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国民党东北行辕,国民党东北行辕主任

日期:来源:国民党东北行辕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国民党东北行辕主任

前后有两任

第一任是熊式辉,1946年8月到1947年10月

第二任是陈诚,1947年10月到1948年1月

后来改为剿总司令部

关于行营(行辕)和绥靖公署的问题?

行辕

开放分类: 机构

行辕是一级机构的名称。

抗战开始时,国民革命军的指挥机构是按总部-战区兵团-集团兵团(兵团,路)-军-师-旅-团,共8级才到战术单位;1940年后简化为总部-战区-集团军-军-师-团,6级指挥机构;这极大提高了部队的作战指挥能力。可是抗战结束后,国民党为了照顾论资排辈及抢占地盘等非作战使命,又将指挥机构扩编为总部-行营(行辕)-绥靖公署(战区)-绥靖区-兵团/整编军-军(整编师)-师(整编旅)-团共8级。

绥靖公署主任相当现在的省辖市的市委书记兼军区政治部主任(正局(厅)级)

行辕主任则是绥靖公署主任的上一级,相当于现在的省委书记.

绥靖一词中国古已有之,最初是安抚、保持地方平静的意思。想来张伯伦的绥靖政策最初也不是贬义的,这样翻译不过是一般的意译罢了。只是最终的效果证明了绥靖的失败,后来才引申为为求苟安而去做一些违反理性与原则的行为,甚至这种行为里还有一种非理性的纵容。

绥:安定、安抚。《诗·恒》:"绥万邦。"《三国志·薛综传》:"绥边抚裔。"

靖:安定。《书·无逸》:"嘉靖殷邦。"

绥德、靖远和镇南、北平一类地名一样都是取个吉利话罢了。

如果楼主手头有辞源辞海之类的工具书可以查一下具体出处,大概先秦两汉时就有这个词了。

抗战开始时,国民革命军的指挥机构是按总部-战区兵团-集团兵团(兵团,路)-军-师-旅-团,共8级才到战术单位;1940年后简化为总部-战区-集团军-军-师-团,6级指挥机构;这极大提高了部队的作战指挥能力。可是抗战结束后,国民党为了照顾论资排辈及抢占地盘等非作战使命,又将指挥机构扩编为总部-行营(行辕)-绥靖公署(战区)-绥靖区-兵团/整编军-军(整编师)-师(整编旅)-团共8级,切出现大量机构重叠、人浮于事。从统帅部到最基层的战术单位都经常发生上级越权指挥,下级不听命令的严重影响战斗力的情况。

自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不断侵占我国领土,并扶持众多伪政权做为间接治理的工具。这些伪政权为了统治需要,常变更所辖区域的行政区划,随着抗战胜利敌伪败亡,所设置的行政区划建制往往因此埋没于故籍中。笔者在此简单介绍日伪政权的行政区划体系与建制。以下将伪满政权介绍之。

一、伪满洲国

伪满于一九三二年二月十六日初以「东北行政委员会」名义宣布「独立」时,沿用原有国民政府东北政务委员会的架构,保留奉天(原辽宁省)、吉林、黑龙江、热河四省及东省、兴安两特别区建制,将原沈阳市改名为奉天市,同时增设长春特别市,两市皆直属于伪「东北行政委员会」。后将东省特别区更名为北满特别区,并将兴安特别区改制为兴安省,其下设东、北、南三分省,并将热河省北部划入兴安省,设为兴安西分省。随着前清逊帝溥仪登基为「满洲帝国皇帝」,伪满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一日将其行政区全面改划为十四省二特别市的局面。其中依伪满管理机关的不同,可分为由民政部(后改为内务局;其后并入总务厅,改为地方处)管辖之奉天、锦州、滨江、安东、间岛、黑河、三江、龙江、吉林、热河十省及新京(原长春市改名)、哈尔滨两特别市,以及归蒙政部(后改为蒙政局,其后再改为兴安局)管辖之兴安东、兴安西、兴安南、兴安北等四省。后又于一九三七年增设牡丹江、通化,一九三九年增设东安、北安,一九四一年增设四平等五省,并于一九三七年将哈尔滨由特别市降为普通市。合计为十九省一特别市。

伪满于省、县、旗设立公署治理,皆为一级地方政府,但黑河省所属之县公署仅为该省公署的派出机构。特别市及普通市则设立市政府综理市政,但海拉尔、满洲里两市只设立市政管理处。县下设「街」与「村」,其中「街」定位为准市,四平市就是由街升格为市的著名例子。

为了巩固伪满的边界安全,兼以治理少数民族地区,伪满于一九四四年九月十一日在省之上再设立总省。一是将兴安局所管之兴安东、兴安西、兴安南、兴安北等四省合并为兴安总省,二将牡丹江、东安、间岛等三省合并为东满总省,设总省公署治理。兴安总省成立后,除保留兴安北省建置外,余下之兴安东、兴安西、兴安南等三省改制为地区,设地区公署治理。东满总省则裁撤牡丹江省,直辖原牡丹江省辖区,保留东安、间岛两省建制。同时并分为五个行政协议区,设置地区行政协议会,除总省自成一区外,其余十二省各划为三区。

伪满所设的总省中,兴安总省可说是蒙古族的自治区,而东满总省则被规划为日本人及朝鲜人「拓殖地」,除了间岛省本就是朝鲜族聚集区外,东安省及牡丹江省则有计划地移入日本移民。由于这两总省都负有特定任务,其总省长地位略高于一般省长。一九四五年五月再将东满总省分为东满省及间岛省。同年六月一日实施行政职权制,奉天、东满、吉林、滨江等四个行政协议区的中心省份,取得指挥区内其它省份的权力。

随着日本战败投降,中国收复东北地区。由于伪满统治时间颇久,为避免造成过大冲击,兼以试验「缩小省区」方案,国民政府除热河省恢复原辖境外,原则上将伪满省份两省并为一省。奉天、锦州并为辽宁省,安东、通化并为安东省,四平、兴安南省并为辽北省,吉林、间岛并为吉林省,牡丹江、滨江并为松江省,三江、东安并为合江省,北安、黑河并为黑龙江省,龙江省改为嫩江省,兴安东省、兴安北省并为兴安省。另一方面,兴安总省的蒙古族亦于抗战胜利后,自行成立「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为往后内蒙古自治区的成立奠基铺路。

自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不断侵占我国领土,并扶持众多伪政权做为间接治理的工具。这些伪政权为了统治需要,常变更所辖区域的行政区划,随着抗战胜利敌伪败亡,所设置的行政区划建制往往因此埋没于故籍中。笔者在此简单介绍日伪政权的行政区划体系与建制。以下将伪满政权介绍之。

绥靖公署主任相当现在的省辖市的市委书记兼军区政治部主任(正局(厅)级)

解放战争时期东北国民党指挥官妟

1948年2月25日,国民党军第52军暂编第58师师长王家善率部8000余人在营口举行起义。

这次起义是人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进攻阶段后东北战场国民党军的一次重大起义。

王家善(1903-1979),黑龙江省巴彦县康庄乡大板房屯人。解放战争时期,任国民党松江地区指挥官,1946年任东北行辕少将高参,1945年被任命为国民党军保安纵队总司令,后任国民党独立9师师长。

1947年6月6日,王家善识破国民党嫡系妄图借共产党之手铲除异己的阴谋,急令各团营从凤城、大孤山、岫岩一带迅速逃出我军包围,到营口大石桥集结,并毛遂自荐,固守营口、大石桥两地。 6月16日,我辽南独立师1团收复大石桥,歼灭国民党独立9师27团一个营,俘敌350余名。 23日,国民党独立9师一部在营口,一部北占大石桥,于我辽南独立师对峙。 29日22时30分,辽南独立师开始攻打大石桥,仅用10小时毙伤国民党独立3师师长及8团以下600多人,俘7团以下1800多人, 缴获大批武器弹药。 辽南独立师伤亡370余人,创造了以少胜多的战例。 3团6连被命名为“蟠龙山英雄连”。 晚17时,辽南独立师主动撤出大石桥,到汤池一带进行休整。 国民党25师于当日进占大石桥。

7月5日,国民党独立9师师长王家善以营口市市长名义发布催征军粮的公函。同时,以城防司令名义征调民夫,抢修城防工事。先后征调民夫11万人次,耗费巨资,于8月中旬修筑起一条总长达20华里的护城防线。同月,国民党驻营口独立9师正式改称暂编58师,归52军建制,由52军军长覃异之指挥。

国民党在上世纪的行辕主任、绥靖主任分别是什么性质的官员?!

相当于现在的省长,总管一省的军事,民生。

绥靖区简称绥区。中国国防最高委员会于民国35年(1946年)9月16日会议通过绥靖区施政纲领及施政之四项办法,在全国设立绥靖区司令部及司令官,掌该区军政大权。

绥,是安抚、平定的意思。靖,也是安定、平定的意思。绥靖,就是安抚,使其平静、安定的意思。在过去,统治者常以“绥靖”为名,镇压老百姓的反抗、起义。

国民党统治时期,将全国划分为若干区域,派军队去驻防,镇压革命活动,防止老百姓闹事,或者剿灭土匪滋事。这样的区域叫“绥靖区”,其军事长官称“绥靖区司令”。

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的各剿总司令长官是谁

1、东北剿总,驻沈阳。司令 卫立煌

2、华北剿总,驻北平。司令 傅作义

3、华中剿总,驻武汉。司令 白崇禧

4、徐州剿总,驻叙州。司令 刘峙

国民党各级上将都有谁?

冯玉祥,李宗仁,何应钦,张学良,陈济棠,唐生智,阎锡山,陈绍宽,程 潜,宋哲元,陈调元,白崇禧,陈 诚,周志柔,徐永昌,桂永清,王叔铭,彭孟缉,郑介民,黄 杰,黄镇球,朱绍良,余汉谋,黎玉玺,高魁元,刘玉章,刘安祺。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剿匪总司令是哪几位,在何地

军区总司令,国军上将军衔。这其中有杜聿明、熊世辉、陈诚、卫立煌先后担任过东北九省的剿总总司令,有傅作义担任过华北剿总总司令,有刘峙担任过徐州地区剿总总司令,有白崇禧担任过华中剿总总司令。东北剿总司令部在辽沈战役中被拨除,国军损失兵力47万余人,徐州剿总司令部在淮海战役中被拔除,国军损失兵力55万余人,华北剿总司令部在平津战役中被拔除,国军损失兵力52万余人,白崇禧的桂系精锐在衡宝战役后基本被消灭。

国民党接收东北为什么没派东北军张学良部去接收?

据说:接收的时候,其实国民党也有过计划想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行辕主任,管政不管军。结果,谁想到,中共在谈判桌上率先提出了这个建议,结果,生性相对多疑的蒋委员长估计是比较担心再来一次西安事变,就放弃了这个计划,改任姓熊的那位.(我个人觉得,他这个担心实在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某位仁兄也有点率性而为,容易被利用).

东北军没有调回去,本来是想派张学铭去的,结果老人家不干,躲在一边看戏。结果中共派张学思去了……你懂得

国民党将领称墨帅的是谁

  国民党军第一猛将——薛岳

  纵观国军战史,国民党军的第一大战将是薛岳。薛岳年幼崇拜岳飞,取名薛岳,年轻时曾和叶挺分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的护卫营长;红军长征时期,薛岳指挥湘江战役,至使红军从8万人减少到3万人,后任追击军总司令;抗日战争期间薛岳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指挥万家岭战役,消灭一万多名日军,几乎全歼日军一个整师团;后指挥四次长沙会战,消灭日军20多万人,取得抗日战争期间消灭日军的最大战果,受到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表彰。

  国民党军第二猛将——胡琏

  胡琏谐称“狐狸”,是蒋介石五大主力之首十八军的骨干: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作风泼辣,性格骄悍,伟大领袖毛泽东评价胡琏“狡如狐,猛如虎”。

  抗日战争初期淞沪会战中,整编第十一师在罗店与日军展开拉锯战,战死几千日军,整个罗店血流成河,被日军称为“血肉磨坊”。

  一九四三年,整编第十一师镇守鄂西石牌,成为了决定中国命运的要塞,石牌保卫战日军付出七千多人的重大伤亡之后撤退,保住当时国民党陪都重庆。

  1944年,作为嫡系主力,在不久之后的湘西雪峰山会战中,和74军联手作战,整个战役历时55天,击毙日军12400多人,击伤23300人。

  鉴于整11师(18军)胡琏在46年解放战争开始后中原战场(近百战斗,战果自明),引起了我军极大重视,毛泽东特发通告给华野,中野。中野不但对整编十一师高度警惕,几乎是轻易不与之交战。能避则避。

  1949年10月,第三野战军对金门发起进攻。苦战三天后,我英勇人民解放军九千健儿,血洒海疆。壮志未酬,魂魄不灭。重建的敌18军随胡琏12兵团参加了金门之战。金门战役影响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国民党第三猛将——陈明仁

  陈明仁黄埔军校一期毕业,作风勇猛,性格倔强。黄埔学生军血战惠州,他第一个奋勇登城。战后,蒋介石亲令陈明仁立于城墙之上,接受全军的敬礼。

  后陈明仁在军阀混战中屡立战功,1930年27岁任二十八旅少将旅长。抗日战争时期,陈明仁率部抗日。在九江会战中,参战的其它八个师均溃不成军,独陈部预二师完成了预定任务。次年春,开赴广西参加桂南会战,与日军奋战七天七夜,歼敌2000余,完成任务,1944年,陈明仁率七十一军进入滇西,滕冲一仗,歼敌4000余人,随后,他又指挥了围攻松山,出击龙陵,攻克回龙山等战役,每战皆捷,最后攻克日军的重要据点遮放,协助友军攻克了中缅边界重镇畹町。完成中印两军胜利会师任务。由此,陈明仁被誉为“能战之将”。”

  解放战争期间在东北枢纽四平,陈明仁大战林彪。他以2万守军对抗第四野战军10余万人围攻,孤军坚守四平四十多天,巷战十九个昼夜,后林彪放弃进攻,陈被蒋介石擢升为第七兵团司令官。

  淮海战役前夕,刘恃、杜聿明三次面邀陈明仁到徐州担任兵团司令,胡宗南电请蒋介石派陈明仁去西北任职,白崇禧亦推荐陈明仁担任武汉警备司令。但是陈性格执拗,所以在国民党军界屡受排挤,和上司妒嫉。后陈明仁在湖南起义,55年获解放军上将军衔。 国民党军第四猛将——孙立人

  孙立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后赴美留学于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获理学士学位。后又考入弗吉尼亚军校,毕业,考察英、德、法、日等国军事后回国,任职于税警总团,。

  1937年,孙立人率部参加凇沪抗战。在蕴藻浜一线的阻击战中身先士卒,负伤十三处。次年伤愈后又率部参加了保卫武汉的战斗,两次立下战功,从此便在军界崭露头角。

  1941年底,蒋介石将税警总团改编为新三十八师,由孙立人为首任师长,立即奉派赶抵缅甸八莫,解救被日军包围的英军,经过苦战,孙部以不满1000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已的敌军,救出近10倍于己的友军,曾轰动全球,使孙立人举世闻名。英皇特授予他帝国英雄勋章,美国政府也为他颁授了丰功勋章。

  1943年10月,中国驻印军向缅北大举反攻,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攻势厉。历时两年的第二次缅战中,共击毙日军3个联队长以下3万3千余人,伤日军7万5千余人,孙立人命令参谋一律就地枪毙凡是到过中国的日军俘虏,因迭克强敌屡建战功,当时的国际舆论际赞誉孙立人为“东方的隆美尔”。

  1950年蒋介石在台北任命孙立人为“陆军总司令”。孙立人在陆军总司令任内,得罪了蒋经国这位“当朝太子”。之后,台湾当局调查“孙立人案件”。事件后,孙立人开始了长达33年的幽禁生活,成为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被软禁时间仅次于张学良的人。 国民党军第五猛将——王耀武

  王耀武,蒋介石王牌部队第74军主将。黄埔三期毕业,在第四次“围剿”战中率部孤军死守宜黄24天,受到蒋介石的接见,升任旅长。

  1934年率部与红军北上先遣队激战,将其主力击散,红19师师长寻淮洲阵亡,红2师师长胡天陶被俘,后我军先驱方志敏被叛徒出卖被捕。

  1937年由王耀武第51师合编而成第74军,74军不久参加淞沪会战,51师浴血奋战,表现出色。

  经过补充74军先后参加徐州、兰封会战,在兰封会战中74军重创日军第2师团。

  38年万家岭战役,74军作为核心主力,攻克张古山高地,给日军重大杀伤,次役首创歼灭日军几乎一个完整师团的佳绩, 74军攻得上守得住,居功至伟。

  1939年王耀武升任军长,参加南昌会战,所部攻克祥符关,重创日军。

  41年参加上高会战,王耀武指挥预备队先后发起7次冲锋,与敌人进行7次肉搏,毙敌2000余人,为实施友军对敌人的包围,争取了时间。此役歼敌16000,缴获骏马2800匹,击毙日军中将、少将各一名,被誉为抗日铁军。何应钦称之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

  随后王耀武率七十四军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激战于赣北重镇高安,拦截了向长沙进犯的两个师团的日军,有力地配合了长沙会战的主战场。

  后参加第二次、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1942年王耀武率部参加浙赣会战中,在衢州、江山一带与日军展开激战,延缓了日军西犯的企图。

  1943年参加鄂西战役中,七十四军经石门对湘北松滋县敌人侧背攻击,并截断敌人之交通,此次会战结束后,王耀武升任第二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仍兼七十四军军长。

  同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王耀武率七十四军参加会战。他率主力在常德东北地区与敌激战,常德被日军陆、空军及坦克优势火力猛攻16天,全城夷为平地。坚守常德城的部队是七十四军五十七师,57师固守常德18天,全师仅余数百人。王耀武率五十一师反击,在友军的配合下,经过6天激战,终于收复了常德城,常德血战一时被广为传颂。

  1944年2月,蒋介石提升王耀武为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下辖第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九、一OO军。45年王耀武指挥了国军抗战中的最后一次会战--湘西雪峰山会战。几乎全歼日军116师团,消灭日军3万左右,荣获两面“飞虎旗”。

  王耀武为主将的74军从抗战之初到抗战结束,几乎是无役不予,日军对这支国军中的王牌部队深为畏敬,美军顾问团曾有过“中国国军只有74军能打”的赞誉。 白崇禧

  (1893.3.18--1966.12.1)

  回族,字健生,广西临桂县人;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有“小诸葛”之称。属国民党“桂系”.

  白崇禧加入孙中山在广州的革命阵营,驱赶广西的旧军阀。北伐成功后,和蒋介石及其他地方势力多次开战;八年抗战爆发后,动员广西的军队抗击日军,指挥多场大战,并屡有胜果。

  战后白崇禧担任国防部长,并前往台湾,却未能担任要职,1966年12月1日于台北逝世。 程潜

  (1882---1968)

  字颂云,湖南醴陵人,国民党一级陆军上将(1939.5.13),军事家。老同盟会员。1882年3月31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北乡长连冲。早年,他曾跟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过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在抗日战争期间,他率领部队坚决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疯狂侵略。

  1949年8月建国前夕,他同陈明仁一道在长沙率部起义,弃暗投明。

  新中国建立后,程潜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十八年来,他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积极参加国家重大政治事务的协商,努力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关心湖南家乡的建设,为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作出了努力。

  1968年4月9日,程潜同志在北京逝世,终年87岁。 杜聿明

  (1904.11.28~1981.5.7)

  字光亭。陕西省米脂县人,中国抗日名将, 曾任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1924年6月,杜聿明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成为第一期第三队学员。

  1927年,四一二政变,被武汉国民政府囚禁,后来他越狱逃到南京,被任命为总司令部训练处的校阅委员会中校委员。

  1928年夏,任南京陆军军官学校杭州预科大队第二中队中校队长。同年冬,任新编第1师第2旅参谋主任。

  1932年冬,在长城古北口抗敌,任第17军25任师73旅旅长,后第25师师长关麟征负伤,杜聿明提为第25师副师长。

  1933年秋,进入南京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一期进修。

  1936年,高教班毕业,协助徐庭瑶创办南京陆军交辎学校, 培训指挥机械化部队作战的军官。

  1937年,任国军第一支装甲兵团少将团长。

  1938年,装甲兵团扩编为第200师,任师长,12月任新编第11军副军长。

  1939年,第200师扩编为第5军,任军长.

  1942年 升兼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副司令长官,率部入缅作战。

  1945年 2月20日晋升为陆军中将, 秋季率部围攻五华山,10月迫使龙云辞去云南省军事行政职务。

  1947年 8月东北九省保安司令部并入国民政府主席任东北行辕, 任东北行辕副主任。

  1948年6月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兼第二兵团司令官, 9月,转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冀热辽边区司令官, 11月指挥东北国军从葫芦岛撤退,

  11月6日淮海战役开始,转回任徐州剿匪副总司令兼前进指挥部主任。

  1948年12月17日,毛泽东为中原、华东两人民解放军司令部写一个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广播稿。12月25日,新华社发布43名国民党战犯名单,杜聿明为第三十六号战犯。

  1949年1月10日,在淮海战役中,他在河南永城县陈官庄被俘,并送至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 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特赦,在北京中朝友好公社劳动。

  1964年10月,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78年,任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等职.

  1980年 发表"纪念 二·二八 寄语台友"一文,呼吁在台湾的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们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贡献力量。

  1981年5月7日,因患肾衰竭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 顾祝同

  (1893—1987.1.17)

  字墨三,江苏涟水人。中国国民革命军高级将领,陆军一级上将,曾任江苏省主席、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国防部长。

  1912年加入国民党,后毕业于武昌预备军官学校,再升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科毕业。1922年赴粤,加入粤军二军任参谋。黄埔军校成立后,调任军校战术教官,管理部主任。1925年东征陈炯明时任教导团营长。北伐时升任师长、军长。之后参加中原大战,任十六路军总指挥。1931年,任国民政府南京警卫军军长、江苏省主席。1933年指挥第四、第五次围剿红军。1935年晋升上将、主管川、康、黔军政。抗战时期任第三战区司令。皖南事变时,顾祝同是主要参与者,负责包围新四军及扣押叶挺。

  1946年,顾任陆军总司令,郑州绥靖主任,负责指挥进攻山东解放区,遭遇大败,精锐之国军七十四军被歼。1948年改任参谋总长。1950年3月赴台,兼任代国防部长,1954年晋任陆军一级上将。1956年任国防会议秘书长。1967年,调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1972年,任总统府战略顾问。

  1987年病逝台北,享年94岁。 汤恩伯

  (1898--1959)

  原名汤克勤,浙江武义人。中国国民革命军高级将领。

  1930年任军校教导师旅长、副师长。1932年调任国军中的嫡系,中央军第八十九师长,多次参予围剿红军,取得击溃萧克部,全歼红16师的战果,亦参加了平定闽变。1935年升至中将,任第十三军军长。第十三军为国民党中央军的嫡系主力之一。国民党中央军当时有“陈、胡、汤”之称,汤即汤恩伯,陈、胡分别为陈诚和胡宗南。

  抗战初期,汤为第二十军团军团长,参加战役包括南口血战、鲁南会战,与及台儿庄会战。1937年汤恩伯率第13军在怀来、南口、居庸关一线与日军血战10日,直到张垣失陷;台儿庄会战中汤有不可没的功劳,但亦种下他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之间的不和。之后汤兼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指挥,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至1940年之间初转战华北,多次重击日军。是日军在华北少数有所畏惧之坚强部队,第三十一集团亦被日军称为“汤恩伯部”。1940年后汤恩伯兼任鲁、苏、豫、皖四省战区的行政长官。

  1942年汤兼任第一战区副司令,至1944年第一战区全面崩溃,汤部主力撤出,汤本人调任黔湘桂边区总司令,12月独山陷落,陪都震动,急调汤部孙元良29军由四川入贵州解围。至1945年7月在广西发动华南大反攻。1945年日本投降后,奉命抢占沪宁地区,任南京卫戍总司令、徐州绥靖公署第一兵团司令。

  1947年国共内战爆发,汤指挥进攻山东解放区未能克敌,手下之国军主力,张灵甫的整编74师在孟良崮高地被共军歼灭,汤因而被撤职,后转任南京卫戍司令。不过随后因黄泛区大会战,有其战功,因而又于1947年兼任陆军副司令,并曾代理总司令,此为汤恩伯军旅生涯最高职位。

  1949年蒋介石下野后,任京沪杭警备司令,负责隔江保护南京、上海。共军渡过长江后,他将所部撤往福建、台湾。期间与汤恩伯亦师亦友的陈仪试图向汤策反,为汤恩伯所拒,并呈报上级,于是蒋介石逮补陈仪。同年8月,汤任福建省主席兼厦门警备司令,在厦门沦陷后,前往台湾的他被免去所有职务,只任战略顾问。1953年汤任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但数月后被免职,1959年于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病院治疗胃疾时并发症逝世。 张灵甫(1903年8月20日-1947年5月16日),汉族,陕西长安人。中国国民党陆军中将、抗日名将、爱国将领、民族英雄,原名张钟麟,字灵甫,后来为了表示开始新的生活,改名张灵甫,字钟麟。1903年8月20日生于陕西省长安县(今西安市长安区)东大乡东大西村。曾任中国国民革命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号称“王牌”、“模范师”、“抗日铁军”)师长。国共内战时期1947年5月16日阵亡于孟良崮战役,终年45岁,蒋介石称其为“国民党第一烈士”。

国民党将军到底有多少

先发个国军上将的名单吧:

特级上将:

1935年4月1日授予:

蒋中正: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中华民国总统、中国国民党总裁。

一级上将:

1935年4月2日授予:

阎锡山: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太原绥靖公署主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山西省政府主席、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部长。

冯玉祥: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第六战区司令长官。

张学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昌行营主任、西北“剿总”副总司令代理总司令。

何应钦:军政部部长兼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参谋总长、陆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主任、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部长、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

李宗仁: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兼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军事委员会汉中行营主任、北平行营主任、中华民国代总统。

朱培德:军事训练总监部总监兼军事长官惩戒委员会常务委员、代理参谋总长、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

唐生智:训练总监部总监、军事委员会执行部主任、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军法执行总监、首都卫戍司令长官。

陈济棠:广州绥靖公署主任、总统府战略顾问。

1935年9月6日授予:

陈绍宽:海军部部长、海军总司令。(海军)

1938年2月14日追晋:

刘 湘:1938年1月20日病逝于汉口、时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兼第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

1939年5月13日晋升:

程 潜:副参谋总长、代理参谋总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汉行营主任、长沙绥靖公署主任。

1940年5月18日追晋:

宋哲元:1940年4月5日病逝于四川绵阳、时任军事委员会委员。

1944年2月2日追晋:

陈调元:1943年12月18日在重庆病逝、时任军事委员会点验委员会及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

1945年10月5日晋升:

白崇禧:国防部部长、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华中“剿总”总司令、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1947年2月21日晋升:

陈 诚: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国民政府主席东北行辕主任、台湾省政府主席兼任台湾警备总司令、行政院长、中华民国副总统、国民党副总裁。

1950年5月晋升:

薛 岳:总统府战略顾问。

1951年6月晋升:

周至柔:国防部兵工委员会主任委员、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保安司令、总统府参军长。

1952年10月晋升:

徐永昌:总统府资政。

1954年6月21日晋升:

桂永清:参谋总长。(海军)

1954年7月晋升:

顾祝同: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主任兼贵州绥靖公署主任、第三、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西南军政公署长官、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1959年1月晋升:

王叔铭:国防部参谋总长、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常驻联合国军事参谋代表团首席代表兼空军代表、总统府战略顾问。(空军)

1959年6月晋升:

彭孟缉:参谋总长、总统府参军长。

1959年12月31日追晋:

郑介民:1959年12月11日病逝于台北。

1960年7月晋升:

黄 杰:台湾警备总司令、国防部部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1961年12月晋升:

黄镇球:总统府参军长、总统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席。

1964年1月追晋:

朱绍良:1963年12月25日在台北逝世。

1965年9月晋升:

余汉谋:总统府战略顾问。

1966年12月晋升:

黎玉玺:参谋总长、总统府参军长。(海军)

1968年1月晋升:

高魁元:参谋总长、总统府参军长、国防部部长。

1970年6月25日晋升:

刘玉章:台湾警备总司令兼台湾军管区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

刘安祺:国防研究院副院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赖名汤:参谋总长、总统府战略顾问。(空军)

1972年12月晋升:

胡 琏:总统府战略顾问。

1973年9月追晋:

陈大庆:1973年8月22日病逝于台北、时任国防部部长。

1976年6月晋升:

宋长志:参谋总长、国防部部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1981年12月晋升:

郝伯村:参谋总长、中山科学院院长、国防部部长、行政院长。

1990年1月1日晋升:

陈燊龄:参谋总长。

1992年1月1日晋升:

刘和谦:参谋总长。(海军)

1995年7月5日晋升:

罗本立:参谋总长

1998年3月5日晋升:

唐 飞:参谋总长、国防部部长。(空军)

1999年2月1日晋升:

汤耀明:参谋总长、国防部部长。

2002年2月1日晋升:

李 杰:参谋总长。(海军)

2004年5月晋升:

李天羽:参谋总长。(空军)

二级上将:

1935年4月3日授予:

陈调元:军事参议院院长、军事委员会点验委员会及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

何成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汉行营主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兼湖北省保安司令、军法执行总监部总监。

朱绍良:第三、第九集团军总司令、第八战区司令长官、副参谋总长兼军委会办公厅主任、重庆绥署主任、福建省政府主席兼福州绥署主任。

韩复榘:山东省政府主席、后兼山东省保安司令、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

宋哲元:察哈尔省保安司令、河北省政府主席、河北省保安司令、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

刘 湘:四川省政府主席、四川省保安司令、第二路预备军司令长官、第七战区司令长官、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兼第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

刘 峙:河南省政府主席、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重庆卫戍司令兼防空司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徐州剿总总司令。

万福麟: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副主任、第一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五十三军军长、第二十集团军副总司令、东北行辕副主任、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

何 键:湖南省政府主席兼湖南省保安司令、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军事委员会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

白崇禧: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部长、第五战区代司令长官、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桂林行营主任。

刘镇华:安徽省政府主席兼安徽省保安司令。

顾祝同: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主任兼贵州绥靖公署主任、第三、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西南军政公署长官、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商 震: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军委会办公厅主任、驻美军事代表团团长、国民政府参军长。

傅作义:第七军团总指挥、第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第七集团军总司令、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华北剿总总司令。

徐永昌: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保定行营主任、军令部部长、陆军大学校长、国防部部长。

于学忠:西北剿总第二路军总司令兼第八纵队司令、第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五十一军军长、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军事参议院副院长。

杨虎城: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西北“剿匪”第三路军总司令。

蒋鼎文:福州绥署主任、西北“剿匪”前敌总司令、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第十战区司令长官、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军事参议院参议。

龙 云:滇黔绥靖公署主任、军事委员会昆明行营主任、陆军副总司令、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方面军总司令、军事参议院院长、战略顾问委员会代主任。

徐源泉:鄂湘川边区“剿匪”总司令、第二军团军团长、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军事参议院参议。

1935年12月10日授予:

杨爱源:山西新编陆军总指挥、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三十四军军长、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太原绥靖公署副主任。

1936年1月11日授予:

程 潜:参谋总长、第一战区司令长官。

1936年11月23日追晋陆军上将:

王 均:1936年11月因飞机失事身亡、时任西北“剿匪”第一路副总司令兼第一纵队司令官。(1935年4月6日授中将)

1936年12月31日授予:

李烈钧:军事法庭审判长。

1937年4月12日追赠陆军上将:

黄慕松:1937年3月20日在广东逝世、时任广东省政府主席。(1935年4月4日授中将)

1937年7月31日追赠陆军上将:

佟麟阁:1937年7月28日在北平南苑阵亡、时任第二十九军代军长。

赵登禹:1937年7月28日在北平南苑阵亡、时任第一三二师师长。(1936年1月25日授中将)

1937年12月6日追赠陆军上将:

郝梦龄:1937年10月16日在忻口战役中阵亡、时任第九军军长。(1935年4月4日授中将)

饶国华:1937年11月30日在安徽广德自杀殉国、时任第一四五师师长。(1936年2月26日授少将、他后来任一四五师中将师长、没有正式的晋升时间)

1938年2月18日追赠上将衔:

周浑元:1938年初在重庆病逝、时任第三十六军军长。(1935年4月6日授中将)

1938年4月6日追赠陆军上将:

王铭章:1938年3月17日在滕县阵亡、时为第四十一军前敌总指挥兼代理军长。(1936年2月26日授少将、1936年10月28日晋升中将)

1939年5月2日晋升:

卫立煌: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陆军副总司令、东北剿总总司令。(1935年4月4日授中将、1936年9月26日加上将衔)

陈 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第六、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军政部部长、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1935年4月4日授中将、1936年9月26日加上将衔)

1939年11月20日追晋:

廖 磊:1939年10月23日逝世、时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兼安徽省保安司令。(1936年1月23日授中将、1937年5月14日加上将衔)

1940年7月7日追晋:

张自忠:1940年5月16日在湖北宜城阵亡、时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1935年4月9日授中将、1939年5月2日加上将衔、)

1941年9月26日追赠陆军上将:

唐淮源:1941年5月12日在中条山自杀殉国、时任第三军军长。(1935年4月13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

1943年6月12日追赠陆军上将:

蒋作宾:1942年12月24日病逝于重庆、曾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兼安徽省保安司令。

1943年9月10日追赠海军上将:

陈训泳:具体逝世时间不详、曾任海军部常务次长。(1935年9月6日授海军中将)

1940年9月23日追赠陆军上将:

陈安宝:1939年5月6日在南昌会战中阵亡、时任第二十九军军长兼第七十九师师长。

1944年2月9日晋升:

薛 岳: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徐州绥靖公署主任、总统府参军长、海南防卫军总司令。(1935年4月5日授予中将、1936年9月26日加上将衔)

1944年6月22日追赠陆军上将:

李家钰:1944年5月21日在河南陕县阵亡、时任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四十七军军长。(1936年2月25日授中将)

1945年5月25日追赠陆军上将:

邹 洪:1945年4月16日病逝、时任粤桂边区总指挥。(1935年4月13日授少将、1940年12月2日晋升中将)

1945年5月25日追赠海军上将:

陈季良:1945年4月14日病逝于四川万县、时任海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兼第一舰队司令。(1935年9月6日授海军中将)

1945年10月3日晋升:

张发奎:第二方面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广州行营主任、广东绥靖公署主任、陆军总司令。(1936年9月12日加上将衔)

张治中: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北行营主任、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1935年4月4日授中将、1936年9月26日加上将衔)

1946年6月13日晋升:

余汉谋:衢州绥靖公署主任、陆军总司令、广州绥靖公署主任、华南军政长官公署主任。(1936年1月22日授予中将、1936年9月12日加上将衔)

1946年7月31日晋升:

李济深: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军事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训练部总监、军事委员会战地党政委员会副主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一说为一级上将)

张之江:军事参议院参议。(1936年1月22日授中将、1936年9月26日加上将衔)

鹿钟麟:国民政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1936年1月22日授中将、1936年9月26日加上将衔)

王树常:军事参议院参议、晋升同时即退役。(1935年4月5日授中将、1937年6月7日加上将衔)

王陵基:第三十集团军总司令、四川省政府主席兼四川省保安司令。(1939年11月13日授中将、1940年5月25日加上将衔)

石敬亭: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副主任。(1936年1月22日授中将)

张 钫:军事参议院副院长。(1936年1月23日授中将)

金汉鼎:军事参议院参议。(1936年1月23日授中将)

郭汝栋:1938年即已回家休养。(1935年4月8日授中将)

但懋辛: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军事参议院参议。

李 杜:军事参议院参议。

1946年10月19日晋升陆军上将:

张 贞:军事委员会西南军风纪巡察团团长。(1936年3月18日授中将)

1946年12月7日晋升:

吕 超: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长、军事参议院参议。(1937年1月8日授中将加上将衔)

1947年1月6日授予陆军上将:

蔡廷锴:曾任军事委员会参议。

1947年1月29日晋升陆军上将:

俞飞鹏:交通部部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1947年2月21日晋升:

邓锡侯:川康绥靖公署主任、四川省政府主席、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1936年2月25日授中将、1937年3月31日加上将衔)

陈 仪:台湾警备总司令、浙江省政府主席。(1937年9月2日授中将加上将衔)

熊式辉: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营主任、国民政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1937年9月22日授中将加上将衔)

1947年3月22日追赠陆军上将:

蒋方震:1938年11月4日病逝于广西宜山、时任陆军大学代理校长。

1947年6月9日特任:

陈铭枢:第十一军军长、京沪卫戍司令长官、行政院副院长兼交通部长。

1947年11月11日晋升:

孔 庚: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立法院立法委员。

1948年11月18日晋升:

邹作华:国民政府主席东北行辕政治委员会常务委员、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1936年4月21日授中将、1937年9月2日加上将衔)

1948年5月17日追晋陆军上将:

刘 戡:1948年3月1日在陕北自杀、时任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1935年4月13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1953年又被追晋为陆军二级上将)

1948年5月17日追晋上将衔(请注意同上面的刘戡的待遇不一样):

严 明:1948年3月1日在陕北宜川阵亡、时任整编第九十师师长。(1945年6月28日晋升少将、没有晋升中将的记录)

1949年1月19日追赠陆军上将

邱清泉:1949年1月10日在陈官庄阵亡、时为第二兵团司令官。(1939年6月24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陈 章:1948年11月11日在淮海战役中兵败自杀、时任第六十三军军长。(1936年2月1日授少将、1936年7月晋升中将)

黄百韬:1948年11月22日在碾庄阵亡、时任第七兵团司令官。(1936年1月30日授少将、1943年4月26日晋升中将)

熊绶春:1948年12月11日在双堆集阵亡、时任第十四军军长。

1949年9月晋升:

罗 奇:陆军副总司令。(1937年5月14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50年3月晋升:

刘士毅:总统府参军长、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1940年4月13日晋升中将、1949年5月24日加上将衔)

周至柔:参谋总长兼空军总司令。(1936年1月24日授中将)

林 蔚: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总统府战略顾问。(1936年1月22日授中将、1947年8月9日加上将衔)

袁守谦:国防部政务次长、代理部长。(1937年5月21日晋升少将、1945年6月28日晋升中将)

1950年8月追赠陆军上将:

郭 忏:1950年7月30日病逝于台湾、时任总统府战略顾问。(1936年1月30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

1950年10月20日追赠陆军上将:

唐式遵:1950年3月28日在西康阵亡、时任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1936年2月25日授中将、1938年10月24日加上将衔)

1951年2月晋升:

郭寄峤:国防部部长。(1936年1月20日授予少将、1937年4月2日晋升中将)

1951年5月晋升:

孙立人:陆军总司令兼台湾省保安司令、总统府参军长。(1945年3月8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51年6月晋升:

桂永清:海军总司令、总统府参军长。(1935年4月13日授少将、1936年10月22日晋升中将)

黄镇球:联勤总司令、国防部副部长、总统府参军长、台北卫戍司令、台湾警备总司令、总统府参军长。(1936年1月29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

1952年晋升:

彭孟缉:台湾警备司令部副总司令、台湾卫戍司令、副参谋总长、参谋总长、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1938年4月27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53年1月晋升:

萧毅肃:副参谋总长。(1936年3月18日授少将、1945年2月20日晋升中将)

1953年2月追赠:

张 镇:1950年病逝于台北、曾任宪兵司令、首都卫戍司令部司令。(1936年10月5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53年10月晋升:

王叔铭(空军):空军总司令。(1948年9月22日晋升空军少将)

黄 杰:台北卫戍司令、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司令、总统府参军长、台湾警备总司令。(1935年4月13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

1954年1月追晋:

周 岩:1953年7月22日病逝于台北、退休前任总统府战略顾问。(1935年4月9日授中将)

1954年7月晋升:

郑介民:国防部参谋次长、总统府战略顾问、国家安全局局长。(1943年2月10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徐培根:副参谋总长、国防大学校长、国防部常务次长、总统府战略顾问。(1945年6月28日晋升中将)

1955年晋升:

胡宗南:澎湖防卫司令部司令官、总统府战略顾问。(1935年4月9日授中将、1945年10月3日加上将衔)

黄仁霖:联勤总司令。

1956年10月追赠:

毛人凤:1956年10月14日病逝于台北、时任国防部情报局局长。

1957年7月晋升:

胡 琏:第一军团司令、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陆军副总司令。(1945年6月28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石 觉:副参谋总长兼联合作战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防部作战参谋次长、联勤总司令。(1939年6月17日授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梁序昭(海军):海军总司令、国防部副部长。(1949年8月晋升海军少将、升任海军总司令的同时晋升为海军中将)

陈嘉尚(空军):空军副总司令、空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

1958年9月追晋陆军二级上将:

吉星文:1958年8月24日在金门炮战中伤重不治、时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1945年6月28日晋升少将、1957年12月晋升中将)

赵家骧:1958年8月23日在金门炮战中阵亡、时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

1958年11月晋升:

孙 震:总统府战略顾问。(1936年2月25日授中将、1939年5月加上将衔)

1958年晋升:

刘国运(空军):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

1959年晋升:

何世礼:驻联合国军事代表团团长兼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军事参谋委员会首席代表、晋升即退役。(1946年11月16日晋升少将)

1959年1月晋升:

马纪壮(海军):国防部副部长、联勤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国防部副部长。

1959年7月晋升:

黎玉玺(海军):海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参谋总长。

罗 列:陆军总司令、国防部联合作战计划委员会主任委员、三军联合大学校长、副参谋总长。(1945年6月28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59年10月追赠陆军上将:

甘丽初:1950年冬在大瑶山被解放军击毙、时任反共救国军第十军军长。(1936年1月29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

1960年7月晋升:

陈大庆:国家安全局局长、台湾警备总司令、陆军总司令、台湾省政府主席、国防部部长。(1937年8月2日晋升少将、1945年3月8日晋升中将)

蒋经国:国防部副部长、部长、行政院院长、中华民国总统。

1960年12月晋升:

刘玉章:陆军预备部队训练司令、陆军副总司令、台湾警备副总司令兼台湾军管区副司令、台湾警备总司令兼台湾军管区司令。(1948年9月22日晋升少将)

高魁元:陆军第二军团司令、总政治部作战部主任、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1948年9月22日晋升少将)

1961年8月晋升:

刘安祺:陆军总司令、三军联合大学校长、国防研究院副院长。(1936年10月5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袁 朴:陆军副总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1939年11月13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63年1月晋升:

唐守治:副参谋总长、总政治作战部主任。

赖名汤(空军):副参谋总长兼情报参谋次长、联勤总司令、空军总司令。

徐焕升(空军):空军副总司令、总司令

1963年12月晋升:

李运成:宪兵司令、陆军副总司令、参谋总部特别行政助理官。

余伯泉:参谋总部特别行政助理官、副参谋总长、总统府参军长、国防部联合作战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三军联合参谋大学(即后来的三军大学)校长。

1964年晋升:

雷炎均(空军):空军副总司令、副参谋总长。

1964年12月晋升:

尹 俊:澎湖防卫司令部司令、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陆军副总司令、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兼台湾军管区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

1965年2月晋升:

刘广凯(海军):海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联勤总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国防部政治作战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委员。

罗友伦:陆军副总司令兼陆军作战司令部司令、陆军训练发展司令兼陆军作战司令部司令、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联勤总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

1965年7月晋升:

陈有维(空军):副参谋总长。(1966年3月14日逝世)

1966年12月晋升:

王多年:陆军副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联勤总司令、三军大学校长。

冯启聪(海军):海军总司令、国防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国防部副部长、总统府参军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1967年晋升:

魏崇良(空军):副参谋总长。

1969年追赠陆军上将:

欧 震:1969年2月13日逝世。(1935年4月15日授少将、1936年10月5日晋升中将)

1969年7月晋升:

于豪章:陆军总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

张国英:陆军副总司令、代总司令、国防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国防部副部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郑为元: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联勤总司令、台湾警备总司令兼台湾军管区司令、国防部副部长、国防部部长。

1970年7月晋升:

宋长志(海军):海军总司令、参谋总长。

陈衣凡(空军):空军总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

罗英德(空军):参谋总长特别行政助理官。

俞柏生(海军):海军副总司令、副参谋总长。

崔之道(海军):国防部常务次长。

1971年7月追晋:

胡长青:1950年3月31日在西康孟获岭兵败自杀、时任第五兵团司令官。

1973年12月追晋:

李 弥:1973年12月7日病逝于台北、1964年以中将衔退役。(1945年6月28日晋升少将、1948年9月22日晋升中将)

1975年4月晋升:

马安澜:陆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总统府参军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王 升:总政治作战部副主任兼执行官、主任。

司徒福(空军):空军总司令。

1975年8月16日晋升:

蒋纬国:三军大学副校长、校长兼战争学院院长、联勤总司令、国防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

1976年6月晋升:

乌 钺(空军):副参谋总长、空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1976年7月晋升:

邹 坚(海军):海军总司令、副参谋长总长兼执行官。

1977年4月晋升:

刘和谦(海军):海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海军副总司令、海军总司令、参谋总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参谋总长。

郝伯村: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陆军总司令。

1978年6月晋升:

汪敬煦: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国家安全局局长、总统府参军长。

1981年12月晋升:

陈守山:台湾警备总司令兼台湾军管区司令部司令、国防部副部长。(第一位台湾省籍上将)

郭汝霖:空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总统府参军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蒋仲苓:陆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司、中山科学研究院院长、总统府参军长、国防部部长。

1982年晋升:

陈坚高:副参谋总长、副参谋长总长兼执行官。

1983年5月晋升:

许历农:总政治作战部主任。

宋心濂: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国家安全局局长。

1984年8月晋升:

言百濂:三军大学校长、国防部副部长、总政治作战部主任、总统府战略顾问。

温哈熊:联勤总司令、总统府战略顾问。

1985年12月24日晋升:

叶昌桐(海军):副参谋总长、副参谋总长兼中山科学研究院院长、海军总司令、三军大学校长。

陈燊龄(空军):副参谋总长、空军总司令。

赵万富:第十军团司令、金门防卫部司令、陆军副总司令。

1987年12月2日晋升:

杨亭云: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副总司令、总政治作战部副主任兼执行官、总政治作战部主任。

罗本立:三军大学校长、联勤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

赵知远(空军):副参谋总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郭宗清(海军):国防部常务次长、国防部副部长、国防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又一位台籍上将)

夏 甸(海军):国防部计划参谋次长室次长、国防部联合作战训练部主任兼计划参谋次长、副参谋总长。

黄幸强: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陆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总统府战略顾问。

1988年6月晋升:

罗 张(预备役):内政部警政署署长。

1989年10月晋升:

刘曙晞(海军):中山科学研究院院长、总统府战略顾问。

相关阅读

  • 国民党东北行辕,国民党东北行辕主任

  • 国民党东北行辕主任 前后有两任 第一任是熊式辉,1946年8月到1947年10月 第二任是陈诚,1947年10月到1948年1月 后来改为剿总司令部 关于行营(行辕)和绥靖公署的问题? 行辕 开放分类

热门文章

  • 画江湖李存勖,画江湖不良人李存勖喜欢谁?有感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二季第一季李存勖唱戏时周围的人吹的曲子是什么??? 我查了一下,这个乐器叫埙。吹得应该是制作组自己编的曲子没有名字。我根本查不到,没有这个曲子。 画
  • 梦到过世的长辈,

  • 经常梦到已经去世的亲人 你只是做了一个怪异的梦而已,如果你要真的相信梦境会对你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影响,起什么作用,你可以上网查周公解梦,便见分晓。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