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长相思阿念,求长相思结局,小夭最后和谁在一起了?

日期:来源:长相思阿念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求长相思结局,小夭最后和谁在一起了?

涂山璟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孩子是意映和他哥哥的,于是小夭原谅了他,他们重新在一起了。

颛顼为了和高辛开战做准备,故意泄露了小夭的身世,让小夭误以为少昊不承认自己是他的女儿。小夭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是大魔头蚩尤女儿,非常愤怒和伤心。于是涂山璟瞒着黄帝和颛顼带小夭去了高辛找少昊,少昊带着他俩去了桃花林,见到了阿珩,阿珩告诉了小夭她和蚩尤之间的故事,小夭被他们之间的故事感动,从心底里接受了蚩尤。阿珩见到小夭之后心愿已了,于是和蚩尤一起归去。

小夭和涂山璟一起到九黎父母住过的屋子。同时,知道了自己和相柳重下的居然是情人蛊。没有办法解,只能同生共死。涂山璟非常担心,但是小夭却不以为意。

颛顼不顾小夭和阿念的反对,执意对高辛开战。大战打了一半,高辛因为储君的原因,发生了内讧,四大部族中的两部背叛高辛,秘密和颛顼结盟。少昊本打算亲自上阵惩罚背叛的两部,却因为为了带小夭看到母亲深受重伤,且因为阿珩离开伤心过度,无法出征。阿念于是代父出征。

小夭担心少昊,于是和涂山璟颛顼上五神山看望。

少昊坦诚,自己一直以来就是把颛顼当成储君在培养。同时决定成全阿念,将她嫁给颛顼。

颛顼于是同意了高辛、轩辕,成为了黑帝。

但是成为黑帝以后,颛顼终于发现自己不能再压抑对小夭的感情了。于是决定要抢小夭。在涂山璟和小夭成婚前一个月,颛顼假借涂山篌之手,杀死了涂山璟。

小夭完全相信颛顼,只以为是涂山篌杀死自己的夫君。

馨悦知道了颛顼最爱的女人是小夭之后,千方百计想要杀了她。事情败露以后,颛顼终于借这个机会和小夭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小夭无法接受。

颛顼决定和神农义军开战,当颛顼来到营地时,相柳通过情人蛊感应到了他们。于是亲自出手,用抹上了自己血的毒箭射杀颛顼,被丰隆挡下。相柳的血无发可解,丰隆在死之前告诉了颛顼,想出放弃轩辕进军神农的人是涂山璟,而且是涂山璟说服了自己来支持颛顼的,颛顼非常震惊。

小夭对于自己间接害死丰隆的事非常愧疚,想到差点就是颛顼死,她非常愤怒,于是通过情人蛊要相柳来见她。相柳来了以后,小夭一箭射中相柳胸口,警告他如果再去杀颛顼,自己就不客气。相柳告诉小夭,涂山璟的死非常不简单,不可能是一个涂山篌就能做到的,背后肯定有人支持。小夭以为相柳要挑拨自己和各大家族的关系,不相信相柳。

相柳要小夭将自己的血用来做成神农义军疗伤的药,自此两人恩怨一笔勾销。

小夭痛恨相柳的冷漠和绝情,对相柳说了一句:这一生再也不愿见到你!

小夭最后终于想到是颛顼杀了涂山璟。颛顼承认。小夭想给涂山璟报仇,却始终不忍心杀死颛顼,于是给他吃了不足量的毒药,却给自己吃了必死的毒药。但是因为有情人蛊和相柳生命相系,心脏没有停止跳动。

相柳要阿念兑现曾经的承诺,于是阿念以自己的名义送来了一串带有符咒贝壳,勉强保住了小夭性命,众人一起去玉山,希望王母能够救小夭。

在颛顼离开玉山的晚上,相柳过来用自己的心头血救了小夭,同时用自己的一条命,诱杀了自己和小夭体内的情人蛊,并且要敝(没找到这个字)君帮忙隐瞒,最后相柳消掉了小夭镜子里曾经记录的和自己的往事,抹掉了在贝壳上面的符咒。

小夭醒了以后心灰意冷想要继承王母之位,在继位当天,涂山璟忽然出现,阻止了小夭。

涂山璟说,自己是被鲛人所救,几天前才刚刚苏醒。(其实通篇看完就知道是相柳通过鲛人救了他,并且小夭的血做成的药丸也是用来救涂山璟的)

小夭终于和涂山璟在轩辕山上成婚,颛顼和小夭在亲人的坟前和好,颛顼逼迫小夭在和涂山璟成婚前带上若木花,这是颛顼母亲一族订婚的信物,同时要她承诺一辈子都不摘下。

小夭成婚第二天,得知相柳死讯。相柳,万箭穿心而死。应了他之前说的:死亡其实是一个将军最好的归宿。小夭为相柳死觉得心痛,很后悔最后和他说的那些话。

最后,在少昊的掩护下,小夭和涂山璟终于准备去海上流浪。

番外是:愿你一世安乐无忧

写的是相柳在大战之前,为小夭准备的新婚礼物,大肚笑娃娃。

他将曾经小夭送给它的水晶球改了,女鲛人旁边站着一个和她相依相偎的男鲛人,而另一个男鲛人在海上,凝望着他们。

他记得小夭曾经说过【我无力自保 无人可依 无处可去】,

于是,相柳用防风氏的身份,教会小夭射箭,又搜罗了天下至宝做成了她能用的最好的弓箭经别人的手给她。让她有力自保。

于是,相柳带小夭看到大海的美景,又给了她海图。让她有处可去。

于是,相柳通过海底鲛人,终于找到了失踪了的涂山璟,并且用小夭的血制作的药丸救了涂山璟,将涂山璟送到小夭的面前。让她有人可依。

【有力自保,有人可依,有处可去,愿你一世安乐无忧】相柳将这句话刻在水晶球上,放入了大肚娃娃里。然后将外面永远存了封了起来。最后这个礼物以敝君的名义送到了小夭手上。

故事结束。

PS.本来看到前两部的时候,一直是坚定的十七党的,但是看完第三部,终于被相柳深深地深深地虐到了。

追问

我就想知道相柳怎么战死的 我是相柳党

回答

如果是相柳党的话。。看完整本书。。你会被虐死的。。QAQ。。

写相柳死的笔墨只有很少。。我直接复制粘贴过来吧。。

【上文接涂山璟和小夭成婚后,两人在街上听到有人谈论相柳战死之后】:

小夭立即问:“是假消息吧?”

苗莆说:“应龙大将军说相柳战死了。”

小夭厉声尖叫:“不可能,我不相信!”

苗莆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

璟端了一大碗烈酒,半强迫着小夭喝下,他柔声问:“你还要听吗?如果不想听,我陪你喝酒。”

小夭扶着额头,对苗莆说:“你继续说吧!”

“赤水族长死后,陛下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全歼共工军队!蓐收大将军集结二十万大军围剿共工军队。在轩辕的猛烈进攻下,共工的军队节节败退,缩在深山不出,不正面应战。蓐收大将军坚壁清野,放火烧山,逼得共工不得不撤出山林。陆上都是轩辕的军队,不仅有蓐收大将军的军队,离怨将军的二十万大军也随时可以策应,共工只能率领军队逃往海上。蓐收大将军早料到共工只能逃往海上,早派了精通水战的禺疆将军率领水兵把守,准备截杀共工。本来接话万无一失,可相柳实在厉害,竟然带着一队死士,以弱胜强,击退了禺疆将军,为共工开出一条血路。但蓐收大将军、禺疆将军一路紧追不放,一连追击了几日几夜,最后,终于在海外的一个荒岛上追上了共工。蓐收大将军领兵将海岛重重包围,据说都动用了上古神器设置阵法,就算共工是条小鱼,也逃不掉。禺疆坚决则带兵攻上了荒岛,和共工展开激战……”

长相思里刚开始叶十七为什么害怕见安念,后面也没写,阿念和璟认识啊

这个其实我也一直疑问。

但也没说璟认识阿念他们,可能是因为璟看出了他们几个是高等神族,可能认识涂山璟吧。

毕竟璟刚开始对以前的人和事有点排斥。

《长相思》小夭和阿念打3了一架,她睡了多长时间

小夭走回明瑟殿时,侍女们也都呆呆地看着她,胆子大一些的珊瑚结结巴巴地问:“王姬,谁、谁打了你?”

  小夭走到水镜前,左脸上一个鲜明的掌印,小夭想着阿念脸上的青紫,笑道:“这宫里除了另一个王姬,还有谁敢打我?不过,我也没让她好过,你们如果想看她的热闹,赶紧去看。”

  侍女们依旧呆呆地站着,小夭说:“如果不想去看热闹,就帮我准备洗澡水,我身上一股海腥味,难受得很。”

  侍女们这才回神,赶紧去准备沐浴用具,珊瑚还去找了伤药。

  小夭洗完澡,上好药,吃了点东西,对侍女叮嘱:“我睡两个时辰,记得到时间一定要叫醒我。”

望采纳~~ 亲~~

长相思最用中结局是什么啊

‍颛顼当了皇帝,小夭没有嫁给理景,景被防风意映算计跟其成婚并育有一子,孩子不是景的。相柳并未表示对小夭的感情。

长相思3怎么样

这句话是云中歌里面一个章节的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也很适合相柳和小夭。 不得不说,看完3我是非常失望的。无论一个烂尾式的剧情,叶十七人物塑造的鸡肋,还是颛顼摇身一变成妒妇,由一个本来非常具有前瞻性,懂取舍,有能力有野心的男人变成一个沉迷儿女情长的无聊情痴。 在12里面,我非常的欣赏小夭的性格,有金玉的聪明,云歌的善良,罗琦琦的坚韧,还有一份冷静和超出事外的洒脱。 毫无疑问,小夭是桐华书里童年最可怜的一个女主角,因为经历过许多磨难,所以成熟懂事,没有依赖心,对于别人的背叛也能够有一份了然的包容。因为熟知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不易。在璟第一次没有选择站在她身后时她只是有些黯然,却没有责怪。 尤其是里面有一句话:“我哥哥对我如何,我心里有数,不用你费心游说我,我也不是那种因为哥哥为我做了什么,立即头脑发热,要做什么去回报的人。”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可是在3里面,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突然就变成了云歌。 颛顼要攻打高辛,明知道是颛顼的抱负使然和天下大统的必然,却责怪颛顼忘恩负义; 璟被颛顼所杀,明知道颛顼若有意外必将天下大乱,还是荒唐的大闹,站在黄帝面前说的那些天下与我无关的话,活脱脱是要杀刘询的云歌; 与璟在一起,得知相柳身死,看到镜子里面的记忆被相柳抹去,为了让心里好过,像云歌一样不敢正视孟珏的感情,自欺欺人说是相柳觉得她不配记下她。 颛顼亦然,12中的他,何止是完美! 一个毫无实权的质子,一个孤儿,四面楚歌,却志向高远,目标不是轩辕,不是高辛,而是整个天下。他用心经营,拿天下豪赌,最后登上那个最高的位置。而如此的他,又是一个柔情的好哥哥,尽可能的保护小夭和阿念,让所有姑娘都羡慕不已。颛顼能给小夭的未必有多好,但是却只属于小夭一个人。 但是3里面的他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贪得无厌得陇望蜀的疯子。12里无数次拿小夭牺牲妥协,却在得到了王位又想要爱情表现出无比后悔的样子,甚至不惜拿小夭的幸福和天下的安稳来做赌注。 桐华苦心孤诣,想把颛顼塑造如刘弗陵式的“拱手河山讨你欢”的虐心情痴,却让我看到一个自私贪婪的无耻渣男。 整个长相思,颛顼应该才是名副其实的男一号,3里面一大半篇幅都是在说他。但当他回忆童年,他拧裙拎鞋,他甚至欲说还休的要为小夭放弃王位。一切的一切,却丝毫没有让人感动,那种“得不得就要毁灭”的病态心理更是让看客无比失望和反感。 当他要说出愿意舍弃王位时,却让我不禁想到了云中歌里面一个片段:刘弗陵在云歌第一次离开长安时追云歌而去,却为了肩上的责任,在山林老汉面前停下。如此一对比衬托越发显出颛顼的渣。这般塑造,说是捧,其实反而用力黑了他一把。 叶十七更是3的炮灰,虽然最终抱得美人归,但是完全没看出除了伤了小夭又自伤的善良还有什么值得小夭爱。论财力家世气魄都不如丰隆,难怪颛顼看不顺眼。他的性格弱点更是显而易见的。“你很坚强她离开我就不能活所以我只能离开你”这种典型的渣男思想让作为女性的我不住摇头。后来叶十七自己也意识到自己不伤害意映就会伤害小夭,但是为时已晚,因此才生出那么多事端。 除了最后作者画蛇添足的把去中原这个计策安在了璟的身上,其他也没看出他有什么计谋,而且这个计策安在他头上还十分的勉为其难,让人觉得别捏,似乎单纯善良的叶十七真不该有这么聪明。反而本来颇有魅力的。丰隆也让人觉得白担虚名少了点闪光点,一下毁了俩。 但小夭需要一个这样的男子,心中只有她,没有多少责任要担。站得不高,但刚好和她肩并肩。 而文中描写最少的,出场只有五次的相柳,却成了最大的亮点。 一直到全文看完才发现其实我是相柳党,相柳的付出比孟珏式的“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还要让人感动。云歌最后再怎么恨孟珏,孟石头还是抱了份不求相依但求相随的心,相柳却是彻彻底底的只求陌路,只求小夭此生能够安乐无忧。 相柳在他还是防风的时候就说过,自己这样的确实不适合女子相伴。所以他才活的如此清醒吧。相柳的存在是因为共工,不然曾经的他都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而小夭是他人生最大的光,也算是他人生的唯一陪伴,小夭最后能够安然快乐的隐去,相信相柳也是真正的放下了心了。 最后的相柳的结局我很喜欢,求仁得仁,与其而后千千万万年孑然一身,不如与袍泽黄泉共行,再无责任牵挂。无愧共工,也无愧小夭。虽然在我们看客眼里苦了他自己,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不会这么想。 那不长也不短的三十七年的陪伴,那一句呢喃的别怪我,海上的日出日落,星月和鲛歌,都太美好,我都会记住,但你忘了吧,你已有你的良人,你会见到更多更美的风景,你已有力自保,有人可依,有处可去。 当时不是错,好花月,合受天公妒。 你都替我忘了吧。

谁动了谁的相思?——《长相思》读后感

第一次听说这个透着些旖旎情思的书名,猜测讲述的应当是唐朝或是清朝的故事,因为会想起李白的诗,纳兰的词。然而它其实是《曾许诺》的续集,是我们等待了许久的关于阿珩与蚩尤的女儿——小夭的故事。

生命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逢与别离,是一次又一次的遗忘和开始。

可总有些事,一旦发生,就留下印迹。

总有个人,一旦来过,就无法忘记。

跟《曾许诺》的磅礴大气相比,《长相思》似乎更为缠绵婉转。相思本就像一棵攀援生长的藤蔓,缠绕在心里,挥之不去。

与蚩尤炽热的情感不同,蚩尤的爱不顾一切,不容背叛,却也极易伤到身边的人。璟的爱是温暖的,温暖到不会灼伤他所在意的人,虽不见其强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与阿珩的热情勇敢不同,阿珩在母亲与兄长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成长,敢于追求一切,诸如爱情,自由。小夭独自一人流浪了三百年,阅尽世间百态,痛过,恨过,迷惘过,害怕过。最后,再也不愿轻易的去相信一个人,相信一段感情。

与少昊的云淡风轻,舍小爱成大业的决心不同,少昊有自己的理想,为了达成它,哪怕失去自我失去一切,虽有憾却无悔。相柳明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然,鄙视其行为却又没有理由让自己不做下去,那是他的责任,是他存活的全部意义。

与青阳守护一切的决心不同,青阳的一切只是他的伪装,是他为了保护亲人所披起的伪装,骨子里他永远是那个明媚灿烂的少年。颛顼不是,从他目睹娘亲自尽,姑姑战死,孤身一人背井离乡远赴高辛之时,他早已决定,为了回朝云峰,他可以抛去所有,不择手段。

与云桑的从容淡泊不同,云桑为了弟妹、为了年迈的父亲和整个神农国,藏起了太多的脆弱,只为诺奈展露。阿念刁蛮任性,傲慢无礼,她把最可憎的一面展现给世人,却用心守护着母亲,维护着哥哥。那份用心,不需要半点质疑。

小夭对十七,由最初的怜惜、一时的心动,演化成一种无法言明的感情,既是爱情,又不是纯粹的爱情。她对璟动了心,却保留了信任。因为爱,所以害怕失去,因为做不到信任,所以患得患失。一方面坦然的谈论着他的未婚妻,一方面却只能不断的试探,不断去证明这份情的真实存在,既是思念却又无念。何况还夹杂了政治因素于其间,到底还能折腾多久,真是不乐观。

那么精明的涂山璟,人称青丘公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涂山璟,在小夭面前却成了一只呆狐狸。三年的身心折磨,毁掉了曾经的青丘公子,是小夭救活了叶十七,她的怜惜成了他心动的理由。正因如此,他的思念小心翼翼,不是不愿表露却是不敢表露。可狐狸毕竟是狐狸,他以一壶青梅酒,时刻提醒着她曾许下的承诺,见她嗔怪,又不敢辩驳。他倒是比孟九聪明多了也勇敢多了,不知道是真笨还是装笨。

当颛顼选择走上那条荆棘满布的路时,就已注定了他此生必须放弃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例如男女情爱。除了小夭,亲梅竹马的阿念是他唯一的牵挂,他可以背弃世人,却决不负她二人。可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利用小夭,还是选择用伤害的方式逼阿念远离风暴的中心。帝王之路,注定是孤绝的。他的相思究竟留给了谁,未曾可知。昨天翻《曾许诺》,看到昌仆自尽前,将头上所戴的若木花交给了儿子,告诉他要交给自己喜欢的女子。可是,或许颛顼早就忘了吧,也不得不忘。

我相信,馨悦对颛顼的情是真的。那么霸道爱面子的世家小姐,会因为一只洞箫而舍身入水,会因为一颗鱼丹红不惜驳了面子,会因为一个人不时的脸红……我不信,那只是颛顼口中的游戏。不知道他是不懂还是不愿去懂,反正为了他所要的,他接受了她的“邀请”。后来,他一定会实现他的理想,可他会不会也像黄帝一样,在她已然离去的殿中,黯然的说一句,可惜,她挑错了人。

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相柳。一开始很讨厌这个人,或许是因为传言的缘故,先入为主。对他改观,恐怕是从小夭跟他开玩笑说让他去投靠皇帝,结果他差点杀了小夭那里开始。那时候,他让我想起了曾经的蚩尤,曾经于神农国破、榆罔被杀后凭一己之力支撑起整个神农国的蚩尤。他是世人口中的恶魔,却是阿珩与神农士兵眼中的英雄。小夭第一次谈起自己的过去,是在相柳面前;小夭回高辛后,第一个怀念的人(妖)、第一件怀念的事,都与相柳相关;小夭的镜子里,没有璟,却有相柳,连俊帝都感到不可思议。正因为不想深交,便不曾隐瞒,反倒成全了最真实的自我。她不想从他那得到什么,也就从不害怕失去什么。可真的离开,却又怅然。不知不觉中,竟已将他放在了心上。当她满怀欣喜给他捎去新制好的毒药,却与防风邶不期而遇,他企图接近,她便允许,只因他很像那个人,让她觉得熟悉。谁知到最后,他们竟真的是一个人。

后来我想起小夭恢复高辛王姬身份后,相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来见她的场景。他逼她亲他,她不肯,他问为什么,她说,我害怕你会进入到我的梦里,因为你不适合出现在女孩子的梦境里。(当然,其实最后还是亲了的,要不小夭就溺死了……真不知道璟在纠结个什么,人家都抢先了……)他听了之后,大笑着离去,从未有过的欢畅淋漓。后来防风邶便出现了,比起相柳,他确实更适合入梦。他之所以变了个模样,来到她身边,就是为了好走进她梦里,是这样吗?

我一厢情愿的相信,是这样。

谁动了谁的相思,谁又知道?2013.03.02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人彘图片 真实,人彘的图片

  • 人彘的图片 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用暗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汉朝吕后
  • 秦始皇陵地宫,秦始皇陵地宫里有哪些机关?

  • 秦始皇陵地宫里有哪些机关? 相传秦始皇陵地宫的周边填了一层很厚的沙子,形成沙海。这沙海就是秦陵地宫的第一道防线,使盗墓者无法透过挖洞进入墓室。 如果说沙海只是一种传
  • 洗冤录2分剧情,洗冤录2剧情介绍

  • 洗冤录2剧情介绍 http://life.jschina.com.cn/jschina/life/node6667/userobject1ai1349586.html http://www.tvsou.com/html/97/74_9765_1.asp 以上两个网址都有剧情介绍,分集的介绍。。。 以下是总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