三段材料搁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一直被忽略但却极端重要的真相,出现在我们面前。  曹丕在邺城第一次见到甄宓的时候,她至少带着六个月的身孕。也就是说,曹叡不是曹丕的亲生儿子,他的父亲是袁熙。  这个事实有点令人难以接受,但对比史料给出的答案,却是毋庸置疑的。  甄宓早有身孕这件事,曹丕肯定是知道的。不过大概是甄宓实在太漂亮了,曹丕舍不得,于是就姑且当一回便宜老爸。这在三国时代,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当初曹操打败吕布后,就纳了吕布部将秦宜禄的老婆为妾,秦氏当时已经怀孕了,后来生下一子,被曹操养为义子,名字叫秦朗,后来位至骁骑将军。  这件事曹操肯定是不知道的,打完邺城之后,他忙着征讨袁谭,然后远征乌丸,回头还要征讨高干,管淳,等到忙完这些事情回到邺城,已经是建安十年的年底。他所看到的,就是新娶的儿媳妇给他生了一下一岁多的大胖小子。  这是曹操的第一个孙子,他十分喜欢。《明帝纪》里说“明皇帝讳叡,字元仲,文帝太子也。生而太祖爱之,常令在左右。”而曹丕呢,也就装糊涂,没有点出这个误解。  明成祖朱棣曾经犹豫是否立儿子朱高炽为太子,就去问解缙。解缙回了三个字:“好圣孙”,意思是朱高炽有个好儿子朱瞻基,于是朱棣才下定决心。可见长孙是立嗣中很关键的一个因素,可以拿到不少加分。曹丕既然志在帝位,当然不会说破这位长孙的真实身份。  曹丕的打算是,反正自己还年轻,等到有了亲生儿子,把曹叡再替掉就是了。可惜的是,在随后的十几年里,曹丕就象是中了诅咒一样,生下的儿子几乎全部夭折。唯一健康的,只有这个流着袁氏血脉的小孩子。  曹操对曹叡的喜爱。日复一日地变多,甚至感慨说“吾基于尔三世矣”(曹家要流传三代就要靠你了)  为了掩饰谎言,必须要说更多的谎言来,当谎言的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曹丕已经无法回头。他已经不敢向父亲解释,这孩子不是曹家的,是袁家的,也没法解释为什么拖到现在才说出来。  更麻烦的是,曹植那时候也有了自己的儿子,而且是两个。如果曹操知道了曹叡的身世,他在曹植和曹丕之间如何选择,没有任何悬念。  于是,就这么阴错阳差,曹叡以长孙的身份被抚养长大。知道他身世的人,都三缄其口。  知道这个真相之后,我们回过头来查阅资料,就会发现许多有趣的细节:  比如曹丕一辈子生了九个儿子(包括名义上的曹叡),除了曹叡以外,其他八个儿子里三个早夭,剩下个个体质孱弱不堪,除了曹霖以外没有能活过二十岁的,而曹霖和曹叡岁数相差至少有十五到二十岁。在夺嫡的斗争中,曹叡差不多可以说没有敌手。可就在形势如此明朗的情况下,曹丕对立嗣是什么态度呢?《魏略》:“文帝……有意欲以他姬子京兆王为嗣,故久不拜太子。”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曹丕知道曹叡不是自己的种,所以才百般拖延,期待着自己的孩子快快长大。可惜天不遂人愿,还未能其他子嗣长大,曹丕先撒手人寰。一直到他临终前,还对曹霖念念不忘,最后选无可选,才勉强让曹叡上位。  史书将曹叡迟迟不被立为太子的原因,归咎为甄宓被杀的缘故。现在我们知道了,曹丕只是不愿让鸠占鹊巢,让袁氏血脉流传下去——至于曹叡为什么后来又被立嗣,这与建安二十二年有着莫大的关系,同样惊心动魄,我会在稍后的段落里详细叙述。  现在回到最初的话题来。在建安九年,甄宓带着袁熙的骨肉被曹丕娶走了,她的信念只剩下一个,那就是保护好这个孩子,好好抚养他长大。我们不知道她当时的心意,是出于对袁氏家族的责任,还是出于对袁熙个人的感情。也许单纯只是一个母亲出于本能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吧。  无论怎么样,曹叡是甄宓最重要的拥有,是她的生命。  幸运的是,阴错阳差之间,曹叡被当成曹家骨肉而受到宠爱。甄宓知道曹操非常喜欢曹叡,同时她也知道曹丕很不喜欢曹叡。曹操在世时,这一点无须担心;倘若曹操一死曹丕即位,这个孩子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所以当曹丕受了郭女王的鼓惑,要求甄宓去实行“绝缨”的时候,甄宓应该是提出了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很简单,就是让曹叡封爵。只要曹叡封了爵,诏告天下,就等于从法理上确保了他曹氏长孙的地位,也就堵死了曹丕以后不认账的可能。  曹丕急于扳倒曹植,于是便答应了甄宓的这个要求。于是从史书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吉本叛乱后的建安二十三年,曹叡被封为武德侯,正式被纳入继承人序列,顺位最高。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难理解甄宓在建安二十二年的兴奋,那是源自于母亲对儿子深沉的爱。当甄宓做完曹丕交给她的任务以后,她知道,自己终于为流着袁氏血脉的儿子在曹家的家系中确保住了位置。她容光焕发,她意气昂扬,她就象史书里记载的那样:“颜色丰盈,更胜从前。”  当甄宓对着卞夫人脱口而出:“自随夫人,我当何忧”时,前半句是马屁,后半句却正是她内心的真实写照。是啊,孩子的前路已经铺好,我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历史的车轮在向前转动着。曹操于建安二十五年去世。曹丕迫不及待地接过刘协的禅让,开创了曹魏一朝。当曹丕坐上龙椅,意气风发地朝下俯瞰时,他看到曹叡恭敬地站在群臣最前列。  这时候,他发现天子也是没办法随心所欲的,比如废掉武德侯。诏告天下说这孩子是袁家的种?这会让皇室沦为天下笑柄。曹丕这人极好面子,断然不肯这么干。  曹丕拿曹叡没辙,只能把这种郁闷迁怒于始作俑者甄宓。他拒绝将甄宓封为皇后,并且开始冷落她。而郭女王也不失时机的开始进谗言,现在的她不再惧怕甄宓,甄宓已经不再是威胁,她现在是嫉恨甄宓,因为甄宓有个儿子,虽无太子之名,却有太子之实,而郭女王自己却始终未给曹丕生下一男半女。  甄宓生命中的最后两年是凄凉的。《文帝甄皇后传》里只记载说“后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赐死,葬于邺。”而《汉晋春秋》里的记载则更为惊心动魄:“初,甄后之诛,由郭后之宠,及殡,令被发覆面,以糠塞口。”  一代佳人,就这么死去了。她一死,曹丕立刻力排众议,把郭女王立为皇后。而甄宓身后,除了曹叡之外,惟一一个为她痛哭流涕,以致胁持使者要上京的,就是在鄄城的曹植。  于是,时间又回到了这篇文章开头时讲的《洛神赋》故事。还是同样的人,只是这一次的事略有不同。曹丕看到监国谒者的密报,心不自安,就把曹植贬为安乡侯,次年又转为鄄城侯。曹植这一次没有忍气吞声,而是做出了文人式的反击。  他写出了《感鄄赋》。  在《感鄄赋》里,曹植虚构了自己的一段旅程,把那一次“绝缨”的经历,诗化成了他与洛水女神的邂逅。他把与甄宓在建安二十一年底到二十二年初在邺城的那段交往,全部浓缩在了洛水那一夜中。  甄宓的容貌、甄宓的体态、甄宓的幽香,甄宓的一颦一笑,还有甄宓的辞别,都被曹植细致入微地描摹出来。他不恨甄宓,尽管她欺骗了他,他却始终爱着她,如赋中所言:“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他恨的,是那个幕后的主使者,也就是他的哥哥。  曹植写完这一篇《感鄄赋》后,没有刻意隐藏,他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偷偷抄录给曹丕,而且曹丕肯定会识破他在“鄄”和“甄”之间玩的小花样。这就是他的目的。  果然,曹丕很快就从监国谒者那里拿到了抄稿,看完之后却没有愤怒,只有恐慌。他领会到了赋中的暗示,曹植已经猜到了建安二十二年“绝缨”事件与那次叛乱的真相。  这一篇《感鄄赋》,是宣战书,也是告白书。曹植不是为自己,是要为甄宓讨回公道,并借此痛快地抒发一次对甄宓的情怀——当着曹丕的面。  曹丕有点慌,如果曹植把那件密谋公之于众,对自己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退缩了,就象《魏书》里说的那样,他连忙开始“哀痛咨嗟,策赠皇后玺绶”,把死去的甄宓追封为皇后,还把曹睿交给郭后抚养,以示无私心。  对于曹植,他也大加安抚,原地升为鄄城王,以免他多嘴。所以我们读《曹植传》的时候,看到的是“贬爵安乡侯。其年改封鄄城侯。三年,立为鄄城王。”这么一条突兀的记录。史料里对于曹植为何突然从侯复升为王没任何交代,哪里知道这么一条简单记录后隐藏着兄弟为了一个女人的交锋。  曹丕的态度,回答了我们在文章开头就提出的疑问:为何曹丕看到调戏自己老婆的《感鄄赋》后,非但不怒,反而升了曹植的爵位呢?因为他害怕真相被揭穿。而终文帝一朝,曹植得以保全性命,未象曹彰一样莫明暴卒,也全赖这枚护身符。  曹丕在黄初七年去世,他一直到去世前夕才把曹睿立为太子。关于这次立嗣的经过,《魏末传》如此记载:“帝常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从,曰:”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树立之意定。”  “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  这句话当真是震耳欲聋。当曹丕听到曹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相信他的反应不是史家粉饰的“深奇之”,而是“深惧之”。  “陛下已杀其母。”杀谁的母?不是鹿母,而是人母,陛下你杀的是我母亲。  “臣不忍杀其子。”杀谁的儿子?不是鹿子,而是人子,是陛下的儿子。我不忍杀陛下的儿子,表明我有能力去杀,只是不忍心罢了。  曹睿这一句借鹿喻人的隐语,彻底让曹丕乱了方寸。他“即放弓箭”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双手过于震惊而无法控弦。  从这句话里,曹丕已经猜到,甄宓在临终前,把建安二十二年的秘密和曹睿真正身世都告诉了自己的儿子。而此时此刻,甄宓的儿子借着猎鹿的话题,朝着自己发起了攻击。  最终曹丕屈服了,他唯一活下来而且备受宠爱的儿子曹霖年纪尚小。如果曹睿抱定鱼死网破的态度,把所有的一切公之于众,那么毁灭的不只是曹睿自己,还有曹丕乃至整个魏国。这一对父子就在猎场里,交换了彼此的筹码:我给你大魏皇位,而你给我曹氏家族的安全。  《曹氏家系》记载“明帝即位,以先帝遗意,爱宠(曹)霖异於诸国。”就是曹睿兑现了他对曹丕的承诺。而曹丕虽然百般不情愿,最终还是让曹睿登基。袁家在灭亡几十年后,阴错阳差地占据了中原霸主的宝座。  曹睿登基之后,屡次向已经荣任太后的郭女王追问母亲死亡的真相,郭女王被逼急了,来了一句:“是你爹要杀的,不关我的事。你当儿子的,该去追究你那死爹,不能因为亲妈就杀后妈啊”(先帝自杀,何以责问我?且汝为人子,可追雠死父,为前母枉杀后母邪?)曹睿大怒,立刻逼杀郭女王。一来为自己母亲报仇,二来则是为了灭口。  郭女王为了活命,肯定把建安二十二年的细节都交代给了曹睿,孰不知这更坚定了曹睿杀他的决心。郭后死后,世上除了曹睿以外,所有的知情者都死光了。  可曹睿一直不太清楚,作为当年的当事人之一,自己的叔叔曹植究竟知道多少。在没搞清楚这个问题前,曹睿不敢对曹植逼迫太甚。曹植不是身居深宫的郭太后,他是个文人,随便在哪里留下只言片语,都有可能动摇皇位。  曹睿想到那篇让曹丕讳莫如深的《感鄄赋》,他怕被有心人读出端倪,遂下诏改为《洛神赋》。他本道这么一改,将会无人知晓,却不知反而欲盖弥彰,让后世之人顺藤摸瓜推演出真相全貌。  太和二年,曹植上书曹睿,如前文所分析的那样,他在奏章里隐晦地提及了当年的那些事情,隐隐有了要挟之意。曹睿和曹丕的反应一样,有些惊慌,连忙下诏把他从雍丘改封到东阿。  不过在这一篇奏章里,曹睿总算确认了一件事,他发现曹植对建安二十二年的事情,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曹植只知道甄宓是被曹丕派来陷害他的,却根本不知道甄宓做这件事的真实动机,当然也就不知道曹睿是袁熙儿子的密辛。  曹睿至此方如释重负。绝缨之事,揭破之后只是丢脸;若是袁氏血统,揭破之后就是天崩地裂的大乱。曹植不知道这个秘密,那是最好不过。  过了几年,羽翼丰满的曹睿不再对这位叔叔客气,一纸诏书把他发配到了陈地。曹植已没了当年锐气,就这么死在了封地,得号陈思王。不知他在死之前,是否仍旧惦念着甄宓。  曹植死后,那些秘密随着他被埋入土里。一直到了这时候,曹睿仍旧不放心,特意下诏“撰录植前后所著赋颂诗铭杂论凡百馀篇,副藏内外。”(《三国志曹植传》)外人都道曹睿欣赏曹植的文学才能,孰不知这位心里有鬼的天子,只是为了查看叔叔死前,是否留下过关于建安二十二年的只言片语。  又过了几年,曹睿去世,无子,即位的是曹彰的孙子曹芳,魏国终于回到曹氏血统中来;又过了几年,曹楷被废,即位的是曹霖的儿子曹髦,皇位回到了曹丕这一脉下。可惜这个时候,司马氏已然权势熏天,曹髦堂堂一代君王,竟被杀死在大道之中。到了曹奂这里,终于为司马氏所篡……千载之下,那些兵戈烟尘俱都散去,只剩下《洛神赋》和赋中那明目善睐的传奇女子。世人惊羡于洛神的美貌与曹植的才气,只是不复有人了解这篇赋后所隐藏的那些故事与人性。

历史上的曹睿什么水平

看看正史不就行了吗,看什么电视来评历史?

曹睿很强的,明君,比他爸强多了,集权君主,基本没犯过错,唯一的遗憾是死得早。

曹操,曹丕,曹睿这一生都打过哪些仗?

很简单,要么就是攻打东吴,要么就是攻打蜀国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山东1月15号孔子文化节,1月15日的重大事件

  • 1月15号出生是什么星座 白羊座3.21-4.19火象星座 金牛座4.20-5.20土象星座 双子座5.21-6.21风象星座 巨蟹座6.22-7.22水象星座 狮子座7.23-8.22火象星座 处女座8.23-9.22土象星座 天秤座9.23-10.23风象
  • 纵横家代表,什么是纵横家?

  • 什么是纵横家? 纵横家,是谋圣鬼谷子创立的学术流派。 纵横:合纵连横;捭阖:开合。原指战国时策士游说的一种方法。后意为以辞令测探、打动别人,在政治和外交上运用联合或
  • 李神通,请仔细介绍淮安王李神通

  • 请仔细介绍淮安王李神通 李神通(576—630年),名寿,唐高祖李渊从父弟,海州刺史李亮(李虎第八子)子。 [编辑本段]主要经历 李神通隋末在长安,高祖起兵后受连累,不得不跑到

最新文章

  • 秦王x燕丹,求以秦王嬴政和燕太子丹为主角的文

  • 嬴政燕丹是什么关系 燕太子丹是怎么死的 打一个比喻:嬴政和燕丹是在两人都在赵国当质子时结识的,赵国邯郸可以被视作一座赵国邯郸监狱,所以两人关系类似于监狱中的狱友。后
  • 颜真卿,颜真卿《劝学》的意思

  • 颜真卿《劝学》的意思 意思:每天三更半夜到鸡啼叫的时候,是男孩子们读书的最好时间。 少年时只知道玩,不知道要好好学习,到老的时候才后悔自己年少时为什么不知道要勤奋学
  • 三城记结局,三城记阿华角色没看懂

  • 三城记阿华角色没看懂 首先,阿华形象就是一个那年代靠易卖生存的人,并不是地下党,他认识的那个换血医生是个共产党 最后,火车站设置的关卡是国民党,从挂的党旗可以看出来
  • 秀梅 南京,有谁喝过秀梅留香杨梅酒?

  • 卢秀梅丈夫赵安个人资料照片介绍 芦秀梅(1957年2月18日-2012年3月1日),历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华全国总工会第十届执行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 载沣怎么读,爱新觉罗·载沣的读音

  • 爱新觉罗·载沣的读音 爱新觉罗·载沣的读音如下:(普通话拼音读音) 爱(ài)新(xīn)觉(jiào)罗(luó)·载(zǎi)沣(fēng) 爱新觉罗·载沣(1883年2月12日—1951年2月3日),字伯涵,号静云,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