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高晓松谈高句丽历史,为什么说高句丽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日期:来源:高晓松谈高句丽历史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为什么说高句丽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1.高句丽是古代东北地区夫余人所建立的。其领土主要部分处于汉朝的辽东、玄菟、乐浪、带方四郡。公元前37年,夫余人朱蒙在玄菟郡高句丽县辖区内建立政权,国都为纥升骨。

  

2.高句丽历史上,对中国时叛时附。高句丽帝国的扩张大致始于大武神王高无恤时代,正值王莽篡汉。王莽贬高句丽为下句丽,从而引发了战火。高句丽连战得手,击败新莽政权,占有乐浪并吞并周围诸小国,势力进入朝鲜半岛。后光武帝刘秀击败高句丽,收复乐浪,以朝鲜半岛之清川江为界,以北归东汉,以南归高句丽。后来,高句丽趁五胡乱华之际再次大举入侵,名义上是尊奉北方政权,实则暗中掠夺土地。到了南北朝末叶,它不仅占有辽东四郡,而且还征服了朝鲜半岛上的新罗、百济等政权。

  

3.隋统一后,为收复辽东四郡,发动了对高句丽的战争,终以隋炀帝失败而引发内乱。隋亡后,李唐仍然不忘收复四郡,终于公元668年灭高句丽。其国民大部被唐军虏入内地,分布在河北山东一带,小部分逃入百济,新罗。百济,据说就是一个由高句丽贵族所建立的国家,后为唐所灭。

  

4.高句丽灭亡250年之后,新罗大将王建弑主篡位,建立了王氏高丽政权。之所以称作高丽,是因新罗曾经臣服于高句丽,故以高句丽继承者自居。然而,新罗人乃朝鲜半岛三韩(马韩、弁韩、辰韩)之后裔,与夫余人所建的高句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虽有部分高句丽人融入其中,但不等于他们自己就是高句丽人。后来王氏高丽后为李氏高丽所取代。李氏高丽曾臣服于中国,终明清两代,均自称“中国孝子”(朝鲜《宣祖本纪》37),直至1910年日韩合并,李氏高丽灭亡为止。李氏高丽是南北朝鲜的前身。但无论王氏高丽还是李氏高丽,其领土均未出朝鲜半岛一步。

  

5.朝鲜人以前也不认为自己是高句丽的后裔。王氏高丽的创建者王建在临终前所写的“十训录”中称,自己建国“全赖三韩山川庇佑”。可见他自认为是三韩后裔,而不是什么高句丽人。在文化传承上,从王氏高丽直至今日之朝鲜族,确实继承了高句丽不少的东西。但日本也继承了很多中国文化,不能因此说中国历史就是日本历史。

  

6.人们之所以将王氏高丽错误地看作是高句丽的继承者,和我国的史书记载有一定关系。应该说宋代以前,史书对高句丽的历史定位是还准确的。但由于战乱导致的文献失散以及王氏高丽的误导等原因,宋代之后史书的记载开始出现混乱,乃至明显的错,曾一度将高句丽简称为高丽。

  

《旧五代史》和《新五代史》是最早将高句丽(亦称高氏高丽)写入王氏高丽传的,《宋史》则是“王建承高氏之位”一语的始作俑者。这三部史书的记载直接影响到了以后的几部史书。《明史》则较前几史有了一个更大的发展,为了给明王朝册封李成桂为朝鲜国王找到一个合理的由头和解释,该书不仅承袭了上述错误,而且还对李氏朝鲜政权的历史沿革作了一个完整而又错误的交代:将原本属于我国历史的箕子朝鲜、卫氏朝鲜、汉四郡、高句丽都纳入到了朝鲜史中。其结果,不仅“高丽”这一我国古代边疆民族使用的称号,被源出三韩的新罗继承者王氏政权所冒名顶替,而且作为王氏政权继承者的李朝,又进一步篡用了商朝遗胄箕子所首创的“朝鲜”这一头衔。

  

综上所述,说高句丽史属于中国民族史和边疆史的一部分,恰恰是对历史事实的还原与尊重。

高句丽的历史

高句丽与中国的关系,或许可用“叛服不常”四字带过,其实高句丽的战略意图还是很清楚的。打开地图,高句丽建国之初仅在浑江、鸭绿江中游占据一小片土地,四面皆敌:西面为汉辽东、玄菟〔注:第二玄菟郡〕二郡,南为乐浪、带方二郡,北面是夫余,东边有沃沮。因此,除了对周边小邦和夫余、沃沮进行吞并、打击外,对中国历代王朝采取了时战时和的态度,但中心是围绕着蚕食、兼并上述四郡进行的。一旦中原王朝强大时采取称臣纳贡的恭顺态度;中原一旦有事或国家分裂,即乘机入寇侵掠,以收渔人之利。中间虽几经反复,有几次还因受到中原或地方朝廷的报复性讨伐而几乎亡国,但在五世纪初还是完全达到了其战略目标:上述四郡先后入其囊中,夫余等也先后征服,西至辽河,东、北已无强敌,东南与百济、新罗接壤。其后鉴于北魏已兴,向中原内地进取的可能性不大,长寿王于427年从丸都城迁都平壤,致力于向朝鲜半岛南部发展,以打击百济、新罗为主;对中国则以辽河为界,采取守势。当中国再次统一起来后,高句丽以其倔强,击败了隋炀帝大军的进讨。后来又与唐朝断断续续地进行了二十余年的战争,最后终于在内部分裂,外部强敌压境的局面下灭亡。

1、高句丽与东汉:打打停停

2、高句丽与公孙氏:远交近攻

3、高句丽与曹魏:毋丘东征

4、高句丽与前燕:千钧压顶

5、高句丽与后燕:攫取辽东

6、高句丽与南北朝:封贡不绝

7、高句丽与隋朝:炀帝三征

8、高句丽与唐朝:最终败亡

上面1-8是标题,全文内容太长超过百度的限制,没法发出来,你要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问我要。

高句丽和高丽历史。

1、高句丽历史

  春秋战国时期,朝鲜半岛没有像样的政权,战国的燕长城是穿过鸭绿江,箕子朝鲜是周朝的地方诸侯,进入汉代之后为卫氏朝鲜取代,但依然是汉朝的藩属。公元前108年(元封三年)汉灭卫氏朝鲜设置乐浪等四郡,在包括朝鲜半岛中部以北地区实行了和中原地区相同的统治方式。

  高句丽是中国古代边疆的少数民族政权,汉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由扶余人朱蒙在西汉玄菟郡高句丽县(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国,后建都于纥升骨城(今辽宁省桓仁县境内五女山城)。西汉元始三年(公元3年),迁都国内城,同时筑尉那岩城(均在今吉林省集安境内),至北魏始光四年(公元427年)迁都平壤。公元668年,高句丽政权被唐与朝鲜半岛的新罗联军所灭。此时整个北朝鲜和韩国西部是唐朝的,为安东护府,此时的吉林和黑龙江为靺羯部落,新罗土地仅仅为韩国的东部。

  

  2、高丽

  唐朝东北一带,自高句丽、百济灭亡后,新罗亦渐衰。唐末,复分为高丽、后百济及新罗三国,新罗末年,朝政腐败,土地兼并盛行,农民起义连绵不断。892年梁吉领导的江原道起义,规模较大。901年,新罗王族出身的弓裔篡夺起义军领导权称王,国号摩寰,后改泰封。918年,弓裔部将王建杀裔称王,定都开城(松岳),改国号高丽,建立高丽王朝(918—1392年)。936年,重新统一朝鲜半岛。

  3、高句丽与高丽的区别

  公元918年,在朝鲜半岛出现了一个名为“高丽”的政权,因其统治者姓王,故学界以“王氏高丽”称之。尽管王氏高丽袭用了高句丽的称号,但二者没有直接继承关系。

  

  首先是两个政权建立的时间悬殊、历史发展归属不同。高句丽建立于公元前37年,最初为西汉玄菟郡高句丽县管辖,后逐渐强盛,但并没有断绝和中央王朝的臣属关系。进入隋唐时期,高句丽奉行扩张政策,并阻塞朝鲜半岛其他政权入贡中原王朝的道路,导致了隋唐两朝的征讨。公元668年,高句丽终于为唐朝统一。高句丽的辖境最初完全由唐朝安东都护府(治所最早在今平壤)管辖,几十年后有一部分辖境为我国历史上的另一个地方政权渤海占据,一部分划归了兴起于朝鲜半岛南部的新罗政权,一部分仍然由安东都护府管辖。高句丽族则绝大部分被唐朝迁徙到了内地,后与汉族融合,小部分融入周围各族之中,后其王族也绝嗣,立国7个世纪之久的高句丽最终消失在了中国历史发展的长河中。

  

  王氏高丽立国于高句丽灭亡250多年之后的公元918年,935年取代了朝鲜半岛的另一个政权新罗,翌年又灭亡了后百济国,统一了半岛中南部大部地区。至公元1392年,王氏高丽的大臣李成桂废王自立,并在1393年以“朝鲜、和宁等国号奏请”明朝,明赐李成桂为朝鲜王,王氏高丽遂改号朝鲜,学界一般称之为李氏朝鲜或简称李朝。此即我国明清时期的朝鲜国。

  

  其次是辖境内居民构成不同。高句丽辖境内的居民以高句丽族为主。高句丽族的族源是我国上古时期古老民族秽貊人东迁后的夫余、高夷、沃沮、小水貊、东秽等,后又融合了卫氏朝鲜遗民的后裔、汉人、鲜卑人等。这些来自于不同民族的成员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逐渐融合一体,史书和学界一般以高句丽族称之。王氏高丽辖境内的居民以新罗人为主。王氏高丽兼并新罗和后百济之后,新罗人和百济人成为了王氏高丽的主要居民。新罗人主要是源于朝鲜半岛南部地区的辰韩和弁韩人,高句丽灭亡后虽然有一部分高句丽人加入其中,但不是新罗人的主源。百济则主要是源于朝鲜半岛南部的马韩人。也就是说王氏高丽的主要居民以来源于朝鲜半岛南部的“三韩”人为主,大量的史书记载也表明,王氏高丽人和我国古人是把王氏高丽看作“三韩之旧”的。在王氏高丽数百年的历史发展中,这些成员逐渐融合为一族,史书和学界一般称之为高丽族。王氏高丽为李氏朝鲜取代后,朝鲜也因此取代高丽,成为其族称,并沿用至今。

  

  最后是王氏高丽非高句丽后裔,王氏高丽的王族也并非是高句丽的后裔。关于王氏高丽建国者王建的族属,《高丽史》的作者认为“高丽之先,史阙未详”。但据我国学者考证,王建极有可能是西汉乐浪郡汉人的后裔,因为王氏是当时乐浪郡的望族,且人户很多。王建在临死时亲授的《十训要》中,并未言自己是高句丽后裔,而是说自己出身平民,同时称“赖三韩山川阴佑”,统一了马韩、辰韩和弁韩“三韩”,其后代也多以拥有“三韩”自居。以常理分析,如果王建是高句丽后裔,出于统治的需要,定当会大肆宣传。也可反证王氏不是高句丽的后裔。

  

  因此,王氏高丽并不是高句丽的继承者。汉代兴起于朝鲜半岛的马韩、辰韩、弁韩发展为新罗、百济;百济为唐朝灭亡,新罗又为王氏高丽取代;后李朝取代王氏高丽,最终发展为李氏朝鲜(李氏朝鲜经过中国明清两朝逐渐发展为现代朝鲜和韩国),这些政权的疆域从来就没有超出过朝鲜半岛。

为什么说高句丽属于中国历史

这个问题,中韩一直有争议。

1、朝韩观点:高句丽为扶余人所建。而扶余人是朝鲜人的主要来源之一。高句丽(卒本扶余)和百济(南扶余)都是扶余国的延续。高句丽被灭之后,其主要居民成为新罗和渤海国居民。而渤海国在被契丹灭之后,其居民大多迁移到王氏高丽。(注:战争中军队与平民是不同的。新罗灭高句丽后,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平民大多是留在朝鲜半岛的。)在王氏高丽建立以前,新罗贵族弓裔曾要复兴高句丽并建立后高句丽。可见新罗人和王氏高丽人都认为他们与高句丽属同一民族的不同分支,并都用高丽命名自己的王朝。

2、中国观点:扶余人构成了高句丽及百济的王室。而高句丽下层则包括了当时位于中国东北地区的多个不同部族实体。与韩半岛南部的三韩部落差异很大。至于,渤海国居民“大多”被迁移到王氏高丽的断言则并非历史事实。渤海国民留在当地及掠入契丹并融入中国的人口数远大于逃入王氏高丽的人口。中国学者已写有多篇论文论述这一问题。

2004年9月17日,高句丽历史归属学术讨论会。中国学者孙进已的一段简短的发言内容是什么?

发言内容:

“高句丽是中国的历史因为高句丽的主体发生在中国,直至今天,原高句丽2/3的领土都在中国,而在当时3/4的高句丽居民都归顺了中国”.“在高句丽的大部分历史里,高句丽一直归属中原。虽然韩国主张高句丽历史由‘一统三韩’(新罗统一三国)的过程而由新罗继承。但高句丽不属于‘三韩’,历史事实是唐朝合并高句丽,而新罗合并百济。”

从高句丽争议看韩国野心及背后美国的作用

中韩两国自92年建交以来因经贸而发展起来的相互关系不断升温,然而这种近乎蜜月式的两国关系近年来,特别是在2004年因古高句丽王国的历史归属而发生了急剧的逆转。在韩国,上从总统下到平民异口同声一致遣责中国歪曲历史,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韩民众更身穿民族服装在汉城的中国大使馆日夜示威。韩各行各界的团体也举行的各种形式的抗议。韩副外长李秀赫宣示:“政府要以强硬态度对应中国歪曲高句丽历史,要不惜一切代价打美国牌,台湾牌。。。“。 韩总理李海珊也一度宣布“高句丽历史是当前政府施政的第一议题”。韩国的主流媒体除了高分贝地抗议中国歪曲历史,更一度从政治,经济,民俗和体育各个方面对当前的中国社会进行了一系列的负面报道。

2004年9月17日,由中国方面提议,中韩两国的历史学者在汉城举行了关于高句丽历史归属的第一次学术讨论会。会上中国学者,“东北工程“的创始人孙进已一段简短的发言,使得原来群情激昂怒火冲天的韩国政界,学界和媒体全部陷入了无从反驳哑口无言的困境。

现在,韩国方面停止了对中国的抗议,争议在表面上是平静下来了。但在平静的下面却隐藏种种的逆流,如果中国政府处理不当,这些隐患随时都会在以后的岁月里重新爆发成新的更大的外交冲突,影响著两国近期,中期甚至是远期的关系,也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

要了解和掌握中韩两国这场高句丽历史争议的实质,首先要了解古高句丽王国的历史和争议的起源,更要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背后的作用。

1.高句丽历史姓中还是姓韩?

高句丽王国起源于公元前37年中国的东北,趁著中原分裂为战国和南北朝,内战不止,高句丽不断在东北扩张并向朝鲜半岛伸延。隋朝重新统一中国以后,高句丽对中原的统治秩序,进行了种种的反抗,隋皇一气之下挥兵攻打高句丽但败兵未果。唐朝开国后,唐太宗明诏:辽东本乃我中原的固有国土,决不容将其分离之。并亲御指挥讨伐高句丽,公元668年大唐军毁灭了高句丽。

与高句丽同时期并存在朝鲜半岛的还有半岛中部的百济和南部的新罗。在高句丽灭亡了两百多年以后,也就是公元9世纪初,新罗军事毁灭了百济,创国号为王氏高丽,这就是今天韩国的起源。之后王氏高丽改朝换代为李氏朝鲜,日本殖民到今天的南北分治。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东北地区陆续发掘出了高句丽时代的古城和王陵遗址,在当时国内国际的考古界引起了一番轰动。95年中国政府拨出专款成立了“东北工程“对高句丽文化遗产进行专门研究,此时南北韩双方无一提出任何的异意。到了2001年,北韩在鸭绿江边几公里的地方也发现了高句丽的古墓群并马上向联合国申遗,此时韩国的学界才开始发声说中国歪曲高句丽历史,高句丽是属于韩国的历史!

2004年6月在苏州举行的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大会上,中国申报的三处高句丽遗址和北韩申报的一处遗址同时获得了批准。中国的媒体在大会的报导中,以高句丽一直向中原王朝进贡为由,认为高句丽与中原是棣属关系,是中国的地方政权。

韩国的舆论反驳:进贡册封是古代亚洲的一种外交行为。高句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不是中国的地方政权,如果高句丽是中国的地方政权,中国的隋唐朝就不会派兵攻打自己的地方政权。把高句丽视为中国的一部分是大中国主义的民族霸权行为!

朝贡是定时定量,周而复始的向中央王朝进贡,尤如今天的中央财政税收,试问当今有哪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会向别国作这样义务性,制度性的交税?而册封则是主君对下属的君王和郡主等下的委任状,同理,又有哪一国的最高领导人需要别国元首的任命状?显然高句丽并不符合当今一个主权国家的定义。但是那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代,那时一个主权国家的定义又是什么?恐怕很难有具体的标准。

韩国所说的进贡册封是一种外交行为也是不那么能令人信服的:外交行为是一种平等的互动,为何?有高句丽向中原朝贡,从未见有反向的操作?也从来没有见中国和附近的邻国如日本,印度等有过进贡册封的“外交行为“。

民主政治的真谛是容忍和尊重不同的意见。在中韩两国各执一词之时,除非韩国人能说服中国的学术界承认高句丽历史属于韩国,否则是无权单方面指责说中国歪曲历史的。韩国政府一方面把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编入本国的教科书,并出版专门的小册子规定韩大中小学生必读。另一方面则派副外长专程赴北京施压,不准中国把高句丽是中国的历史编入中国的教科书,否则韩国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包括打美国牌,台湾牌。。。

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历史争议与?有两百年历史的美国和五十多年历史的台湾议题究竟有何相干?韩国人此举?能说明韩国无法举出令人信服的历史史实,企图借用一些毫不相干的现代议题来威迫中国政府承认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韩国朝野的这种蛮不讲理的态度,是一个民主国家对民主政治的原则在国家关系中运用的一种讽刺!

2004年9月17日,在被韩国命名为“高句丽在韩国的历史作用”的有多国学者参与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国学者,沈阳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孙进已发言重申:“高句丽是中国的历史因为高句丽的主体发生在中国,直至今天,原高句丽2/3的领土都在中国,而在当时3/4的高句丽居民都归顺了中国”.“在高句丽的大部分历史里,高句丽一直归属中原。虽然韩国主张高句丽历史由‘一统三韩’(新罗统一三国)的过程而由新罗继承。但高句丽不属于‘三韩’,历史事实是唐朝合并高句丽,而新罗合并百济“.

本来,为准备与中国学者激辨,韩国专门组成了庞大的“高句丽财团”,进行了长时间的蕴量,要在“进贡册封”是否属于“地方政权”的议题上与中国学者决一死战。然而,在9月17日的研讨会上,面对中国学者的一席发言,韩国方面与会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全都语失一时无法回答。韩《朝鲜日报》在报道此消息时仅有气无力的写道:“对此(指中国学者发言),高句丽研究团研究企划室室长林起焕反驳说:‘孙进已主张的不过是以现在的领土中心主义为基础的。但历史的继承权应与现在的领土主权明确区分”。

显而易见,林起焕的回答不但是答非所指,而且是语无伦次。即使按照韩国人的论点高句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那么当时在辽东和朝鲜半岛就有四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中国,高句丽,百济和新罗。唐朝合并高句丽,唐朝名将薛仁贵在高句丽的最后一个首都平壤(高句丽前后有过三个首都)接受了高句丽王的无条件投降书后,大唐军接收了高句丽全部的领土,以及除了小部分逃避战争的难民外的绝大部分的高句丽居民,也就自然继承了高句丽文化。而此时韩国的前身王氏高丽还没有诞生。在高句丽灭亡了二百多年以后,也就是公元9世纪初,由原高句丽旁边的新罗合并百济组成了高丽王朝。

今天北韩境内所拥有的那部分高句丽故土,是四百多年前由明朝皇帝亲下诏书保证永不犯朝,并大笔一挥主动将两国的边界从汉城北边的汉江北移到了鸭绿江,白白赠送了几乎今天整个北韩面积的大幅领土。当朝鲜王朝接受明皇的这份恩赐的时候,被恩赐的中国领土是一块在高句丽灭亡后经历了近千年的中国统治,已经非常中国化的高句丽故土。林起焕究竟有什么理由能证明高句丽历史的继承权是属于韩国的呢?

每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场对具体的问题会有不同的看法。然而,不管今天如何看待古高句丽和中原王朝的关系,无论是将其视为中原的一个地方政权还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高句丽都是中国的历史!

如果是一段历史争议,一个学术争论,在如此雄辩的历史事实面前,韩国人是应该鸣金收兵的了。但是我们却看到了相反情况,9月17日研讨会后,韩国人在自知理亏的情况下不再向中国抗议了,但关起门来韩国的学术界和媒体却一如既往继续宣传:中国歪曲历史,高句丽历史属于韩国。人们都感到纳闷:韩国何故以动员所有的国家资源,举一国之力,在不拥有历史事实的情况还要一意孤行?

德国驻韩大使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在汉城举行的一个商务会上发表谈话指出:韩国先是反日,反美,现在又和中国过不去,会使自己处于外交孤立的境地。德国在争取国家统一的时候得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绝大多数的国家的支持。韩国人是否想过将来南北统一的条件成熟时,有多少周边国家会支持韩国的统一?

德国大使的提醒是中肯和善意的,大部分的中国外交官和政府官员也认为,高句丽历史争议不应影响两国现在的友好关系。但是国际政治是复杂莫测的,驱使韩国人要不惜一切代价地一意孤行的始作俑者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背后的挑动韩国对我东北三省进行领土侵略扩张诱惑

3. 究竟是谁在歪曲历史?

在9月17日的高句丽国际学术会后的第三天,韩《朝鲜日报》发表社评:中国的历史学者企图把我们的高句丽历史编入他们的少数民族史,我国的学界表示会予以全面的反驳。我们对此充满信心和期待。

看到了《朝鲜日报》的这份安民告示,笔者顿时兴趣大增,下决心要跟踪这场争论的走向,看看韩国人究竟如何证明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的。遗憾的是所看到?是一些令人费解特别是一个民主国家根本不应发生的离奇和荒唐的现象,下面是其中的几例:

其一,国际学术会后,韩方一直未能对中国学者的发言提出任何的反驳。的却,面对如此雄辩的历史史实要驳倒中国的学者似比登天还难。约过了三个星期之后,汉城公园展出了从东北的集安复制的两个出土高句丽墓碑,马上吸引了大批的游客特意前往参观,可见韩普通民众对高句丽历史争议的高度关注。墓碑的正面按原样刻有汉字,但背后却被加上了韩文。众所周知,韩文是公元11世纪由一个高丽人创造的,至今不到9百年的历史,而集安出土的这两个墓碑,在碑文上写明此碑建于公元414年,前后有超过7百年的时间落差。世上竟有如此的出土文物复制品?这种用明目张胆的篡改历史文物来误导本国民众的卑劣手法,表明韩国人在自知无法与中国学者就争议进行论理时,于是改变了则略不同中国论理了,自己关起门来继续向国民强化“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

该指出的是,可能是不希望看到中国国内会出现反韩的民族主义影响两国关系的局面,从争议的一开始中国采取封网,封锁消息的错误手段,向民众隐瞒争议。韩国人正是吃准了中国企图低调处理息事宁人不会对韩国进行抗议的心态,才会在明知不拥有历史事实的情况下还继续在国内宣扬:是中国人在歪曲高句丽历史!

其二,到了10月份,韩《朝鲜日报》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句丽古墓群历史属韩民族“为题,报道了联合国向北韩申报的遗址发放证书的消息,并报道联合国官员表示:高句丽历史表明了韩民族一千多年光辉的历史,是全人类的光荣。。。等等。这条消息的本身并无不妥,但令人费解的是联合国在同一天向中国发放的中国高句丽遗址证书的消息却没有被报道。在两国争议悬而未决的情况下,在普通民众的心目中,联合国权威组织的态度取决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联合国批准文化遗产的宗旨是:不涉及任何历史的争议,遗产现在哪里,就属于哪国并由该国负责保护。因为?有这样才能避开历史争论,使所有需要保护的文物都得到妥善的处置。现在在韩国民众高度关注高句丽的历史争议进展的时候,韩媒体竟然向自己的国民封杀了他们不想让民众知道的相关消息,执意对民众误导世界权威组织联合国认可高句丽是韩国史。

其三,韩《朝鲜日报》11月18日报道了韩国作曲家罗仁荣最近新编写的歌剧《啊,高句丽!广大土好太王》。用罗仁荣的话说歌剧“把重点放在了用音乐表现扩展韩民族的领土,同时还扩大了精神影响力的高句丽广开土大王的传记”。“以同时向西延伸到蒙古草原,向西南扩大到大凌河流域的广阔土地。。。”。剧情的结尾是高句丽征服了燕国,燕国将高句丽的好太王供奉为主君。剧本作家李永武露骨地说“广大土大王是为找回故土不断进行战争的征服的人物”。

这不是什么新编历史剧,而是一部典型的历史胡说剧!辽东在七雄时期是燕国,秦始皇灭六国而统一中国是世界公认的历史,秦始皇灭燕怎会突然之间就会突发奇想地在韩国的舞台上变为高句丽王灭燕?所以用登峰造极的领土扩张野心来形容韩国人在这场历史争议中的种种龌拙的表现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记得前几年,美国有两位议员提议要调查中国间谍偷窃美国的技术而成功研制了原子弹。当时有一位美国的核子专家写书,以自己9次深入中国的核基地访问所了解到的事实,反驳这两位美议员的凭空指责,从此美国人对中国的这个间谍指控也就人间蒸发了。通过这件事,让人看到了美国社会的言论自由和尊重事实,起码表面上是如此。

再看看眼前的韩国,居然在众目睽睽时下由一个国家一流的艺术家来信口雌黄,把众所周知的历史常识秦始皇灭燕运用时空倒灌一千多年的卑劣手法伪造为高句丽王灭燕,嘴里还振振有词:是中国人在歪曲历史。而韩国全国上下居然没有一个具有正义感和起码的职业道德的学者站出来纠正,朝野之间相互的制衡作用到哪去了?对于韩国这样一个被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称之为一个亚洲高科技的成熟的民主国家,真让人有一种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觉。

应该看到的是,这部捏造史实的历史狂想剧,全部是由韩国最知名的剧作家,作曲家,歌唱家组成,将在汉城一流的文化会馆上演,考量到《朝鲜日报》又是韩最大的报纸之一,所有这些都充分表明了这是韩国政府动用国家最好的文化和舆论资源,在背后推动“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满洲是韩民族的故土,韩民族要收回故土”的造势。根本目的是配合美中情局的行动,为自己的“中国解体吞并满洲”的长期国策预先做好对本国民心民意耕耘的长线准备。

其四,在2004年底的APEC峰会上胡锦涛会见卢武铉,卢武铉当然知道韩国人之前全国上下破口大骂,在9月17日的研讨会之后韩方一又直都无法回应中国学者的发言,卢心里心里非常清楚韩国在这场争议中的理屈词穷。因此卢在会见中就高句丽争议向胡表示很含蓄的婉转歉意。然而,《朝鲜日报》在报道胡卢峰会时竟然把卢武铉的这一段话删去了。

如果是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的报纸删去不报道是正常的,因那里的国民不关心什么高句丽的争议。但韩国的国民已经被他们的媒体渲染成中国通过歪曲高句丽历史在否认韩民族的根源,感受到了被挖了祖坟的韩国民众正怀著失望,愤怒和焦急的心情等待著争论的结果来重拾被??歪曲高句丽历史的韩《朝鲜日报》,居然会对中韩两国的国家元首关于高句丽争议的重要的最新谈话,向本国民众封杀。

笔者通常看的是《朝鲜日报》,而这一次则专门到了《东亚日报》的网站想看个仔细,但发现《东亚日报》对胡卢峰会的报导更简单,同样没报导卢武铉的最新谈话。显然,这是一次经过精心策划的别有用心的信息封锁。如果封杀消息发生在中国则不足为奇,但却发生在民主国家韩国,真不知让人说什么才好。

4.把隋唐讨伐高句丽定义为侵略是对现代文明和历史事件的双重曲解

2004年12月07日,《朝鲜日报》报道了题为“美《纽约时报》指出中国严重歪曲历史“的文章并把文章编入了“高句丽历史争议”专栏。但如果仔细阅读全文,就会发现《纽约时报》指责的是中国歪曲韩战和二战时日本失败的主要原因这一段历史,并不是《纽约时报》也认为中国歪曲了高句丽历史。

我们注意到,9月17日的研讨会后,中国有学者在香港《文汇报》发表了两篇关于高句丽历史的文章。对于这两篇有关高句丽历史的专门的学术性论文,一直高度关注高句丽争议在国际上反映的韩国媒体并没有把这些带有不同的声音的学术论文向本国的民众转载。而现在却把《纽约时报》这篇谴责中GONG歪曲韩战和二战历史的文章拉来滥竽充数,并指鹿为马地加上自己的私货。

《朝鲜日报》在直接引述《纽约时报》的指责“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和教师们的授课内容充斥著歪曲的历史课大量删节的历史”后,马上加入了自己的私货,紧接著写道“这就意味著中国学生没能学习到中国在隋朝和宋朝(原文如此)时侵略高句丽,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侵略越南(原文如此)和1979年中越战争等真实历史的原因和经过。“

看来撰写这篇文章的韩国人根本不熟悉中国历史,不然就不会连基本的事实也错误频频了。至于中共如何歪曲韩战和二战的历史以及《纽约时报》的指责是否全部符合事实,已超出了本文的范围,这里不做评述。笔者想探讨的是隋唐讨伐高句丽是侵略?因为谴责中国对高句丽的侵略是最近在韩国媒体经常都可见到的议题。

众所周知,辽东在七雄时是燕国,秦灭六国统一中国后成了中国的当然国土。此后高句丽在辽东立国,趁中原处于战国时期和南北朝内战,不断向四周扩张。等隋朝统一了南北朝后,高句丽担心会是下一个目标就采取以攻为守的战略,不断搔扰辽西,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分离倾向。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场,对同一个问题就可能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站在中原的立场,高句丽是要把中原的固有国土分离出去,是大逆不道应该讨伐?站在高句丽的立场,我兵强马壮,就是愿意独立门户不接受中原的统治,有何不妥?

的确是两方各有各的道理,因为那是一千多年前的古代,完全没有任何的国际法,一切都是以武力来定断的。辽东属中原的固有领土是打仗得来的,任何人想将之占为己有必须得到中原王朝的认可。当双方的利益冲突无法调和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实力的较量。唐朝毁灭了高句丽则能说明了一个历史事实那就是唐朝比高句丽强大。反之,高句丽也可以直捣中原灭唐。如果有能力还可以继续挥兵西进攻入欧洲或波斯湾,成为一代天骄高句丽王,那整个中国,中亚和部分欧洲的历史就会重写。可惜的是,历史上的高句丽没能创造如此亮丽辉煌的历史业绩,仅此而已。就是因为完全没有任何的国际法,古代的战争没有所谓的正义与不正义之分。

然而,不停的开疆拓土导致战争连绵草萱人命涂炭生灵。随著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开始厌恶战争,追求和平稳定的生活。于是慢慢地就有了国家主权,领土的概念,有了关于国家版权的国际法。中国的疆土之所以辽阔,是因为古时候的国家强大,那时武力就代表了一切?到了俄罗斯强盛时,单纯的武力占有已经行不通了,还得对方承认,于是就有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再到日本想开疆拓土的时候,就变成了人神共愤的法西斯侵略战争了。这就是人类社会走过的历史进程。

因此,今天的韩国的媒体一再把隋唐攻打高句丽定义为侵略战争来谴责,不但是吃不到葡萄酒说葡萄酸的心态反映,更是对现代文明和历史事件的双重委屈。除了误导舆论,煽动不必要的反华情绪和民族仇恨之外,对历史事件的了解和研究没有任何的正面的意义。

最能欣赏韩国人的庐山真面目的莫过于这样一幕了:韩舆论一方面公然攻击隋唐攻打高句丽是侵略,但在韩歌剧《啊,高句丽!广土好太王》里却把高句丽在辽西扩张和向南攻打百济在讴歌为“扩展韩民族的领土”的“富于进取性的高句丽壮士”。同时又对高句丽被唐朝征服二百多年以后在半岛发生的另一场战争新罗攻打百济极力美化大唱赞歌。韩国的教科书把其称之为发生在东亚的最伟大的历史巨变,因为那一次武力合并实行了韩民族的统一催生了今天的韩国。韩国人的这种对相同性质的历史事件所采取唯我独尊舍我不容的双重标准,一次又一次地用己矛捅破己盾,真能惹人耻笑和自取其辱!

今天,重温古高句丽的这一段的历史,我们完全可以自豪的说:高句丽历史是中国历史上以“贞观之治”而流芳千古的明君唐太宗李世民继承隋皇未竟的意愿,亲御指挥大唐军浴血奋战为我们民族赢得的一份珍贵历史遗产。古往今来,在神州大地上代代相传的历史故事“薛仁贵东征”,表达了后人对先辈业绩的缅怀。但令人不解和遗憾的是:当今天,在一千三百年前高句丽灭亡的时候还没有立国的韩国,仅凭四百多年前明皇恩赐的一部分的高句丽故土,就企图把高句丽划入韩国的历史,还反咬一口说是中国人歪曲历史,目的是要为以后的领土扩张道路的时候,中国的历史学者却不能自由地发表意见反驳,中国的媒体不允许做公正的报导,中国的国民对于自己民族的历史与邻国发生了争议,却被蒙在鼓里被剥夺了知情权,中国的国家元首在面对韩国全国上下“决不允许中国歪曲历史”的抗议声中,给韩国总统带去的口信是:“我本人和中国政府对韩国实行亲善政策”。真不知道隋帝唐宗和大隋军大唐军将士,以及包括对朝鲜实行亲善恩赐政策现今又被韩国人恩将仇报的明太祖朱元璋等人在内的这些华夏先人的在天之灵会作何感想?

一个曾经称王无敌了几千年的古老帝国,在败落了百多年以后谋求复兴,必然会受到了现代强权的中伤围堵。因此睦邻的外交政策是完全正确的。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高句丽历史争议由于美中情局插手,已经变质为韩国对我东北三省怀有吞并野心,并梦想著在二十一世纪中国解体时付诸实现的全盘部署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因此,中国政府还一厢情愿的想把争议限制在学术讨论的范畴,想以此来不影响两国现在的友好关系只能是徒劳的。

正是由于上述的原因,从高句丽争议开始至今,采取软弱的低调忍让并没有收到息事宁人的效果,反而使心怀鬼胎的韩国人更加有持无恐。如果任由韩国政府继续向向国民灌输高句丽是韩国的历史,韩媒体持续高分贝地宣扬满洲是古代韩民族的“北方领土”,韩国的普通民众都怀有仇恨中国,要持机收回“他们的故土”的所谓全民共识,甚至是南北统一后的另一个民族夙愿,现在的中韩关系就能健康发展?难道这不就正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挑拨的目的所在?这就是胡锦涛所说的“用智慧来解决两国共同关心的问题?面对著这一股由于美国人在幕后策划而引起的中韩关系中的逆流,中国政府如果及时不奋起反击,是否要等到韩国政府得寸进尺接纳韩国忠南大学考古学教授朴洋震的提议把满洲的编入所谓的韩民族古代历史时,再大打一场外交战?灭国先灭其史,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天职何在?!

伪满洲国时期,不少的朝鲜人充当日本鬼子的帮凶,被称为“二鬼子”。 这些“二鬼子”与今天韩国国内清查的“韩奸”是一路货色,老一辈得东北人至今记忆犹新,高丽棒子的恶名由此而生。现在,自持有美国新主子的撑腰,这些高丽棒子又在对我东北三省的疆土虎视眈眈,难道曾经在上个世纪饱受大小鬼子殖民奴役的东北同胞,在二十一世纪还要再一次面对“韩国鬼子”新的殖民威胁?!

高句丽王朝的历史是不是属于中国的历史吗?

高句丽历史上属于中国的藩国,

史官只会记载有关藩国使者入朝,或藩国军事战争的时间

藩国得不到重视,中国历代政府也不会下派史官去关心番邦小国

高句丽到底是中国的历史还是韩国的历史

在过去的很长时期里,由于中国学术界对高句丽的历史缺乏全面系统的研究,而将高句丽与三韩人王建公元918年建立的高丽王朝混淆,也正因此,使高句丽被不少中国学者误认为是韩国古代国家。

八十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学者对高句丽历史研究的深入,中国史学界意识到了这一严重历史判断错误。为纠正这一错误,现在中国史学界已出版了大量有关高句丽的历史专著。如刘子敏先生的《高句丽历史研究》、耿铁华先生的《中国高句丽史》、马大正等先生的《古代中国高句丽历史丛论》、《中国高句丽历史续论》、杨军先生的《高句丽民族与国家的形成和演变》等等。

在中国史学界,“高句丽是中国东北古代民族建立的王国,与位于现在韩半岛上的王氏高丽(建立于公元918年)是两个除了名称,在主体民族等各方面都有着重大区别的国家”的历史观点已成为共识。但是,韩国的学者对此持有异议。韩国历史学者多认为高句丽只属于本国历史与中国无关,他们认为高句丽人创立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文明,曾建立了与古代中国平起平坐的大帝国。其代表著作有徐炳国所著的《高句丽帝国史》与申滢植所著的《高句丽史》。

由于韩国学者在解读完全由汉语写成的古代史料时具有一定的困难。因此,中韩在高句丽历史研究上的交流也有着一定的难度。朝韩历史学者的主要问题是对史料存在着为我所用而任意曲解的倾向。对于古代史书中能彰显高句丽“独立性”的历史素材就大加凸显,而对于能说明高句丽与中原在政治、文化、经济上的联系的史料就刻意忽视。应该指出,在韩半岛历史学者中,这一现象不是孤立的,而是普遍的。而中国学者在高句丽历史研究中所存在的主要问题则是“象牙塔主义”。满足于在小圈子内取得的成绩,没有动力和意愿主动向大众展示学界已有的最新高句丽历史研究成果,从而使很多不合理的有关高句丽的历史认识没有在更大范围内得到应有的澄清,造成普通民众的历史认识错误。

中韩对高句丽历史认识的分歧是客观存在的。我们不应该要求任何一方屈已从人。而应该本着真理越辩越明的观点加强交流,以争取早日解决这一学术上的分歧。这一问题,只有通过学术交流而非任何其他的途径来解决。

考察高句丽的历史就必须了解韩半岛国家与民族的形成时间。中国的学者们多认为韩半岛最早的国家是形成于公元前11世纪的箕氏朝鲜,而韩、朝学者多认为韩半岛最早的是形成于公元前31世纪~公元前24世纪的檀君朝鲜,而朝鲜学者依据“檀君陵”出土的人骨,将此时间上推至公元前3018年)。

实际上,由于将神话中的“檀君”作为信史的历史研究方法本身所具有的虚妄性,朝、韩历史学家的主张是难以成立的。具体原因我们将在对“檀君”这一词条的解释中予以阐述。中国的大部分学者都认为箕氏朝鲜与卫氏朝鲜是韩半岛上最初形成的国家,而这两个古国是属于中华古代封国的性质。也有中国学者在最近出版的《东亚史》一书中认为,在高句丽、百济、新罗之前曾存在于韩半岛上的箕氏朝鲜、卫氏朝鲜、辰国,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而更接近于邑落联盟体系。半岛上的百济与新罗以及其邻近的高句丽才是在这一地区最初形成的国家(均为在公元2、3世纪前后)。

高句丽在政权建立后虽然很早就有了王,但这个王,在早期与随时面临罢免甚至被杀的扶余人的王类似,不是真正的国家君主。从《三国志》的记载来看,西汉时期的高句丽还是隶属于汉玄菟郡高句丽县的一个部族,由“高句丽令主其名籍”(《三国志》卷30《高句丽传》),而且从玄菟郡领取作为中国地方官应有的按品级的官服。高句丽政权的高官号“主簿”,正是中国县级官员的称号,也证明高句丽政权作为中国地方政权而存在,是中国汉朝在东北地区的基层行政组织。高句丽祠“灵星”,是因为执行西汉政府“郡国县立灵星祠”(《史记.封禅书》)的规定,充分体现其作为基层组织的性质。可知在当时,高句丽与真正的国家相去甚远。

魏晋以后,借中原战乱之机,高句丽的势力迅速发展。而其作为一个政权与中原政权发生的最早的大规模冲突是在三国时期的毋丘俭之役。此时的高句丽已经进入国家形态。由此可以知道,高句丽国家的形成应该是东汉末期的事(约为公元2、3世纪之间)。

另外,最初的高句丽国家的统治中心在今天中国吉林省的集安与辽宁省的桓仁一带,与韩半岛的关系不大。高句丽由汉玄菟郡高句丽县统治下的部族向国家过渡,与高句丽的势力进入韩半岛,大约都是在公元2世纪(韩半岛上正式形成国家也不早于公元2世纪,详细内容见本文后附《中国与韩半岛的早期关系》)。可以肯定的是,高句丽由前国家形态向国家过渡的过程至公元3世纪已基本完成。

高句丽因先后受到曹魏与前燕的连续打击,西向发展受阻,于是转而向韩半岛北部拓展,逐渐取代原中原王朝所设立的郡县(汉武帝灭卫氏朝鲜设立乐浪、真番、临屯、玄菟等四郡以后,韩半岛北部大同江流域一直是中国设立的郡县的统治区)。

427年长寿王迁都平壤以后,高句丽长期与百济、新罗争夺领土。由于统治层采取了较为正确的战略(在高句丽发展的后期,其统治中心进入韩半岛后,高句丽对中原王朝的朝贡关系不仅未受到削弱,反而得到加强。从而得以集中实力打击其在半岛上的敌人),高句丽由是逐渐强盛,蚕食了中原王朝在东北及半岛上的郡县统治区,最终成为西至今中国吉林、辽宁两省东部,东达韩半岛大同江流域以南的区域强国。

据日本学者田中俊明的统计,公元32年至666年的643年中,高句丽向中原历代王朝朝贡总计205次。其中,32~423年的391年时间里,朝贡仅有17次,平均23年才发生一次。而423~666年共朝贡188次,平均1.3年一次。(注: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高句丽的历史前期,其隶属于汉王朝的隶属性十分强,并不需要向中原王朝朝贡,在早期,其甚至不具备这样的资格。而在东汉末年以后,中原处于分裂中,此时高句丽政权已初具规模,但中原的混乱使其没有朝贡的具体对象而不需要经常性的朝贡。后期由于北魏这样的北方中原强大政权的建立,出于政治与经济等多方面的原因,高句丽遂大大增加了朝贡的频率与次数。)

虽然高句丽内部政治组织在向国家演进,但在其步入国家之初,其性质却仍是中国地方行政组织。从南北朝至隋唐,中国历代王朝对高句丽的封号总是带有地方行政机构长官的性质,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早在公元4世纪中叶,前燕就已经封高句丽王为营州刺史。自此之后,历代高句丽王一直承袭着都督营州诸军事、都督营平二州诸军事、都督辽海诸军事等具有行政管辖权的官职。自435年以后,历代高句丽王还经常带有领护东夷中郎将、领护东夷校尉的头衔,表明中原朝廷授予其代表中央政府管辖东北各少数民族的权力。这一切,都明显反映着高句丽政权作为中国中央王朝地方行政组织的特性。此时的高句丽绝不是拥有主权的独立国家。

随着高句丽国家的发展与成熟,高句丽作为中国的地方政权,独立性也越来越强,中央王朝对高句丽政权的态度也在发生着变化。自6世纪末期开始,中央已不再授予高句丽王具有地方行政管辖权的官职,而是改授大将军、上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等散官与勋官,这表明中国中央王朝对作为其地方政权的高句丽的独立倾向十分不满,已开始不再授予其管辖东北各地的权力。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这种矛盾不断升级,最终演变成隋唐与高句丽的战争。

隋唐征高句丽,是中国中央政府对试图独立的地方政权的征讨,是古代中国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斗争,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侵略战争。

韩半岛南部的百济、新罗,与高句丽之间长期混战,相互之间的疆域伸缩变化也比较大。唐王朝先后灭亡百济和高句丽,在百济故地设熊津等5都督府,在高句丽故地设安东都护府,并以新罗王为鸡林州都督,最终确立了在这一时期中国对韩半岛的羁縻统治体系。

[朝韩观点]

(1)高句丽为扶余人所建。而扶余人是朝鲜人的主要来源之一。高句丽(卒本扶余)和百济(南扶余)都是扶余国的延续。高句丽被灭之后,其主要居民成为新罗和渤海国居民。而渤海国在被契丹灭之后,其居民大多迁移到王氏高丽。(注:战争中军队与平民是不同的。新罗灭高句丽后,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平民大多是留在朝鲜半岛的。)在王氏高丽建立以前,新罗贵族弓裔曾要复兴高句丽并建立后高句丽。可见新罗人和王氏高丽人都认为他们与高句丽属同一民族的不同分支,并都用高丽命名自己的王朝。

[中国观点]扶余人构成了高句丽及百济的王室。而高句丽下层则包括了当时位于中国东北地区的多个不同部族实体。与韩半岛南部的三韩部落差异很大。至于,渤海国居民“大多”被迁移到王氏高丽的断言则并非历史事实。渤海国民留在当地及掠入契丹并融入中国的人口数远大于逃入王氏高丽的人口。中国学者已写有多篇论文论述这一问题。

(2) 高句丽国曾立国700余年,而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延续这么长时间。其独立性是很明显的。如果高句丽仅仅是中国的一个地方政权,唐朝就不会帮新罗占领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领土,并让高句丽人在中国东北部建立渤海国。

[中国观点]韩国人很为高句丽的历史延续而自豪。而作为中国人来看高句丽历史,通常只是将其作为国家历史的一小部分,而并不为其感到激动。中国人认为,高句丽国家规模较小,政治控制比较容易的是高句丽立国延续时间较长的主要原因。而韩国人由于普遍缺乏宏观历史视野,所以对一特点显然认识不足。要知道中国早期的朝代周代立国800年,延续时间比高句丽更长。西汉与东汉合计也有四百多年,而在国家规模上,周朝已是高句丽的五到十倍,汉朝则是一个东西跨度万里的帝国,国家规模大约为高句丽政权的七十倍。这与高句丽偏安一隅,割据700年形成了比较鲜明的对比。所以用高句丽的延续时间来证明其独立性是很不合理的。

(3)统治者姓氏和民族的更替不能作为朝代更替继承的标准。有鲜卑族血统的杨氏隋朝和李氏唐朝被汉族赵氏的宋朝所取替。这被中国人认为是朝代继承。高句丽被新罗,王氏高丽取替也是同样的继承关系。(注:这种继承关系是指对朝鲜半岛霸主地位的继承。)

[中国观点]统治者的姓氏和民族更替当然不能作为朝代更替继承的标准。问题是王氏高丽时期的人也不认为王氏高丽是继承的高句丽。在金富轼的《三国史记》中,我们无论是在该书的体例编排,还是内容的详略程度上都可以了解到王氏高丽人是以新罗为正统的。韩国古代历史学者的金富轼并不认为王氏高丽是高句丽的继承者。王氏高丽时期的作家崔瀣在其《东人文序》里说的:“东方远自箕子始受封于周,人知有中国之尊。在昔新罗全盛时,恒遣子弟于唐,置‘宿卫院’以隶业焉。故唐进士有‘宾贡’科,傍无阕名。以逮神圣开国,三韩归一,衣冠典礼袭新罗之旧。传之十六七王,世修仁义,益慕华风。西朝于宋,北是辽、金。熏陶渐渍,人才日盛,粲然文章,咸有可观者焉。([韩]民族文化推进会:《韩国文集丛刊》第三卷,汉城市,1990年,第27页;崔瀣传在《高丽史》109卷,列传22)

崔瀣作为新罗大儒崔致远之后,由于家学渊源,其对文物制度的改换应是相当的了解的。他认为王氏高丽是新罗的直接继承者,正向我们清楚的说明后人们确实是把高句丽与(王氏)高丽混为一团而忽视了新罗才是王氏高丽的前身。王氏高丽与高氏高丽在领土范围与人民民族构成上均有重大差异,中国学者普遍认为王氏高丽以高丽为名体现了王健意图利用中国处于五代短暂分裂的状态而北进侵入中国领土的野心。而这一野心随着宋的统一及辽的强大而告终。

(4)部分高句丽领土位于目前中国境内,并不能说其只是中国的历史。中国东北在历史上主要为少数民族所统治。汉人统治甚弱。况且部分高句丽领土位于朝鲜半岛。

[中国观点]事实上,没有中国学者说高句丽只属于中国历史。反到是韩国企图排他性的继承高句丽所有的历史遗产。韩国人一再强调“中国东北在历史上主要为少数民族所统治。汉人统治甚弱。”无非是要割裂中国东北与母体的历史联系。本人曾阅读过多部韩国历史学家的历史著作,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是认为“中国”只与汉族相关。而并不把少数民族当作中国人。他们的观点是非常荒谬的。因为今天的汉族正是吸收了“中国东北在历史上主要为少数民族所统治”,这一韩国式论断中的“少数民族”而形成的。所谓“历史上统治中国东北的少数民族包括了渤海人(韩国人认为渤海国人主要逃入朝鲜半岛毫无根据)、辽(契丹人),金(女真人)”,而清代统治东北地区的满族,在当代更是已完全融入中华文化的中国公民。这一切事实都无可质疑的说明了中国对高句丽历史享有合理的历史权益。高句丽历史由中、朝、韩共同享有是可以的,而来自韩国的任何企图从中国历史中割裂高句丽史而进行排他性占有的企图都是荒唐的。

(5) 朝鲜许多王朝和国家,比如新罗,王氏高丽, 李氏朝鲜都曾被中国中央封建统治阶级册封。这并不代表他们是中国的一部分。

[中国观点]这种看法是对历史事实的混淆。新罗、王氏高丽、李氏朝鲜虽被册封,但并未象高句丽那样在古代被中、韩灭亡与吸收。他们现在当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古代的某一特定时间曾接受中国的管辖则不可否认),而高句丽属于一个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灭亡的古国,他的历史遗产,包括人口与领土与古迹已分别被现代中、朝两国继承与接收。所以高句丽当然是中国古代历史与文化的组成部分。同理,朝鲜也可以认为高句丽是朝鲜古代历史与文化的组成部分。但我们必须提醒那些朝鲜民族主义者,你们应该正视中原古代文化对你们民族的影响。你们割裂历史,用这个古国的历史文化来强调本民族的伟大是不理性的。而认为自己古代文化与中国无关的看法更是自欺欺人的一种逃避。在古代文化上,你们的祖先,包括一部分高句丽人都从中华文明中获益甚多,承认这一点,并不会影响你们民族今天的独立与发展。相反,会成为与中国友好相处的基础。

(6)高句丽民俗和文化与朝鲜人相似。

[中国观点]我们要明确一点,即,相似并不等于相同。今天的韩国人、中国人在物质文化上都已经西方化,韩国更是亚洲最大的***国家。难道我们要说韩国人与欧洲人文化相似,所以韩国人继承了欧洲人?这当然是不合理的,这些文化的相似现象,只是说明了文化是没有国界的,人类的文化是在迅速传播中并且互相影响着的。高句丽的历史是很明确的,它是一个灭亡了的古国,其人民被中、韩古代国家吸收了。所以在朝鲜或韩国保留了与高句丽人相似的生活习俗是可以理解的。

新罗人源于韩半岛南部的三韩部落,而高句丽人起源于东北地区的秽貊人,他们或许有种族上的联系,但起初只是各自在隔绝的地理空间发展着,肯定并非同一民族。高句丽被列入韩国历史体系源于韩国古代历史学者金富轼编写的《三国史记》。从《三国史记》中我们可以知道,作为新罗直接继承者的王氏高丽人并未自居高句丽后人。金富轼将高句丽作为“海东三国”与新罗、百济同列一书。而“海东三国”这一划分,就和现在我们所说的“东亚国家”,“欧洲国家”,“远东诸国”是同一类型的提法。其中并不包含有同种族,同文化,同语言,同国家的价值判断与暗示。

(7) 中国的三皇五帝以及夏朝都是传说。对檀君朝鲜真实性的攻击是不应该的。

[中国观点]檀君朝鲜的真实性毫无历史遗迹作为支撑和证明。在中国境内现在已发现了大量夏朝同时期以二里头古城遗址为代表的古迹。即使不谈夏朝,开始于公元前16世纪的中国商代文明的遗迹、文物、文字资料都是非常丰富的。我们中国人从来没有仅仅用一个神话来证明自己历史的悠久和民族的伟大。而朝鲜人证明自己历史悠久和伟大的却只有一个出现在公元12世纪的檀君神话。

(8) 中国以前一直认为高句丽是朝鲜三国之一。这也是世界学术界的共识。东北工程是利用学术搞政治。担心南北朝鲜统一后, 韩国会提出领土要求。

[中国观点]学术研究的深入会带来对历史的不同看法。世界学术界并未形成高句丽“仅仅”属于韩国历史这样的共识。如果真有这样的共识,那么一定会有一系列的英文论文来论证这一点。我们很乐意见到韩国历史学界提供这样的论文资料。中国对东北领土的主权是历史形成并完全符合国际法的。所以中国人根本不会担心一个历史上的古国的历史归属会带来失去领土的后果。这种逻辑是可笑的。在当代,任何领土主权的变更都只能是战争的结果。

高句丽灭亡后250年,三韩人王建在朝鲜半岛南部建立高丽国,史称王氏高丽,朝鲜王氏高丽王朝源名于高句骊,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而不是一体相续的朝代,因为王氏高丽与高句丽领土95%以上不重合,语言不同,历史年代跨度过大(超过250年的差距),这是研究高句丽历史必须严正注意的问题。所以,高句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地方政权。对于历史不能模糊,这也是防止韩国极端民族主义者觊觎我国东北领土的证据之一,不可偏谬。

高句丽是中国历史还是韩国历史?

朋友你好

高句(gōu)丽(lí)(公元前37年-公元668年)(史书中也写作“高句骊”,简称“句丽”“句骊”,现又叫“高氏高丽”) 是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我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民族政权, 与百济,新罗合称朝鲜三国时代。其人民主要是濊貊和扶馀人,后又吸收些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由于高句丽的特殊地理位置,而且国土横跨今日的中国及南韩、北韩国,都声称高句丽是自己本国的原始民族。

希望帮到你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西夏野利都兰,胡尔西德的主要作品

  • 急求!古代皇后的封号!! 皇后有谥号是从东汉开始的,但直到隋朝,所有的皇后都只有单谥而不是复谥,只不过史官为了便于区分,才将她们的谥号和皇帝的谥号合在一起。如唐高祖
  • 爱新觉罗恒锦的微博,爱新觉罗·恒锦

  • 爱新觉罗·恒锦 爱新觉罗·恒锦,原名是澹台瑞雪,宫廷派绘画的继承人。在中国文化里,姓氏是一个人的天然归属。对于恒锦来说,她的出生、童年的迁移,成年后的事业,甚至婚姻
  • 秦怀道,秦琼的家族成员

  • 秦琼的家族成员 1995年山东济南考古人员发现秦爱墓志铭,终于揭开秦叔宝家族之谜。秦琼曾祖父秦孝达、祖父秦方太、父亲秦爱字季养,三代人都做过北朝时期的文官。 碑文载:秦季
  • 价值量和价值,价值与价值量什么区别

  • 价值与价值量什么区别 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它的衡量标准就是劳动时间。“作为价值,一切商品都只是一定量的凝固的劳动时间。” 价值量是形容价值大小的尺度,商
  • 包拯传翻译,宋史包拯传 翻译

  • 宋史包拯传 翻译 原文: 包拯字希仁,庐州合肥人也。……知天长县。有盗割人牛舌者,主来诉。拯曰:“第归,杀而鬻之”寻复有来告私杀牛者,拯曰:“何为割牛舌而又告之?”盗惊

最新文章

  • 嘉靖年间,明朝嘉靖年间是什么年代

  • 明朝嘉靖年间是什么年代 明朝中期中的一个时代,嘉靖(公元1522年~1566年)是明世宗朱厚熜的年号,明朝使用嘉靖这个年号一共45年,是明朝使用第二长的年号 嘉靖元年——关于嘉靖
  • 赵匡胤电视剧,赵匡胤的电视剧哪部最接近历史

  • 赵匡胤的电视剧哪部最接近历史 电视剧《李后主与赵匡胤》 剧情简介 李煜与赵匡胤是五代乱世中,文学、武艺不同领域各擅胜场的两位帝王。两人出身环境及人生态度皆异,造就两人
  • 晋书钟雅传原文及翻译,晋书钟雅传文言文翻译

  • 晋书钟雅传文言文翻译 钟雅,字彦胄,颖长社人。父钟毕,任公府掾,早年死去。钟雅年少丧父,好学有才志,因四种才德俱美而受到举荐,任汝阳令,入朝为佐著作郎。母亲去世服丧
  • 蒯通之计,蒯通怎么死的

  • 蒯通怎么死的 算是寿终正寝,安享晚年了。 蒯(kuǎi)通,本名蒯彻,范阳(今河北徐水北固镇)人,因为避汉武帝之讳而改为通。蒯通辩才无双,善于陈说利害,曾为韩信谋士,先后
  • 孝庄,孝庄生前自称过“孝庄”吗?

  • 孝庄生前自称过“孝庄”吗? 没有,孝庄是谥号 谥号是对死去的帝妃、诸侯、大臣以及其它地位很高的人,按其生平事迹进行评定后,给予或褒或贬或同情的称号,始于西周。 古代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