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川岛芳子显瑜,方姥是不是川岛芳子最有力的证据

日期:来源:川岛芳子显瑜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方姥是不是川岛芳子最有力的证据

  种种迹象表明两个人有着太多惊人的相似点,我认为是:看来川岛芳子太狡猾了,这不像是炒作!具体报道奉上,请参考!

  隐居村落

  “方姥”在长春新立城的房子早已被拆迁。“三间平房,‘方姥’住在一间里,另外两间放东西。”张钰记忆犹新。

  张钰的母亲段续擎对“方姥”的印象并不太深,“我和爸爸偶尔去看看方姨,爸爸说方姨是我们家亲戚。”段续擎拿着川岛芳子的照片努力回忆,“方姨皮肤松一些,眼袋有点明显,比照片老些……”方姨1978年去世,至今已有30多年。

  “我看就是川岛芳子……”段续擎不时喃喃自语。她还记得方姨的奇怪举动:“方姨和父亲有时说日语,方姨喜欢跳舞,从来不照相,不留字迹,没事的时候,方姨教她唱过日本歌。”

  但张钰出生在方姨家,方姨很喜欢她,每年夏天,张钰就会住在方姨家,和她生活几个月,秋天来临,方姨又会离开家,直到次年6月再回。方姨对外称“方老太太”、“方居士”。夏季住在新立城,常去长春般若寺;冬季则去浙江省国清寺避寒。方姨深居简出,烧香念佛。“她在家里一般情况下自己做饭吃。她干净利索,屋里摆设也很讲究,有个两开门的衣柜,柜上有个座钟,一部老式收音机和一个插花瓶。喝茶的小碗有盖。屋地上有张八仙桌,炕上有吃饭用的炕桌。米、面、油等生活用品都是姥爷段连祥定期送来。”

  “新立城是农村,当年户籍管理不严格,‘方姥’隐姓埋名,深居简出,除房东逯家以外,与农户基本不来往。”张钰说。

  种种巧合

  在张钰的记忆中,“方姥”左胸上方有块伤疤。“我在给她擦汗时看见的,另外,在晚上睡觉前,‘方姥’经常让我给她捶背,感觉她的脊椎有问题。”

  “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川岛芳子历史上确实受过枪伤,子弹射进了她的左胸,同时,川岛芳子在日本上学时就喜欢骑马,从马背上摔下来的次数很多,时间久了,就患上了外伤性脊椎炎。”王庆祥列举“方姥”和川岛芳子的共通点,他认为,胸部枪伤疤痕和脊椎炎症,是“方姥”与川岛芳子身体相同特征的第一个巧合。

  “方姥”会画画,被王庆祥看做第二个巧合。段续擎亲眼见过“方姨”画山水和仕女。张钰则回忆,“稍稍长大些,‘方姥’又教我画日本‘浮世绘’的画,比照一本日本挂历,画日本仕女。”

  张钰的手中至今还保留着“方姥”为儿时的她画的肖像画。一幅是张钰5岁时,“方姥”用纸拓的小张钰侧面肖像画。另一幅是张钰8岁那年,“方姥”用炭铅条为小张钰画的正面肖像画。“我们在将‘方姥’与川岛芳子的绘画进行比对时发现,川岛芳子在16岁时,曾画有一幅表现日本少女孤独背影的速写肖像画,画功相当好,与‘方姥’所画小张钰两幅肖像风格及功底基本相同。”王庆祥说。

  上世纪70年代,一个夏天的晚上,新立城家中只有“方姥”和张钰。“方姥又在听唱片,她告诉我是马连良的。”

  “姥姥,您认识这位马连良吗?”听到张钰的话,“方姥”突然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片刻,她低沉地说:“说起马先生话就长了,每听到马先生的唱腔,我这心里总是酸酸的。等你长大了,如果有一天能见到马先生,请代我说一句‘对不起’。”

  “我们在史料中也得知,川岛芳子在上世纪40年代初,因失势回到北平后,为了生计,曾勒索过马连良等艺人。”王庆祥推断,事隔30年后,每当听到马连良的唱腔,仍能勾起愧疚之感,也是“方姥”不同寻常的特征。

  “方姥”的舞瘾和武功

  “‘方姥’家的院子里,有一块半米来高的大石头,上面是平的,有时,‘方姥’就让我站到石头上,带着我围着大石头转圈跳交际舞。有时在屋里,她也让我站在炕沿上,她架着我的胳膊,顺着炕沿来回走舞步。”20世纪30年代初,川岛芳子曾来到上海,以舞女身份“亮相”。在“十里洋场”大上海,川岛芳子以轻盈柔曼、娴熟玲珑的舞姿出入于各个甲等舞厅,比职业舞女更像舞女。

  “方姥”的武功同样了得。张钰听母亲讲过:1966年于叔(于景泰)死后,“方姥”很悲痛,一天晚上,她母亲段续擎陪“方姥”去新立城水库钓鱼。在水库边上,“方姥”没有心情钓鱼,却爬到水库边的树上,两腿钩在树干上,“方姥”张开两臂,向她母亲段续擎招手,示意捡石子递给她,接过石子,“方姥”一块块抛向映在水中的月亮。“一个年已60岁的老妇人,还有这样的兴致和身手?”当时,段续擎也感到惊奇。

  1978年的冬天,由于身体虚弱,“方姥”已无力再去千里之外的国清寺过冬,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正月十五傍晚,“方姥”正在屋里听李香兰的唱片,让张钰给她买一包她常抽的“蝶花”烟,回到院子里,张钰惊呆了:“‘方姥’拄着教棍,背靠着八仙桌子,站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直视着靠墙的佛像……供桌上香头还在冒着缕缕的烟雾。”

  在“方姥”身旁,唱机还一圈圈地空转着。张钰觉得不对劲儿,快步上前抱住了“方姥”,此时的“方姥”脸还有些微热,任凭张钰大声喊着“姥姥!姥姥!”人已经不能说话了。

  “方姥”临终前对张钰一家人说过:“我死后不要奏哀乐,可以给我播放李香兰的唱片《苏州之夜》。”

  “方姥”死后,秀竹赶来,将她的骨灰送到国清寺保存。

  “密码箱”

  姥爷托付张钰的密码箱,成了打开谜团的线索。一幅表现日本女人洗澡的画,是“方姥”在张钰出生前亲手画的。

  日本学者野崎晃市先生,介入了“川岛芳子生死之谜”的考证。“该画源于日本,一幅日本‘浮世绘’,但‘方姥’略有改动。”野崎先生说,原画屏风上的人物是日本武士,而“方姥”改画成清朝的官员,“可能表现大清‘八旗’制度和生父肃亲王的寓意。”从画中,野崎先生等考证学者们竟找到了“川岛芳子”四个字,“穿过屏风的人是‘川’,倒地的仕女是‘岛’,画中落款‘一帘斋’是‘一连灾’的谐音,‘芳畿画’是‘芳子画’的谐音,画中还特别画有两个小男孩,显然内藏‘子’字。如此把画面上内藏的四个字合在一起,正是‘川岛芳子’。”

  段连祥临终前指着一只“方姥”生前非常喜爱的“坐狮”郑重交代,“‘方姥’生前说,将来如有机会,请将此信物转交给她的秘书小方八郎,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坐狮不大,外包深蓝、墨绿、紫红、黑黄等多种颜色硅质晶片。“这东西以前就放在‘方姥’的柜子上,她特别喜欢,总擦它。”初交到张钰手中时,坐狮的底部是密封的。

  2008年11月16日,王庆祥、吉林省法学会理事李刚等考证专家把玩着坐狮,阳光下,透过磨损缝隙处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类似报纸的填充物,是否还有其他的隐秘?经野崎先生考证后证实,小方八郎已于2000年去世。在这种情况下,张钰及专家们决定——打开坐狮底部的火漆封底。

  11月16日中午11时30分,李刚办公室,李刚找来小刀和锥子,在桌子上垫好报纸,开始轻轻地撬动坐狮的封底。渐渐地,坐狮底部露出了直径寸许的窟窿。李刚先从里面拽出两团旧报纸。

  “那时候,姥爷好像正在天津看朋友,火漆的技术只有大城市的古董店才有,长春没地方封,姥爷特意带着坐狮去天津封底的。”张钰解释。

  接着,惊人的一幕终于出现了,一个小纸卷从坐狮“肚”里掉出来,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着16个毛笔篆字。经专家鉴定,纸条上的字为:“芳魂西去,至未归来,含悲九泉,古今奇才”。

  “小方八郎曾是川岛芳子的秘书,对她非常忠诚,30年后,川岛芳子仍念念不忘小方八郎,并要将坐狮为信物送给小方八郎,告诉他,川岛芳子已经去世。”王庆祥说,看到这个物证,他对“方姥”就是川岛芳子的推断更确定了一些。

  谜团待解

  2009年3月,由张钰、王庆祥、李刚等人组成的“川岛芳子生死之谜新证”课题团队应日本朝日电视台之约去往日本,试图寻找更多的答案。

  在松本市见到“浅间温泉”字样,张钰忽然想起“方姥”给她讲过“浅间温泉”,还讲过京都的清水寺的情景。松本市有一段老城墙,张钰说,“方姥”教她画过一个城楼,说着,几分钟就画好了一个城楼图样,竟与眼前出现的松本城城楼相差无几。

  课题组一行带上了“方姥”的遗物,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想通过科学手段考证“方姥”与川岛芳子之间的关系。临行前,王庆祥等人前往国清寺,拿到了“方姥”的骨灰,并且此前也已经找到与川岛芳子同父同母的肃亲王第二十一子宪东的四根发丝,无奈,骨灰中已无法提取DNA。川岛芳子的指纹已经找到,“1922年肃亲王去世时,王府众兄妹因第二子宪德花用了大量肃亲王为复辟事业积存的钱而签名画押表示愤怒,其中也有川岛芳子的签名和手印,可用于指纹鉴定。”但是,“方姥”的指纹却无处可寻。“‘方姥’特别小心,看书都是用把小镊子翻页。”方钰记得。而其他遗物上早已掺杂了别人的指纹,无法提取。指纹鉴定失败。

  “‘方姥’从来不照相,找到其他证据很难。”“方姥”是否是川岛芳子还是个未知数,但张钰说,她会继续探寻,希望有一天真相大白。

  

川岛芳子的死因争议

川岛芳子被枪决后,坊间流传着替身代死的说法。在当时即有人匿名检举,指女子刘凤玲原获10根金条代替川岛受死,但事后刘家却只获得4根金条,引发轩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为张钰的女子称川岛芳子在其家乡——吉林某个村庄以“方姥”名义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证据之一:方姥生前行为谨慎

根据方姥同村后辈张钰回忆,方姥平日翻书都用镊子,写的字画都用专门炉子焚烧,几乎不留手迹,而且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画,上面的字也被刻意涂上了墨水。

证据之二:技术鉴定枪决照片中死者不是川岛芳子

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个人身份对川岛芳子被押期间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的照片做出鉴定: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针对这一结果,日本方面再次进行鉴定,将行刑后的照片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进行骨骼分解。在对比中,日本专家发现行刑后的照片从肩骨来看应是个长期干农活的妇女,而川岛芳子出身金枝玉叶,即使行军也不曾一线征战,更不可能干过农活。从盆骨来看,被行刑者可能经历过生育,明显与川岛芳子不符。

证据之三:李香兰认可方姥传言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会见了川岛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兰。根据研究者提供的书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时,张钰来到李香兰住处。这场会见李香兰事先要求不能超过15分钟。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的住房、茶室布置等细节。听完这些介绍,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而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呼一向为“哥哥”。谈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李香兰则回答:“没别的可能性了。” 台湾档案曝光川岛芳子被枪决文件,称绝非替身。

台“法务部”曾主办珍贵狱政档案展览,展出了川岛芳子被枪决的调查文件。根据司法文献“河北监察使署函覆调查公文”显示,川岛芳子于1948年3月25日被以汉奸罪名执行枪决,枪决后陈尸监外,任人拍照,且检察官三次覆验,没有所谓贿买他人替死一事。替死传闻系“乖违事实之虚构”。

公文内容提到:“汉奸犯金璧辉为国际知名之女间谍……全体法警与多数新闻记者暨社会人士无不认识,不惟无人敢李代桃僵,且众目睽睽,又奚容移花接木,况于执行之后,陈尸监外,任人参观拍照……”、“法警执行一枪毙命,事后经检察官率同检验员三次覆验,始将尸体移出非常门外停放,以备各新闻记者参观暨拍照。” 经中日专家合作调查,爱新觉罗德崇(清太祖努尔哈赤十一世孙)出面作证,法医用科学方法反复比对骨骼结构,验明死者留下的数件遗物,确证方姥就是汉奸川岛芳子。

1948年愚人节,报纸上突然登出一条有鼻子有眼睛的新闻:“……在行刑前的头天夜里,川岛芳子的牢房里进来一个国军军官。他在川岛芳子耳边小声嘱咐:处决您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大约是在后天黎明之前。但是请您放心,执行者用的子弹不是实弹,而是空弹。请您一听到枪声就立刻倒下。因此3月25日被处死的女汉奸金璧辉业已潜逃,其替死鬼是第一监狱关押的女囚犯刘凤玲,她母亲贪图十根金条,同意让身患绝症的女儿去代替川岛芳子受刑。事后,刘凤玲的妹妹发现狱方言而无信,于是将丑闻抖露出来。”这种内幕奇闻可信度几何?有人疑为故弄玄虚,也有人信以为真。这并不奇怪,中国老百姓差不多天天都过愚人节,报纸新闻到底孰真孰假,孰诚孰欺,真不是那么容易辨别的。

2006年,长春青年女画家张钰主动揭秘,她姥爷段连祥临终前告诉她,曾在长春市郊外隐居了三十年的方姥就是举世闻名的艳谍川岛芳子。这无疑是一个爆炸性消息。经中日专家合作调查,爱新觉罗德崇(清太祖努尔哈赤十一世孙)出面作证,法医用科学方法反复比对骨骼结构,验明死者留下的数件遗物,确证方姥就是汉奸川岛芳子。当年,川岛芳子被判处死刑,日本人本多松江(川岛芳子的家庭女教师,宋美龄留学美国时的同窗)、头山满(川岛芳子的父执)等人为之多方疏通,直达极峰,蒋介石卖个顺水人情并非难事。重病在身的刘凤玲为换取十根金条养家糊口,自愿做了替死鬼。川岛芳子偷偷出狱,潜往东北投靠段连祥(此前两人早已相识,有过通信往来,她认定段连祥值得信赖)。段连祥凭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将川岛芳子安置在长春远郊的一位村长家里,从此隐居下来,身份严格保密。1978年,川岛芳子病死。死前她从未受到过任何来自官方的怀疑和惊扰,一个比铁桶更严密的社会组织竟网漏吞舟之鱼,这种疏忽太不可思议了。

日本军方豢养川岛芳子,将她训练成为“帝国谍报之花”,反噬其祖国同胞,可谓大逆不道。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至今仍对这位二十世纪不可多得的“巾帼英雄”赞誉有加,自然是不怀好意。无论川岛芳子有过多么传奇的经历,但她屈身事敌,卖国求荣,劣迹斑斑,罪恶累累,乃是成色十足的汉奸女子,这一盖棺论定早已板上钉钉,谁也无法更改它。

历史上川岛芳子真的被云开救下了吗?(具体一点的)

应该只是传说!

川岛芳子(1907年5月24日—1948年3月25日)原名爱新觉罗显纾,字东珍,又名金璧辉,曾替日本做间谍,一个传说性的人物。爱新觉罗显琦是川岛芳子的妹妹。

曾被习惯性视为中国近代的汉奸,但是她本是满族人,而她所从事的间谍活动亦是为满洲的复国,实称不上“汉奸”二字。她是清朝末年肃亲王善耆的第14位女儿,辛亥革命后,以日本大陆浪人川岛浪速的继女去日本。因为肃亲王怜悯川岛浪速没有孩子,如是把女儿赠送给他,作为友情的证据。以后,她改名为川岛芳子,并在日本接受教育。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各省纷纷响应,清室原希望求助于袁世凯,不料袁世凯却同时向清室和革命军两边要挟,一面以历代王室覆灭遗族遭戮为由恐吓清室,另一面又以参与共和有功为由夺取民国的领导权。在几名皇室强硬派遭共和分子刺杀后,元老们终于屈服,同意民国所提供的优厚条件,让年仅3岁的爱新觉罗·溥仪退位,结束了大清的统治,也结束了中国历史数千年的帝制。清王朝灭亡前任民政部尚书、镶红旗汉军都统、军谘大臣等要职的肃清王拒绝在退位昭书上签字,仍有伺机东山再起之意。

1927年20岁的时候,在旅顺与蒙古族甘珠儿扎布结婚。甘珠儿扎布是参加蒙古独立运动的巴布扎布将军的儿子。

但她在1930年私奔。她用养父的联系接近关东军,作为日本间谍暗中参与了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

1932年满洲国成立后,川岛芳子在新京被任命为满洲国女官长。一说她当满洲皇室的护卫员。

1933年在关东军被扛变成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参加热河作战。关东军宣传品中称“安国军是由满洲公主带领的满洲国义勇军”。

川岛芳子后来看了满洲国并不是清朝复辟只是个日本的傀儡,很失望,转而公开批判日本军部的大陆政策,被日军视为危险份子,1936年被日本送回监视。

1937年,“七.七”事变后,川岛芳子又与日军驻天津的司令官策划利用汪精卫建立伪政权,并试图将溥仪接回北平,复辟清王朝。但实际的情况是,在日本全面侵华展开后,川岛芳子的利用价值就越来越少了,再加上川岛芳子总是抱着“匡复满清”的这种不合时宜的想法,让日本人对她更加不感兴趣,不久川岛芳子便离开了日本军界。当然,按照川岛芳子的一贯性格,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她的复国之心总是鼓励她去做着一些无法完成的事情。

1942年,川岛芳子因殴打日本宪兵,被押还日本,但她时刻也没忘掉自己要在中国完成的事业。同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身在日本的川岛芳子,想尽办法和曾在担任关东军宪兵队司令时期,与自己有过交往的日本首相东条英机取得了联系....

此后她和一个有名的行情师住在一起,在天津经营餐厅,1945年10月日本战败后,在北京东四九条胡同34号私宅被国民政府军逮捕,并作为汉奸被提起了公诉。

1947年10月22日以“汉奸罪”被判处死刑,

1948年3月25日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由于她那不可捉摸的性格,千变万化的模样,以致于被枪决之后,市井坊间还传说死者只是个替身,绘声绘影,仿佛川岛芳子其实已经脱身,本人活着之说。

关于川岛芳子的评价

  日本侵华期间,极负盛名的川岛芳子,不但在中国窃取情报,而且还参与了“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和“满洲独立”等重大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一二八事变”以及偷运末代皇后婉蓉等事件,被人们称为日本谍报机关的“一枝花”。

  1948年3月25日,随着民国第一监狱的一声枪响,川岛芳子却被民国政府以汉奸罪处死;而且有人认为,倒在枪口下的只是找来的替身,川岛芳子躲过枪决,永远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外……

  □川岛芳子被捕后被关押在民国第一监狱。当时川岛芳子一案审理过程中的最大问题,就是该如何确认她的国籍。

  法庭指控川岛芳子是一名汉奸,即认定她是一个中国人。但川岛芳子本人却矢口否认,她声称自己是日本人,并要求法庭到日本去做调查。

  谭朝炎是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当年,谭朝炎的父亲曾作为民国政府派出的宪兵观察员经历了审判川岛芳子的全过程。谭朝炎介绍说,国籍决定了她是间谍还是汉奸,这在量刑认罪上是有很大差别的。

  那么,川岛芳子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呢?

  在1947年的川岛芳子案件的最后审判中,有一份至关重要的文件从日本寄来,文件是由她的日本养父川岛浪速写的:“川岛芳子,即华裔金壁辉,乃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王女。只因鄙人无子,从芳子6岁起,由王室进至我家,于大正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正式成为鄙人之养女……”从这份证明看来,川岛芳子肯定是中国人,而且还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川岛浪速,通晓汉语,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侵华时,在日军中任翻译官,由于他曾协助肃亲王参与交涉过慈禧、光绪皇帝回銮北京事宜,因此深得清廷信任。

  1911年武昌起义结束了清王朝的统治,1912年2月,满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正式宣布退位,所有的皇亲国戚都作鸟兽散。伪满州国史研究专家余海鹰介绍说,善耆是个复辟狂,他不承认清朝覆灭,一心要搞复辟,因为跟川岛浪速关系非常密切,结拜成兄弟,所以他把这个川岛芳子(当时叫显子)送给川岛浪速作为养女。

  谭朝炎认为,善耆之所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托付给川岛浪速,是看中川岛浪速所背靠的日本法西斯的这种政治实力,也就是说,将来川岛芳子成人以后,就是要借助日本法西斯的扶持匡复皇室。而川岛浪速方面之所以很愿意接收,主要因为日本法西斯对中国的侵略需要,它肯定要找代理人,而代理的人最好就是中国人。

  看来,这一切是肃亲王善耆为了日后东山再起而做的长远之举。

  □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川岛芳子给日本谍报机关留下了第一次深刻印象,而真正让川岛芳子声名鹊起的,还是她秘密携带晚清皇后婉容到达东北的行动。

  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川岛芳子给日本谍报机关留下了第一次深刻印象。当时,奉系军阀张作霖是关东军在东北的最大障碍,于是关东军决定实施暗杀,为此就必须要搞清楚张作霖出行的规律。据说,川岛芳子利用美色,顺利探悉到了张作霖专列回行奉天的时间和路线,让他被炸身亡。虽然此时日本谍报机关已经掌握了这一材料,但是他们还是非常欣赏川岛芳子的才能。

  川岛芳子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有了“东方玛塔·哈丽”的称号。玛塔·哈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法两国之间的双重间谍,她最拿手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姿色去窃取情报。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关东军迅速控制了东三省,他们需要尽快在东三省建立起一个傀儡政权,日本人秘密将溥仪从天津偷运到了大连,但由于皇后婉容的强烈神经质,不好应付,因此溥仪走之前为了避免声张而没有带走婉容。等到溥仪安全到达日本人控制的旅顺时才决定来接婉容。日本人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川岛芳子。

  余海鹰介绍说,川岛芳子在溥仪离开天津10天之后,一身男装就来到溥仪在天津的公馆,拿着溥仪的信给了婉容。此时婉容也很着急,因为10天了溥仪上哪儿去她不知道,再加上来的是川岛芳子,当时公馆里的人都很熟悉她,也相信肃亲王的这位十四格格,这样婉容就按照川岛芳子的安排行事。在晚上,开来了轿车,打开后车厢盖,婉容进到后备箱里藏好,然后轿车开出了公馆,先到一个日本人的住处,然后在第二天坐日本的商船抵达大连。这一路都是川岛芳子的安排和陪同,这样婉容也被关东军偷运到了东北。

  此事让川岛芳子声名远扬,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川岛芳子很受日本人重用。

  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溥仪8日到达长春正式登基,当上了傀儡皇帝。这也是川岛芳子生命的制高点。

  她俨然以开国元勋自居,在她看来,其生父肃亲王对自己的期望终于有了结果。她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相当的殊荣——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

  但正是因为这个安国军让她和日本人的矛盾也凸显了出来。谭朝炎认为,日本法西斯是不愿意伪满洲国建立以后,还要建立一支军队的,这打乱了日本法西斯的计划,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双方产生了很大的冲突。

  安国军最终被勒令解散。1942年,川岛芳子因殴打日本宪兵,被押返回日本,但她时刻也没忘掉自己要在中国完成的事业。

  □1945年10月,即在日本投降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川岛芳子被捕,关押在位于北平北城的民国第一监狱。

  1943年,川岛芳子回到了中国北平。靠着她的特殊身份,先后担任了伪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北平满洲同乡会总裁、留日学生会总裁等职,继续推行她的一贯主张。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川岛芳子的处境开始变得岌岌可危。有人曾劝她逃回日本或逃往内蒙古,但她没有同意,仍然与她的秘书小方八郎等人住在北平的东四九条34号的家中。

  1945年10月10日,也就是在日本投降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川岛芳子被捕了,随后她被押往了位于北平北城的民国第一监狱,也就是原来的日本占领军陆军监狱。

  川岛芳子在第一监狱一直住到了第二年的7月,此后她被移送到了河北省高等法院羁押,等候审讯,这期间,针对川岛芳子的起诉书逐步完备。

  起诉书的主要内容是:金壁辉,即川岛芳子,亡清肃亲王之女,成长于日本;九一八事变后返国,往来于平、津及敌国、满洲之间,从事间谍活动;曾任伪满皇宫女长官及伪满留日学生会总裁,溥仪游东京时负责接待;组织伪安国军;七七事变后,向敌建议利用汪精卫组织伪南京政府,反抗祖国,延长战祸;在日本用文字和广播,发表我军政内情;图谋复兴满族,统一中国,唆使伪帝溥仪迁都北平。

  □1947年10月8日下午2时,在天安门西侧的司法部街,也就是今天人民大会堂所在地的北平地方法院大法庭,民国政府对川岛芳子进行了第一次公审。

  由于公众的好奇心太过强烈,致使法庭无法控制秩序,只得将公审改期。

  10月15日,在北平地方法院后花园开设的露天临时法庭上,对川岛芳子进行了第二次公审。川岛芳子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被押解到了被告席上。目击者说,川岛芳子当时略施脂粉,中等身材,体态丰盈,宛如一个中年男人。这第二次的公审,盛况依旧如前。

  最后,公审终于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完成了,公审时川岛芳子头脑清醒,她当庭承认了自己的身世和过往经历,但坚决否认自己叛国,川岛芳子很清楚,如果承认叛国,那么她将会被以汉奸罪而处死。

  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在第一监狱准备对对川岛芳子进行宣判。人们看见,川岛芳子穿着黑呢子大衣,绿色西装裤,黑色皮鞋,面施脂粉,短发光亮,似乎曾作过一番修饰。当她被解到法庭时,神色好像非常愉快,左顾右盼,频露笑容。

  当川岛芳子听到了对她的判决后,却“面容陡变,眼泪盈眶,然犹故作镇静,低头干咳不已。”法庭的判决是这样的:“金壁辉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以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费外全部没收。”

  判决结束后,主审官补充说明了判决理由,其中在谈到对川岛芳子的国籍认定时说:“被告自称为中国血统,日本国籍,但其父肃亲王为中国国民,金壁辉当然为中国人。其取得日本国籍,乃其养父川岛浪速代办,不足为证。根据其所犯罪行,兹以惩治汉奸条例第二条第一项第一款处以极刑。”显而易见,法庭对川岛芳子的辩解根本没有理睬,而是非常坚决地认定她是中国人无疑。

  □枪决川岛芳子的日期被定在了1948年3月25日上午6点45分。当记者到达后,监狱大门却紧紧关闭,除了允许两名美联社的记者进入外,其他的记者全被拒之门外……

  枪决川岛芳子的日期被定在了1948年3月25日上午6点45分。尽管当局百般遮掩,还是被不少消息灵通的记者打探到了,然而,当记者到达后,监狱大门却紧紧关闭,除了允许两名美联社的记者进入外,其他的记者全被拒之门外。

  此举激起了记者们的愤怒,他们认为,当局意图在隐瞒着什么。

  大门关上后,行刑便开始了。谭朝炎介绍说,把她从牢房里边提出来的时候是清晨。叫她的时候她还没有起床,是被叫醒的,当时她还感到很突然,后来她意识到可能今天要对她行刑。然后,她被带到一个菜园,当时行刑的环境已经布置好了。典狱长问她,今天对你执行死刑你有什么话要说?川岛芳子提出了要求,第一是写一封家信,第二洗个澡,换换衣服。典狱长回答说写家书可以,洗澡不行,时间不允许。

  随后,典狱长给她拿来了纸和笔,问她要不要坐下来写,被她拒绝了。然后川岛芳子就站着写下了几页纸,是一封写给他养父川岛浪速的信。写完信后,行刑者便对她举起了枪。

  谭朝炎介绍说,第一枪在扣扳机的时候没有响,惹得典狱长有点恼火,后来重新调整了一下,第二枪打响了,我父亲当时作为观察员也在场,他说当时川岛芳子被子弹打得面目全非。这为后来的替身说提供了口实。

  枪响过后,监狱的大门突然大开,在外等候多时的记者们蜂拥而入。记者们在地上看到了一具刚被执行了死刑的女尸,有记者后来描述到:“该尸头南脚北,弹由后脑射入,由鼻梁骨上射出,头发蓬乱,满脸血污,已不能辨认”。

  这样一来,记者们更加怀疑了,他们认为,枪决选择在监狱内秘密进行,并且违背诺言,不让记者观看行刑过程实在可疑,再加上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根本无法判断是否是川岛芳子,因此很难相信川岛芳子真的死了,被枪决的只不过是川岛芳子的替身。

  而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谭朝炎认为,我父亲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很惊奇,认为这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他说不可能有替身的这种情况,从牢房里边提出人来时他已经看清楚是川岛芳子,对川岛芳子的行刑是确凿无疑的,就是她本人。

  谭朝炎认为,川岛芳子对中华民族可以说是犯下了累累罪行,她所参与的甚至主动策划的一系列事件,完全构成了对民族的一种犯罪,对她的处决应该说是罪有应得。对日本法西斯来说,她已经被充分地利用过了,对于她的死活已不会在意。

  作为个体的生命,川岛芳子是个悲剧人物,但作为一个侵略中国的工具,她罪有应得。

川岛芳子漂亮吗

在那时算是漂亮的了,几十上百年的审美观与现在不尽相同,而且化妆技术和拍照技术都很落后,如果你看过清朝后宫妃子的真实照片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川岛芳子算是长得漂亮了。

对于川岛芳子外貌有争议吗?记得以前看过一本间谍书,说长得很丑。但是也有很多资料显示长得很美

有照片的,自己看。在女汉子里算是好看的,和真正的女神比就是渣。

川岛芳子最后到底是怎么死的

被民国政府判处死刑,枪决了。

日军战败后,针对战犯的审判逐一进行。此前川岛芳子的挚友李香兰(本名山口淑子)已因其日本人身份而被予以释放。川岛芳子若能证明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则同样可以脱罪。

川岛芳子生性机敏,善于言词,常让法官哑口无言。事实上她的身份既不可能直接屠杀平民,也不可能参与制订日军军机大事,所以法庭定罪十分困难。

此时国籍问题将关乎其生死:如果她是中国人,那么汉奸罪将不可免;如果是日本人,此前日本战犯审判的案例中,除最高级司令官以及屠杀平民的军官被判刑外,其它日本军人和侨民大都被释放归国。

1947年10月5日,北平高等法院在拥挤人潮的围观下做出判决,认定金碧辉(川岛芳子)是叛国者,汉奸罪、间谍罪成立,判处死刑。

判决文称:

一、被告生父为前清肃亲王,无疑是中国人,应以汉奸罪论处。

二、被告同日本政要来往密切,在上海“一·二八事变”中以男装进行间谍活动,引发了上海事变。

三、被告参与将溥仪及其家属接出天津,为筹建伪满进行准备工作。

四、被告长期和关东军往来,曾被任命为“安国军司令”。

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在写完遗书后,于清晨在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决,终年41岁。

扩展资料:

川岛芳子是日本第一女特务,罪恶滔天,直接参与并策划了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殃民的事件。

讽刺的是川岛芳子一直为日本效力,但她其实是一名中国人,甚至出身于爱新觉罗家族,是肃清王的第十四个孩子。

不过几岁,川岛芳子就被父亲亲手送给了日本人川岛速浪,这个人穷凶极恶,坏事做尽!满洲独立运动,刺杀张作霖,还有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都有他的参与,领养了川岛芳子后,就安排川岛芳子学习军事化思想,灌输日本的侵略计划。

但在川岛芳子17岁时,川岛速浪竟然起了邪念,罔顾人伦侮辱了川岛芳子,此后川岛芳子性情大变,开始黑暗,开始女扮男装。

抓捕川岛芳子一直是一个难题,国民党其实进行过很多次抓捕行动,但是都被川岛芳子狡猾的逃脱了。

一直到了抗战快结束时,川岛芳子其实已经是日本的一名弃子,当时国民党的特工们谎称举办舞会犒赏地下工作者,成功将其拿下。

当时在舞会之上,川岛芳子兴奋多喝几杯,因为日本将败,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变为军统地下工作者,简直让人太过兴奋。然而等到她喝得烂醉回到家中时,军统特工将其逮捕。

逮捕后对川岛芳子进行的审讯过程并顺利,因为川岛芳子接受过严密的训练,无论多强烈的严刑逼供都没有让她松口过,执行人员非常无奈,只好写信向戴笠求助,戴笠听说后立即亲自赶往扣押川岛芳子的地方。

见到川岛芳子后,戴笠说:“军统局缺乏你这样的人才,本就没有什么威逼利诱,你我好好配合,好处可想而知”。

戴笠和川岛芳子都明白,日本的失败其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现在日本已经将川岛芳子抛弃了,如果川岛芳子想要活命就只能和戴笠配合,否则就算她自己逃脱,其实也会是死路一条。

川岛芳子再三衡量后选择与戴笠合作,找出了所有的东西。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是同性恋吗?在电影末代皇帝中她怎么和婉容那么暧昧?

川岛芳子是同性恋,因为她本人曾经受到过养父的强奸,所以对男色失去了兴趣。。。还有个就是她本身跟婉容很好,但是这一切的目的只是利用婉容控制溥仪。就这样

川岛芳子最后的结局如何

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于清晨在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决,终年41岁。不过川岛芳子被枪决后,坊间流传着替身代死的说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秦汉英雄传分集剧情,秦汉英雄传大结局简介

  • 秦汉英雄传大结局简介 【导演】:朱敏 / 沈寿林 【类型】:动画 【结局简介】: 张良从吹箫的女孩那里得知了西门雁的消息,便迫不及待的四处寻找。 颓废的项羽刚到帐中,刘邦的
  • 杨幂肚子痛得厉害视频,杨幂演的肚子疼电视剧

  • 唐嫣在电视剧里肚子痛的片段 《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 她说她肚子痛 男主以为她要生了 结果走到一半她说她是拉肚子 是不是这个片段 看手机视频肚子疼 生理 问题 关于杨幂演过哪些
  • 郯子国际影院,郯城县郯子影城今天有什么电影

  • 郯城县郯子影城今天有什么电影 Zombie Strippers! (2008) 导演: Jay Lee 编剧: Jay Lee 主演: 詹娜·詹姆森 / 罗伯特·英格兰德 类型: 喜剧 / 恐怖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08-04-18 片长: 94分钟 临沂哪

最新文章

  • 至尊红颜,至尊红颜中,小多哪集死的?

  • 至尊红颜中,小多哪集死的? 第四十集中,盈盈为了嫁祸给媚娘,趁媚娘不注意,盈盈将小多杀死。 第四十集剧情: 盈盈来见媚娘,小多十分激动,盈盈趁媚娘不备,杀死了小多。媚
  • 卫子夫墓的发掘,卫子夫墓地在哪里

  • 卫子夫墓地在哪里 卫皇后的尸体没有如某些人想象的那样抛尸荒野,汉书说的很明白,葬于长安城南的桐柏亭附近。 汉宣帝即位后,将其曾祖母卫皇后改葬于长安城覆盎门外南北大道
  • 嘉庆皇帝的皇后,嘉庆皇帝最爱的女人是谁

  • 嘉庆皇帝最爱的女人是谁 孝淑睿皇后,喜塔腊氏(?-1797)1760年10月2日-1797年3月5日),喜塔腊氏,生于乾隆二十五年八月二十四日辰时,和嘉庆皇帝是同年生,但比嘉庆皇帝大4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