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政君,吕雉 傅太后 窦太后 王政君什么关系

日期:来源:王政君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吕雉 傅太后 窦太后 王政君什么关系

1、吕雉是高祖刘邦的皇后,文帝刘恒是高祖刘邦和薄姬生的儿子,刘邦第四子,是西汉王朝第三位皇帝,他的皇后是窦太后(窦漪房),窦太后勉强可以算是吕雉的儿媳妇。

2、王政君和窦太后关系有点复杂,窦太后是汉文帝刘恒的老婆,是汉景帝刘启的母亲,是汉武帝刘彻的祖母,关键在这,武帝刘彻的第二位皇后卫子夫生的戾太子刘据的孙子汉宣帝刘询(原名刘病已,为霍光废昌邑王刘贺之后所立),汉宣帝刘询与嫡妻许平君所生之子汉元帝刘奭的皇后就是王政君。王政君可以算做窦太后的六世儿媳。

3、傅太后是汉元帝妃嫔,受封为婕妤,元帝为尊崇她,专门设立昭仪名号授予她。傅太后和窦太后的关系和王政君和窦太后相同。。。

这个汉元帝就是著名的“昭君出塞”故事发生时候的汉王朝皇帝。

汉朝王政君的儿子

王政君是王禁之女,其母李氏是魏郡李家的长女。

王政君先是入宫为太子妾室,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王政君生下一个儿子。当时的汉宣帝亲自为皇孙命名为刘骜,字太孙,时时带在身边。

黄龙元年(公元前49年),汉宣帝驾崩,刘奭即位为帝,是为汉元帝。先封王政君为婕妤,三天之后升她为皇后。

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驾崩,由刘骜即位为帝,是为汉成帝,尊母亲王政君为皇太后。

历史上真正的王政君是怎样的人?

她是个很幸运的女子,也是个很不幸的女人.她一辈子也没讨汉元帝的喜欢.她能给汉元帝生儿子,完全是偶然中偶然,因此她是幸运的.而她的不幸也正是这个偶然,使她成了一个皇帝的皇后,一个皇帝的太后,三个皇帝的太皇太后,但是过上的却是无尽冷宫生活.晚年,侄子王葬篡汉,更使她伤心透顶.而她失去了利用值之后,王莽对她也是很冷淡.最后她在孤寂中死去,与汉元帝合葬渭陵.

她死的第十年,汉军攻入长安,杀掉了王莽,更始帝即位.又过了十几年,汉代大学者班彪对她作出了中肯的评价:孝元后历汉四世为天下母,飨国六十余载,群弟世权,更持国柄,五将十侯,卒成新都。位号已移于天下,而元后卷卷犹握一玺,不欲以授莽,妇人之仁,悲夫!班彪把这个愚蠢、可怜、无能、受尽别人利用的老太太刻画的栩栩如生。

历史上的王政君是什么样的人物啊?

王政君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政君做了太子妃。太子刘奭并不喜欢王政君,生而有之的一次侍宿就使王氏生下了刘骜。“母以子贵”,由此,王政君成了掌握实权的皇太后、太皇太后。然而,王政君万万没想到,她一手栽培的侄儿——王莽,竟篡夺她儿孙的汉位。王政君思念汉朝,最后在悲愤、忧郁之中度过她的晚年。 王政君(前70─13年),魏郡元城(今河北正定县)人,阳平假王禁的次女,汉元帝刘奭的皇后,性软弱,无主见, 王政君出身于官宦之家,传说她的母亲李氏梦月入其怀,遂有身孕,生下了政君,她的父亲做过廷尉史(法庭书记),王禁嗜酒好色,娶了好几个小老波,生有四女八子,王政君的生母李氏失宠。与王禁分手,改嫁荀安为妻,王政君从小失去母爱,长大后的政君,婉顺贤慧。及笄就被她的父亲嫁出去,未过门而丈夫病死,后改嫁给东平王做姬妾,未进王府门而东平王死。许嫁之人暴病而亡,父亲王禁十分奇怪,找人算了一卦,算卦之人说:“你的女儿及富贵之命,将来所嫁之人一定是显贵之人。”王禁很高兴,便教政君写字读书,弄琴鼓鼓瑟。 公元前53年(汉宣帝甘露元年),政君十八岁那年,王政君应先入宫,适皇太子刘奭的爱妃司马氏死,司马良娣临死前,对皇太子说:“妾本不该死,是那些妃嫔咒的。”司马氏死后,刘奭十分悲伤,他想起司马良娣的话,发誓不再接近嫔妃,汉宣帝怕太子忧伤过度,令皇后挑选五名宫女,供太子选妃,王政君位列于候选人中,她穿着一件绣着红色花边的艳服,刚好坐在最靠近太子的位子上,太子还陷于思今爱妃司马氏的悲痛之中,无心选妃,皇后在旁边催促,刘奭随便指着靠近自己身边的一位宫女,皇后看王政君长相还算说得过去,更何况皇太子点头,于是就忙命人将王政君送到东宫。 就这样,相貌平平的王政君,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中成为了太子妃,太子刘奭并不喜欢王政君,谁知政君侍宿一夜而怀孕生子。此后太子刘奭再也没临幸于她。 宣帝听说有了嫡孙,高兴万分,亲自给他起名为骜,字太孙,而且时常抱刘骜,逗他玩。 公元前49年十二月,宣帝驾崩,刘骜三岁,皇太子刘奭在宣帝驾崩的当天,登上未央宫前殿的龙位,他就是汉元帝,刘骜是他的长子,前被立为皇太子。 按说,母以子贵,刘骜被立为皇太子,他的母亲王政君应该头顶凤冠。但元帝犹豫不决,因为他不宠爱王政君。 他最宠爱的妃子是傅氏和冯氏。傅妃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所以在宫中的人缘极好,虽于元帝,但并不遭众嫔妃的嫉妒。王政君生了刘骜不久,傅妃生了儿子刘康,冯妃生了儿子刘兴。 元帝想把皇后的凤冠戴在傅妃的头上。但是,在他那个时代,刘骜既立为皇太子,皇后的桂冠按传统的规制当属于王妃。元帝整整跨躇了三天,他还原引来非议,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立王妃为皇后。 他又创设了一个宫中的地位次于皇后的名号——“昭仪”。昭仪位视丞相,比诸侯王,他心爱的傅、冯二妃为昭仪,立刘康为定陶王,刘兴为信都王。 王皇后徒有皇后尊号,被冷落一边,好在王政君生性柔顺,不是争风吃醋的女人,汉元帝对皇后家的家庭,照例给予恩典,王氏家庭封王者,多至十人,为西汉末年外戚擅权埋下了祸根。 但是她的儿子、皇太子刘骜越来越让元帝不满。刘骜曾好读经书,恭谨有冖。有一次,元帝召他,他闻诏忙前去。但刘骜不敢横穿皇帝专用的驰道,而是绕了一个大弯。元帝见太子来迟,责怪太子,刘骜说明了原因,元帝很高兴,但好景不长,刘骜对经书渐渐厌烦了,整日游手好闲喜欢喝酒、游玩。元帝多次训斥,但太子屡教不改,于是元帝打算废黜刘骜,另立傅妃之子刘康。 公元前33年(汉元帝竟宁元年)。元帝病重,傅昭仪、刘康在侧侍奉,皇后,太子被拒之门外,一天,元帝向其近臣透露他要废黜,另立刘康为继承人的心愿。王皇后、太子听后,惶恐不知所措。 这时,元帝宠臣侍中史丹闯进元帝寝宫,顿首涕泣而言;“皇太子名闻天下,臣民归心。今臣听陛下有废立之意。若是这样,请陛下先赐我死吧!”元帝见状,长叹一声,说:“没有此事。皇后谨慎,先帝又疼爱太子,寡人岂敢违先帝之意?” 就这样刘骜保全了皇太子的名字,王政君也保全了皇后的凤冠。 公元前33年(汉元帝竟宁元年)五月,元帝死于未央宫,终年四十三岁。刘鳌继位为汉成帝,尊王氏为皇太后,移居长乐宫。 耽于声色的成帝任命舅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掌理朝政。成帝自己整日游山玩水,斗鸡走狗,朝政大权实际掌握在皇太后和她哥哥王凤手中,堂堂天子也得看他们眼色行事。 成帝身体多病,即位多年无子。定陶王刘康来朝,成帝留他在京师伴驾,有以刘康为帝位继承人之意。王凤对此不满,担心刘康做了皇帝对王氏不利,遂借日蚀为名,奏谏成帝遣刘康回他的定陶国去。成帝无奈,只好与刘康相对涕泣而别。 成帝对于自己大权旁落,王凤专权用事,日渐不满,有罢免王风之意。恰好京师地方升官京兆尹王章上书成帝,建议成帝贬王凤,推荐中山王的舅舅冯野王取代王凤,结果他俩的密谋让王音知道了。 王音是皇太后王政君堂弟王弘的儿子,他官为侍中,在成帝左右侍奉,成帝与王章密谋时,他不露声色,事后偷偷地通报王凤,于是王凤在家,上书辞官。成帝觉得这是罢免王凤的大好时机,谁知,皇太后出来作梗,她哭哭啼啼地,不吃不喝,向成帝施加压力,成帝只好把王章打入死牢,杖毙狱中,妻子流放边陲。 当王氏外戚一个个显贵无缘、趾高气扬,骄奢淫逸的时候,年仅十三岁的王莽与母亲相依为命,他被服简陋,举止恭谨,小心翼翼地侍奉执掌进行大权的姑伯。与那些王家贵公子相比,洁身自好、恭俭有礼的王莽格外引人瞩目。 阳朔三年(前22)王凤病重,王莽在侧侍候,数月未解带,王凤十分感动,弥留之际,哦皇太后和成帝授给王莽一官半职。王莽更加小心谨慎的侍奉姑叔,皇太后对这个侄子颇有好感。 王凤死后,王根辅玫五年病,上书矩阵,推举侄子王莽出任大司马一职。 绥和二看(前7),成帝驾崩,定陶王刘康的儿子刘欣即皇帝位,是为哀帝。哀帝尊皇太后王政君为太皇太后。哀帝即位后,他的祖母傅昭仪、母亲丁姬两家成了新的权贵,与王氏外戚在权益分配上发生冲突,太皇太后命王莽辞职以缓和矛盾,王莽极不情愿的上书辞官。 元寿二年(前1),哀帝驾崩,哀帝无子,太皇太后在哀帝驾崩的当天迫使哀帝把军政大权交给王莽,王莽重登大司马的宝座。他和太皇太后迎立中山王刘兴年仅九岁的儿子刘衎为帝,是为平帝。 平帝年幼不能临政。于是,太皇太后临朝称制,行使皇帝的权力,她依赖王莽,委政于他。 其实王莽觊觎帝位已久。他结党营私。排除异已;又沽名钓誉,广施恩惠。经过几年的经营,他把朝政大权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对太皇太后王莽是不敢惹的,年迈的太皇太后仍握有相当大的权力,为独揽大权,王莽指使爪牙上书,说太后至尊,不宜操劳过度,一些小事就不必亲躬了。太皇太后闻之十分高兴,规定以后惟有封侯赐爵一事须秦闻于她,其他事一概由王莽裁决。 随着岁月的流失,平帝逐渐长大了。王莽觉察平帝对他专权十分不满。便先下手鸩杀了平帝,拥立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刘婴为“孺子”,自己做起“摄皇帝”来了,王太后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手栽培的侄儿王莽竟欲施篡夺她儿孙的天下!但悔之晚矣,此时朝中大权完全落入王莽手中,自己有名无实权,怩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王莽代汉自立了。 到公元8年,王莽将小皇帝刘婴废黜,在爪牙的欢呼声中戴上皇冠,堂而皇之地坐上龙椅之后去谒见的太皇太后,说他秉承天命,代汉而立,建立新朝。昔日掌握实权的太皇太后如今也只有愤慨、怒骂的能力了。 翌年正月初一,在未央宫前殿隆重地举行了新朝皇帝即位典礼。王莽登上龙座南面称帝,接受百官井朝贺,奉太皇太后上“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玺绶,去掉汉朝的称号。 王莽代汉自立,觉得只有接管汉氏玉玺,才算是真正的取代了刘室天下。因此,他称帝不久,便迫不及待地遣王舜去长乐宫向太皇太后索要“汉传国玺)。 太皇太后大怒,指着王舜的鼻子骂道:“王舜,你家蒙受汉室皇恩,却不思报答,反而乘汉室人孤势薄,帮王莽篡位。像你们这样的人,猪狗不如。我乃汉室老寡妇,活不了几天了。我死了,就让这块玉玺葬,他王莽休想得到!” 王舜伏在地上,羞赧汗颜。很久,才抬头对太皇太后说:“皇上意在必得,太后今天还给,明日还能还不给吗?” 太皇太后担心王莽得不到“汉传国玺”会狗急跳墙,遂拿出玉玺,扔在王舜面前,骂道:“我老将死,你们兄弟定受灭族的报应!” 汉代在宫中先声夺人的官员都著着黑貂。王莽更为貂。太皇太后思念汉朝,拒绝按新朝礼行事,而且命令侍从仍著着黑貂。王莽见了,也无可奈何。 太皇太后在悲愤中度过了她一生的最后时光。 王政君生于汉宣帝时,一生经历七朝,历尽沧桑,她一人虽没有什么政治野心,但愚庸无能,软弱寡断,终于断丧了汉朝刘姓的江山。 公元13年(新朝始建国五年)二月,太皇太后忧愤而死。享年84岁,她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后之一。太皇太后的遗体被运往渭陵,与元帝合葬。

王昭君和王政君是同一个辈分的吗

她们没有关系,只是巧合名字中都带有君字。

王昭君(约前52年—约15年),名嫱,字昭君,汉族,南郡秭归(今湖北省宜昌市兴山县)人,西汉元帝时和亲宫女,与貂蝉、西施、杨玉环并称中国古代四大美女。

汉元帝建昭元年(前38年),王昭君被选入宫,成为宫女。竟宁元年(前33年)正月,时为匈奴单于的呼韩邪第三次朝汉自请为婿,王昭君奉命嫁与其为妻,号为宁胡阏氏。二人共同生活三年,育有一子伊屠智伢师,后为匈奴右日逐王。

建始二年(前31年),呼韩邪单于去世, 昭君向汉廷上书求归,汉成帝敕令“从胡俗”, 依游牧民族 收继婚制 ,复嫁呼韩邪单于长子复株累单于,两人共同生活十一年,育有二女。王昭君去世后,葬于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到了晋朝,为避晋太祖司马昭的讳,改称明君,史称“明妃”。

王政君(公元前71年-公元13年2月3日),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县东)人,阳平侯王禁次女,母亲李氏,汉元帝刘奭皇后,汉成帝刘骜生母。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后之一。其身居后位(包含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时间61年(公元前49年—公元13年在位),仅次于清朝的孝惠章皇后(63年)。王莽篡汉时,王政君曾大怒将玉玺砸在地上,致使传国玉玺还崩碎了一角,不久忧愤而亡,与汉元帝刘奭合葬渭陵。

西汉时期的傅瑶和王政君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两个皇太后?

傅瑶当太后是汉哀帝登基之后。首先我们把西汉末期皇帝的顺序梳理一下。首先是汉元帝刘奭,再汉成帝刘骜,再再汉哀帝刘欣,最后汉平帝刘衎。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王政君是汉元帝的皇后,傅瑶是昭仪相当于以后的妃子。王政君的儿子刘骜是长子,在汉元帝他老爸的时候就非常喜欢这个孙子,所以刘骜很小就被立为太子。而傅瑶的儿子刘康,长大后被封为定陶王。汉成帝刘骜当上皇帝之后每天声色犬马,跟皇后赵飞燕、昭仪赵合德玩的不停,最终身体被搞萎了,而且没留下子嗣。此时王政君几经升级为太皇太后,为了选接班人当皇帝,这时的定陶王刘康已经挂掉了,他的儿子刘欣比较年轻,年龄刚好,这时傅瑶就借机与当时的汉成帝皇后赵飞燕(此时已升级为太后)联络,帮自己的孙子弄上皇位去。赵飞燕觉得自己没生得下儿子,如果能培养一个向着自己的皇帝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于是与傅瑶勾结买通朝中大臣,向太皇太后王政君建议定陶王的儿子刘欣可以继承大统。最终王政君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了刘欣。而刘欣上台之后想要扶正其奶奶傅瑶的位置,但是遭到了王家势力的极力反对,当时的王政君家族已经如日中天,其他外戚势力都已经不是王家的对手,最终傅瑶也只是王太后,而王政君是太皇太后高她一等。傅瑶去世后,刘欣又一次想要给其祖母正名,遭到了王政君的驳斥,最后以诸侯王太后的身份下葬。

王政君与她的婆婆王太后关系很好吗

你问的问题比较有意思。

王政君和她的婆婆邛成太后(即你说的王太后)早年经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邛城王太后是王奉光的女儿,王奉光和汉宣帝做平民时是好朋友,王家姑娘很倒霉,连说了五次亲,但都是在刚刚要过门的时候,未婚夫就去世了,因此克夫的恶名传了出去,没人敢要。汉宣帝当了皇帝后,念及朋友之义,就将王氏女纳入宫中,封为婕妤,免得她嫁不出去。后来,汉宣帝的许皇后、霍皇后因为政治斗争,一个被害,一个被废,太子刘奭没有了母亲,汉宣帝就将王氏女立为皇后,当太子的养母,史书上直接明写:就是为了照顾太子,给太子做母亲的。汉宣帝给了她尊位,但是根本不怎么见她,更不去临幸她,王皇后没孩子,守着养子刘奭,跟活寡妇似的。

王政君也是这样,在民间连说了两次亲,但都是还没过门未婚夫就死了,算命的说她命硬,以后会贵震天下,于是被送进了宫。正好太子刘奭死了爱妃,当时的王皇后就给挑了几个宫女,让太子选,太子其实没什么心情但不好违命,就随便一点,正好是王政君,王皇后立马把王政君送了过去,仅一幸便怀孕生了儿子,汉宣帝得了长孙乐坏了,王政君母以子贵,一步登天,成为太子妃、皇后,但是也跟婆婆一样,从那以后,刘奭就很少临幸她,也跟活寡妇一般。

史书上没有明载两人关系如何,但通过一些其他的记载,可以知道两人关系应该不错。邛城王太后在汉宣帝死后,收到了很高的礼遇,被封为皇太后、太皇太后,兄弟子侄也被封侯,她活到七十多岁才去世,死后和汉宣帝葬在一起,她死后,娘家有人犯了法,被皇帝免去爵位,这个时候,王政君感觉对不起婆婆,出面为邛城王太后娘家摆平了此事,并恢复了爵位,由此可见,两人关系还是不错的。

王政君活了多少岁?

1 公元13年,王政君逝世,年84岁,与汉元帝刘奭合葬渭陵。

2 王政君(公元前71年-公元13年2月3日),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县东)人,阳平侯王禁次女,母亲李氏,汉元帝刘奭皇后,汉成帝刘骜生母。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后之一。

戏评母仪天下王政君

  她贤能温顺,正直善良;他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美丽的初遇,无言的相守,默默的眷恋,最后的回眸,一切一切,二人苍白无力,沉痛的爱,虽已隔千年,仍让我悄然落泪。

  年方潋滟,她是个卑微的家人子,青年才俊,他是太子的宠臣,宫廷乐师,带着华丽的面具,她赠她一个柑橘解渴,她婉拒,其实政君多想收下,对他嫣然一笑。早在刚进宫时,听见他的箫声就喜欢上了他,他亮如星辰的微笑,熠熠闪光,萧育,呵呵,刻在她的心里。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是政君,王政君,拂起衣袖,转身远走。他没有追上去,堂堂九尺男儿,玉树临风,才才比宋玉,貌比潘安的他被拒绝,愣在原地,不禁莞尔,刚刚有人唤她政君,他记住了,她叫王政君,好一个妙俏女儿!

  永巷永巷,就是女人的战场。宫廷争斗,她流落到暴室做苦力,繁重的劳役,她染上风寒,被关在囚室里。这就是永巷残忍的游戏规则:凡是在暴室里染上疾病的嫔妃,就将她们关在囚室里,活活饿死,渴死!全身发烫,使她神志不清,恍惚间,她想起了母亲,与其活着这么辛苦,死了会不轻松一些呢!拿起簪子,遇刺喉,悠扬的琴声传入耳边,她笑,绝望,苍凉,痴怨,狠狠地将簪子丢到一边,不,她王政君不该就这么结束。

  如果政君就这么死去,那么,便没有以后的磕磕绊绊,命运捉弄。他来到囚室,一曲箫声唤醒她,她呼吸微弱,缓缓地,说出她对他的倾慕,他微笑如水,留下一支箫,言道:“留着吧,夜正长。”他亦不明白,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呢,还是予自己!

  从暴室出来,她又变回了家人子,他来找她,约黄昏明渠桥相见,此乃尾声之约。她冒雨赴约,没想到,他竟拿她做赌注。她羞,她恼,她怒,她怨,她愤,她失望,跑远了。他悔,怕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丫头。

  她并无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责怪自己,情窦初开,忘失了本性,她是个家人子,皇宫里的女人,还在痴幻什么?

  若不是遇见,怕是无缘!那日,她偷偷躲在墙角偷望太子与司马良娣恩爱,羡!真的感谢这名美丽的女子,若不是她,政君亦不会成为太子妃,也是遇见她,政君开始了她绝望的一生,一生,做司马昭兰的替代品,一生,与深爱之人只能默默守护。可是政君不知,是以长恨!不久,司马昭兰病殁公孙夫人明白政君是个贤良温顺之人,又知书达理,希望她能够代替司马昭兰照顾太子。她犹豫了,她只是个家人子,清心寡欲,但夫人言已,此乃为大局,为大汉,政君一人牺牲成矣,她答应。

  月老的红线,一头是政君,一头是萧育,仅有红线一根,可流苏缠络无数,注定相爱不能相守。他助她,成为太子妃,真是,可笑!他以为她能幸福,只怪一切,意至深,情愈纯,世事不如料想。

  临嫁前一夜,她一夜无眠,卧在榻边,拿出箫,轻轻吹奏那一首仅会的曲子,渐渐的,又听得一人与之合奏,两箫之声,不属同一人却浑然天成,她知道,那个人是萧育,只是,明日所嫁之人不是他!

  脂粉红,青黛眉,着红袍,戴凤冠,佩环玲琅,新娘眼里,二分惆怅,三分哀伤,七分决绝,毫无欢喜,外人看来,这却是矫情的害羞。在新郎的眼里,却看到另一只倩影。新婚之夜,她躺在他怀里,他唤道:“昭兰,昭兰。”一字一顿,撕碎了她的一切一切,还有一切·······她凄然一笑,最初的替代,蔓延成永恒。太子整日痴念司马良娣,一直冷落政君。她孤独,她寂寥,她委屈,她不怨,亦不会哭,因为她继承了母亲那双坚毅的眼睛。她只想安心的做太子妃,想,若如此,人生也罢。不知,阿瑶成为良娣,争风吃醋,明争暗斗,她不想,真的不想,任青灯孤火,深宫幽寂,也只一个人,默默感受寒凉。

  萧育哪知政君苦,哪见政君泪。他知,已晚矣!是他,助她成为了孤苦的那个人,恨!

  那日,她又见到了他,吹箫的他,那么迷人,那么真实,只是,她触摸不到,她是,太子妃,他,不是太子!日子是一场落花,踩在脚底细软柔适,却生生的告诉你,那缤纷的错过。

  那日,他握着她的手说:“你愿意和我逃出宫闱,远离这尘世,做真正的王政君吗?”她不语,慌乱的低头寻找太子送给她的唯一一个簪子,仓惶离去。离开后,见簪子已丢,只得叹,替代品,连一丝丝宠爱也不该得到吗?回想今日,他一番动容的辞白,竟有些让她神往,不行,连想也不行,因为她是王政君,是太子妃,即使终日备受冷落,她也仍是太子妃。错错错,路已走,岂能回头,只得将这份深情埋在心底,让岁月来清理吧,萧育,政君与你相爱,终是不能相守。罢了,她也不再想。

  聪明如他,怎会不知这是婉言的拒绝,他苦笑,苦涩却无奈,慢慢的走到刚刚一起祈愿的神殿,却发现,那带着她发香的银簪,轻轻的,放入怀中,那个离心最近的地方,你暗暗下定决心,守护她,只能,必须,一定,守着她!

  三天之后,萧育去西域学习。

  秋色潇潇,夜已深,圣驾不至,闺中人已心思如镜,她浅笑一声,拿起枕边的萧,轻轻吹奏,一声一调,为何苦痛人心,痴,怨,怒,愤,恨!呵,那寂寥就像毒素般袭来,罢了罢了,想起曾与她在深夜合奏之人,眼眶便蒙上了一层雾气,遂而雾气变得深重,形成模糊的,易碎的淡蓝色水帘,仿佛一触,就碎了。慢慢闭上眼睛,滚烫的热泪在脸颊之间婉转落下,“嗒嗒”,湿了衣襟。一阵寒风似利器般袭来,拭干了泪痕。不知萧育在西域过得如何,风大天寒,莫着凉。已为人妇,还是天下万千女子觊觎,羡慕的太子妃,心里却念念着另一个男人,可怜复可笑,难料!

  只愿岁月安好,长命无绝衰。

  云暮秋雨洒,霞彩晕光华。

  欲见芙蕖容,巧得月羞花。

  清虚明万里,星落青云家。

  莫说银河泱,鹊语道惆怅。

  菊思缀云鬓,蒹葭翠青眉。烛光摇曳,浴洗过后,又坐回榻边,榻上铺着丝绒绸缎,却有着意想不到的寒凉,刺痛骨头,摸着肚子,浅笑,再过两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吧,枕边空荡着,夜已深,他怕是不会来了吧,只因傅婕妤同她一样,身怀六甲,她的誓言,她做到了,这一生只为一个人活着,这身体只为孕育一个人的血脉而存在,那个人,是堂堂太子,而她忘了,不止她一个人在他身边,还有数不清的美人,孺子,婕妤,和她一样等待着实现身为宫廷女子必须兑现的诺言的人儿,“太子妃失宠了”呵呵,上至夫人,下至家人子,都这么说,只是她知道,这份宠,她从来不曾拥有,又何谈失去!阿瑶,做家人子时的好姐妹,共患苦难的姐妹,在如今,永巷之中,又多了个争风吃醋的女人,只是,一个是失宠的太子妃,一个是得宠的婕妤。如若是争宠,阿瑶早是胜了吧,论美貌论琴艺,她不及,轮软语论妩媚,她全无,只是一个只懂规矩,正派强硬的女人。有那个男人会爱一个不需要他保护的女人,仅此,她就满盘皆输!

  白皙的手抚过茶壶,倒了一杯清茶,细啜一口,呵,她就是茶一样的女人,苦涩,阿瑶甜的像花,花能使碟流连,茶只是苦后甘甜,可是大多数人只觉苦涩,等不到那悠长的甘回,便厌了,能懂她的,怕是只有萧育了吧。用拇指揉揉太阳穴,不再想。

  细细踱步,走到窗前,月末了,细如钩,又想起了出嫁前的那夜,二人吹箫合奏一曲,那样幽寂的夜,刻在心中,永不会销蚀,会后悔拒绝他吗?不会,从来不会,只剩下思念思念,思念罢了。

  合上窗,灭了烛,躺下,可,夜不成寐。 月依花向晚,月离玉琢云。

  颦蹙低回首,红颜罗袖遮。

  音如莺啼柳,容似恋蝶花。

  翘首君以至,拂袖露青衫。

  愁色上眉头,怜问为何殇。

  待君久不至,夜深露寒窗。

  君笑伊人痴,妾对镜梳妆。

  轻捻泪烛芯,低语话思伤。

  婆娑月对夜,苍苍蒹翠葭。

  长信宫房亮,椒房独自凉。

  深闺锁清秋,宫房夜寂寥。

  红烛泪已尽,清灯伴孤影慢慢睁开眼睛,呵,竟听得到睫毛微颤之声,细如羽扇,映入帘里的,是她的夫君,正一脸喜悦之色,“政君醒了,爱妃为大汉生下一位皇子,大功一件,朕为他取名为骜,可好?”她点点头,“太子说便是了,骜儿,骜儿,臣妾谢过太子殿下。”他扶她躺下,正欲开口,公公来报:傅婕妤即将临盆,请太子殿下前去。

  他轻轻放开她的手,言道:“政君现在身子差,好生休息,明日再来看你。”她微笑,目送他起身拂袖而去。

  看着榻边襁褓中的孩子,嗤嗤笑了,她成了母亲了,有了孩子,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即使孩子的父亲不是他。或许是太累了,慢慢又闭上了眼睛,酣睡。等她醒来,已是翌日三竿时分了,她,没等到太子,没等到她的夫君来看她,然后,又一日,又一日。

  一月后,她终于能下床了,才得知,阿瑶也已诞下一皇子,呵呵,永巷,这是永巷!

  五年后,他回来了,他从西域回来了,太子也已即位,她成为皇后,她的孩子,也被立为太子,可是,她只是一位皇后,皇上对一位良人的宠爱都比她多得多,有名无实的皇后,萧育成了骜儿的太傅。五年长亦不长,短亦不短,他的容颜并未改变,仍是那个一笑可让万千少女怀春嗤笑的俊男郎,只是身上有股历练沧桑的稳重罢了。

  这年永巷的花开得十分绚烂,艳丽的花朵炙热的绽放着,蝶连留恋花丛,翩翩起舞,花前撑伞的三位佳人,容貌胜比娇花,似蝶之轻盈,倩影飘摇,一层弥漫着花香的薄雾笼罩着,轻轻,淡淡。

  自怜自爱是娇花,

  唯恐宠爱不附加,

  怜得青天云和月,

  霎是归得广寒家。

  我见残生犹恨井,

  当年藏得胭脂妆.

  以上是咱原创,不知道楼主满意不?写的不好,见谅,还没写完呢,呵呵。

西汉末年王莽和太皇太后王政君是什么关系?

王莽是王政君的侄儿

其实王莽觊觎帝位已久。他结党营私。排除异已;又沽名钓誉,广施恩惠。经过几年的经营,他把朝政大权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对太皇太后王莽是不敢惹的,年迈的太皇太后仍握有相当大的权力,为独揽大权,王莽指使爪牙上书,说太后至尊,不宜操劳过度,一些小事就不必亲躬了。太皇太后闻之十分高兴,规定以后惟有封侯赐爵一事须秦闻于她,其他事一概由王莽裁决。

到公元8年,王莽将小皇帝刘婴废黜,在爪牙的欢呼声中戴上皇冠,堂而皇之地坐上龙椅之后去谒见的太皇太后,说他秉承天命,代汉而立,建立新朝。昔日掌握实权的太皇太后如今也只有愤慨、怒骂的能力了。

相关阅读

  • 王政君,吕雉 傅太后 窦太后 王政君什么关系

  • 吕雉 傅太后 窦太后 王政君什么关系 1、吕雉是高祖刘邦的皇后,文帝刘恒是高祖刘邦和薄姬生的儿子,刘邦第四子,是西汉王朝第三位皇帝,他的皇后是窦太后(窦漪房),窦太后勉
  • 王政君简介,介绍西汉王政君太后的一生?

  • 介绍西汉王政君太后的一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政君做了太子妃。太子刘奭并不喜欢王政君,生而有之的一次侍宿就使王氏生下了刘骜。“母以子贵”,由此,王政君成了掌握实权的皇

热门文章

  • 画江湖李存勖,画江湖不良人李存勖喜欢谁?有感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二季第一季李存勖唱戏时周围的人吹的曲子是什么??? 我查了一下,这个乐器叫埙。吹得应该是制作组自己编的曲子没有名字。我根本查不到,没有这个曲子。 画
  • 梦到过世的长辈,

  • 经常梦到已经去世的亲人 你只是做了一个怪异的梦而已,如果你要真的相信梦境会对你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影响,起什么作用,你可以上网查周公解梦,便见分晓。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