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综穿甄嬛传宜修皇后,甄嬛传 皇后宜修说的台词(当初立后的圣旨)

日期:来源:[综穿甄嬛传宜修皇后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甄嬛传 皇后宜修说的台词(当初立后的圣旨)

《甄嬛传》中,皇后宜修自述的立后圣旨,具体内容如下:

咨尔福晋乌拉那拉氏,祥钟华胄,秀毓名门,温慧秉心,柔嘉表度,六行悉备,久昭淑德,于宫中四教于弘宣,允合母仪于天下,曾奉皇太后慈命,以册宝册,立尔为皇后,钦哉。

这一场景,发生在第七十二集,当时的场景是:

皇帝意欲废后,皇后承认自己的种种罪行,哭诉自己之所以为之,完全是因为太爱皇帝,不愿与任何女人共享皇帝的宠爱。因太后先前立有遗诏,不准废后,皇帝碍于纯元皇后的情面,下旨与皇后乌拉那拉氏宜修死生不复相见,将其禁足于景仁宫。

扩展资料:

皇后(乌拉那拉·宜修)人物简介:

乌拉那拉·宜修,电视剧《甄嬛传》反一号由蔡少芬饰演,宜修是雍正继位后所册封的第二位皇后,纯元皇后的异母庶妹、孝恭仁太后的表侄女、乾隆娴妃的表姑母。

宜修颇通医术,爱书法。曾经有过生育,但在雍正还未登基前便夭折了。表面母仪天下,内心阴险毒辣,私下控制并仇视任何怀有龙种的嫔妃。因膝下无子,故设计齐妃自尽,如愿成为三阿哥弘时养母。

在一次皇后和甄嬛的对话中,甄嬛利用胎儿流产的计谋陷害皇后,然后以胧月公主作伪证,令皇后百口莫辩,并且从景仁宫大太监江福海口中得知宜修皇后当年杀死纯元皇后的事情,雍正本欲废后,但碍于纯元皇后遗言和孝恭仁太后遗诏而不得废后,只得下旨禁足于景仁宫且立下"死生不复相见"的誓言。

新帝乾隆继位当日,甄嬛前去景仁宫探视宜修,并告知将谨遵先帝及孝恭仁太后遗诏,宜修至死皆为"皇后",不能晋封为母后皇太后。又因先帝旨意(死生不复相见),故死后只能葬入妃陵。宜修之后心悸暴毙,死不瞑目。

《甄嬛传》简介:

电视剧《后宫·甄嬛传》改编自流潋紫所著的同名小说。由郑晓龙导演,孙俪、陈建斌、蔡少芬等人主演的宫廷情感大戏。

该剧是讲述甄嬛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女成长为一个善于谋权的深宫妇人的故事。

剧情简介:

时为满清雍正元年,结束了血腥的夺位之政,新的君主继位,国泰民安,政治清明,但在一片祥和的表象之下,一股暗流蠢蠢欲动。尤其后宫,华妃与皇后分庭抗礼,各方势力裹挟其中,凶险异常。

太后的主持下,一场盛大的选秀拉开帷幕。以此为机缘,美丽善良的女孩——大理寺少卿甄远道长女甄嬛意外得到雍正的赏识,从此步入皇宫。在皇后和华妃两方势力的夹击下,甄嬛小心周旋,人如负重,命悬一线。她不得不用自己的智慧保护自己,又一次次被卷入残酷的宫闱斗争之中。

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甄嬛传

百度百科-乌拉那拉·宜修 (电视剧《甄嬛传》人物)

求《后宫甄嬛传》皇后番外《夜深沉》完整版,貌似是三个,谢谢啊。

夜深沉

——皇后的番外

  良夜深沉。

  十六扇朱漆雕花长窗洞然而开,一轮明月雪色光华无遮无拦倾倒而下,真真是空明世界,清透如琉璃。

  我倚在窗边,不自觉便带了一抹笑意,轻声问:“绘春,吩咐你折的牡丹折来了么?”

  绘春喜滋滋的:“回禀皇后娘娘,庭院里早起新开的并蒂牡丹,奴婢早已按娘娘的吩咐折好供了起来。”

  我沿着她所指看去,珐琅双耳连理瓶里,一双嫣红牡丹灼然盛放,映着殿中一树树仙鹤衔芝的蜡烛,越加显得流光艳转。

  连理瓶,并蒂花,无一不是成双成对,映衬着今夜的花好月圆。连红罗百子百福纱帐的金帐钩,也被宫女们细心地换成了赤金流苏鸳鸯钩。

  我满意地颔首,才发觉绘春换了一色暗粉熟罗深赤纹理的宫人服,我微笑:“怎么换 了这样喜气的颜色,本宫记得你早起穿的是暗绿的衣裳。”

  绘春抿嘴一笑:“娘娘不知,奴婢与剪秋、绣夏、染冬都换了呢,也给咱们宫里多添点喜气。”

  我拈过绢子算是一笑,华妃盛宠,莞嫔后起之秀风头渐起。后宫的春色大多在她们那里,也难怪,绘春她们想多点喜气。

  到底,绘春和剪秋,是跟了我多年的人,也能揣摩我的几分心意。

  这样让凤仪宫上下欢喜的日子啊。

  今夜是十五。

  每个月的十五,是帝后必定要一起相处的夜晚。这是大周百年的祖宗规矩了。天知道是哪位祖宗定下的这条规矩,在我初入宫还是娴妃的日子里,我常常嗤笑这条规矩,来日我做了皇后,若是只有每月的十五夜可以和心爱的玄凌一起度过,那是多么可怜与可悲。而且,帝后之间平起平坐,想见便可见到,为何一定要定在某一日,一定要在一起呢。

  

直到如今,我才明白,定下这条规矩的祖宗是多么地睿智。她一定也是一位女杰,或者是一位位高权重又深宫寂寞的太后,才如此体恤,给了以后的历代皇后,这样一个名正言顺的日子。

  可彼时的我,只是少不更事的娴妃。宫里的人也远没有那样多,只有我与端妃而已。端妃虽然入宫比我早,出身将门嫡女,一直随侍在太后身边长大,可是,那又如何?玄凌与我相敬如宾,甚至许诺,只要来日我诞下皇子,便册我为后。他一直说,入宫只为嫔妃,是委屈了我。

  不不不,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因为那时,他待我那样好。皇后之位迟早是我的,我怎会惧怕那一点点时日的等待。

  虽然,入宫只为妃子,是因为我庶出的身份。

  这重身份,一直是我最大的耻辱。

  哪怕到了如今,我已是大周的国母,母仪天下。我胸中依旧隐隐有那难以脱去的一重气闷。是的,即使我已经站到了最高处,人们还是记得,我是庶出的皇后,比不上嫡出的先皇后那样尊贵。

  我不能不恨我的母亲,哪怕我是那样爱她,依恋她,与她相依为命,一起在朱门深宅中挨过了十几年寂寞的日子。

  我的母亲不够美,这是我在长大后临镜相对所知的,因为,我也不够美。

  其实美与不美,是比较出来的。譬如我与姐姐一同去与年纪相仿的小姐们游乐赏春。初见的时候我若先出来,她们自然也认为我美,可是姐姐一出现,她便是所有的目光与赞美所在,我便生生地成了不够美,成了那一枝优雅洁白的百合边毫不起眼的绿叶。

  这样的命运,我深深地知道,却不能出声埋怨。

  是的。那是源于我母亲的选择。许久许久之前,在她也是少女的时候,她是父亲青梅竹马长大的邻家姑娘,父亲因为太后朱氏入宫的缘故,渐渐发达,离乡入京。随着太后由普普通通的校书女史而一跃产子成为琳妃,继而成为太后,母族的兴旺也在情理之中。父亲先后娶了一妻一妾,然后在回乡祭祖时,偶尔发觉了我依旧云英未嫁的母亲,知道了母亲一直等候他的心情。或许是因为年少相识的一点情谊,或许是出于对一个痴心于己的女子的怜悯,父亲便纳了母亲为妾室。

  

我一直觉得父亲纳母亲,更多的是因为后者的原因。因为在许诺纳母亲入门之后,他又赶着将一个受他恩宠已久的通房丫头纳为第二房妾室。当然,这是出于大夫人的授意,也是在后来被我认定是打压我母亲的一条证据。因为母亲虽然是乡间的小姐,在朱府的地位,却生生低于了一个通房丫鬟,成为父亲的第三房妾室。

  

这样的际遇,注定了母亲在朱府并不太得宠的地位。所以她终身所出,不过一女,就是我。而庆幸的是,那位自一开始便打压母亲的正室夫人,也不过只有一女,便是早我两个时辰出声的姐姐朱柔则。

  谁也不曾想到,出自普通官员人家只不过是姿容中上的大夫人,会生下这样冰肌玉骨玲珑剔透的女儿。那时的父亲对于两个接连到来的女儿并不甚欢喜,因为太后的母族显然更需要可以入朝为官的男丁,直到姐姐的聪慧美貌逐渐显露,加之嫡出的身份,成为无可争议的宠儿,而姿容略显平庸的我,成了姐姐这颗掌上明珠身边黯淡的鱼目。

  对此我不能不介意,可是母亲告诉我,要安分度日。在生育我之后,大夫人日渐发觉母亲并无威胁她地位的能力,所谓的青梅竹马在争宠的日子里丝毫不见优势,于是她安心,赏我们母女安静度日的可能。

  母亲死于生育我的十年后,那次艰难的生产让她的身体越来越羸弱。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晴好午后,她安静地死去。

  我以为她是死于生育我而带来的病症,可是在我打开母亲从家乡带来的一个木皮箱子时,我才发觉,她有多么爱我的父亲。

  他们幼时一起在乡间折下的桑条,已经枯萎得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枝条,母亲却依然爱惜地保存着。还有他们一起放过的风筝,折好的纸船,和母亲的几封信笺。

  我相信,那几封信笺,父亲从未见到过。因为里面的内容,分别述说了她在家乡时对父亲的思念,新嫁后的满足,诞育我的幸福和临死前的渴盼。还有,更重要的,父亲曾在年少时许诺过,要娶母亲为妻。

  我的眼睛落在这个字上许久不能移动。“妻”,如果这个许诺成真,我就是朱府嫡出的小姐,而不是抬不起头的庶女。当然,这句话早已是空谈,而一切未变的,是母亲对父亲的爱,不管他是乡间普通人家的野小子,还是后来的国舅爷。

  我终于明白了,母亲临死之前,为何一直牢牢盯着门外,虽然那里除了午后寂静的风声和落花,别无他物。

  她死于日复一日的失望。

  这样深沉的爱,母亲却藏在心中,从不说出来。而父亲,在他偶然来探视我时,看到了那些桑条和风筝,却以为是我从哪里捡来的破烂玩意儿。

  是的,一个已经荣华富贵的男人,怎还记得一份微时的爱情。他不肯,也不愿。

  我在深深的愕然与悲伤之余,是那么震入心肺地觉得,如果不用心用力争取,再深的爱,也不过是被人无视的一抹云烟。

  在那个下午,我在与母亲居住的小院里挂起了白色的布幔,我的母亲,连死也死得那么寂然无声。

  因为两天后,太后就要回府省亲。府中不许见哀乐,而要不是我与母亲住在府中最偏僻的角落,可能连挂白幔的资格也会被取消。

  太后见到了一身素裹却不悲不恸的我,她在诧异之余问了我几句,她问我:“你母亲死了,为什么不哭?”

  “哭便是伤心么?真正记得我母亲,哀悼母亲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要争气,活得不让她在九泉之下不安宁。”

  这句我发自内心的回答,得到太后对父亲说:“这个女儿,你好好养着罢。”

  自此,我才得到与姐姐一同出席的地位。父亲对我另眼相看,而姐姐,也对我很好。当然,她一直是对我很好的,哪怕是大夫人威重的时候,她也是悄悄儿对我好。

  她是真把我当做妹妹。

  她那样出色,那样美好,仿佛世间一切美妙的词语加之她身上都是多余,善良,温柔,善惊鸿舞,作琵琶语,几乎,没有她不会的。而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若是才情多余,那么美丽,是她最大的优点。

  当然,她不擅长书法、绘画,甚至对药理和香药一窍不通,可是即便这些我通通擅长,也没人觉得,那是我的优点。因为我在这个家中,如一粒无人注视的尘埃。其实我一直暗暗地恨,恨自己虽然和姐姐一样有一半相同的血缘,却没有那样出尘的容貌。

  可是母亲总抚摸着我的额头对我说:“你姐姐是春花灿烂,而你沉静如秋叶,也不是不好。”

  

而这个理由,最终成了太后拒绝大夫人而属意我入宫的理由。

  太后说:“阿柔虽然貌美,但性子柔和,不足以母仪天下,安定后宫。宜修的性格,更适合在后宫生存。”

  大夫人对此十分不忿,她生来这样美的女儿,怎肯不让她入宫,于是她力争:“宜修是庶出,不宜入宫为后。”

  这句话,实在是太错了。因为她在情急之中忘记了,太后也是庶出。

  这句话,生生得罪了太后,也断送了大夫人所有的希望。我清楚地记得,那日我默默站在角落,听着父亲、大夫人与太后讨论着我未来的命运,那种跌宕起伏的心情。

  太后的神情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在脑中。彼时的她不过是淡然一笑,斜斜倚靠在座椅上,她的目光还是那般沉稳,可是扫过大夫人的面庞,硬是逼出了大夫人一头一脸的冷汗。

  太后淡淡地笑着说:“哀家是庶出,宜修也是庶出。哀家从未做过皇后,那宜修也就和哀家一样,从妃子而起吧。只是来日,哀家没坐过的皇后之位,总要给自家人坐上去的。”

  这一句话,便定了我的终身。

  那是我初入宫闱的日子,现在想起来,还是带了一层淡淡朦胧的烟雨粉红,那样撩人而甜蜜。

  玄凌待我,不是不好的。而我,在得选入宫的狂喜之后,更多的,是对我的夫君的爱慕。他是那样年轻而英挺,他是这个王朝至高无上的男人,他带给我脱离庶出身份带来的耻辱的可能。这样命定的政治的婚姻,也可以让我得到这样一个温柔而英俊的夫君。

  我入宫的那夜,他含着清澈而柔和的笑意,亲手将一双碧澄澄的玉镯戴到我的手腕上,执过我因为紧张和忐忑而微微潮湿的手,柔声在我耳边道:“朕身边没有亲近的人,有你来,朕便多了一重亲近和信任。小宜,朕与你,愿如此环,朝夕相见。”

  从未有人这样亲昵地唤我,“小宜”,这样珍惜的称呼,连母亲都未曾唤过我。虽然在姐姐入宫后,这样温柔的一声“小宜”,也成了寡淡的一句:“宜修”。

  便是那一瞬间,我的心彻底沦陷。

  长至于十几岁的女儿家心肠,见惯了冷眼与忽视,谁曾这样温柔待我。

  那时节,真的是朝夕相见啊。宫里的人那么少,连飞扬而过的时光都是安静的,笼着一层天青色薄雾,静静地扬起,落下。

  端妃虽然入宫早,可玄凌对她不过尔尔,也常去坐坐,却很少过夜。而她的性子又那样静,那样避世,从不与我争锋芒。玄凌的夜晚,多半是留在我的宫中。连太后,也因为我将宫内上下打理得妥妥帖帖,而对我极为满意。

  那时的我,真有片刻的得意,仿佛我生来,就是为了入这紫奥城的深宫,做这个王朝最高贵的女人。

  所以当我终于有了期盼已久的身孕时,我的荣宠与幸福,步至人生的最高点。

  我的夫君,他在一个月圆之夜,执着我的手欢喜道:“小宜,只要你诞育下皇子,朕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立你为皇后了。”

  那一夜我的欣喜与安慰,谁可知?我只想着,若母亲还在,她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

  彼时的我,只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之中,怎能料到世事突变,一切幸福都会在即将唾手可得之时消弭殆尽。

  一切,不过是因为我的姐姐,我善良的好姐姐,偶然的一次入宫探视,探视我与腹中的孩子,便招来我一生的弥天大祸。

  世事倾覆,我完美的人生,就在玄凌与她相遇的那一刻,全盘颠覆。

  我从前不知,太后为何要防着这对本是亲眷的男女相见,甚至玄凌,从未见过我艳名远播的姐姐。太后的远见,远非我可知。那一天,我只是本着一腔喜悦,想见见自小事事处处高明于我的姐姐,感受一下终于可以在她面前扬眉吐气的感觉。

  而一样不服输的大夫人,居然如此盛装打扮姐姐,让她耀眼地出现在红墙阑干之中。命运,在那一刻放弃了我,转而向姐姐投去青睐的目光。

  太后在难以扭转玄凌对姐姐热切的爱情之后,叹息着对我说:“宜修,哀家的心血都白费了。阿柔不是不好,可她不适合帝王家。而皇帝,也不应该对一个过分美丽的女子有那样热切的爱情,那会焚毁他自己,更会焚毁身边的一切人。先帝与舒贵妃,便是前车之鉴。”她怜惜地抚摸着我的手,“宜修,哀家一直觉得,皇帝对你的感情,恰恰好。而阿柔……”

  

末了,太后以一声长叹,作为对这对男女无法抗拒的爱情的注脚。

  而那样的爱情,除了以立姐姐为皇后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可以作为它伟大而残忍的告终。

  姐姐死的那一晚,暴雨如注。

  她连临死的姿态都是那样美,像一脉纤细的百合,散发出临近枯萎的气息,缓缓伏倒在悲痛的玄凌的怀里。

  暴雨倾泻而下,如无数的鞭声哗哗捶打着大地,连檐头铁马,都发出惶乱的悲鸣般的声音。

  姐姐乌黑如云的长发披散着,鬓边的几抹蘸着黏腻的汗水贴在脸上,衬出她气血散尽后雪白的面庞。她的目光已经开始发直了,她身上的素白寝衣浸透了猩红的血,那样浓重的血腥气,不仅宣告了她腹中孩子的死亡,更预示了她不可逆转的生命。

  我伏跪在她床前,一脸哀戚,看着她最后一次伏在玄凌怀里。

  我哭泣着说:“姐姐,你别伤心,小皇子命薄,一生下来就去了。可是,皇上还在,你们还会有孩子的。”

  她在听闻孩子的死讯的一瞬,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她痛苦地攥着玄凌的衣襟,哀求道:“皇上,让臣妾看看咱们的孩子,让臣妾看一看!孩子……”

  玄凌紧紧地拥着她,“宛宛,孩子生下来就是个死胎……看了只会伤心,实在不必了……”他恨声道:“是甘氏和苗氏,她们惹得你心悸动了胎气,朕已经下旨让她们跪在你殿外在暴雨中忏悔,若你再伤了身子……”

  姐姐的手指在发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她的手虚弱地滑下,拦住了玄凌,“是臣妾的错,不该一时动怒,误伤了甘氏的孩子,是臣妾自己作孽。四郎,你别……”

  我失声痛哭,“姐姐,为什么我们姐妹都这样福薄,我的孩子留不住,你的孩子也留不住。姐姐,姐姐……”

  姐姐伏在玄凌膝上,气息奄奄:“我命薄,无法与四郎白首偕老,连咱们的孩子也不能保住。我唯有宜修一个妹妹,请四郎日后无论如何善待于她,不要废弃她!”

  我心头一震,未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有片刻的感动从心的最底处漫延出来。这么些年,她虽然以她的光彩将我遮蔽得黯然如尘芥,可是她,也是对我好的。

  这样一想,我心底难免生出了几分愧疚,我迟疑地伸出手,握住她冰凉而潮湿的手。

  玄凌捂住她的嘴,眼泪落下:“宛宛,朕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朕许过你,要与你白头相守,不离不弃。”

  我的手在他说完的一瞬变得同样冰冷而潮湿。

  为什么?我深深爱着的男人,会这样深深地爱着我的姐姐。她的到来,夺去了朱府所有人的关爱;她的入宫,夺去了我的夫君对我的怜爱与依恋,甚至连太后,也垂爱于她;而她的身孕,更让所有人忘记了我的丧子之痛。

  我的孩子,呵,我的孩子。那个会给我带来皇后之位的孩子,那个可以让我给他嫡出的身份,不必如我幼年一般遭人轻视的孩子。在姐姐成为皇后的第三年,我那出生不到三岁的孩子,死于过度的高热,心脉衰竭。枉我通晓医术,却救不回我的孩子。

  也是这样的雨夜啊,我抱着我的孩子已经没有气息的身体在滂沱大雨中走了整整一夜,我想求满天神佛拿走我的命吧,我已经不愿活着了,换我的孩子,换他活过来就好。

  可是他再也不能睁开眼了。

  也许是胎中带来的孱弱影响了他的身体,也许是我怀着他时抑郁难解的心情导致了他的孱弱。我怎能不抑郁难解呢,我的姐姐占据了本该属于我的皇后之位,让我腹中的孩子尚未出世便要接受庶出的卑下命运。虽然因为愧歉,玄凌给了我贵妃之位,后宫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仅次于皇后的地位。可是哪怕是贵妃,差了一步,便是差了整个完整的人生。我注定,只能是姐姐光芒下卑微的蝼蚁。可我还要强颜欢笑,不在人前露出一丝痕迹,对姐姐恭敬有加,处处维护,更要周旋在新入宫的贤妃甘氏和德妃苗氏之间,应付她们对我那只会柔和不懂权谋的姐姐的挑衅,周旋其中。

  唯有我自己知道,姐姐入宫后的日日夜夜,我是如何咬碎了牙齿,忍受着椎心泣血般的痛苦。

  

一开始,我尚有幻想,以为生下了大周第一个皇子,玄凌会顾念我,爱惜我,疼爱我们的孩子。可是我清醒不过地发现,他每次到来时对我的敷衍,我连想都不必想,便知道那是我善良的姐姐劝他来看我的。或许我还应该庆幸,这样的机会,我比甘氏和苗氏的确多得多。也难怪,她们是那样恨姐姐。

  我那些不能言说的怨恨,只消稍稍挑拨,便能惹起她们对姐姐无休止的诅咒与攻讦。

  真好,愚蠢的女人,便只能用来对付一样愚蠢的女人。我便只要站在她们身后,一脸恭谨温和,抱着我的孩子,默默旁观。

  可是我连我的孩子也没有了。他已经会笑,会说话,会喊我“母妃”。真的,姐姐来后,宫中的生活是如此无趣而酸涩,可只要一见到我的儿子,见到他那样天真无邪的笑脸,我便什么心酸都可以咀嚼着强咽下去。

  我在暴雨中精疲力竭地晕去,醒来时,却是玄凌无可抑制的欣喜若狂:“宜修,你别伤心。老天爷知道你没了孩子,可是宛宛有了身孕,她的孩子,也会是你的孩子。”

  我的骨缝里都冒着森森的寒意。

  为什么?我没了孩子,姐姐却有了孩子!为什么,她的命逼着我的命,她的孩子一来,便索了我儿子的命?

  我实在想不通,只觉得头痛欲裂。那么痛,那么痛,和我的丧子之痛纠在一起,生生逼得我再度晕去。

  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懂得强迫自己笑,强迫自己把姐姐腹中的胎儿当做自己的胎儿,衣不解带,照顾得无微不至。没有一个人不为此动容,连我自己都相信了,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孩子。

  确切地说,是为了这个孩子和他母亲的死亡。

  我终于如愿。外头的雨声那样大,姐姐已经说不出话来,她的嘴唇微微张合着,眼睛直直地勾着我,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

  我忽然读懂了她无声的喃喃,她居然是在说——对不住。

  她秋水般澄澈的眼睛逐渐失去了光彩,握紧我的手骤然失却了力气。殿外的恸哭声激烈地响起,玄凌亦痛哭流涕。我怔在原地,唯有泪珠自觉地不断落下,滚烫着我的皮肤。

  她居然,是明白的。

  我一直以为她善良、单纯,但是蠢钝不堪。她算不清内务府的账本,理不顺嫔妃间的钩心斗角,她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出离尘世生长着。

  可是最后,她居然明白我的恨!

  同样明白的,应该还有太后。虽然她什么都不曾对我说。

  但是姐姐死后的某一日,太后召见我时,脸色却不如平时一般和善。

  太后的神色那样冷,恍若一块化不开的坚冰,淡淡道:“阿柔死与不死,你都失了得尽丈夫欢心的可能。自然,你要是委屈自己,降低一切姿态去博取皇帝的怜悯,甚至不惜做阿柔的影子,凭着皇帝对阿柔的眷恋,你倒还有几分得宠的希望。现在,你自己想清楚,是要宠妃的里子,还是皇后的面子?”

  胸口有细碎而凛冽的痛楚层层渗尽,我深深地吸一口气,平视着太后:“朱府没有其他可以为皇后的女子,千斤重担,太后担着的,儿臣也愿意一起担着。”

  太后静静看了我片刻:“记住你今日所言,不要妄想二者兼得。那样,你才能过得很好。”端然起身转入内殿,只余下一句话给我,“哀家没有看错,你果然是皇后最适合的人选。”

  可是,我怎能不妄想?皇后之位已然在握,而我的夫君,曾经对我那样温柔的夫君,却再也没有回来。我怎可能,不去追寻,不去争取?

  我也,不过是一个女子。

  哪怕没有姐姐临终那番话,仅仅因为是她的妹妹,同样出身朱氏,我都是无可争议的皇后人选。

  可是这个皇后,真的没什么滋味。因为姐姐的缘故,这个皇后,离我最初的期望,已经差得太远太远。无论我做什么,人们都会不可避免地将我与姐姐比较。她是皇后,嫡皇后。而我,只是继后。由贵妃这个妾室的地位被扶正的皇后。

  我从未觉得姐姐已经死去。从另一种意义而言,她一直活着,活在一个男人永恒的追念与思慕之中。

  

我后来才明白,那也许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我不该让一个本就美丽的女人在她最美好的时候逝去,成为男人心里永不凋谢永不老去的定格。

  或许岁月,才是消弭姐姐最好的利器。可那时年轻的我,怎么忍得住,忍得住姐姐和我心爱的男人良辰美景,花好月圆。明明,明明我才是先来的那一个啊!

  这样的无可忍耐,终究成了我最不可克制的心魔。我忍不住,忍不住玄凌对一个新来的后来的女人的宠爱,忍不住她们有了他的孩子,而我,却成了无法生育之身。

  我这样忍不住,却偏偏要做出一副大度雍容的姿态,定格成我母仪天下垂爱四方的形象。上自太后,下至皇后冠服,宫人嫔妃的伏拜,无不一一提醒着我——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自己,选择了皇后之位。

  我知道我忍不住,哪怕我明知道,那些女人,不过是姐姐的影子,镜花水月中让玄凌得到片刻的安慰。史美人的鼻子,李修容的手指,端妃的琵琶,敬妃的温婉,安陵容的歌喉……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还有那个,与姐姐神似的甄嬛。

  唯一不太相同的,是华妃,慕容世兰。那个艳烈的女子,以无可匹及的明艳和烈火般的性格,迅速卷走了玄凌的心。

  仿佛是在华妃入宫之前,我的夫君,便开始了他另一种不为人知的喜好,嫔妃越来越多,内宠越来越多。正当盛年的他成了风流天子,像不知疲倦的蝴蝶,穿梭于后宫繁丽的姹紫嫣红。

  华妃的出现,让专宠再度成了一种可能。我从未见过她那样的女子,撒娇撒痴,娇蛮任性,可是玄凌,照样喜欢,见惯了温顺与柔婉,华妃确是一个另类。连我都不得忌惮,这个越来越凌厉的女子,倚仗着身后的慕容世家和汝南王,日渐嚣张地侵犯着我身为皇后的尊严。

  可是太后也不闻不问。我知道,我自己做的因,必须由自己承受这个果。可我不能不怕,万千辛苦得来的皇后之位,怎能轻易为人动摇。可是我没有办法了,哪怕我成了皇后,玄凌那么依旧尊重我,可他,却不爱我。凤仪宫迎来君恩的日子,越来越少得可怜。

  终于有一日,华妃有喜。玄凌却在属于华妃的欢喜日子里,来到我的宫中。当我正诧异他的不安时,他却告诉我,他的畏惧。

  经过摄政王之乱后,他比谁都疑心,都害怕。功高震主,何况华妃的背后,是军权在握的南汝王。

我拥住他,默然无声地松了口气。

  这是最好的结盟。

秉承他的心意,我亲手调制了一碗浓浓的红花,交到尚未知情的端妃手中。一斧两损,华妃出身将门,端妃也是,这才是真正的两败俱伤,我才能安稳。

  然后,华妃在失去孩子的痛呼中,我站在风中,静静地衔了一抹笑意。

  我再也不怕了。我的母亲,我的孩子。

  我坐稳了皇后之位,熟练地拨弄着后宫的女人和她们的孩子们。

  你们一定会为我高兴,哪怕我的容颜慢慢在愈加青春的女子们之间失了颜色。至少,至少我还有这十五月圆,每月不会变更的一天,与我的夫君,共度良夜。

  这一夜,我不会孤衾难眠,摸着空落落没有温度的另一边枕衾,一夜一夜睁着双眼,望穿秋水。

  呵,回想往事,真是让人疲累。我望望天际,圆月西坠,中天的明澈已然暗了几分。我微微揉了揉酸痛的肩,轻声唤道:“绘春。”

  绘春怯怯上来,已不复方才欢悦神情。我眼尖,一时瞥见踌躇在窗外的剪秋,心里一凉,唤道:“剪秋,你回来了。皇上呢?”

  剪秋讷讷不敢言,我定了定神,“若是在批奏折,或是在华妃那儿,晚点就晚点吧。”

  剪秋嘴唇微微发白,片刻,终于说:“娘娘,皇上说,今晚要陪伴莞嫔,不能来了!”

  我霍然一惊,不可置信地转头:“怎么会?皇上从未失约十五月圆?”

  剪秋神色忧愤:“奴婢也是这样说。娘娘,要不奴婢再去请?”

  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连十五之夜都不来。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他再也不来吧。

  凤仪宫,已经那么冷,迟早有一天,它会冷透了。

  我枯坐着,直至天光转亮,又是新的一天了。

  剪秋和绘春陪着我熬了一夜,眼圈都黑了。剪秋终于说:“皇后娘娘,天都亮了,皇上是真不能来了。你要不眠一眠,养养神吧。”

  我轻轻地挥了挥手,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眼前渐渐浮现出姐姐,和那个神似姐姐的名为甄嬛的女子。

  我扶着绘春的手起身,镇定道:“替本宫梳妆。绘春,去传安氏来吧。”

甄嬛传大结局里面说新皇登基依然尊乌拉那拉氏宜修为皇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其实就是变相的贬废了宜修的意思。

因为老太后的一句话“不能出废后”保全了宜修的皇后地位,却没有保全她太后的将来。

甄嬛就钻了这个空子,用皇帝的话“死生不复相见”作为遗诏,废掉了宜修的太后前程。因为如果宜修做了太后,将来势必要将她附葬到皇帝陵旁边,所以她就不能做太后,只能做皇后。一个一无所有,空守着名号的皇后,其实就是贬废了宜修。

清末同治的皇后阿鲁特氏就是这样的下场。阿鲁特氏和慈禧作对,后来她丈夫死了,慈禧为了不让阿鲁特氏当上皇太后就立了光绪做新皇帝。于是阿鲁特氏就成了前朝皇后,当朝的皇嫂,也就没了太后的地位尊荣。最后被慈禧饿死在自己宫里了。

甄嬛传皇上是怎么讨厌宜修皇后的

第一:皇上最初宠幸华妃的时候,与皇后用膳时,喜欢皇后煲的鸭子汤,喝了三碗还想用,皇后用老祖宗的规矩劝皇帝,“事不过三”,又暗指皇上不应该过于宠幸某一人而失了后宫的平衡。皇帝便很不耐烦。

第二:甄嬛怀双生子,肚子很大,后宫谣言甄嬛腹中不是皇帝骨肉,皇后也规劝皇帝谨慎,但是皇帝知道甄嬛有双生子,所以恼怒皇后耳根子软,相信流言,没有做好一宫之主。

第三:滴血验亲时,皇后准备的水有问题,皇上已经怀疑。

第四:甄嬛流产设计陷害皇后,使得皇后被冷落,这是最直接的。

第五:纯元之死与宜修有关,这是最致命的,所以皇帝与宜修“死生不复相见”

第六:宜修容貌不美,况且又年老色衰,这也是她一直不得宠的原因。

后宫甄嬛传里皇帝册封皇后的圣旨

夫惟乾始必赖乎坤成健顺之功,以备外治,兼资于内职,家邦之化始隆。惟中壶之久虚,宜鸿仪之肇举,爱稽懋典,用协彝章。咨尔摄六宫事娴贵妃朱氏,秀毓名门,祥钟世德,事朕年久,敬上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平和。含章而懋著芳型;晋锡荣封,受祉而克娴内则。褆躬淑慎,恂堪继美于兰帷;秉德温恭,信可嗣音于椒殿。往者统六宫而摄职,从宜一准前规;今兹阅三载而届期,成礼式尊慈谕。恭奉皇太后命,以金册金宝立尔为皇后。尔其抵承懿训,表正掖庭。虔修温清之仪,恰欢心于长乐;勉效频繁之职.端礼法于深宫。逮斯樛木之仁恩,永绥后福;覃茧馆鞠衣之德教,敬绍前徽,显命有龙,鸿麻滋至。钦哉!

甄嬛传最后雍正驾崩,甄嬛说乌拉那拉氏依旧尊称为皇后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宜修 乱 伦 ?!!

其实就是变相的贬废了宜修的意思。因为老太后的一句话“不能出废后”保全了宜修的皇后地位,却没有保全她太后的将来。甄嬛就钻了这个空子,用皇帝的话“死生不复相见”作为遗诏,废掉了宜修的太后前程。因为如果宜修做了太后,将来势必要将她附葬到皇帝陵旁边,所以她就不能做太后,只能做皇后。一个一无所有,空守着名号的皇后,其实就是贬废了宜修。清末同治的皇后阿鲁特氏就是这样的下场。阿鲁特氏和慈禧作对,后来她丈夫死了,慈禧为了不让阿鲁特氏当上皇太后就立了光绪做新皇帝。于是阿鲁特氏就成了前朝皇后,当朝的皇嫂,也就没了太后的地位尊荣。最后被慈禧饿死在自己宫里了。

小说《甄嬛传》中甄嬛当太后后对朱宜修说“乾元朝有四位皇后,却只有三位太后得享太庙”这四位皇后是谁?

乾隆的第一位皇后富察氏。雍正五年(1727年),富察氏被册为宝亲王弘历的嫡福晋。这年乾隆17岁,嫡福晋富察氏15岁。乾隆二年(1737年),嫡福晋富察氏被册为皇后。皇后富察氏出身名门,她的曾祖父哈什屯顺治时任议政大臣,祖父米思翰康熙时任内务府总管、户部尚书、议政大臣,父亲李荣保任察哈尔总管,兄马齐任兵部尚书、左都御史、议政大臣、武英殿大学士,“历相三朝”,兄马武任内务府总管、镶白旗蒙古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弟傅恒任户部尚书、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赐第在东安门内。皇后富察氏,性贤淑,尚节俭,不奢华,孝顺太后,敬爱乾隆。乾隆年轻时,曾患疖,刚愈,太医说:“须养百日,元气可复。”皇后就每晚在乾隆寝宫外面居住,精心奉侍,百日之后,才回寝宫。乾隆十三年(1748年)正月,皇后富察氏随乾隆帝和皇太后东巡,前往山东曲阜祭孔。三月十一日,在返京途中死于德州船上,年37岁。

  关于富察氏之死,野史记载:三月十一日夜,乾隆东巡回銮,驻德州,在舟中宴饮淫乐。皇后激切进谏,乾隆加以诟訾。后羞忿,投水死。蔡东藩《清史演义》说:皇后之嫂(实为皇后弟妹)即傅恒夫人,在皇后千秋节时前来祝寿。酒宴间联诗。乾隆起句道:“坤闱设帨庆良辰”,皇后续道:“奉命开筵宴众宾”,嫂嫂随续道:“臣妾也叨恩泽逮”,乾隆则接道:“两家并作一家春”。酒后乾隆同嫂嫂私通,被皇后察觉。皇后同乾隆从此产生芥蒂。祸不单行,皇后生的儿子永琏,秘密立为皇太子,也因天花病死。乾隆十三年(1748年)出巡,皇后陪同,死于船上。

  于是,产生诸如福康安的身世之谜的传说与故事,怀疑福康安为乾隆同傅恒夫人所生。高阳认为:福康安的际遇之隆,清三百年,无与伦比。虽“垂髫豢养”,却本传不见记载;虽“多年训诲”,却并未招作额驸(其两兄皆为额驸)。因之,“其中原故,反足深思”。

  其实,乾隆帝与皇后的感情还是很好的。《清史稿·后妃传》记载:“十三年,从上东巡,还跸,三月乙未,后崩于德州舟次,年三十七。”乾隆为此悲恸不已,连续九天,每天在皇后灵柩前三次摆上供品。乾隆用富察氏生前所希望的“孝贤”二字,来作为她的谥号。孝贤皇后富察氏的灵柩,安放在裕陵地宫四年多。在这段时间里,乾隆皇帝共为她祭奠100多次,并写下一篇情真意切的《述悲赋》:“《易》何以首乾坤?《诗》何以首关雎?为人伦之伊始,固天俪之与齐。”“悲莫悲兮生别离,失内位兮孰予随?”意思是说,我是多么悲痛啊,这样生死离别,失去贤惠内助,今后谁来陪伴我呢?所以,野史与传说,缺乏历史依据。

  贡士富察氏皇后去世一年后,皇太后把乾隆帝召进慈宁宫,对他说:“皇后去世,已满周年。六宫不可无主,须选立一人册为继后。” 乾隆不语,太后又问:“六宫妃嫔,哪一个最使你合意?” 乾隆答道:“嫔妃虽多,但没有一人能及得上富察氏。

  ” 太后说:“我看娴贵妃不错,她侍奉皇儿多年,未有过失,人也端淑娴静,就册立她为继后罢。” 乾隆一听,虽然有些不愿,但他奉事太后一向孝道,何况自己也选不出一个合适的人来,便勉强答应下来。第二天下诏,册封娴妃乌喇那拉氏为皇贵妃,统领六宫事,并不马上册立为后。直至富察皇后三周年过后,才正式册立那拉氏。 乌喇那拉氏是住领那尔布的女儿,在弘历为宝亲王时,便成了他的侧福晋,乾隆帝对她不甚喜爱。生了两个儿子,永璂和永璟。永璟早殇,永璟被封为贝勒。 乾隆三十年,弘历生了一场病,两个皇子永璐、永琪接连病逝,更使他愁怀难解。大臣和珅建议皇帝游幸江南散散心,乾隆帝便恭请皇太后一起去。太后建议道:“江南有苏杭,不亚于天堂胜景,前次南巡,皇后未曾随行,她已正位多年,也该让她去玩耍一番。

跪求甄嬛传皇后娘娘完结同人文

《甄嬛传皇后重生》 宜修传 宜修静好 孝敬宪皇后在甄嬛传里的悲催生活 奕说还羞 反甄传之凤凰涅宜修静好 、好像是的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北宋杨淑妃,宋朝杨淑妃的名字

  • 宋朝杨淑妃的名字 北宋章惠皇后(984-1036),杨氏,宋真宗淑妃。益州郫人,祖父杨瑫,父杨知俨,弟杨知信,隶禁军,为天武副指挥使。 杨氏凭借她的聪慧与美貌,周旋于宋真宗与
  • 重生秦时明月之秦始皇,

  • 找重生秦始皇的同人小说 木邮箱, 有关秦时明月的穿越小说,主角是嬴政的儿子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主角穿越到秦时明月里,成为嬴政的儿子,叫赢羽,还创建了部队,很强,这个
  • 张皓宸书信,张皓宸的出了哪四本书

  • 张皓宸的出了哪四本书 1.《回忆是眼睛里的海》——《回忆是眼睛里的海》是光明日报出版社于2012年4月21日出版的书籍,作者是张皓宸。 作者以电影化的手法,将故事中的人物带到你

最新文章

  • 言豫津,言豫津之前认识林殊吗

  • 言豫津之前认识林殊吗 认识呀,言侯、林燮、谢玉当年可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们的儿女自然也是玩在一块儿。 这些人也是皇亲国戚,和皇子们也是一起混的。 言豫津和言侯谈到以前时
  • 张绿水韩剧,韩剧由全素敏主演的电视有哪些

  • 韩剧由全素敏主演的电视有哪些 全素敏演过的电视剧: 2004《奇迹》 2007《伟大的盖茨比》 2007《山那边南村里》 2008《一个妈妈三个爸爸》饰女警官(主演:柳真在熙赵显宰) 2008《伊
  • 万妖女王结局,西游记万妖女王在多少集死的

  • 西游记万妖女王在多少集死的 没有死,在最后两集里面,唐僧借助孙悟空上天入地的法力,带着她看看死后转生的通臂猿猴的状况,她发现通臂猿猴已经忘记所有,最后,唐僧告诉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