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邓通汉文帝小说,邓通为汉文帝刘恒吸疮舔痔的故事

日期:来源:邓通汉文帝小说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邓通为汉文帝刘恒吸疮舔痔的故事

蜀郡南安人,原是未央宫旁游乐船上一名船工,汉文帝曾经做了一个怪梦,梦见自己怎么努力也登不上天。正在着急的时候,来了一个貌若美玉的少年,助了他一臂之力,顺利地登上了天。经查访找到邓通,认为他是梦中少年,为文帝所宠幸,有十余次赏赐大量金钱,官至上大夫。有善相者说他“当贫饿死。”文帝说:“能使邓通富的在我,怎能说他会贫?”于是赐他严道铜山,准许他自行铸钱,由是邓氏钱布天下。文帝曾病痈,他经常为文帝吸吮患处。太子启入问病,文帝要他吸吮,启面有难色。后来听说邓通这样做过,十分惭愧,由是心恨邓通。及太子启嗣位为景帝,不久,有人告发邓通出塞外铸钱,景帝就籍没他全部家产。邓通以致身无分文,寄食他家而死。

不一样的男宠邓通, 是如何赢得汉文帝的宠爱的?

邓通的家境还不错,幼年除了读书之外还常到水里玩耍,抓虾摸鱼。多年来不见邓通书读的有多好,倒是练就了一身掌船的好本领。汉武帝时期,鼓励推荐秀才等有才能的人进京做事,于是邓通便告别家人来到了京城,加上他擅长划船,便被召到皇宫做事,也就是管理行船之事。

其实刘恒与邓通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刘恒特别信仰鬼神之说,有一次他梦见自己要攀登上天,但是却怎么样也攀登上不去,但是背后忽然出现了一个黄头郎将他推了上去,而且刘恒很清楚的看到这位是穿着横腰短衫,且衣带系在后面。

刘恒认为这是上天的预示,便秘密派人寻找这样的人,于是找到了邓通,刘恒看邓通穿着与梦中一模一样,加上邓通的名字有谐音“登通”之意,更是深得刘恒之心,便十分宠爱他,日夜要邓通相随。

但是很多人认为刘恒不会因此便这么宠爱他,还有原因是因为邓通是个漂亮的美男子,且为人善良、个性温和不张扬,使得刘恒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这种情感在别人那里没有的。

而且刘恒向来是位节俭的帝王,但是就是因为一个算命先生对邓通说的一句他的后半生很贫穷,使得刘恒不仅赏赐他钱财有亿万之多,还允许她铸钱币,使他一时之间成为亿万富翁。而邓通对刘恒也算是上心的,不论是真是假,邓通以自己全身心来报答刘恒对他的恩宠,有一次还毫不顾虑的为刘恒吸出背上的脓疮。

可以说邓通虽然得宠的手段不算高明,但是他的经济眼光和理财手段还是相当惊人的,他自己私人所铸造的钱竟然比当时国家官方流通的钱还要标准,分量还有足,以至于当时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平民百姓都喜欢用邓通铸造的钱,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邓通因此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称为富可敌国的大商人,但是随着汉文帝的去世,即位的汉景帝收回了邓通的权力,邓通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最后他竟然是因为贫穷而死的。

撩骚、解锁姿势、开车,2017年最污两性公众号,微信搜“姿势情报局一姐”,太纯洁的,不要来!

汉文帝与邓通之间有没有感情?

  邓通是西汉第三个皇帝汉文帝的男宠,也就是说汉文帝有同性恋的癖好,而邓通就是偶然因为与汉文帝梦中所见的人相似,从此飞上枝头当凤凰,成为宫中很有权势的人物,甚至还一度垄断了制钱权,家财万贯,不过随着汉文帝的逝世,邓通迅速失势,最后竟然贫困致死。

  邓通,蜀郡南安人,汉文帝男宠,凭借与汉文帝的亲密关系,依靠铸钱业,广开铜矿,富甲天下。邓通的父亲邓贤生为儿子起名叫“通”。

  邓通因其性情诚谨,擅长划船,不久就被征召到皇宫里做了黄头郎,专职掌管行船。汉文帝刘恒为人仁孝宽厚,信鬼神、好长生、梦登天。

  有一次汉文帝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穿黄色衣服的人能送他上天,那时的人都非常迷信,认为只要能上天就能长生不老,皇帝也不例外。于是汉文帝梦醒后,就四处寻找梦中所见的黄衣人,正好遇到邓通,认为与自己在梦中所见的情景很相似,认为邓通能给自己带来好运,于是立刻封他做官,从此就非常宠爱他。

  邓通这个人为人还是很低调的,他从不认为自己得到汉文帝的宠爱就四处招摇出风头,总是小心翼翼地活着,对此汉文帝非常满意,日夜与邓通厮混。

  邓通的父亲邓贤生逢高祖刘邦开国初年,避开了秦末的战乱,家道殷实,也读了几年书。在接连有了三个女儿后,妻子终于为其生下了一个儿子,自然视为掌上明珠。因村北南阳郡到汝南郡的官道才修通十多年,活了半辈子的邓贤方才见到驿骑飞驰、四方辐辏,就为儿子起名叫“通”。幼年的邓通读经习文之余,除到村北的官道边看车马外,更多时间是去水深草丰的南河西水中戏耍、摸鱼、捉虾。

  到了弱冠之年,读书没见大的起色,却练就了一副弄水撑船的好身手。西汉初年,读书人的仕途大致有三条:一条是郎官,家有中等财产(财产十万钱以上,汉景帝改为四万),自备车马服装生活费,可以到京师做郎官,等候朝廷的使用;一条是在本郡做小官吏,不计财产;一条是大官府指名征召,需有高才大名。到汉武帝时,才令郡县推举孝廉、秀才。在这种情况下,颇有资财的邓贤只有置办车马服饰,挥泪送别小儿邓通前往京师长安,为邓家寻求一条光宗耀祖、彰显门楣的道路。

  汉文帝刘恒与邓通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很耐人寻味的。据史料记载,因为汉文帝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风度翩翩的美貌少年助他登岸,他就找到这个少年,给他封官加爵。当然也有人说汉文帝是喜欢邓通的,因为当时皇后窦漪房已徐娘半老,双目失明,而邓通眉目如画,正是年少俊美的时候,汉文帝看到这样的邓通,心生爱慕,倍加宠爱。

  刘恒与邓通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但毋庸置疑的是,汉文帝很器重邓通,不仅给他官位、修建宅邸,更是特许他进行铸币,还时常亲自跑到邓通的居所,交往甚密。邓通也符合汉文帝的用人标准,汉文帝一生勤俭节约,宽厚仁爱,邓通亦是如此,即使得到了皇帝赏识他也不恃宠而骄,不与大臣争功,保持着他的低调谦卑。

  在刘恒与邓通的关系中,不仅是刘恒宠邓通,邓通更是对刘恒忠心耿耿。刘恒背上长脓疮,疼痛难忍,邓通不顾腥味,毅然用唇吸出脓疮,刘恒的疼痛立马减轻了不少。邓通为刘恒吸脓疮,也不是一次两次,而是经常这样做,但刘恒的儿子——汉景帝刘启却在父亲让他吸脓疮的时候面露为难之色,这不仅让刘恒心寒,更成了邓通命运的转折点。

  邓通是汉文帝的嬖臣,他别的本事没有,只有一套阿谀奉承的本领,于是他拿出浑身解数,奉承吹捧,以取媚于汉文帝,时常能把文帝捧得云里雾里的。汉文帝从此更加宠爱他,时常跑到邓通家中,跟他玩各种游戏。

  一天,文帝叫一个看相的术士给邓通看相,相士直言不讳地对文帝说:“邓大夫以后会因贫困而饿死。”文帝听后大不高兴,愤愤地对邓通说:“朕要想让你富,有何难哉?”说完即下了一道诏书,把蜀郡严道县的铜山赐给邓通,并允许他铸钱。邓通从此富可敌国。邓通既蒙文帝宠爱,感激涕零,更加想要有所报答才行了。

  文帝患痈,因感念他的宠爱与恩德,邓通常为其吸吮患处。文帝闷闷不乐地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呢?”邓通答:“应该没有比太子更爱您的了。”后来太子进宫问候文帝的病情,文帝要他吸吮患处。太子吸时却面露难色,事后听说邓通经常为皇上吮痈,心里感到惭愧,却也因此而怨恨他了。

  几年后文帝死,太子即位,这就是景帝。景帝一即位,首先便把邓通革职,追夺铜山,并没收他的所有家产。可怜富逾王侯的邓通,一旦落难,竟与乞丐一样,身无分文,最后竟应了许负的话,饿死街头。

邓通被封为财神的典故是什么?

  翻开尘封的历史,不难搜寻到关于邓通的评述,邓通原来是一介平民,又无才高八斗之优势,何以会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王朝获得一开明皇帝的宠幸而官至上大夫?何以会在今天看来比较边远的山区自铸钱币富甲天下?同时又何以会在另一开明皇帝处失宠而身无分文的客死人家呢?

  奇梦助邓通

  西汉初,汉孝文帝将蜀郡严道铜山(今四川省荥经县宝峰乡宝子山)赐予邓通后,还授权邓通可以象同姓诸候王那样铸造钱币。很快邓通以其诚实守信的为人处世之道,以铸钱质优而让邓氏钱遍布于天下,其富裕程度完全可以与同一时期的汉高祖刘邦的侄子吴王刘濞铸钱、煮盐的资金积累不相上下。所以也才有了吴王刘濞与汉文帝的宠臣邓通都曾以铸钱“富埒天子”而有“吴、邓钱布天下”的说法。可邓通为何会成为汉文帝的宠臣的呢?话还得从汉朝的建立说起。

  公元前202年,刘邦建立西汉政权。由于连年战乱,新王朝国库空虚。就连致高无尚的汉高祖皇帝刘邦出行时,所坐马车也很难找到四匹马都同一个颜色的,有时将相出门也只能乘坐牛车。为了使虚弱的经济得到较快恢复性增长,西汉朝廷给予了同姓诸候王很大的权力,允许经营盐铁、征收赋税、铸造钱币、任免官吏等等。

  到了汉文帝时期,经济状况已经有了极大的改观,汉文帝也在朝思暮想能够成仙而长生不老。所以对于在梦中助推它上天的黄头郎,视为恩人暗自寻找。当他来到渐台时,看见一专职从事给宫廷划游船的黄头郎与梦中所推自己上天的黄头郎极为相似,召来一问,此黄头郎姓邓,名通,随即意会“邓通”与登天之路通达相一致,于是认定邓通就是帮助自己登天的贵人而十分喜欢他。汉文帝自感这是自己的幸运之至,再加上邓通原本是一个踏实做事的下层人物,生性老实本分,为人低调,不喜欢外交,就连汉文帝放他休息准许外出,他都不出去。于是文帝就赐予了邓通巨大的财富,并封官至上大夫。汉文帝为了发挥邓通的长处,让邓通有一点作为,有一天他找来一个善长相面的人,请他给邓通看相,以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邓通是一个“富贵之人。”但面对已经富贵通达今非昔比的邓通,相面人却没有顺应汉文帝的想法,而道出了邓通“当贫饿死”的论断。汉文帝听了以后不以为然。为了驳倒看相人的论断,证明自己的眼力和权力,文帝要让邓通富上加富,以出出相面人的丑。于是将西汉中央政府直接统辖的十五郡之一,远在西南的蜀郡严道铜山赐予邓通,并破例允许邓通拥有与同姓诸候王相同的特权——可以自行铸造钱币。同时还说“能富通者在我,何说贫?”邓通这个人也很争气地通过自己的老实本分、诚实守信,以所铸造钱币份量足、质地优而广受大众喜爱,得以邓氏钱遍布天下,富庶一时。

  邓通之死西汉时期医疗还很落后,今天看来很简单的毒疮,在当时无良药可治,很多时候还会要人命。汉文帝不巧却得了此病。而当时医治此病的最佳方法就是将红肿溃烂处的脓血不断吸吮出来,一方面可以减轻患处的疼痛,另外也可将毒血吸出便于医治。所以,邓通就常常为汉文帝吸吮患处的脓血配合治疗。但是,作为权力至高无上的汉文帝,每天看到的都是邓通在为其吮脓,虽然毒疮已有好转,可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于是他就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者乎?”老实本分的邓通怎敢造次,马上回答说,谁也比不上太子爱你的程度。汉文帝当然是听在耳里、记在心里了。有一天太子来看望慰问父皇的病情,汉文帝当即就说,如果你能给我吸吮一下脓血,我的病就会好得更快一些。太子左右为难迟疑着给汉文帝吸吮了几口脓血,面部显得十分恶心难受。后来,当太子听说邓通经常在为汉文帝吸吮脓血时,太子开始从心里痛恨邓通了。到了汉文帝驾崩以后,太子被立为皇帝,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景帝怀恨邓通曾经让自己尴尬难当,无地自容,所以一即位后就免去了邓通的官职,收回了邓通铸钱的特权,让其在家闲居。邓通感到在家闲居既无收入又很无聊,所以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不久,有人告发邓通偷偷跑出境外在私自铸造钱币。于是汉景帝派出官吏找到了邓通进行审问查实,果然有此事发生。当即就将邓通捉拿归案,没收了他的全部家产上交国库,并处邓通数以万计的罚金,从而让邓通背上了巨大的负债。而长公主经常念叨邓通对父皇汉文帝的忠诚,并记下了汉文帝对相面人说的话,所以赏赐了一些钱物给邓通。而当地的一些监督邓通的便衣官吏随即就全部将其没收抵扣负债,就连邓通身上稍微值钱一点的发簪也给搜走了。长公主也无可奈何地只有采取“借”的方式,下令接济一些衣服、食物给邓通,以维持邓通一些日常的基本需求。时间一长,邓通不堪心理压力,贫病交加竟身无分文寄死在别人的家里,从而了却了起伏离奇的一生。

  历尽繁华的古严道

  说到这里我们会有这样的疑问,汉文帝是一个开明能干的皇帝,他十分宠爱邓通,不但通过多次的赏赐很快使邓通富裕起来,而且还让他官至上大夫,怎么会赏赐在今天看来毫不起眼的山区让其铸钱呢?我们知道,铸造钱币必不可少的要件就有便于开采的铜矿和便宜的交通,那么古严道具备吗?

  话还得从“蜀身毒道”说起。原“身毒国”包括今印度、巴基斯坦南部、孟加拉和尼泊尔南部广大地区。蜀身毒道就是古蜀国人在蜀国与身毒国之间进行经济、文化交流而长期形成的一条以商贸为主的道路。“蜀身毒道”由灵关道、五尺道、黔中古道、永昌道等四条古道组成,始于丝织业发达的成都平原,所以后人又称之为“南丝绸之路”。西线的灵关道由成都经邛崃、芦山(古称灵关)、雅安、荥经、汉原、西昌、大姚至祥云、大理;东、西线在大理交汇后被称为博南道或永昌道,经保山、德宏到缅甸、印度、阿富汗等海外诸国。或经保山、腾冲到缅甸、印度阿萨姆等地,成为联结南亚、西亚而最后到达欧洲的商贸和文化交流通道。起初的这条民间国际通商“大道”,早在战国初期就已形成。是我国西南地区最古老的对外贸易陆路通道。对古代中国与南亚、西亚、西欧各国的交流有着重大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说,古蜀商可谓是中国对外贸易的先驱。这也可以从后来汉使张骞在出使西域发现大夏(现阿富汗北部)早有从身毒贩运而来的产于荥经邛崃山(今大相岭)的邛竹杖和蜀国独有的蜀布来作证明。所以,古严道并非是一个偏僻之地,而是一个开发较早的繁华之地。

  当初的古严道不是一般的小县城,四面环山,属于易守难攻之地。正因为如此,这里也就成为了当时西汉政府管理西南夷地区的重要军事要塞之一。加之它是汉人居住地向少数民族居住地的过渡带、延伸区,缓冲地,山头地面到处都有丰富的地表铜矿等金属资源,属富矿区,相对于当时的开采技术来说开采难度较小。还有周围有多个民族可与之交融的特殊性,所以也就使具有特殊地理位置的严道古城成为了当时较为繁华的边贸交易中心地,南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等。

  在西汉时期,人们把散居在今甘肃南部、四川西部和南部、西藏自治区的昌都地区、贵州北部和西部、以及云南一带的少数民族,统称为“西南夷”。到了公元前130年,唐蒙、司马相如出使西南夷,西南夷才归顺汉朝。在荥经(古严道县)周边的天全(古徙国)、汉源(古笮都)都属于西南夷,所以荥经的地理位置极为特殊。从在荥经出土的超过巴蜀其他地区数量总和的代表商贸通关证明的大批巴蜀印章就足以证明当时古严道的繁荣;从在荥经出土的战国时期的兵器成都矛、各种青铜剑、戈等就可见古严道县在军事地理位置之重要;从汉文帝的爱弟淮南王刘长谋反被废后,汉文帝为了让他思过,决定将刘长迁到严道任邛邮,也可见古严道在当时有着极高的政治地位。后来在荥经出土的有“以一当十”价格十分昂贵的漆器,就是淮南王的亲属的陪葬品。《中国古代地名大词典》也有记载:“汉文帝赐邓通严道铜山,使铸钱,今四川荥经县,汉严道县地,其北有铜山。”

悲催的男宠:邓通为汉文帝吸脓得罪谁了

官修的正史是否全面真实?忠臣……[连载内容]汉文帝与邓通 作为佞幸人物的代表,邓通在中国历史上有些声名,读过《史记》、《汉书》的人应该对他印象很深。 邓通是蜀郡人,因为擅长摇船划桨,在皇宫里当了个黄头郎。所谓黄头郎,就是头缠黄布的郎官,因为当时很迷信,讲究五行相生相克,土能克水,所以摇船的郎官都头缠黄布。有一天,刘恒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快要升天,却差一把后劲,怎么努力也升不上去,这时有一个黄头郎在他身后推了一把,终于升上去了。他下意识地回头寻找恩公,看见那个推自己的人屁股以上腰带以下的部位,衣服上破了个洞,刘恒惊诧不已:这个梦怎么做得这么邪门,跟真的似的。醒来之后,他靠在床上感叹很久,忽然脑子里萌生一个冲动:说不定现实中真有这么个人,何不到黄头郎官丛中去找找看? 想到这里,他一翻身起床,来到未央宫沧池中间的渐台上,偷偷观看在沧池上侍候的黄头郎官,一眼看见有个人正好屁股以上皮带以下的衣服上破了个洞,不禁大喜,马上叫到面前来,问其名姓,听说他姓“邓”,更是乐不可支。因为人都讲究口采,“邓”和“登”的音近,象征着这个人正是送自己登天的人(“升”和“登”的古音也很近,是同源词),于是当即给邓通加官进赏。邓通这个人也比较老实,不喜欢外交,就算碰到轮休的日子,也在宫里侍候,不肯休息。刘恒越发高兴,先后赏赐他总共有十多亿的钱财,拜官至上大夫。 邓通对刘恒也确实忠心耿耿。有一次,刘恒得了痈病,硕大的一个痈,里面全是金灿灿的脓液。邓通却一点不介意,二话不说,就趴在刘恒腿上,像喝玉米粥似的,咕噜咕噜,三下五除二,把那些脓汁吮吸得干干净净,再吸下去就该是健康的血细胞了。 刘恒心里又是感动,又是伤悲,在邓通又一次帮他吸完脓汁之后,他假装随意地问道:“你认为这普天之下,谁最爱我?”邓通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想没人会超过皇太子吧?”刘恒点了点头,后来皇太子刘启进来问疾,刘恒就指着自己的痈说:“过来,帮老爸把这里面的脓汁吸掉。” 皇太子大吃一惊,但皇帝老爸的命令又不敢违抗,否则这个太子估计当不稳,他犹豫了一下,苦着一张脸俯身去吸,但是动作一点不利索,脓汁吸得不够干净,七零八落,汤汤水水洒得到处都是。比起邓通,不仅技术差得太远,态度也极不认真。按理说技术差不要紧,练练就可以了;态度差,这就是立场问题了,说明对皇帝老爸不够忠心,不够热爱。所以刘恒大不高兴,但没办法,总不能因为这种破事废掉太子吧,对着大臣们也说不出口啊! 皇太子总算吮完,一阵风地跑出去漱口。后来听说邓通曾经屡次给老爸吸吮脓汁,甚至把它当成一种乐趣,皇太子心中大怒,对邓通恨之入骨,只是暂时不敢发作。 而刘恒从此对邓通更加宠幸了,自己的亲儿子给自己吮痈很不情愿,而人家邓通却甘之如饴,这是一种什么精神,需要多大的忠心?有一次,他招来一个相面的,给邓通看相。那相面人说:“陛下,从邓大夫的面相来看,他老人家将来恐怕会因为贫穷饥饿而死啊!” 刘恒哈哈大笑:“有没有搞错?饿死?他对朕这么好,朕怎么会让他饿死。”于是干脆把蜀郡的一座铜山赐予邓通,允许他私人铸钱。从此,“邓通钱”流通天下,成为除了皇帝之外,天下最富有的人。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刘恒死了之后,即位的景帝,也就是当年的皇太子不客气,要秋后算账了,他下诏将邓通免官,接着又指使人告发邓通偷偷跑到境外去铸钱。皇帝要找别人的茬,还能有什么办法?于是邓通倒霉了,被关进监狱拷问,将家产全部没收,还不够罚款的数目,总共欠国家数亿的债务。幸好文帝的女儿馆陶长公主刘嫖比较同情邓通,又送了不少钱财给邓通,但每次钱一送去,就被官吏当场接收,说是抵偿债务。邓通因此穷得家徒四壁,两袖清风,连一根发簪都没有。 长公主刘嫖实在无可奈何,只好耍了个花招,再给邓通送钱和衣物的时候,谎称是借给邓通的,如此一来,官吏也没有理由将这些钱抄走了。邓通靠着这些馈赠继续苟延残喘了一阵。这个可怜的人,曾经富甲天下,最后果然落到了不名一钱的下场,郁郁而死。那个相面人看相还真准,当然,我们宁愿相信这是司马迁编造的。 邓通在古代佞幸史上非常有名,也被现在很多杂文家拿来当作不知廉耻的例子,其实非常不公平,因为他不过是皇权下的一个卑微的牺牲品。他为皇帝吮吸痈疮,在那时的情况下,不但是不得已,说不定还是一种真诚的报恩手段。他出身贫贱,不过是个黄头郎,哪懂得什么宁死不辱的气节?皇帝对他好,他就要对皇帝好,想法很朴素,从情理上来讲,没有什么可值得深责的。皇帝问他天下谁最爱自己,他回答是太子,也是一种朴素的想法。至于为此得罪了太子,并非是他的本意。如果他老谋深算,也许就不会那样回答,也就不会遭到那样的下场了。 但我们也不能因为同情邓通就丧失基本的是非观和立场。总的来说,邓通虽然可怜可悲,却并非丝毫不值得谴责。为什么包括丞相申屠嘉在内的士大夫都讨厌邓通呢?《史记》和《汉书》为什么不约而同地把他写入《佞幸传》呢?因为他破坏了士大夫和皇帝之间的规则。 在先秦的封建贵族社会,士大夫也讲究对君主效忠,但这种效忠是遵循一定规则的,所谓“君君臣臣”,它的意思是君主如果像个君主的样子,臣子就应该遵从臣子的职责。如果君主不像君主,那么臣子就可以不遵守臣子的职责。孔子他老人家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就是这个道理。君臣双方之间有一定的规则维系,相互之间有义务,下级对上级并非只能无条件地听从。《左传》里的晋灵公,因为随便杀人,最终被卿大夫击杀,虽然卿大夫的这种行为也被视为弑君,但《左传》叙述此事的第一句却是“晋灵公不君”,可见君主的行为不端,也必须遭到谴责。西汉虽然已经是君主专制社会,卿大夫没有挑战君主的权力,但是君主看见丞相等高官,也必须起立敬礼,这就是传统的遗存。可以打个比喻来说,皇帝可以要求卿大夫恪尽职守,如果卿大夫没有做到,可以将他们治罪。但皇帝不能要求卿大夫吃屎,如果这样要求卿大夫,那就是无道昏君,卿大夫也将视之为侮辱。邓通作为一个二千石的高官,虽然是因为佞幸被提拔的,但却毫无廉耻到为皇帝吸脓,当然就为正统的士大夫所不容了。这完全是自降尊严和身份。这样的人一多,显然是个危险的征兆,整个卿大夫阶层都有沦落为皇帝真正奴仆的危险。同样,刘启作为皇太子,只要好好履行他本人的职责就行了,如果被逼到要为父亲吸脓,则同样是个危险的征兆,他怎么能不恨邓通呢? 有一个饶有趣味的情况是,史书上说刘恒非常廉洁。有一次想在宫中建造一座露台,因为要花费百金(百万钱)而放弃了。他的宠姬慎夫人穿的衣服也没有长到拖地的,可见用布料非常节俭。但是他赐给邓通的钱前后多达十几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是什么使一个自奉甚薄,对宠姬也悭吝的皇帝对一个宠臣却变得如此大方呢?这恐怕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汉文帝节俭小故事

  北宋文学家吴坰《五总志》上有汉文帝刘恒“履不藉以视朝”的记载。草鞋最早的名字叫“屦”。由于制作草鞋的材料以草和麻为主,非常经济,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平民百姓都能自备,汉代称之为“不藉”。汉文帝时,已经有了布鞋,草鞋沦为贫民的穿着,而汉文帝刘恒以“履不藉以视朝”,就是说他穿着草鞋上殿办公,做了节俭的表率。不仅是草鞋,就连他的龙袍破了,就让皇后给他补一补,再穿。汉文帝自己穿粗布衣服不说,后宫嫔妃也是朴素服饰。

  古代皇帝住的宫殿,大都要修又大又漂亮的露台。汉文帝也想造一个露台,他找到工匠,让他们算算要花多少钱。工匠们说:“不算多,一百斤金子就够了。”汉文帝吃了一惊,又摇头又摆手,说:“现在朝廷的钱很少,还是把这些钱省下吧。”汉文帝当皇帝二十三年,居然没有盖宫殿,没有修园林,没有增添车辆仪仗,甚至连狗马都没有增添。他关心百姓的疾苦,刚当皇帝不久,就下令:由国家供养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月都要发给他们米、肉和酒;对九十岁以上的老人,还要再发一些麻布、绸缎和丝棉,给他们做衣服。

  在他死前,最后安排了一次节俭的活动——他的丧事。他在遗诏中痛斥了厚葬的陋俗,要求为自己从简办丧事,对待自己的归宿“霸陵”,明确要求:“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由于汉文帝这种廉洁爱民的精神和励精图治的实践,才造就了“文景之治”的盛世。后来赤眉军攻进长安,许多皇帝的陵墓被挖了,唯独没动汉文帝的陵墓,因为知道里面没啥贵重东西。

求文帝X邓通,武帝X韩嫣的文

刘彻X韩嫣:

1.《风起建章—嫣然篇》

2.《未央遗事》

3.《西汉华歌》

这三篇都挺不错的,但不好意思我没有文帝的文。

希望采纳

邓通和窦一房谁更得宠

  邓通更得宠。

  在汉朝,帝王们喜好男色蔚然成风,在两汉二十五个刘姓帝王中,十个有男宠,即使是男人中的极品--汉武大帝--那么爷们的一个人,史书上记载,他的男宠多达五个,最有名的当数美男子韩嫣,汉武帝与他同卧同起,形同夫妻。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源于他的一个梦,这个梦是不是真的我们无从考证,古时候的史官们总爱找原因,任何事情都会有原因,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爱上另外一个人的,也就是说刘恒是绝对不可能对邓通一见钟情的。

  这个梦是这样说的,刘恒梦见掖庭池一个船夫推他上天,这个船夫戴黄色的帽子,衣襟系在后面。在船夫的推力下,刘恒最终升了天。梦醒后,刘恒就迫不及待地派人按照他描述的梦境去寻找这个船夫。刘恒相信,这个船夫是他生命中的贵人。可以理解,古时候的人,对梦之类的玩意儿非常迷信,何况是升天的好梦。

  世上还真有这等奇怪的事情,很快,派下去的喽啰就传来令人兴奋的消息:刘恒梦中的船夫找到了。

  刘恒一看,果真和梦里一模一样,年纪一样,头戴黄色的帽子,衣襟系在后面。

  刘恒龙心大悦,再一问名字,叫邓通,哎呀,更是了不得,邓通不就是"登通"吗?天意,真是天意也。

  至此,刘恒梦中的船夫成了刘恒梦中的情人,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想求一本写汉文帝和窦太后的的书。。。。

  古代专制社会,皇帝是最大的嫖客,皇宫是最大的妓院。没有人不说皇帝好色。可是,汉文帝似乎是一个特例,几乎没有人说汉文帝好色,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与汉文帝有染的女人屈指可数。对于这一点,《美人心计》中汉文帝刘恒对窦漪房感情专一且深情。而历史上汉文帝刘恒对窦漪房的感情就像《美人心计》里的那样吗?

  历史上代王刘恒原来的代王后生了四个儿子后不久去世。等到代王成为汉文帝后,原王后生的四个儿子也相继病故。

  这样,文帝即位不久,于前元元年(前180)长子刘启立为太子后,三月太后封窦姬为皇后,,刘嫖封为馆陶公主,幼子刘武先封为代王,后封为梁孝王。

  窦皇后双亲早亡,葬在观津,薄太后下令追封窦后之父为安成侯,母亲为安成夫人,并在家乡清河郡安置陵园,其规格和仪式与薄太后父亲的灵文园一样。汉景帝登基以后,窦太后为表孝心,填其父所坠渊而筑起大坟于观津城南,人间号为窦氏青山。(史记索隐引决录注,北堂书钞引作决录)

  后来刘恒看上了一个美女--慎夫人。不久,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在窦漪房身上,这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双目失明了。女人一旦失去了水汪汪的眼睛,她的美丽就会大打折扣。如果说窦漪房这一辈子有什么遗憾的话,这就是最大的遗憾了。窦漪房现在不过四十多岁,在往后的几十个年头,这个贤良的女人只能与黑暗、孤独为伴。

  好在窦漪房经历了太多的事,她看得很开,说句不好听的话,假使现在她不做皇后了,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该得的她得到了,不该得的她也得到了。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人一辈子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的。

  窦漪房看得开,但她的哥哥弟弟看不开了,皇帝喜欢别的女人,姐姐又双目失明,窦氏兄弟跑到姐姐的寝宫,问:姐姐,皇上会不会废掉你这个皇后?

  窦漪房平静地告诉哥哥弟弟:不会。我对皇上有信心。我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信心。皇上喜欢慎夫人是好事,但相比我与皇上之间的感情,他们之间的感情只不过是一朵浪花而已。

  好一个自信的女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刘恒只是看上慎夫人,不可能爱上慎夫人,更不可能让慎夫人取代窦漪房的位置,如果非要刘恒做一个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窦漪房。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刘恒与窦漪房之间的爱已经升华到了坚不可摧的亲情,而与慎夫人之间的感情只不过是生活中的调味品而已。毕竟作为一个皇帝,面子问题很重要,他不可能整天领着一个瞎老太太到处逛,于是只好选择各方面都符合他口味的慎夫人。

  说白了,刘恒宠爱慎夫人只不过是假象,是浅层次的宠爱。

  有一件小事可以说明。

  由于窦漪房双目失明,行动不便,刘恒与她一起出席的活动少了很多,但是宫里的一些重要活动他必会领着窦漪房一起参加。

  一次隆重的皇家游猎活动结束后,刘恒与窦漪房坐下来休息,那个没规没矩的慎夫人跑过去,仗着皇帝的宠幸,想与皇后平起平坐。不料,一个叫袁盎的大臣不准她就座,把她引到旁边,让她与侍者一起坐。

  慎夫人受不了了,大发脾气,怎么也不肯就座。

  这时候皇帝也生气了,起身就走。

  其实皇帝生气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慎夫人没有规矩;二是大臣袁盎也太不给他面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他宠爱的慎夫人。

  哪知,这个强盗出身的袁盎,误解了刘恒的意思,以为他只是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追上刘恒,为自己辩解:"陛下,臣知道你喜欢慎夫人,但她毕竟不是皇后,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慎夫人怎么可以与窦皇后平起平坐呢?这样的话不就乱了规矩了吗?"

  刘恒听了袁盎的话,不但不再生气,反而很高兴,赏赐了他。

  可见,刘恒并不是真正地爱慎夫人,否则的话,他怎么听得进去袁盎的劝说?一个人在爱情面前往往是没有理智的。他只不过是借袁盎之口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慎夫人不要太骄狂,想与窦漪房平起平坐,下辈子吧。

  刘恒所做的这一切,窦漪房并不是不懂,她铭记于心,对刘恒心怀感激。

  慎夫人从此失宠,事实上她是否真的受宠还值得怀疑,大汉朝最著名的皇帝之一--刘恒如果真的宠爱一个女人的话,他们之间的故事怎么会如此之少?

  除了慎夫人,史书上说刘恒还宠爱过一个叫尹姬的女子,尹姬是啥样的人,刘恒怎样宠她,史书上没有记载,他们之间的故事更是寥若晨星。

  很有可能,慎夫人和尹姬是史官无中生有的人物,目的是为了陪衬窦漪房,充实刘恒的后宫生活。

  刘恒似乎对女人越来越不感兴趣,可是窦漪房却高兴不起来,不久她悲哀地发现,刘恒爱上了一个叫邓通的男子。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才叫真正的宠爱,在爱情上窦漪房没有被女人打败,却被一个男人打败,这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

  谁能想到,大汉王朝的天子除了喜欢女人,还喜欢男人呢?

  不一样的情敌

  秘密终于揭开,刘恒之所以不近女色,是因为他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考证刘恒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但他喜欢男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甚至可以猜测,刘恒对慎夫人表面上的宠爱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这就好比现在的同性恋者顶不住社会压力,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选择与女人结婚一样。不过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刘恒喜欢男人比喜欢女人要多一点。

  一个早已不是话题的话题浮出水面--大汉王朝皇帝们的同性恋问题,更确切地说是男宠,因为我们无法肯定,当时的大汉皇帝到底是真的喜欢男人还是玩弄男人。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自然界的生物规律被打破,男人怎么会喜欢男人?这个问题我们无法回答,但我们惊讶地发现,在汉朝,帝王们喜好男色蔚然成风,在两汉二十五个刘姓帝王中,十个有男宠,即使是男人中的极品--汉武大帝--那么爷们的一个人,史书上记载,他的男宠多达五个,最有名的当数美男子韩嫣,汉武帝与他同卧同起,形同夫妻。

  真正的爱与性别无关。同性恋中有虚情假意的,异性恋中也有,异性恋中有真情实意的,同性恋中也有。帝王们的爱情因为选择的多样性,逢场作戏的比真挚的、专一的要多,他们爱男人与爱女人一样,凭的就是自己的本能和感觉。

  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汉成帝与他的男宠张放之间的感情。汉成帝名声很臭,男女通吃,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他对待赵飞燕、赵合德的情感和对待张放的情感都是真挚的。

  张放是一个漂亮的男人,如果不漂亮,汉成帝也不会喜欢。汉成帝与他形影不离,把公主嫁给他,封他为富平侯。张放得宠得罪了汉成帝母亲的娘家人。他们数次去太后那里告状,每次都是汉成帝为他说情,他才幸免于难。终于,太后把张放流放了。分别那一天,成帝与张放相拥而泣。分开后,他们经常通信,鸿雁传情。后来,成帝纵欲而死,张放也因思念,日夜哭泣而死。

  在对大汉王朝皇帝们的同性恋问题有所了解之后,我们再来说汉文帝与邓通的爱情。

  刘恒与邓通之间算不算爱情我们姑且不说,等看完他们之间的故事后再下结论也不迟。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源于他的一个梦,这个梦是不是真的我们无从考证,古时候的史官们总爱找原因,任何事情都会有原因,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爱上另外一个人的,也就是说刘恒是绝对不可能对邓通一见钟情的。

  这个梦是这样说的,刘恒梦见掖庭池一个船夫推他上天,这个船夫戴黄色的帽子,衣襟系在后面。在船夫的推力下,刘恒最终升了天。梦醒后,刘恒就迫不及待地派人按照他描述的梦境去寻找这个船夫。刘恒相信,这个船夫是他生命中的贵人。可以理解,古时候的人,对梦之类的玩意儿非常迷信,何况是升天的好梦。

  世上还真有这等奇怪的事情,很快,派下去的喽啰就传来令人兴奋的消息:刘恒梦中的船夫找到了。

  刘恒一看,果真和梦里一模一样,年纪一样,头戴黄色的帽子,衣襟系在后面。

  刘恒龙心大悦,再一问名字,叫邓通,哎呀,更是了不得,邓通不就是"登通"吗?天意,真是天意也。

  至此,刘恒梦中的船夫成了刘恒梦中的情人,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真佩服那些史官们,能编出如此美好的故事。如果没有这样的因,哪有刘恒宠爱邓通的果?刘恒会平白无故地喜欢一个啥都没有的穷小子吗?刘恒会那么下贱吗?当然不会。于是,编了这么一个故事。

  纳兰秋以为,刘恒就是喜欢邓通这样一个人,因为他漂亮,因为他善良,因为他心细,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对刘恒的口味,或者说,刘恒对他就是有感觉,这种感觉在后宫三千佳丽身上没有找到,却在邓通身上找到了。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有目共睹。这样一个勤俭节约的皇帝,他以及整个后宫都衣着朴素,可是赏赐给邓通的绫罗绸缎数以万计,邓通不敢受,刘恒就以天子的命令来压他。刘恒为邓通专门修建豪华的别墅,授予他上大夫的官职,饮食起居,如影随形,甚至洗澡如此私密的事情也要邓通陪伴。刘恒还常常溜出宫去,到邓通的家里玩耍。

  如果这都不算爱,那怎样才算爱?刘恒对邓通的爱不掺杂任何一点物质利益,是一种纯粹的爱。自卑的邓通面对帝王强大的爱曾经很恐惧,他有一次问刘恒,他什么也不是,他什么也没有,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刘恒想也没想就直爽地答道,我喜欢你呀。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简单而又意味深长的回答了。

  刘恒对邓通的未来很关心,因为刘恒比邓通大很多,刘恒可以保障他的生前,却不能保障他的身后。于是,他请来当时最著名的星相家为邓通算命,相士说邓通最后会饿死。

  刘恒吃了一惊,继而龙颜大怒,你胡说什么?能掌握邓通命运的人只有我,他怎么会饿死?

  然后,以妖言惑众之罪,命人把相士暴打了一顿。

  相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他怎么会想到邓通是刘恒的爱人呢?

  天子无戏言,刘恒说到做到,为了不让邓通有朝一日饿死,他赏赐蜀郡的严道铜山给邓通,并授予他铸造钱币的权力,也就是说,邓通从此以后想造多少钱就造多少钱。刘恒的感情用事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富翁,后来我们形容一个人的富有,常常会说他"富比邓通"。

  邓通其实不需要那么多钱,刘恒对他的赏赐已经足够他用一辈子,但天子的命令他不敢违抗。

  现在我们要说一说此时此刻窦漪房的心情,自从有了邓通后,刘恒对窦漪房的冷落越发严重,甚至达到数月不见一面的程度。

  一直顺风顺水的窦漪房遇到了她人生当中最大的挑战。面对这样的挑战,她束手无策。

  窦漪房的亲信把刘恒与邓通的故事源源不断地告诉她,可是却没有人告诉她,刘恒为什么喜欢男人,喜欢邓通?

  那时候当然没有同性恋这一说法,窦漪房不知道怎样形容刘恒的行为,想劝阻却难以启齿。

  于是,她只能忍受,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男人把她心爱的男人从她身边夺走,她却毫无还手之力,这种痛又有谁知晓?

  然而,刘恒授予邓通铸造钱币的权力,窦漪房觉得刘恒玩得有点过了,如果再不制止,刘恒勤俭节约的美好形象就会被邓通毁掉。于是,窦漪房找到刘恒,只不过是旁敲侧击了一下,还没有说到正题上,刘恒就不耐烦了,大手一挥,把窦漪房赶了出去。

  至此,窦漪房再也无能为力。而刘恒除了把窦漪房当做皇后之外,再也没有夫妻情分,窦漪房等同于守活寡。她不明白,邓通有啥能耐,为什么把刘恒迷得如此深?在窦漪房眼里,两个男人之间是不会有爱情的,她实在找不到刘恒如此对邓通的理由,只好把邓通看做是与妲己一样的妖媚人物,是狐狸精转世。

  这是刘恒对邓通的爱,那么,邓通对刘恒什么感觉呢?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邓通对刘恒只有敬畏和仰慕,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刘恒的朝夕相处,邓通也慢慢地对刘恒产生了感情。在邓通眼里,刘恒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皇帝。刘恒对他的好,他不能辜负。他也要以爱来回报刘恒对他的爱。

  下面一个故事可以说明邓通对刘恒的爱。

  刘恒的后背长了一个疮,邓通侍候他的时候发现了,就用嘴去吸那个脓疮,把毒汁慢慢地吸出来,刘恒深受感动。换作谁都会感动的,何况是自己的爱人。于是,刘恒问邓通,普天之下,谁最爱我呢?邓通其实很想说是自己,可是出于礼貌,他回答说是太子。

  刘恒将信将疑地点了一下头,恰巧太子刘启前来看望父亲,刘恒想试探一下太子,于是让刘启为他吸脓。刘启看了一眼父亲背上的脓疮,迟疑不决,刘恒脸色大变,对刘启说,刚才邓通已经为我吸过了,我只不过试探一下你罢了。邓通说天底下最爱我的是太子,我看太子对我的爱不及邓通对我的爱。

  这就是邓通吸脓的故事,需要指出的是,后来很多人对这个故事存在不同的看法,有一批人非常鄙视邓通,说邓通这样做完全是谄媚,为了博取汉文帝更多的宠爱。纳兰秋不敢苟同这样的观点,纳兰秋更相信邓通这样做是出自一种本能,一种心疼自己心爱的人的本能,因为此时的邓通实在没有必要再向汉文帝谄媚,汉文帝已经把铸钱的权力都给了他,他还想要什么?如果说此时邓通还没有得到文帝的宠爱,他为文帝吸脓还有可能是谄媚。

  然而就是这一次,当时的太子刘启就恨起了邓通,事实上他一直看不惯邓通的行为。

  邓通的悲惨结局从而成为定局,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刘恒曾经问过邓通,他死后邓通怎么办。邓通当时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就在刘恒问邓通这个问题后一个月,邓通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发生了,刘恒死了。这个给了他无以复加的爱的男人,离他而去了。

  刘恒的死对邓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刘恒。刘恒走了,邓通的爱情与前程也跟着走了,这种撕心裂肺般的痛他从来没有尝过,他决定跟随刘恒而去,可是在他准备饮下毒酒之前,他却被刘启抓进了牢房。

  刘启抄了邓通的家,把邓通的手脚绑住,用铁棍把他的上下颌撑起来,不让他咬舌自尽,不给他吃的,数日后,正如当初的相士所言,邓通被活活饿死了。

  而此时的窦漪房,虽然对刘恒的爱也跟着他的去世而消失,但是她却开始了她人生的另外一段锦绣前程。

关于汉文帝刘恒的后宫生活 应该参考那些书呢?

诺楼主要看比较细的描写,可以选择 《未央沉浮》。“美人心计”是于导演根据这个和一些史料改编成的电影。 诺是要读史料的那就 《史记》了。《史记》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六十五 佞幸列传” 中就有写汉文帝和邓通 [ 有人说汉文帝喜欢他(邓通为男性,因此说汉文帝是同性恋),由此章可看出,这是错误的观点。] 的的关系。

其实对于皇帝的后宫生活,记载一般都不会很详尽,因此此中也会有作者的一些想法,加上汉文帝是励精图治的人,关于他的记载肯定大多是他的成绩,对于后宫我建议楼主大概全文内容即可。以上是便我所知道的和建议,希望能为楼主解答。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日本皇的姓氏,日本天皇的姓氏是什么啊?

  • 日本天皇的姓氏是什么啊? 日本天皇似乎可以说是最“神圣”的血统。自传说中的神武天皇传世至今,全部是世袭下来的。中国天子有改朝换代,日本则没有。因为日本天皇不怎么掌权
  • 李恪,李恪是怎么死的

  • 李恪是怎么死的 李恪是冤死的。 因牵扯进房遗爱谋反案中,李恪被长孙无忌诬陷致死。神龙元年,李恪平反昭雪,追赠司空、并重新以亲王礼改葬。 李恪(619-公元653年)唐朝宗室,祖籍
  • 和珅到底有多帅,和珅是不是长的很帅?

  • 和珅是不是长的很帅? 是啊,号称满洲第一俊男啊。 和珅能发迹的重要之一就是因为他长得帅,后来被分配到皇家仪仗队里,才有了那段“虎兕出于柙,典守者不得辞其咎”的经典对话
  • 四根定海神针,定海神针是不是有4根

  • 定海神针是不是有4根 如意金箍棒、随心铁杆兵、擎天白玉柱、驾海紫金梁 定海神针只有一根,为什么真假美猴王中的假悟空也有一根? 随心铁杆兵是《西游记》中如来佛祖提及的四大

最新文章

  • 铁木真传说电影,电影铁木真传说什么时候上映

  • 电影铁木真传说什么时候上映 《战神纪》是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电影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出品的传奇冒险片。由哈斯朝鲁执导,李胜达担任执行导演[1],卓格赫担任编剧
  • 2008穿越时空真实案例,穿越时空的真实事件

  • 穿越时空的真实事件 1、1990年9月9日,在南美洲委内瑞拉的卡拉加机场的控制塔上,人们突然发现一架早已淘汰了的道格拉斯型客机飞临机场,而机场的雷达根本找不到这架飞机。机场
  • 郭照的悲剧,历史上的郭照结局如何?

  • 历史上的郭照结局如何? 文/格瓦拉同志 《军师联盟》第二部《虎啸龙吟》当中,将太后郭照与魏明帝曹?敝?涞墓叵邓茉斓暮茉悖?笳呓??刚绶蛉擞龊σ皇鹿榫逃诠?眨??槐破人?自杀。其实
  • 章德窦皇后本名,古代所有皇后的名字

  • 古代所有皇后的名字 1、高祖吕皇后吕雉 吕雉(公元前241年-公元前180年8月18日),字娥姁(xū),通称吕后,或称汉高后、吕太后等等。砀郡单父县(今山东菏泽市单县)人,后世把
  • 斡难河畔,铁木真兀格在哪里被也速该俘虏的?

  • 铁木真兀格在哪里被也速该俘虏的? 1162 年秋天,在斡难河畔(鄂嫩河右岸)的帖里温孛勒塔黑营地的一个蒙古包里,也速该的妻子诃额仑产下一名男婴。也速该此时正带领本部族的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