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秦时明月张良,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第一集结尾处张良的声音说的一段

日期:来源:秦时明月张良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第一集结尾处张良的声音说的一段话谁知道,麻烦发下

生命短暂犹如露珠消散,每个人在奔波中探寻答案,运数仿佛大海起伏不定,掌上迷离脉纹回路漫漫。长剑在黑夜里吟唱悲歌,岁月如斑驳铜镜经年,天际流火叩响大地之门,岁月星辰刻画沧桑年轮。纵横交错兮天下之局,谁能参悟兮世事如期。【我背过了】

求秦时明月万里长城二十四集张良与伏念的那段台词. 貌似出自论语

台词:

伏念:(怒拍桌,问颜路)有什么理由,你倒是说啊!

张良:师兄……

伏念:(转而看张良)我没有问你,还轮不到你说话!

颜路:师兄,都是我的决定。你要责怪的话,就罚我吧。(张良看向颜路)

伏念:你的决定?将小圣贤庄上下的安危置于炉火之上,将整个儒家与帝国的叛逆混为一谈,这就是你的决定?

颜路:颜路甘愿承受儒家家法。

伏念:置圣贤先祖遗训而不顾,按照家法,该如何处置?

颜路:逐出师门。

张良:不!

伏念:你修炼坐忘心法,居然修炼得数典忘祖!

张良:圣贤祖师说“当仁不让、见义勇为”,这样做,怎么是数典忘祖?

颜路:子房,不必多言。

伏念:协助帝国叛逆,扰乱天下,当什么仁,又见什么义?

张良:仁者,爱人;义者,利他。有人在危难之中,我们儒家是应该挺身而出,还是为了自身的安危和利益,袖手旁观?

伏念: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恭、宽、信、敏、惠。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如民众不知谦恭,为官者不知清廉,臣下不知忠诚,如果一个国家的百姓都在想着谋害君王,以下犯上,这个国家岂不是陷入动荡,百姓岂不陷入危难?

张良:(同时颜路看向张良)如果不问青红皂白,一味只要求百姓忠君,难道就天下太平,民众就安居乐业了?《孟子·公孙丑下》之篇讲: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伏念:哼,难得你还记得儒家的经典。《论语·颜渊》篇中,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小圣贤庄是天下读书人的心中楷模,(起身)我们如果不传播教化平和之道,(踱步)反而鼓动民众动摇国本,诋毁王道,岂不是在“成人之恶”?就是小人的行径。

张良:子曰: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君子之道在于要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

伏念:你说的不为难道就是不忠、不孝?

张良:《孟子·尽心下》中教导: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众的生机才是最宝贵、最重要的,这样才有国家社稷,才有君王。

伏念:你断章取义!(踱步)难道你忘了《孟子·离娄上》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如果没有了伦理纲常,没有了社会秩序,又谈什么社稷国家?没有了社稷国家,民众的利益又如何保障?没有了保障,又怎么谈得上“民为贵”?

张良:师兄所言固然有理,但是圣贤祖师还有这样的教义: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颜路看向张良)只有道德高尚的仁人,才应该处于统治地位。如果道德低的不仁之徒处于王位,就会让他祸害广大无辜的民众。

伏念:哼!(甩袖坐下)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们小圣贤庄只专心研修学问,不涉军国政治。身为读书人,不该对自己的君王妄加评断。敏于事而慎于言,要知道福祸无门,惟人自取。君子不怨天,不尤人。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人必定是自己先伤害了自己,别人才能伤害他。

张良:那现在的百姓又做了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而陷入到莫名的危难之中?

伏念:你所说的处在危难之中的人,却正是与帝国君王对抗,要将芸芸众生陷于战乱水火之中。

张良:治国之本“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如果一个君王不能爱惜自己的百姓,不能爱惜人民的生命,就不能算是合格的君王。秦吞并六国,天下因战事而失去生命的士兵不下百万。长平之战,坑杀战俘就超过四十万,而受战火屠戮,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平民更是在百万之上!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伏念手握拳)身为诸侯如果不行仁政,就保不住他的国家;君王如果不行仁政,便保不住他的天下。

伏念: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忘了后面还有两句:卿、大夫不仁,他的宗庙、家族就会遭受灭亡;百姓如果不仁,就会失去生命。

张良: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

颜路:子房!

伏念:(拍桌)够了!你刚才说什么?你要舍生取义?!

张良:我是说如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话。

伏念:你就要不惜生命的代价?(颜路对张良摇了摇头)你不惜的是你自己的生命,还是整个小圣贤庄的生命?天、地、君、亲、师,是儒家不可颠灭的伦理纲常。君臣有别,长幼有序。而你现在要做的,是要举兵造反,为整个儒家带来灭顶之灾!(捶桌)

张良:我没有。

伏念:(拍桌,怒指二人)来人!把这两个……(惊讶状,看向门外,同时张良回头)

(荀子站在门外,张良回头,伏念起身行礼)

伏念:师叔,好久不见。

荀子:十年,还不能算好久吧。(一边向前走)我听你们吵来吵去,又是家法,又是国法,好像就是为了两个小孩?

伏念:他们……都是叛逆之后,帝国重金悬赏的重犯。

荀子:所以,你要把他们交出去?

伏念:目前,整个桑海都处在帝国的严密监控之下。最近这些天,更是大量的军队进驻。这个两个小孩正是帝国通缉的重犯,从上次相国大人来到小圣贤庄之后……

荀子:李斯?你打算把两个孩子交给这个人?

伏念:这是为了儒家上下的……

荀子:李斯为了帝国上下,为了辅佐他的主子,为了他的官运,可以杀害自己的同门师弟韩非。而你,为了儒家上下的安危,要动用家法对付自己的两位师弟子路和子房。

伏念:师叔……

荀子:你还记得当年小圣贤庄藏书楼的那场大火吗?

(颜路看向张良,张良回看)

张良:(内心)苍龙七宿的秘密……

荀子:他走过的路途满是鲜血与枯骨,而你打算把两个孩子交给这样一个人。

伏念:师叔,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保护小圣贤庄的安危,延续先师圣祖的传世儒学,这也是我身为儒家掌门人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份责任只有我来承当,我不敢偷懒,也不能让任何人来替我分担,即便是我非常尊敬的师叔,您老人家!

荀子:你是儒家掌门,这一点我很清楚。只是在你做决定之前,我还有一句话。

伏念:师叔,请讲。

荀子:(捋胡子)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杀一无罪非仁也。不是自己有的,却去取了过来,是不义;杀个无罪的人,是不仁。如果你把这两个少年交给李斯,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想必你也清楚。但是,无论如何,最后做决定的,还是你。(转身背向伏念)掌门人的决定,就是小圣贤庄的决定。(离开)

用典整理:

当仁不让【张良语】

《论语·卫灵公》:“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见义勇为【张良语】

《论语·为政》:“当仁不让,无勇也。”

数典忘祖【伏念语】

《左传·昭公十五年》:“籍父其无后乎?数典而忘其祖。”

仁者,爱人【张良语】

《孟子·离娄下》:孟子曰:“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恭、宽、信、敏、惠【伏念语】

《论语·阳货》: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伏念语】

《论语·子路篇十三》: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张良语】

《孟子·公孙丑下》:“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伏念语】

《论语·颜渊》

子曰: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张良语】

《孟子·离娄下·第八章》:孟子曰: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明明是孟子啊,怎么变成“子曰”了啊子房!】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张良语】

《孟子·尽心下》: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诸侯危社稷,则变置。 牺牲既成,粢盛既洁,祭祖以时,然而早干水溢,则变置社稷。”

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伏念语】

《孟子·离娄上》: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

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张良语】

《孟子·离娄上》: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上无道揆也,下无法守也,朝不信道,工不信度,君子犯义,小人犯刑,国之所存者幸也。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伏念语】

《孟子·梁惠王上》: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伏念语】

《论语·泰伯》

敏于事而慎于言【伏念语】

《论语·学而》:“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矣。”

福祸无门,惟人自取【伏念语】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祸福无门,唯人所召。”

君子不怨天,不尤人【伏念语】

《论语·宪问》:“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孟子·公孙丑下》:孟子去齐。充虞路问曰:“夫子若有不豫色然。前日虞闻诸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人。’”

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伏念语】

《孟子·离娄上》: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

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张良语】

《论语·学而》: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言,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张良语】

(见下)

卿、大夫不仁,他的宗庙、家族就会遭受灭亡;百姓如果不仁,就会失去生命【伏念语】

《孟子·离娄上·第三章》: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完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

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张良语】

《孟子·告子下》: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天、地、君、亲、师【伏念语】

《荀子·礼论篇》:“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焉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

君臣有别,长幼有序【伏念语】

《孟子·滕文公上》:“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杀一无罪非仁也【荀子语】

《孟子·尽心上》:曰:“仁义而已矣。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秦时明月张良怎么死的

理论上说在秦时明月中张良不会死,因为历史上张良是在汉朝建立后才死的。而秦时明月第七部(也是最后一部)的剧集只延续到项羽(少羽)带领楚军灭秦为止,刘邦并未掌权,为了刘老大的事业,张良死不得……

秦时明月中张良和卫庄什么关系

张良和卫庄都是韩国人(战国的那个韩国)。

张良和逆流沙的创始人韩非是好朋友,自然和身为逆流沙成员的卫庄关系匪浅。

卫庄一方面希望找到韩非的死因,一方面又渴望打败盖聂,而张良知道韩非死因,并且希望保护盖聂,所以两个人关系复杂,可以说是相互利用,张良的出现,对卫庄有着很大的牵制作用。

目前张良一方面以真面目见过卫庄,又扮作黑衣人再次见了卫庄,可以说,张良应该把卫庄当成了一个重要的棋子。

他希望卫庄能够找到韩非死亡的真相,不再为秦王卖命,所以从秦四开始,卫庄就收敛了很多,倒是阴阳家成了秦王的主要战力,所以,他的行动,导致卫庄开始反思自己的过往,个人觉得卫庄会在良殿的洗礼下,有洗白的可能。

反正,张良应该在卫庄的生命中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甚至超过韩非。

秦时明月中张良的剑叫什么

凌虚剑  

凌虚-灵动优雅之剑   

拥有者:张良

所属动漫:秦时明月   

简介:秦时剑谱十大名剑之一,排名第十,楚国著名相剑师风胡子点评:剑身修颀秀丽,通体晶银夺目,不可逼视,青翠革质剑鞘浑然天成,嵌一十八颗北海“碧血丹心”,虽为利器却无半分血腥,只见飘然仙风,果然是名器之选,剑虽为凶物,然更难得以剑载志,以剑明心,铸剑人必为洞穿尘世,通天晓地之逸士,虽为后周之古物,沉浮于乱世经年,然不遇遗世之奇才,则不得其真主。曰:空谷临风,逸世凌虚。

参考资料: 百度百科

秦时明月中百越之箱张良为什么对韩非佩服

韩非经过推理已经知道打开暗门的办法,为了考验张良,才说你来开。

在这过程韩非干了两件事:

一、韩非打开了门,这使屋内光线更好,让良儿更加清楚地看见书架上的灰尘分布情况

二、子房似乎还没反应过来,韩非便提醒他,去桑海念书。关键词:书。

灰尘和书一联系,就知道打开暗门的办法啦。暗门是在韩非的提示下才打开的,所以才有佩服韩非的那句话。

而且门是子房开的,但功劳却是韩非的。

其实这个问题不一定要在这问啊,去贴吧看看大神们的说法就行啦。

来源 http://tieba.baidu.com/p/4670425408

历史上的张良是道家的 秦时明月里却是儒家的 两个张良是一个人吗???????????

秦时明月那只能说是今日编出来的历史故事,不能当做纯粹的历史来看,里面的张良是以历史中的张良为基础编绎的一个人物

张良早期从学确实是源自儒家,至于后来避世修行,并不能说他就变成了道家的人

何况中国古代各家学校到后来多有融汇,又不存在如同小说里的少林武当什么的有专门的山头有专门的门派之争

而且,中国的儒家学说的发展到后来已经不是本来的儒家学说,已经融合了很多其他学派的思想,最主要的就是道家和法家的思想,一般说来自汉往后的帝王所谓的儒家思想可称之为“外儒内法”,就是不同思想融合的一个典型说法

求秦时明月中所有的张良台词。不管哪一部的都要。谢啦。

  诸子百家  1.

  张良:范前辈,晚辈儒家张良。

  范增:我早就听说过,子房是儒家后生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张良:前辈过赞了,不敢当。

  范增: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张良: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范增:哦?

  张良:为何阴阳家对墨家突然发难,但是又没有大动干戈,半路截击,然而投入的兵力却很少,现在我有点明白他们的真实意图了。

  范增:原来如此。儒与墨一向泾渭分明,怎么这次你们也会参与墨家的计划?

  张良:当一件事情变成天下大势之时,凡天下人,都无法置身事外,不管他是否愿意。

  范增: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儒家一直强调天地君亲师的伦理尊卑,参与对抗嬴政,对你们来讲,似乎有点不合礼数吧?

  张良:明主之道在申子之劝独断也,本门尊长孟子也曾说过,民为贵,君为轻。

  范增:嗯。

  张良:只有能够理解民为贵的君,才是我们天下的王。

  范增:你跟我以前所了解的儒家弟子,似乎有点不太一样嘛。

  张良:子房不过是众多儒家弟子之一。

  范增:你的两位师兄和你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吗?

  (墨家众统领出场,对话结束。)

  2.

  张良:子明,子羽,你们两个跑哪去了?找了你们好半天!

  天明,少羽:这不是..这不是...

  秦军:他是在叫你们两个吗?

  (两人心虚地点头)

  秦军:你们两个是儒家弟子?

  天明:哎,是的是的,不用怀疑,我们绝对是真的儒家弟子。

  张良:两个不肖子弟!客人马上就要到了,你们还在胡闹,给将军添麻烦,还不快赔不是。

  天明,少羽:嗯..哦。(两人拱手)

  秦军:子房先生,这倒不必了,只是大人马上就要莅临,我也是怕忙中出错。

  天明:(对少羽小声道)这不是儒家的张良先生吗?他怎么跟秦军是一伙的?

  少羽:笨蛋!他是在帮我们,没看出来啊?

  天明:那...现在该怎么办?

  张良:叫你们办的事情完成了吗?

  少羽:(心虚)我们....完成了。

  张良:那东西吗?

  少羽:东西.....

  张良:就是客人要用的茶点啊。

  庖丁:丁胖子茶点来了。嘿嘿,嘿嘿嘿嘿。

  张良:丁掌柜,你很准时哦。

  庖丁:生意人嘛,诚信,一定要诚信!哈哈哈。

  张良:子明子羽。

  子明,子羽:哦,在!

  张良:把茶点搬进府吧。

  庖丁:哎哟,这两位小哥一表人才,儒家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秦军:的确如此。(远方有秦军挥旗)大人已经在山下,各位请回避吧。

  张良:将军,丁掌柜,多谢了。子明,子羽,走吧。

  少羽:哦。

  (大门开,天明欲走过去,被少羽拉住)

  少羽:不是那里,是这边门。

  天明:大门不是在那边吗,为什么你要拉我去走这个小门?

  少羽:真是土包子,这点规矩都不懂啊!

  天明:哼~

  张良:大门是给大人走的,小门是给小人走的,所以你要走小门。

  天明:小人?你什么意思啊!是说我年纪小吗?

  张良:意思嘛,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不想被秦军逮住,就跟我来吧。

  张良:记住,这是你欠我的第一个人情。

  天明:第一个人情?好像我会欠你很多人情一样。

  张良:回答正确,孺子可教也。

  天明:那以后我还会欠你多少个人情?

  张良:不多不少,刚好七个。

  天明:啊,七个!

  3.

  张良:按照儒家的辈分来算,你们应该叫我三师公。

  天明:哎?三师公?你有那么老吗?

  少羽:这也是我们隐藏身份的方式之一?

  张良:不错。

  天明:你是我的师公,那不是聂大叔也要管你叫师叔了嘛?

  张良(失笑):子明果然聪明。

  天明: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头啊,三师公。

  4.

  伏念:子房呢?怎么不出来迎客?

  颜路:额...他昨日刚远游归来,今日想必是乏了,此刻——

  张良:此刻,子房已经到了,两位师哥好啊。

  颜路:(小声)你呀。

  张良:谢啦。

  5.

  公孙玲珑:嗯~~怎么样,是不是被人家说中了!哎呀!你们这些人啊!

  (楚南公咳嗽不止)

  伏念:公孙先生,的确是,额,非同凡响。

  (张良嗤笑)

  公孙玲珑:张良先生也真是,也没有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人家的嘛!多不好意思!嗯哼~~

  张良:失礼了,见谅。

  6.

  (辩合之时)

  公孙玲珑:在座各位都已成为我手下败将,现在——

  张良:先生错了,儒家之中还有弟子未曾讨教。

  公孙玲珑:嗯?

  (辩合第八回)

  公孙玲珑:原来是儒家的三当家,子房先生,可真是俊俏的一表人才啊!嗯哼哼哼~~~

  张良:哪里哪里,子房在儒家之中,算是资质愚笨的弟子了。

  公孙玲珑:你我今番比试辩合之术,要拿出真本事来哦,千万不要见人家是一个美貌弱女子,就怜香惜玉。

  张良:好,那就不客气了。请问题目是什么?

  公孙玲珑:那就不妨还是以白马为题,如何?

  张良:先生,请稍等。

  公孙玲珑:嗯?

  张良:子明,你来。

  李斯:(心道)这位儒家弟子似乎颇为眼熟。

  (众人不解)

  天明:为什么又是我?每次碰上这种容易的对手,你就推给我,一点挑战都没有!

  张良:委屈你了,下次一定给你找个强一点的对手。

  天明:好吧,下次可要好好给我找个像样点的来做对手。

  公孙玲珑:哼!

  (张良坐回榻上)

  颜路:你又在搞什么鬼?

  (张良笑而不语)

  7.

  张良:丁掌柜,又有人惹你生气了吧!

  庖丁:算了别提了。

  (庖丁走过)

  颜路:一定又是子明。

  张良:哦,二师兄怎么如此肯定?

  颜路:换了其他的人话,丁掌柜早就火冒三丈,大呼小叫了。

  张良:(点头)嗯——

  颜路:丁掌柜似乎对这个子明特别照顾,是不是?

  张良:咦,的确,被二师兄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啊。

  颜路:你好像对此真的都不知道,是不是?

  (张良依旧笑而不语)

  8.

  张良:子明

  天明:在...

  张良:看你信心十足的样子,想必这些书面的口诀,宗旨,应该已经烂熟于胸了,是不是?

  天明:哦?...是啊!

  张良:所以,你不必背诵了。

  天明:真的啊?!

  张良:你与子慕一起给大家示范一下实战吧。

  (天明走出,衣衫不整)

  天明:这衣服实在太怪了,老是穿不好。

  儒家众弟子:嘻嘻,真是傻瓜!

  (张良蹲下身为天明系腰带)

  张良:要把衣服穿好,腰带上的这个结一定要打好。

  天明:就是这个节特别麻烦!

  张良:你知道这个节叫什么吗?

  天明:不知道。

  张良:子慕,你来说给子明听吧。

  子慕:这个节称为礼节,子曰:不学礼,无以立,每天整理服饰,也是要提醒自己,生于天地,有礼有节才有安生立命之本。

  张良:子明,明白了吗?

  天明:唉...有点,糊涂了。

  (众人大笑)

  张良:有长进,似懂非懂,比一窍不通好。不过待会交手了可不能糊涂哦。

  张良:硝烟飘到了遥远的尽头,战场已被风沙掩埋,呐喊在空寂里沉默,古剑在残风中腐朽。为战斗而生的灵魂,开始为生存而战斗,没有号角的年代里,生存是唯一的长路。

  卫庄:旧的岁月已经结束,新的时代正在开始,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在这个新时代生存,是不是?子房。

  张良: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卫庄:哼,当年意气风发的子房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了。

  张良:你呢,好像一点都没有改变?

  卫庄:你觉得呢?

  张良:成为嬴政的兵器这好像并非是流沙创立的原意吧?

  卫庄:流沙创立的原意?

  张良: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在这个新时代生存,听起来更像是个优雅的借口。

  卫庄:........

  张良:红莲殿下,你觉得呢?

  赤练:这里没有什么殿下,只有流沙的赤练,流沙不需要借口,借口是留给那些需要逃避的人。

  卫庄:子房,你在逃避什么?

  张良:或许就是这样为了生存,而一点点淡忘了最初的本意。

  卫庄: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张良:流沙创立之初的誓言?

  卫庄:天地之法执行不怠,即便没有国家的依存。

  张良:法的贯彻,正是为了安国定邦。

  卫庄: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这些所谓的侠义之人,哼,正是国家最大的乱源。

  卫庄:你知道为什么他提出五蠹的同时,却还一起创立流沙吗?

  张良:术以知奸,以刑止刑?

  卫庄:不错,以刑止刑,这就是流沙。

  张良:我听说你一直在调查他的死因。

  卫庄:不错。

  张良:有进展吗?

  卫庄:你有线索吗?

  张良:我...

  (罗网奸细被白凤放倒)

  赤练:他在监视我们。

  张良:天罗地网,无孔不入。罗网,最庞大同时也是最可怕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在七国之内编织着一张无形的巨网,大量吸收亡命死囚,流浪剑客,加以残酷血腥的训练,将他们培养成致命的一根根毒刺。如同一只只潜伏在帝国阴影中的蜘蛛,时刻守候着落入网中的猎物。

  卫庄:李斯既然到了桑海城,他手下的罗网组织自然也就渗透进来了。

  张良:最近桑海部署的兵力越来越多,巡逻和检查也比以前严密了很多,以后会面要更加小心了。

  卫庄:监视的本身就意味着会有重大行动

秦时明月里的张良的结局是什么

张良的结局如历史那样,最后辅左刘邦。虽然对项羽有师生之情,但也不能违反历史,他夜观天像,惊讶的看到未来的天下主人不是项羽而是…刘邦…

秦时明月里张良怎么会喜欢赤练呢?简直就是做白日梦,,

说得好像你就是张良一样,别捧你喜欢的角色,踩别的角色好?赤练怎么了,还入不了眼,人家是公主,你家良只是臣,首先这身份,赤练就高一级了,还有,她长的很漂亮,张良也很喜欢她,这是事实,不要搞得人家张良喜欢的是你似的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曹夫人结局,刘邦的情人曹氏结局是什么呢?

  • 刘邦的情人曹氏结局是什么呢? 刘邦尚未和吕雉(吕后)结婚的时候与曹氏相好,生下刘肥。随后曹氏病逝,刘肥因是庶出,没有被立为太子。曹氏死的早,刘邦对这个没妈的孩子很同
  • 刘邦墓在哪里,真正真正刘邦墓在哪里

  • 刘邦坟墓在什么地方 刘邦墓叫长陵。长陵位于陕西省咸阳市东约20公里的窑店镇三义村北,是汉高祖刘邦与吕后合葬墓。 长陵东西并列着两座陵墓,西为高祖陵,东为吕后陵。相传陵前
  • 老银元最新2018价格表,1911站人银元2018价格

  • 2018年袁大头银元价格 袁大头三年,九年,十年的普品价格在800元左右,八年袁大头值1500元左右。 2018年民国三年的袁大头市场价是多少 不开门。 看假。 字体,图案,领子,肩章,虚
  • 古代最美贤后,中国古代十大贤后是?

  • 中国古代十大贤后是? 中国历史上的十大贤后 1、窦漪,从地位低下的侍女跃为汉文帝皇后,又亲历“文景之治”,身为汉景帝母和汉武帝祖母得享高寿,史称窦太后,为历史上最幸运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