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乔和周瑜的爱情故事,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日期:来源:小乔和周瑜的爱情故事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周瑜随从孙策攻破皖城(今安徽潜山县梅城镇)时,以征服者的姿态得到两个国色天香的“战利品”,一个叫大乔,一个叫小乔。能够明确姐妹俩身份的,便是她们的父亲姓乔,时人尊称乔公,是当地有点儿身份和地位的乡绅。

后来,孙策毫不客气地娶了大乔,又将小乔豪爽地许给了周瑜,并对他开玩笑道:“乔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也多少对老丈人有些不恭之嫌。想来二乔便是被十分宠爱,其家庭地位也绝不会高到哪里去。

对周瑜而言,小乔是妻是妾,史书上没交待。而她和周瑜12年的夫妻生活中,是否恩爱,是否幸福,我们也不得而知。还有一点,后来周瑜在追随孙氏兄弟四处征战的过程中,是否还分得其他美色为战利品,我们依然不得而知。按当时的时代风气和世俗习惯,这种可能还是有的。在那个时代,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能在史书上留下一个姓氏,一个籍贯,一个从属关系,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在情感方面,刻薄的史官,并没有为周瑜留下太多的史料,却给后世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后人固执又善良地以为,周瑜和小乔,是“英雄美女,天作之合”的绝配。真实的历史中,周瑜有没有别的女人,并不重要,后人只愿意选择性地留住周郎和小乔两个人的记忆。

于是,后人诗作中,关于周郎的风流和多情,因为有了小乔这样一个美丽而模糊的身影,而多了几分合理的解释,周郎的形象也多了几分温暖的人情味。但只有弹琴这样的小情调,还无法满足后人对英雄美人的传奇想象,他们更愿意在周瑜的盖世功名上,涂抹一点胭脂的痕迹,同时为英雄增添一些“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勇气和传奇。

扩展资料:

周瑜(175年-210年),字公瑾,庐江舒县(今安徽省合肥市舒县)人 [1] 。东汉末年名将,洛阳令周异之子,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都官至太尉。身体长壮有姿貌、精音律,江东有“曲有误,周郎顾”之语。

周瑜少与孙策交好,21岁追随孙策奔赴战场平定江东。孙策遇刺身亡,孙权继任,周瑜将兵赴丧,以中护军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建安十三年 (208年),周瑜率军与刘备联合,于赤壁之战中大败曹军,由此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础。建安十四年(209年),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建安十五年(210年)病逝于巴丘,年仅36岁。

正史上周瑜“性度恢廓”“实奇才也”,孙权称赞周瑜有“王佐之资",范成大誉之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宋徽宗时,追尊其为平虏伯,位列唐武庙六十四将、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周瑜

王者荣耀瑜小乔的爱情故事

以下内容纯属复制:

“一直对周瑜倾心,拼尽全力只求他能看我一眼”

⒈初见周瑜,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一个人默默地走着中路,以为他会跟上来,他却拐了个弯打buff

途遇敌方程咬金与曹操,呼喊周瑜救命,却无人理睬,闪躲不及,匆匆逃跑却被打中减速,一个星华缭乱之后血量就被打的见底,“周瑜……”

First blood

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他但他仍然是冷漠着脸

身体躺在冰冷的土地上,心也是随之一凉,“我弱到都不愿多看我一眼吗?”

我不知,周瑜只是还没反应过来我就已经被杀,他愣在那里,阴阴地小声说道“小乔我会为你报仇”,他握紧拳头,发出咔的响声

⒉复活,又是中单,一边没有情感地打着小兵,一边望向周瑜那边,“那样强大的人是不会在意我的吧,我才不要管他呢”嘴上说着不在意,心早已背叛了自己,像被击溃一般绞着疼

偶遇貂蝉和吕布,两人在那边卿卿我我,空气中弥漫着桃红色的爱心,望向他们,眼里满是羡慕,“周瑜是不会看我的,我还是死心吧,团队获胜才是最重要的”

周瑜在下路杀着小兵,“哼,就不去帮他,让他一个人无聊吧”

突然他遇到了曹操,转眼见血量已经见底,明明说着放弃,明明说着不在意,身体却像不听使唤似的朝那边飞奔而去

保护我方周瑜

又一次无人理睬

最终赶到他身边的只有我,但这样弱的我是无法救出他的,为此我已赌上自己的性命

⒊一个甜蜜旋风一个星华缭乱将他救出,旋转着与曹操周旋,为他还在CD的大招挡着攻击,一点一点往下掉的血量,他却一直冷静的看着

“他只是在利用我罢了,我这么弱大概也只有这种办法在能帮助他吧……”

“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到死他都不在乎我”

杀招——星华缭乱在最后的时刻释放

最终‘小乔击败曹操助攻周瑜’‘曹操击败小乔’双亡

⒋最后扭头微笑地看着周瑜,身体一点一点地滑下,眼角的泪止不住地下落

“周瑜,接下来的战斗靠你了,要加油啊”

本以为迎接我的又是冷冰冰的地面,没想到我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乔,接下来由我来保护你,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不用管我周瑜,我替你挡着攻击你只管进攻就好”

“你这么强,不应该为我而折了翅膀”

⒌又一次复活,他竟然在城池那里等着我

“一起走吧”他微笑道,朝我伸出了那只温暖的手

明明渴望已久的人就在眼前却还是甩开了他的手,“不用你管,我自己一个人死不了”,说着就大步地向前走将他狠狠地甩在身后

不能往后看,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下,泪滴不小心流到嘴里,满嘴苦涩

“小乔……”周瑜在身后叫着,却又苦涩地摇了摇头

⒍又遇曹操和程咬金,对死亡已经麻木了的我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无所谓了刚刚我那样他又怎么可能喜欢我

“小乔,待在守护塔那别动,我来替你报仇”他的话从远方传来,

“别你打不过他们的”我焦急道“让我去吧……”没等我说完他就已经赶到我身边,把我带到安全的地方,又以飞快的速度冲回去

“周瑜!”“回来!!!”但已来不及

七月流火 烽火赤壁一齐绽放,看着他往外一直喷的血,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绽放之舞 甜蜜旋风 星华缭乱杀招全出,在他身旁默默守护着

我拉过周瑜,将他放在一边,与敌人跳着贴身舞,将战场远离那个男人

血在不断往外喷涌,能挡的攻击全为他尽数挡下

我以为我又要死了,我苦笑,保护我果真只是说说而已吗

但我这次却想错了,他愤怒地发着杀招,不再是上次那个冷漠的人,是为了我吗我禁不住地想到

呵别傻了,他只是为了胜利而已

⒎在他的攻击下,敌人已濒临死亡,但在最后几滴血时又放出了最后的技能,我向前,为他挡住最后的冲击,他向前将敌人斩杀,我躺下

又一次即将迎接死亡,对于死亡我已经麻木了,大概我的命运就是死亡吧

他跑过来,双手拖着我的身体

“对不起小乔,我没能保护好你”

“我……”“我喜欢你”

我愣住了

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努力地爬起身

他俯身封住了我的唇

漫天绽放的缤纷,所有的喧嚣炮火都阻挡不住这两个人的痴痴情深,或许没人比他俩更般配的了

“我曾经那么努力地杀敌也只不过为了他能够看我一眼多在意我一点多保护我一点”

“但现在我只愿跟在他身后,为他杀敌为他攻城为他挡死”

王者荣耀小乔的爱情故事

十多年前,江东名门乔氏诞生一对双生女婴时,曾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对精于魔道的家族而言,双胞胎是不吉利的。最终,双胞胎中的妹妹被送往稷下寄养。也许因为缺少家族的束缚,小乔并没有成为姐姐那样的完美女性,而是更加无拘无束的长大。

成长为少女的小乔终于被接回家中时,人人都嘲笑她的天真,同情心,以及不切实际的乐观——直到他们被她强大的法力所震慑。小乔天生就能将复杂的魔道运用自如,那种天赋就流淌在她的血液里,无需教导也挥之不去。

长辈们担忧暴露家族的秘密陷入恐慌,再度将小乔送往东海边的城镇,要让女孩在乡下终老。

没过多久,奇怪的疾病莫名开始在沿海流行。恐慌中的人们向封锁城镇的士兵发起冲击,最后演变成暴乱。而奉命前来镇压的,正是周瑜。

小乔敏锐意识到风的影响。她试图唤起和风吹散带有染病孢子的毒雾.。一片慌乱,她镇定施展的强大法术引起了周瑜的注意。他无情的将少女作为嫌疑犯羁押。两人的初次会面发生在简陋的大牢中,小乔少有固执的说服英俊的军官。整整一夜过去,周瑜终于相信傻气少女的空气传染理论,而她则彻底沦陷在一见钟情的爱慕中。

两人的合作不仅解救人们的生命,意外的收获是,周瑜开始警惕到数百里外的海面上,叫做钓鱼岛的小岛和血族的传闻。几个月后瘟疫终于平息,周瑜返回吴国都城时,他已经无法违背心意丢下小乔独自离开了。对他背负重任的人生而言,小乔是照亮阴暗心海、最璀璨的星辉。

世人皆知,铁血都督周公瑾以坚定的意志和不苟言笑的冷酷著称。任何人都无法动摇他。在他如尺规般明确的人生中,只有小乔是违背人生信条的唯一意外。

在王者荣耀里,每个英雄都有自己的故事,一起加入王者荣耀的大家族,体验历史人物幻化成游戏带给玩家的乐趣。

周渝和小乔的爱情故事

东汉建安四年,孙策从袁术那里得到三千兵马,回江东恢复祖业,在同窗好友周瑜的扶持下,一举攻克皖城。皖城东郊,溪流环绕,松竹掩映着一个村庄——乔公寓所,后人称之为乔公故宅。乔公有二女国色天香,又聪慧过人,远近闻名。因遣人礼聘,得邀乔公允许,送入一对姊妹花。于是,便有了孙策纳大乔、周瑜娶小乔的韵事。

在乔公故宅的后院有一口古井,水清且深。相传二乔姐妹常在此梳妆打扮,可谓“修眉细细写春山,松竹箫佩环”。每次妆罢,她俩便将残脂剩粉丢弃井中,长年累月,井水泛起了胭脂色,水味也有胭脂香了。于是,这井便有了胭脂井的雅称。有诗曰:“乔公二女秀色钟,秋水并蒂开芙蓉。”

从二乔方面来说,一对姐妹花,同时嫁给两个天下英杰,一个是雄略过人、威震江东的孙郎,一个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周郎,堪称美满姻缘了。郎才女貌,谐成伉俪,当然两情相惬,恩爱缠绵。然而,二乔是否真的很幸福呢?其实大乔的命是很苦的。孙策娶大乔的那年是二十四岁,可惜天妒良缘,两年后正当曹操与袁绍大战官渡,孙策正准备阴袭许昌以迎汉献帝,从曹操手中接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权柄时,孙策被许贡的家客所刺杀,死时年仅二十六岁。大乔和孙策仅过了两年的夫妻生活。当时,大乔充其量二十出头,青春守寡,身边只有襁褓中的儿子孙绍,真是何其凄惶!从此以后,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抚育遗孤。岁月悠悠,红颜暗消,一代佳人,竟不知何时凋零!小乔的处境比姐姐好一些,她与周瑜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十二年。周瑜容貌俊秀,精于音律,至今还流传着“曲有误,周郎顾”的民谚。小乔和周瑜情深恩爱,生活在一起,随军东征西战,并参加过历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战。战后二年,“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岁”。在这十二年中,周瑜作为东吴的统兵大将,江夏击黄祖,赤壁破曹操,功勋赫赫,名扬天下;可惜年寿不永,在准备攻取益州时病死于巴丘,年仅三十六岁。这时,小乔也不过三十岁左右,乍失佳偶,其悲苦也可以想见。美人命薄,二乔在如诗如画的江南,过着寂寞生活。吴黄武二年小乔病逝,终年四十七岁(年龄有争议,一说其为周瑜守墓十四载)。明人曾有诗曰:“凄凄两冢依城廓,一为周郎一小乔。”小乔墓有封无表,平地起坟,汉砖砌成。到1914年,岳阳小乔墓上还有墓庐。现在尚有刻着隶书“小乔墓庐”的石碑。

周瑜、小乔故事的传流,除其两人具有本身的因素而外,还与明·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围绕铜雀台故事对他俩的精心编排与渲染有关。《演义》第三十四回叙曹操平定辽东后,心情大畅,欲建铜雀台以娱晚年。少子曹植进言:“若建层台,必立三座。”中间名铜雀,左为玉龙,右为金凤。“更作两条飞桥,横空而上,乃为壮观。”操喜,留曹植、曹丕在邺郡建台。这是建台之缘起,与周瑜、小乔一字无关。第四十二回叙曹操得荆州后,欲领兵百万南下,约孙权“共擒”刘备。一时孙吴主战、主和,沸沸扬扬,难以主张。第四十三回叙:经鲁肃与刘备、诸葛亮的合谋,孔明愿随鲁肃赴柴桑(故城在江西九江县西南二十里)亲见孙权,以陈利害,坚定孙权联合抗曹。

小乔嫁给周瑜,十几年后周瑜去世,小乔做了什么

三国所描写的大多都是恢弘壮大的战争场面,但其中也是有着无数的爱恨情仇的,其中三国四大美女的爱情故事更是经典。因为这四段故事不仅仅是爱情故事那么简单,而是在从侧面暗示三国未来的发展趋势,而其中周瑜和小乔的爱情更是暗示了吴国未来的发展。

大家都知道小乔最初可以说是被周瑜抢回去的,其地位也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是夫人,而是一个普通的妾,可以说绝对是毫无地位可言的。但她却是一个特例,因为其长得太美,周瑜也非常的宠爱她。所以无论周瑜去哪都是带着她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她受到欺负,甚至被正妻害死。

那么在真正的历史上他死后小乔的下场如何呢?按照一般的传统来看的话,小乔是很有可能改嫁的。但是历史上小巧还真就没有改嫁,反而孤身一人抚养周瑜的孩子。首先我们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小乔的。可以说这个孩子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是小乔所出。

因为周瑜的正妻虽说在历史上没有什么记载,但是我们不难想象,绝对是名门之后。如果这样的话,如果是其他妻子生的孩子绝对是由正妻进行抚养,就只有小乔比较特殊,所以她的孩子很有可能是自己进行抚养的。

那么小乔为什么没有改嫁呢?要知道以当时的情景来看,小乔改嫁可以说是对她最好的解决办法了。这里小乔自己想不想改嫁先不说,因为就算是小乔想要改嫁也是不可能的,周瑜在世的时候对小乔可以说是百般宠爱,这些事周瑜手下的武将都是看在眼里的。在周瑜死后小乔也是有一些武将保护的,而这些人也正是小乔的护身符与制约。

如果小乔不改嫁的话,那么这些人就会充当她的保镖。因为这个时候的小乔还是周瑜最宠爱的人。但如果小乔改嫁的话,她就从周瑜最宠爱的人变成了背叛周瑜的人,这个时候那些本身护卫她的人就会翻脸,杀了她就是最好的结局。

而且话说回来小乔自己应该也是不想改嫁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周瑜实在是太优秀了。历史上的周瑜身材魁梧、面容姣好,更是精通音律。而且德才兼备。绝对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在有这么一个前夫的情况下,小乔想要对别人心动也算是有些许的难度了。

周瑜和小乔之间有什么流传的故事吗?

一次弄不完,.承上:

二乔在《演义》中从未登场。即便通过铜雀台事,小乔在书中也只是虚出。但小乔的国色天娇与其在周瑜、曹操心目中的地位,却被展现无遗。赤壁之战竟为小乔而起,这是书中孔明开了一个多么大的玩笑!这不能不说是罗贯中在编著《演义》中手法的高明。应当说书中对周瑜、小乔,以及孔明、曹操,通过铜雀台事件而展开的绘声绘色而又极具传奇性的描述,既说明了瑜、乔的爱情,又给后世民间增添了关于他俩之间姻缘佳话传流的内容。这实是后世小乔能有多墓的添加的原因之一。

二、 方志记载中的小乔墓

小乔墓虽不及瑜墓之多,但见诸方志的至少有三墓。其中记载较早的是湖南岳州(岳阳)的二乔墓,次为安徽庐江和南陵两地的小乔墓。

(一)岳州二乔墓

据明代《隆庆岳州府志》卷九<秩祀考·冢墓>载:“二桥(大、小乔)墓。汉太尉桥玄二女,并通春秋。一适周瑜,一适孙策。相传死葬岳州,今广丰仓内。”不过对二乔逝后葬于岳州,《府志》已有疑意,故接载:“窃意世无姐妹合葬者,且瑜妻或从镇巴丘,死而葬焉。若策妻(大乔与小乔合葬)则万无是理矣。今以‘故志’所载姑存焉。”这里可知《府志》是据“故志”转录。记载中虽未说明“故志”是何年何志,但既称据“故志”转录,二乔墓应早于隆庆《府志》前就有记载了。

尽管《府志》已对岳州二乔墓的真伪持有怀疑,但仍不乏时有人去瞻仰与凭吊,留下的楹联较多,这里择其一联:“铜雀有遗悲,豪杰功随三国没;紫鹃无限恨,潇湘冷月二乔魂。”

(二)庐江小乔墓

《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庐江府部汇考九·庐江县>在“周瑜墓”条后,载有:“小乔冢。在真武观西百步;周瑜之妻乔氏也,俗称瑜婆墩。冢上多古砖,人不敢窃,动辄有咎。”《光绪庐江县志》卷十六<杂类·冢墓>过录了上述记载。

庐江小乔墓后世也留有众多楹联,这里也择其一联:“大帝君臣同骨肉;小乔夫婿是英雄。”

(三)南陵小乔墓

《民国南陵县志》卷七<舆地·茔墓>载:“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周公瑾之夫人小乔氏墓。相传香由寺前,向或以二乔墓载,‘岳志’为疑。乾隆已亥年(1779年)知县高怡梦小乔语其墓所在翼,即遣典史沈江鲲督修其墓。于寺西苑立碑曰:‘东吴都督周公瑾之夫人乔氏墓’。按周瑜建安二年(197年·《三国志》载为建安三年·198年)为春谷长,小乔墓在南陵不为无据。”香由寺的地理位置,《县志》卷十一<营建·寺观>载:在“县北一百步,旧云荐福烧香院。”明洪武重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复建,后有竹园。

《县志》首称“香由寺前,向或以二乔墓载,‘岳志’为疑。”这里已称香由寺前原非只小乔一墓,尚或有大乔墓。因未见“岳志”,不知究竟如何?后或因知县高怡梦小乔语,方遣典史督修成小乔一墓。笔者于1956年秋曾与友人前往凭吊。南陵小乔墓墓碑犹在,虽有残损,字迹清楚可认。碑文为:“吴大都督周公德配乔夫人之墓。”碑文两旁刻有一长联,文为清道光松滋(宿松)副贡生许文权和于湖(芜湖)教谕陶宝森合撰。联曰:“千年来本贵贱同归,玉容花貌,漂零几处?昭君冢、杨妃茔、贞娘墓、苏小坟,更遗此江左名姝,并向天涯留胜迹;三国时何夫妻异葬,纸钱杯酒,浇奠谁人?笋篁露、芭蕉雨、菡萏风、梧桐月,只藉他寺前野景,常为地主作清供。”南陵另尚留二联:一、“乔公少女,德配周郎。至今黄土一怀,犹想美人颜色;江左名姝,留芳萧寺。只此青茔千古,也增本地风光。”二、“柴桑月冷,痛佳婿早岁云亡。从此吴将台高,相对青茔同不朽;铜雀春深,问阿姐而今安在。留得埋香孤冢,免教红粉任飘零。”

除上述小乔墓外,还传说舒城、潜山、怀宁也有小乔墓。但初检《嘉庆舒城县志》、《光绪续修舒城县志》、《民国潜山县志》、《民国怀宁县志》、《民国怀宁县志补》等,均不见有小乔墓的记载,或者仅是传闻。

三、方志中关于周瑜、小乔墓的诗文

方志中记载周瑜、小乔的诗文并不多见,惟《光绪庐江县志》卷十五<艺文·诗辞>中较多。共四组八首,每组周瑜、小乔诗各一对。

其一,宋儒醇<周公墓>(五言古)一首:“公瑾三国英,登坛年最少。赤壁焚魏师,运筹独奇妙。差拟蜀武侯,不数汉嫖姚。墓木号秋风,含凄发长啸。”孙宏哲对应有<小乔辞>一首,辞前有序曰:“余赋公瑾绝句有云:‘至今古木残碑下,彻夜秋风伴小乔。’感慨系之,不知乔墓之近也。已而由公瑾墓西行绕北冈数里,将至真武观而小乔之墓在焉。有封无表,土人呼曰‘瑜婆墩’,相戒勿犯其兆砖。冢之前后既犁为田,而古甓缺裂已久,固不若公瑾之尚完也。余既使人荷锸筑其坟,复为之词,以告公瑾云。”<小乔辞>(七言古)为:“大堤堤下水涓流,乔家国色古遗丘。上有靡靡之茂草,四角花砖绕一怀。周郎尽瘁三十六,江淮哀痛吴主哭。胭脂色褪镜奁移,曾在黄垆在华屋。只今幽遂已成蹊,东望周郎宰木低。里人颜甚勿复较,我将锦石列丹题。”

其二,彭教<周瑜墓>(七律)一首:“一代英雄土一怀,寒云衰草翳荒丘。烟消赤壁人何在,月满长江水自流。已见有功成鼎定,谁云无策定神州。功名未就身先死,落日青山万古愁。”宋元征对应有<小乔墓>(七律)一首:“散步西郊秋气多,萧萧木叶下如梭。一怀指点小乔墓,十里潆洄渌水波。东睇吴宫成茂草,北瞻魏阙翳烟萝。衣冠异代消磨尽,红粉香名不啻过。”

其三,清顺治四年(1647年)进士王永年<周公瑾墓>(七绝)一首:“墓木如经劫火烧,今时潜水旧吴朝。凄凄两冢依城郭,一是周郎一小乔。”王召对应有<小乔墓>(七绝)一首:“东吴名将推公瑾,南国佳人说小乔。应是两人俱绝代,白杨相望共萧萧。”

其四,张元缪自作周瑜、小乔对应诗七绝各一首:“<周公瑾墓>顾曲当筵意气生,江东年少爱谈兵。空留高冢斜阳里,樵牧经过说姓名。”“<小乔墓>风流云散草离离,惟有寒鸦话断碑。明月多情还眷念,至今犹为照蛾眉。”

次为《民国南陵县志》卷四十二<艺文>所载小乔墓诗三首。其一,张鸿翥<小乔墓>(七律)一首。诗前有序:“旧传墓在香由寺前,乾隆乙亥(1755年·《县志》卷七<舆地·茔墓>‘小乔氏墓’称乙亥为已亥·1779年)高前令征梦于古梅下表其墓。嘉庆辛酉(1801年),余从儿来营署,偕武陵沈君拂山辈,访古迹留题。"诗为:“第一山傍问墓台,扫开蒿径拂尘灰。古梅犹绘天香艳,新月长留地主哀。娇倚英雄横宝剑,愁浇浊酒翦荒莱。三生石畔传藏玉,阿姐分明共去来。”清嘉庆进士李兆洛留有<小乔墓>(七绝)二首:“寻常草木借余香,故垒东边墓未荒。多少才人嫁厮养,古来能得几周郎。”“梅花一树傍幽姿,尚有词人寄梦思。铜雀倾来歌舞歇,左马謇姐阿谁知。”

四、乔家的零星景物与二乔的一则传闻

有关乔家的一些景物记载,见诸志书的有:北宋乐史撰《太平寰宇记》<淮南道·舒州·怀宁县>载:“桥公亭,在县北隔皖水一里,即汉末桥公有二女,孙策与周瑜各纳一女,亭基为双溪寺。”《康熙安庆府志》卷之四:“乔家故井。彰法山汉桥公居此,二女皆国色。孙策克皖,娶大桥,周瑜娶小桥。二女以残脂粉投井中,至今井水有脂粉色。”“桥玄(二乔父)墓在县北彰法山广教寺后,为后汉太尉。”《民国潜山县志》卷二十九,乔公墓过录了《府志》所记。

方志中还留有乔家故居的诗作。《康熙安庆府志》卷之三十,有姚琅<乔公故居>(七绝)一首。高启有<过二乔宅>(七言古)一首。《嘉庆舒城县志》卷之三十三<诗>,有任鸣盛<过小乔故居>(七律)一首等。

关于孙策、周瑜与二乔的联姻,民间有口头传承:一次,孙策率领东吴兵马,来到潜山。闲来无事,上山打猎,适逢戎装的大乔、小乔也在打猎。在追逐猎物时,孙策遇见二乔。他见大乔娇美无比,不由暗生仰慕之心。遂托人说媒,以结连理。大乔见威武雄壮的孙策,也甚为有意。但她提出要与孙策比武,若取胜她,方肯成婚,孙策慨然赞同。比武过程中,他俩愈比情愈深,终成美满姻缘。小乔武艺也很强,且聪慧过人。经孙策和大乔为媒,嫁与了年轻有为的周瑜。大乔、小乔与江东的孙策、周瑜联姻,成为后人传说的佳话,乔公故宅和胭脂井也因此成为胜迹。(摘自丁剑主编《安徽掌故》<胜迹·二乔与胭脂井>,黄山书社1990年版P511。)

以上所述,可以清楚的知道周瑜、小乔各自的多墓出现,是具有丰富的社会内容。孙策、周瑜攻皖,在征途中,在乔家的颠沛中,孙、周两人竟同时作了乔家的女婿。此时的孙、周正意气风发、少年英武,而二乔又是国色天香。郎才女貌,是世人所羡慕的。他们的婚姻,正是千余年来人们心中的模楷;周瑜在吴战功显赫,“抗议而独立东吴,曜奇而三分赤壁”(明《隆庆岳州府志》卷之十三<宦迹列传·郡邑>),终始三国鼎足而立。这也成为民间传说不断传扬、赞诵他的理由;周瑜与孙权为子女联姻,使其显宦的身份更注入了“皇亲国戚”的成份;《三国演义》的杜撰与渲染,使周瑜、小乔的佳配,更添加了浓郁的色彩。英雄与美人,本就是人们心中不朽的主题。尽管周、乔具有了以上众多的社会传承因素,但在传流的地域上还是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我们甚至连二乔的名字叫什么,至今也都全然不知。不过,也因在上述传承因素的基础上,吴地对瑜、乔二墓的瞻仰与凭吊,民间竟也相因成习。这才有了“贤者之死,犹藉以为荣”(《康熙太平府志》卷二十四<陵墓·芜湖县·周瑜墓>)的重要民俗理念的产生。这些,都深深蕴涵着民族心理和民间习俗。瞻仰、凭吊周瑜墓之习俗纵向的扩布,便是各地周瑜多墓的出现;有周瑜又岂能缺少小乔。而横向的扩布,便是其夫人小乔多墓的随后出现。实际上,周瑜、小乔的多墓,都是众多的社会因素综合沉淀的结果。

周瑜和小乔的结局是什么?详细点!

 三气周瑜

  这是三国演义里的一个故事,小说虚构,为了美化诸葛亮而故意贬低周瑜,正史上并无此事,并且周瑜气量也非常宽宏,与演义描写的完全不同。

  第五十七回----三气周瑜

  这时曹操正在邺郡庆贺铜雀台落成。在铜雀台上大宴文武百官, 并将一件西川锦袍挂在树上,下设箭靶,射中箭靶者便可得到战袍, 武将们个个争先,想展现自己的武艺。

  武将射毕,曹操又让文官吟诗作赋,记录铜雀台落成之事。曹操 正在兴头上,也赋诗吟唱。

  忽报东吴使节华歆前来。曹操看罢表章,与谋士定计使孙、刘相 吞并。便上表奏周瑜为南郡太守,程普为江夏太守,华歆为大理寺少 卿。

  周瑜就职南郡太守后,便想报仇,遂上书孙权。要鲁肃讨还荆州 ,鲁肃无奈,只好前往荆州。

  鲁肃来到荆州,刘备依孔明之计放声大哭,孔明从旁说还了荆州 ,便无处安身。触动刘备心中伤处,而大哭不止,孔明于是要鲁肃转 告孙权,暂缓讨回荆州。

  鲁肃将实情告诉了周瑜,周瑜说∶“你又中了诸葛亮的计了。” 便要鲁肃再去见刘备,说东吴将取西川给刘备,但刘备要把荆州交还 东吴。并解释说∶“我不过以此为名,要刘备无所防备罢了。我军以 攻取西川为名借道荆州,便可乘势杀了刘备,夺取荆州。”

  鲁肃再到荆州,说周瑜将率兵攻取西川以换荆州。刘备忙谢说∶ “我很感激,雄师到时,一定远迎犒劳。”鲁肃暗喜,辞别而去。

  周瑜引水陆大军五万,往荆州出发,快到荆州时,见城上插两面 白旗,并无一人。周瑜将船靠岸,领二十名骑兵到城下察看。

  忽听到一声梆子响,城上一齐竖起刀枪。赵云站在城楼上喊叫∶ “孔明军师已知都督的计策,所以留我在此守候。”探马又来报,关 羽、张飞、黄忠、魏延四路兵马,从四面杀来。周瑜大叫一声,旧疮 复裂,从马上坠了下来,众将急忙将他救回。

  周瑜被救回船,军士报告说刘备、孔明在前面山顶上饮酒取乐, 周瑜更加愤怒,咬牙切齿说∶“你道我取不得西川,我偏要去取。” 便令船队上行,到巴丘时,探子报说∶“上流有刘封、关平两人领军 截住水路。”

  周瑜正要出战,孔明忽然差人送信来。劝他不要去取西川,如曹 军乘虚而攻江南,江南就不保了。周瑜读完信,口吐鲜血,他知道自 已活不长了,便上书孙权,推荐鲁肃代替他的职位。死前叹了口气说 ∶“既生瑜,何生亮!”连叫数声而亡,死时才三十六岁。

  孙权得知周瑜病故,放声大哭。按周瑜遗嘱,命鲁肃为都督。

公元210年,周瑜病逝,厚葬于庐江东门横街朝墓巷,小乔住守庐江,扶养遗孤。公元223年,小乔病卒,享年四十七岁,葬于县城西郊,旧称乔夫人墓,俗名瑜婆墩,平地起坟,墓有封无表,汉砖结构,墓前有碑,拜台、列台屏石供,墓门向东,明崇祯时毁于兵乱,仅存一座土冢,与城东周瑜墓遥遥相望。

谁有关于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周瑜夫人小乔墓的记载,后于周瑜墓。周瑜多墓若从宋代王象之编的《舆地纪胜》最早的记载开始,至清雍正四年(1726年)囊括所有瑜墓记载的《古今图书集成》刊印为止,近千年间瑜墓竟出现有六处之多。这一特定的民俗文化现象,其特征十分明显。它既含有长时间稳定的传承性,同时也因它的内涵伸展、扩布,终使其夫人小乔氏的多墓出现;周瑜与小乔的多墓具同源性质。

  一、与《三国演义》的推波助澜有关

  汉代桥、乔本为两姓。小乔姓桥而非乔,后世桥姓的桥被简化为乔。晋·陈寿《三国志》<吴书九>“周瑜传”中,有关小乔的记载极其简单。只在建安三年(198年)内,有“(孙)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从攻皖(西汉置县,即潜山县梅城镇),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这里的“小桥”即“小乔”。周瑜纳小乔为建安三年(198年),瑜时年二十四岁。瑜逝世为三十六岁,是为建安十四年(209年)。如此推算,瑜与小乔在一起生活只有十二年。瑜与小乔生两男一女。“女配太子登(孙权长子)。男循尚公主(娶孙权女),拜骑都尉,有瑜风,早卒。循弟胤,初拜兴业都尉,妻以宗女,授兵千人,屯公安。”如凭藉以上简单的记载,后世似乎很难将以上瑜、乔的身世,在民间当作传闻传流开来。当然,也就不易会有以后小乔多墓的出现。

  周瑜、小乔故事的传流,除其两人具有本身的因素而外,还与明·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围绕铜雀台故事对他俩的精心编排与渲染有关。《演义》第三十四回叙曹操平定辽东后,心情大畅,欲建铜雀台以娱晚年。少子曹植进言:“若建层台,必立三座。”中间名铜雀,左为玉龙,右为金凤。“更作两条飞桥,横空而上,乃为壮观。”操喜,留曹植、曹丕在邺郡建台。这是建台之缘起,与周瑜、小乔一字无关。第四十二回叙曹操得荆州后,欲领兵百万南下,约孙权“共擒”刘备。一时孙吴主战、主和,沸沸扬扬,难以主张。第四十三回叙:经鲁肃与刘备、孔明的合谋,孔明愿随鲁肃赴柴桑(故城在江西九江县西南二十里)亲见孙权,以陈利害,坚定孙权联合抗曹。

  全书到了第四十四回,周瑜、小乔才与铜雀台有了联系:正在这时,原在鄱阳湖训练水师的周瑜,星夜赶回柴桑,当晚就紧急约见孔明。此时的周瑜和先前的孙权一样,虽是决心抗曹,但对联合刘备却存戒心。瑜起初想尽量不露抗曹的本意,以试孔明;而孔明却趁机言曹势众,难以抵挡,使用激将之法假意劝瑜降曹,言道:“‘愚有一计,并不劳牵羊担酒,纳土献印;亦不须亲自渡江;只须遣一介之使,扁舟送两个人到江上。操一得此两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孔明佯装不知大、小乔为孙策、周瑜之妻,接着说道:“亮居隆中时,即闻操于漳河新造一台,名曰铜雀,极其壮丽;广选天下美女,以实其中。操本好色之徒,久闻江东桥公有二女,长曰大桥,次曰小桥。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桥,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今虽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为此二女也。”周瑜岂信孔明之言,问:“操欲得二桥,有何证验?”孔明又言,操曾命子曹植作《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桥。”为了证明孔明所言是实,瑜又问:“此赋公能记否?”孔明越发大展才智,当着周瑜、鲁肃之面背诵该赋时,巧妙地添油加醋,着意激怒周瑜。其中有句为:“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桥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演义》所录孔明背诵之《铜雀台赋》与曹植原作之《登台赋》(即《演义》所称之《铜雀台赋》)真伪杂糅。又,桥本小乔之姓,孔明背诵之赋所加内容,明以连接玉龙与金凤的二桥,指谓大、小二桥女。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自此,便坚定孙刘联合抗曹的决心。

  二乔在《演义》中从未登场。即便通过铜雀台事,小乔在书中也只是虚出。但小乔的国色天娇与其在周瑜、曹操心目中的地位,却被展现无遗。赤壁之战竟为小乔而起,这是书中孔明开了一个多么大的玩笑!这不能不说是罗贯中在编著《演义》中手法的高明。应当说书中对周瑜、小乔,以及孔明、曹操,通过铜雀台事件而展开的绘声绘色而又极具传奇性的描述,既说明了瑜、乔的爱情,又给后世民间增添了关于他俩之间姻缘佳话传流的内容。这实是后世小乔能有多墓的添加的原因之一。

  二、 方志记载中的小乔墓

  小乔墓虽不及瑜墓之多,但见诸方志的至少有三墓。其中记载较早的是湖南岳州(岳阳)的二乔墓,次为安徽庐江和南陵两地的小乔墓。

  (一)岳州二乔墓

  据明代《隆庆岳州府志》卷九<秩祀考·冢墓>载:“二桥(大、小乔)墓。汉太尉桥玄二女,并通春秋。一适周瑜,一适孙策。相传死葬岳州,今广丰仓内。”不过对二乔逝后葬于岳州,《府志》已有疑意,故接载:“窃意世无姐妹合葬者,且瑜妻或从镇巴丘,死而葬焉。若策妻(大乔与小乔合葬)则万无是理矣。今以‘故志’所载姑存焉。”这里可知《府志》是据“故志”转录。记载中虽未说明“故志”是何年何志,但既称据“故志”转录,二乔墓应早于隆庆《府志》前就有记载了。

  尽管《府志》已对岳州二乔墓的真伪持有怀疑,但仍不乏时有人去瞻仰与凭吊,留下的楹联较多,这里择其一联:“铜雀有遗悲,豪杰功随三国没;紫鹃无限恨,潇湘冷月二乔魂。”

  (二)庐江小乔墓

  《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庐江府部汇考九·庐江县>在“周瑜墓”条后,载有:“小乔冢。在真武观西百步;周瑜之妻乔氏也,俗称瑜婆墩。冢上多古砖,人不敢窃,动辄有咎。”《光绪庐江县志》卷十六<杂类·冢墓>过录了上述记载。

  庐江小乔墓后世也留有众多楹联,这里也择其一联:“大帝君臣同骨肉;小乔夫婿是英雄。”

  (三)南陵小乔墓

  《民国南陵县志》卷七<舆地·茔墓>载:“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周公瑾之夫人小乔氏墓。相传香由寺前,向或以二乔墓载,‘岳志’为疑。乾隆已亥年(1779年)知县高怡梦小乔语其墓所在翼,即遣典史沈江鲲督修其墓。于寺西苑立碑曰:‘东吴都督周公瑾之夫人乔氏墓’。按周瑜建安二年(197年·《三国志》载为建安三年·198年)为春谷长,小乔墓在南陵不为无据。”香由寺的地理位置,《县志》卷十一<营建·寺观>载:在“县北一百步,旧云荐福烧香院。”明洪武重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复建,后有竹园。

  《县志》首称“香由寺前,向或以二乔墓载,‘岳志’为疑。”这里已称香由寺前原非只小乔一墓,尚或有大乔墓。因未见“岳志”,不知究竟如何?后或因知县高怡梦小乔语,方遣典史督修成小乔一墓。笔者于1956年秋曾与友人前往凭吊。南陵小乔墓墓碑犹在,虽有残损,字迹清楚可认。碑文为:“吴大都督周公德配乔夫人之墓。”碑文两旁刻有一长联,文为清道光松滋(宿松)副贡生许文权和于湖(芜湖)教谕陶宝森合撰。联曰:“千年来本贵贱同归,玉容花貌,漂零几处?昭君冢、杨妃茔、贞娘墓、苏小坟,更遗此江左名姝,并向天涯留胜迹;三国时何夫妻异葬,纸钱杯酒,浇奠谁人?笋篁露、芭蕉雨、菡萏风、梧桐月,只藉他寺前野景,常为地主作清供。”南陵另尚留二联:一、“乔公少女,德配周郎。至今黄土一怀,犹想美人颜色;江左名姝,留芳萧寺。只此青茔千古,也增本地风光。”二、“柴桑月冷,痛佳婿早岁云亡。从此吴将台高,相对青茔同不朽;铜雀春深,问阿姐而今安在。留得埋香孤冢,免教红粉任飘零。”

  除上述小乔墓外,还传说舒城、潜山、怀宁也有小乔墓。但初检《嘉庆舒城县志》、《光绪续修舒城县志》、《民国潜山县志》、《民国怀宁县志》、《民国怀宁县志补》等,均不见有小乔墓的记载,或者仅是传闻。

  三、方志中关于周瑜、小乔墓的诗文

  方志中记载周瑜、小乔的诗文并不多见,惟《光绪庐江县志》卷十五<艺文·诗辞>中较多。共四组八首,每组周瑜、小乔诗各一对。

  其一,宋儒醇<周公墓>(五言古)一首:“公瑾三国英,登坛年最少。赤壁焚魏师,运筹独奇妙。差拟蜀武侯,不数汉嫖姚。墓木号秋风,含凄发长啸。”孙宏哲对应有<小乔辞>一首,辞前有序曰:“余赋公瑾绝句有云:‘至今古木残碑下,彻夜秋风伴小乔。’感慨系之,不知乔墓之近也。已而由公瑾墓西行绕北冈数里,将至真武观而小乔之墓在焉。有封无表,土人呼曰‘瑜婆墩’,相戒勿犯其兆砖。冢之前后既犁为田,而古甓缺裂已久,固不若公瑾之尚完也。余既使人荷锸筑其坟,复为之词,以告公瑾云。”<小乔辞>(七言古)为:“大堤堤下水涓流,乔家国色古遗丘。上有靡靡之茂草,四角花砖绕一怀。周郎尽瘁三十六,江淮哀痛吴主哭。胭脂色褪镜奁移,曾在黄垆在华屋。只今幽遂已成蹊,东望周郎宰木低。里人颜甚勿复较,我将锦石列丹题。”

  其二,彭教<周瑜墓>(七律)一首:“一代英雄土一怀,寒云衰草翳荒丘。烟消赤壁人何在,月满长江水自流。已见有功成鼎定,谁云无策定神州。功名未就身先死,落日青山万古愁。”宋元征对应有<小乔墓>(七律)一首:“散步西郊秋气多,萧萧木叶下如梭。一怀指点小乔墓,十里潆洄渌水波。东睇吴宫成茂草,北瞻魏阙翳烟萝。衣冠异代消磨尽,红粉香名不啻过。”

  其三,清顺治四年(1647年)进士王永年<周公瑾墓>(七绝)一首:“墓木如经劫火烧,今时潜水旧吴朝。凄凄两冢依城郭,一是周郎一小乔。”王召对应有<小乔墓>(七绝)一首:“东吴名将推公瑾,南国佳人说小乔。应是两人俱绝代,白杨相望共萧萧。”

  其四,张元缪自作周瑜、小乔对应诗七绝各一首:“<周公瑾墓>顾曲当筵意气生,江东年少爱谈兵。空留高冢斜阳里,樵牧经过说姓名。”“<小乔墓>风流云散草离离,惟有寒鸦话断碑。明月多情还眷念,至今犹为照蛾眉。”

  次为《民国南陵县志》卷四十二<艺文>所载小乔墓诗三首。其一,张鸿翥<小乔墓>(七律)一首。诗前有序:“旧传墓在香由寺前,乾隆乙亥(1755年·《县志》卷七<舆地·茔墓>‘小乔氏墓’称乙亥为已亥·1779年)高前令征梦于古梅下表其墓。嘉庆辛酉(1801年),余从儿来营署,偕武陵沈君拂山辈,访古迹留题。"诗为:“第一山傍问墓台,扫开蒿径拂尘灰。古梅犹绘天香艳,新月长留地主哀。娇倚英雄横宝剑,愁浇浊酒翦荒莱。三生石畔传藏玉,阿姐分明共去来。”清嘉庆进士李兆洛留有<小乔墓>(七绝)二首:“寻常草木借余香,故垒东边墓未荒。多少才人嫁厮养,古来能得几周郎。”“梅花一树傍幽姿,尚有词人寄梦思。铜雀倾来歌舞歇,左马謇姐阿谁知。”

  四、乔家的零星景物与二乔的一则传闻

  有关乔家的一些景物记载,见诸志书的有:北宋乐史撰《太平寰宇记》<淮南道·舒州·怀宁县>载:“桥公亭,在县北隔皖水一里,即汉末桥公有二女,孙策与周瑜各纳一女,亭基为双溪寺。”《康熙安庆府志》卷之四:“乔家故井。彰法山汉桥公居此,二女皆国色。孙策克皖,娶大桥,周瑜娶小桥。二女以残脂粉投井中,至今井水有脂粉色。”“桥玄(二乔父)墓在县北彰法山广教寺后,为后汉太尉。”《民国潜山县志》卷二十九,乔公墓过录了《府志》所记。

  方志中还留有乔家故居的诗作。《康熙安庆府志》卷之三十,有姚琅<乔公故居>(七绝)一首。高启有<过二乔宅>(七言古)一首。《嘉庆舒城县志》卷之三十三<诗>,有任鸣盛<过小乔故居>(七律)一首等。

  关于孙策、周瑜与二乔的联姻,民间有口头传承:一次,孙策率领东吴兵马,来到潜山。闲来无事,上山打猎,适逢戎装的大乔、小乔也在打猎。在追逐猎物时,孙策遇见二乔。他见大乔娇美无比,不由暗生仰慕之心。遂托人说媒,以结连理。大乔见威武雄壮的孙策,也甚为有意。但她提出要与孙策比武,若取胜她,方肯成婚,孙策慨然赞同。比武过程中,他俩愈比情愈深,终成美满姻缘。小乔武艺也很强,且聪慧过人。经孙策和大乔为媒,嫁与了年轻有为的周瑜。大乔、小乔与江东的孙策、周瑜联姻,成为后人传说的佳话,乔公故宅和胭脂井也因此成为胜迹。(摘自丁剑主编《安徽掌故》<胜迹·二乔与胭脂井>,黄山书社1990年版P511。)

  以上所述,可以清楚的知道周瑜、小乔各自的多墓出现,是具有丰富的社会内容。孙策、周瑜攻皖,在征途中,在乔家的颠沛中,孙、周两人竟同时作了乔家的女婿。此时的孙、周正意气风发、少年英武,而二乔又是国色天香。郎才女貌,是世人所羡慕的。他们的婚姻,正是千余年来人们心中的模楷;周瑜在吴战功显赫,“抗议而独立东吴,曜奇而三分赤壁”(明《隆庆岳州府志》卷之十三<宦迹列传·郡邑>),终始三国鼎足而立。这也成为民间传说不断传扬、赞诵他的理由;周瑜与孙权为子女联姻,使其显宦的身份更注入了“皇亲国戚”的成份;《三国演义》的杜撰与渲染,使周瑜、小乔的佳配,更添加了浓郁的色彩。英雄与美人,本就是人们心中不朽的主题。尽管周、乔具有了以上众多的社会传承因素,但在传流的地域上还是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我们甚至连二乔的名字叫什么,至今也都全然不知。不过,也因在上述传承因素的基础上,吴地对瑜、乔二墓的瞻仰与凭吊,民间竟也相因成习。这才有了“贤者之死,犹藉以为荣”(《康熙太平府志》卷二十四<陵墓·芜湖县·周瑜墓>)的重要民俗理念的产生。这些,都深深蕴涵着民族心理和民间习俗。瞻仰、凭吊周瑜墓之习俗纵向的扩布,便是各地周瑜多墓的出现;有周瑜又岂能缺少小乔。而横向的扩布,便是其夫人小乔多墓的随后出现。实际上,周瑜、小乔的多墓,都是众多的社会因素综合沉淀的结果。

参考资料: 南陵家园[关于南陵小乔墓]

王者荣耀周瑜小乔段子,求~

话说周瑜有天在中路清兵时,总是有一把粉色的大扇子向他飞来,却看不到它的主人。虽然这点伤害对他来说不痛不痒,但反复几次后,他还是烦了。他忍不住越塔看看那个人,只不过还没看到那人的影子,他就被击飞了,残血的他刚想逃,就被那把大扇子收割了人头……

“小乔击杀周瑜”

“原来她叫小乔。”

“原来他叫周瑜。”

而他第一次看见小乔,还是在一次团战的时候。她躲在亚瑟的后面不停地放技能,而周瑜看得入迷了,就呆呆地站在那里……

“小乔击杀周瑜”

“周瑜兄,你今天怎么了?杀0死2可不是你的战绩啊!”关羽在他旁边问道。

周瑜没有回答,他想,他应该是喜欢上她了。

后来,在每次单独遇到小乔时,周瑜都会有意无意地让着她,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是残血的时候去找她,而小乔也渐渐察觉到了,也会有意无意地躲着周瑜。

又是一次团战,双方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就是不见小乔的身影。

“关羽一杀,助攻周瑜”

“关羽二杀,助攻周瑜”

“关羽三杀,助攻周瑜”

“关羽四杀,助攻周瑜”

突然,残血的小乔跑了出来,而周瑜是优先攻击血量最少的目标,小乔站在那里朝周瑜甜甜地一笑。

“不……”

“周瑜击杀小乔”

“小乔你故意的吧?!”亚瑟不满地骂道。

“对不起……”小乔默默低下了头。

这让周瑜看得很是伤心,“你再骂一遍试试!”他眼里充满着杀气。

“嗯……?”亚瑟还没反应过来。

“周瑜击杀亚瑟”

“周瑜二杀”

“周瑜三杀”

“周瑜四杀”

只剩下小乔在塔下瑟瑟发抖。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这局,小乔那方胜利了。【在周瑜的各种花式送人头下】

傍晚,周瑜准备回家,突然后面传出一个稚嫩的声音。

“周瑜大人……”

周瑜转过身去,小乔红着脸,低着头站在他面前。

“今天,我要怎么报答你……”

周瑜戏谑地笑了笑,温柔地提起小乔的下巴,“我要你……以身相许。”说罢,吻了上去。

“唔……小乔愿意”

相关阅读

  • 小乔和周瑜的爱情故事,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 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周瑜随从孙策攻破皖城(今安徽潜山县梅城镇)时,以征服者的姿态得到两个国色天香的“战利品”,一个叫大乔,一个叫小乔。能够明确姐

热门文章

  • 咸宜公主,咸宜公主的影视出场

  • 描写咸宜公主的诗词 咸宜公主,(?—公元784年),又作咸直公主,唐玄宗女,贞顺皇后武氏所生,生于开元年间。咸宜公主初嫁杨洄,后又改嫁崔嵩,咸宜公主于唐德宗兴元时逝世。
  • 谢谢了我的家作文五篇,谢谢了 我的家作文600字

  • 谢谢了 我的家作文600字 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家庭成员有爸爸、妈妈、我、妹妹、爷爷奶奶。现在就让我逐一介绍我的家人吧! 一家之主——爸爸。 我爸爸是个急性子,“今天的事

最新文章

  • 小乔和周瑜的爱情故事,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 周瑜和小乔的故事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周瑜随从孙策攻破皖城(今安徽潜山县梅城镇)时,以征服者的姿态得到两个国色天香的“战利品”,一个叫大乔,一个叫小乔。能够明确姐
  • 咸丰元宝,咸丰元宝当百一枚,求鉴定真伪

  • 咸丰元宝当百一枚,求鉴定真伪 咸丰元宝,当百版式,真品是清代的钱币品种;时代特征比较显著;真品有收藏价值的;真品有一定市场潜力的。 请问咸丰元宝价值多少? 秦半两,汉
  • 世界未解之谜,世界未解之谜

  • 世界未解之谜 1.金字塔之谜 英国人费伦德齐·彼特里带着他父亲用20年心血精心改进的测量仪器又对着大金字塔进行了测绘。在测绘中,他惊奇地发现,大金字塔在线条、角度等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