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兰陵武王在线阅读,兰陵王的资料

日期:来源:兰陵武王在线阅读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兰陵王的资料

  摘要

  兰陵王--高长恭(543- 573) 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迁并州刺史。突厥入晋阳,长恭尽力击之。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谣之,为《兰陵王入阵曲》是也。历司州牧、青瀛二州,颇受财货。后为太尉。与段韶讨柏谷,又攻定阳。韶病,长恭总其众。前后以战功,别封钜鹿、长乐、乐平、高阳等郡公

  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迁并州刺史。突厥入晋阳,长恭尽力击之。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谣之,为《兰陵王入阵曲》是也。历司州牧、青瀛二州,颇受财货。后为太尉。与段韶讨柏谷,又攻定阳。韶病,长恭总其众。前后以战功,别封钜鹿、长乐、乐平、高阳等郡公。

  长恭貌柔心壮,音容兼美。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之。

  北齐兰陵王长恭,才武而面美,常着假面以对敌。尝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麾击刺之容,谓之<<兰陵王入阵曲>>

  护因慈母归来,颇感齐惠,拟与齐互结和约。偏突厥木杆可汗遣使至周,谓已调集各部精兵,如约攻齐,护不禁踌躇,意欲拒绝外使,转恐前后失信,有伤突厥感情,况母已归家,无容他虑,还是联络突厥,免滋边患。乃表请东征,召集内外兵众,共得二十万人。周主邕祃祭太庙,亲授护鈇钺,许令便宜行事,且自沙苑劳军,执卮饯护,护拜命乃行。到了潼关,命柱国尉迟迥为先锋,进趋洛阳。大将军权景宣,率山南兵出豫州,少师杨檦出轵关。护连营徐进,行抵弘农,再遣雍州牧齐公宪,宇文泰第五子。同州刺史达奚武,泾州总管王雄,屯营邙山,策应前军。

  杨檦恃勇轻战,既出轵关,独引兵深入,又不设备,不料齐太尉娄睿,带引轻骑,前来掩击,檦仓猝遇敌,行伍错乱,被齐兵杀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檦逃生无路,没奈何解甲降齐。三路中去了一路。权景宣一路人马,却还骁劲,拔豫州,陷永州,收降两州刺史王士良、萧世怡,送往长安,另使开府郭彦守豫州,谢 彻守永州。尉迟迥进围洛阳,三旬不克,周统帅宇文护,使堑断河阳要路,截齐援兵,然后同攻洛阳。诸将多轻率无谋,还道齐兵必不敢出,但遥张斥堠,虚声堵御。齐遣兰陵王长恭,原名孝瓘,系高澄第五子。大将军斛律光,往援洛阳,两人闻周兵势盛,未敢遽进,洛阳又遣人告急齐廷。时齐太师段韶出为并州刺史,由齐主湛召入问计。韶答道:“周虽与突厥连兵,两面夹攻,但北虏狡猾,待胜后进,虽来侵边,实等疥癣,今西邻窥逼,实是腹心大病,臣愿奉诏南行,一决胜负。”知己知彼,究竟还推段婆。湛喜语道:“朕意亦是如此。”乃令韶督精骑一千,出发晋阳,自率卫兵为后应,亦从晋阳启行,韶在途五日,济河南下,适连日阴雾,周军无从探悉,韶竟与诸将上登邙阪,窥察周军形势,进至太和谷,与周军相遇,韶即令驰告高长恭、斛律光两军,会师对敌。长恭与光,立即应召,韶为左军,光为右军,长恭为中军,整甲以待。周人不意齐兵猝至,望见阵势严整,并皆惶骇。韶语周人道:“汝宇文护方得母归,何故遽来为寇?”周人无言可答,但强词夺理道:“天遣我来,何必多问!”韶又道:“天道赏善罚恶,遣汝至此,明明降罚,汝等都想来送死了!”这是理直气壮之谈。周军前队统是步卒,遂踊跃上山,来战齐兵。韶且战且走,引至深谷,始命各军下马奋击,周军锐气已衰,霎时瓦解,或坠崖,或投溪,伤毙无数,余众俱遁。兰陵王长恭领五百骑士,突入洛阳城下围栅,仰呼守卒,城上人未识为谁,不免疑诘。迨经长恭免胄相示,乃相率鼓舞,缒下弓弩手数百名,接应长恭,周将尉延迥无心恋战,便撤围遁去,委弃营幕申仗,自邙山至谷水,沿途三十里间,累累不绝。独周、雍州牧齐公宪,及达奚武、王雄等,尚勒兵拒战。雄驰马挺槊,冲入斛律光阵中,光见他来势凶猛,回头急走,趋出阵后,落荒窜去,身边只剩一箭,随行只余一奴,那王雄却紧紧追来,相距不过数丈,光情急智生,把马一捺,略略停住,暗地里取弓搭箭,返身射去。可巧雄槊近身,不过丈许。雄大声道:“我惜尔不杀,当擒尔去见天子!”语未说完,箭已中额,深入脑中,雄不禁暴痛,伏抱马首,奔回营中。莽夫易致愤事。光幸得免害,当然不去追赶,也纵马归营。天色已暮,两下里俱各收军。周将齐公宪部署兵士,拟至明晨再战,偏王雄负伤过重,当夜身死。军中越加汹惧,赖宪亲往巡抚,才得少安。达奚武入营语宪道:“洛阳军散,人情震恐,若非乘夜速还,明日且欲归不得了!”宪尚觉迟疑,武复说道:“武在军日久,备悉艰难,公少未更事,岂可把数营士卒,委身虎口么?”宪乃依议,潜令各营夤夜启程,向西奔还。权景宣得洛阳败报,亦将豫州弃去,驰入关中。及齐主湛至洛阳,早已狼烟净扫,洛水无尘。湛很是欣慰,进段韶为太宰。斛律光为太尉,兰陵王长恭为尚书令,余将俱照律叙功。惟尚恐突厥入塞,亟还邺都。嗣接得北方边报,谓突厥亦已退军,更觉得心安体泰,又好酗酒渔色了。

  齐主纬丧师失地,毫不知愁,反阴忌兰陵王长恭,有意加害。长恭自邙山得胜,威名颇盛,见七十三回。武士相率歌谣,编成兰陵王入阵曲,传达中外。齐主纬尝语长恭道:“入阵太深,究系危险,一或失利,悔将无及。”长恭答道:“家事相关,不得不然。”齐主闻得家事二字,几乎失色,因令出镇定阳。长恭颇受货赂,致失民心,属尉相愿进言道:“王既受朝寄,奈何如此贪财!”长恭不答,愿又道:“大约因邙山大捷,恐功高遭忌,乃欲借此自秽么?”长恭才答一是字。愿叹道:“朝廷忌王,必求王短,王若贪残,加罚有名,求福反恐速祸了!”是极。长恭泣下道:“君将如何教我?”愿复道:“王何不托疾还第,勿预时事!”上策莫逾于此。长恭颔首称善,但一时总未甘恬退,遂致蹉跎过去。至江淮鏖兵,长恭恐复为将帅,喟然太息道:“我去年面肿,今何不复发呢?”自是佯称有疾,尝不视事。齐主纬察知有诈,竟遣使赐鸩,逼令自杀。长恭泣白妻郑妃道:“我有何罪,乃遭鸩死?”妃亦泣答道:“何不往觐天颜?”长恭道:“天颜岂可再见?”遂饮鸩而死。齐主闻长恭自尽,很是喜慰,但表面上还想掩饰,追赠长恭为太尉。长恭一死,亲王中又少一勇将了。自折手臂,亡在目前.

  编辑本段|回到顶部生平 一、暧昧不明的身世

  兰陵王的父亲是北齐高祖神武皇帝高欢的长子文襄皇帝高澄,而母亲却连个姓氏也没有,这使得他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北齐书》中载:“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又载文襄六男中:“文敬元皇后生河间王孝琬,宋氏生河南王孝瑜,王氏生广宁王孝珩,兰陵王长恭不得母氏姓,陈氏生安德王延宗,燕氏生渔阳王绍信。”兄弟六个中,史书载老五安德王的母亲陈氏为“广阳王妓也”,但尚知明确姓氏,唯有兰陵王的母亲没有姓氏,不知是谁。由此,人们推断,兰陵王母亲的身份和地位,恐怕连官妓都不如,很可能只是宫中一个地位卑贱、不知姓名的宫女。这样,在讲究血统门弟的士族时代,兰陵王虽然贵为帝胃皇孙,处境却十分尴尬。他“莫名”的身份给他带来了巨大压力,每天忍受别人鄙视的目光,低声下气地生活,可能就是他小时候的人生境遇。

  二、柔美的容貌与狰狞的面具

  《北齐书》、《北史》中说他“貌柔心壮,音容兼美”;《兰陵忠武王碑》中说他“风调开爽,器彩韶澈”;《旧唐书·音乐志》中说他“才武而面美”;《隋唐嘉话》中说他是“白类美妇人”。可见,兰陵王的美确是不容置移、超凡脱俗的,他有着一般男子所不具备的俊美容貌。后人猜想,他的美也许正是来自于他那出身卑微的母亲。如果不是母亲的容貌异常惊艳,又怎能引来地位相差悬殊、贵为帝胃的父亲的垂幸呢。

  但是,兰陵王的美却给他带来了极大苦恼。在那个地方割据、连年战乱的岁月里,作为王公将相家的子弟,时刻都要接受战争的考验。因为相貌俊美柔善,在战场上对阵时,他经常会受到敌手的轻蔑。为此,他不得不命人制作了一些面目狰狞的“大面”,每逢出战时,都戴在脸上,以此达到威慑敌手的目的。《旧唐书·音乐志》云:“代面出于北齐。北齐兰陵王长恭,才武而面美,常着假面以对敌。尝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挥击刺之容,谓之《兰陵王入阵曲》。”《乐府杂录》鼓架部条云:“有代面,始自北齐。神武弟,有胆勇,善战斗,以其颜貌无威,每入阵即着面具,后乃百战百胜。戏者,衣紫腰金执鞭也。”唐朝崔令钦的《教坊记》说:“大面,出北齐。兰陵王长恭,性胆勇,而貌妇人,自嫌不足以威敌,乃刻为假面,临阵着之,因为此戏,亦入歌曲。”由此可见,兰陵王经常着狰狞假面出征并非道听途说、无籍之谈。后来,京剧中出现的“脸谱”,也许与兰陵王的面具及舞曲《兰陵王入阵曲》的影响不无关系。

  三、骁勇善战及威名美誉

  史载,兰陵王是北朝时期文武兼备、智勇双全的名将。有的说他“有胆勇,善战斗”,有的说他“勇冠三军,百战百胜”。这表明,他的英勇善战绝不仅是因为戴着狰狞的面具。光靠威吓,肯定是吓不退敌人的,关键还是他自身有超越常人的战斗本领。狰狞的面具,只是为他的神勇无敌增添了一抹传奇的光环。兰陵王一生参加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其中广为传颂的一次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邙山大战”。公元564年,北方草原的突厥和黄土高原的北周对北齐发动进攻,北齐重镇洛阳被北周十万大军团团围困,北齐武成皇帝急忙调集军队前去解围。在洛阳城外,北齐援军发动了一次次进攻,都被北周军队击溃,眼看就要面临全军覆灭的境地。这时,受命为中军将的兰陵王戴着“大面”,身穿铠甲,手握利刃,率领五百精骑,奋勇杀入周军重围,势如破竹,一直杀到洛阳城下。守城的北齐军队被困多日,不敢贸然开门,兰陵王摘下面具,城上的北齐军立即欢呼起来,打开城门,与城外大军合兵一处,奋勇杀向周军,周军大败。《北齐书》书载:“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谣之,为《兰陵王入阵曲》是也。”又有史书记载:周军“丢弃营寨,自邙山至谷水,三十里中,军资器械,弥满川泽。”正是这次大捷,使得兰陵王威名远扬,北齐皇帝加封他为尚书令。

  兰陵王不仅骁勇善战、屡建战功,而且忠以事上,和以待下,在士兵和当时社会中广有威名。北齐书记载:他“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之”。作为那个混乱王朝的皇亲国戚,能够做到没有架子、与将士同甘共苦确实难得。即使是对自己的“政敌”,他也能够做到宽厚以待。史载,当初长恭在瀛州时,行参军阳士深上表告发他贪赃枉法,长恭因此被免官。等到高长恭东山再起,引兵进攻定阳时,阳士深刚好在高长恭营中听命,因此非常害怕高长恭会借机报复杀害自己。为此,高长恭安慰他说:“吾本无此意。”可阳士深心中仍不踏实,非要央求惩罚。高长恭只好找了一个小过失,打了阳士深二十板子,好让他安下心来。《北齐书》还记载了他一个非常“平民化”的动人细节。说一次他上朝时,跟随他的“仆从尽散,唯有一人,长恭独还”,事后高长恭竟不以为意,“无所谴罚”。由此可见,他平常对待下人,是非常宽厚仁慈的。在北齐那样“不把人当人”、动辄砍头杀人的疯狂时代,他宽厚仁和的一面独具风范,焕发着温暖的人性光辉,不由得让人心生敬佩。

  四、最后悲惨的命运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功高盖主,祸必降之。人生辉煌的顶点,往往可能是悲剧开始的起点。对兰陵王而言,最大的悲哀就是出生在一个疯狂得近乎变态的帝王家族。北朝自建国以来,短短二十八年间,就换了六代皇帝,叔侄之间彼此折磨,兄弟之间相互惨杀,一个比一个短命,一个比一个疯狂。尽管兰陵王容貌柔美、军功显赫,终其一生小心翼翼,想尽一切办法避祸自保,可依然无法改变他的悲剧式宿命。

  《北齐书》载:长恭“历司州牧、青瀛二州,颇受财货。”门口常有行贿的人进进出出,搞得老百姓说三道四。但贪人钱财的目的是什么,不得而知。据他自己讲,是为了自污其名,免遭朝廷忌恨。邙山大捷后,武成赏其功,为他买来美妾二十人,可他“唯受其一”,就是害怕太过张扬,遭人嫉妒。又载:长恭“有千金责券,临死日,尽燔之。”也就是说在他临死前,烧掉了别人所有欠他债的借据。从他待人处事、宽厚仁义的性格特征来看,不象是一个贪财好色的人。不少史家认为高长恭是故意贪财自污,以求避祸。

  《北齐书》载:及在定阳,其属尉相愿谓曰:“王既受朝寄,何得如此贪残?”长恭未答。相愿曰:“岂不由芒山大捷,恐以威武见忌,欲自秽乎?”长恭曰:“然。”相愿曰:“朝廷若忌王,于此犯便当行罚,求福反以速祸。”长恭泣下,前膝请以安身术。相愿曰:“王威名太重,最好在家养病,别干预政事了。”生活在这样恐怖的帝王家庭,不紧张也不行。从此,长恭每遇战事,便称病不出。故意“有疾不疗”,以求借此避祸。一次,江淮寇扰,兵事告急,他害怕再次拜将,竟埋怨自己:“我去年面肿,今何不发。”真是恨不得自己把自己的脸打肿冒充病人。

  北齐后主高纬性格懦弱,与他的列祖列宗相比,荒淫有余,残暴稍次之,不过杀起自己的亲人来,却毫不手软。公元565年的一天,高纬在与兰陵王谈及邙山之捷时,颇有人情味地说道“入阵太深,失利悔无所及。”兰陵王听到自己的皇弟如此心疼自己,内心不免激动、热乎,深情地回了一句“家事亲切,不觉遂然。”正是这句表亲近、表忠心的话为他招致了杀身之祸。史载:“帝嫌其称家事,遂忌之。”因为在小心眼的后主高纬看来,家事是我高纬的,不是你高肃可以随便说的。开始猜忌拥有兵权的兰陵王是否想取而代之,想把“国事”变成“家事”。

  兰陵王说错话后,深感大难将至,整日惶恐不安,尽管一再低调行事,刻意淡化自己,但终是躲不过“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悲剧宿命。武平四年(公元573年)五月的一天,后主高纬派使者看望皇兄高肃,送来的礼物竟是一杯毒酒。兰陵王悲愤至极,对自己的爱妃郑氏说:“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鸩也!”郑妃劝他说:“何不求见天颜?”天真的郑妃以为可能只是兄弟之间的一场误会,只要高肃向皇帝求情,就可能讨回性命。而兰陵王自己心里明白,向后主高纬讨个说法根本没有用。一年前,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重臣老将斛律光,不也是无辜被引诱入宫、用弓弦残忍勒死的吗。万念俱灰的兰陵王,扔下一句“天颜何由可见”,遂将鸩酒一饮而尽,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乱糟糟的世界。死前烧掉所有债券.其时,兰陵王仅30岁,死后被安葬在都城邺(今邯郸临漳县境内)以西。重要军事统领兰陵王的遇害,预示着北齐王朝的行将终结。四年后,失去了军事支柱的北齐王朝被北周皇帝宇文邕灭掉,高氏子孙几乎全遭屠戮。

  五、流传至今的千年古曲

  也正是在“邙山大捷”中,北齐武士们持假面歌舞庆祝胜利,诞生了广为流传的《兰陵王入阵曲》。后该曲定格为着假面指挥击刺的男子独舞。曲调悲壮浑厚,气势不凡,古朴悠扬,描写了当时的壮烈场面和激越情感。

  此曲诞生后,在民间流传很快,隋朝时期,被正式列入宫庭舞曲。中唐时期唐玄宗李隆基定其为“非正声”,下诏禁演。后渐渐褪去武曲本色,演变为“软舞”。南宋时期又演变为乐府曲牌名,称之《兰陵王慢》,有越调和大石调之分。用越调演唱时,分三段,二十四拍,毛开在《樵隐笔录》里说“至末段,声犹激越”,还有“遗声”可寻。而大石调演唱的《兰陵王慢》,则分前后段,十六拍。按王灼《碧鸡漫志》说法,已经“殊非旧曲”了。以后,该曲在我国渐渐失传。幸运的是,唐时传入日本的《兰陵王入阵曲》保留了几份真实面貌。日本古代五月五日赛马节会、七月七日的相扑节会、射箭大赛等庆祝胜利时,都要反复演奏此曲。直到现在日本奈良元月十五日“春日大社”举行一年一度的日本古典乐舞表演时,《兰陵王入阵曲》仍作为第一个独舞表演节目。日本人将其视为正统的雅乐,格外珍视,对其保留和传承有着一套十分严格的“袭名”与“秘传”制度,使得我们有幸在千年之后,还能欣赏到原汁原味、壮怀激烈的兰陵舞曲。1986年,河北磁县文物人员通过日本专家找回此曲。1992年9月6日,也就是该曲问世后的1428年,在邯郸市文管人员马忠理组织下,日本奈良大学教授笠置侃一等人率领的雅乐团在磁县兰陵王墓前供奉演出了此曲。《兰陵王入阵曲》从此又得以回归故里。

  兰陵王高肃墓位于今邯郸市磁县城南5公里处。墓冢高大,周围建有透花围墙,墓地建有碑亭。1920年,当地村民在修公路时取土时,挖出了《兰陵王高肃碑》。碑额篆阳文四行十六字:“齐故假黄钺右师右慰公兰陵忠武王碑”。碑文真实记载了兰陵王高肃的生平经历和立碑年份。字迹虽然驳落黯淡,但仍不失遒劲、古朴,因其史料及书法艺术价值,被称为北碑第一品。1988年,兰陵王碑被国家列为重点保护文物。

  面对兰陵王墓前那英武的塑像及后面高大的封土,每次走到跟前,不仅让人忆往追昔、扼腕叹惋、浮想联翩。一段传奇的人生,一个混乱的年代。

  英雄的悲剧也许正是那个时代的悲哀

中国知网可以在线阅读吗

中国知网不提供在线阅读的,只能查看某篇文章的出版信息、摘要和参考文献。查看全文的话需要下载,有CAJ格式和PDF格式,CAJ格式的需要知网专用的CAJviewer软件阅读,你需要什么文章啊我可以帮你下

左耳终结版在线阅读

  忽然我的耳朵又失聪了。

  一个陌生的女声,对我说——

  “漾在我这里。”

  我愣住,然后我耳朵就失聪了。

  她也许后面还说了很多话,但我听不到了。

  我平稳了下呼吸,然后将手机换到右耳,我尽量不带颤音地、微笑着问她:“你再说一遍可以吗?”

  那边愣了一下。

  然后,我听到她无比清晰的声音——

  张漾,在我这里。

  我咬咬下唇:“你是……”

  “我是,夏吉吉。”

  夏吉吉。

  我提高声音:“那么,张漾……他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呢?他不是……”死了吗?

  我不敢相信。

  一点也不敢相信。

  当然我也相信他没有死,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说张漾在她这里……

  那边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说:“我在一座海边小城里,他那时候……是我救了他……但是……”

  但是……

  我的心忽然狂跳起来,然后我将话筒离耳朵远一些,但是那个女声也没有再说下去。

  “我会带他来找你,明天……我们在哪里见面呢?”她说这句话时,声音有些颤抖。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静静地望着前方的墙,上面挂着他曾经给我的一幅画,上面是被剪断翅膀的一个长得并不漂亮的女生,正绝望地望着上方诡异的天空。这幅画我曾经送给琳过,但后来……琳还是把这幅画还给我了。

  因为忘不掉。

  我忽然感觉眼睛酸酸胀胀的,于是我说:“那就去‘算了’吧,算了……”那里好像是我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他跟吧啦坐在一起嬉闹,但好像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算了’?”夏吉吉沉默很久以后点头,然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我希望,你见到他以后,不要失望……”

  “小耳朵……”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我愣愣地捧着手机,那只手机是张漾给我买的三星手机,我至今还保存完好,甚至里面所有我都没有去动过。

  失望,我为何会失望?

  只要他活着,一切都好。[左耳]

  2

  “算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那个小小的舞台上,已经换了一个歌手,她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上衣,下面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棕色的靴子将牛仔裤包在了里面。这个歌手她现在没有唱歌,只是有些孤独地望着手里殷红的酒。

  我忽然想起了吧啦。

  吧啦吧啦。

  我感到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子,我没有喝酒,只点了一杯加柠檬的冰水,我甚至还穿了天中的校服。

  因为,从现在开始——

  我是小耳朵。

  是张漾的小耳朵。

  门就在这时候打开了。

  我触电般地转过头,一个表情平静地长得很漂亮的女生正领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走进来,她先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我。

  她咬了咬下唇,然后将他朝我这里推了过来。

  那个男生有些惊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转眼间,看到了我。

  我一时间停止呼吸。

  是张漾……真的是他!张漾!

  他比以前更黑更瘦了,不过相貌还是和以前一样,帅得一塌糊涂。

  那个女生就在这时候走到我边上,说:“漾,你还记得她吗?”

  张漾一直凝视着我,闭紧嘴不说话。

  我忽然感到,心痛得仿佛流血。

  她这时看着我,声音异常冷静:“我是夏吉吉。”

  “我知道。”我说。

  “张漾他……失去了左耳的听力,还有他也暂时性失去了记忆……”

  我手指也颤抖起来。

  “还有呢……”

  她并没说话,只是怔怔地望着张漾,张漾则一直凝视着我,好像在拼命搜索什么。

  她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转头朝我莞尔一笑。

  “是时候……把他还给你了……”她说完这句话,转身欲走。

  我跳起来,然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夏吉吉……”

  “……”

  “谢谢……”

  “……噢……”

  她终于跑掉了,我有些怅然,可张漾,却在这时朝我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他定定地望着我,说:“我们……认识吗?”

  我浑身一颤,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3

  然后我的眼睛又胀痛起来,我似乎是在用力不将那液体掉下来的。

  然后,我试着平和地微笑。

  “张漾……”我喊他。

  他好像在拼命地思索,但是好像还是一无所获的样子,眼里的茫然和清澈,让人心痛。

  我忽然想起张漾最后朝我笑的样子,那时候他的眼神不是这样的。但才短短半年的时间,早已物是人非。

  物是,人非。

  他有些紧张地去望了望窗外,然后有些艰难地说:“我总感觉,你很熟悉。但是……”

  “我失去了很多的记忆。”

  “所以……”

  我的左耳再次失聪了,这些天,我的左耳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失聪,但是在这样最关键的时刻,我却不敢再听下去。

  他又着急地望了一眼窗外,然后歉意地对我点下头,就跑去追那个叫夏吉吉的女生了。

  我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地掉了下来。

  这一刻,我忽然发觉,我宁可他不要回来。

  不要回来。

  我趴在桌子上,一直流泪一直流泪,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很熟悉的女声,她在唱一首很熟悉的歌:

  王子挑选宠儿

  外套寻找它的模特儿

  那么多的玻璃鞋

  有很多人适合

  没有独一无二

  我是谁的安琪儿

  你是谁的模特儿

  亲爱的亲爱的

  让你我好好配合

  让你我慢慢选择

  你快乐我也快乐

  你是模特儿我是

  香奈儿香奈儿香奈儿香奈儿香奈儿

  嘴唇挑选颜色

  感情寻找它的模特儿

  衣服挂在橱窗

  有太多人适合

  没有独一无二

  我是谁的安琪儿

  你是谁的模特儿

  亲爱的亲爱的

  让你我好好配合

  让你我慢慢选择

  你快乐我也快乐

  你是模特儿我是

  香奈儿香奈儿香奈儿香奈儿香奈儿

  ……

  一直在唱,似乎丝毫不疲倦的样子。

  而我就在这时,平静下来。

  这是吧啦经常唱的歌。

  那么,我就绝不能这么脆弱下去。

  我不是别人,我是李珥。

  坚强的,李珥。

  4

  然后,我离开了“算了”。

  我一个人茫然地站在街头上,手里紧紧捏着那只精巧的三星手机,然后我看见他……张漾,正跟在夏吉吉的身后,笑容阳光般灿烂。

  我咬了咬下唇,在这一刻,我忽然做出一个决定。

  我要和他在一起。

  我要用尽全力让他想起来。

  他和她慢慢消失在我眼前,我闭上眼睛。

  吧啦,我绝不能和你一样。

  绝不。

  回到家里,我意外地看到了尤他。

  尤他正背对着我坐在客厅里,有些发呆地看着天花板,样子呆蠢得好笑。

  “尤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脱下鞋子,踮着脚跑到他边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嗯,今天。”他这才回过头来,有些傻傻地望着我。

  我说:“那你怎么不通知一下?”

  “噢。”尤他摸摸后脑勺,咧开嘴笑了:“给你们一个惊喜啊。”

  “嗯哪。”我绕过他准备进房间了,“尤他,爸妈可能等会儿才回来。你先去小房间休息会儿好了。”

  “等等,李珥!”尤他忽然喊住我。

  “嗯?”我停下脚步。

  尤他声音有些严肃:“我刚才……看到张漾了……他和一个女生在一起……”

  “……噢,是吗?”我平静地说。

  “你不惊讶吗?”尤他诧异地问我。

  我无所谓地别开头:“没什么好惊讶的。我刚见过他。”

  “李珥……”

  “尤他!”我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有些累,想先去休息一下。”

  尤他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地应了一声。

  我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把门锁住,然后望着那幅画发呆。

  电话忽然间大响。

  “……喂?”我凑近话筒发出一个单音。

  “李珥,你在哪儿呢?”是琳。

  “在家啊,要不你打我家电话做什么?”我笑。

  琳哈哈大笑,然后感叹着说:“真好,又回到以前的小耳朵了。”

  我忽然不出声了,心里思忖着不知该不该告诉她张漾的事情。

  “噢对了,小耳朵,你最近过得怎样?”琳问我。

  “很好。”我说,琳她在这半年来跟胖子去一个海边小城了,曾经问我想不想去,但我毅然拒绝她,因为……我一直相信我会再次遇见他。

  果然,遇见了。

  “小耳朵……”琳迟疑着告诉我,“我在这里见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你那漾哥的人……”

  “是吗?”我有些发呆,那肯定是张漾,等等!张漾……难道是他?!他住在那里?!

  “不过我没仔细看清楚,只是有些像而已。”琳解释道,然后问我:“小耳朵,我还要问你一个已经问了你N次的问题!”

  “什么呀?”我说。

  “跟我去海边小城住几天怎样?”琳满怀期待地问我,“那海很漂亮,你一定喜欢。”

  “我不做电灯泡。”我说。

  琳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笑够后说:“放心,我不会忘了你的啦,怎样?去吗?”

  我有些犹豫:“可是,尤他回来了。”

  “噢,是这样啊……”琳有些失望了,“那么……”

  “我会去的。”我忽然斩钉截铁地说。

  “李珥?!”琳有些惊喜。

  “那里,应该和这里不远吧?”我说。

  “很近很近。”琳说。

  我说:“嗯,好,你有空来接我吧。”

  “那,明天早上,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好的呀。”我声音轻快地说。

  5

  晚上吃完饭,我对爸爸妈妈和尤他说了这件事。

  “不多陪尤他几天吗?”妈妈沉默了很久以后问我,“尤他这孩子好不容易才回来呢。”

  我扭头看着尤他。

  尤他正在看电视,声音很大:“噢,我没关系的,让她放松放松好了。”

  “嗯……”妈妈迟疑着点头,“那李珥,去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

  “海边风很大,记得多带点衣服。”

  “我知道。”

  “多吃点东西,你太瘦了。”

  “好,我知道。”我说,妈妈有些啰嗦,但她是在真正地爱我。

  我看了看尤他,他还是直盯着电视屏幕,但已经是在放广告了。他一定是在发呆了。

  我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尤他,对不起,但我一定要去争取我的幸福。

  不能让它丢失。

  晚上的时候,我把张漾送我的那台精美的DELL掌上电脑塞进了自己硕大的背包里,张漾送我的手机,张漾送我的那幅画……所有一切的一切,我至今保存完好,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想流泪。

  我用力吸吸鼻子,然后将上次去北京时他和我用的那DV也塞进了包里,那么大,但一切都是可以让他想起来的,我一定要让他想起来。

  而在这时,我忽然想起我对他说过的话——

  “跟着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

  我深吸一口气,忽然露出甜美的笑容。

  无论怎样,我都会让他想起我。

  我有这一点自信。

  第二天早上,琳果然来接我了,胖子还是开了那车子,我手里拎着背包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朝他们笑。

  琳迅速跑了过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背包,埋怨我说:“李珥,你怎么越来越瘦了?你这两天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减肥而已。”我说。

  琳哈哈大笑,然后皱皱眉说:“这包怎么这么重?”

  “噢,我多拿了点东西。”我闪烁其词。

  琳幸好也没追问下去,只是叫胖子过来帮我把行李搬到后车厢。

  “那我们,走吧。”琳说着,朝一直站在一旁的尤他摆了摆手。

  我看着尤他,尤他只是静静地望着我,眼神有些神经质得忧郁。

  琳调侃我:“你青梅竹马对你很念念不忘呢。”

  我笑,然后冲尤他摆摆手:“再见哦!”

  尤他朝我点头。

  车子开着我们向前行驶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尤他,他还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目送着我们离去。

  我忍不住叹息。

  尤他,我真的不想对不起你,但——

  上帝原谅我。

  6

  琳在路上一刻不停地跟我说着话,讲她的白色小别墅,讲她家里的那只小狗,讲现在的生活……

  海边到了。

  我兴致盎然地跳下车,然后迅速跑到海边,手臂张得老大:“哇塞!海!”

  很大很大的海,蓝得不可思议。

  琳跟随着我跑到海边,海风吹起了她卷卷的头发,也吹乱了我短短的发丝,琳微笑着帮我理了理头发说:“李珥,你看上去心情不错呢。”

  “那是当然。”我得意地说。

  琳眨眨眼睛说:“噢,对了,上次我看到一个背影很像你那漾哥的人……”

  “是吗?”海风吹来的声音把我的声音给淹没了。

  琳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指向远处的一木屋:“噢,是在那。我上次经过时正好看见他拎着一筐鱼进去……”

  “哦。”我点头。

  琳表情忽然有些奇怪。

  “李珥,你的表情不应该是这样的。”琳说。

  “那该怎样?”我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问她。

  琳沉默着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轻叹一口气,说:“这里有点冷,去我家先烤会儿火好了。”

  “好。”我说,我脸上还保持着那个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了。

  琳和胖子的海边别墅是白色的,很漂亮也很精致,就坐落在离沙滩几十米处的小山丘上,里面的家具也很精致,有种欧式建筑的美。

  琳牵着我的手走进客厅,胖子正坐在火炉前烤火,嘴里还正嚼着一个哒番薯,样子可爱至极。

  “埃,你去烧一桌好饭哦。”琳凑上前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胖子哦了一声,笑着到厨房去了。

  我感叹道:“好乖噢。”

  琳哈哈笑,然后让我在火炉前坐下,说:“你先暖和暖和,我去给你理一个房间。”

  “好,谢谢。”我说。

  琳朝我调皮地吐下舌头,然后走进了房间。

  门没有完全关上,有风吹进来,我冷得浑身发抖。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去看看琳说的那座小房子。

  然后我站起来,径直走出了这座别墅。

  风一下子更大了,我抱紧了自己的手臂,冷得差点流泪,海就在我身边,可我却感到可望而不可即……

  海风吹起我白色的裙子,头发再次凌乱了,我开始往前跑,那座小房子明明已经很近了,但我却怎么跑也跑不到小房子面前。

  我忽然停下脚步了。

  因为,我看见张漾提着一筐鱼走进了那座房子,他表情很宁静。

  我差点停止呼吸,然后我用尽全力跑到了小木屋前,我开始敲门:“有人在吗?”

  里面传来他的声音:“谁?”

  我定定神,说:“我找张漾。”

  里面又沉默了一会儿。

  7

  不一会儿,门便打开了,面前的……张漾,穿着白色的T恤,头发有些凌乱地搭在额头上,眼睛眯成一条缝地上下打量我,忽然,他愣了一下。

  “是你?我们上次见过的。”他微笑着看着我。

  我有些慌乱:“噢,是的……夏吉吉她不在吗?”

  “吉吉每天早晨到傍晚都不在,她要去卖画。”他很认真地告诉我。

  他叫她吉吉……

  很亲热的……称呼……

  我颤抖着拉了拉自己的衣摆,说:“我能进来吗?”

  “对不起,请进。”他好像恍然大悟一般,连忙把我请进了屋。

  我走进屋里,里面很干净也很整洁,虽然小但很温馨,令我惊讶的是,墙壁上竟然也挂着一幅画,就是那幅张漾曾经送我的画。

  他见我一直盯着那幅画看,于是笑着说:“这是我来的时候就有的,其实……我一直觉得这幅画很熟悉……”

  “噢。”我尽量控制住声音里的颤抖,“你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呢?”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他轻声说,“是吉吉救了我,但我失去了记忆,我的左耳也失聪了……”

  我怔住!

  他的左耳……

  也失聪了……

  “其实……”他忽然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些,只是觉得,你很熟悉,好像经常出现在我梦里一样……呵呵,很奇怪吧?”

  我惊得说不出话。

  “我们以前认识吗?”他问。

  我嗓子有些哑:“嗯,认识。”

  “噢,那你叫什么呢?”他问了一个让我有点想流泪的问题。

  我定定神,转过身面向他,尽量微笑:“我叫……小耳朵。”

  在那一刻,我忽然看见张漾的眼里闪过一丝很熟悉的光,但马上又变得与先前的茫然一样了。

  他靠着墙,慢慢地蹲下来,有些艰难地说:“很奇怪,我刚才好像想起你了,但是……又马上被一片空白代替了。真的是很没用啊……”

  “张漾。”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轻飘飘地,与空气化在一起。

  他怔怔地望着我,嘴唇动了动,但没说出话。

  我低下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好像永远止不住一般,全身都颤抖着,茫然得像个小孩子。

  “你……小耳朵……”他忽然站起来,轻轻搂住我颤抖的身体,声音低哑地说:“你不要哭,因为你一旦哭了,我总感觉……我的心也很痛……”

  我咬着下唇拼命点头,然后用力想擦掉眼泪。

  而就在这一刻,门忽然打开了,人还没进,一个清朗的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漾,我今天把画都卖出去了……我……”

  话未说完,她抬眼间看到了我,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我吓得推开了张漾,这一刻总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坏事一样。

  “吉吉……”张漾喊她。

  她身体震了一下,然后表情平静地说:“噢,我去给你们泡杯茶。”

  张漾没说话。

  我却冲上去,一把拉住她,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她沉默一会儿,忽然搂住我,声音温和地说:“小耳朵,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漾,不,是张漾,他本来就是你的呀。”

  我把头埋进她白色的衣服里,她跟吧啦给我的感觉太像了,都是那样的坚强,那样冷静。

  “我要先回去了,琳说不定在找我呢。”我有些紧张地说。

  “噢,好。”她慢慢放开我,然后说:“漾,你去送送小耳朵吧。”

  张漾看着我,慢慢点头。

  我挤出一个笑容,对她说再见。

  夏吉吉朝我点头。

  门在我身后关上,海风一下子又大了起来,张漾闷不做声地跟在我身后。

  我们一路上都在沉默。

  就在这时,我远远地看见琳焦急的背影,于是我转过身,对他说:“张漾,就送到这里吧。”

  他点了点头,很仔细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身,欲离去。

  “张漾。”看着他清瘦的背影我忍不住喊道,“你要记得,我是小耳朵。”

  “嗯。”他的声音低低的。

  我沉默了很久,然后轻声说:“跟着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

  他的身子为之一震。

  我开始往后后退,眼泪又顺着脸颊掉下来了,我把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喊道:“张漾,我是小耳朵!跟着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我的眼泪掉得更加厉害,我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僵硬,就在他要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我用力一转身,跑掉了。

  这一刻,我伤了夏吉吉的心了。

  这一刻,我却真的真的很想让他想起我来。[左耳]

相关阅读

  • 兰陵武王在线阅读,兰陵王的资料

  • 兰陵王的资料 摘要 兰陵王--高长恭(543- 573) 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迁并州刺史。突厥入晋阳,长恭尽力击之。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

热门文章

  • 韩剧2006,谁有韩国2006年流行好听的歌曲

  • 谁有韩国2006年流行好听的歌曲 2006年1月份 01.像个男人-Fly To The Sky 02.避-Fly To The Sky 03.只知道你的傻瓜-Hero 04.改装-何恩 05.你不会知道-何恩 06.Again-媛兰 07.Good Bye-媛兰 08.如果不能
  • 高中语文重点文学常识,高中语文文学常识

  • 高中语文文学常识 1、鲁迅先生的作品主要有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散文集《朝花夕拾》,散文诗集《野草》以及《且介亭杂文》(或《坟》或《华盖集》等)等杂文
  • 宋慈墓,宋慈墓在哪里

  • 宋慈墓在哪里 宋慈墓,坐落在福建省建阳市崇雒乡昌茂村旁。该墓为石砌穹隆形封土堆,坐西北朝东南,面积约1000平方米,1955年组织力量经多方寻找,终于得寻断碑:慈字惠父宋公之
  • 田光荣,中央l1套28日全天节目表

  • 麻烦大佬们给看看这是谁了…看不懂啊 落款“光荣写”,印章“田氏”、“光荣”,作者应是内蒙古书画家田光荣。 请大家帮忙给我女儿取个名字 以我的智慧 只有这么多 选择很多 可

最新文章

  • 兰陵武王在线阅读,兰陵王的资料

  • 兰陵王的资料 摘要 兰陵王--高长恭(543- 573) 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迁并州刺史。突厥入晋阳,长恭尽力击之。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
  • 载沣,爱新觉罗·载沣的读音

  • 爱新觉罗·载沣的读音 爱新觉罗·载沣的读音如下:(普通话拼音读音) 爱(ài)新(xīn)觉(jiào)罗(luó)·载(zǎi)沣(fēng) 爱新觉罗·载沣(1883年2月12日—1951年2月3日),字伯涵,号静云,晚
  • 公主床,公主床的详细描写。

  • 公主床的详细描写。 小说?描写公主床?神马风格…薄纱无风而动,轻抚过床面,那纯白的丝被上,是温润细腻的触感,像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拥抱,几乎让人迷失在那柔软之间,轻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