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后汉书节选翻译,翻译。后汉书。朱晖 节选

日期:来源:后汉书节选翻译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翻译。后汉书。朱晖 节选

早前,与(朱)晖同县的张堪一直很有名气,曾经在太学见过(朱)晖,很看重他,把他当朋友对待,握着(朱)晖的胳膊说,“准备把妻子托付给朱先生”。(朱)晖因为(张)堪已经是名人,所以只是拱手没有敢应承,之后(二人)再也没有见个面。(张)堪死后,(朱)晖听说他的妻子生活贫困,于是亲自前往探视,送去丰厚的钱款扶持。(朱)晖的小儿子颉很不理解,问到:“父亲您不和(张)堪为友,平生也没什么往来,我们实在觉得奇怪啊”。(朱)晖说,“(张)堪曾经对我说过知己的话,我铭记在心”。(朱)晖又和同郡的陈揖交情很好,(陈)揖死得早,有个遗腹子名叫友,(朱)晖常常怜悯他。后来司徒桓虞做南阳太守,征召(朱)晖的儿子骈做手下,(朱)晖推辞掉了对儿子的任命,转而推荐友。(桓)虞感叹,于是招了友为官。(朱晖)仗义忠烈如此。

后汉书 吴汉传 原文及翻译

你的原文是这个:

吴汉,字子颜,南阳宛人也。汉为人质厚少文,及得召见,遂见亲信。建武二年,封汉为广平侯。明年春,围苏茂于广乐,周建招聚十余万人救广乐。汉将轻骑迎与之战,不利,堕马伤膝.还营。诸将谓汉日:“大敌在前而公伤卧,众心惧矣。”汉乃勃然裹创而起,椎牛飨士,令军中曰:“今日封侯之秋。诸君勉之!”于是军士激怒,人倍其气。旦日,齐鼓而进,建军大溃。时鬲县五姓共逐守长,据城而反。诸将争欲攻之,汉不听,曰:“使鬲反者,皆守长罪也。敢轻冒进兵者斩!”乃移檄告郡,使收守长,而使人谢城中。五姓大喜,即相率归降。明年,贼率五万余人夜攻汉营,军中惊乱,汉坚卧不动,有顷乃定。即夜发精兵出营突击,大破其众。十二年春.汉乃进军攻广都,拔之。遣轻骑烧成都市桥。帝戒汉日:“但坚据广都,待其来攻,勿与争锋。若不敢来。公转营迫之,须其力疫,乃可击也。”汉乘利进逼成都,阻江北为营,使刘尚将万余人屯于江南。帝闻大惊。让汉日:“比敕公千条万端,何意临事悖乱!与尚别营,事有缓急,不复相及。”诏书未到。谢丰、袁吉将众十许万攻汉,使别将将万余人劫刘尚,令不得相救。汉与大战一日,兵败,走入壁。汉乃召诸将厉之曰:“欲潜师就尚于江南,并兵御之。成败之机,在此一举。”于是多树幡旗,使烟火不绝,夜衔枚引兵与刘尚合军,丰等不觉。明日,汉悉兵迎战,遂大破之。汉从征伐,诸将见战陈不利,或多惶惧,失其常度;汉意气自若,方整厉器械,激扬士吏。汉尝出征,妻子在后买田业。汉还,让之日:“军师在外.吏士不足,何多买田宅乎!”及薨,赐谥日忠侯。

还是:

吴汉传 (这个下面有翻译)

吴汉,字子颜,南阳宛人也。汉为人质厚少文,造次不能以辞自达。邓禹及诸将多知之。数相荐举,及得召见,遂见亲信。光武将发幽州兵,夜召邓禹,问可使行者。禹日:“间数与吴汉言,其人勇鸷有智谋,诸将鲜能及者。”即拜汉大将军,持节北发十郡突骑。更始幽州牧苗曾闻之,阴勒兵,敕诸郡不肯应调。汉乃将二十骑先驰至无终。曾以汉无备,出迎于路,汉即捐兵骑,收曾斩之,而夺其军。北州震骇,城邑莫不望风弥从。遂悉发其兵,引而南,与光武会清阳。诸将望见汉还,士马甚盛,皆日:“是宁肯分兵与人邪?”及汉至莫府,上兵簿,诸将人人多请之。光武日:“属者恐不与人,今所请又何多也?”诸将皆惭。

明年(建武三年)春,率骠骑大将军杜茂、强弩将军陈俊等围苏茂于广乐。刘永将周建别招聚收集得十余万人,救广乐。汉将轻骑迎与之战,不利,堕马伤膝,还营,建等遂连兵入城。诸将谓汉日:“大敌在前而公伤卧,众心俱矣。”汉乃勃然裹创而起,椎牛飨士,令军中日:“贼众虽多,皆劫掠群盗,‘胜不相让,败不相救’,非有仗节死义者也。今日封侯之秋,诸君勉之。”于是军士激怒,人倍其气。旦日,建、茂出兵围汉。汉选四部精兵黄头吴河等,及鸟桓突骑三千余人,齐鼓而进。建军大溃,反还奔城。汉长驱追击,争门并入,大破之。

明年,鬲县五姓共逐守长,据城而反。诸将争欲攻之,汉不听,日:“使鬲反者,皆守长罪也。敢轻冒进兵者斩。”乃移檄告郡,使收守长,而使人谢城中。五姓大喜,即相率归降。诸将乃服,日:“不战而下城,非众所及也。”冬,汉率建威大将军耿龠、汉忠将军王常等,击富平、获过二贼于平原。明年春,贼率五万余人夜攻汉营,军中惊乱,汉坚卧不动,有顷乃定。即夜发精兵出营突击,大破其众。因追讨余党,遂至无盐,进击渤海,皆平之。

汉尝出征,妻子在后买田业。汉还,让之日:“军师在外,吏士不足,何多买田宅乎!”遂尽以分与昆弟外家。及薨,赐谥日忠侯。

(选自《后汉书·吴汉传》,有删节)

[参考译文]

吴汉,表字子颜,是南阳宛人。吴汉为人朴实、厚道,说话少有文采,匆忙时(常常)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图。邓禹和诸位将领很多人都知道这些。他们多次举荐吴汉,吴汉(后来)被召见,并成为刘秀亲近的人。光武帝要调拨幽州的兵力,夜里召见邓禹,询问可以出使的人。邓禹说:“近来多次与吴汉交谈,发现此人勇猛有智谋,将领中很少有能比得上他的。”光武帝立即授吴汉大将军之职,持汉节到北方调拨十郡的精锐骑兵。更始的幽州牧苗曾听说后,暗中约束军队,命令各郡不要答应。吴汉率领二十名骑兵先到了无终。苗曾以为吴汉没有防备,于是在路上迎击,吴汉指挥兵卒,逮捕并杀死了苗曾,夺取了他的军队。北方州郡震惊,其余城邑没有不听到消息就降从的。最后,(昊汉)调集了(北郡)所有的兵力,带兵向南,和光武帝在清阳会合。众多将领看到吴汉回来,士卒战马很多,都问:“是否肯分给别人一些兵马?”等吴汉到了幕府,呈上兵簿,各位将领人人都想多分一些。光武帝说:“属于自己的兵马,害怕分给别人,现在为什么对别人兵马索要这么多呢?”众将领都感到惭愧。

第二年(建武三年)春天,吴汉率领骠骑大将军杜茂、强弩将军陈俊等在广乐包围了苏茂。刘永率领周建及另外召集的十多万人,援救广乐。吴汉率领轻便的骑兵与他交战,失利,从马上掉下来摔伤了膝部,回到营中。周建等带兵入城。诸位将领对吴汉说:“大敌当前,您又受伤在卧.众人感到担忧。”吴汉竟然精神振作,裹伤而起,杀牛搞赏将士,下令军中:“贼人人数虽多,都是一些劫掠的强盗,‘胜利时不能互相谦让,失败时不能互相救助’,(他们)不是(一些)坚守气节为义而死的人。现在正是封侯的时候,诸位好好努力吧!”于是军士们激发斗志,士气倍增。第二天,周建、苏茂出兵包围吴汉。吴汉挑选黄头吴河等四部的精兵以及乌桓精锐骑兵三千多人,一同击鼓前进。周建军队大败,返回城内。吴汉率军长驱追击,争门直入,打败了敌军。

第二年,鬲县五姓一同驱逐地方官员,占据城池造反。诸位将领争着要攻打它,吴汉不同意,说:“使鬲县百姓造反,是地方长官的罪。敢轻言进兵的人,杀!”于是,吴汉传递檄文到州郡,派他们逮捕(鬲县)地方长官,并派人到城中谢罪。五姓百姓非常高兴,立刻相继出来归降。诸位将领于是敬服,说:“不通过作战却攻克城池,这不是众人比得上的。”冬天,吴汉率领大将军耿龠、汉忠将军王常等,在平原进击富平、获过两个强盗。第二年春天,贼人率领五万多人夜里攻打吴汉的营地,军中惊乱,吴汉坚持躺着不动,一会儿军中就安定下来。(吴汉)立即连夜派精兵出营突然攻敌,大败敌军。乘胜追击,讨伐余党,一直到了无盐,进击渤海,扫平贼寇。

吴汉出征在外,他的妻子、儿女在后方购置田地产业。吴汉回来,责备她们说:“军队在外,士吏不多,为什么买这么多田地住宅呢?”于是把它们全部分给了自己的兄弟以及外家。到他死后,得到忠侯的追封。

参考资料: http://hi.baidu.com/%C8%CB%BC%E4%C8%FD%D4%C2/blog/item/b6712d122691fb52f819b8f0.html

《后汉书.冯异传》全文翻译

译文:

冯异字公孙,颍川郡父城县人。自从光武兄伯升被杀害之后,光武不敢在表面上显露出自己内心的悲伤,每次自己独处的时候,他就不吃酒肉,在枕席之上也有哭泣的痕迹。冯异单独来叩头宽解他的悲痛心情。光武制止他说:“你不要瞎说!”冯异又趁机私下向光武进说道:“天下百姓同受王莽之苦,思念汉室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而现在刘玄的将领们恣肆横行,暴虐无道,到处掳掠,百姓失望,无所依从和拥戴。现在您专任一方的军事政务,该广施恩德。正因为有夏桀、商纣的昏乱,才能有商汤、周武的功业;正如人们经过长期的饥渴之后,得到饮食,就更容易满足。

应该尽快分别派遣官员属吏,前往各个郡县,审理冤案,广布恩惠。”光武采纳了他的建议。到达邯郸,派遣冯异乘坐驿车巡行抚慰所属各县,审查囚犯罪状,问候鳏寡,逃亡的人来自首的免罪,暗中逐个记录二千石长吏同一条心的和不肯亲附他的人的名单送给光武。

冯异为人谦让不自夸,出行和众将相遇,就领自己的车让路。无论是行是止都立有标志,军中都称他有规矩。每次宿营,众将领一起坐下来评功劳,冯异常常一个人躲在树下,军中称他为“大树将军”。等攻破邯郸后,于是改编部队,分属各位将领,将领每人都有部属。士兵都说愿意跟随大树将军,光武因此赞赏他。

这时,赤眉、延岑扰乱三辅,郡县豪门大姓各自拥有自家的军队,大司徒邓禹不能平定,于是派遣冯异替换邓禹讨伐他们。光武送他到河南,赐给他马车和宝玉装饰的七尺剑。告诉冯异说:“三辅地区饱受王莽、更始政权的折磨,继而又遭受赤眉、延岑军马的暴虐,黎民百姓饱受摧残,没有可以依靠与倾诉的对象。

这次征伐,不一定要占地杀人,关键在平定安抚百姓罢了。各位将领不是不善战,但喜抢掠百姓财物。你本来就善于统御士兵,你考虑整顿队伍,不要给郡县百姓带来痛苦。”冯异叩头受命,领兵西进,所到各处建立威信。冯异和赤眉相遇于华阴,相持六十多天,交战几十次,使赤眉将领刘始、王宣等五千多人投降。

夏天,光武派遣众将前往陇地,被隗嚣打败,光武于是下诏让冯异到栒邑驻扎。冯异还没来得及到达,隗嚣乘胜派他的部将王元、行巡率领二万多人下陇地,乘机分派行巡攻取栒邑。冯异立即急行军,想抢先占据栒邑。将领们都说:“敌兵士气旺盛并且是乘胜而来,不能和他们争锋。应当屯兵于有利地形,慢慢想计策。”

冯异说:“敌兵压境,习惯于争夺小利,就想乘势深入。如果他们夺得了栒邑,就会使三辅动摇,这是我担心的。兵法说‘进攻不足,固守有余’。现在先占据城邑,以逸待劳,不是和他争锋。”于是率兵悄悄进城关闭城门,偃旗息鼓,行巡不知情,直奔栒邑。冯异乘他不备,突然敲着鼓打出旗出战。行巡部队惊乱奔逃,冯异追击几十里,打败行巡。这时北地豪强头领,都背叛隗嚣来投降。冯异上书汇报情况,不敢自夸。

拓展资料:

《后汉书·冯异传》原文:

冯异字公孙,颍川父城人也。自伯升【1】之败,光武不敢显其悲戚,每独居,辄不御酒肉,枕席有涕泣处。异独叩头宽譬哀情。光武止之曰:“卿勿妄言。”异复因间进说曰:“天下同苦王氏,思汉久矣。今更始诸将从横暴虐,所至虏掠,百姓失望,无所依戴。

今公专命方面,施行恩德。夫有桀、纣之乱,乃见汤、武之功;人久饥渴,易为充饱。宜急分遣官属,徇行郡县,理冤结,布惠泽。”光武纳之。至邯郸,遣异乘传抚循属县,录囚徒,存鳏寡,亡命自诣者除其罪,阴条二千石长吏同心及不附者上之。

异为人谦退不伐,行与诸将相逢,辄引车避道。进止皆有表识,军中号为整齐。每所止舍,诸将并坐论功,异常独屏树下,军中号曰“大树将军”。及破邯郸,乃更部分诸将,各有配隶。军士皆言愿属大树将军,光武以此多之。

时,赤眉、延岑暴乱三辅,郡县大姓各拥兵众,大司徒邓禹不能定,乃遣异代禹讨之。车驾送至河南,赐以乘舆七尺具剑。敕异曰:“三辅遭王莽、更始之乱,重以赤眉、延岑之酷,元元涂炭,无所依诉。今之征伐,非必略地屠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

诸将非不健斗,然好虏掠。卿本能御吏士,念自修敕,无为郡县所苦。”异顿首受命,引而西,所至皆布威信。异与赤眉遇于华阴,相拒六十余日,战数十合,降其将刘始、王宣等五千余人。

夏,遣诸将上陇,为隗嚣所败,乃诏异军栒邑。未及至,隗嚣乘胜使其将王元、行巡将二万余人下陇,因分遣巡取栒邑。异即驰兵,欲先据之。诸将皆曰:“虏兵盛而新乘胜,不可与争,宜止军便地,徐思方略。”异曰:“虏兵临境,忸忕小利,遂欲深入。若得栒邑,三辅动摇,是吾忧也。夫‘攻者不足,守者有余’。

今先据城,以逸待劳,非所以争也。”潜往闭城,偃旗鼓。行巡不知,驰赴之。异乘其不意,卒击鼓建旗而出。巡军惊乱奔走,追击数十里,大破之。于是北地诸豪长,悉畔隗嚣降。异上书言状,不敢自伐。(取材于《后汉书·冯异传》)

注释:

【1】伯升:汉光武帝刘秀的兄长,骁勇善战,更始帝刘玄忌惮其才干,将其杀害。

后汉书张纲传的全文及翻译

原文:

纲字文纪,少明经学。父张皓,封留侯。虽为公子,而厉布衣之节,举孝廉不就,司徒辟为侍御史。时顺帝委纵宦官,有识危心。纲常慨然叹曰:“秽恶满朝,不能奋身出命扫国家之难,虽生,吾不愿也。”

汉安元年,选遣八使徇行风俗,皆耆儒知名,唯纲年少,官次最微。余人受命之部,而纲独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奏曰:“大将军冀,荷国厚恩,而纵恣无底,诚天威所不赦,大辟所宜加也。谨务其无君之心十五事,斯皆臣子所切齿者也。”

书御,京师震竦。时冀妹为皇后,内宠方盛,诸梁姻族满朝,帝虽知纲言直,终不忍用。

时广陵贼张婴等众数万人,寇乱扬、徐间,积十余年,朝廷不能讨。冀乃讽尚书,以纲为广陵太守,因欲以事中之。前遣郡守,率多求兵马,纲独请单车之职。既到,乃将吏卒十余人,径造婴垒,以慰安之,求得与长老相见,申示国恩。婴初大惊,既见纲诚信,乃出拜谒。

纲延置上坐,问所疾苦。婴闻,泣下,深感悟,乃辞还营。明日,将所部万余人与妻子面缚归降。纲乃散遣其部众,任从所之。亲为卜居宅,相田畴。子弟欲为吏者,皆引召之。人情悦服,南州晏然。朝廷论功当封,梁冀遏绝,乃止。天子嘉美,征欲擢用纲,而婴等上书乞留,乃许之。

纲在郡一年,年四十六卒。百姓老幼相携,诣府赴哀者不可胜数。纲自被疾,吏人咸为祠祀祈福。张婴等五百余人制服行丧,负土成坟。诏曰:“故广陵太守张纲正身导下班宣德信降集剧贼张婴万人息干戈之役济蒸庶之困未升显爵不幸早卒。婴等缞杖,若丧考妣,朕甚愍焉。”拜纲子续为郎中,赐钱百万。

译文:

张纲字文纪,年轻时就通晓经学.父亲张皓,被封为留侯.他虽为公子,却磨练平民的气节.被举荐为孝廉而不就任,司徒征辟经过考核,成绩优秀,名列前茅者,张纲因此被任命为侍御史.当时顺帝任用放纵宦官。

张纲常心中激愤,慨然叹道:“污秽丑恶之人聚满朝廷,却不能奋不顾身献出生命解除国家的灾难,即使活着,也是我所不愿意的.”于是退朝而上书,书呈上,但奏章没有得到理会.

汉安元年,朝廷选派八名使者出行巡视各地风气民情,他们都是德高大儒,声名为世所知,大多当过大官,只有张纲年轻,官位最低.其他人都奉命前往官署,唯有张纲把他的车轮埋在洛阳都亭,说:“豺狼一样暴虐奸邪之人当道,为何去查问那些狐狸一般的奸佞的坏人!”

于是上奏说:“大将军梁冀,蒙受国家大恩,却放纵肆意,实在是天威所不可赦,死刑所应施加的.谨分条陈述十五件他心中无君之事,这些都是臣子所切齿痛恨的.”书进献之后,京城震动.当时,梁冀的妹妹为皇后,正受厚宠,诸梁亲族满朝,皇帝虽然知道张纲进言正直有理,最终却不忍采用.

当时广陵贼寇张婴等众数万人,在扬、徐间,作乱长达十几年,朝廷却一直不能讨伐征服他们.梁冀于是暗示尚书,派张纲担任广陵太守,想用此事中伤他.以前派遣的郡守,大多向朝廷要求很多兵马,张纲却只请求轻车简行赴命任职.到任之后,便率领吏卒十多人,直接来到张婴的营垒,安抚慰问,请求能够与头目相见。

一再表示朝廷的恩德.张婴起初大惊,看到张纲的诚心后,才出来拜见.张纲延请张婴坐在上座,询问他们的疾苦文言文阅读答案张纲传 纲字文纪,少明经学.父张皓,封留侯阅读答案.张婴听后,流下泪来,深受感动,于是告辞回营地。

第二天,率部下一万多人与妻子儿女双手反绑归降.张纲于是遣散张婴的部众,任凭他们离去;亲自为他们挑选宅子,察看田地;有想做官吏的子弟,都推荐召请他们。

于是人们喜悦信服,南州一片安定.朝廷论功,将要封赏他,梁冀从中阻挡,于是便未对他封赏.天子嘉奖称赞他,征召他想加以提拔,而张婴等人上书乞求留任他,皇帝于是应允了.

张纲在郡任职一年,四十六岁去世.百姓老幼相携,到太守府哀悼的人不可胜数.张纲自从生病后,吏民都为他祭祀求福.张婴等五百多人穿戴丧服,背土堆成坟.皇帝下诏说:“已故广陵太守张纲,端正自身教导下属,宣扬德行诚信,招降收容巨盗张婴万人,平息了战争,拯救百姓于困苦之中。

未升显赫爵位,就不幸过早去世.张婴等为之服丧服执丧杖,如丧父母,朕十分同情你们!”于是任命张纲子张续为郎中,赐钱百万。

扩展资料

张纲简介

东汉犍为武阳(今四川彭山东)人,字文纪。少习经学,举孝廉不就。后被司徒征为御史。顺帝时宦官专权,朝政日非,纲慨然叹曰:“秽恶满朝,不能奋身出命,扫国家之难,虽生,吾不愿也。”乃上书,建议削去宦官之权。

汉安元年(142年),顺帝诏选杜乔、周举、郭遵、张纲等八人巡行各州郡,七人皆耆儒知名,曾任高位,受命后即赴任,唯纲年少官微,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遂劾梁后之兄大将军梁冀及其弟河南尹梁不疑,列其罪行十五条,京师震动。

时梁后方得宠,顺帝虽知纲言直,终不能用。同年任广陵太守,诱降了张婴领导的农民起义军。

《后汉书·郭伋传》原文及翻译。

《后汉书》

原文:

郭伋字细侯,扶风茂陵人也。伋少有志行,哀平间辟大司空府,三迁为渔阳都尉。王莽时为上谷大尹,迁并州牧。更始新立,三辅连被兵寇,百姓震骇,强宗右姓各拥众保营,莫肯先附。更始素闻伋名,征拜左冯翊,使镇抚百姓。世祖即位,拜雍州牧,再转为尚书令,数纳忠谏争。

建武四年,出为中山太守。明年,彭宠灭,转为渔阳太守。渔阳既离王莽之乱,重以彭宠之败,民多猾恶,寇贼充斥。伋到,示以信赏,纠戮渠帅,盗贼销散。时匈奴数抄郡界,边境苦之。伋整勒士马,设攻守之略,匈奴畏惮远迹,不敢复入塞,民得安业。后颍川盗贼群起,九年,征拜颍川太守。伋到郡,招怀山贼阳夏赵宏、襄城召吴等数百人,皆束手诣伋降,悉遣归附农。因自劾专命,帝美其策,不以咎之。后宏、吴等党与闻伋威信,远自江南,或从幽、冀,不期俱降,络绎不绝。

帝以卢芳据北土,乃调伋为并州牧。过京师谢恩,帝即引见,并召皇太子诸王宴语终日,赏赐车马衣服什物。伋因言选补众职,当简天下贤俊。帝纳之。始至行部,到西河美稷,有童儿数百,各骑竹马,道次迎拜。伋问:“儿曹何自远来?”对曰:“闻使君到,喜,故来奉迎。”伋辞谢之。及事讫,诸儿复送至郭外,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谓别驾从事,计日告之。行部既还,先期一日,伋为违信于诸儿,遂止于野亭,须期乃入。是时朝廷多举伋可为大司空,帝以并部尚有卢芳之儆,且匈奴未安,欲使久于其事,故不召。伋知卢芳夙贼,难卒以力制,常严烽候,明购赏。芳将隋昱遂谋胁芳降伋,芳乃亡入匈奴。二十二年,征为太中大夫,赐宅一区,及帷帐钱榖,以充其家,伋辄散与宗亲九族,无所遗余。(节选自《后汉书·郭伋传》)

译文:

郭伋字细侯,是扶风茂陵人。郭伋少年时就有志向和操行,哀帝和平帝年间被征召到大司空府,几次升迁后任渔阳都尉。王莽时郭伋任上谷大尹,升为迁并州牧。更始帝刚即位时,三辅地区接连遭受乱兵侵扰,百姓感到震惊害怕,有势力的宗族、大户人家拥兵自保,没有人肯率先依附。更始帝平素常听到郭伋的声名,征拜他来拜为左冯翊,让他安抚百姓。世祖即位,他被封为雍州牧,又转任尚书令,多次进忠言直言规劝。

建武四年,郭伋出任中山太守。第二年彭宠被灭,郭伋转任渔阳太守。渔阳已经遭受了王莽动乱,又加上彭宠的破坏,百姓大都狡猾不善,盗匪到处都是。郭伋到渔阳后,宣示百姓有功必赏,捕杀盗贼首领,盗贼由此溃散。当时匈奴多次侵扰郡界,边境军民吃了不少苦头。郭伋整顿兵马,设计好攻守战略,匈奴由于害怕而远远离去,不敢再侵入边境,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后来颍川盗贼群起,建武九年,朝廷征召他封为颍川太守。郭伋到颍川之后,招抚怀山强盗阳夏赵宏、襄城召吴等数百人,这些人都束手到郭伋处投降,郭伋将他们全部遣返回乡务农。于是他上书弹劾自己自作主张,光武帝很欣赏他的策略,没有因此责怪他。此后赵宏、召吴等人的党羽听说了郭伋的威望和信义,远自江南,有的从幽州、冀州不约而同前来归降,络绎不绝。

光武帝因卢芳占据北方,便调郭伋任并州牧。郭伋经过京师时上朝谢恩,光武帝马上召见他,并将皇太子及诸王召来一起宴请郭伋,与郭伋谈了一整天,还赏赐给他车马衣服及日用杂物器物。郭伋借机谈到挑选人员增补官职时,应挑选天下的贤士俊杰。光武帝接受了他的意见。郭伋刚到任时去所辖地域巡视,到达西河美稷,有数百名儿童,各自骑着竹马,在道旁拜迎。郭伋问:“你们为何远道而来?”儿童们回答说:“听说使君到来,我们很高兴,所以前来欢迎。”郭伋向他们表示感谢。等到事情办完后,众儿童又将他送出城,并问:“使君何时回来?”郭伋告诉别驾从事史,算好日子告诉他们。巡视后返回,比预计日期提前一天,郭伋不想失信于儿童们,于是在野外亭中留宿,等到了约定日期才进城。当时朝廷很多人推举郭伋可以担任大司空,光武帝因为并部还有卢芳可能造成威胁,而且匈奴还未被平定,想让郭伋在此多任职一些时间,所以没有征召。郭伋知道卢芳是个老贼,很难一下子用力量制服他,因此经常严守烽火台,公开悬赏捉拿。卢芳的将领隋昱于是谋划胁迫卢芳归降郭伋,卢芳于是逃跑进入匈奴。建武二十二年,被征召为太中大夫,获赐宅第一处,以及帷帐钱谷,用以补贴家用,郭伋总是分送给宗族九族,一点也不保留。

《后汉书》李陵传文言文翻译,全文,急用,谢谢!!!!!!!

原文:

李陵字少卿,拜为骑都尉,将勇敢五千人,教射酒泉、张掖①以备胡。天汉二年,贰师②将三万骑出酒泉,击右贤王于天山。召陵欲使为贰师将辎重③陵叩头自请曰臣所将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愿得自当一队以分单于兵上曰:“毋骑予女。”陵对:“臣愿以少击众,步兵五千人涉单于庭。”诏陵以九月发。

陵将其步卒五千出居延,至浚稽山④,与单于相直,骑可三万围陵军。陵搏战攻之,千弩俱发,应弦而倒。虏还走上山,汉军追击,杀数千人。单于召八万余骑攻陵。明日复战,斩首三千余级。单于使其子将骑击陵,陵军步斗树木间,复杀数千人,因发连弩射单于,单于下走。陵军战一日数十合,复杀虏二千余人。虏不利,欲去。会陵军候管敢为校尉所辱,亡降匈奴,具言陵军无后救,矢且尽。单于大喜,四面射,矢如雨下。汉军南行,士尚三千余人,徒斩车辐而持之,军吏持尺刀,抵山下,单于遮其后,乘隅下垒石,士卒多死,不得行。昏后,陵叹曰:“吾不死,非壮士也。复得数十矢,足以脱矣。今无兵复战,各鸟兽散,犹有得脱归报天子者。”夜半时,陵与韩延年俱上马,壮士从者十余人。虏骑数千追之,韩延年战死。陵曰:“无面目报陛下!”遂降。军人分散,脱至塞者四百余人。

后闻陵降,上怒甚,群臣皆罪陵。迁盛言:“陵常奋不顾身以殉国家之急。提步卒不满五千,抑数万之师,转斗千里,虽古名将不过也。身虽陷败,然其所摧亦足暴于天下,彼之不死,宜欲得当以报汉也。”上以迁诬罔,下迁腐刑。陵在匈奴二十余年,元平元年病死。

(节选自《汉书•李陵传》)

【注】①酒泉、张掖:地名。②贰师:即贰师将军李广利,武帝所宠爱的李夫人的哥哥,武帝遣其伐大宛,因大宛境内有贰师城,故号为贰师将军。无功而还。后因其兄李延年犯罪被诛,害怕连坐而降匈奴。③辎(zī)重:粮草。④浚(jùn)稽山:在今蒙古喀尔喀境内。

译文:

李陵字少卿,被授为骑都尉,带领五千精兵,在酒泉、张掖教习箭术以防卫匈奴。天汉二年,李广利率领三万骑兵从酒泉出发,在天山攻击右贤王。武帝召见李陵,想让他为李广利的军队运送粮草。李陵向武帝叩安请求说:“我所率领的人,都是荆楚勇士、奇才、剑客,可用力掐住老虎,射箭必中,希望能自成一军,分散单于兵力。”武帝说:“没有马匹拨给你。”李陵答道:“我愿意以少击多,用五千步兵进入单于王庭。”武帝传诏李陵在九月发兵。

李陵率领他的五千步兵从居延出发,到浚稽山和单于相遇,约三万匈奴骑兵包围李陵。李陵搏战出击,千箭齐发,敌兵中箭倒下。匈奴军败退上山,汉军追击,杀敌几千人。单于召集八万多骑兵一起围攻李陵。第二天再战,斩杀三千多敌人。单于命令他儿子率骑兵向李陵发起攻击,李陵的军队在树林间步行与匈奴骑兵拼杀,又杀敌几千人,趁机连发弩箭射单于,单于下山逃跑。李陵军队战斗一整天不下几十回合,又杀死两千多敌人。匈奴军队不能取胜,准备撤走。恰逢李陵军中的军候管敢被校尉凌辱,逃出投降了匈奴,详细地说出李陵的军队没有后援,箭将要用完。单于非常高兴,让军队从四面射箭,箭如雨下。汉军向南行走,士兵还剩三千多,空手斩断车轮辐条当武器,军吏们拿着短刀,到山下,单于的军队挡住了他们的退路,单于兵顺着山势滚下石块,很多士兵被砸死,不能前行。黄昏后,李陵叹息说:“我不战死,不是壮士。再能有几十支箭,就能逃脱。如今没有武器再战,不如分散开,或许还有逃回去报告皇上的人。”夜半时分,李陵与韩延年一同上马,十几名壮士跟随他们。几千匈奴骑兵追赶,韩延年战死。李陵说:“我没有脸面去见陛下啊!”于是投降了。他的部下四散逃命,逃回塞内的仅四百多人。

后来听说李陵投降匈奴,武帝大怒,文武百官都归罪李陵。司马迁极力辩解说:“李陵常常奋不顾身以赴国家的危难。率领不满五千步兵,搏杀几万军队,转战千里,即使古代名将也不过如此。李陵虽然深陷重围战败,但他打败敌人的战绩也足以显露天下,他不死,应该是想得到恰当的机会来报效朝廷。”武帝认为司马迁所言不实,把他下狱施以腐刑。李陵在匈奴二十多年,元平元年病死。

《后汉书·马援列传》翻译

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人也。援三兄况、余、员,并有才能。援年十二而孤,少有大志,诸兄寄之。尝受《齐诗》,意不能守章句,乃辞况,欲就边郡田牧。况曰:“汝大才,当晚成。良工不示人以朴,且从所好。”

会况卒,援行服期年,不离墓所;敬事寡嫂,不冠不入庐。后为郡督邮,送囚至司命府,囚有重罪,援哀而纵之,遂亡命北地。遇赦,因留牧,玄宾客多归附者,遂役属数百家。转游陇汉间,常渭宾客曰:“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是时,公孙述称帝于蜀,援往观之。援素与述同里闬,相善,以为既配至当握手欢如平生,而述盛陈陛卫,以延援入,交拜礼毕,使出就馆,更为援制都布单衣,交欢冠,会百官于宗庙中,立旧交之位。述鸾旗旄骑,警跸就车,磬折而入,礼飨客属甚盛,欲授援以封侯大将军位。宾客皆乐留,援晓之曰:“天下雄雌未定,公孙不吐哺走迎国土,与图成败,反修饰边幅,如偶人形。此子何足久稽天下士乎?”因辞归。初,援军还,将至,故从多迎劳之,平陵人孟冀,名有计谋,于坐贺援。援谓之曰:“吾望子有善言,反同众人邪?昔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置七郡,裁封数百户;今我微劳,猥飨大县,功薄赏厚,何以能长久乎?先生奚用相济?”冀曰:“愚不及。”援曰:“方今匈奴、乌桓尚扰北边,欲自清击之。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手中邪?”冀曰:“谅为烈士,当如此矣。”

闬:hàn 古代居民聚居的地方。 警跸bì:戒备称警,止行称跸。

(节选自《后汉书•马援列传》)

译文

马援,字文渊,扶风茂陵人。马援的三个哥哥马况、马余、马兄,都有才能。马援十二岁时父母就去世了,年纪虽小却有大志,哥哥们都认为他很杰出。曾经跟人学习《齐诗》,心中却不愿墨守章句,于是去和哥哥马况告辞,想到边疆地区去屯田放牧。马况对他说:“你有大才志,应当到晚些时候才会有成就。好的工匠不把未加工好的东西给人看,你就到你喜欢的地方去吧。”恰在此时,马况去世。马援服丧整整一年,不离开墓地住所,并恭恭敬敬侍奉寡嫂,衣帽不整都不入房中。后来担任郡中督邮,押送囚徒到司命府去,囚徒犯有重罪,马援可怜他将要被处死就故意放跑了他,结果自己也逃亡到了北地郡。遇到大赦,马援就留在当地放牧牲畜,宾客中有许多人都来归附他,于是马援能调遣的人家有了几百家之多。在陇、汉之间转辗游牧,他常常对宾客们说:“大丈夫立志,处困窘应当更加坚强,年老了应当更加气壮。”此时,公孙述在蜀地称帝,马援前往察看情况。马援以前和公孙述是邻里同乡,相互要好,马援认为到了公孙述那里后,应当握手谈笑开心得像以前一个样,但公孙述却排列了众多的护卫,来请马援进宫,行完交拜见面礼后,就让马援到宾馆休息。然后重新为马援缝制都布单衣,做了交欢的冠帽,再让马援在宗庙中会见百官,设置了旧交的位子。公孙述以鸾头旗帜旄头骑兵开路,在众人肃敬回避后才上车,在众人弯腰鞠躬中入内,大宴宾客时的礼节非常繁盛,想给马援封侯并授大将军之职。马援手下的宾客都很高兴留下来,马援告知他们:“天下谁胜谁负还末见分晓,公孙述不热情主动地去礼贤天下的士人,与他们共商成败大计,反而讲究仪表、衣着,如同木偶一般。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长久地留住天下的才智之士呢?”于是就告辞回去了。起初,马援率军还乡,将要到达时,老朋友们大多到郊外迎接慰问他,平陵人孟冀是个有名的有计谋之人,也在座中向马援表示祝贺。马援对他说:“我指望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你怎么反面和其它人说的一样?昔日伏波将军路博德开辟了七郡国土,才封他几百户;现在我只有很小的功劳,却享有了一个大县,功劳小赏赐却厚,怎么能长久啊?先生你用什么良策来帮助我?”孟冀说:“我愚昧无知,没什么办法。”马援说:“现在匈奴、乌桓还在北方边境上骚扰,我想请求皇上允许我带兵击退他们。好男儿应当死在边远疆场,用马皮裹尸还葬故土,怎么能够卧病在床死在妻儿手中?”孟冀说:“真的是有志于建功立业的人,就应当这样。”

急需《后汉书·虞诩传》全文翻译

虞诩,字升卿,陈国武平人。虞诩十二岁便能通习尚书。他早年丧父,孝养祖母。县里推荐他为顺孙,陈国国相认为他是难得的人才,想任他为官。虞诩推辞说:“祖母九十岁了,没有我就没有人奉养了。”国相这才作罢。后来虞诩祖母去世,虞诩服孝期满,被征召到太尉李修府中任郎中。

羌族军队侵犯武都,邓太后认为虞诩有将帅的谋略,任命他为武都太守。并在嘉德殿接见了他,给予很丰厚的赏赐。

羌人首领率领几千人马,在陈仓道上、崤山山谷一带堵住虞诩军队。虞诩立即命令随行人马停止前进,并且宣称已上奏朝廷请兵增援,等援军到来再一起进发。羌人听说这一消息,就分头到邻近的县城去抢掠。虞诩趁羌军兵力分散放松警惕就日夜前进,行军百余里,命令将士们每人挖两个灶坑,以后每人每天再增挖两个。羌人(见灶坑天天增加,以为汉军有了援军)便不敢逼近他们。有人问虞诩:“孙膑减灶而您增灶。兵法上说日行不过三十里,平防备意外情况的发生,而我们现在一天行军二百里,为什么呢?”虞诩回答:“敌人众多,我们兵少。走得慢了容易被追上,快速行进他们就难以想到了。敌人看到我们的灶每天都增加,一定会认为是援兵来到迎接。我们士兵众多,行军又迅速,他们一定害怕追我们。孙膑是显示自己的弱小,我们是显示我们的强大,是形势不同的缘故。”

虞诩到武都郡,兵不满三千,而羌人有数万,他们围攻赤亭几十日。虞诩命令将士不要发射强弩,只用小弩射击。羌人认为汉军箭力很弱,射不到自己,使集中兵力加紧攻城。(当羌兵冲到城下时,)虞诩命令二十副强弩同时射一个羌人,没有一次射不中。羌人大为震恐,连忙退却。虞诩趁机率领部下出城奋勇追击,杀伤很多敌人。第二天虞诩集合所有士兵,命令他们从东边城门出去,转一圈,再从北边城门进城。然后更换衣服,又从这个城门出发,那个城门进来,并不断更换衣服以迷惑羌人。这样反复出入多次。羌人不知城内有多少人马,愈发惊恐不安。虞诩估计羌人要退兵,就秘密派遣五百余人在城外河流浅水处设下埋伏,守候在敌人撤退的必经之路上。羌人果然逃走了,汉军趁机截击掩杀,大败羌军

当时中常待张防利用权势,经常受人请托,收受贿赂,虞诩多次请求将他查办,但屡次上书,都得不到朝廷批复。虞诩不胜愤怒,命人把自己捆起来,自投廷尉狱中,并且上书说:“现在张防玩弄威势,国家之祸将再次降临。我不想与张防在朝廷同列,就自投廷尉狱中来使陛下了解。”虞诩表章奏上后,张防在皇帝面前流着眼泪解释诉说,虞诩因此被免官,送到左校当苦役。张防不肯罢休,又想加害虞诩,二天之内,虞诩被审讯拷打四次。狱吏劝虞诩自杀,以免凌虐,虞诩不肯,他说:“我宁愿伏刑人之刀死于市上,让远近的人都知道。”宦官孙程、张贤等知道虞诩因为忠君遭罪,就相继上奏请求面见顺帝,孙程说:“陛下当初与我们起事的时候,非常痛恨奸臣,深知任用奸臣,会使国家倾覆。而今登极以后,却又自己纵容和包庇奸臣,又凭什么责备先帝不对呢?司隶校尉虞诩为陛下尽忠却被捉拿关钾。中常侍张防贪赃枉法,事实清楚,反而设计陷害忠良。今观天象,客星守羽林,这是宫里有奸臣的征兆,应该赶快捉拿张防下狱,以堵塞上天所降的灾异。下诏令放虞诩出狱,将印绶归还予他。”当时张妨正站立在顺帝背后,孙程于是大声呵斥张防说:“奸臣张防为什么不下殿去!”张防迫不得已,小步快走,退入东厢房。孙程又说:“陛下,请马上捉拿张防,不要让他去向您的奶妈求请。”

顺帝又征求各尚书的意见,尚书贾朗一向与孩张防友好,证明虞诩罪过。顺帝疑惑不解,对孙程说:“你们暂且出去,让我想想。”于是虞诩的儿子和门生一百多人,举着旗子,等候拦住中常侍高梵的车,向高梵叩头流血,诉说虞诩被冤枉的情况。高梵于是回宫,将这一情况向顺帝作了汇报。结果张防因罪被流放到边疆,尚书贾朗等六人,有的处死,有的罢官,并于当天释放虞诩。孙程又上书陈述虞诩有大功,措辞非常直爽激烈。顺帝感动醒悟,又征召任命虞诩担任议郎。几天后,提拔为尚书仆射虞诩喜爱检举揭发,屡次抵触权贵,于是九次被责备,三次遭受刑罚的折磨,而刚强正直的个性,终老不改。永和初年,升任尚书令,因公事削除官职。朝廷民念他的忠诚,又征召他,恰巧他去世了。

参考资料: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63457375.html?si=5

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文言文《后汉书.杨秉传》全文中文翻译

杨秉字叔节,少时继承父业,兼通《京氏

易》,博通书传,常隐居教授。年四十余,才接

受司空征辟,拜为侍御史,频繁出任豫、荆、

徐、兖四州刺史,迁任城相。自从担任刺史、二

千石后,计算任职Et期而接受俸禄,多余俸禄不

入私门。故吏携带钱百万赠给他,他闭门不接

受。他因廉洁受到称赞。

桓帝即位,他以通晓《尚书》被征入朝劝

讲,拜为太中大夫、左中郎将,迁升为侍中、尚

书。皇帝当时微服出行,私自住在河南尹梁胤府

中。这天大风将树拔起,白天昏暗,杨秉藉此上

疏劝谏说:“臣听说祥瑞是因有德而出现,灾祸

是因事而发生。传:‘祸福无门,惟人所召。,上

天不言语,而是用灾异谴告,所以孔子认为迅雷

大风必有变动。《诗》云: ‘敬天之威,不敢驱

驰。,王者至尊,出入有常规,警戒禁止行人而

后行,清洁宫室而后止,若不是郊祭庙祭之事,

则銮旗不随驾。所以《诗》称‘自郊徂宫,,

《易》说‘王到大庙,致孝享也’。诸侯去往臣子

的家,《春秋》尚且列出告诫,更何况穿着先王

天子服而私下出游!降颜则混乱尊卑,等同威严

则无序,侍卫守空宫,绂玺委托给宫女仆从,假

如发生非同一般的事变,任章那样的阴谋,则上

负先帝,下后悔也来不及。臣累世受恩,得以充

备尚书之位,又以微薄学业,充在讲劝之列,蒙

受特别的爱重赏识,被It月照耀,恩重命轻,大

义促使士去死,不惧怕被摧折,以上是简略陈述

的愚见。”皇帝没有接纳。杨秉以病为由乞求退

职,出为右扶风。太尉黄琼对他离开朝廷感到可

惜,上书说杨秉劝讲宫中,不宜迁外,应留拜光

禄大夫。当时大将军梁冀专权,杨秉声称有病。

六年,梁冀被诛后,他才被拜为太仆,迁为太

常。

延熹三年,白马令李云因谏受罪,杨秉为他

争辩而不能成功,并因此被免官,回归家乡。这

年冬天,又被征拜为河南尹。此前中常侍单超弟

单匡任济阴太守,因贪污罪被刺史第五种所弹

劾,事情急迫,于是便贿赂刺客任方刺杀兖州从

事卫羽。此事已见《种传》中。等到任方被逮

捕,被囚在洛阳,单匡考虑杨秉会深查此事,便

密令任方等越狱逃走。尚书召杨秉加以责问,杨

秉回答说:“《春秋》载不杀黎比而鲁因此多盗

贼,任方等不法,起因于单匡。刺杀执法之吏,

害死奉公之臣,又让他逃走,宽赦放纵罪犯,首

恶大犯,终将成为国家的危害。请允许用槛车征

召单匡考查此事,则奸恶端绪,肯定会马上得

知。”而杨秉竟被罚作劳役,因久旱被赦放出。

此时正遇上El食,太山太守皇甫规等上告说

杨秉忠正,不宜长久降职而不用。朝廷下诏公车

征杨秉及处士韦着,二人各称病不来。有司弹劾

杨秉、韦着二人大不敬,请求将他们下交所属官

府治罪。尚书令周景与尚书边韶奏议:“杨秉儒

学侍讲,本性谦虚;韦着隐居行义,以退让为节

操。同征而都不到,的确使侧席待士者失望,然

而委屈减食,也足以抑制苟且进入之风。明王之

世,必有不召之臣,圣朝大度,应用优游之礼。

可以告诉他们所在的地方官,讲解朝廷恩意。如

果他们还不来,再仔细议论如何处理他们。”于

是重征,杨秉逭才来到,拜为太常。

五年冬,代刘矩为太尉。此时宦官势力正

盛,品行不端之人及子弟为官,布满天下,竞相

贪淫,朝野一片抱怨之声。杨秉与司空周景上

言:“内外吏职,大多任非其人,自不久前所征,

都只拜官而不测试,致使盗窃纵横恣肆,怨言诉

讼不断出现。按照旧典,中臣子弟不得居位掌

权,而今他们的子弟宾客布满职署,有的是年少

庸人,担任守宰之职,上下忿恨,四方怨怒。可

遵循旧章,去除贪婪残暴,堵塞灾祸诽谤。请通

告司隶校尉、中二千石、二千石、城门五营校

尉、北军中候,各自检查所统属之部,应当斥退

罢免的,自己报上来,三府廉察有遣漏的,继续

报上。”皇帝同意了。于是杨秉条奏牧守以下匈

奴中郎将燕瑗、青州刺史羊亮、辽东太守孙谊等

五十余人,或死或免,天下莫不肃然起敬。

当时郡国之中计吏多留下拜为郎,杨秉上言

说在三署中见郎七百多人,财物空虚,白拿俸禄

者多,而不良守相,想藉封国为池,助长污秽之

行。应断绝拜计吏为郎,以堵塞觊觎之端。从此

到桓帝世终,计吏没有再被留拜的。

七年,皇帝南巡园陵,特地韶命杨秉跟从。

南阳太守张彪与皇帝未即位时有旧恩,以皇帝车

驾将至,藉着调发之机,将许多物资私自留给自

己。杨秉听说后,写信痛责荆州刺史,并将此事

转告公府。行至南阳,皇帝左右之人都接受了贿

赂,因而仍有韶书拜授许多官职。杨秉又上疏劝

谏说:“臣听说先王建国,顺应上天而建立官制。

太微聚星,名为郎位,入朝奉命守卫,出朝则治

理百姓。皋陶告诫虞,在于授官与人。不久前在

道路之中拜授官职,皇恩加给小人,爵位因贿赂

而成,风化由此败坏。所以俗夫巷议,白驹远

逝,穆穆清朝,远近无人来观。应割舍不忍之

恩,以断绝追求欲望之路。”于是皇帝停止了诏

授。

当时中常侍侯览弟侯参任益州刺史,多次犯

有贪污罪,在州中施行暴虐。第二年,杨秉弹劾

侯参,槛车征他到廷尉狱。侯参惶恐,在道上自

杀。杨秉因而上奏侯览及中常侍具瑗说:“臣考

查旧典,宦竖之官,本来是在传递通报,司昏守

夜方面任职,而今却不正当地受到过分宠幸,执

政操权。那些阿谀奉承者,则因公褒举,以报私

恩;有违背他们心意的,必然寻事中伤,发泄他

们的忿恨。居住效法王公,富有如同国家,饮食

极尽膳肴,仆妾身着绸缎,即使季氏专权于鲁,

穣侯在秦擅政,也没有比这更过分的了!案中常

侍侯览弟侯参,贪婪残暴的元凶,是自取灭亡,

侯览自知罪大,肯定心存疑虑,臣认为不应再宠

幸他。昔日懿公处罚邴歜之父,夺阎职之妻,然

而却让二人同乘,最终发生竹中之难, 《春秋》

记载此事,作为至戒。郑詹来而国乱,四奸邪之

人被放逐而众人心服。以此看来,可以放在身边

吗?应赶快斥退侯览,把他扔给豺虎。像这样的

人,不是恩惠所能笼住的,请免除他的官职并送

他回本郡。”书奏之后,尚书召杨秉掾属说:“公

府是外职,却弹劾皇帝身旁的官员,这在汉制经

典中有先例吗?”杨秉派人回答说:“《春秋》记

载赵鞅因晋阳之甲,驱逐君王身边的恶人。传

日:‘除君之恶,竭尽全力。’邓通懈怠,申屠嘉

召来邓通责问,文帝听从而请求原谅。汉世故

事,三公之职无所不管。”尚书不能回答。皇帝

不得已,最终免去侯览的官职,并削去具瑗封

国。每当朝廷有得失,他便尽忠规谏,而且常常

被采纳接受。

杨秉生性不饮酒,又早丧夫人,于是不再娶

妻,他所在之处的人们以淳白德操称赞他。他曾

随意地说过:“我有三不惑:酒,色,财。”桓帝

八年去世,时年七十四,赐茔陪陵。子杨赐。

相关阅读

  • 后汉书节选翻译,翻译。后汉书。朱晖 节选

  • 翻译。后汉书。朱晖 节选 早前,与(朱)晖同县的张堪一直很有名气,曾经在太学见过(朱)晖,很看重他,把他当朋友对待,握着(朱)晖的胳膊说,“准备把妻子托付给朱先生”

热门文章

  • 秦公二号大墓,秦公大墓是谁的墓

  • 秦公大墓是谁的墓 秦景公 秦都雍城遗址位于凤翔县城南雍水河北岸平地上,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春秋战国时期秦国曾在此建都?L达293年,秦王赢政(秦始皇)成年加冕也在雍城
  • 平遥道虎壁,平遥道虎壁由来

  • 平遥道虎壁由来 平遥古城已有2800年的历史,是中国现存最为完整的一座古代县级城市。因其所有特征为人们展示了一幅非同寻常的文化、社会、经济及宗教发展的完整画卷,而载入世
  • 蒙古帝国和元朝的区别,蒙古国为什么和中国争

  • 蒙古国为什么和中国争夺元朝历史?元朝不是中国的吗? 历史问题都要看立场, 从第三者的立场来说,更倾向于蒙古的历史描述,当时是蒙古草原部落民族完成了对中原的侵略和占领
  • 贵胄,贵胄是什么意思

  • 贵胄是什么意思 词 目 王孙贵胄 发 音 wang sun guì zhòu 释 义 指权们贵族的子孙。 出 处 梁启超《新罗马·党狱》:“况且你们那豪门王孙做官读书的上等人物,个个都做了我家吮痈舐痔

最新文章

  • 后汉书节选翻译,翻译。后汉书。朱晖 节选

  • 翻译。后汉书。朱晖 节选 早前,与(朱)晖同县的张堪一直很有名气,曾经在太学见过(朱)晖,很看重他,把他当朋友对待,握着(朱)晖的胳膊说,“准备把妻子托付给朱先生”
  • 项伯素服而哭,项伯最后怎么样了?

  • 项伯最后怎么样了? 项羽败亡后,刘邦封项伯为射阳侯,地在今江苏省淮安县西南。赐其姓刘,但后来未见刘邦的哪位儿女与其子辈成婚。古人有同姓不婚的禁忌,(如《左传 · 僖公
  • 杨广杀父是真的吗,杨广杀父是真的吗?

  • 杨广杀父是真的吗? 貌似近来也有人为杨广翻案。有人认为他无必要杀父,也不像史书记载的那样荒淫。也有人认为他有能力有才干,治国有一定功绩,开凿的大运河为唐朝和后世发挥
  • 刘骜读音,刘骜,刘骛的读音

  • 刘骜,刘骛的读音 刘 这个字 拼音: [liú] 骜 这个字 拼音: [ào] 阿骜的“骜”怎么读? 那个,箫箫,你也看无字拼图呀! 那个字是“ao”第四声,恩,你看第几部了? 刘奭怎么读 奭shì
  • 栎树,栎树的栎读(yuè),还是读( l i )???

  • 栎树的栎读(yuè),还是读( l i )??? 读 li(第四声) 栎树的用途 木材为坚固抗腐性用材,树皮、叶片、壳斗、提取物为制革、印染和渔业所必须的材料。 栓皮的皮层较厚可作工业上
  • 班淑真实历史,班淑原型历史上有这个人吗

  • 班淑原型历史上有这个人吗 班淑历史上有原型,原型是大名鼎鼎的中国第一女历史学家班昭。 《班淑传奇》里班淑这个角色的原型是班昭。班昭是东汉女史学家、文学家,是史学家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