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栾布传,求《史记-季布栾布传》,栾布者,梁人也……何以加哉!的翻

日期:来源:栾布传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求《史记-季布栾布传》,栾布者,梁人也……何以加哉!的翻译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316/10/855753_18960151.shtml

【参考译文】

栾布是梁地人。当初梁王彭越做平民的时候,曾经和栾布交往。栾布家里贫困,在齐地被人雇用,替卖酒的人家做佣工。过了几年,彭越离开,到巨野做强盗,而栾布却被人强行劫持出卖,到燕地去做奴仆。栾布曾替他的主人家报了仇,燕将臧荼推荐他担任都尉。后来臧荼做燕王,就任用栾布做将领。等到臧荼反叛,汉王进攻燕国的时候,俘虏了栾布。梁王彭越听到了这件事,便向皇上进言,请求赎回栾布让他担任梁国的大夫。

后来栾布出使到齐国,还没返回来,汉王召见彭越,以谋反的罪名责罚他,诛灭了彭越的三族。之后又把彭越的头悬挂在洛阳城门下示众,并且下命令说:“有敢来收殓探视的,就立即逮捕他。”这时栾布从齐国返回,便把自己出使的情况,在彭越的脑袋下面汇报,边祭祀边哭泣。官吏逮捕了他,并将此事报告了皇上。皇上召见栾布,骂道:“你要和彭越一同谋反吗?我禁令任何人不得收尸,你偏偏要祭他哭他,那你同彭越一起造反已经很清楚了。赶快烹杀栾布!”皇帝左右的人正抬起栾布走向汤镬的时候,栾布回头说:“希望能让我说一句话再死。”皇上说:“说什么?”栾布说:“当皇上你被困彭城,兵败于荥阳、成皋一带的时候,项王之所以不能顺利西进,就是因为彭王据守着梁地,跟汉军联合而使楚为难的缘故啊。在那个时候,只要彭王调头一走,跟楚联合,汉就失败;跟汉联合,楚就失败。再说垓下之战,如果不是彭王,项羽不会灭亡。现在天下已经安定了,彭王接手符节受了封,也想把这个封爵世世代代地传下去。现在陛下一向梁国征集军队,彭王因病不能前来,而陛下就产生怀疑,认为他要谋反,可是谋反的形迹没有显露,却因苛求小节而诛灭了他的家族,我担心有功之臣人人都会感到自己危险了。现在彭王已经死了,我活着倒不如死去得好,就请您烹了我吧。”于是皇上就赦免了栾布的罪过,任命他做都尉。

孝文帝的时候,栾布担任燕国国相,又做了将军。栾布曾扬言说:“在自己穷困潦倒的时候,不能辱身降志的,不是好汉!等到富有显贵的时候,不能称心快意的,也不是贤才。”于是对曾有恩于自己的人,便优厚地报答他;对有怨仇的人,一定用法律来除掉他。吴、楚七国反叛时,栾布因打仗有功被封为俞侯,又做了燕国的国相。燕、齐这些地方都替栾布建造祠庙,叫做栾公社。

汉景帝中元五年(前145)栾布去世。他的儿子栾贲继成爵位,担任太常,因祭祀所用的牲畜不合法令的规定,封国被废除。

太史公说:“栾布悲哭彭越,把赴汤看作像回家一样的表现,他的确明白如何安排自己,不是顾惜自己的性命。即使是古代那些重义的人,又怎能超出他呢!”

卷三十七季布栾布田叔传译文

全文译文:

汉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七季布栾布田叔传

季布

季布,楚人,以侠义出名。项羽使他带兵,几次使汉王处境困难。项羽被消灭后,高祖出千两黄金购捕季布,敢有窝藏者,罪及三族。季布躲在濮阳周氏家裏.周氏说:“汉急着找寻将军,马上就要到我家来找。你如能听我的,我就敢给你想办法;如不能听我的,我愿意先自杀.”季布答应了。於是,以季布当罪犯,剃去头发,以铁圈束其颈,穿上囚徒的粗布衣服,装在做丧事用的丧车中,并与其家奴几十名,一起到了鲁地朱家的家,想卖掉他们。朱家心裏知道他就是季布,就买下来安置在农村的房舍裏。自己则去雒阳拜见汝阴侯夏侯婴,游说道:“季布犯的什麽罪?作为臣子,当初各为其主,是他们分内主事,难道项羽的臣子全部要处死吗?现在,皇上刚刚平定天下,而因私人的仇怨以千金赏赐去求捕一个人,岂不显示其心胸不宽广吗?而且以季布的贤能,汉朝求捕得这麽快,这不是逼他向北逃到匈奴,向南逃到南越去吗?忌恨壮士而逼其往敌国,这不是伍子胥助吴灭楚、掘楚平王墓鞭尸的教训。您何不和缓地向天子讲一讲呢?”夏侯婴心裏知道朱家是有名的侠义之士,猜测季布就躲在朱家家裹,於是就答应了。在侍从天子的间隙,果然把朱家所说的向天子说了。刘邦於是赦免了季布。当时,社会上一些长者都称赞季布能化刚为柔,朱家也因为这件事而闻名於世。季布被天子召见,季布表示服罪谢恩,天子任他为郎中。汉惠帝时,季布官至中郎将。匈奴单于曾写信侮辱了吕太后,吕后十分恼火,召集各位将军讨论对策。上将军樊啥说:“我愿带领十万军队,横扫匈奴。”将领们都曲从吕后旨意,认为樊啥的说法是对的。季布说:“樊啥应该斩首。以前高帝率兵士三十余万,还被匈奴包围於平城,当时樊啥也被围在裹面。如今樊哙怎麼就能以十万余人横扫匈奴呢?这是当面撒谎。况且,秦朝因为用兵匈奴,引起陈胜等起义造反。曰前,战争的创伤尚未医好,樊啥又当面阿谀逢迎,意欲动摇天下。”当时殿上的人都惊恐起来,太后随即退朝,自此再也不讨论攻打匈奴的事了。

后来,季布为河东郡守。汉文帝时,有人对文帝说季布有才德,文帝想将他召进京城任御史大夫。又有人说季布很骁勇,但酗酒任性,不宜为亲近大臣。季布到了京城,在客馆留住一个月,被召见后仍遣回原郡。季布因而进言说:“臣在河东惟恐工作得不好而被治罪,陛下无故把臣召进京城,这一定有人妄誉我而欺骗陛下。如今臣来了,陛下又没有给我什麽职事,又让我回原郡,这必定有人诋毁我。陛下因一人称赞我就把我召来,又因一人诋毁我就让我回去,我担心天下有识之士听说这件事后会窥察到陛下的深浅。”文帝听了默不作声,惭愧地说:“河东郡是我倚重如股肱的郡,因而特地召见你啊!”季布辞归,回到河东郡守的原任上。

擅长辞令的曹丘生多次求附权势,受人请托,收取委托者的金钱。他侍奉宦官赵谈等人,并和景帝舅宝长君友好。季布知道了,写信规劝窦长君,说:“我听说曹丘生不是诚实敦厚的人,不要与他来往。”后来曹丘生返乡时,想请窦长君写信把他介绍给季布。窦长君说:“季将军不喜欢你,你不要去。”坚持请求得到书信,然后上路。曹丘生派人先将信送去,季布果然十分恼火,等着曹丘生来。曹丘生到后,一面向季布作揖行礼,一面说:“楚地有句谚语‘得到黄金百斤,不如得到季布的承诺,,您怎麽会在梁、楚一带获得这样的好名声呢?况且我与您都是楚人,要是让我将您的大名扬於天下,您想不是很好吗?为什麽您对我疏远得这麼深呢?”季布听了非常高兴,迎入内室,留他住了数月,待如上宾。临别,又备厚礼送他。季布的名声之所以愈来愈大,是曹丘生给他宣扬的结果。

季布的弟弟季心,骁勇为关中之冠。他对人恭敬而谨慎,仗义行侠,方圆数千里的士人抢着要为他效力卖命。曾经因为杀了人,逃到吴国,躲在袁盎家裏。他以兄长礼侍奉袁盎,把灌夫、籍福等人当兄弟。曾任中尉下属的司马之职,中尉郅都不敢不以礼待他。一些年轻人时常盗用他的名义办事。当时,季心以骁勇、季布以重诺言,在关中远近闻名。

季布的异父弟丁公,任项羽的将领,曾追逐汉高祖并使之受困於彭城西面。在短兵相接的厮杀过程中,汉王危急,回头对丁公说:“两个贤能者难道要互相迫害吗?”丁公於是领兵撤回,汉王得以逃遁。项羽灭亡后,丁公去拜见高祖,高祖让人把他带到军营中游行示众,并说:“了公为项羽臣子而不忠,是使项王失去天下的人。”於是将丁公斩首,并且说:“要使今后做臣子的不要效法丁公!”

栾布

栾布,梁地人。彭越还是平民时,与乐布有交往。因为穷困,在齐当雇工,受雇於齐地一酒店。几年后离去,被人劫持当奴仆出卖到燕国。替他的主人报了仇,被燕将臧荼推举为都尉。后来臧荼做了燕王,乐布被任为将领。到臧荼反叛时,汉军攻打燕国,俘虏了乐布。梁王彭越知道了,向汉天子讲情,请求替乐布赎罪,并让他任梁国大夫。彭越派他出使去齐国,还没有回来,汉廷徵召彭越,指责他谋反,诛灭了彭越三族以内的人,将彭越的首级悬挂於雒阳城门下示众,还下诏令说:“有收殓或看顾彭越首级的,立即逮捕。”乐布从齐国返回,在彭越的首级下面汇报,一面祭祀,一面痛哭。差使逮捕了乐布,并上报天子。天子召见乐布,骂道:“你与彭越一起谋反吗?我禁止人去收或看他的首级,独有你还去祭祀痛哭,表明你是与彭越一起谋反,我要把你尽快烹死。”正要把乐布举近油锅时,栾布回头说:“我想说句话再死。”天子说:“说什麽?”栾布说:“当年您被困於彭城,与兵败荣阳、成皋之间时,项王之所以不能顺利地向西进攻,只是因为彭王居守梁地,与汉联合,困扰楚军。当时彭王稍一偏废,与楚联合则汉败,与汉联合则楚败。况且垓下之围,没有彭王,项羽不会灭亡。现在天下已经平定,彭王接受朝廷信符而为王,想要传位於子孙万代。如今朝廷一向梁国徵集军队,彭王有病不能来,就怀疑他要谋反。没有看见他要反叛的事实,而苛求小事诛杀他,我担心有功之臣都要人人自危了。现在彭王已死,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好,请马上烹吧。”於是,天子就释放了他,并官拜都尉。

汉文帝时,乐布为燕国的丞相,官做到将军。他公开声称道:“穷困未能降志辱身,不是好汉;富贵未能舒适,也不是贤者。”於是,对曾经有恩於自己的人就给予厚报;对自己有仇怨的人,必定设法去消灭他。吴楚反叛时,乐布以有功而受封为俞区侯。再一次为燕国丞相。燕、齐一带都为他设立了祠庙,号称乐公社。

乐布死后,他儿子乐贲继承侯爵。汉武帝时,任太常;因职掌祭祀时所用牲畜不合法令的规定,侯国被废除。

田叔,赵国陉城人,祖先是齐国田氏。他喜爱舞剑,在乐钜公门下学习黄老之术。为人廉直,仗义行侠,常与地方领袖人物交游。有人向趟丞相趟午举荐,赵午引见给赵王张敖,被任为郎中。几年以后,赵王认为他贤能,还没来得及升迁他。

正好遇上赵午、贯高等人图谋刺杀皇上,被人发觉,皇上下诏逮捕赵王及追随其谋反的赵国群臣。随赵王谋反者,罪及三族。惟独田叔、孟舒等十余人穿着红褐色的囚衣,剃去了头发,用铁圈束着脖子,随着赵王到了长安。后来赵王张敖的事情弄清楚了,被释放,但被降为宣平侯。张敖向皇上进言田叔等十人。皇上召见了他们,和他们谈话后,觉得汉朝诸臣没有能超过他们的。皇上很高兴,将他们都任为郡守或诸侯国丞相。因此,田叔在汉中郡当了十余年郡守。

汉文帝即位之初,召见田叔并问:“你知道天下诚信敦厚的人吗?”田叔回答说:“我怎麽能知道呢?”汉文帝说:“你是诚信谨厚的人,应该知道。”田叔磕头说:“原云中郡守孟舒,就是诚信谨厚之人。”当时孟舒正因匈奴大举入侵的事而被罪责,免去了郡守之职。汉文帝说:“先帝任孟舒为云中郡守已十余年,匈奴一旦入侵,他不能坚守,兵士无故战死数百人。难道诚信谨厚者定会杀人吗?”田叔叩头说:“当年贯高等人谋弑天子,天子明令下诏,赵国有敢跟随赵王的要诛三族。然而孟舒却自己剃去了头发,以铁箍束脖子,跟随赵王,以死事之。怎麼知道后来要做云中郡守呢!汉与楚相对峙时,士兵疲惫不堪。而匈奴冒顿单于新近臣服了北边少数民族,势盛来犯边。孟舒心知士兵十分疲劳,不忍心令他们出战,而士兵们争相出城杀敌,如同儿子替父亲与人拼命,因而死去好几百人。但这并不是孟舒驱令他们去打仗而死的啊!这就是盂舒为人诚信谨厚,有人替他效命的结果。”汉文帝於是称赞道:“孟舒,贤者啊!”又任孟舒为云中郡守。

数年以后,田叔因犯法丢了官位。景帝弟梁孝王刘武派人刺杀了汉朝掌管议论政事的大臣袁盎。景帝召派田叔审查此事,完全掌握了事实。回来后上报景帝,景帝说:“梁孝王做了此事吗?”回答说:“真有此事。”景帝问:“具体状况呢?”田叔说:“陛下最好不要过问梁孝王的这件事。现在梁王不伏法遭诛,是弃置汉朝法令;如果依法治他死罪,太后将会吃不好、睡不着,陛下也会因此而忧虑。”於是景帝认为田叔很贤能,将他任为鲁国丞相。

田叔为鲁相,初到任时,百姓告鲁王夺取他们财物的达一百余人。田叔抓住二十个为首者进行鞭打,发怒说:“鲁王不是你们的主人吗?怎麼敢告主人!”鲁王听见了,大为惭愧,从国库中取出钱,让田叔偿还给百姓。田叔说:“鲁王自己派人偿还吧。要不然,您成了坏人而我倒是好人了。”

鲁王喜欢打猎,田叔经常跟随进入苑囿。鲁王立即制止,让其在苑中馆舍休息。田叔却常常坐在房外露天裏,始终不进屋休息,说:“鲁王都在露天裏,我怎麽能独自在房舍裏呢?”鲁王为此而不太出外游猎。

数年后,田叔卒於官。鲁国以黄金百斤做为祭祀,他小儿子田仁不接受,说:“道义上不能损害先父的名誉。”

因田仁健壮而勇敢,做了大将军卫青的家吏。并数次跟随卫青攻打匈奴。卫将军向汉武帝进言举荐他,被任为郎中,迁转至二千石、丞相长史,后因事被罢官。后来又派他出任三河郡守,回京奏事甚合武帝旨意,被任命为京辅都尉。一个多月后,升迁为丞相司直。数年后,武帝太子刘据因事起兵,当时田仁掌开闭城门,他让太子出城逃亡,因放纵反叛者被灭族。

赞曰:在项羽具英雄气概的同时,季布能以勇敢在楚国出名,历次战胜敌人、拔取其旗帜,可称为壮士啊!及至遇难沦为奴隶,也仍然苟且地活着而不改变,是什麽原因呢?是因为他自负其才能。受到侮辱而不感到羞耻,是为了磨炼自身某些欠缺的品质。因而季布终於成为汉初名将。贤能的人,是很重视自己死的价值的。而一般奴婢妻妾等下贱的人,有些感慨就轻生自杀,这非但不是勇敢,而是其想法无聊到了极端。乐布哭祭彭越,田叔跟随张敖,均视死如归,因他们知道这样做是信义所使,死得有价值。即使是古代烈士,有什麽能超过他们的呢!

史记 刺客传

原文:

http://www.guoxue.com/shibu/24shi/shiji/sj_086.htm

荆轲者,卫人也。○索隐按:赞论称“公孙季功、董生为余道之”,则此传虽约战国策而亦别记异闻。其先乃齐人,徙於卫,卫人谓之庆卿。○索隐轲先齐人,齐有庆氏,则或本姓庆。春秋庆封,其后改姓贺。此下亦至卫而改姓荆。荆庆声相近,故随在国而异其号耳。卿者,时人尊重之号,犹如相尊美亦称“子”然也。而之燕,燕人谓之荆卿。古

横。荆卿好读书击剑,◇集解吕氏剑技曰:“持短入长,倏忽从横。”以术说卫元君,卫元君不用。其后秦伐魏,置东郡,徙卫元君之支属於野王。□正义怀州河内县。知

艄爬荆轲尝游过榆次,□正义并州县也。与盖聂论剑,○索隐盖音古腊反。盖,姓;聂,名。盖聂怒而目之。荆轲出,人或言复召荆卿。盖聂曰:“曩者吾与论剑有不称者,吾目之;试往,是宜去,不敢留。”使使往之主人,荆卿则已驾而去榆次矣。使者还报,盖聂曰:“固去也,吾曩者目摄之!”○索隐摄犹整也。谓不称己意,因怒视以摄整之也。□正义摄犹视也。古

。与荆轲游於邯郸,鲁句践与荆轲博,争道,○索隐鲁,姓;句践,名也。与越王同,或有意义。俗本“践”作“贱”,非。鲁句践怒而叱之,荆轲嘿而逃去,遂不复会。知

之,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索隐筑似琴,有弦,用竹击之,取以为名。渐音如字,王义音哉廉反。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於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於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荆轲虽游於酒人乎,◇集解徐广曰:“饮酒之人。”然其为人沈深好书;其所游诸侯,尽与其贤豪长者相结。其之燕,燕之处士田光先生亦善待之,知其非庸人也。斋

嵫嗵居顷之,会燕太子丹质秦亡归燕。燕太子丹者,故尝质於赵,而秦王政生於赵,其少时与丹驩。及政立为秦王,而丹质於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故丹怨而亡归。归而求为报秦王者,国小,力不能。其后秦日出兵山东以伐齐、楚、三晋,稍蚕食诸侯,且至於燕,燕君臣皆恐祸之至。太子丹患之,问其傅鞠武。○索隐上音麹,又如字,人姓名也。武对曰:“秦地遍天下,威胁韩、魏、赵氏,北有甘泉、谷口之固,南有泾、渭之沃,擅巴、汉之饶,右陇、蜀之山,左关、肴之险,民众而士厉,兵革有馀。意有所出,则长城之南,易水以北,正义以北谓燕国也。未有所定也。柰何以见陵之怨,欲批◇集解批音白结反。○索隐白结反。批谓触击之。其逆鳞哉!”丹曰:“然则何由?”对曰:“请入图之。”知

秦王居有间,秦将樊於期得罪於秦王,亡之燕,太子受而舍之。鞠武谏曰:“不可。夫以秦王之暴而积怒於燕,足为寒心,○索隐凡人寒甚则心战,恐惧亦战。今以惧譬寒,言可为心战。又况闻樊将军之所在乎?是谓‘委肉当饿虎之蹊’也,祸必不振矣!○索隐振,救也。言祸及天下,不可救之。虽有管、晏,不能为之谋也。原太子疾遣樊将军入匈奴以灭口。请西约三晋,南连齐、楚,北购於单于,○索隐战国策“购”作“讲”。讲,和也。今读购与“为燕媾”同,媾亦合也。汉、史媾讲两字常櫜,今欲北与连和。陈轸传亦曰“西购於秦”也。其后乃可图也。”太子曰:“太傅之计,旷日弥久,心惛然,□正义惛音昬。恐不能须臾。且非独於此也,夫樊将军穷困於天下,归身於丹,丹终不以迫於强秦而弃所哀怜之交,置之匈奴,是固丹命卒之时也。原太傅更虑之。”鞠武曰:“夫行危欲求安,造祸而求福,计浅而怨深,连结一人之后交,不顾国家之大害,此所谓‘资怨而助祸’矣。夫以鸿毛燎於炉炭之上,必无事矣。且以雕鸷之秦,行怨暴之怒,岂足道哉!燕有田光先生,其为人智深而勇沈,可与谋。”太子曰:“原因太傅而得交於田先生,可乎?”鞠武曰:“敬诺。”出见田先生,道“太子原图国事於先生也”。田光曰:“敬奉教。”乃造焉。主

广曰太子逢迎,却行为导,跪而蔽席。◇集解徐广曰:“蔽,一作‘拨’,一作‘拔’。”○索隐蔽音疋结反。蔽犹拂也。田光坐定,左右无人,太子避席而请曰:“燕秦不两立,原先生留意也。”田光曰:“臣闻骐骥盛壮之时,一日而驰千里;至其衰老,驽马先之。今太子闻光盛壮之时,不知臣精已消亡矣。虽然,光不敢以图国事,所善荆卿可使也。”□正义燕丹子云:“田光答曰:‘窃观太子客无可用者: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知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太子曰:“原因先生得结交於荆卿,可乎?”田光曰:“敬诺。”即起,趋出。太子送至门,戒曰:“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之大事也,原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诺。”□正义挽音俯。偻行见荆卿,曰:“光与子相善,燕国莫不知。今太子闻光壮盛之时,不知吾形已不逮也,幸而教之曰‘燕秦不两立,原先生留意也’。光窃不自外,言足下於太子也,原足下过太子於宫。”荆轲曰:“谨奉教。”田光曰:“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国之大事也,原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欲自杀以激荆卿,曰:“原足下急过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因遂自刎而死。主

?星荆轲遂见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涕,有顷而后言曰:“丹所以诫田先生毋言者,欲以成大事之谋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岂丹之心哉!”荆轲坐定,太子避席顿首曰:“田先生不知丹之不肖,使得至前,敢有所道,此天之所以哀燕而不弃其孤也。○索隐案:无父称孤。时燕王尚在,而丹称孤者,或记者失辞,或诸侯嫡子时亦僭称孤也。又刘向云“丹,燕王喜之太子”。今秦有贪利之心,而欲不可足也。非尽天下之地,臣海内之王者,其意不厌。今秦已虏韩王,尽纳其地。又举兵南伐楚,北临赵;王翦将数十万之众距漳、邺,而李信出太原、云中。赵不能支秦,必入臣,入臣则祸至燕。燕小弱,数困於兵,今计举国不足以当秦。诸侯服秦,莫敢合从。丹之私计愚,以为诚得天下之勇士使於秦,闚以重利;○索隐闚,示也。言以利诱之。秦王贪,索隐绝句。其势必得所原矣。诚得劫秦王,使悉反诸侯侵地,若曹沫之与齐桓公,则大善矣;则不可,因而刺杀之。彼秦大将擅兵於外而内有乱,则君臣相疑,以其间诸侯得合从,其破秦必矣。此丹之上原,而不知所委命,唯荆卿留意焉。”久之,荆轲曰:“此国之大事也,臣驽下,恐不足任使。”太子前顿首,固请毋让,然后许诺。於是尊荆卿为上卿,舍上舍。太子日造门下,供太牢具,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索隐燕丹子曰“轲与太子游东宫池,轲拾瓦投■,太子捧金丸进之。又共乘千里马,轲曰‘千里马肝美’,即杀马进肝。太子与樊将军置酒於华阳台,出美人能鼓琴,轲曰‘好手也’,断以玉盘盛之。轲曰‘太子遇轲甚厚’”是也。斋

南界久之,荆轲未有行意。秦将王翦破赵,虏赵王,尽收入其地,进兵北略地至燕南界。太子丹恐惧,乃请荆轲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则虽欲长侍足下,岂可得哉!”荆轲曰:“微太子言,臣原谒之。今行而毋信,则秦未可亲也。夫樊将军,秦王购之金千斤,邑万家。诚得樊将军首与燕督亢之地图,◇集解徐广曰:“方城县有督亢亭。”骃案:刘向别录曰“督亢,膏腴之地”。○索隐地理志广阳国有蓟县。司马彪郡国志曰“方城有督亢亭”。□正义督亢坡在幽州范阳县东南十里。今固安县南有督亢陌,幽州南界。奉献秦王,秦王必说见臣,臣乃得有以报。”太子曰:“樊将军穷困来归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伤长者之意,原足下更虑之!”主

忍,荆轲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见樊於期曰:“秦之遇将军可谓深矣,父母宗族皆为戮没。今闻购将军首金千斤,邑万家,将柰何?”於期仰天太息流涕曰:“於期每念之,常痛於骨髓,顾计不知所出耳!”荆轲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国之患,报将军之仇者,何如?”於期乃前曰:“为之柰何?”荆轲曰:“原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王,秦王必喜而见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匈,◇集解徐广曰:“揕音张鸩切。一作‘抗’。”○索隐徐氏音丁鸩反。揕谓以剑刺其胸也。又云一作“抗”。抗音苦浪反,言抗拒也,其义非。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见陵之愧除矣。将军岂有意乎?”樊於期偏袒搤捥◇集解徐广曰:“一作‘鹯’。”○索隐搤音乌革反。捥音乌乱反。勇者奋厉,必先以左手扼右扌宛也。捥,古“腕”字。而进曰:“此臣之日夜切齿腐心也,○索隐切齿,齿相磨切也。尔雅曰:“治骨曰切”。腐音辅,亦烂也。犹今人事不可忍云“腐烂”然,皆奋怒之意也。乃今得闻教!”遂自刭。太子闻之,驰往,伏尸而哭,极哀。既已不可柰何,乃遂盛樊於期首函封之。知

首,於是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赵人徐夫人匕首,◇集解徐广曰:“徐,一作‘陈’。”○索隐徐,姓;夫人,名。谓男子也。取之百金,使工以药焠之,○索隐焠,染也,音?溃反。谓以毒药染剑锷也。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集解言以匕首试人,人血出,足以沾濡丝缕,便立死也。乃装为遣荆卿。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索隐忤者,逆也,五故反。不敢逆视,言人畏之甚也。乃令秦舞阳为副。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治行。顷之,未发,太子迟之,疑其改悔,乃复请曰:“日已尽矣,荆卿岂有意哉?丹请得先遣秦舞阳。”荆轲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竖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斋

冠以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正义易州在幽州归义县界。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正义徵,知雉反。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羽声慷慨,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於是荆轲就车而去,终已不顾。斋

於秦遂至秦,持千金之资币物,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嘉为先言於秦王曰:“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不敢举兵以逆军吏,原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贡职如郡县,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恐惧不敢自陈,谨斩樊於期之头,及献燕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秦王闻之,大喜,乃朝服,设九宾,□正义刘云:“设文物大备,即谓九宾,不得以周礼九宾义为释。”见燕使者咸阳宫。□正义三辅黄图云:“秦始兼天下,都咸阳,因北陵营宫殿,则紫宫象帝宫,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度以法牵牛也。”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柙,○索隐户甲反。柙亦函也。以次进。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舞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慴。原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於前。”秦王谓轲曰:“取舞阳所持地图。”轲既取图奏之,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见。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拔剑,剑长,操其室。索隐室谓鞘也。□正义燕丹子云:“左手揕其胸。秦王曰:‘今日之事,从子计耳。乞听瑟而死。’召姬人鼓琴,琴声曰‘罗縠单衣,可裂而绝;八尺屏风,可超而越;鹿卢之剑,可负而拔’。王於是奋袖超屏风走之。”时惶急,剑坚,故不可立拔。荆轲逐秦王,秦王环柱而走。群臣皆愕,卒起不意,尽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诸郎中○索隐若今宿卫之官。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召不得上。方急时,不及召下兵,以故荆轲乃逐秦王。而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以手共搏之。是时侍医夏无且○索隐且音即馀反。以其所奉药囊提荆轲也。□正义提,侄帝反。秦王方环柱走,卒惶急,不知所为,左右乃曰:“王负剑!”○索隐王劭曰:“古者带剑上长,拔之不出室,欲王推之於背,令前短易拔,故云‘王负剑’。”又燕丹子称琴声曰“鹿卢之剑,可负而拔”是也。负剑,遂拔以击荆轲,断其左股。荆轲废,乃引其匕首以擿秦王,○索隐擿与“掷”同,古字耳,音持益反。不中,中桐柱。□正义燕丹子云:“荆轲拔匕首掷秦王,决耳入铜柱,火出。”秦王复击轲,轲被八创。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集解汉盐铁论曰:“荆轲怀数年之谋而事不就者,尺八匕首不足恃也。秦王操於不意,列断贲、育者,介七尺之利也。”於是左右既前杀轲,秦王不怡者良久。已而论功,赏群臣及当坐者各有差,而赐夏无且黄金二百溢,曰:“无且爱我,乃以药囊提荆轲也。”知

病⑻於是秦王大怒,益发兵诣赵,诏王翦军以伐燕。十月而拔蓟城。燕王喜、太子丹等尽率其精兵东保於辽东。秦将李信追击燕王急,代王嘉乃遗燕王喜书曰:“秦所以尤追燕急者,以太子丹故也。今王诚杀丹献之秦王,秦王必解,而社稷幸得血食。”其后李信追丹,丹匿衍水中,○索隐水名,在辽东。燕王乃使使斩太子丹,欲献之秦。秦复进兵攻之。后五年,秦卒灭燕,虏燕王喜。古

⑻煜其明年,秦并天下,立号为皇帝。於是秦逐太子丹、荆轲之客,皆亡。高渐离变名姓为人庸保,○索隐栾布传曰“卖庸於齐,为酒家人”,汉书作“酒家保”。案:谓庸作於酒家,言可保信,故云“庸保”。鹖冠子曰“伊尹保酒”。匿作於宋子。◇集解徐广曰:“县名也,今属钜鹿。”○索隐徐注云“县名,属钜鹿”者,据地理志而知也。□正义宋子故城在赵州平棘县北三十里。久之,作苦,闻其家堂上客击筑,傍徨不能去。每出言曰:“彼有善有不善。”从者索隐谓主人家之左右也。以告其主,曰:“彼庸乃知音,窃言是非。”家丈人召使前击筑,○索隐刘氏云:“谓主人翁也。”又韦昭云:“古者名男子为丈夫,尊妇妪为丈人。故汉书宣元六王传所云丈人,谓淮阳宪王外王母,即张博母也。故古诗曰‘三日断五疋,丈人故言迟’是也。”一坐称善,赐酒。而高渐离念久隐畏约无穷时,○索隐约谓贫贱俭约。既为庸保,常畏人,故云“畏约”。所以论语云“不可以久处约”。乃退,出其装匣中筑与其善衣,更容貌而前。举坐客皆惊,下与抗礼,以为上客。使击筑而歌,客无不流涕而去者。宋子传客之,◇集解徐广曰:“互以为客。”闻於秦始皇。秦始皇召见,人有识者,乃曰:“高渐离也。”秦皇帝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集解矐音海各反。○索隐海各反,一音角。说者云以马屎熏令失明。使击筑,未尝不称善。稍益近之,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索隐案:刘氏云“铅为挺著筑中,令重,以击人”。复进得近,举筑朴○索隐普十反。朴,击也。秦皇帝,不中。於是遂诛高渐离,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知

鹬?鲁句践已闻荆轲之刺秦王,私曰:“嗟乎,惜哉其不讲於刺剑之术也!索隐案:不讲谓不论习之。甚矣吾不知人也!曩者吾叱之,彼乃以我为非人也!”斋

?涑太史公曰:世言荆轲,其称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马生角”也,○索隐燕丹子曰:“丹求归,秦王曰‘乌头白,马生角,乃许耳’。丹乃仰天叹,乌头即白,马亦生角。”风俗通及论衡皆有此说,仍云“厩门木乌生肉足”。太过。又言荆轲伤秦王,皆非也。始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索隐较,明也。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知

?德索隐述赞曹沫盟柯,返鲁侵地。专诸进炙,定吴篡位。彰弟哭市,报主涂厕。刎颈申冤,操袖行事。暴秦夺魄,懦夫增气。斋

古文翻译:于是尝有德者厚报之,,有怨者必以法灭之

此句话出自《史记·栾布传》。

翻译为:

于是对曾经有恩于自己的人,便优厚地报答他,对有怨仇的人,一定用法律来除掉他。

古文的 昂 是什么意思

古同“仰”,仰慕;仰仗;仰望;向上。

酒保是指什么

酒保(barkeeper):旧称酒店里或客栈跑腿人员的称呼,还有店小二说法,主要是负责招呼客人,为客人端茶倒水的 。

《汉书·栾布传》:“穷困,卖庸(佣)于齐,为酒家保。”颜师古注:“谓庸作受顾也。为保,谓保可任使。”

文言文实词(忍,任,如,若,善,尚,稍,舍)的整理

<动>

(形声。从心, 刃声。本义: 忍耐、 容忍) 同本义 [endure; tolerate] 忍,能也。——《说文》 忍,耐也。——《广雅》 是可忍也。——《论语·八修》。皇疏:“忍,犹容耐也。” 强力忍垢,吾不知其他也。——《庄子·让王》 吾子忍之。——《左传·成公二年》 小不忍,则乱大谋。——《论语·卫灵公》 忍所私以行大义。——《吕氏春秋·去私》 故遂忍悲为汝言之。——清·林觉民《与妻书》 又如:忍事(以忍耐态度面对各种事情);忍容(容忍);忍顺(忍耐顺受;忍耐顺从);忍从(忍受顺从);忍羞(忍受羞辱);忍气(忍受别人的欺侮);忍垢(忍受污垢);忍丑(忍受耻辱);忍耻(忍受耻辱);忍痛(忍受痛苦) 抑制; 克制 [refrain; hold back; repress] 志忍私,然后能公。——《荀子·儒效》 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孟子》 又如:忍性(克制性情);忍口(抑制食欲);忍情(抑制感情);忍志(犹屈意);忍恶(忍住脾气);忍泪(忍住眼泪, 不使流出来); 忍笑(忍住不笑) 愿意; 舍得 [be willing to ] 不忍为之下。——《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又如:忍屑(愿意关心) 通“认”。认识,识别 [recognize;identify] 夫国之疑,二三子莫忍老臣。——《管子·大匡》 姓 词性变化 五十一种

<形>

坚韧 [firm and tenacious] 残忍;忍心;狠心 [cruel] 维其忍之。——《诗·小雅·小弁》 君王为人不忍。——《史记·项羽本纪》 又如:忍苛(残忍苛刻);忍人(残忍的人);忍忮(刻毒忌恨);忍毒(残忍狠毒);忍虐(残忍暴虐);忍悖(残忍狂悖);忍害(杀害);忍酷(残忍暴虐);忍鸷(残忍凶狠);忍暴(残忍暴虐)

<连>

怎;岂 [how] 干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杜甫《丹青引赠曹将军霸》

rén <名词>

1.汉王莽时女子爵位名。用以称公主 [an ancient woman's rank of nobility] 其女皆为任。——《汉书·王莽传》 2.古代中国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乐曲 [an ancient music of the southern minority nationality] 任,南蛮之乐也。——《礼记·明堂位》 3. 姓氏。可参见“任姓”

rén <形容词>

通“壬”。壬人,狡猾骗人的;巧言谄媚的 [artful] 敦德允元而难任人。——《书·舜典》 孔任不行。——《后汉书·致恽传》 又如:任人(佞人。品行不端的人)

rèn <动词>

1. (形声。从人,壬(rén)声。甲骨文字形。壬是任的初文。壬即担荷的担子的竖立形。本义:挑担;荷;肩负) 同本义 [carry on a shoulder pole;carry] 悲灵均之任石。——郭璞《江赋》 是任是负。——《诗·大雅·生民》。注:“任,犹抱也。” 负任担荷。——《国语·齐语》。注:“任,抱也。” 负任儋荷。——《国语·齐语》。注;“犹抱也。” 任重石之何益。——《楚辞·悲回风》 又如:任石(负石。负以重石);任车(载物负重之车);任负(负载,承载) 2. 堪;承当;禁受 [bear] 病不任行。——《史记·白起传》 身被大病,不任茅土。——《后汉书·丁鸿传》 无由会晤,不任区区向往之至。——宋·王安石《答司马谏议书》 副将史德威慨然任之。——清·全祖望《梅花岭记》 又如:任受(承受,忍受);任患(承受祸患,承担过失);任过(承担过失);任堪(承受,禁受) 3. 保举;担保,保用 [guarantee] 使州里任之,则宥而赦之。——《周礼·大司徒》 重怒难任。——《左传·僖公十五年》。注:“当也。” 又如:任出(取保出狱);任保(担保) 4.任用,委派人员担任职务 [assign sb. to a post] 以任邦国。——《周礼·大司马》 以九职任万民》 又如:任良(任用贤才);任贤(委用德才兼备的人);任能(委用有才能的人);任势(利用形势);新任厂长; 任官(委任官职);任臣(委用臣下);任寄(委任;付托) 5.讲信用;相信;信任 [believe] 任,保也。——《说文》 为气任侠。——《史记·季布栾布传》 吾权任子以死生。——《管子·大匡》 王甚任之。——《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又如:任属(信用托付);任信(信任);任待(信赖器重) 6.听凭,任凭 [allow]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陆游《卜算子·咏梅》 曷不委心任去留。——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恐不任我意。——《玉台新咏·古诗为焦仲卿妻作》 又如:任兴(任性;凭兴趣);任抓掀(任意选用;任意拿);任谤任劳(任劳任怨;不怕别人诽谤,不辞劳苦);任忒(听任差错;任意妄为);任令(听凭,任凭);任委(任随,任凭);任真(听其自然);任臆(任随心意) 7. 放纵,无拘束 [indudge] 上舍法,任民之所善,故奸多。——《商君书·弱民》 任情返道,劳而无获。——《齐民要术·种谷》 感任达不拘,与叔父籍为竹林之游,当世礼法者讥其所为。——《晋书·阮咸传》 又如:任达(任性放纵,不受礼法拘束) 8. 使用 [use] 为百姓积任器。——《周礼·司隶》 又如:任力(使用民力);任数(用权谋,使心计);任谋(使用权谋;运用策略);任算(施用计谋,进行谋算) 9. 负责,主持 [be in charge of]。如:任持(主持;维持);任政(执政);任上(居职理事) 10.怀孕。后作“妊” [be pregnant] 周后妃任成王於身。——《大戴礼·保傅》 初,李亲任政君在身。——《汉书·元后传》。师古曰:“任,怀任。” 初,刘媪任高祖——《汉书·叙传上》 又如:任娠(怀孕;任身) 11.立功 [render meritorious service] 六曰事典,以富邦国,以任百官,以生万民。——《周礼》

rèn <名词>

1. 担子,行李 [load;burden;luggage;baggage] 门子治任将归。——《孟子》。注:“担也。” 班白者不以其任行乎道路。——《礼记·祭义》。注:“所担持也。” 又如:治任(收拾行李) 2. 职责 [duty] 且中期之所官,琴瑟也。弦不调,弄不明,中期之任也。——《韩非子》 3.任职期 [tenure]。 如:任内;任满(任职期满) 4.任务;责任。任何人应对其负责或承担的事务 [responsibility] 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伟、允之任也。——诸葛亮《出师表》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孟子·告子下》 又如:任责(责任);任道(可担负重任的仁人志士);任属巨肩(责任重大) 5. 职位 [office]。 如:离任;就任 6. 担任公职,特别是文官职务的人 [officeholder]。 如:历任;原任 7. 人质 [hostage] 皆请降送任于勒。——《晋书》 8. 丝;线 [silk or thread] 夫以一缕之任,系千钧之重。——《汉书》 9. 能力 [ability] 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韩非子》 10.劳役 [labor] 赋敛重数,百姓任罢。——《汉书》。颜师古注:“任,谓役事也。”

rèn <连词>

1. 表示让步关系,相当于“纵使”、“即使 ” [even if ] 任是深山最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唐·杜荀鹤《山中寡妇》 2. 表示条件关系,相当于“不论”、“无论” [no matter(what,who,how,etc.)] 。如:任事儿(所有的事);任吗儿(不论什么);任么(无论什么)

rèn <量词>

用于担任官职的次数 他是举人出身,做过一任知县的。——清·吴敬梓《儒林外史》

〈动〉 1、会意。从女,从口。本义:遵从,依照。 2、同本义 [follow]。 如,从随也。——《说文》。按,此字疑从女,若省声。女子从人者也。 有律以如己也。——《左传·宣公十二年》。杜预注:“如,从也。” 所不与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左传·僖公二十三年》 犬皆如人意。——柳宗元《三戒》 3、又如:如命(遵从命令);如志(随顺意愿;实现志愿);如令(从令,遵令)。 4、好像,如同 [like;as if]。 日初出大如车盖。——《列子·汤问》 状貌如妇人女子。——《史记·留侯世家》 两狼之并驱如故。——《聊斋志异·狼三则》 5、又如:如皋雉(比喻男子以才华博得女子青睐);如许(似这般);如今晚儿(现在);如许豚犊(这样的不肖之子);如应如响(十分灵验)。 6、比得上,及 [can be compared with]。 不如无生。——《诗·小雅·苕之华》 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战国策·齐策》 臣之壮也,犹不如人。——《左传·僖公三十年》 7、又如:我不如他。 8、去,往 [go]。 如,往也。——《尔雅》 坐须臾,沛公起如厕。——《史记·项羽本纪》 以一仪而当汉中地,臣请往如楚。——《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如扬州过瓜洲扬子桥。—— 文天祥《指南录后序》 9、遭遇,际遇 [meet]。 淮阳叶生者,失其名字。文章词赋,冠绝当时;而所如不偶,因于名场。——《聊斋志异》 10、表示举例 [for instance;for example;such as]。如:大文学家、大诗人,如李白、杜甫;工人都很勤劳,如挖土。 11、相敌;抵挡 [resist]。 夫宋之不足如梁也,寡人知之矣。——《战国策》 12、应当 [should]。 君若爱司马,则如亡。——《左传》

词性变化

〈介〉 1、按照 [in accordance with;comply with]。 王如其言,煮头,三日三夕不烂。——晋· 干宝《搜神记》 2、又如:如详缴(照报告中对原案处理的办法处理,并且准予销案);如律令(按照法令执行。是古代檄文、诏书结尾用语);如式(按照规矩)。 〈连〉 1、假如,如果 [if]。 如,若也。——《广雅》 如用之,则吾从先进。——《论语·先进》 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坟上矣。——《论语·阳货》 如有地动,尊则振龙,机发吐丸,而蟾蜍衔之。——《后汉书·张衡传》 洛阳亲友如相问。——唐· 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诗 2、又如:如有不妥,请予指正;如不修改,未免粗糙;如使(假使;倘若)。 3、与,和 [and]。 公如大夫入。——《仪礼》 4、或——表示选择关系 [or]。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论语·先进》 5、而——表示连接 [but]。 如有隐忧。——《诗·邶风·柏舟》 夜中,星陨如雨。——《春秋》 6、则——表示结果 [then]。如:如许;如是。 〈助〉 1、用于语末,相当于“然”。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论语·述而》 袖如充耳。——《诗·邶风·旄丘》 屯如,乘马班如。——《易·屯卦》 孔子三月如君,则皇皇如也。——《孟子·滕文公上》 2、用于语末,相当于“焉”。 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易·离》 3、相当于“乎”。 善如尔之问也。——《礼记》[3]

◎ 若 ruò 〈动〉 (1) (象形。甲骨文字形,象一个女人跪着,上面中间象头发,两边两只手在梳发,表示“顺从”。本义:顺从) (2) 同本义 [be obedient to] 若,顺也。——《尔雅·释名》 万民是若。——《诗·鲁颂·阙宫》 天子是若。——《诗·大雅·烝民》 有孚禺若。——《易·观》 钦若昊天。——《书·尧典》 不逢不若。——《左传·宣公三年》 (3) 又如:若时(顺应天时);若淑(温顺而善良) (4) 如同;像 [like; as if] 圣人之德,若天之高,若地之普。——《墨子·尚贤中》 肌肤若 冰雪,绰约若处子。——《庄子·逍遥游》 关山度若飞。——《乐府诗集·木兰诗》 天涯若比邻。——唐· 王勃《杜少府之任蜀州》 (5) 又如:视若分敌;若明若昧(好像清楚又好像不清楚);若出一辙(若出一轨。像从一个车辙里出来的。比喻言论、行动、遭遇等完全一样);若如(如;像);若卵投石(同“以卵击石”。比喻不自量力,必遭失败);若涉渊水(若涉渊冰。比喻处境艰险) (6) 择菜 [trim vegetables] 若,择菜也。从艸、右。右,手也。——《说文》 (7) 引申为选择 [choose] 《晋语》秦穆公曰:“夫 晋国之乱,吾谁使先若夫二公子而立之,以为朝夕之急。”此谓使谁先择二公子而立之,若正训择,择菜引申之义也。—— 清·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8) 同,相当 [be equal to] 彼与彼年相若也。——韩愈《师说》 布帛长短同,则贾相若。——《孟子》 (9) 及;到 [arrive] 病未若死。——《国语》 (10) 比得上(多用于否定句和反问句) [match] 虽然,则彼疾,当养者孰若妻与宰?——《礼记》 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战国策·齐策》 (11) 诺,应允,后作“诺” [promise] 已若必信,则处于度之内也。——《马王堆汉墓帛书·经法》 步骑之所蹂若。——《文选·司马相如·上林赋》 (12) 对付,处置 [treat with;handle] 寇深矣,若之何?——《左传·僖公十五年》

[编辑本段]词性变化

◎ 若 ruò 〈代〉

(1) 如此,这样 [such] 出若入若。——《荀子·王霸》。注:“如此也。” 织自若。——《战国策·秦策》 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孟子·梁惠王上》 (2) 又如:若许(如许;这些);若言(此言,这样的话);若曰(这样说);若大若小(大大小小);若此(如此,这样);若是(如此,这样);若斯(如此);若然(如此);若尔(如此,如果这样) (3) 你 [们] ;你 [们] 的 [you;your] 若,汝也。——《小尔雅》 惟若宁候。——《考工记·梓人》 若则有常。——《仪礼·士昏礼记》 若肯发兵助我乎?——《汉书·匈奴传上》 若不恭命。——《墨子·明鬼下》 命曰三日,若宿而至。——《国语·晋语四》 若为佣耕,何富贵也。——《史记·陈涉世家》 若辈得无苦贫乎。——明· 崔铣《记王忠肃公翱三事》 (4) 又如:若曹(你们这些人);若属(你们);若辈(你们) (5) 其;他的 [he;his]——用于他称 今人处若国得罪。——《墨子·天志下》 (6) 这个,这样——用于近指 [this]。如:若人(这个人);若士(这个人。同若人);若时(此时,现在);若辈(这些人,这等人) (7) 用于疑问。相当于“怎么”、“哪里” [where]。如:若个(哪个);若之何(怎么办;也指怎么,为什么);若何(怎样,怎么样;亦指怎么办;怎么,为什么);若为(怎样;怎样的;怎堪;怎能) (8) 这么;那么。用同“偌” [like so] 老太太若大年纪。——《红楼梦》

◎ 若 ruò <连>

(1) 假如;如果 [if] 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谷?——《左传·僖公二十三年》 若反国,将为乱。——《史记·赵世家》 寡人若朝于薛,不敢与诸任齿。——《左传·隐公十一年》 若印数十百千本,则极为神速。——宋· 沈括《梦溪笔谈·活板》 天若有情天亦老。——唐· 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 (2) 又如:若不是(如果不是);若曰(如果说);假若(假使);若其(假如,如果);若苟(若或。假如,如果);若非(如果不是;要不是);若果(如果);若使(假使,假如,如果);若是(如果,如果是) (3) 至于 [so]。用在句首以引起下文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宋· 范仲淹《岳阳楼记》 (4) 又如:若乃(至于。用于句子开头,表示另起一事) (5) 或;或者 [or] 以万人若一郡降者,封万户。——《汉书·高帝纪》 若有会同。——《周礼·稍人》 (6) 又如:若者(或者);若大若小(大大小小) (7) 与,和 [and] 旅王若公。——《书·召诰》 (8) 而 [but] 抑若扬兮。——《诗·齐风·猗嗟》 宠辱若惊。——《老子》。顾注:“而已” 若降天地之施,垂三光之明者,实在陛下。——《三国志·魏志》

◎ 若 ruò 〈名〉

(1) 禾秆皮 [stem’s skin] 稣,杷取禾若也。——《说文》。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秆皮散乱,杷而梳取之。” (2) 香草名 杜若,香草。——《说文》 华采衣兮若英。——《楚辞·云中君》 顺微风,挥若芳。——傅毅《舞赋》。注:“杜也。” 衡兰芷若。——《汉书·司马相如传》 (3) 又如:若芳(杜若的香气);若英(杜若的花);若惠(香草名。杜若和蕙草) (4) 灵木 [fairy tree]。如:若木(古代神话中的树名);若光(古代神话中若木的光) (5) 秦、汉时县名 [Ruo county]。治所在今湖北省宜城县东南 (6) 古水名 [Ruo River]。即今雅砻江,为金沙江支流。源出青海,东南流经甘孜、新龙等县,到攀枝花市东北入金沙江 (7) 姓。如:若口引(复姓)

◎ 若 ruò 〈助〉

(1) 用在形容词或副词后面,表示事物的状态。相当于“貌”、“样子” 用史巫纷若,吉。——《易·巽卦》 有孚颗若。——《易·观卦》 乘其四骆,六辔沃若。——《诗·小雅·裳裳者华》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诗·卫风·氓》 (2) 用于句首 若昔朕其逝。——《书·大诰》 (3) 另见 rě

shàn 五笔字型:uduk善 【形】 (会意,从言,从羊。言是讲话。羊是吉祥的象征。本义:吉祥) 1.同本义〖lucky〗 善,吉也。——《说文》 来者以善日邪时,孰与邪日善时?——《汉书·翼奉传》 又如:善时(吉时);善祥(吉祥;吉兆);善征(吉兆);善日(吉日) 2.好;美好〖good〗 母氏圣善。——《诗·邶风·凯风》 善,德之建也。——《国语·晋语》 善人国之主也。——《左传·襄公三十年》 所以善代者乃万故。——《吕氏春秋·长攻》。注:“善好也。”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 岂人主之子孙则敢不善哉?——《战国策·赵策》 又如:善风(良好的风气);善言(美言;说好话);善处(好办法);善马(良马);善少(好少年);善秀(佳穗。比喻资质甚佳,才品出众) 3.善良;好心〖good;nice〗 供养三德为善。——《左传·昭公十二年》 又尽善也。——《论语·八佾》。皇疏:“善者,理事不恶之名。” 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汉书·苏武传》 又如:善熟(和善);善德(善良,以德待人);善善(犹“善罢干休”;顺顺当当);善觑(好心看待);善眉善眼(面孔和善);善模善样(模样和善);善性(善良的本性);善顺(善良和顺) 4.慈善〖philanthropic〗 恐恐然惟惧其人之不得善之利。一善易修也,一艺易能也。——唐·韩愈《原毁》 又如:善事;善举;善友(佛教教友);善信(佛教称虔诚信仰佛教的人);善胜(非常善良;慈善信佛);善根(佛教用语。指人所以能为善的根性);善堂(旧指育婴堂、养老院等慈善机构) 5.表示应诺。对,好〖allright〗 王曰:“善!”——《战国策·齐策》 先主:“善?”——《三国志·诸葛亮传》善 6.慎重〖cautious;careful;prudent〗。如:善政(妥善的政策法令);善思(慎重地思考);善败(事情失败后的妥善措施) 7.高明,工巧〖skillful〗 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老子》 吹籁工为善声。——《论衡·逢遇》 又如:善手(高手,能手);善工(高手) 8.熟悉,经常看到或经历,易于辨认〖familiar〗 识其品式,辨其条理;善其用,定其体,则“默而成之,不言而信”。——王夫之《周易外传》 又如:善便(善变。不费力,轻易);善查(好对付的人。又作“善荐八”) 善 shàn 【动】 1.善于,擅长。有做好或处理好某事的才能或技巧〖begoodat〗 善戏谑兮。——《诗·卫风·淇奥》 大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论语·季氏》 奕秋,通国之善弈者也。——《孟子·告子上》 秦皇帝惜其善击筑。——《史记·刺客列传》 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明·刘基《卖柑者言》 又如:善宽(善解;善于迎合);善丹青(擅长画画);善时(善于把握时机);善柔(善于阿谀奉承);善喻(善于教喻);善贷(善于施与);善渊(善于保持沉默);善诱(善于诱导);善贾(长于贸易,善于做生意);善富(善于保持富有地位);善文(擅长为文);善化(擅长教化) 2.通“缮”。修治〖repair〗善 善刀而藏之。——《庄子·养生主》 故有善迩而远至。——《易·略例》。注:“善,修治也。” 又如:善刀(拭刀而加以收藏。比喻收敛自己的才华) 3.羡慕〖admire〗 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陶渊明《归去来辞》 喜爱〖like〗 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左传》 4.认为好〖considerasgood〗 〖常〗忌信道任数,不从下人,故为权势所不善。——《华阳国志》 5.赞许〖praise〗 使孔子欲表善颜渊。——王充《论衡》 又如:善善(赞扬人家的优点、美德);善颂善祷(赞美能寓规劝于颂祷之中);善善从长(本是称道别人的善德渊源流长。后转为赞扬人家向善弃恶、舍短取长) 6.友好,亲善〖friendly〗 余宗老涂山,左公甥也,与先君子善,谓狱中语乃亲得之于史公云。——清·方苞《左忠毅公逸事》 又如:善气迎人 【名】 好人;好事;好处〖good(fine)person;gooddeed;advantage〗 存抚良善。——宋·沈括《梦溪笔谈》 赏善不遗匹夫。——《韩非子·有度》 姓 【副】 1.好好地〖inperfectlygoodcondition〗 今姑贷汝,后不善自改,且复妄言,我当焚汝庐,戕汝家矣!——明·高启《书博鸡者事》 秦王必喜而善见臣。——《战国策·燕策》 2.多;常;易〖numerous;frequently;easy〗 风从北来者,大率不能甘而善苦。——明·刘基《苦斋记》 又如:善变;善疑;善怀(多所怀思)

副〉 1. (会意。从八,向声。本义:尚且) 2. 同本义[still;yet;even] 尚,曾也。——《说文》 尚无为。——《诗·王风·免爰》 3. 又 尚无造。 尚求其雌。——《诗·小雅·小弁》 亦尚一人之庆。——《书·秦誓》 元济尚寝,笑曰:“俘囚为盗耳,晓当尽戮之。”——《资治通鉴·唐纪》 臣以布衣之交尚不相欺,况大国乎?——《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4. 又如:尚有不少;尚来得及;尚未娶亲;尚待研究;尚兀自(还;尚且);尚尔(尚且这样);尚自(尚且);尚然(尚且);尚犹(犹,还) 5. 还;仍然 [still;yet] 赵王使使(派使者)视 廉颇尚可用否。——《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如仆尚何言哉?——司马迁《报任安书》 6. 希望 [wish] 表示命令或希望 鸣呼哀哉!伏惟尚飨。——柳宗元《为韦京兆祭太常崔少卿文》 7. 差不多 [nearly] 灵王卜曰:“余尚得天下。”——《左传·昭公十三年》 8. 往上;向上。通“上” [upper;up]。如:尚论(往上追论古人的行事。尚,通上);尚同(墨子的重要思想之一。即在政体中,下位者,必须对上服从,必须向上认同) 〈动〉 1. 尚假借为“上”,尊崇[worship;revere] 尚,上也。——《广雅》 以其上古之书谓之尚书。——《书·孔安国序》 尚有晋国。——《国语·晋语》 学者多称五帝,尚矣!——《史记·五帝纪》 尚论古之人。——《孟子·万章下》 尚三王只。——《楚辞·大招》 尚左。——《仪礼·觐礼》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聊斋志异·促织》 且五方土音,乡俗好尚,习见习闻。——清· 黄宗羲《柳敬亭传》 2. 又如:崇尚(尊重;推崇);尚茅茨(崇尚茅屋);尚齿(尊崇年老的人);尚年(尊崇年长者);尚左(以左为尊);尚右(以右为尊);尚白(崇尚白色) 3. 重视 [pay attention to] 臣欲使士大夫尊尚武勇,讲习兵法。——宋· 苏轼《教战守》 4. 又如:尚文(重视文治);尚气(重气节,重义气;负气) 5. 仰慕 [hold sb. in high esteem] 尚前良之遗风兮,恫后辰而无及。——汉· 张衡《思玄曲》 6. 佑,佑助 [assist]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易·泰》 7. 给帝王管理事物 [administer (things for emperor)] 今日堂有炼珍,朝分尚食。——清· 周容《芋老人传》 8. 又如:尚食(掌帝王膳食);尚宝(明代官名。掌理宝玺、金银、符牌等事);尚衣(古官名。掌管帝王衣服);尚席(官名。掌理宫中筵席);尚宫(宫中女官名。为宫官的首长,掌管导引皇后及闺阁廪赐) 9. 夸耀 [show off] 君子不自大其事,不自尚其功。——《礼记·表记》 10. 超过;高出 [surpass] 得闻先生之余论,则大庭氏何以尚兹?—— 张衡《东京赋》 11. 奉;承 [present] 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尚君之玉音。——《文选·司马相如·长门赋》 12. 仰攀婚姻 [match] 卓王孙喟然而叹,自以得使女尚 司马长卿晚。——《史记》 13. 加上,往…上补充东西 [increase] 尚之以琼华乎而。——《诗·齐风·著》 14. 又如:尚絅(穿锦衣时加上罩袍,以使华美不显耀于外) 15. 荐举;选拔 [value highly] 尚者,《五制》:“上贤以崇德”,“上贤谓举贤也”。上与尚通。——《广雅》王念孙疏证 16. 喜欢;爱好 [like]。如:尚诙谑(喜欢戏谑) 17. 娶帝王之女为妻 [marry a princess] 诸男皆尚秦公主。——《史记·李斯列传》 18. 又如:尚主(娶公主为妻) 〈名〉 1. 志向;愿望 [aspirations] 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李白《登峨眉山》 2. 姓 〈形〉 1. 久远;古远 [remote;ages ago] 乐所由来者尚矣。——《吕氏春秋·古乐》 2. 又如:尚远(久远) 3. 自负;骄傲 [be conceited] 虽才高于世,而无骄尚之情。——《后汉书·张衡传》 4. 上,高尚 [noble]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 陶渊明《桃花源记》

稍,舍的放不下来,可以去百科查

季荀栾布列传 的翻译

季布和丁公曾是项羽的部下,在楚汉战争中替项羽攻打刘邦,这本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在刘邦战胜项羽后,他们都遭了殃。刘邦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并下令有胆敢窝藏季布的要夷灭三族;丁公在与刘邦的战斗中被其诈骗,事后却以对项王不能尽忠,使项王失去天下为名斩首示众。栾布因对刘邦猜忌功臣不满,在彭越被杀后毅然为其收尸,结果被捉来要用汤镬煮死,幸而据理力争,才得以免祸。文章中的这些叙述和描写,揭示了封建时代的一条规律:胜者王侯败者囚。同时也揭露了刘邦的气度狭小、狡诈和残忍。司马迁对刘邦这样一个开国皇帝的揭露,充分表现了他的进步思想和大无畏精神,这是后代正统史家所无法相比的。

季布和栾布,都出身社会下层,他们讲义气,重信用,爱打抱不平,具有侠客的特点。季布作战英勇,扬名楚地。他不阿谀逢迎,不随声附合,也不惧权贵,即使在吕后面前也敢直言进谏。栾布知恩报恩,重义轻生,视死如归。在他们身上,体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许多优秀品质。

司马迁写这篇传记是饱含感情的。他一面赞扬季布、栾布的优秀品质,称赞他们是英雄好汉,视死如归,重义轻生,死得其所,一面又对刘邦的奸诈、猜忌、残忍和气量狭小等丑恶方面进行大胆的揭露,使其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表现了他强烈的爱憎感情。文中有些对话,像季布当廷对樊哙的指责,栾布对刘邦的反驳,理由充分,说理深刻,有极大的说服力。语言符合人物的身份,从而也表现了人物的性格。

季布是楚地人,为人好逞意气,爱打抱不平,在楚地很有名气。项羽派他率领军队,曾屡次使汉王刘邦受到困窘。等到项羽灭亡以后,汉高祖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并下令有胆敢窝藏季布的论罪要灭三族。季布躲藏在濮阳一个姓周的人家。周家说:“汉王朝悬赏捉拿你非常紧急,追踪搜查就要到我家来了,将军您能够听从我的话,我才敢给你献个计策;如果不能,我情愿先自杀。”季布答应了他。周家便把季布的头发剃掉,用铁箍束住他的脖子,穿上粗布衣服,把他放在运货的大车里,将他和周家的几十个奴仆一同出卖给鲁地的朱家。朱家心里知道是季布,便买了下来安置在田地里耕作,并且告诫他的儿子说:“田间耕作的事,都要听从这个佣人的吩咐,一定要和他吃同样的饭。”朱家便乘坐轻便马车到洛阳去了,拜见了汝阴侯滕公。滕公留朱家喝了几天酒。朱家乘机对滕公说:“季布犯了什么大罪,皇上追捕他这么急迫?”滕公说:“季布多次替项羽窘迫皇上,皇上怨恨他,所以一定要抓到他才干休。”朱家说:“您看季布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滕公说:“他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朱家说:“做臣下的各受自己的主上差遣,季布受项羽差遣,这完全是职分内的事。项羽的臣下难道可以全都杀死吗?现在皇上刚刚夺得天下,仅仅凭着个人的怨恨去追捕一个人,为什么要向天下人显示自己器量狭小呢!再说凭着季布的贤能,汉王朝追捕又如此急迫,这样,他不是向北逃到匈奴去,就是要向南逃到越地去了。这种忌恨勇士而去资助敌国的举动,就是伍子胥所以要鞭打楚平王尸体的原因了。您为什么不寻找机会向皇上说明呢?”汝阴侯滕公知道朱家是位大侠客,猜想季布一定隐藏在他那里,便答应说:“好。”滕公等待机会,果真按照朱家的意思向皇上奏明。皇上于是就赦免了季布。在这个时候,许多有名望的人物都称赞季布能变刚强为柔顺,朱家也因此而在当时出了名。后来季布被皇上召见,表示服罪,皇上任命他做了郎中。

汉惠帝的时候,季布担任中郎将。匈奴王单( chán,缠)于曾经写信侮辱吕后,而且出言不逊,吕后大为恼火,召集众位将领来商议这件事。上将军樊哙说:“我愿带领十万人马,横扫匈奴。”各位将领都迎合吕后的心意,齐声说:“好。”季布说:“樊哙这个人真该斩首啊!当年,高皇帝率领四十万大军尚且被围困在平城,如今樊哙怎么能用十万人马就能横扫匈奴呢?这是当面撒谎!再说秦王朝正因为对匈奴用兵,才引起陈胜等人起义造反。直到现在创伤还没有治好,而樊哙又当面阿谀逢迎,想要使天下动荡不安。”在这个时候,殿上的将领都感到惊恐,吕后因此退朝,终于不再议论攻打匈奴的事了。

季布做了河东郡守,汉文帝的时候,有人说他很有才能,汉文帝便召见他,打算任命他做御史大夫。又有人说他很勇敢,但好发酒疯,难以接近。季布来到京城长安,在客馆居留了一个月,皇帝召见之后就让他回原郡。季布因此对皇上说:“我没有什么功劳却受到了您的恩宠,在河东郡任职。现在陛下无缘无故地召见我,这一定是有人妄誉我来欺骗陛下;现在我来到了京城,没有接受任何事情,就此作罢,遣回原郡,这一定是有人在您面前毁谤我。陛下因为一个人赞誉我就召见,又因为一个人的毁谤而要我回去,我担心天下有见识的人听了这件事,就窥探出您为人处事的深浅了。”皇上默然不作声,觉得很难为情,过了很久才说道:“河东对我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郡,好比是我的大腿和臂膀,所以我特地召见你啊!”于是季布就辞别了皇上,回到了河东郡守的原任。

楚地有个叫曹丘的先生,擅长辞令,能言善辩,多次借重权势获得钱财。他曾经侍奉过赵同等贵人,与窦长君也有交情。季布听到了这件事便寄了一封信劝窦长君说:“我听说曹丘先生不是个德高望重的人,您不要和他来往。”等到曹丘先生回乡,想要窦长君写封信介绍他去见季布,窦长君说:“季将军不喜欢您,您不要去。”曹丘坚决要求窦长君写介绍信,终于得到,便起程去了。曹丘先派人把窦长君的介绍信送给季布,季布接了信果然大怒,等待着曹丘的到来。曹丘到了,就对季布作了个揖,说道:“楚人有句谚语说:‘得到黄金百斤,比不上得到你季布的一句诺言。’您怎么能在梁、楚一带获得这样的声誉呢?再说我是楚地人,您也是楚地人。由于我到处宣扬,您的名字天下人都知道,难道我对您的作用还不重要吗?您为什么这样坚决地拒绝我呢!”季布于是非常高兴,请曹丘进来,留他住了几个月,把他作为最尊贵的客人,送他丰厚的礼物。季布的名声之所以远近闻名,这都是曹丘替他宣扬的结果啊!

季布的弟弟名叫季心,他的勇气胜过关中所有的人。待人恭敬谨慎,因为好打抱不平,周围几千里的士人都争着替他效命。季心曾经杀过人,逃到吴地,隐藏在袁丝家中。季心用对待兄长的礼节侍奉袁丝,又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灌夫、籍福这些人。他曾经担任中尉下属的司马,中尉郅都也不敢不以礼相待。许多青年人常常暗中假冒他的名义到外边去行事。在那个时候,季心因勇敢而出名,季布因重诺言而出名,都在关中名声显著。

季布的舅舅丁公担任楚军将领。丁公曾经在彭城西面替项羽追逐汉高祖,使高祖陷于窘迫的处境。在短兵相接的时候,高祖感到危机,回头对丁公说:“我们两个好汉难道要互相为难吗!”于是丁公领兵返回,汉王便脱身解围。等到项羽灭亡以后,丁公拜见高祖。高祖把丁公捉拿放到军营中示众,说道:“丁公做项王的臣下不能尽忠,使项王失去天下的,就是丁公啊!”于是就斩了丁公,说道:“让后代做臣下的人不要仿效丁公!”

栾布是梁地人。当初梁王彭越做平民的时候曾经和栾布交往。栾布家里贫困,在齐地被人雇用,替卖酒的人家做佣工。过了几年,彭越来到巨野做强盗,而栾布却被人强行劫持出卖,到燕地去做奴仆。栾布曾替他的主人家报了仇,燕将臧荼推荐他担任都尉。后来臧荼做燕王,就任用栾布做将领。等到臧荼反叛,汉王朝进攻燕国的时候,俘虏了栾布。梁王彭越听到了这件事,便向皇上进言,请求赎回栾布让他担任梁国的大夫。

后来栾布出使到齐国,还没返回来,汉王朝召见彭越,以谋反的罪名责罚他,诛灭了彭越的三族。之后又把彭越的头悬挂在洛阳城门下示众,并且下命令说:“有敢来收殓或探视的,就立即逮捕他。”这时栾布从齐国返回,便把自己出使的情况,在彭越的脑袋下面汇报,边祭祀边哭泣。官吏逮捕了他,并将此事报告了皇上。皇上召见栾布,骂道:“你要和彭越一同谋反吗?我禁令任何人不得收尸,你偏偏要祭他哭他,那你同彭越一起造反已经很清楚了。赶快把他烹杀!”皇帝左右的人正抬起栾布走向汤镬的时候,栾布回头说:“希望能让我说一句话再死。”皇上说:“说什么?”栾布说:“当皇上你被困彭城,兵败于荥阳、成皋一带的时候,项王之所以不能顺利西进,就是因为彭王据守着梁地,跟汉军联合而给楚为难的缘故啊。在那个时候,只要彭王调头一走,跟楚联合,汉就失败;跟汉联合,楚就失败。再说垓下之战,没有彭王,项羽不会灭亡。现在天下已经安定了,彭王接受符节受了封,也想把这个封爵世世代代地传下去。现在陛下仅仅为了到梁国征兵,彭王因病不能前来,陛下就产生怀疑,认为他要谋反,可是谋反的形迹没有显露,却因苛求小节而诛灭了他的家族,我担心有功之臣人人都会感到自己危险了。现在彭王已经死了,我活着倒不如死去的好,就请您烹了我吧。”于是皇上就赦免了栾布的罪过,任命他做都尉。

汉文帝的时候,栾布担任燕国国相,又做了将军。栾布曾扬言说:“在自己穷困潦倒的时候,不能辱身降志的,不是好汉;等到了富有显贵的时候,不能称心快意的,也不是贤才。”于是对曾经有恩于自己的人,便优厚地报答他;对有怨仇的人,一定用法律来除掉他。吴、楚七国反叛时,栾布因打仗有功被封为俞侯,又做燕国的国相。燕、齐这些地方都替栾布建造祠庙,叫做栾公社。

汉景帝中元五年(前145)栾布去世。他的儿子栾贲继承爵位,担任太常,因祭祀所用的牲畜不合法令的规定,封国被废除。

太史公说:以项羽那种气慨,季布靠勇敢在楚地扬名,他亲身消灭敌军,拔取敌人军旗多次,可算得上是好汉了。然而他遭受刑罚,给人做奴仆不肯死去,显得多么卑下啊!他一定是自负有才能,这才蒙受屈辱而不以为羞耻,以期发挥他未曾施展的才干,所以终于成了汉朝的名将。贤能的人真正能够看重他的死,至于奴婢、姬妾这些低贱的人因为感愤而自杀的,算不得勇敢,那是因为他们认为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栾布痛哭彭越,把赴汤镬就死看得如同回家一样,他真正晓得要死得其所,而不是吝惜自己的生命。即使古代重义轻生的人,又怎么能超过他呢!

季布者,楚人也。为气任侠①,有名于楚。项籍使将兵②,数窘汉王③。及项羽灭,高祖购求布千金④。敢有舍匿⑤,罪及三族⑥。季布匿濮阳周氏。周氏曰:“汉购将军急,迹且至臣家⑦,将军能听臣,臣敢献计;即不能,愿先自刭⑧。”季布许之。乃髡钳季布⑨,衣褐衣⑩,置广柳车中?,并与其家僮数十人?,之鲁朱家所卖之(13)。朱家心知是季布,乃买而置之田(14)。诫其子曰:“田事听此奴(15),必与同食。”朱家乃乘轺车之洛阳(16),见汝阴侯滕公(17)。滕公留朱家饮数日。因谓滕公曰:“季布何大罪,而上求之急也?”滕公曰:“布数为项羽窘上(18),上怨之,故必欲得之。”朱家曰:“君视季布何如人也?”曰:“贤者也。”朱家曰:“臣各为其主用,季布为项籍用,职耳(19)。项氏臣可尽诛邪?今上始得天下,独以己之私怨求一人(20),何示天下之不广也(21)!且以季布之贤而汉求之急如此,此不北走胡即南走越耳。夫忌壮士以资敌国,此伍子胥所以鞭荆平王之墓也(22)。君何不从容为上言邪?”汝阴侯滕公心知朱家大侠,意季布匿其所(23),乃许曰:“诺。”待间(24),果言如朱家指(25)。上乃赦季布。当是时,诸公皆多季布能摧刚为柔(26),朱家亦以此闻名当世。季布召见,谢,上拜为郎中(27)。

①为气任侠:好逞意气而以侠义自任。气,意气。②将:率领。③数:屡次。窘:困迫。汉王:指刘邦。④购求:悬赏征求。⑤舍匿:窝藏。⑥三族:指父母、兄弟、妻子。一说指父族、母族、妻族。⑦迹:追踪。且:将要。⑧自刭:自杀。⑨髡钳:古代的一种刑罚。剃去头发,颈上束铁箍。这里周氏是让季布扮作一个犯罪的囚徒。⑩褐衣:粗布衣服。?广柳车:运输货物用的大车。一说是运棺材的丧车。?僮:奴仆。(13)“之鲁”之“之”:到……。朱家:汉初著名游侠。(14)置之田:指安置在田地中耕作。(15)田事听此奴:谓田里的事情听这个佣人的吩咐。(16)轺(yáo,肴)车:小型轻便的马车。(17)汝阴侯:即夏侯婴。以其曾任滕县令,故称滕公。楚人称县令为公。(18)上:指汉高祖刘邦。(19)职:指职分内的事。(20)独:只,仅。(21)不广:指气度狭隘。(22)伍子胥鞭荆平王:指伍子胥为报杀父、杀兄之仇,鞭打楚平王(即荆平王)之尸事。详见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参见卷四十《楚世家》。(23)意:猜测,预料。(24)待间(jiàn,见):等待机会。(25)指:通“旨”,意旨。(26)多:称赏。摧刚为柔:指改变气质,变过去的刚强性格为柔顺。(27)拜:授给官职。

孝惠时①,为中郎将。单于尝为书嫚吕后②,不逊③,吕后大怒,召诸将议之。上将军樊哙曰:“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④。”诸将皆阿吕后意⑤,曰:“然”。季布曰:“樊哙可斩也!夫高帝将兵四十余万众,困于平城⑥,今哙奈何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面欺!且秦以事于胡⑦,陈胜等起⑧。于今创痍未瘳⑨,哙又面谀⑩,欲摇动天下。”是时殿上皆恐,太后罢朝?,遂不复议击匈奴事。

①孝惠:即汉惠帝刘盈。②单于:匈奴君主的称号。嫚:侮辱。吕后:即吕雉,汉高祖刘邦的皇后。③不逊:指有不敬重的话。④横行:往来冲杀,无所阻挡。⑤阿:附合,迎合。⑥困于平城:汉高祖七年(前200),韩王信勾结匈奴谋反,刘邦领兵四十余万前往平息,在平城被冒顿单于围困达七日,后用陈平之计方得解围。事见卷八《高祖本纪》、卷五十六《陈丞相世家》、卷九十三《韩信卢绾列传》等。⑦秦以事于胡:秦王朝因为对匈奴用兵。⑧陈胜等起:指陈胜、吴广起义。⑨痍(yí,夷)创伤。瘳(chōu,抽):病愈。⑩面谀:当面逢迎讨好。?罢朝:停止朝议。

季布为河东守①,孝文时②,人有言其贤者,孝文召,欲以为御史大夫。复有言其勇,使酒难近③。至④,留邸一月⑤,见罢⑥。季布因进曰:“臣无功窃宠,待罪河东。陛下无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⑦;今臣至,无所受事,罢去,此人必有以毁臣者。夫陛下以一人之誉而召臣,一人之毁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陛下也⑧。”上默然渐,良久曰:“河东吾股肱郡⑨,故特召君耳。”布辞之官⑩。

①守:指郡守。②孝文:即汉文帝刘恒。③使酒:发酒疯。④至:指到达长安。⑤邸:客馆。⑥见罢:指文帝召见完了。⑦以臣:“以誉臣”的意思。⑧有识:指有识见的人。窥:窥测。⑨股肱:比喻辅佐。股,大腿。肱,手臂。⑩辞:指辞别文帝。之官:回到河东郡守的原任。

楚人曹丘生①,辩士②,数招权顾金钱③。事贵人赵同等④,与窦长君善⑤。季布闻之,寄书谏窦长君曰:“吾闻曹丘生非长者⑥,勿与通⑦。”及曹丘生归⑧,欲得书请季布。窦长君曰:“季将军不说足下⑨,足下无往。”固请书⑩,遂行。使人先发书?,季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即揖季布曰?:“楚人谚曰:‘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足下何以得此声于梁楚间哉?且仆楚人,足下亦楚人也。仆游扬足下之名于天下(13),顾不重邪(14)?何足下距仆之深也(15)!”季布乃大说,引入,留数月,为上客,厚送之。季布名所以益闻者,曹丘扬之也。

①生:犹言“先生”。②辩士:擅长辞令的人。招权:借重权势。顾:通“雇”。酬。④贵人赵同:即当时的宦官赵谈。司马迁的父亲名谈,为避讳,改“谈”为“同”。⑤善:指有交情。⑥长者:厚道人。⑦通:交往。⑧及:等到。⑨说:同“悦”。喜欢。⑩固请:坚决要求。?先发书:犹言先把介绍信送去。?揖:拱手礼。旧时行拱手礼表示不亢不卑。(13)游扬:到处宣扬。(14)顾:难道。重:有力量。(15)距:通“拒”。深:甚。

季布弟季心,气盖关中①,遇人恭谨②,为任侠,方数千里③,士皆争为之死④。尝杀人⑤,亡之吴⑥,从袁丝匿⑦。长事袁丝⑧,弟畜灌夫、籍福之属⑨。尝为中司马,中尉郅都不敢不加礼。少年多时时窃籍其名以行⑩。当是时,季心以勇,布以诺,著闻关中。

①气:指勇气。或谓指义气,亦可通。盖:超过,胜过。②遇人恭谨:待人恭敬谨慎。③方:周围。④为之死:替他效死。⑤尝:曾经。⑥亡之吴:逃跑到吴地。⑦匿:隐藏。⑧长事:用对兄长的礼节事奉。⑨弟畜: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畜,对待。⑩窃:偷偷地,暗地里。籍:通“借”。假借,凭借。

季布母弟丁公①,为楚将。丁公为项羽逐窘高祖彭城西,短兵接②,高祖急,顾丁公曰③:“两贤岂相厄哉④!”于是丁公引兵而还,汉王遂解去。及项王灭,丁公谒见高祖⑤。高祖以丁公徇军中⑥,曰:“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乃丁公也。”遂斩丁公,曰:“使后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⑦!”

①母弟:即舅舅。②兵:武器。③顾:回头看。④两贤:指丁公和刘邦自己。厄:煎迫。⑤谒见:拜见。⑥徇:示众。⑦效:模仿。

栾布者,梁人也。始梁王彭越为家人时①,尝与布游②。穷困,赁佣于齐③,为酒人保④。数岁,彭越去之巨野中为盗,而布为人所略卖⑤,为奴于燕。为其家主报仇,燕将臧荼举以为都尉。臧荼后为燕王,以布为将。及臧荼反,汉击燕,虏布。梁王彭越闻之,乃言上,请赎布以为梁大夫。

①家人:平民。 ②游:交往。 ③赁佣:受人雇佣。 ④保:佣工。 ⑤略卖:被人劫掠出卖。

使于齐,未还,汉召彭越,责以谋反①,夷三族②。已而枭彭越头于雒阳下③,诏曰:“有敢收视者④,辄捕之⑤。”布从齐还,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⑥。吏捕布以闻⑦。上召布,骂曰:“若与彭越反邪⑧?吾禁人勿收,若独祠而哭之,与越反明矣。趣亨之⑨。”方提趣汤⑩,布顾曰:“愿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于彭城,败荥阳、成皋间,项王所以(遂)不能〔遂〕西⑾,徒以彭王居梁地⑿,与汉合从苦楚也⒀。当是之时,彭王一顾⒁,与楚则汉破⒂,与汉而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⒃,项氏不亡。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⒄,亦欲传之万世。今陛下一征兵于梁⒅,彭王病不行,而陛下疑以为反,反形未见⒆,以苛小案诛灭之⒇,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亨。”于是上乃释布罪,拜为都尉。

①责以谋反:以谋反的罪名责罚。 ②夷:灭。 ③枭:悬首示众。 ④收:收殓。 ⑤辄:立即。 ⑥祠:祭祀。 ⑦闻:指报告皇帝。 ⑧若:你。 ⑨趣(cù,促):通“促”,赶快。 亨(pēng,抨):同“烹”,古代用鼎镬煮杀人的一种酷刑。 ⑩提:抬起。 趣:奔赴。 汤:汤镬。 ⑾遂西:顺利向西进发。汉王刘邦困彭城、败荥阳等事见卷八《高祖本纪》等篇。下文所谈彭越在汉楚之争中的作用云云,参见卷九十彭越本传等。 ⑿徒:只。 ⒀合从(zòng,纵):即“合纵”,这里是联合的意思。 ⒁一顾:调头一走。指与楚或汉一方分裂。 ⒂与:联合,结盟。 ⒃微:非,没有。 ⒄剖符:古代帝王分封诸侯或功臣时,把符节剖分为二,双方各执其半,以示信用。 ⒅征兵:指汉高祖十年(前197),陈豨(xī,西)在代地谋反,刘邦前往征讨。至邯郸,向彭越征兵,彭越托病不行,刘邦以为他谋反。事见卷九十《魏豹彭越列传》。 ⒆见:同“现”。 ⒇苛小:苛求小事。 案:通“按”,判罪。

孝文时,为燕相,至将军。布乃称曰①:“穷困不能辱身下志②,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③,非贤也。”于是尝有德者厚报之,有怨者必以法灭之。吴(军)、〔楚〕反时④,以军功封俞侯,复为燕相。燕齐之间皆为栾布立社⑤,号曰栾公社。

景帝中五年薨⑥。子贲嗣⑦,为太常,牺牲不如令⑧,国除⑨。

①称:宣扬。 ②辱身下志:曲身受辱而降志。 下,降低。③快意:遂心满意。 ④吴、楚反:指汉景帝三年(前154)以吴王刘濞为主谋的七个诸侯国发动的武装叛乱。事见卷一百六《吴王濞列传》。 ⑤社:祠庙。 ⑥景帝中五年:公元前145年。 ⑦嗣:继承。 ⑧牺牲:古代祭祀所用牲畜的通称。 不如令:不按照法令规定。 ⑨国除:封国被废除。

太史公曰:以项羽之气①,而季布以勇显于楚,身屦(典)军搴旗者数矣②,可谓壮士。然至被刑戮③,为人奴而不死,何其下也!彼必自负其材④,故受辱而不羞,欲有所用其未足也⑤,故终为汉名将。贤者诚重其死。夫婢妾贱人感慨而自杀者,非能勇也,其计画无复之耳⑥。栾布哭彭越,趣汤如归者⑦,彼诚知所处,不自重其死。虽往古烈士⑧,何以加哉⑨!

①气:气慨。 ②屦:践踏,一说“屦”当为“覆”,消灭。 搴:拔取。 ③被:遭受。 刑戮:指受髡钳之刑。 ④材:才干。 ⑤用其未足:发挥他未曾施展的才干。 ⑥计画无复之:指打算谋虑无法实现。 ⑦趣汤如归:意谓把死看得像回家一样。 ⑧烈士:指重视建立功业或重义轻生的人。 ⑨加:超过。

<<汉书·栾布列传>>的翻译

原文:

奕布,梁人也。彭越为家人时(1),尝与布游,穷困,卖庸(佣)于齐,为酒家保(2)。数岁别去,而布为人所略卖(3),为奴于燕。为其主家报仇,燕将臧茶举以为都尉(4)。荼为燕王,布为将。及茶反,汉击燕,虏布,梁王彭越闻之,乃言上,请赎布为梁大夫。使于齐,未反(5),汉召彭越责以谋反,夷三族,枭首洛阳,下诏有收视者辄捕之(6)。布还,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7)。吏捕以闻。上召布骂曰:“若与彭越反邪(8)?吾禁人勿收,若独祠而哭之,与反明矣。趣(促)亨(烹)之。”方提趋汤(9),顾曰:“愿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彭城,败荥阳、成皋间,项王所以不能遂西,徒以彭王居梁地(10),与汉合从(纵)苦楚也。当是之时,彭王壹顾(11),与楚则汉破,与汉则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12),项氏不亡(13)。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欲传之万世。今帝一征兵于梁,彭王病不行,而疑以为反。反形未见,以苛细诛之,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亨(烹)。”上乃释布,拜为都尉。

(1)家人:平民。(2)保:佣工。(3)略:劫掠。(4)举:推荐。都尉:指燕王国的都尉。(5)反:还也。(6)收视:指收殓与吊丧。(7)祠:祭祀。(8)若:你。(9)方提趋汤:言正在提著奕布走向汤镬之时。(10)徒:但,只。(11)壹顾:意谓倾向一边。(12)微:非也。(13)不亡:不会灭亡。

孝文时,为燕相,至将军。布称曰(1):“穷困不能辱身,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非贤也。”于是尝有德,厚报之;有怨,必以法灭之。吴楚反时,以功封为鄃侯(2),复为燕相。燕齐之间皆为立社(3),号曰栾公社。

(1)称曰:扬言。(2)鄃:县名。在今山东平原县西南。(3)立社:建祠,犹后世建造生祠。

布薨,子贲嗣侯,孝武时坐为太常牺牲不如令(1),国除。

(1)太常:官名。掌宗庙礼仪。牺牲不如令:言祭宗庙时所用的牺牲未达到法定的标准。

译文:

栾布

栾布,梁地人。彭越还是平民时,与乐布有交往。因为穷困,在齐当雇工,受雇於齐地一酒店。几年后离去,被人劫持当奴仆出卖到燕国。替他的主人报了仇,被燕将臧荼推举为都尉。后来臧荼做了燕王,乐布被任为将领。到臧荼反叛时,汉军攻打燕国,俘虏了乐布。梁王彭越知道了,向汉天子讲情,请求替乐布赎罪,并让他任梁国大夫。彭越派他出使去齐国,还没有回来,汉廷徵召彭越,指责他谋反,诛灭了彭越三族以内的人,将彭越的首级悬挂於雒阳城门下示众,还下诏令说:“有收殓或看顾彭越首级的,立即逮捕。”乐布从齐国返回,在彭越的首级下面汇报,一面祭祀,一面痛哭。差使逮捕了乐布,并上报天子。天子召见乐布,骂道:“你与彭越一起谋反吗?我禁止人去收或看他的首级,独有你还去祭祀痛哭,表明你是与彭越一起谋反,我要把你尽快烹死。”正要把乐布举近油锅时,栾布回头说:“我想说句话再死。”天子说:“说什麽?”栾布说:“当年您被困於彭城,与兵败荣阳、成皋之间时,项王之所以不能顺利地向西进攻,只是因为彭王居守梁地,与汉联合,困扰楚军。当时彭王稍一偏废,与楚联合则汉败,与汉联合则楚败。况且垓下之围,没有彭王,项羽不会灭亡。现在天下已经平定,彭王接受朝廷信符而为王,想要传位於子孙万代。如今朝廷一向梁国徵集军队,彭王有病不能来,就怀疑他要谋反。没有看见他要反叛的事实,而苛求小事诛杀他,我担心有功之臣都要人人自危了。现在彭王已死,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好,请马上烹吧。”於是,天子就释放了他,并官拜都尉。

汉文帝时,乐布为燕国的丞相,官做到将军。他公开声称道:“穷困未能降志辱身,不是好汉;富贵未能舒适,也不是贤者。”於是,对曾经有恩於自己的人就给予厚报;对自己有仇怨的人,必定设法去消灭他。吴楚反叛时,乐布以有功而受封为俞区侯。再一次为燕国丞相。燕、齐一带都为他设立了祠庙,号称乐公社。

乐布死后,他儿子乐贲继承侯爵。汉武帝时,任太常;因职掌祭祀时所用牲畜不合法令的规定,侯国被废除。

本文标签:史记(53)栾布传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嘉庆皇帝怎么样,嘉庆皇帝这人怎样?

  • 嘉庆皇帝这人怎样? 我觉得他是介与明宣宗和明思宗之间的皇帝, 他做皇帝的前期,像思宗崇贞一样,想历精涂治,想把国家从新振作起来,可是却没有这样的能力,同属于那种志大才梳的那
  • 钮钴禄氏后人,钮钴禄氏出了几个皇后

  • 钮钴禄氏出了几个皇后 总共六位,分别是: 康熙的孝昭仁皇后,钮祜禄氏 雍正的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 嘉庆的孝和睿皇后,钮祜禄氏 道光的孝穆成皇后,钮祜禄氏 道光的孝全成皇后
  • 清朝末亡后,清朝灭亡后,清军都哪去了?

  • 清朝灭亡后,清军都哪去了? 关于这事,著名作家,同为满族人的老舍先生有相关的文学作品。比如:《月牙儿》、《正红旗下》 因为清军入关之后,得到优沃待遇,获得高薪供养(
  • 大秦帝国小说,大秦帝国第小说一共多少字

  • 大秦帝国第小说一共多少字 共6部11卷,504万字。 基本分为六部,依顺序为:《黑色裂变》、《国命纵横》、《金戈铁马》、《阳谋春秋》、《铁血文明》、《帝国烽烟》。作者孙皓晖

最新文章

  • 成吉思汗西征目标,成吉思汗西征全过程

  • 成吉思汗西征全过程 成吉思汗西征 发生时间: 1219~1260 所属朝代: 辽金时代 蒙古建国后,于公元1219年至1260年的四十余年时间,先后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西征,建立起庞大的帝国,对世
  • 元武宗救了中国,元武宗是什么样的皇帝

  • 元武宗是什么样的皇帝 武宗海山沉溺酒色,在位不到四年便撒手西去。在位期间摒弃哈剌哈孙,重用乞台普济,后将尚书省交由托虎托等主持,中书省六部无法正常运转。结果求治得乱
  • 秦汉英雄传歌曲,秦汉英雄传插曲分别有哪些?

  • 秦汉英雄传插曲分别有哪些? 秦汉英雄传插曲《月儿风儿》 作词:王鹏 作曲:林琳 徐建刚 演唱 ;林琳 秦汉英雄传插曲《清风随月》 演唱:林琳 作词:路勇 作曲:张晶 秦汉英雄传
  • 乡贞 乱世英雄吕不韦,乱世英雄吕不韦 剧情

  • 吕不韦传奇演员表 《吕不韦传奇》,原名《乱世英雄吕不韦》,是周晓文导演并制作的一部古装历史传奇剧,由张铁林、宁静、高虎、陈好等主演。该剧于2001年2月20日起开始在天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