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txt,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全文TXT

日期:来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txt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全文TXT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由唐七公子所著,该书主要写天族太子夜华与青丘女帝白浅之间三生三世的爱恨纠葛。

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全本加番外txt

亲~  我这里有唐七公子的作品集的说~

奉上~

如果不方便阅读 请追问~

我重新把十里桃花单独传给你.

   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By 【饭饭饭没了秀r】——From【诗酒天涯】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番外(全)

夜华君自沉睡中醒来的次年,九重天坐镇凌霄宝殿的天君来人家,要做一个满万岁的寿辰。

这个寿辰打算办得尤其隆重,因除了聚集八荒众神共贺自己的寿辰外,天君他老让人家还琢磨了一层更深的意思。要借这个机缘,为夜华君得以重回九重天之上,酬一酬天恩。

既然存了这个考量,赴宴的神仙上到几位洪荒上神,下到一众平头小地仙,便都请的很齐全。

听说几位上神今次也很买天君面子,连素日不怎么搭理九重天的折颜上神,都接了帖子。

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一放出去,四海六合都动了动,家中有女尚待字闺中的天族神仙们,动得尤其厉害。是想墨渊上神,折颜上神,白真上神,三尊金光闪闪尚未婚配的上神齐聚一堂,此种境况万万年难得一遇,万一哪家闺女撞了大运,趁着这个晚宴叫三尊上神中无论哪一位桥上了,容他们高攀了去....再则,夜华君虽已有白浅上神做了正妃,但侧妃的位子仍然悬空着......

诸位心中的算盘打得雪亮,于是乎,大宴这日各个仙者皆拖家带口而来,凌霄宝殿下容不下这许多神仙,只得临时将宴会挪到老君一向办法会的三十二天宝月光苑。

八荒上神一如既往的惦记自己敬重自己,且还拖家带口来惦记自己敬重自己,让天君感到很满意。因此,宴会上譬如哪家女眷想僭越礼制来奏个小曲献个小舞,天君也准的挺痛快。

一时宝月光苑莺歌燕舞,赴宴的女仙们个个祭出看家的手段争奇斗艳,院子里原本燃了八部高香,熏出的些微佛味全被女仙们的脂粉掩的严严实实。

因夜华君坐的太子位上有白浅上神镇守,上神今日一袭红裙,衬着天上地下难得一见的绝色容颜更显貌美,令人不敢直视。上神的面色虽做得十足柔和,但女仙们若想将眼波朝着太子殿下处抛一抛...当然等闲者绝对不敢抛这个眼波,偶有两个年纪小不懂事的,将眼波尚抛在一半,已被上神她轻描淡写点过来的眼光冻成了冰渣子。

太子殿下手中握着杯茶暖手,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并不说话。但十成中有八九成女仙都心细地留意到,纵然他们今天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跟花蝴蝶似的,太子殿下的眼神却坦坦荡荡的一丝一毫都未放在她们身上。她们觉得,有可能是自己打扮的还不够鲜艳扎眼。

太子殿下此时正颇有兴趣地瞧着他面前的几案。长案前,白浅上神凝神剥着一个核桃,手边堆了一大堆核桃壳,一个空茶杯中已装了整整半杯剥好的核桃肉。核桃肉,据说补脑。

太子殿下瞧了半响,伸手到杯中捞了一块,却被白浅上神急急地按住了手:“再等片刻,你看,你拿的这个尚未去衣,核桃衣味苦,连着一起吃到吃不出核桃肉的美味,我将手上这个核桃剥好就去去衣,你先用旁边的糕点垫一垫。”蹙眉又想了一想,拿过一根细竹签忧心忡忡地道:“我还是先将这一块去了衣让你先尝一尝,或许我剥完了再给你你却不如现在有胃口了。”侧头瞧见折颜上神眼前的桌子上竟搁了一盘果肉丰厚的板栗,顺手捞过来殷切地向太子殿下道“我估摸单吃核桃容易腻,夹着栗子吃不错。你等等我再给你剥两把栗子。”

折颜上神并了两个手指敲打桌面:“哎哎,你别给我顺完了,好歹留半盘,真真还要吃。”

太子殿下咳了一声,道:“既然四哥爱吃这个,还是留个四哥吃吧。”半垂眸瞧着准太子妃白浅上神,含笑暖声道:"我的伤已大好,不用再将我像阿离那般养着。”

就见白浅上神抬手握住太子殿下的右手,放在手中轻轻摩挲,望着太子殿下的眼睛:“怎么能说已经大好了呢?”

当是时上神她微微仰着头,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里似含着苦涩,似含着轻愁,那张脸配上那样的神情,脸她们这些女仙瞧着都觉得很要命。太子殿下竟然还能沉稳以对,令她们觉得相当钦佩。当然,太子殿下究竟是真沉稳还是假沉稳,这个恕他们眼拙。

关于太子夜华,有太多赫赫的传说。过往的每一个传说,穿越仙山雾海传到众仙女的耳朵里都令她们对太子的仰慕拔高一分。这种仰慕经年累月的积下来,逾千年后,终使夜华君成为她们闺梦中的头一号良人。

其实她们今天虽然奉各自父母的命,主要将目光放在墨渊折颜白真三尊上神的身上,但夜华君自她们幼年已深深烙印进心里,这种印记一时半会岂能消除的了。宴会甫一开始,已将爹娘的嘱咐放在脑后,个个眼光只有意无意超太子殿下那处扫。当然只敢偷偷扫。 曾经,她们在各自的梦中,都梦想过许多次般配得上太子殿下的女子该是如何。初听闻是青丘的白浅上神时,难免为她们的太子殿下委屈。

这种委屈经历时光的淬炼,又难免转成些个小算盘,觉得白浅的年纪忒大,竟也能做夜华君的正妃,她们这等青春正盛美貌初放的年轻仙娥,没有道理般配不上夜华君。须对自己自信些。

然而,待今日于煌煌朝堂上亲见传说中白浅上神的真颜,好不容易提拉出来的自信,却似水中的一个泡泡,被烈日稍一烤,啪的一声就灭了。

十中有八九个仙娥顺命地觉得,输给这样一个美人她们认了。

但另有一两成仙娥挣扎地觉得,做仙不能这么肤浅,或许这个白浅上神空有一副皮囊,若性子怪癖些对太子殿下不够温柔顺从,她们说不定还能努一把力,寻个时机撬撬这个上神的墙角。

宴过三巡,却连着一两成颇有胆色的仙娥,也纷纷打退堂鼓。上神她老人家对太子殿下岂止温柔顺从,所作所为,简直称得上一个宠字。

宠这个字涌出来,她们自己首先吓了一跳。显然这个字放在一向神姿威严的夜华君前头不大合宜。

但今日她们所见,白浅上神帮君上剥了核桃又剥栗子,剥了栗子又剥花生,秦子松仁也剥了许多;伺候的仙婢倒给君上的茶,白浅上神她先尝了觉得温热适宜才算给君上;一干位阶不低却难得上一趟九重天的真人来敬君上酒,也一一被白浅上神挡住,实在挡不住的则全进了她的肚子。 上神这等将君上护得严严实实的做派令诸位预备撬墙角的仙子陡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意欲遁了。

但难得见一次太子,此时遁了岂对得起她们头上逾十斤的金钗、身上仅二两的轻纱?她们很纠结。

纠结中她们有一事不是很明白,上神方才剥给君上的那些个坚果,她们雪亮的眼光瞧得清清楚楚,悉数被君上包起来趁着上神不注意放入了她的袖袋。

但,君上为着上神的心既已到了如此地步,那为何上神被下头的小仙们敬酒时,君上却并不拦着,只是在一旁高深莫测的玩着个空酒杯?

她们觉得,是不是自己还有机会?

但仅一刻钟之后,她们便醒悟了。

美人什么时候最有风情?

凡界有个西子捧心愈增其颜的掌故,还有个昭君含愁的掌故。美人,一旦和愁绪扯上边,便愈添其美。

但除了前两个掌故外,凡界还有一个贵妃醉酒的掌故。

可见,和愁绪扯上边的美人,再饮酒饮至微醺......

她们瞧着夜明珠的柔光下,醉眼迷离倚在太子殿下肩上的白浅上神,大彻大悟。美人含愁微醺,此种风情,方可称之为风情无边。太子殿下方才,只是静候着这一出罢了。她们心碎地觉得,太子殿下高,太子殿下忒高。

高明的太子殿下半抱半扶着这样一个微醺的美人,俊美的脸上倒是一派端正,像是他扶着的不是个美人,是个木头桩子。

或许,是她们想多了?小仙娥们心中,又有一些澎湃起伏。 趁着一支歌舞结束的间隙,太子殿下着天君跟前伺候的仙官轻声吩咐了一两句什么,又见那个仙官颠颠的跑到高座跟前同天君耳语了一两句什么,天君冲太子殿下点了一点头,太子殿下便扶着上神先撤了。

她们留神太子殿下低头时白浅上神正偎过来,太子他似乎笑了一笑,说了一句:“这个样子不枉我等了这么久”白浅上神嘟囔了一句什么,整个人朝他怀中又靠了靠。小仙娥们的心,一齐啪的碎了。

太子殿下将白浅上神搂在怀里,笑意十分温存,抬头搀着她离席时,倒又恢复了一向端严的神色,但脚底下的步子却不像脸上的神情那样端严得四平八稳。

年轻的小仙娥们哀怨的望着太子殿下的背影,唏嘘一阵,复又惆怅一阵。看来他们的爹娘说的不错,果然她们走过的路不如她们爹娘走过的桥多。她们今日正经应将目光放在墨渊、折颜、白真三位上神身上,否则也不至于受这个打击,且浪费许多时间。小仙娥们拾起破碎的心,黏巴黏巴补缀好,收拾起精神,次第整了容颜,目光虚虚一瞟,瞟向墨渊上神。

却见高座上哪里还有墨渊的人影。

听说这位尊神素来不爱这种宴会,今次能来天君亲做的这个席面上露一露脸已是不易,当然不能指望他老人家坐到最后。

再则墨渊上神的地位太过尊崇,她们不如各自胆肥的爹娘,敢将他老人家从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形象放在风月事中计较。本没有抱着这种奢望,他半途离席,列为仙子倒不至于那么失望。目光又转向折颜同白真两位上神。

这两位上神倒是没有开溜。

但折颜上神的目光,竟然也没有放在她们身上。折颜上神正在帮白真上神剥葡萄,白真上神趴在长案上打瞌睡。白真上神似乎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折颜上神皱了皱眉头,将随身携的一顶大氅披在白真上神身上,然后温和地望了一会白真上神的睡颜,低头帮他掖了掖领角,还掏出帕子来揩了揩他嘴角流出来的口水,还温柔的抚了抚他的鬓角.....

石化的小仙娥们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发现什么。

许多年后,提及这场宴会,天君依然记忆犹新,时常感慨。因此后天宫里头办的宴会,再也没许多年轻小仙娥齐聚一堂争相同自己献舞的情况了,单凭这一点,犹显得那场宴会的珍贵。

连宋君清正严肃地摇着扇子宽慰他父君:“那些小仙皆是为父君而来,父君自那以后再未做过寿宴,天宫中寻常宴会又岂能劳动的了她们轻移莲步,父君也要怜悯她们的一番心意,万莫怪罪。”一席话说得天君瞬间开怀。

伺候天君的仙伯仙官们瞬间恍然,怪不得天君底下有三个儿子一个孙子外加一位天后数位嫔妃,却每每最爱同三儿子说说话,不是没有道理。

白浅上神好八卦,听说这个事后十分稀奇,一日在喜善天天门口截了连宋君堪堪闻上去:“那些小仙娥再不上天宫果真是因你父亲?看不出天君宝刀未老,一把年纪依然能俘获许多芳心,且都是一颗颗稚嫩的芳心,令人钦佩,令人钦佩。”

连三殿下展开扇子莫测一笑:“这个疑问,你不如存着回去问问你夫君。”

收回扇子时,却又想起当年寿宴第二日,南天门旁遇到夜华君时的两句闲谈。

他问:“天上天下多少人欲见白浅真颜,多多少少存着些难言的心思,我以为你必不会让她赴这个宴会,你携她一同入宴,倒是出乎我意料。不过,既然已经赴宴,我记得你一向遵守礼数,父君寿宴这等大场合,一半却开溜不大像你的作风。且我隐约瞧见你临走时,传音入密同折颜上神丢了句什么?”

夜华轻飘飘答:“他们拖家带口地来,有什么心思,你我想必心知肚明。有些念想早断了早清净。连同那些男仙对浅浅的,也是一个道理。如此方得一个太平,你说是不是?”太子殿下说这番话时,像想起了什么,眉梢眼角,都透着一段温软之意。

时隔许多年后,连同自己也经历许多红尘事,九重天数一数二的花花公子连宋君再想起这段话,琢磨着,这段话说的,其实挺有点意思。

三月盛春,烟烟霞霞,灼灼桃花虽有十里,但有一朵放在心上,足矣!

番外四:所谓重奖

洗梧宫的小仙官小仙婢们发自内心地觉得,最近他们君上不太高兴。

虽然君上为人一向冷漠持重些,他们服侍他许多年从未见他那张脸上有过什么大表情,但自从白浅上神上了九重天,君上在白浅上神的面前,表情时时都很和煦。

可近日,即便上神在君上的跟前,君上他也时而皱眉。

小仙官小仙婢们暗自琢磨,这很不一般。

譬如昨日。

昨日君上连议了几日事,好容易得出一个空闲,携白浅上神在瑶池旁边赏花。

当是时,瑶池旁仙雾缈缈,一池的芙蕖顶着雾色托出洁白的花盏。白浅上神看了心情甚好,握住君上的手,切切地关怀君上的圣体:“忙了几日,此时还来陪我,你累不累?若累了我们去前边的亭子坐坐,你在我腿上躺一躺。” 君上眼中含了笑,回握住上神的手,正要答话,小天孙阿离不晓得突然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娘亲娘亲,前头有一只大蝴蝶,阿离扑了半日没扑到,娘亲快来帮一帮阿离!”话罢一溜烟牵着上神跑了,小短腿风火轮似的转得飞快,眨眼就消失在前头的鹊桥底下。

他们清楚地看到,徒被晾在瑶池旁的君上,皱了皱眉。

又譬如今日。

今日上神心血来潮,要亲手给君上做件贴身的寝衣,在自个儿的长升殿中为君上量体。

上神拿着一众布样子在君上身前身后比了又比,烦恼地道:“每个布样都这么衬你,”思忖地道:“难道每个布样我都要给你做一件吗……”君上轻声一笑道:“这些话,该拿来说你才对。”所谓重奖

洗梧宫的小仙官小仙婢们发自内心地觉得,最近他们君上不太高兴。

虽然君上为人一向冷漠持重些,他们服侍他许多年从未见他那张脸上有过什么大表情,但自从白浅上神上了九重天,君上在白浅上神的面前,表情时时都很和煦。

可近日,即便上神在君上的跟前,君上他也时而皱眉。

小仙官小仙婢们暗自琢磨,这很不一般。

譬如昨日。

昨日君上连议了几日事,好容易得出一个空闲,携白浅上神在瑶池旁边赏花。

当是时,瑶池旁仙雾缈缈,一池的芙蕖顶着雾色托出洁白的花盏。白浅上神看了心情甚好,握住君上的手,切切地关怀君上的圣体:“忙了几日,此时还来陪我,你累不累?若累了我们去前边的亭子坐坐,你在我腿上躺一躺。” 君上眼中

她们这些知情知趣的小仙婢自然晓得,该是她们回避的时候了。

正待此时,小天孙阿离却不晓得又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小肥手一把抱住上神的腿:“娘亲娘亲,夫子布置的课业太难了,有好几处阿离都弄不明白,娘亲快来当阿离的救兵!”

她们还没有回过神,小天孙牵着上神的手“噌噌噌”又跑了,跨过门槛时差点摔一跤,被上神扶起来抱在怀中,毫无留恋地跨过门槛,走了。

君上一人站在大殿中,脚底下还落了两个布样。她们瞧见,君上不仅皱了皱眉,额角似乎还有青筋跳了两跳。

再譬如这天夜里。

这天夜里发生了什么,小仙官和小仙婢们自然并没有看到。

这个神秘的夜晚,糯米团子阿离在他娘亲的长升殿中用过晚膳,小肚子吃得鼓鼓的懒得挪动,如同往常,又一次赖在了他娘亲的寝床上。

夜华君同几个魁君议完事,沿途的路上攀了枝刚蓄起花苞的无忧花,踩着雪亮星光一路踱回长升殿,挑起窗前的纱帐。无忧花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谁得正熟的团子呼噜呼噜,摸着胀鼓鼓的小肚子翻了个身。夜华君的眉,皱了皱,额头的青筋,跳了两跳。

太子殿下觉得今夜无须再容忍,抬手就将团子从白浅上神的怀中捞了起来,来去一阵风将团子送回了他的庆云殿。重回长升殿时,干脆祭出青冥剑来当门闩,严严实实闩住了大门。 白浅上神撑腮在灯下看着他笑,待他走近了,竟起身来主动圈住他的脖子,一双妙目流光溢彩,含着与往日不同的深意,堪可入画,靠他更近些才道:“你今日倒有趣,同团子置什么气。”吐气如兰就在他耳畔,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太子殿下眼中的墨色浓得化不开,揽着白浅上神正要往内室中带。殿外突然响起爪子挠门声,伴着一阵小石头砸门的响动,团子在门外头软着哭腔期期艾艾地叫唤:“娘亲的床那么大,阿离就占一个小角落也不成么?呜呜呜呜呜……”太子殿下踉跄了一步,白浅上神赶紧将他扶着。

这一夜,太子殿下的眉头皱起来就没有平下去过。

团子最终还是被放进了长升殿,他甫进来时,就觉得长升殿比他下午赖着娘亲时冷了许多,父君脸色深沉地瞧着自己,他打了个哆嗦,睡觉的时候就多盖了两床被子。但他有心眼地在被窝里拱啊拱,拿张小帕子将自己的手和娘亲的手绑在一起,以防着半夜父君再将自己抱出去。他觉得最近父君很小气。

但团子的悠哉日子没有逍遥多久。

三日后,学塾的夫子宣令今日要出一次小考,考一考众学子们四海八荒上至天尊下至地仙数万吉神的位阶功名。且此次小考不同以往,第一名者,将有重赏。

团子念的这个学塾,夫子乃是司天曹桂籍、掌天下文运的文昌帝晋文神君。晋文神君在仙录云笺之中位列一品,且素来与家底丰厚的多宝元君最是交好,他说是重赏,必定是重重的大赏。这一帮天族贵胄之后的幼童摩拳擦掌,前所未有地个个专心备考。

团子自然是其中一位。因还有三个月就是他娘亲的生辰,团子近日一直忧愁着娘亲的生辰要送一份什么礼。他这么小,还没有自力门户,他的都是父君的,拿父君给的东西送娘亲有什么意思,显不出自己对娘亲的心意,为此团子很是烦恼。恰此时礼物却是从天而降,团子觉得,这就是成玉口中常常念叨的天意了。天意都向着自己,可能天意也晓得自己是这九重天的小天孙,天意真是有悟性。

自己认认真真的备考,靠实力为娘亲赢得这个重礼,娘亲一定十分感动,觉得自己这么乖巧,定要时时瞧着自己才开心,然后干脆令自己从庆云殿搬到长升殿陪着她,以后自己就再也不用被父君从殿里丢出去,嘿嘿嘿嘿。

怀着这个“嘿嘿嘿嘿”的美好梦想,团子认认真真地备考了十日,这十日,他都没有去打扰他娘亲。实在想娘亲的时候,他就这样在心中勉励自己:“有娘的孩子像个宝,没娘的孩子像棵草,今天吃得苦中苦,明天不被丢出去!”咬着笔头握着拳,默默地念完这段话,他就又有了恒心。

皇天不负苦心人,这句话真是亘古的真理。团子用功了十日,加之身为小天孙,对于天生地下神仙们的功名位阶本就记得牢靠些,这次的小考,团子水到渠成地拿了个第一。

晋文神君笑盈盈地瞧着他:“竟是小天孙考中头名,看来小天孙今次果然用了功,这个重赏,倒要落在小天孙的头上。”

被晋文神君大加赞赏的小天孙,额头上必胜的绑带还没有取下来。必胜的小天孙瞧着唉声叹气的落魄同窗们,很得意。心中又有了一丝甜蜜,自己得到的这个重赏,一定是个很特别的重赏,娘亲知道了一定会为自己感到自豪,一定会很高兴。

团子想得不错,他考了第一名,得了晋文神君的重赏,他娘亲的确很高兴,但最高兴的,却是他的父君。

夜华君虽向来沉稳,神色不形于外,但洗梧宫的仙官仙婢们却本能地感到,太子殿下近日如沐春风,心情岂可用高兴二字形容,简直就是十分特别尤其高兴。因儿子学业上谱出一些还算不上如何的成绩就高兴得如此,太子殿下真是一位慈父,令他们更加尊敬。

昆仑虚的令羽上神坐在昆仑虚的中庭,同不日前才被他娘亲亲自护送来的团子谈心:“听晋文说,阿离你当初可是很渴望这个重奖,还为了这个重奖废寝忘食地狠狠用功了十日。但是如今看起来,既已顺利拿到这个重奖,你怎么这么不开心呢?”

团子闷闷地抱着头,软着哭腔:“因为我……我不知道这个不能退的重奖,是到昆仑虚跟随墨渊伯父学艺三年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团子最近有点忧郁。 他娘亲肚子里新添了个小宝宝。正一心一意养胎。他回回去他娘亲的寝殿。他娘亲都在睡觉。他父君近日也不像往常那般由着他。时时都来逼他的课业。教训他已快要为人的兄长。日后需得做弟弟妹妹的榜样。就连善解人意的成玉。也被他三爷爷拐去下界的方壶仙山给地仙们讲道去了。让他想倾诉也没个倾诉对象。 团子觉得。他这个小天孙当得很没趣。他冥思苦想了很久。决定离家出走。于是打了一个小包裹。包裹里有模有样地放了两套小衣裳。还放了三个刚从蟠桃园摘回来的桃子当路上的干粮。他抗着这个小包裹已走到了南天门。突然觉得。这一趟离家出走也不晓得出走到几时才能回来。临走之前还是再看一眼娘亲吧。的a8 他磨磨蹭蹭地摸到他娘亲的寝殿外。不巧正门却守着几个仙娥。离家出走这样的事本该是件机密事。不宜闹得过大。他摸着胸口沉思了一会儿。掉头往窗户边走。决定爬到窗户上偷偷地瞧他娘亲一眼。 他刚靠近窗户。小耳朵一动。听到屋中有人叙话。低沉的这个是他的父君。懒洋洋的这个是他的娘亲。 他娘亲说:“哎哎。方才这小东西又动了一动。你要不要摸一摸?” 他父君唔了一声道:“这才七个月。照理还没长全。怎的这样能折腾。阿离以往在你肚子里也是这般的么?” 团子听到自己的名字。唰地竖起了耳朵。 他娘亲说:“团子乖得很。哪像眼下这个。我记得团子是第三年上头才有动静的。前两年就像肚子里揣了枚睡着的蛋。我轻松得很。说来几日不见团子了。我正有件好事要说给他听。他听了一定很欢喜。” 团子心中一阵荡漾。几乎要爬上窗台跳进屋里。但他克制住了自己。 他父君奇道:“好事?” 他娘亲立刻道:“好事。一件天大的好事。团子就阿离一个小名。他如今这么小。叫着也不觉奇怪。但日后待他长大。这么喊就忒不像样了。我翻了几日诗书。终于给他起了个大名。” 团子心中一阵激动。差一点就要暴露行踪。但他仍然克制住了自己。 他娘亲说:“有个叫李贺的凡人写得两句有气势的好诗。我很中意。说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这两句诗中。又以这个黑字用得尤为出彩。另外。他们凡人爱在名后加个子表示尊重。我觉得这习惯倒也挺不错的。” 他父君说:“于是?” 他娘亲说:“于是我给团子起了个大名叫黑子。” 黑子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他父君沉吟道:“这个名字……” 他娘亲忐忑道:“我想了两日。你觉得。你觉得不好么?” 黑子在心中呐喊:“说不好啊。快点说不好啊。不然我真的离家出走了哦。我真的真的离家出走了哦。” 他父君沉吟了一会儿说:“日后倘若阿离登基。尊号便是黑子君?” 他娘亲也沉吟了一会儿:“黑子君……” 他父君一本正经地说:“挺好的。这个名字。” 黑子倒地不起。 第二日。九重天大乱。仙童仙娥们奔走相告:“小天孙不见了。据说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的黑子坐在青丘的狐狸洞中。他四舅白真咬了一根狗尾巴草问他:“说真的。你怎么突然跑到青丘来了。你阿爹阿娘虐待你么?” 黑子包了一包泪。心酸地说:“因为娘亲他给我起名叫黑子。5555555555555555”

擎苍元神俱灭的消息传来。他正坐在昆仑虚后山的桃林行晚课。时值九月。桃树已不及往日繁茂。抬眼一望。便能见得远处飘渺的烟云。 身旁小童惴惴道:“据来通传的那只老仙鹤说。白浅上神大约已失了神智。抱着气绝多时的夜华君坐在东皇钟下。身周筑了一顶厚实的仙障。谁的话也听不得。天地众神齐聚若水之滨。却惮于那仙障。无一人能近他二人的身。就连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亦无法可想。只说白浅上神是个烈性子。待她神智清醒。指不定会毁天灭地与夜华君殉葬。这才唤了那只老仙鹤赶紧来昆仑虚请师尊。以免酿成大祸。但师尊他老人家入关之时已有旨意。不得随意相扰。荆生计较半日。此事还需令羽上神您定夺定夺……” 烟云渐渐散开。露出一棵一棵青青的山峰。他摩梭着手中的道经。许久。道:“那鬼君擎苍。他死前可留下只言片语?” 荆生小童愣了愣:“老仙鹤倒没提起这个。不过听说擎苍死状极惨。周身满是血洞子。几乎被夜华君的青冥剑刺成了个莲蓬。” 他手中道经蓦地一抖。突然便想起初见擎苍的那一日。 那一日。惠风和畅。天朗气清。他被十七师弟缠得没法。带着他去发鸠山捉精卫鸟。 他们师兄弟正沿着漳水鬼鬼祟祟追一只雏鸟。眼看就要到手。一匹枣红马却猛然从林子深处窜出来。小精卫鸟吃了一惊。尖叫一声。直冲云霄。飞得影都没了。 十七师弟捋起袖子就要同马背上的青年干架。他赶紧阻挡。岂料那眉目浓丽的青年只是淡淡一笑。手中一根捆仙索。电光火石之间。便将他师兄弟二人串成一双。他们一双师兄弟。小的被甩在背后。大的被抱在胸前。那是他拜入墨渊门下以来。头一回未出招便受制。不由得羞愤交加。青年在他耳旁低低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娶你做我夫人好不好?” 他初见他时。天蓝水碧。他一身月白骑装。身后是一派青青的茂林。 两百多年前。若水的土地有机缘同他一起吃酒。席间多喝了两杯。附在他耳边道:“这话小神本不该替他通传。但小神忍了这许多年。见他被关了那么久。还惦记着上神。却觉得他有些可怜。” 他杯子一歪。酒洒了两滴。 若水土地继续道:“那擎苍两百多年前其实破钟出来过一回。也是机缘巧合。幸亏青丘的白浅上神途径若水。及时将他关了回去。才未将这桩事闹大。否则也是小神我的失职……” 他不动声色饮下杯中的酒。 若水土地擦了把脑门上的汗。艰难道:“敢问。敢问两百六十二年前。可是上神正满十五万岁的生辰?” 酒杯嚓一声掉在地上。 若水土地再擦了把闹门上的汗。蚊蚋般道:“那前鬼君。在被白浅上神重锁入东皇钟时。一直喊的上神的名字。一直在说。一直在说。要再见你一面。当着你的面贺你十三万岁的生辰。当着你的面问你一句。你可还记得七万年前大紫明宫的擎苍……” 他的记性一向不大好。这些事情却记得很深。 荆生将他从地上扶起。他整了整衣饰。道:“你先回去罢。我这就去通传给师父。” 他的眼角攒出一滴泪。他将它擦干了。缓步向墨渊闭关之处走去。背后徒留下一派枯败的桃林。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txt下载

在funnyyuedu功众浩可以看,输入书名即可阅读

简介:

远古众神凋零,现今只存了龙族、凤族、九尾白狐。狐帝白止膝下得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这唯一的一个女儿长得颇好,却是个炮灰命。活到十四万岁,共遇得五朵桃花。

一朵碍于异族不能通婚,那思慕尚处于萌芽期,便被该桃花的爹娘终结了。

一朵误以为她是个男儿身,纠结于这段断袖情,待出现个跟她长得相似的女子,立刻便跟着人跑了。

一朵是他爹娘亲自做主给她定的亲,待到他们家走一趟,却看上了她的婢女,两人私奔了。

一朵在心底里暗恋她暗恋了万儿八千年不敢表白,待鼓起勇气来表白时,她前未婚夫的爹娘为了补偿她,又与她重新结了一门亲。

前头四朵桃花有三朵都是烂桃花,唯一算得上好的一朵,却又是个才打骨苞儿的。

这五朵桃花中的最后一朵,是她命中注定的夫君,九重天上的太子夜华。恩怨纠葛如浮云过,她遗憾没在最好的年华里遇上他。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简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华策影视集团上海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海宁嘉行天下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上海三味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古装玄幻剧,由林玉芬执导,杨幂、赵又廷领衔主演,张智尧 、迪丽热巴、高伟光、黄梦莹、张彬彬、祝绪丹等主演,连奕名特别出演。

该剧根据唐七公子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青丘帝姬白浅和九重天太子夜华经历三段爱恨纠葛终成眷属的绝美仙恋故事。

该剧于2017年1月30日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首播。

翼君擎苍向神族挑起战争,神族付出惨痛代价封印了擎苍,同年天孙夜华出世。七万年后擎苍破出封印,青丘狐帝幺女白浅再次将擎苍封印,因此被封法力、记忆和容貌,落入凡尘与夜华相识、相恋,后被带入天宫。天宫中,爱慕夜华的素锦屡次陷害白浅,并让白浅误会夜华冷酷无情,继而又害白浅被挖双眼。白浅伤心欲绝,产子后,纵身跃下诛仙台。因诛仙台戾气破解封印,她恢复记忆,为忘记夜华,饮下忘情药。

百年后二人在东海重逢,夜华认出白浅,相随相伴,再续前缘,更唤醒白浅记忆。面对往日仇怨,白浅问素锦讨回双眼,怎料又中了素锦的计,再不肯原谅夜华。此时擎苍再次醒转,夜华来不及解释,亲自斩杀擎苍,付出生命封了东皇钟,面对魂飞魄散的夜华,白浅悔恨自责。幸而三年后,夜华苏醒,二人再续前缘。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要梗概和结局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要梗概:

  讲天族太子夜华和青丘白狐族白浅的爱情故事(有点废话,嘿嘿)讲白浅升上神时渡情劫化身凡人素素与夜华结为夫妻并有一子,但因仙凡恋,注定是悲剧,白浅误会夜华,跳了诛仙台,因太伤情喝的忘情水忘了夜华,夜华也以为她死了。然后再相见就是白不识夜,但是夜华认出来她,然后各种帮助照顾,再加上早有婚约,就又好了,后来白想起来以前有一顿纠结,然后再一场战争中夜华为了白浅身亡,白也知道夜华是多么爱她了,后来夜华因为之前的一些原因又活了,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

  结局是夜华为了白浅死过一回,其实没死白浅以为他死了,后来夜华复原了,夜华站在白浅窝前桃花树下招手说,浅浅,过来。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三生三世”系列的第一部,首版2009年由沈阳出版社发行。

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txt云盘资源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MfgHaFQsmt0whvPykkubg 密码:88u0

求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txt 百度云资源

小伙子你好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百度云,链接如下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o8E7ok6 密码: 5agm

易河蟹,请及时扫一下,链接失效可找我补链接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txt 百度云的小说 带番外 谢谢

你的百度网盘账号我分享给你,话说这书都好久九虽然电影电视都拍了,小说也一度陷入抄袭风波,但就小说本身来说我个人觉得还是很不错的,每次看到都有不一样的感受,之前还有广播剧,都挺好,总之我觉得三生从小说到后来的影视都相当nice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梦到过世的长辈,

  • 经常梦到已经去世的亲人 你只是做了一个怪异的梦而已,如果你要真的相信梦境会对你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影响,起什么作用,你可以上网查周公解梦,便见分晓。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 画江湖李存勖,画江湖不良人李存勖喜欢谁?有感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二季第一季李存勖唱戏时周围的人吹的曲子是什么??? 我查了一下,这个乐器叫埙。吹得应该是制作组自己编的曲子没有名字。我根本查不到,没有这个曲子。 画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