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蕊夫人论文摘要,花蕊夫人诗歌的艺术价值

日期:来源:花蕊夫人论文摘要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花蕊夫人诗歌的艺术价值

  博客首页 排行榜 点播单(0) 《你我的南京》征文 注册 帮助 博文综合 博文 博主 图片 音乐 视频 播主 论坛 新浪吧 圈子

  花海飘香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uahaipiaoxiang[订阅]花海飘香博客 相册 音乐 播客 个人中心 首页博文收藏博客圈字体大小:大中小 正文 花蕊夫人的诗词(2009-02-19 10:24:03)标签:杂谈

  代表诗作

  述国的亡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宫词(梨园子弟以下四十一首一作王珪诗)

  五云楼阁凤城间,花木长新日月闲。

  三十六宫连内苑,太平天子住昆山。

  会真广殿约宫墙,楼阁相扶倚太阳。

  净甃玉阶横水岸,御炉香气扑龙床。

  龙池九曲远相通,杨柳丝牵两岸风。

  长似江南好风景,画船来去碧波中。

  东内斜将紫禁通,龙池凤苑夹城中。

  晓钟声断严妆罢,院院纱窗海日红。

  殿名新立号重光,岛上亭台尽改张。

  但是一人行幸处,黄金阁子锁牙床。

  夹城门与内门通,朝罢巡游到苑中。

  每日日高祗候处,满堤红艳立春风。

  厨船进食簇时新,侍宴无非列近臣。

  日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

  立春日进内园花,红蕊轻轻嫩浅霞。

  跪到玉阶犹带露,一时宣赐与宫娃。

  三面宫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

  直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亭台绕岸傍。

  离宫别院绕宫城,金版轻敲合凤笙。

  夜夜月明花树底,傍池长有按歌声。

  御制新翻曲子成,六宫才唱未知名。

  尽将觱篥来抄谱,先按君王玉笛声。

  旋移红树斫新苔,宣使龙池更凿开。

  展得绿波宽似海,水心楼殿胜蓬莱。

  太虚高阁凌虚殿,背倚城墙面枕池。

  诸院各分娘子位,羊车到处不教知。

  修仪承宠住龙池,扫地焚香日午时。

  等候大家来院里,看教鹦鹉念新诗。

  才人出入每参随,笔砚将行绕曲池。

  能向彩笺书大字,忽防御制写新诗。

  六宫官职总新除,宫女安排入画图。

  二十四司分六局,御前频见错相呼。

  春风一面晓妆成,偷折花枝傍水行。

  却被内监遥觑见,故将红豆打黄莺。

  殿前排宴赏花开,宫女侵晨探几回。

  斜望花开遥举袖,传声宣唤近臣来。

  小球场近曲池头,宣唤勋臣试打球。

  先向画楼排御幄,管弦声动立浮油。

  供奉头筹不敢争,上棚等唤近臣名。

  内人酌酒才宣赐,马上齐呼万岁声。

  殿前宫女总纤腰,初学乘骑怯又娇。

  上得马来才欲走,几回抛鞚抱鞍桥。

  自教宫娥学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

  上棚知是官家认,遍遍长赢第一筹。

  翔鸾阁外夕阳天,树影花光远接连。

  望见内家来往处,水门斜过罨楼船。

  内家追逐采莲时,惊起沙鸥两岸飞。

  兰棹把来齐拍水,并船相斗湿罗衣。

  新秋女伴各相逢,罨画船飞别浦中。

  旋折荷花伴歌舞,夕阳斜照满衣红。

  少年相逐采莲回,罗帽罗衫巧制裁。

  每到岸头长拍水,竞提纤手出船来。

  早春杨柳引长条,倚岸沿堤一面高。

  称与画船牵锦缆,暖风搓出彩丝绦。

  内家宣锡生辰宴,隔夜诸宫进御花。

  后殿未闻宫主入,东门先报下金车。

  端午生衣进御床,赭黄罗帕覆金箱。

  美人捧入南薰殿,玉腕斜封彩缕长。

  选进仙韶第一人,才胜罗绮不胜春。

  重教按舞桃花下,只踏残红作地裀。

  侍女争挥玉弹弓,金丸飞入乱花中。

  一时惊起流莺散,踏落残花满地红。

  七宝阑干白玉除,新开凉殿幸金舆。

  一沟泛碧流春水,四面琼钩搭绮疏。

  山楼彩凤栖寒月,宴殿金麟吐御香。

  蜀锦地衣呈队舞,教头先出拜君王。

  天外明河翻玉浪,楼西凉月涌金盆。

  香销甲乙床前帐,宫锁玲珑闭殿门。

  细风欹叶撼宫梧,早怯秋寒著绣繻。

  玉宇无人双燕去,一弯新月上金枢。

  夜寒金屋篆烟飞,灯烛分明在紫微。

  漏永禁宫三十六,燕回争踏月轮归。

  晓吹翩翩动翠旗,炉烟千叠瑞云飞。

  何人奏对偏移刻,御史天香隔绣衣。

  金井秋啼络纬声,出花宫漏报严更。

  不知谁是金銮直,玉宇沉沉夜气清。

  内庭秋燕玉池东,香散荷花水殿风。

  阿监采菱牵锦缆,月明犹在画船中。

  东宫花烛彩楼新,天上仙桥上锁春。

  偏出六宫歌舞奏,嫦娥初到月虚轮。

  纱幔薄垂金麦穗,帘钩纤挂玉葱条。

  楼西别起长春殿,香碧红泥透蜀椒。

  翠华香重玉炉添,双凤楼头晓日暹。

  扇掩红鸾金殿悄,一声清跸卷珠帘。

  金作蟠龙绣作麟,壶中楼阁禁中春。

  君王避暑来游幸,风月横秋气象新。

  清晓自倾花上露,冷侵宫殿玉蟾蜍。

  擘开五色销金纸,碧锁窗前学草书。

  翠钿贴靥轻如笑,玉凤雕钗袅欲飞。

  拂晓贺春皇帝阁,彩衣金胜近龙衣。

  琐声金彻阁门环,帘卷珍珠十二间。

  别殿春风呼万岁,中丞新押散朝班。

  鸡人报晓传三唱,玉井金床转辘轳。

  烟引御炉香绕殿,漏签初刻上铜壶。

  御按横金殿幄红,扇开云表露天容。

  太常奏备三千曲,乐府新调十二钟。

  宫女熏香进御衣,殿门开锁请金匙。

  朝阳初上黄金屋,禁夜春深昼漏迟。

  三月金明柳絮飞,岸花堤草弄春时。

  楼船百戏催宣赐,御辇今年不上池。

  内人稀见水秋千,争擘珠帘帐殿前。

  第一锦标谁夺得,右军输却小龙船。

  夜色楼台月数层,金猊烟穗绕觚棱。

  重廊屈折连三殿,密上真珠百宝灯。

  天门晏闭九重关,楼倚银河气象间。

  一点星球重绛阙,五云仙仗下蓬山。

  禁里春浓蝶自飞,御蚕眠处弄新丝。

  碧窗尽日教鹦鹉,念得君王数首诗。

  斗草深宫玉槛前,春蒲如箭荇如钱。

  不知红药阑干曲,日暮何人落翠钿。

  太液波清水殿凉,画船惊起宿鸳鸯。

  翠眉不及池边柳,取次飞花入建章。

  御座垂帘绣额单,冰山重叠贮金盘。

  玉清迢递无尘到,殿角东西五月寒。

  春心滴破花边漏,晓梦敲回禁里钟。

  十二楚山何处是,御楼曾见两三峰。

  博山夜宿沈香火,帐外时闻暖凤笙。

  理遍从头新上曲,殿前龙直未交更。

  春殿千官宴却归,上林莺舌报花时。

  宣徽旋进新裁曲,学士争吟应诏诗。

  钓线沈波漾彩舟,鱼争芳饵上龙钩。

  内人急捧金盘接,拨剌红鳞跃未休。

  蕙炷香销烛影残,御衣熏尽辄更阑。

  归来困顿眠红帐,一枕西风梦里寒。

  东宫降诞挺佳辰,少海星边拥瑞云。

  中尉传闻三日宴,翰林当撰洗儿文。

  酒库新修近水傍,泼醅初熟五云浆。

  殿前供御频宣索,追入花间一阵香。

  白藤花限白银花,合子门当寝殿斜。

  近被宫中知了事,每来随驾使煎茶。

  西球场里打球回,御宴先于苑内开。

  宣索教坊诸伎乐,傍池催唤入船来。

  昭仪侍宴足精神,玉烛抽看记饮巡。

  倚赖识书为录事,灯前时复错瞒人。

  后宫阿监裹罗巾,出入经过苑囿频。

  承奉圣颜忧误失,就中长怕内夫人。

  管弦声急满龙池,宫女藏钩夜宴时。

  好是圣人亲捉得,便将浓墨扫双眉。

  密室红泥地火炉,内人冬日晚传呼。

  今宵驾幸池头宿,排比椒房得暖无。

  画船花舫总新妆,进入池心近岛傍。

  松柏楼窗楠木板,暖风吹过一团香。

  三清台近苑墙东,楼槛层层映水红。

  尽日绮罗人度曲,管弦声在半天中。

  安排诸院接行廊,外槛周回十里强。

  青锦地衣红绣毯,尽铺龙脑郁金香。

  安排竹栅与笆篱,养得新生鹁鸽儿。

  宣受内家专喂饲,花毛间看总皆知。

  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鬟便上头。

  按罢霓裳归院里,画楼云阁总重修。

  金画香台出露盘,黄龙雕刻绕朱阑。

  焚修每遇三元节,天子亲簪白玉冠。

  六宫一例鸡冠子,新样交镌白玉花。

  欲试澹妆兼道服,面前宣与唾盂家。

  三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

  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

  小小宫娥到内园,未梳云鬓脸如莲。

  自从配与夫人后,不使寻花乱入船。

  锦城上起凝烟阁,拥殿遮楼一向高。

  认得圣颜遥望见,碧阑干映赭黄袍。

  水车踏水上宫城,寝殿檐头滴滴鸣。

  助得圣人高枕兴,夜凉长作远滩声。

  平头船子小龙床,多少神仙立御旁。

  旋刺篙竿令过岸,满池春水蘸红妆。

  苑东天子爱巡游,御岸花堤枕碧流。

  新教内人供射鸭,长将弓箭绕池头。

  罗衫玉带最风流,斜插银篦慢裹头。

  闲向殿前骑御马,挥鞭横过小红楼。

  沉香亭子傍池斜,夏日巡游歇翠华。

  帘畔玉盆盛净水,内人手里剖银瓜。

  薄罗衫子透肌肤,夏日初长板阁虚。

  独自凭阑无一事,水风凉处读文书。

  婕妤生长帝王家,常近龙颜逐翠华。

  杨柳岸长春日暮,傍池行困倚桃花。

  月头支给买花钱,满殿宫人近数千。

  遇著唱名多不语,含羞走过御床前。

  小雨霏微润绿苔,石楠红杏傍池开。

  一枝插向金瓶里,捧进君王玉殿来。

  锦鳞跃水出浮萍,荇草牵风翠带横。

  恰似金梭撺碧沼,好题幽恨写闺情。

  春天睡起晓妆成,随侍君王触处行。

  画得自家梳洗样,相凭女伴把来呈。

  舞头皆著画罗衣,唱得新翻御制词。

  每日内庭闻教队,乐声飞上到龙墀。

  春早寻花入内园,竞传宣旨欲黄昏。

  明朝驾幸游蚕市,暗使毡车就苑门。

  半夜摇船载内家,水门红蜡一行斜。

  圣人正在宫中饮,宣使池头旋折花。

  春日龙池小宴开,岸边亭子号流杯。

  沈檀刻作神仙女,对捧金尊水上来。

  梨园子弟簇池头,小乐携来候宴游。

  旋炙银笙先按拍,海棠花下合梁州。

  慢梳鬟髻著轻红,春早争求芍药丛。

  近日承恩移住处,夹城里面占新宫。

  别色官司御辇家,黄衫束带脸如花。

  深宫内院参承惯,常从金舆到日斜。

  日高房里学围棋,等候官家未出时。

  为赌金钱争路数,专忧女伴怪来迟。

  摴蒱冷澹学投壶,箭倚腰身约画图。

  尽对君王称妙手,一人来射一人输。

  慢揎红袖指纤纤,学钓池鱼傍水边。

  忍冷不禁还自去,钓竿常被别人牵。

  宣城院约池南岸,粉壁红窗画不成。

  总是一人行幸处,彻宵闻奏管弦声。

  丹霞亭浸池心冷,曲沼门含水脚清。

  傍岸鸳鸯皆著对,时时出向浅沙行。

  杨柳阴中引御沟,碧梧桐树拥朱楼。

  金陵城共滕王阁,画向丹青也合羞。

  晚来随驾上城游,行到东西百子楼。

  回望苑中花柳色,绿阴红艳满池头。

  牡丹移向苑中栽,尽是藩方进入来。

  未到末春缘地暖,数般颜色一时开。

  明朝腊日官家出,随驾先须点内人。

  回鹘衣装回鹘马,就中偏称小腰身。

  盘凤鞍鞯闪色妆,黄金压胯紫游缰。

  自从拣得真龙种,别置东头小马坊。

  翠辇每从城畔出,内人相次簇池隈。

  嫩荷花里摇船去,一阵香风逐水来。

  高烧红烛点银灯,秋晚花池景色澄。

  今夜圣人新殿宿,后宫相竞觅只承。

  苑中排比宴秋宵,弦管挣摐各自调。

  日晚阁门传圣旨,明朝尽放紫宸朝。

  夜深饮散月初斜,无限宫嫔乱插花。

  近侍婕妤先过水,遥闻隔岸唤船家。

  宫娥小小艳红妆,唱得歌声绕画梁。

  缘是太妃新进入,座前颁赐小罗箱。

  池心小样钓鱼船,入玩偏宜向晚天。

  挂得彩帆教便放,急风吹过水门前。

  傍池居住有渔家,收网摇船到浅沙。

  预进活鱼供日料,满筐跳跃白银花。

  秋晚红妆傍水行,竞将衣袖扑蜻蜓。

  回头瞥见宫中唤,几度藏身入画屏。

  御沟春水碧于天,宫女寻花入内园。

  汗湿红妆行渐困,岸头相唤洗花钿。

  亭高百尺立春风,引得君王到此中。

  床上翠屏开六扇,折枝花绽牡丹红。

  内人承宠赐新房,红纸泥窗绕画廊。

  种得海柑才结子,乞求自送与君王。

  翡翠帘前日影斜,御沟春水浸成霞。

  侍臣向晚随天步,共看池头满树花。

  金碧阑干倚岸边,卷帘初听一声蝉。

  殿头日午摇纨扇,宫女争来玉座前。

  嫩荷香扑钓鱼亭,水面文鱼作队行。

  宫女齐来池畔看,傍帘呼唤勿高声。

  新翻酒令著词章,侍宴初闻忆却忙。

  宣使近臣传赐本,书家院里遍抄将。

  寒食清明小殿旁,彩楼双夹斗鸡场。

  内人对御分明看,先赌红罗被十床。

  寝殿门前晓色开,红泥药树间花栽。

  君王未起翠帘卷,又发宫人上直来。

  海棠花发盛春天,游赏无时引御筵。

  绕岸结成红锦帐,暖枝犹拂画楼船。

  日晚宫人外按回,自牵骢马出林隈。

  御前接得高叉手,射得山鸡喜进来。

  朱雀门高花外开,球场空阔净尘埃。

  预排白兔兼苍狗,等候君王按鹘来。

  会仙观内玉清坛,新点宫人作女冠。

  每度驾来羞不出,羽衣初著怕人看。

  老大初教学道人,鹿皮冠子澹黄裙。

  后宫歌舞今抛掷,每日焚香事老君。

  法云寺里中元节,又是官家诞降辰。

  满殿香花争供养,内园先占得铺陈。

  金章紫绶选高班,每每东头近圣颜。

  才艺足当恩宠别,只堪供奉一场闲。

  内人深夜学迷藏,遍绕花丛水岸傍。

  乘兴忽来仙洞里,大家寻觅一时忙。

  小院珠帘著地垂,院中排比不相知。

  羡他鹦鹉能言语,窗里偷教鸲鹆儿。

  岛树高低约浪痕,苑中斜日欲黄昏。

  树头木刻双飞鹤,荡起晴空映水门。

  大臣承宠赐新庄,栀子园东柳岸傍。

  今日圣恩亲幸到,板桥头是读书堂。

  树叶初成鸟护窠,石榴花里笑声多。

  众中遗却金钗子,拾得从他要赎么。

  小殿初成粉未干,贵妃姊妹自来看。

  为逢好日先移入,续向街西索牡丹。

  内人相续报花开,准拟君王便看来。

  逢著五弦琴绣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数看谁曲校多。

  明日梨花园里见,先须逐得内家歌。

  黄金合里盛红雪,重结香罗四出花。

  一一傍边书敕字,中官送与大臣家。

  宫人早起笑相呼,不识阶前扫地夫。

  乞与金钱争借问,外头还似此间无。

  小随阿姊学吹笙,见好君王赐与名。

  夜拂玉床朝把镜,黄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烟,万岁声长动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诞,内人争乞洗儿钱。

  宫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长生一半红。

  供御樱桃看守别,直无鸦鹊到园中。

  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

  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

  大仪前日暖房来,嘱向朝阳乞药栽。

  敕赐一窠红踯躅,谢恩未了奏花开。

  御前新赐紫罗襦,步步金阶上软舆。

  宫局总来为喜乐,院中新拜内尚书。

  鹦鹉谁教转舌关,内人手里养来奸。

  语多更觉承恩泽,数对君王忆陇山。

  分朋闲坐赌樱桃,收却投壶玉腕劳。

  各把沈香双陆子,局中斗累阿谁高。

  禁寺红楼内里通,笙歌引驾夹城东。

  裹头宫监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弹弓。

  舞来汗湿罗衣彻,楼上人扶下玉梯。

  归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泼银泥。

  宿妆残粉未明天,总立昭阳花树边。

  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

  众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笔砚开。

  书破红蛮隔子上,旋推当直美人来。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

  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箫改调筝移柱,催换红罗绣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两行宫监在帘前。

  窗窗户户院相当,总有珠帘玳瑁床。

  虽道君王不来宿,帐中长是炷牙香

关于明朝的论文

纵观中国数千年的文学史,最绚烂的时代好象都是乱世。由上古的《山海经》传说,到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是可谓一时之盛,文化高峰。一旦秦始皇统一六国便有了‘焚书坑儒’,----汉朝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及至清朝的’文字狱”和现代的诸如‘书报检查制度“等。往往潇洒如意者少,纵横天下者少,到是产生了不少诸如《思旧赋》一类的文章。其实就是当代也还有’文革‘;在台湾,李敖柏杨等也是把牢底坐穿了的人物。------文人?在这场历史和岁月的洪流中,或摇尾乞怜,或登堂入室;或隐于朝野,或慷慨赴死。看起来是一副无比壮丽的画卷:其实不论那一种结局和方式,都只能说是只有悲剧,没有喜剧。最后的一次文化的高峰应该是’五四”罢?本世纪80年代的思想界由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环境,曾经起过一些波澜,那时的文学也曾有与之呼应的东西萌现。不过注定是昙花一现。至此,就再也没有什么大动静。

读史使人明智。---咱们回来看明代。明朝统一天下后,中央集权的政治环境空前险恶,宋濂、刘基等著名文人先后黜杀----正统文学的沉寂,刚好成就了通俗小说和小品文的繁荣。这时候有些积淀已久的文化特征就很典型的显现了(主要是庸俗和委琐的一面)。而浸淫其中的文人们似乎也并不在意:或治世或出世,有寄情山水有平天下者----或兼而有之。形成了如繁华似锦,如日照群山;或艳丽或阴暗或平静淡泊的心理态势,林林总总光彩眩目。这些就是我们先天的胎里带来的气质。

看来政治险恶是一方面,社会风气与经济、文化也是和文学息息相关。不管那一个朝代,有才能得人必然寻求一个展示、发挥的空间。经世治国也好,诗文自乐也罢都是一个舞台。既是舞台,自然什么声音都应该有,不平之声更多。古人云:“不平则鸣”----当然“平”也可以“鸣”,只是似乎只有这“不平之鸣”更加复杂有味。

----现在就没有’不平之鸣‘了么?no.中国要享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恐怕还要有相当的一段路要走。文学作为最能体现社会发展阶段特征的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与之相呼应的。对了,有一个唐朝的特例。说到唐朝的文化高峰,便大体可以看出:虽然仍是帝制的中央集权,但由于统治阶级的英明,国家实力的强大,民族自信心的空前膨胀,文化优越感也就水到渠成的具有高度。至今还可以从盛唐的诗歌中领略那种文学上的轻松愉悦的心态,这种心态的流露是真诚的,可以想见哪个时代文人门自由发挥的神姿。到了现代(有学者认为我们现在正走向类似“盛唐”的时代),民主和自由作为社会精神的核心,“德先生”和“赛先生’依然作为两面伟大的旗帜,更加切近人们的理想。但是,这可能需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整体素质的提高,而不只是经济力量的提升。21世纪的中国是处于一个上升时期的历史阶段。在这段历史性的变革之中,政治和经济体制的变革成为主旋律----文化亦步亦趋,狼狈不堪。在一个所有文化现象都得不到充分显现的时代,文学也同样不可能成为主角。

文学作为传达思想的艺术形式的功能被人为的淡化了。因为当今世界的当权者的有些做法并没有超脱“独尊儒术”的境界(包括所有国家)。民主和自由永远是相对的,这决定文学作为一种物质性很弱的东西往往会被排除在社会核心之外。同样,作为文学的创造者,文人们也永远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他们需要依附于某种物质性的,实在的东西----如果不是强权,就是财富。这样文人门的独立性也永远具有局限性:所谓“书生造反,三年不成”,即是此因。

一部《中国文学史。明代卷》笼笼统统介绍了一个朝代或者几个时代的,文学和文人的命运。读书需要自己的眼睛----这些东西很难用某一个具体的名词来表达,这就好象是某种惯性:你的眼光往往来源于你身后的一种文化的传承和积淀。此上的杂感,可以想见,也并没有走出几千年来中国文人的路子。好在,现在毕竟不是写《思旧赋》的时代了。

唐朝前期马牧业兴旺发达,首先是与马匹在当时国防上的重要地位分不开的。唐朝立国之初,承隋末征战乱离之后,马政残败不堪,只有牝牡三千余匹,颇有西汉初年“天子不能具醇驷,将相或乘牛车”的景象。然而当时征战频仍,军队和馆驿交通都急需大量的马匹来充当战骑和运载工具。马牧业的发展成为当务之急。

唐初,统治集团在基本上稳定了国内局势以后,面临的一个急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就是如何消除边患。当时“突厥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之,控弦百余万。”〔(1)〕从武德四年开始,突厥不断骚扰唐朝边境。武德九年七月,突厥颉利可汗率精骑十余万,进寇武功,京师戒严。

面对突厥日益严重的军事压力,秦王李世民根据突厥“惟劲骑奔冲”的特点,主张加强军队骑兵的建设,用军事进攻的战略,彻底击溃突厥军队,一劳永逸地解决边患问题。

李世民即位伊始,就致力于军队的建设。武德九年九月,唐太宗召集诸卫将卒习武於显德殿,并说:“我不使汝等穿池筑苑,造诸淫费,农民恣令逸乐,兵士唯习弓马,庶使汝战,亦望汝前无横敌。”由于唐朝重视军队训练,不久“士卒皆为精锐。”〔(2)〕贞观三年,反击突厥的时机成熟,唐太宗遣派军队十余万,分兵六路,向突厥发起大规模的进攻。战争爆发后,代州道行军总管李靖亲率精兵,自马邑出击,一举袭破定襄城,颉利可汗狠狈逃遁。李靖随即选派轻骑兵一万,携二十日干粮,深入追击。“靖军逼其牙帐十五里,虏始觉,颉利畏威先走,部众因而溃散。”在这次反击战中,骑兵发挥了重要作用。

唐朝自从灭亡了东突厥以后,对外战争基本上就从防御性的自卫战争,转变为进攻性的战争,由于军事战略的转变,就使唐朝前期的对外战争,具有了如下主要特点:

第一,战争主要是汉族与“夷狄”之间的冲突。唐朝前期与突厥、吐谷浑、薛延陀、奚、契丹、高丽等,都发生过战争,尤其是和突厥、吐蕃、高丽之间的战争,不仅规模大,而且持续时间长。要同这些善于骑射的游牧民族作战,就离不开骑兵。

第二,战场辽阔,长途奔袭。唐朝前期多次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远征。如贞观九年,唐军远征吐谷浑〔(3)〕”、贞观十三年唐朝出兵高昌〔(4)〕、天宝六年,唐将高仙芝率步骑一万人远征小勃律国〔(5)〕等,不仅以骑兵为主,而且从征步兵也自备私马。

在唐朝前期的战争中,为了缩短行军时期,提高进攻速度,增强攻击的突然性,唐军往往使用大量骑兵。杜佑《通典》记载的李靖兵法说,“诸大将出征,且约授兵二万人,即分为七军,如或少,临时更定,大率十分之中,三分为奇兵。……”李靖兵法反映的是唐初军队兵种配备的情况。天宝元年,唐玄宗穷兵黩武,全国共有军队五十七万四千人,其中边镇兵四十九万人,战马八万余匹,分属十个节度使。如河西节度使赤水军幅员一千五百里,前拒吐蕃,北抗突厥,有兵三万三千人,马一万三千匹。其它如河东节度使大同军有兵九千五百人,马五千五百匹。横野军有兵三千人,马一千八百匹。骑兵在唐朝军队中已占有相当的比重。正如恩格斯所说,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骑兵在整个中世纪一直是各国军队的主要兵种。”

第三,战争中普遍使用蕃兵蕃将。李渊在太原起兵时,军队里就有蕃兵蕃将。唐太宗开创了大量使用蕃将蕃兵的先例。贞观初年,“自突厥颉利破后,其余酋长至皆拜将军、中郎将,布列朝廷,五品以上者百余人,殆与朝士相半。”如突厥人史大奈、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铁勒人契bì@①何力等皆拜将军,领兵征战。到开元天宝时,使用蕃将有了更大发展,如安禄山、歌舒翰等蕃将都任节度使,手握重兵,坐镇一方。陈寅恪先生说:“玄宗后半期,以蕃将代府兵,为其武力之中坚。”〔(6)〕

蕃兵也经常被征调。如贞观八年,西海道行军大总管李靖率突厥、契bì@①之众击吐谷浑。贞观二十一年,kūn@②丘道行军大总管阿史那社尔、郭孝恪发铁勒十三部及突厥精骑十万征龟兹。永徽二年,弓月道行军总管契bì@①何力与梁建方征调秦、成、岐、雍州府兵三万及回纥兵五万骑,平西突厥贺鲁叛乱。

蕃将蕃兵在战场上,只有和战骑相结合,才能充分发挥他们的特长。乾元二年,唐将李光弼在河阳战场上抗击史思明叛军,他命令蕃将论惟贞部投入战斗。论惟贞说:“贞,蕃将也,不知步战,请铁骑三百。”〔(7)〕可见蕃将在战争中是离不开战马的。

唐军在战争中,骑兵部队担负攻击、牵制、迂huí@③、侧击等多方面的作战任务,因此,战马损失也很严重。如贞观十九年唐军征高丽,“初入辽也,将士十万人,各有八驮,两军战马四万匹。及还,死者一千二百人,八驮及战马死者十七八。”〔(8)〕龙朔二年,左武卫大将军郑仁泰率轻骑一万四千人讨伐铁勒,“至仙萼河,不见虏,粮尽而还,值大雪,士卒饥冻,弃捐甲兵,杀马食之,马尽,人自相食,比入塞,余兵才八百人。”〔(9)〕

唐朝前期的对外战争所以能够坚持数十年之久,并且不断取得胜利,扬国威于境外,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唐朝有一支称雄于世的强大军队。而空前发达的马牧业为其提供源源不绝的大量高质量的战马,为军队保证了坚强的战斗力。由于战争对战马的依赖,也就为唐朝发展大规模国家监牧养马和民间养私马,繁荣马牧业生产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唐朝发达的馆驿交通需要大量的驿马

唐朝前期国家疆域广大,“东极海,西至焉耆,南尽林州南境,北接薛延陀界;东西九千五百一十一里,南北一万六千九百一十八里。”〔(10)〕为了满足当时国内外交通的需要,唐朝建立了完备的馆驿制度。从长安通往全国各地的主要交通线上,每隔三十里设一馆驿,以传送公文,迎送来往官吏。当时唐朝有馆驿一千二百九十七所,水驿二百六十所,水陆相兼驿八十六所,依照馆驿在交通中的重要程度,分别等级供给一定数量的驿马。按规定京师都邑亭驿配马七十五匹。诸州县馆驿配马分为六等,一等六十匹,二等四十五匹,三等三十匹,四等十八匹,五等十二匹,六等八匹。地形险峻,道路崎岖和江南岭南等地区不宜大马奔驰,配备蜀马。

同时,唐朝还有递驮制度,需要使用大量马匹。《唐六典》卷三《户部尚书》载:

“凡亲王入朝,皆给车牛驮马,车牛六十乘,驮马一百匹。若大妃回来,加车牛二十乘,马二十匹。别chì@④追入,给马六十匹。内外百官家口应给递送者,皆给人力车牛。一品,手力三十人,车七乘,马十匹,驴十五头,二品,手力二十四人,车五乘,马六匹,驴十头,三品,手力二十人,车四乘,马四匹,驴六头,四品五品,手力十二人,车二乘,马二匹,驴三头,六品七品,手力八人,车一乘,马二匹,驴二头,八品九品,手力五人,车一乘,马一匹,驴二头。若别chì@④给递者三分加一,家口少者,不要满此数,无车牛处,以马驴代。”

唐朝军队出征,所经州县要提供递驮。开元三年,朝廷以左羽林大将军郭虔guàn@⑤兼安西大都护四镇经略大使。”虔guàn@⑤请自募关中兵万人诣安西讨击,皆给递驮及熟食,chì@④许之。”〔(11)〕胡三省《资治通鉴》注释说:递驮者,沿途递发马牛驴,驮运兵器什物也。

驿马用途日益广泛。李肇《国史补》说:“杨贵妃生於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谢枋得《注解选唐诗》说:“明皇天宝间,涪州贡荔枝,到长安,色香不变,贵妃乃喜。州县以邮传疾走称上意,人马僵毙,相望於道。”由于滥用驿马,驿马耗损也非常严重。玄宗时,河南府官在“奏论驿马表”中称诉:“今月一日中使魏光胜至,伏奉手诏,当管每驿更加添鞍马,不得停留往来使命者,优以所到邮传以备急宣。臣某中谢,伏以当府重务,无过驿马,臣到之日,唯此是图,虽牧市百端,死损相继。盖缘府界阔远,山谷重突,自春多雨,马蹄又软,驰驱石路,bì@⑥踣实多。比于陕虢以西,以汝郑等处,道路稍异,日夜倍忧。又西自永宁,东自汜水,南到临汝,北达河阳,正驿都管一十六所,常加慎备,动以久缺,此皆臣无政术,上轸圣心,@⑦地局天,不足所处。臣今分遣吏,稍加价钱兼令外求,冀免有缺。”〔(12)〕河南府这封论奏驿表反映了唐朝统治者对驿马的高度重视和驿马在交通中的重要性。

唐朝重视马政建设大规模发展国家监牧养马

马牧业是保障唐朝强大国防军事力量和交通运输的必要条件,同唐朝兴衰休戚相关,唐朝统治者非常重视马牧业。尤其是唐太宗、唐玄宗为唐朝的马政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贞观初年,唐朝把隋朝遗留在长安东北赤岸泽牧场的三千匹牝牡马迁移到陇右,创建了国家监牧基地。

唐朝为了发展国家马牧业,建立了规模宏大、组织严密的马政机构和监牧制度。《唐六典》载:

“太仆寺,卿一员,从三品。少卿二员,从四品上。卿之职掌邦国jiù@⑧牧,车舆之政令,总乘黄、典jiù@⑧、典牧、车府四署及诸监牧之官属。少卿为之贰。凡国有大礼及大驾行幸,则供其五辂属车。凡监牧羊马所通籍帐,每岁则受而会之,以上尚书驾部,以议其官吏之考课,丞四人。从六品上。主簿二人,从七品上。录事二人,从九品上。府十七人,史三十四人,兽医博士四人,兽医六百人,学生一百人,亭长四人,掌固六人。”

“凡马五千匹为上监,三千匹以上为中监,以下为下监。凡马牛之群以百二十,驼骡驴之群以七十,羊之群以六百二十。群有牧长牧尉。补长以六品已下子、白丁、杂色人等为之;补尉以散官八品已下子为之。品子八考,白丁十考,随文武简试与之。凡马有左右监,以别其粗良,以数纪其名,而著其簿籍。细马之监称左,粗马之监称右。其杂畜牧皆同下监,仍以土地为其监名。凡马各以年名籍之,每岁季夏造,至孟秋,群牧使以诸监之籍合为一,常以中秋上于寺。诸牧别立南使、北使、西使、东使以分统之。”

唐朝政府颁布律令,从法律上保护马牧业发展。《唐律疏议》中的jiù@⑧库律规定:

“诸牧畜产,准所除外,死失及课不充者,一,牧长及牧子,笞三十;亡,加一等;过,杖一百;十,加一等,罪止徙三年,羊减三等。”

“系饲死者各加一等,失者又加二等。牧尉及监,各随所管牧多少通计为罪。仍以长官为首,佐职为从。余官有管牧者,也准此。”

“凡官畜在牧而亡失者,给程以访,过日不获,估而征之。谓给访限百日不获,准失处当时作值征纳,牧子及长官各知其半,若户奴无财者,准铜依加杖。”

《唐律疏仪》中贼盗律规定:

“诸盗官私马牛而杀者徒二年半。”“诸故杀官私马牛者徒一年半。”“主自杀马牛者徒一年。”

开元二年六月chì@⑨:“杀牛马骡等犯者科罪,不得官当,荫赎。公私贱隶犯者,先决杖六十,然后科罪。”〔(13)〕

唐朝前期,统治集团慎重选拔任用马政官员。唐初宰相长孙无忌认为“群牧事重,委在长官。”开元三年,唐玄宗chì@⑨令:“诸道牧监有缺紧要者,委本使司简择明闲牧养者,奏付选司勘实补拟。如非其材,所由科贬,经负犯者,不在奏补之限。”〔(14)〕,因此,从贞观至开元,出现了张万岁、王毛仲、牛仙客等堪称能吏的马政官员。唐朝宰相张说撰写的《大唐开元十三年陇右监牧颂德碑》说:“大唐接周隋乱离之后,承天下征战之弊,@⑩括残烬仅得牝牡三千,从赤岸泽徙之陇右,始命太仆少卿张万岁葺其政焉。而奕代载德,纂修其绪,肇自贞观,成于麟德,四十年间,马至七十万六千匹。置八使以董之,设四十八监而掌之。”〔(15)〕张万岁经营马政的建树,到宋朝仍受到宋仁宗的赞誉:“唐用张万岁典马政,恩信行乎下,故马政修举,后世称为能吏。”〔(16)〕王毛仲,娴习弓马。开元初,为内外闲jiù@⑧兼知监牧使,”部统严整,群牧@⑾息,遂倍其初。@⑿粟之类,不敢盗窃,每岁迥残,常致数万斛。不三年,扈从东封,以诸牧马数万匹从,每色为一队,望之如云锦。”〔(17)〕县吏出身的牛仙客,“清勤不倦,接待上下,必以诚信。”开元中历任太仆少卿、太仆卿,政绩显著,〔(18)〕开元二十四年擢登相位。唐朝前期马政修举,与统治者认真选用马政官吏这一点是分不开的。

唐朝建立了马匹的医疗制度和机构。唐朝太仆寺设有兽医博士四人,兽医六百人,学生一百人。尚乘局有兽医七十人,太子仆寺有兽医二十人。其兽医人数之多,在唐代以前是罕见的。地方州县也设有兽医机构和人员。官畜在道,有羸病不堪前进者,留付随近州县,养饲疗救。粟草及药官给,而所在官司受之,须疗养有法。陇右监牧也设置病马坊:“内jiù@⑧马每年有@⒀者、病者、老者、疲者,择其不任者,以颁诸坊,则必倭之、艾之、行之、节之,俟其跳梁,俟其充脂而后入之。”〔(19)〕

唐代的兽医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医疗经验,并撰写了兽医著作。值得特别提到的是唐朝人李石著作的《司牧安骥集》,这是一部学术价值很高,影响深远的名著,不仅为当代所重视,而且在宋、明两朝,还曾经作为官版印刷,广泛发行,甚至传到国外。明神宗万历二十三年,日本人翻译出版了这部名著。今天,《司牧安骥集》是我国现存最古的一部兽医著作,仍受到科学研究工作者的高度重视。

唐朝前期重视改进中国马匹的品种,提高马匹的素质。贞观初年,同州剌史宇文士及在当地发现一匹隋朝开皇年间从大宛进献的名马流落在民间,“老于朝邑市面家挽@⒁,鬃尾焦秃,皮肉穿穴。”这匹马被送到京师时,唐太宗亲自到郊外长乐坡迎接,并派人精心调理,“饲以钟乳”。后来此马产下五匹马驹,长大后都成为骏马。

唐朝通过对外马匹贸易,从境外引进大量品质优良的马匹。唐朝前期,唐太宗、唐高宗都曾多次派人到境外采购马匹。开元年间,唐朝每年从突厥买马三、四千匹。开元二十四年买马达一万四千匹,付给马价绢五十五万匹。《资治通鉴》卷二一三说唐玄宗“每岁@⒂缯帛数十万匹就市戎马,以助军旅,且为监牧之种,由是国马益壮焉。”《太平广记》韩干篇记载说:“开元后,四海清平,外域名马,重译叠至,然而砂碛且遥,蹄甲多薄。玄宗选其良者,与中国之骏,同颁马政。自此,内jiù@⑧有飞黄、照夜、浮云,五方之乘,奇毛异状,筋骨既健,蹄甲皆厚。”刘禹锡《伤我马词》说:“初,玄宗羁大宛,而尽有其名马,命典牧以时起居。洎西幸蜀,往往民间得其种,而蕃马故良,毛色者率非中土类也。”

唐朝周边国家和地区经常给唐朝进贡,贡献的礼品中往往有大批的骏马。如高祖时,康国献马四千匹。贞观四年,龟兹献名马。贞观十一年,jì@⒃宾国遣使献马。贞观十七年,薛延陀献马五万匹。长安二年,吐蕃遣使献马千匹。贡献来的马匹。许多是珍贵的良种名马,如康国马,体格特别高大壮硕,“今时官马,犹是其种。”〔(20)〕

私人养马业兴盛繁荣促进了唐朝养马业的全面发展

唐朝前期马牧业的兴旺发达,是与当时民间盛行私人养马和社会尚武的风气分不开的。我国古代自从晋朝永嘉之乱,“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21)〕“游牧民族开始入主中原,形成汉夷杂居。如果从西晋末年永嘉年间算起。其间十六国时期就有一百三十六年。接着,元魏统一黄河流域,历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延续至隋末唐初,又复三百多年,因此,北方社会的生活习俗深受胡俗的影响,与秦汉时期相比,有了很大的变迁。杜牧《樊川集》载《唐故范阳卢秀才墓志》说,卢秀才名霈者,“自天宝后三代,或仕燕,或仕赵,两地皆多良田畜马。生年二十,未知古有人曰周公、孔夫子者,击球饮酒,马射走兔,语言习尚,无非攻守战斗之事。”《旧唐书》李珙传说“李珙,山东甲姓,代修婚姻,至珙,不好读书,唯以弓马为务。”《新唐书》王难得传说“王难得,沂州临沂人,父恩叔,少隶军试为太子宾客,难得健于武,工骑射。”……由于社会风气的薰陶,唐朝贵贱士庶尚武成风,酷爱骑马,为私人养马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唐代妇女骑马之风也很盛行。《新唐书》车服志说:“初,妇人施mì@⒄lí@⒅以蔽身,永徽中,始用帷帽,施裙及颈,坐担以代车。命妇朝谒,则以驼驾车,数下诏禁而不止。武后时,帷帽益盛,中宗后,乃无复矣。宫人从驾皆胡帽乘马,海内效之,至露髻驰骋,而帷帽亦废,有衣男子衣而@⒆,如奚、契凡之服。”因为骑马,贵族庶民都喜好胡服胡帽,“其后安禄山反,当时以为服妖之应。”〔(22)〕天宝时,杨贵妃每骑马,则大宦官高力士执辔授鞭。外戚杨国忠“有时与虢国并辔入朝,挥鞭走马。”〔(23)〕《全唐诗》花蕊夫人《宫诗》描写宫女初学马术的情景说:“殿前宫女总纤腰,初学鞍骑怯又娇,上得马来才欲走,几回抛kòng@⒇抱鞍桥。”

唐朝政府禁止工商人骑马。“乾封二年二月,禁工商不得乘马。”〔(24)〕但是禁令只是一纸空文。“商人乘马,前代所禁,近日得恣其乘马,雕鞍银镫,装饰焕烂,从以童骑,最为僭越。”〔(25)〕

由于马匹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需要,唐朝私人养马极为兴盛,是唐朝马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贵族官僚饲养大量私马。唐太宗子越王李贞“在蔡州,数奏免所部租赋以给人心,家僮千人,马数千匹。”〔(26)〕太平公主在开元初被诛时,“籍其家,财货山积,珍奇宝物,侔於御府,马牧羊牧田园质库,数年征敛不尽。”〔(27)〕官僚裴冕“性本侈靡,好尚车服及营珍馔,名马在枥,直数百金者常十数。”〔(28)〕《新唐书》兵志载:“王侯、将相、外戚牛驼羊马之牧布诸道,百倍于县官,皆以封邑号名为印自别,将校亦备私马。议谓秦汉以来,唐马最盛,天子又锐志武事,遂弱西北蕃。”

贵族官僚为了设置私人牧场,大肆侵占国家和农民的土地。为了抑制土地兼并,天宝十一年玄宗chì@④令:“两京去城五百里内不合置牧地,地内熟田仍不得过五顷以上、十顷以下,其有余者仰官牧。”〔(29)〕唐朝规定,每匹驿马国家配给牧地二十亩,按此标准计算,则两京五百里内私人可以占有养五十匹马的熟地。

唐代民间富人也大量养私马。“盘禾安氏有马千驷,怙富不虔。”〔(30)〕《太平广记》于远篇说:“邺中富人于远者,性奢逸而复好良马,居第华丽,服玩鲜洁,拟于公侯之家,常养良马数十匹。”

唐代农民养私马。唐朝前期实行府兵制,农民普遍要服兵役,唐朝规定,府兵被征点服役,所需戎器驮马锅幕糗粮均须自备。《唐六典》兵部载:“凡差卫士征戍镇防,亦有团伍,其善弓马者为越骑团,余为步兵团,主帅以下统领之,火十人,有六驮马,若无马乡,任备驴、骡及牛。”“天下之有马者,州县皆先以邮递军旅之役。”唐朝规定,战马由官府给钱购置或供给监牧马,后来“诸州府马缺数稍多,既合官填,复须私备。”〔(31)〕因此,唐代农民也普遍养私马。

唐代空前繁荣的社会经济为私人养马业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唐六典》太仆寺记载了官马每天的饲料数量。闲jiù@⑧马每匹草一围,粟一斗,盐六勺。监牧马春冬季节每匹草一围,粟一斗,盐二合。而唐代官奴婢的口粮标准则为:“其粮丁口日给二升,中口一升五合,小口六合。诸户留长上者,丁口日给二升五合,中男给二升。〔(32)〕唐代养马正是所谓“一马伏枥,当中家六口之食。”如没有发达繁荣的社会经济,要产生这样盛大规模的养马业是不可能的。

为了发展社会马牧业,唐朝政府制定了一些鼓励民间私人养马的政策。唐朝初年,魏元忠上疏要求朝廷支持发展民间养私马。他说:“师行必籍马力,不数十万不足与虏争,臣请天下自王公及齐人挂籍之口,人税百钱。又驰天下马禁,使民得乘大马,不为数限,官籍其凡,勿使得隐。不三年,人间畜马可五十万,即诏州县以税口钱市之,若王师大举,一朝可用。”〔(33)〕魏元忠的疏奏,得到唐高宗的重视。唐玄宗即位后,在积极发展国家监牧养马的同时,也重视发展私人养马,并革除了一些妨碍私人养马的弊政。唐初武德时,就实行按资产多少,把户分为三等,不久改为九等,按户等交税。官府定户等时把私人养的马也作为资产,私马多户等就升高,户税也增加负担,从而挫伤了农民养私马的积极性。同时,州县有邮递军旅之役,官府总是加在养私马户人家。“供官徭役,道路相继,兄去弟还,首尾不绝。远者往来五六千里,春秋冬夏,略无休时。”〔(34)〕这对养马户来说,更是一种灾难。唐玄宗针对“百姓畏苦,乃多不畜马,骑射之士减曩时”的情况,于开元九年下诏规定:“自今诸州民,勿限有无荫,能家畜十马以上,免贴驿邮递征行,定户无以马为资。”“若要须供拟,任临时率户出钱市买。”〔(35)〕唐玄宗提出的改革措施,减轻了养私马户的经济负担,调动了农民养马积极性,促进了唐代马牧业的发展。天宝十五年,安史叛军攻入长安。唐太子李亨“至彭原,又募得甲士四百,率私军以助军。至平凉郡,sōu@(21)阅监牧公私马,得数万匹,官军益振。”〔(36)〕建中元年,唐德宗在战乱之后,仅在关辅地区一次就市马三万余匹。由此可见,唐朝前期私人养马业是何等的兴旺发达。

综上所述,唐朝前期马牧业空前繁荣发达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从主观上来说,是由于马匹在国防军事、交通运输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使唐朝统治者高度重视马牧业生产,为此组织和制定了系统完整的马政机构和制度,建立了规模宏大的监牧基地,大力开展对外马匹贸易,采取了鼓励养私马的措施和政策;从客观上来说,自西晋末年起大量游牧民族迁徙内地,带来了塞外习俗和畜牧生产的经验技能,并在北方汉人中获得传

相关阅读

  • 花蕊夫人论文摘要,花蕊夫人诗歌的艺术价值

  • 花蕊夫人诗歌的艺术价值 博客首页 排行榜 点播单(0) 《你我的南京》征文 注册 帮助 博文综合 博文 博主 图片 音乐 视频 播主 论坛 新浪吧 圈子 花海飘香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ua

热门文章

  • 启功书法,启功的书法在书法史上的地位?

  • 启功的书法在书法史上的地位? 启功是我国著名的书法家,他的书法被后来的评论家誉为“书起千年之衰”,对于启功老先生的书法给予极高的评价。启功书法最大的贡献就是创造了“
  • 爱情保卫战2018全集59,爱情保卫战2018.6.15

  • 爱情保卫战2018年2月9日发布的 小白家是天津农村的,自小因家庭条件不好小学就辍学打工去了,同时他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先后谈过两个女友,一个在恋爱期间称父亲要治病向他借钱,

最新文章

  • 花蕊夫人论文摘要,花蕊夫人诗歌的艺术价值

  • 花蕊夫人诗歌的艺术价值 博客首页 排行榜 点播单(0) 《你我的南京》征文 注册 帮助 博文综合 博文 博主 图片 音乐 视频 播主 论坛 新浪吧 圈子 花海飘香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ua
  • 殷秀梅现状,殷秀梅的近况

  • 殷秀梅的近况 著名歌唱家殷秀梅近日就演艺圈、她的婚姻等话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谈起自己的新专辑《你的名字》,殷秀梅说主打歌《你的名字》体现了她在艺术上的新尝试,所以
  • 爱新觉罗·德崇先生,爱新觉罗·德崇的人物简介

  • 川岛芳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川岛芳子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年41岁。 传闻也只是传闻。 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 - 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本名爱新觉罗
  • 刘沉香是什么神,刘沉香为何神

  • 刘沉香为何神 沉香并未被封神。沉香是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人物之一,三圣母子,二郎神的外甥,孙悟空之徒。出现于《宝莲灯》。 汉士子刘向(一说刘玺,字彦昌)进京赶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