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甄嬛凌云峰猫,甄嬛传里选秀时一个姑姑像甄嬛扔了一只猫甄嬛不怕 为

日期:来源:甄嬛凌云峰猫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甄嬛传里选秀时一个姑姑像甄嬛扔了一只猫甄嬛不怕 为什么到了后面就怕猫了呢尤其是回宫以后了呢

关于甄嬛因为怕不怕猫引发的情节上前后不一致的现象,可以按照你列举的这几个事件发生时间的先后顺序来考虑:

1、选秀时姑姑扔下的猫——面无惧色。

甄嬛是一个很懂礼数的人,她应该知道御前失仪的罪可是不小的,看孙妙青的下场就知道了,这是其一;甄嬛虽然心里没有好好参选的打算,但是现在她的一言一行关系到父亲的颜面、仕途以及家族的命运,她必须低调但出色地走完场,这是其二;此外,个人认为其实甄嬛可能从小只是有一点点的害怕而已,毕竟和自己一同长大的浣碧也这样说,但是这种小害怕还是可以控制的,所以甄嬛只需控制自己避免失仪就好。

2、从倚梅园回来——谎称被猫吓到。

这个情节里的猫是虚构出来的。当时的情景是甄嬛在宫中倚梅园与未知的男子相遇,自己假称抱病以躲过合宫家宴,自己却在此吟诗祈福。因尴尬处境不便被人知晓所以伺机慌忙逃回碎玉轩,深觉此事不宜与其他人说,所以在奴婢们问为何她如此慌乱的时候她只好随便找一个由头、便说自己是被猫惊到了。

3、在宁嫔处遇到猫——面色慌乱。

其实一般妃嫔们的喜怒都是不便表露于色的,但是要注意此时的背景。现在甄嬛对猫的惧怕已经很厉害了,因为此时的甄嬛是经历过凌云峰禅房那骇人的一夜的甄嬛。凌云峰上的那一夜已经让甄嬛怕极了猫,每每想到那时的情景都是会心有余悸的。

综上所述,甄嬛自回宫以后对猫的恐惧愈加明显是在凌云峰禅房被野猫吓过之后落下的心病。个人见解,望采纳~

甄嬛传58集为什么甄嬛和锦熙见到宁贵人的猫说想起凌云峰那晚都后怕??凌云峰发生什么了

温太医 怕甄嬛闷得慌 就送了几只小鸟给甄嬛 让她解闷 结果凌云峰附近有野猫 野猫要吃鸟 后来晚上 甄嬛 瑾汐 浣碧睡着之后 野猫就跑进甄嬛住的柴房 咬死了鸟儿 本来甄嬛就怕猫 当时被吓了一大跳

甄嬛的孩子都是谁的

三个亲生,一个收养。

一共怀孕四次。第一次,为莞嫔时与皇上的,因舒痕胶有麝香加之华妃罚其跪而流掉。第二次当莞嫔时与皇上,8个早产,名唤胧月。第三次,凌云峰与果郡王,因宁贵人的猫冲撞其母而生的双生子六阿哥、灵犀。第四次,为熹贵妃时与皇上,因身体不好只保5月,喝下堕胎药,撞向桌子,嫁祸皇后。收养的四阿哥是皇上和李金桂所生。

甄嬛传中甄嬛为何会去凌云峰?

你好,很高兴为你解答,答案如下:

尼姑诬陷甄环偷盗,甄环生病,被赶去凌云峰的

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帮助,满意请采纳。

甄嬛传滴血认亲整集台词

太监:皇上驾到

众:皇上万福金安

皇上:后宫无一日安稳 朕何从万安

皇后:臣妾等搅扰了皇上清安 望皇上恕罪

皇上:说吧 出了什么事 这么乱哄哄的

琪贵人:臣妾要告发熹贵妃私通 秽乱后宫

皇上:贱人 胡说

琪贵人:臣妾以性命担保 所说的句句是实情

皇后:琪贵人在众人面前发了毒誓 臣妾看他如此郑重 或许有隐情 若真有什么误会 立刻解开了也好 否则如以讹传讹出去 对熹贵妃清誉亦是有损

皇上:好 朕就听你一言 如有虚言 朕决不轻饶

琪贵人:臣妾有凭证证实 熹贵妃与温实初私通 熹贵妃出宫后 温实初屡屡入甘露寺探望 孤男寡女常常共处一室 皇上若不信 大可传甘露寺姑子细问 此刻人已在宫中

皇后:要不要传 还请皇上做主

皇上:传

  

净白:贫尼甘露寺净白 见过皇上 皇后娘娘 熹贵妃安好 许久不见 不知熹贵妃还记得故人吗

熹贵妃:净白师傅 能劳动大驾进宫 想必是挨得板子已经好了

净白:熹贵妃赏得一顿板子 倒是教会了贫尼说实话

熹贵妃:但愿如此

琪贵人:净白师傅有什么话赶紧回了 也不耽误师傅清修

净白:是 熹贵妃娘娘初来甘露寺时 素不理睬众人 咱们这些人 也只能敬而远之了 那是宫中常有一位年长的姑姑前来探望娘娘 除此之外 只有一位性温的太医常来探望的 贫尼有几次经过娘娘的住处 见白日里娘娘的房门也掩着 而两个侍女都守在外头 贫尼当时看着深觉不妥 想劝解几句 反倒给娘娘骂了回来贫尼便再也不好说什么了 后来为避寺中流言 熹贵妃称病搬离甘露寺 独自携了侍女住在凌云峰 从此之后是否还有往来 贫尼便便得而知了

琪贵人:请问师傅所说的温太医此刻可在殿中

净白:阿弥陀佛 便是眼前的这位了

琪贵人:师傅不会认错

净白:甘露寺少有男子往来 温太医频频出入 贫尼断不会认错

宁贵人:皇上 臣妾听的头疼 想回宫休息 师傅在甘露寺修行

净白:有劳贵人垂询 是

宁贵人:修行之人清净 从甘露寺进宫一趟不易 我正有一事想麻烦师傅 我想在甘露寺 供奉一盏还愿的海灯 不知供奉几斤为好啊

净白:阿弥陀佛 修行之人怎可轻易踏进红尘之中 贫尼只两年前为宝华殿 送过一本手抄的金刚经 除此之外 便再无踏足 小主得皇上厚爱 本该供个大海灯 只是 小主位分只在贵人 每日供个两三斤就可以了

宁贵人:那就有劳了 皇上 臣妾先告退

皇后:皇上 温太医频频探访甘露寺 是否皇上授意呢 若是皇上授意 那么此事倒也情有可原了

温实初:皇上 熹贵妃所居之地的确偏僻 但是又浣碧与槿汐二位姑姑 为微臣作证 微臣与娘娘的确是清白的啊

琪贵人:温太医当咱们都是傻子吗 谁不知道槿汐和浣碧 是熹贵妃的心腹 他们的证词怎么可以作数 温实初与甄嬛自幼青梅竹马 入宫后二人眉目传情 待甄嬛出宫后温实初私下探访 二人安通款曲 甄嬛再设计搬去凌云峰独居 私相往来 如同做了夫妻一般 一致甄嬛回宫后 二人在大内也不顾廉耻 暗自苟且

槿汐:皇上 女婢在宫中服侍数十年 熹贵妃娘娘并非奴婢服侍的第一位主子 也并非奴婢服侍的时间最长的一位 所以实在无须偏私 奴婢平心静气的说一句公公正正的话 熹贵妃娘娘和温大人绝无私情

皇上:你有没有

熹贵妃:臣妾没有

敬妃:皇上 琪贵人与熹贵妃 素来积怨甚深 只是找人串供闹些文章罢了 温太医去熹贵妃殿里去的勤一些 那是尽他医家的本分 如若这样都被人说闲话 那我们这些 都让温太医医治过的嫔妃岂不都要人人自危了

皇上:摆了 朕相信熹贵妃

皇后:皇上若真要还熹贵妃一个清白 就该彻查此事 以免日后再有闲话啊

安嫔:姐姐为皇上生有皇嗣 又在后宫操持大小事宜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皇上一定要彻查此事 也好让姐姐免受闲言碎语的困扰

敬妃:这会子倒顾及着姐妹情深了 熹贵妃当年在甘露寺 也不见他遣人去问候一声 倒是劳烦人家温太医

琪贵人:熹贵妃是有孕回宫 即在外头有孕 皇上不便时时去看望熹贵妃 按净白师傅所说 倒是温太医来往频繁 那么熹贵妃这胎

温实初:琪贵人言下之意是说皇子和公主并非龙裔 事关江山社稷 琪贵人怎么可以胡乱猜测 皇上 万万不能听琪贵人的揣测啊 皇上

皇后:琪贵人揣测之事尚无确凿依据 你们素日就爱人云亦云 本宫不许你们到处乱嚼舌根

皇上:人云亦云 你是说琪贵人揣测之事 宫中早有议论了

皇后:宫中女子常日无事 往往捕风捉影 以讹传讹 皇上不必放在心上

皇上:以讹传讹 那你告诉朕 是什么讹传 若真有唯恐后宫不乱的厥词 你作为后宫之首 为何不早点平息 安定宫闱呢

皇后:熹贵妃有孕入宫继而早产 人人都说熹贵妃的双生子来历不明 并非皇上血脉 这等谣传污人清听 所以臣妾并未相信呢

皇上:熹贵妃的小产乃是夜猫冲撞 谁能预料 再说熹贵妃的身子本就虚弱 胧月也是八个月所生 可见传言不真

皇后:臣妾也是如此认为啊

琪贵人:宫中夜猫为何无缘无故会去扑人 又不偏不倚的扑在熹贵妃的轿子上 若是旁人有意陷害 为何熹贵妃事后并不追究 更不置一词 除非 这根本就是熹贵妃妊娠之期已到 为掩人耳目所寻得借口

斐雯:女婢也正奇怪呢娘娘生产那日 温太医趁娘娘还没有疼晕过去 就问什么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 女婢正纳闷呢 这事本该太后和皇上过问 怎么倒问起娘娘来了 女婢还听见什么数十年的情分 死心不死心的话

琪贵人:皇后乃六宫之主 敢问皇后 妃嫔私通罪当如何

皇后:皇上 请体念熹贵妃是六阿哥的额娘 皇上就从轻发落吧

琪贵人:熹贵妃宫外得子而归回 本就叫人疑虑 当时跟在熹贵妃身边的 就只有槿汐和浣碧两人 依臣妾之见 唯有重刑拷打必有收获

熹贵妃:大胆 重刑之下必多冤狱 岂有滥用私刑以得证供的

琪贵人:皇上 皇后娘娘 为今之计只有重刑拷打槿汐浣碧 再不然 也只得委屈熹贵妃和温太医了 人是贱皮贱肉 不用刑如何肯招 若真能把慎刑司七十二道刑法一一受遍还不改口 那就有几分可信了

苏培盛:真要把慎刑司七十二道刑法都受遍了 不死也成了残废了 即便是还人清白又有何用呢

槿汐:皇上 为保娘娘清白 奴婢愿承受任何刑法 只是熹贵妃娘娘千金贵体 不能无人照拂 还请皇上免于浣碧姑娘刑法

安嫔:姐姐 陵容知道姐姐心疼浣碧和槿汐 只是倘若他们不受刑的话 只怕姐姐也为难 纵使心疼也只能先忍一忍 只是这浣碧姑娘日日跟着姐姐 怎么今日他不见了

苏培盛:十七爷病了好些日子了 浣碧姑娘自请到果郡王府去照顾 所以不再宫中 皇上 若此时强行把她唤回 只怕会惊动了王爷和各位宗亲 此事尚未定论 不意外杨啊

允禧:不意外扬吗 臣弟已经知道了 皇兄恕罪 臣弟进宫向太后请安 结果各宫各院寂静一片 唯皇嫂这里热热闹闹 就想过来一看究竟 谁知在外头听见这些 臣弟身为宗亲 愿为熹贵妃与皇子公主作保 熹贵妃入宫以来 凡事亲力亲为 无不勤谨 所以 臣弟愿意相信熹贵妃的为人

琪贵人:慎贝勒眼高于顶 一向不爱与后宫嫔妃来往 怎么今日到能说出熹贵妃这么多好处来 亲力亲为 倒像是王爷亲眼所见似地

允禧:倒也不用本王看着熹贵妃亲力亲为 只瞧熹贵妃身量纤纤 便可知他辛苦 倒是琪贵人珠圆玉润 可知是享清福的人

琪贵人:你

皇上:你闭嘴

皇后:有慎贝勒作保是好 只是六阿哥是皇上的血脉 皇上更对他寄予厚望 事关千秋万代 实在不能不仔细啊

皇上:那你说 怎么样才叫仔细

皇后:只怕要滴血验亲

安嫔:臣妾听说 ,将两人的血滴入同一器皿内,血相溶者即为亲。

端妃:这法子断不可行 ,皇上 龙体怎可损伤。

甄嬛:臣妾本以为与皇上情缘深重 ,谁知被疑心至此,早知如此, 情愿当初在凌云峰孤苦一生罢了。

皇上:嬛嬛,只要一试 朕便可还你和孩子一个清白

甄嬛:皇上要试便是真疑心臣妾了 ,既然皇上疑心臣妾与温太医有私 那六阿哥只要与温太医滴血验亲即可

皇上:苏培盛 去把六阿哥抱来

苏培盛:嗻

苏培盛:六阿哥弘曕给皇上请安

(苏培盛扶起抱六阿哥的宫女 小心翼翼的刺了 孩子一直哭着 抱孩子退下 刺了温实初 皇上起身走到碗前 众嫔妃紧张 )

(皇上气极 大怒一声 猛甩佛珠 众嫔妃尖叫 甄嬛皇后同时起身

温实初:皇上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啊 皇上

皇后(手指着甄嬛怒斥):大胆甄嬛 还不跪下

甄嬛(理直气壮的站着):臣妾无错 为何要跪

皇后(手指着碗):血相溶者极为亲 你还有什么可辩驳。来人 剥去她的贵妃服制 打入冷宫 连同孽障一起给我扔进去, 温实初即刻杖杀

甄嬛:谁敢

(皇后与甄嬛同时看向皇上 皇上看向四周站起 看着每一个人绕场一周 看了半天碗 默默走向甄嬛 伸手捏着她的脸)

皇上:朕待你不薄 你为何 为何要如此待朕

敬妃(满脸焦虑 走向皇上手扶着皇上胳膊):皇上 皇上。。。。

皇上(拂袖推到敬妃 看着甄嬛 ):你太叫朕失望了。。。(猛力把甄嬛推到碗前)你自己看

甄嬛(盯着碗看了一会):这水 ,这水一定有问题。(甄嬛拉过苏培盛的手扎了一针滴血入碗中)

甄嬛(大呼):皇上 这水有问题 任何人的血滴进去都能相溶 皇上你来看

(皇上走向前看着碗)

苏培盛:皇上 这不可能的 奴才是没根的人 温太医与瑾汐怎么可能是奴才的孩子呢

皇上:哈哈,朕知道。

温实初(用手指沾的尝了一下碗中水):皇上 ,此水有酸涩的味道,是加了白矾的缘故。皇上,医术古籍上有注,若以白矾至于水中,虽为亲生父子也不能相溶;若以清油至于水中,虽非亲生父子也可以相溶啊皇上。

甄嬛(下跪 看着皇上):皇上 此人居心之毒可以想见

皇上(看看众嫔妃 回位坐下):为公允起见是皇后亲自准备的水(此时苏培盛去换了碗新水)

皇后:臣妾准备的水绝对没问题

皇上:朕记得你颇通医术

皇后:臣妾若用此招 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 岂非太过冒险

苏培盛(端来新水 宫女抱来孩子):皇上 奴才去换了一碗干净的水 这碗水绝对没有问题

皇上(皱眉):再验

(小孩哭 被扎 温实初被扎)

苏培盛(端着碗给皇上):皇上 请看(没溶)

(皇后瘫倒在地 皇上拂袖苏培盛端碗退下)

皇上(牵手拉起甄嬛):嬛嬛, 朕错怪你了

甄嬛(站起 哭丧着脸):臣妾此生从此分明了

皇上:祺贵人 ,事到如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祺贵人(走向前跪下):皇上 即便六阿哥是皇上亲生 可熹贵妃与温实初有私 三人皆是验证 难道皇上也不闻不问了吗

静白(上前作揖):阿弥陀佛 出家人不打诳语

叶澜依:静白师傅这句话可叫出家人为你羞愧而死。

玉娆:长姐你这么晚还不回宫可急死我了。

叶澜依:臣妾才要回宫休息,就碰上了二小姐说要去找熹贵妃。臣妾见她带的公公是小允子,小允子说,他在甘露寺也有故人相识,臣妾就把自己宫的腰牌给了小允子,让他去找人。谁知这二小姐脚步到挺快,赶着就回来了。

玉娆:甘露寺的姑子不止静白一个,皇上也该听听别人的。

莫言(走进向甄嬛施礼):一别数年 娘娘手上的冻疮冬日发作还厉害吗

甄嬛(转身起身):已经好多了

皇上:怎么?你也知道熹贵妃手上冻疮的事?

莫言:贵妃在甘露寺要砍柴洗衣做种种粗活 寒冬腊月手还浸在河水之中 怎能不生冻疮 她若不做静白便动辄打骂 还在下雪之际被静白诬陷偷了燕窝赶去了凌云峰 几次差点活不下来

(甄嬛坐下)

欣贵人:出家人竟如此狠毒

莫言:没死在静白手里她也不算狠毒 凌云峰那种地方偏僻难行还常有狸猫出入 若熹贵妃真与温太医有私 大可一走了之 何必守在那里吃苦

皇上:嬛嬛委屈你了

安嫔:姐姐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皇上 定要重重的惩罚这个姑子

静白:贫尼并无苛待娘娘 请皇上明鉴

安嫔:皇上,臣妾看这姑子心眼也忒坏了 又爱搬弄口舌是非 皇上定要拔下她的舌头 替姐姐出口气

静白(拉着祺贵人):祺贵人 救我呀 救我呀 祺贵人(侍卫此时拖走静白) 皇上饶命啊 皇后娘娘饶命啊

祺贵人:皇上 臣妾奉您多年 为什么您心里只记挂着冲撞您的贱人(转身对熹贵妃)我的门第 样貌 哪点比不上你 何以在皇上面前全让你占尽了风头 。。。

皇上:够了祺贵人 瓜尔佳氏 危言耸听 扰乱宫闱 打入冷宫

甄嬛:斐雯,静白杖毙

侍卫(端着舌头下跪):禀娘娘已经割下了静白的舌头

甄嬛(看也不看一眼):赏给瓜尔佳氏

侍卫:嗻(放于祺贵人身旁)

甄嬛:多一条舌头她就知道如何管好自己的舌头

  

  

甄嬛传,滴血认亲的剧情,人物说得话,一字不落写下来,可以加财富50

这是在第63~64集的剧情。对话如下:

皇上:你有没有

甄嬛:臣妾没有

敬妃:皇上, 祺贵人与熹贵妃素来积怨甚深, 只是找人串供闹些文章罢了 。温太医去熹贵妃殿里勤一些 ,那是尽他医家的本分 ,如若这样都被人说闲话, 那我们这些都让温太医医治过的嫔妃岂不都要人人自危了。

皇上:罢了,朕相信熹贵妃

安嫔:姐姐为皇上生有皇嗣 ,又在后宫操持大小事宜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皇上一定要彻查此事 ,以免让姐姐再受闲言碎语的困扰

敬妃:这会子到顾着姐妹情深了。以前熹贵妃在甘露寺时,也不见她差人去问候一下,倒是劳烦人家温太医。

祺贵人:熹贵妃是有孕回宫,即在外头有孕,皇上不便时常探望,而如静白所说,反而是温太医时常前去探望 ,那熹贵妃这胎

温太医:祺贵人之意, 是说皇子和公主并非龙裔 。事关江山社稷 ,祺贵人怎么可以胡乱揣测。 皇上 可万万不能听祺贵人的揣测啊 皇上

皇后:六阿哥是皇上的血脉, 皇上更对他寄予厚望 。事关千秋万代, 实在不能不仔细啊。

皇上:那你说要怎么做?

皇后:只怕要滴血验亲。只是要刺伤龙体去血,臣妾不敢呢

安嫔:臣妾听说 ,将两人的血滴入同一器皿内,血相溶者即为亲。

端妃:这法子断不可行 ,皇上 龙体怎可损伤。

甄嬛:臣妾本以为与皇上情缘深重 ,谁知被疑心至此,早知如此, 情愿当初在凌云峰孤苦一生罢了。

皇上:嬛嬛,只要一试 朕便可还你和孩子一个清白

甄嬛:皇上要试便是真疑心臣妾了 ,既然皇上疑心臣妾与温太医有私 那六阿哥只要与温太医滴血验亲即可

皇上:苏培盛 去把六阿哥抱来

苏培盛:嗻

苏培盛:六阿哥弘曕给皇上请安

(苏培盛扶起抱六阿哥的宫女 小心翼翼的刺了 孩子一直哭着 抱孩子退下 刺了温实初 皇上起身走到碗前 众嫔妃紧张 )

(皇上气极 大怒一声 猛甩佛珠 众嫔妃尖叫 甄嬛皇后同时起身

温实初:皇上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啊 皇上

皇后(手指着甄嬛怒斥):大胆甄嬛 还不跪下

甄嬛(理直气壮的站着):臣妾无错 为何要跪

皇后(手指着碗):血相溶者极为亲 你还有什么可辩驳。来人 剥去她的贵妃服制 打入冷宫 连同孽障一起给我扔进去, 温实初即刻杖杀

甄嬛:谁敢

(皇后与甄嬛同时看向皇上 皇上看向四周站起 看着每一个人绕场一周 看了半天碗 默默走向甄嬛 伸手捏着她的脸)

皇上:朕待你不薄 你为何 为何要如此待朕

敬妃(满脸焦虑 走向皇上手扶着皇上胳膊):皇上 皇上。。。。

皇上(拂袖推到敬妃 看着甄嬛 ):你太叫朕失望了。。。(猛力把甄嬛推到碗前)你自己看

甄嬛(盯着碗看了一会):这水 ,这水一定有问题。(甄嬛拉过苏培盛的手扎了一针滴血入碗中)

甄嬛(大呼):皇上 这水有问题 任何人的血滴进去都能相溶 皇上你来看

(皇上走向前看着碗)

苏培盛:皇上 这不可能的 奴才是没根的人 温太医与瑾汐怎么可能是奴才的孩子呢

皇上:哈哈,朕知道。

温实初(用手指沾的尝了一下碗中水):皇上 ,此水有酸涩的味道,是加了白矾的缘故。皇上,医术古籍上有注,若以白矾至于水中,虽为亲生父子也不能相溶;若以清油至于水中,虽非亲生父子也可以相溶啊皇上。

甄嬛(下跪 看着皇上):皇上 此人居心之毒可以想见

皇上(看看众嫔妃 回位坐下):为公允起见是皇后亲自准备的水(此时苏培盛去换了碗新水)

皇后:臣妾准备的水绝对没问题

皇上:朕记得你颇通医术

皇后:臣妾若用此招 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 岂非太过冒险

苏培盛(端来新水 宫女抱来孩子):皇上 奴才去换了一碗干净的水 这碗水绝对没有问题

皇上(皱眉):再验

(小孩哭 被扎 温实初被扎)

苏培盛(端着碗给皇上):皇上 请看(没溶)

(皇后瘫倒在地 皇上拂袖苏培盛端碗退下)

皇上(牵手拉起甄嬛):嬛嬛, 朕错怪你了

甄嬛(站起 哭丧着脸):臣妾此生从此分明了

皇上:祺贵人 ,事到如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祺贵人(走向前跪下):皇上 即便六阿哥是皇上亲生 可熹贵妃与温实初有私 三人皆是验证 难道皇上也不闻不问了吗

静白(上前作揖):阿弥陀佛 出家人不打诳语

叶澜依:静白师傅这句话可叫出家人为你羞愧而死。

玉娆:长姐你这么晚还不回宫可急死我了。

叶澜依:臣妾才要回宫休息,就碰上了二小姐说要去找熹贵妃。臣妾见她带的公公是小允子,小允子说,他在甘露寺也有故人相识,臣妾就把自己宫的腰牌给了小允子,让他去找人。谁知这二小姐脚步到挺快,赶着就回来了。

玉娆:甘露寺的姑子不止静白一个,皇上也该听听别人的。

莫言(走进向甄嬛施礼):一别数年 娘娘手上的冻疮冬日发作还厉害吗

甄嬛(转身起身):已经好多了

皇上:怎么?你也知道熹贵妃手上冻疮的事?

莫言:贵妃在甘露寺要砍柴洗衣做种种粗活 寒冬腊月手还浸在河水之中 怎能不生冻疮 她若不做静白便动辄打骂 还在下雪之际被静白诬陷偷了燕窝赶去了凌云峰 几次差点活不下来

(甄嬛坐下)

欣贵人:出家人竟如此狠毒

莫言:没死在静白手里她也不算狠毒 凌云峰那种地方偏僻难行还常有狸猫出入 若熹贵妃真与温太医有私 大可一走了之 何必守在那里吃苦

皇上:嬛嬛委屈你了

安嫔:姐姐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皇上 定要重重的惩罚这个姑子

静白:贫尼并无苛待娘娘 请皇上明鉴

安嫔:皇上,臣妾看这姑子心眼也忒坏了 又爱搬弄口舌是非 皇上定要拔下她的舌头 替姐姐出口气

静白(拉着祺贵人):祺贵人 救我呀 救我呀 祺贵人(侍卫此时拖走静白) 皇上饶命啊 皇后娘娘饶命啊

祺贵人:皇上 臣妾奉您多年 为什么您心里只记挂着冲撞您的贱人(转身对熹贵妃)我的门第 样貌 哪点比不上你 何以在皇上面前全让你占尽了风头 。。。

皇上:够了祺贵人 瓜尔佳氏 危言耸听 扰乱宫闱 打入冷宫

甄嬛:斐雯,静白杖毙

侍卫(端着舌头下跪):禀娘娘已经割下了静白的舌头

甄嬛(看也不看一眼):赏给瓜尔佳氏

侍卫:嗻(放于祺贵人身旁)

甄嬛:多一条舌头她就知道如何管好自己的舌头

甄嬛传63集滴血认亲那段,从皇上到皇后宫里后..

皇上:(阴沉着脸 看着甄嬛)你有没有?!

甄嬛:(哭丧着脸下跪看皇上)臣妾没有

(皇上抬手示意甄嬛起身)

敬妃:皇上 祺贵人与熹贵妃素来积怨甚深 只是找人串供 闹些文章罢了 温太医去熹贵妃殿里勤一些 那是尽他医家的本分 如若这样都被人说闲话 那我们这些都让温太医医治过的嫔妃岂不都要人人自危了

皇上(换个坐姿)罢了,朕相信熹贵妃(左右甩了几下佛珠)

安嫔:姐姐为皇上生有皇嗣 又在后宫操持大小事宜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皇上一定要彻查此事 才能让姐姐免受闲言碎语的而困扰

敬妃:这会子到顾着姐妹情深了

祺贵人(跪直)熹贵妃是有孕回宫,即在外头有孕,而温太医时常前去探望 那熹贵妃这胎。。。。

温太医(急忙接话):按祺贵人之意 莫非说皇子和公主并非龙裔 事关江山社稷 祺贵人怎么可以胡乱揣测 皇上 万万不能听祺贵人的揣测啊 皇上 (磕头) (众嫔妃窃窃私语)

(关灯)

皇后:六阿哥是皇上的血脉 皇上更对他寄予厚望 事关千秋万代 实在不能不仔细啊

皇上(无奈):那你说怎么样才叫仔细?

皇后(略有迟疑):只怕要滴血验亲

(甄嬛瞪着皇后 皇上沉默不作声 一会。。)

安嫔:皇后娘娘说得有理 血相溶即为亲 就能还熹贵妃的清白了

敬妃(起身施礼):这法子断不可行 皇上乃万尊之躯 龙体怎可损伤

安嫔:皇上向来宠爱六阿哥 可若是不验 岂不是要把万里江山拱手让与他人

甄嬛(起身下跪 哭着):臣妾本以为与皇上情缘深重 谁知被疑心至此 情愿当初在凌云峰孤苦一生罢了

皇上(叹息):寰寰 只要一试 朕便可还你和孩子一个清白

甄嬛:皇上要试便是真疑心臣妾了 (低头 哭)既然皇上疑心臣妾与温太医有私 那六阿哥只要与温太医滴血验亲即可

皇上:苏培盛 去把六阿哥抱来

苏培盛:嗻

(宫女端着工具孩子呈上)

苏培盛:六阿哥弘曕给皇上请安

(苏培盛扶起抱六阿哥的宫女 小心翼翼的刺了 孩子一直哭着 抱孩子退下 刺了温实初 皇上起身走到碗前 众嫔妃紧张 )

安嫔(捂嘴惊呼):啊 溶了

(皇上气极 大怒一声 猛甩佛珠 众嫔妃尖叫 甄嬛皇后同时起身

温实初(下跪):皇上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啊 皇上

皇后(手指着甄嬛怒斥):大胆甄嬛 还不跪下

甄嬛(理直气壮的站着):臣妾无错 为何要跪

皇后(手指着碗):血相溶者极为亲 你还有什么可辩驳(手指着甄嬛)来人 剥去她的贵妃服制 打入冷宫 连同孽障一起给我扔出去 温实初即刻杖杀

甄嬛(大声吆喝):谁敢

(皇后与甄嬛同时看向皇上 皇上看向四周站起 看着每一个人绕场一周 看了半天碗 默默走向甄嬛 伸手捏着她的脸)

皇上:朕待你不薄 你为何 为何要如此待朕

敬妃(满脸焦虑 走向皇上手扶着皇上胳膊):皇上 皇上。。。。

皇上(拂袖推到敬妃 看着甄嬛 ):你太叫朕失望了。。。(猛力把甄嬛推到碗前)你自己看

甄嬛(盯着碗看了一会):这水 这水一定有问题 皇上 水有问题

(甄嬛拉过苏培盛的手扎了一针滴血入碗中)

甄嬛(大呼):皇上 这水有问题 任何人的血滴进去都能相溶 皇上你来看 皇上

(皇上走向前看着碗)

苏培盛:皇上 这不可能的 奴才是没根的人 温太医与六阿哥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呢

温实初(用手指沾的尝了一下碗中水):皇上 水中有白矾 即使非亲生父子的血也可相溶

甄嬛(下跪 看着皇上):皇上 此人居心之毒可以想见

皇上(看看众嫔妃 回位坐下):为公允起见是皇后亲自准备的水(此时苏培盛去换了碗新水)

皇后:臣妾准备的水绝对没问题

皇上:朕记得你颇通医术

皇后:臣妾若用此招 一不小心就被发现 岂非太过冒险 臣妾没那么愚蠢

苏培盛(端来新水 宫女抱来孩子):皇上 奴才去换了一碗干净的水 这碗水绝对没有问题

皇上(皱眉):再验

(小孩哭 被扎 温实初被扎)

苏培盛(端着碗给皇上):皇上 请看

(皇后瘫倒在地 皇上拂袖苏培盛端碗退下)

皇上(牵手拉起甄嬛):寰寰 朕错怪你了

甄嬛(站起 哭丧着脸):臣妾此生从此分明了

皇上:祺贵人 事到如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祺贵人(走向前跪下):皇上 即便六阿哥是皇上亲生 可熹贵妃与温实初有私 静白师太为证 难道皇上也不闻不问了吗

静白(上前作揖):阿弥陀佛 出家人不打诳语

旁白:甘露寺莫言求见

皇上:宣

莫言(走进向甄嬛施礼):一别数年 娘娘手上的冻疮冬日发作还厉害吗

甄嬛(转身起身):已经好多了

皇上:怎么?你也知道熹贵妃手上冻疮的事?

莫言:贵妃在甘露寺要砍柴洗衣做种种粗活 寒冬腊月手还浸在河水之中 怎能不生冻疮 她若不做静白便动辄打骂 还在下雪之际被静白诬陷偷了燕窝赶去了凌云峰 几次差点活不下来

(甄嬛坐下)

敬妃:出家人竟如此狠毒

莫言:没死在静白手里她也不算狠毒 凌云峰那种地方偏僻难行常有狸猫出入 若熹贵妃真与温太医有私 大可一走了之 何必守在那里吃苦

皇上:寰寰 委屈你了

祺贵人:仅凭你一面之词,怎能让人信服!!

莫言:贫尼即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又有什么撒谎的必要

安嫔:姐姐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皇上 定要重重的惩罚这个姑子

静白:贫尼并无苛待娘娘 请皇上明鉴

安嫔:皇上,臣妾看这姑子心眼也忒坏了 又爱搬弄口舌是非 皇上定要拔下她的舌头 替姐姐出口气

静白(拉着祺贵人):祺贵人 救我呀 救我呀 祺贵人(侍卫此时拖走静白) 皇上饶命啊 皇后娘娘饶命啊

祺贵人:皇上 臣妾奉您多年 为什么您心里只记挂着冲撞您的贱人(转身对熹贵妃)我的门第 样貌 哪点比不上你 何以在皇上面前全让你占尽了风头 。。。

皇上:够了 贱人 我听够了 祺贵人 瓜尔佳氏 危言耸听 扰乱宫闱 打入冷宫 静白交给熹贵妃处置

甄嬛:静白杖毙

侍卫(端着舌头下跪):禀娘娘已经割下了静白的舌头

甄嬛(看也不看一眼):赏给瓜尔佳氏

侍卫:嗻(放于祺贵人身旁)

甄嬛:多一条舌头她就知道如何管好自己的舌头

祺贵人:你好狠毒的心

甄嬛:这还得谢安嫔的法子

祺贵人:皇上……

皇上(不耐烦):拉她下去

(侍卫上前拉走祺贵人)

祺贵人:皇上 皇上 甄嬛你个贱人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皇上(疲倦的走向前):折腾了一天 朕倦了 皇后也倦了吧 以后宫里有什么事直接交给熹贵妃处置吧 (沉重下台)

皇后:皇上 (皇后瘫倒在地)

皇后(无奈)甄嬛你个贱人,本宫这辈子是对付不了你了

甄嬛传中甄嬛和果郡王接触是哪些集,从他们相遇到大结局。

第5集,最开始应该是甄嬛在倚梅园祈愿,祈愿的小像被果郡王所得后珍藏一生。

第13集,第一次正面接触是在甄嬛随皇上去圆明园避暑在温仪公主周岁宴席,甄嬛离席去水边玩耍巧遇果郡王,这一集中果郡王还吹笛为甄嬛的惊鸿舞相合。

第17集,紧接着应该是眉庄被冷遇,甄嬛在夜饮的时候离席在桐华台遇见果郡王。

第19集,甄嬛夜探被禁足的眉庄回去的路上果郡王相助,并看到自己小像。

第29集,再一次就是甄嬛在华妃宫中流产,果郡王前往相救。

从46集开始,再就是甄嬛到甘露寺修行,果郡王前往探望。

47-48集的时候决定在一起。

扩展资料

甄嬛和果郡王的结局:

经历感情低谷、潦倒生活的废妃甄嬛在清修时与果郡王允礼相恋。但不久后,外出征战的允礼就传出死讯,已有身孕的甄嬛决定回宫,不愿再“为人刀俎我为鱼肉”,为求自保踏上了腹黑之路。

在皇帝令甄嬛亲手杀死允礼后,甄嬛对皇帝已不再是男女间的怨念,而变成了无以复加的仇恨。为了复仇,甄嬛在皇帝面前假装柔顺,暗地里却给其下药,最终与叶澜依合谋弑君。

果郡王介绍:

允礼,亦称十七爷或果郡王,雍正皇帝的十七弟。身量高瘦。

外貌清逸英俊,剑眉,目光清澈温和,脸型颇有棱角。

天性爱自由,韬光养晦,虽通征战之事,为不使胤禛疑心,只爱好诗书音律掩饰。

表面放荡不羁,实则深情专一,悲天悯人,有时性格偏于柔弱。允礼真心爱上甄嬛,但有情人难成眷属,最后为甄嬛而死。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甄嬛传

甄嬛传63集台词

不知道你要的是不是这个:

祺贵人:看来熹贵妃与你的情谊还真不一般呢

温太医:小主,你

熹贵妃:斐雯,你在宫里的这些日子,本宫倒没瞧出你有这份心胸

斐雯:奴婢伺候娘娘,有什么心胸都牵挂在娘娘身上,但是奴婢在宫里当差,只能对皇上一人尽忠,若有得罪还请娘娘恕罪。

熹贵妃:你对皇上尽忠也算得罪本宫的话,岂非要治本宫于不忠不义之地了 (对皇后)容臣妾问她几句话 (对斐雯)斐雯,无论今日之事结局如何,你都不能再回永寿宫,再伺候本宫了

斐雯:只要是在宫里伺候,无论服侍哪位小主,奴婢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熹贵妃:很好,好歹主仆一场,今日你既来揭发本宫的私隐,想必也是知道是最后一遭伺候本宫了。自己份内之事也该做好。我问你,你出来前,可把正殿紫檀桌上的琉璃花樽给擦拭干净了

斐雯:已经擦了

谨悉:胡言乱语,娘娘的紫檀桌上何曾有琉璃花樽,那分明是青玉的

斐雯:是奴婢记错了,是青玉花樽

敬妃:看来斐雯的记性不大好啊,难为你了,还能记得温太医袖口上的花纹

斐雯:奴婢记得,是青玉花樽,没错

熹贵妃:正殿紫檀桌上从未放过什么琉璃花樽,你伺候本宫,不把心思放在正经事上,到日日留心哪位太医的手搭了本宫的手,翻出来的袖口上绣了什么花样(对皇后)这些情景若是放了旁人,是看都不敢看(对斐雯)为何你连了枝叶末节都这般留意,如此居心实在可疑

斐雯:奴婢日夜心里只牵挂着这件大事,哪里还留心的了别的事情

端妃:想来若温太医和熹贵妃真有私情,自然是会防着别人的,怎么斐雯回回都能瞧得见,还瞧得那么真切,难道斐雯,事事分外留心主子的一言一行?

敬妃:你这丫头,真是。竟敢日日盯着熹贵妃私自窥探。皇后娘娘,臣妾认为,此事颇为蹊跷,定是幕后有人主使,这丫头讲的话不能相信。恐怕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呢

欣贵人:臣妾疑惑,祺贵人住在交芦馆,斐雯是永寿宫的宫女,既然人人皆知祺贵人向来不敬熹贵妃,为何永寿宫的宫女会和祺贵人一起来向皇后揭发此事呢

贞嫔:若真如斐雯所说,万一哪天熹贵妃暗下毒手,那这后宫的秽乱之事就没人再知道了。这样说来她向祺贵人求助也不是全无道理

安嫔:臣妾听说,念佛的人心肠都好些,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熹贵妃是在甘露寺为国祈福修行过的人,又得菩萨庇佑产下皇嗣,怎么会有如此淫乱之事呢

祺贵人:佛门清净地本事供人清心静修的,甄嬛生性淫贱,竟在甘露寺修行时大行秽乱之事

谨悉:贵人,甘露寺乃大清圣寺,贵人如此血口喷人,胡言乱语,就不怕菩萨责罚吗

苏公公:皇上驾到——

合宫众人:皇上万福金安

皇上:后宫无一日安宁的,朕何从万安

皇后:臣妾等搅扰了皇上清安,望皇上恕罪

皇上:说吧,出了什么事,这么乱哄哄的

祺贵人:臣妾要告发熹贵妃私通秽乱后宫

皇上(打了祺贵人一巴掌):贱人,胡说

祺贵人:臣妾以性命担保,所说的句句是实情

皇后:祺贵人在众人面前发了毒誓,臣妾看她如此郑重或许有隐情。若真有什么误会立刻解开了也好,否则若以讹传讹出去,对熹贵妃清誉亦是有损

皇上:好,朕就听你一言,如有虚言,朕决不轻饶

祺贵人:臣妾有凭证证实,熹贵妃与温实初私通。熹贵妃出宫后,温实初屡屡入甘露寺探望,孤男寡女常常共处一室。皇上若不信,大可传甘露寺姑子细问,此刻人已在宫中

皇后:要不要传还请皇上做主

皇上:传

永寿宫中:玉娆:碧姐姐,十七爷的病可好些啊

浣碧:好多了,小主呢?怎么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她?

玉娆:她刚刚被江公公带走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阿绿:浣碧姑娘在就好了,宁贵人让我赶紧来告诉一声,祺贵人她们请了甘露寺的姑子来指证娘娘在宫外有奸情

浣碧:什么?!

阿绿:让姑娘看到底有什么办法,最好也有甘露寺的人来指证那姑子说的是假话

玉娆:姐姐怎么会有奸情呢,皇上真是糊涂

浣碧:要找甘露寺的人得找莫言,二小姐,我们务必要在宫门下钥之前赶回来

玉娆:好,我和小允子去,你就留在这里免得再出事。阿绿,你是宁贵人身边的人,你就到宫门口接应

阿绿:好

玉娆:小允子快走

小允子:是

宫外慎贝勒与玉娆相撞:慎贝勒:这样匆匆忙忙的出什么事了

玉娆:别拦着我,姐姐出事了,我要去救人,走

慎贝勒:宫里怎么了

景仁宫:静白:贫尼甘露寺静白见过皇上,皇后娘娘。熹贵妃安好,许久不见,不知熹贵妃还记得故人吗

熹贵妃:静白师父,能劳动大驾进宫,想必是挨的板子已经好了

静白:熹贵妃赏的一顿板子,倒是教会了贫尼说实话

熹贵妃:但愿如此

祺贵人:静白师父有什么话赶紧回了,也不耽误师父清修

静白:是。熹贵妃娘娘初来甘露寺时,素不理睬众人,咱们这些人也只得敬而远之了。那时宫中常有一位年长的姑姑前来探望娘娘,除此之外便只有一位姓温的太医常来探望的。贫尼有几次经过娘娘的住处,见白日里娘娘的房门有时也掩着,而两个侍女都守在外头。贫尼当时看着深觉不妥,想劝解几句,反倒被娘娘给骂了回来。贫尼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后来为避寺中流言,熹贵妃称病搬离甘露寺,独自携了侍女住在凌云峰,从此之后是否还有往来,贫尼便不得而知了

祺贵人:请问师父所说的温太医,此刻可在殿中

静白:阿弥陀佛,便是眼前的这一位了

现就这些,你还要就说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人彘图片 真实,人彘的图片

  • 人彘的图片 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用暗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汉朝吕后
  • 秦始皇陵地宫,秦始皇陵地宫里有哪些机关?

  • 秦始皇陵地宫里有哪些机关? 相传秦始皇陵地宫的周边填了一层很厚的沙子,形成沙海。这沙海就是秦陵地宫的第一道防线,使盗墓者无法透过挖洞进入墓室。 如果说沙海只是一种传
  • 洗冤录2分剧情,洗冤录2剧情介绍

  • 洗冤录2剧情介绍 http://life.jschina.com.cn/jschina/life/node6667/userobject1ai1349586.html http://www.tvsou.com/html/97/74_9765_1.asp 以上两个网址都有剧情介绍,分集的介绍。。。 以下是总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