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女修半夏传,错爱一生小说,女主叫季半夏,有的传给我一下,或者阅

日期:来源:女修半夏传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半夏的传说故事

传说:石羊场有个叫李富安的乡民,想多子多富,贤妻已为其生了七个儿女,都想还生。48岁那年的夏天中间生下了第八个小孩,因是夏天过半,李富安给她取名为李半夏,家人都叫她半夏。 李半夏生来身小体瘦,苗条如柳,半夏长到10岁时,个子还是很小,但很乖因家人多地少,难以维持生活,这时,李富安就把半夏送到相盖山寺内诵经,半夏到相盖山后,一心想普渡众生,修炼成佛,摆脱人间的痛苦,经多年的苦修炼都没有成仙得佛,她都失去了信心。一天晚上。佛祖给她送来一个梦“你要继续修炼,佛门是以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为根本,你虽然修炼了多年,但没有为天下众生消除苦难,所以不能修成正果,列入仙班”。半夏姑娘就按佛祖的旨意。在普州城挂起了“起死回生”的抬帘,摆起了药摊,这百姓治病。男人们看见药摊旁站着一位十分美丽,面带笑容的姑娘都不女孩子意思去找她治病,一位从乡下进城的老太太因无钱看病,看到这位面善的姑娘就上前去问道,“姑娘,我没有钱治病,你若是能治好我的病,我就一辈当你的下人,服待你一辈子”,姑娘听后,摸着她手说:“大娘,你病得不轻呀,我定能治好你的病,并分文不收”姑娘边说边为其包药,药包好后,和蔼可亲爱的说道:“大娘,你把这药拿回去煎来吃了,病一定会好的”。老太太感激不尽接过药包,回到家里就把药煎来喝了一次,第二天早上又喝了一次,到子中午老太太感觉没有什么病了。随后她逢人就说:“街上有一位年轻的神医治,治好了多年没治好的老毛病”。果真大家仔细一看,老太太病了很多年,都没有那个医生治好她的病,现在右一下子脸色红润,说话很有精神,病容全消失了。些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姑娘治病的名声就传遍整个普州,百姓们有的携儿带女,有的柱棍扶杖来找她治病,她不分白天黑夜,随喊随到,到病人家中治病,真是药到病除。在整个普州传为神医。

有一天,半夏姑娘来到石羊场为百姓治病,当她看见了七八五十六个病人,处了七八五十六个药方,包了七八五十六包药,累得她腰也直不起来了,突然来一位小伙子对他说:“我是天上的六甲神,因你为百姓消灾治病,功德非常圆满,奉玉大帝旨意,召你上天入仙班,命你明日大阳出山时,到相盖山华严洞排班听封”,六甲神又悄悄地对他说:“可能是半夏仙”。然后,就踏上一朵莲花走进了祥云。半夏姑娘听后,腰也直起了,十分兴奋。心想,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第二天,她早早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奔向华严洞,待日出后上天赐封,当她正夏出门时,急促的敲门声,使她不觉一惊,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位壮汉抱着一个面色苍白,生命垂危的小孩,壮汉急得满头是汗,哀求半夏一定救好这个孩子,因为他是我家的独苗苗。半夏姑娘一挥小孩的脉,病得不轻,但他心慌,不知如何下药治。不过她还是尽力克制上天的心情,寻问病情,分析病理。仔细观察,琢磨。为小孩煎药,喂下后可不见好转眼看上的时间就快到了,半夏姑娘对壮汉说:“药已服下,我有点事出去,回来再救小孩”。壮汉见半夏姑娘要走就朴通下跪,哀求半夏姑娘一定要把小孩治好才走。半夏姑娘有睦为难,正在这时,小孩口吐白沫,眼睛发直,脸色雪白,半夏姑娘急忙进行抢救,确把听封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等小孩苏醒过来后,她听封的时间早已过去了,半夏姑娘还是去了华严洞,但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半夏姑娘就这样失去了上天的机会,从此,她再也不想上天成仙行道的事了,就一心一意地为普州和天下穷苦人治病,因她治病救人,常年奔波,劳累,不幸积劳成疾,便离开了人世,人们就把她埋地一块大土中间,不久,她的坟和这块土里都长出了许多绿油油小苗来。过了一段时间这块土的主人,耕地种庄稼时发现苗苗下面结有一颗珠子大小的东西,可能是半夏姑娘变的,不如拿来作药用,他就送了几颗给邻居一位有病人吃了,效果很好,病情真的解轻了,此事传出去后,有病的人,特别是气官炎,胃炎,呕吐的病人挖来吃,一吃就见效,十分灵验,为纪念半夏姑娘,人们就称小苗苗为半夏,并在华严洞左壁首位按半夏姑娘的形态雕刻了一尊坐像,使永远纪念和瞻仰。 .

我是近迷上女主修真类小说。那位亲能给我推荐下和仙渡,差不多的呢。万分感谢

虽然没看过仙渡,但以下这些不错:

苏菲的异界(经典!是穿到异界,慢慢成长的故事,有点长,但很好看的)

绝代天狐(强推!穿成天狐一只,男主是他师兄)

神仙也有江湖(强推!经典!)

仙侠之仙尸(好像还没完结)

小月修仙记

盘丝洞38号(穿成蜘蛛)

有一本古言小说,女主叫冷半夏,书名是什么?

撩妻成瘾:boss老公,不许动

内容简介

为了报复渣男贱女,冷半夏找上传闻不近女色的顾瑾白闪了婚,可没想到,婚后的生活是这样的——“老公,我饿……”“吃我。”某人立刻把自己脱个干净。“顾瑾白,我要……”离婚。“乖,躺下,我满足你!”说完,将某女扛回房间,啪啪啪…尼玛,说好的不近女色呢?顾少征服娇妻五部曲:第一步:宠她,宠到没他不行。第二步:撩她,撩到见他就扑。第三步:睡她。第四步:不服,继续睡。第五步,还不服,接着睡,睡服为止!

求花开半夏结局~要原文~

夏伤

  叶向荣接到阿九的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集合了警力,因为夏如画还在他们手上,所以追捕的警车都没有带警灯,叶向荣统一负责。祁家湾码头由吴强部署,如果程豪逃过追捕,那么在上船之前一定要扣住他。

  坐在车上,叶向荣有着一种从没有过的亢奋和紧张。窗外城市的风景飞驰而过,叶向荣呼吸着自己最熟悉的带着海味的空气,想起了这个案子最初侯队长对他说的话。这么多年过去,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深刻地体会到了他的使命。那不仅仅是抓捕罪犯的职责,不仅仅是维护生命财产安全的宣言,不仅仅是法律条文的规定,而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浑厚的力量,超越人性,刚强坚韧。

  叶向荣握紧了手里的枪,夏如画轻淡如菊的笑容恍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想,这次一定要帮她,连魏如风的份一起。

  阿九开着车,眼看就到兰新路了,从后视镜上看并没有警车的影子,他的手心冒出来了汗,方向盘因此而有些滑。程豪仿佛感觉出了他的心慌,突然凑到他耳边说:“开快点,如果待会儿有情况也不要停!”

  阿九听见后边传来了一声“咔嗒”的金属声,这个声音他曾经听过,是程豪手枪的膛音。阿九点点头,咽了口唾沫,狠心踩大了油门。

  夏如画很安静地坐在车上,混沌的时光磨灭了她的感知,没有恐惧也没有盼望,她仿佛很仔细地在看外面熟悉的道路,但是在她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神采。

  汽车遇到红灯停了下来,程豪低声地咒骂了一句,夏如画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瞥了眼街边。

  时间在那一眨眼间霎那定格住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闪出了一个顽长的身影,他从背面看有些消瘦,走路时左肩膀比右肩膀高一些,一晃一晃的。

  夏如画的眼神渐渐聚拢起来,这个人她认得的,她跟程豪说过,就是化作灰尘也能认得的。

  夏如画猛地打开车门跑了下去,阿九和程豪都没有想到,程豪探出身子,一把没够到她,焦急地大喊:“如画!回来!”

  夏如画丝毫不理会他的呼喊,踉踉跄跄地往马路中间走,两旁过往的车辆纷纷按起喇叭,程豪也跳下了车,他跑了几步拉住夏如画,夏如画疯狂地挣扎起来,她含混不清地说:“你放开我!我见着他了!你让我找他去!”

  程豪还没说话,就看见了从旁边车子上下来的人,那些人眼睛直盯着他,手摸向了腰间。程豪在他们中间看见了叶向荣,还没等叶向荣开口,他就死死勒住夏如画说:“你们别过来!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叶向荣慌忙挥手,所有人都停住了,周围的路人看见有人掏出了枪,吓得四散逃开,警察们渐渐控制住现场,程豪拿枪抵着夏如画的头,四处环顾着。

  夏如画眼看着那个人渐渐地远走,更加躁动起来,她一边扳住程豪的手一边哭叫:“如风!魏如风!”

  夏如画凄厉的声音穿透了整个街市,沁人心肝。程豪和叶向荣都被这声对亡灵绝望的呼唤震慑住了,程豪手一松,夏如画挣开他向前跑了几步。

  而隔着一层层陌生人的面孔,那个人终于回了头,夏如画看着他,露出了小女孩一般的笑容。

  她慢慢伸出手,刚要向他迈出一步,身后却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随后好几声枪声一同响起,而夏如画已经听不真切了。她和程豪展开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散落两旁。她的脑侧泊泊地流出了血,顺着眼角的泪痣,一滴滴落在地上,犹如哭出血泪,绽开了妖烧的花。

  夏如画倒下时没舍得闭眼,远处的那个人在她的眼眸中,一帧一帧地消失。她仰躺在地上,头发像锦一样散开,黑色的发和红色的血把颜色分割开来,仿佛一幅破裂的画。

  远处那个人怔怔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夏如画,身旁的一个中年人推了他一把说:“如画!还不闪开点!”

  “威叔,你叫你伙计什么?”和他走在一起的瘦子说。

  “如画啊。”威叔捡起掉在地上的铁丝匝说。

  “他怎么叫这名字?女里女气的!”瘦子纳闷地问。

  “别提啦,他是西街爆炸那天我从海里救上来的,别人都有亲属,就他没有,我估计是家里人都没了。我问他什么,他也都不知道,好像被大火吓住了,嘴里不停地喊‘如画,如画’,只有叫这个名字他才有反应。我都救了他,总不能给轰出去,正好店里缺个人,就给他留下来了。”

  “唉,也挺可怜的。”瘦子摇摇头说。

  “如画!走啦走啦!真是的,什么都记不住,倒喜欢凑热闹!” 威叔大声喊。

  瘦子回过头,指着他惊异地说:“威叔你看!他… … 他怎么啦?怎么哭了?”

  在那个叫如画的男子脸上,清清楚楚地挂了两行泪,威叔走过去说:“都跟你说别看了!非看!吓着了吧?”

  “我这里… … ”男子捂着胸口心脏的位置说,“疼… … ”

  “疼狗屎!又没打着你!快走!小心警察抓你来!”威叔吓唬着他,把铁丝匝塞给了他。

  男子一哆嗦,像是在害怕什么,他向夏如画倒下的地方望了一眼,疑惑地、不舍地、哭着最后望了一眼。终究还是扭过头,慢慢走远。

  程豪已经被击毙了,这个显赫一时,耗费叶向荣多年时间侦查的人就这么破败地躺在了他脚下。可叶向荣却没低下头看他一眼,他跌跌撞撞地越过了程豪的尸体,走到夏如画旁边跪了下来,颤抖地抱起她,轻声呼唤着:“如画……如画… … ”

  程豪最终还是没放过她,他开枪射中了夏如画,血染红了她清白的脸庞,就像一抹胭脂,带着美丽却残酷的色彩。她仍然在微微喘着气,但是眼前已经一片漆黑了。

  在她生命最后的微光中,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余下了魏如风的样子。

  “咱们明天还要走远路呢。”

  “你愿意吗?你跟我走吗?"

  “可我更怕一个人的寂寞,而你又不爱我。”

  “姐,这不是别人的错,是我自己的错。”

  “谁再敢说我姐一个字!我就把他也从这里扔下去!都给我记住了!姐!咱们回家!”

  “夏如画,我那天说的是真的!我说爱你是真的!”

  “我爱你!”

  “我也没撒谎,我就是那么想的。”

  “豆沙太甜,我不爱吃。”

  “我绝不会让你饿死!我们俩要一起活得好好的!”

  “姐,你是觉得我可怜吗?”

  “别哭了,以后我再送你,送你好多好多。”

  “就在眼角,你揉揉!”

  “魏什么?”

  “不为什么? ?……”

  魏如风慢慢变小,最后变成了夏如画初次见到那个小男孩。他就站在那里,站在时光深处,站在生命尽头,静静地,静静地等着。夏如画微微笑了笑,眼角的痣如同她生命最后的泪,闪着血色的光。她想她终于可以和魏如风永远的在一起了。如果真的三世一轮回,那么她一定会在某一个雨天再见到他。到时候她一定会一早告诉他,她真的真的在爱着他,一直在爱着。

  夏如画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天空飘起了雨,雨珠淋在叶向荣的脸上,和泪水化在了一起… …

  夏如画终年26 岁,魏如风不详。

尾声

  在海平市中,辉煌如夜晚的第二轮明月的东歌已经破败不堪。张青龙在东歌对面修起了一座比东歌更豪华,更气派的夜总会,东歌的招牌在夜幕下被崭新的光辉遮住,原来那么流光溢彩的霓虹,也渐渐变得黯然失色。

  程豪的时代,已经终结。即使茶余饭后,也没谁会常提起那个曾经闪耀一时的名字,当年的爱恨情仇早已遗落在漫漫而行的岁月中,被人们淡忘了。

  叶向荣现在调查张青龙,证据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虽然和程豪的案子不尽相同,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都太贪婪,而贪的越多,输的也就越多。

  连续多日加班后,叶向荣终于休息了一天,他去Linda 的店里买了两束花,Linda 很默契地给他包好,他每次来都要这两种,一束是白菊,一束是雏菊。等着她剪花的时候,叶向荣一直看挂在墙上的照片。那是阿九在东歌夜总会拍的,Linda 还是摇滚歌手的打扮,打着唇钉抽着烟,胡永滨在吧台擦着一只杯子,望向镜头的眼睛有点脱离尘嚣的清透。立体的人在相纸上让叶向荣微感陌生,但是从Linda 的眼神里,他能感觉到那段日子真正存在过的痕迹。胡永滨既是1149 又是滨哥,在活着的人的记忆里,他被保留为最感念的样子。

  拿着花出来,叶向荣开着车去了海平墓园。他先去了胡永滨的烈士公墓,墓碑上身穿警服的胡永滨显得坚毅且正直,叶向荣把白菊放在墓前,摘下警帽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想起自己有一句话一直没告诉他,以前是忘了,以后是来不及。他对着墓碑上的照片,喃喃自语说:“永滨,你是一个好警察。”

  从烈士公墓出来,要绕过一个小山坡才到人民公墓,叶向荣走到那里时已近暮色。在横竖纵横的坟墓中,他走到了一个小小墓碑的面前。那是一座新坟,青灰色的石头上还留着鲜艳的红字,碑文很简单:魏如风夏如画生则同袅死则同穴。

  这是陆元为他们安置的安息之所,叶向荣想帮忙,但被他拒绝了。他知道,陆元是怪他的,怪他在最后一刻都没能拯救夏如画。叶向荣没对陆元解释什么,是的,他已经帮不了他们了,但是他把那两个人的音容深深刻在了心底。他们的存在让他明白了每一行法律条文之间都有着些许的空白,在那里埋葬了很多文字无法救赎的痛苦且不为人知的人生。而作为一个警察,他要用毕生的努力,去守护所有这些本该好好过下去的生命,去捍卫国法和正义,这就是他的职责。

  叶向荣捡起地上的松枝,掸了掸墓上的浮土。他把那束雏菊放在了他们名字下面,静静地注视着。前尘往事似画如风,他们青春中的苦痛和幸福都化作了一杯黄土。然而叶向荣想,他们并没有消逝,只要还有人记着,记着那年夏天的爱与罚,年少与忧愁,那么他们就还是存在的。

  叶向荣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太阳快下山他才扭转了身。他答应了在福利院里的那对姐弟,晚上会去看他们,给他们讲故事听。这次,他不会失约了。

叶向荣的身影渐行渐远,夏半醇风拂过,暗香袭人,黄色的花瓣散落在了地上,陪伴着墓碑上的名字一起,慢慢凋零。

寻求一味中草药:九龙丹!

  九龙丹

  【药物组成】牛黄3分,冰片1钱5分,当门子1钱5分,月石1钱,朱砂(水飞)2钱,雄黄(水飞)2钱,火消1钱2分,荜茇4分,金页10张。

  【处方来源】《跌打损伤方》

  【方剂主治】跌打损伤。

  【制备方法】预于三四日前为细末,至五月五日午时修合,置瓷瓶内。

  【用法用量】用者取少许吹鼻、点眼角,男先左,女先右;甚者冷水冲服。

  叶下红 别名细黄金稍、白骨丹

  性味:微苦;性平

  功效:利水,通经,解毒 主治水肿;月经不调;跌打伤肿;疮疖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6-15g。外用:适量,捣敷或煎汤洗。

  出处《中华本草》

  内消应该为内消方。

  内消方

  药物组成:附子1两,半夏1两,乌头1两,肉桂1两,甘遂1两,当归1两,乳香1两,没药1两,甘草1两,阿魏3钱,琥珀3钱。

  处方来源:《疡科遗编》卷下。

  方剂主治:发背、乳疽、脑疽。

  用法用量:用麻油2斤,浸药3日,慢火熬枯,滤去滓,入炒东丹1斤,搅匀,倾钵内,次日隔汤炖烊,方下乳、没、桂、珀、阿魏等末,匀和,收贮听用。将药摊贴患处。

  所以三者只有叶下红是中药,而九龙丹是中药丸药,跟肾结石没有关系,而内消不能确定是什么,不过如果是中药内消方就跟治疗肾结石风马牛不相及了。这三者也就是叶下红是治疗肾结石的。

  求一方很容易,不管是秘方还是什么方,既然相信中医,我还是建议你好好看看中医。因为重要的辩证,只有根据你的个体情况辩证用药才能起到根本的治疗。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画江湖李存勖,画江湖不良人李存勖喜欢谁?有感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二季第一季李存勖唱戏时周围的人吹的曲子是什么??? 我查了一下,这个乐器叫埙。吹得应该是制作组自己编的曲子没有名字。我根本查不到,没有这个曲子。 画
  • 梦到过世的长辈,

  • 经常梦到已经去世的亲人 你只是做了一个怪异的梦而已,如果你要真的相信梦境会对你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影响,起什么作用,你可以上网查周公解梦,便见分晓。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