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容止对楚玉的占有欲,凤囚凰中容止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爱楚玉啊?

日期:来源:容止对楚玉的占有欲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凤囚凰中容止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爱楚玉啊?

是真的爱的。

开始不爱,可是后来很爱很爱。

对楚玉,他甚至赌不起一个“或许”。

在楚玉面前,权位、荣誉,这些唾手可及东西,他也能放弃得毫不留恋。

如果这都不算爱,那还有什么算爱?

天如镜终究是为了他的“天命”放弃了我们小楚,甚至不惜以小楚的性命为赌注,而容止却是以自己的命为赌注的。

喜欢容止,是因为他淡定、优雅,永远智慧。更因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最后,他甚至为小楚放弃了天下,放弃了权位,这便够了,足够足够。

你一定没有看到后面,后面的容止全力控制、保护着楚玉,虽然楚玉不喜,可也真的说明了容止对小楚的重视。

最后的最后,番外里,你会知道,终究是楚玉囚住了容止。

容止是爱的,只是他的爱有前提,那就是楚玉还在。这样的爱,或许你不能接受,可我觉得很好很好。

容止只是自私了一点,可你不能因此说他不爱。

喜欢容止,原本就是喜欢他的一袭白衣的高雅雍容。

春日杏花开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这才是容止。

无所求了,那便也不是容止了,也便也不是爱了。

最初,是那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后来,红了樱桃绿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伴随着缓带轻裘疏狂事,天阔云闲向歌声,抛了流光,便迎来那大多好物不监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在爱里,其实是楚玉比较吝啬。容止他会付出,只是看重回报。而楚玉却是在一早就认定没有回报而转身便走。

她想,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情我便休,本以为,相见争如不见,有情总似无情,分开来总是好些……

这样的爱,虽然不若我们想象中美好,却真实、强烈。

我是真的喜欢容止。

是因了他,这份爱才会长长久久。

所以,请相信,容止是真的爱。虽然他的心机可怕,却是真的值得人倾心相爱。

觉得容止对楚玉不是爱,而是一种占有欲

是真的爱的。

开始不爱,可是后来很爱很爱。

对楚玉,他甚至赌不起一个“或许”。

在楚玉面前,权位、荣誉,这些唾手可及东西,他也能放弃得毫不留恋。

如果这都不算爱,那还有什么算爱?

天如镜终究是为了他的“天命”放弃了我们小楚,甚至不惜以小楚的性命为赌注,而容止却是以自己的命为赌注的。

喜欢容止,是因为他淡定、优雅,永远智慧。更因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最后,他甚至为小楚放弃了天下,放弃了权位,这便够了,足够足够。

凤囚凰容止对楚玉坦白味觉不同是第几章

凤囚凰 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酸甜苦辣咸

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酸甜苦辣咸(节选)

容止抬眸看她一眼,并不讶异,只微微一笑,道:“公主确定真的要吃?”

楚玉笑道:“难道你在这里下了毒?”

“自然没有。”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

容止凝视了楚玉片刻,露出个奇妙微笑,他移开架着烤肉的木架,冷却片刻后便从袖中抽出一柄不过巴掌长的纤细小刀,割下鸟腿上的一片肉。约莫二分之一手掌大小,穿在刀刃上递给楚玉:“眼下器具不足。还请公主将就,不过如此用餐,也别有一番风味,公主不妨尝试一二。”

那片烤肉只有不到半寸厚,一面焦黄流油,另一面却是洁白鲜嫩。色香俱全令人食指大动,楚玉接过刀柄,小心的吹了几下,确定不怎么烫了才送入口中。

过了片刻,楚玉面无表情的停止咀嚼,容止了然的笑笑,指指火堆,示意她吐在火里,又随手把她手上的小刀顺过来。

楚玉犹豫一会,还是把嘴里的东西强行咽了下肚。望向容止,斟酌着词句道:“你。是不是用错了调料?”肉烤得完全没有问题,表皮焦脆内里鲜嫩,咬起来口感极佳,可是问题却出在渗入肉里的调料上。

这烤肉味道其实也不算夸张,不像那些初学做菜的新手做得太咸或太淡,只是有微微扭曲,进入肉中的咸味里,多了一点不该有的苦味和甜味,这两种味道混合起来,尝起来便很奇怪。

就宛如调色一般,明明该是绿色,却不小心混入了红色黄色的颜料,整体匀起来便很奇怪。

看容止一脸聪明相,也不像是厨艺白痴的样子,怎么会这样?

容止淡淡一笑,并不解释,只拿起小刀端详,刀刃上还穿着大半片楚玉方才吃剩的烤肉,他也没有丢弃,低头张口轻轻咬下。

文雅的一小口一小口咬下肉片,容止吃得极为从容惬意,好像丝毫不受那古怪味道的干扰。

楚玉见他这个模样,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你……感觉不到味道?”假如是这样,那么就说得通了,色盲难以完美的调色,而没有味觉的人,自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味,自然也很难做出美味的饭菜

但话才说出口,楚玉就驳回了自己的猜测:“不对,感觉不到味道,你为什么要调味?你的味觉……我是说舌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楚玉思索着道。

容止低头咬下刀刃上最后一片肉,火光映照下他浅色的嘴唇泛着柔润微光,眼帘如扇半敛,乌黑的发丝滑落少许,遮挡住半张脸容。

再抬起头来时,他看向一旁,微笑道:“越捷飞,可否帮个小忙,替我给厨子传话,让他们料理只野兔送来。”

越捷飞平素皆是与楚玉共同进出,如影随形,只不过他身为侍卫,时常在不易被觉察暗处隐藏着,此时听见容止吩咐,却先是望了楚玉一眼,后者点头后才转身离开。

越捷飞走了,容止这才接着说:“我的舌……”他停顿一下,似在思索应该如何表述,“尝出来的味道,与旁人都有些不同,人觉着是苦的,我却尝来带着一丝甜,人说是酸的,我却觉着有些咸,我觉着好吃的,别人却未必如此想。”

他轻耸了耸肩,虽然无奈,却也满不在乎着:“就是这样了。”公主府上的厨子都知道他喜好的味道与别人不同,给他准备食物时,都是专门单独准备一份,却不晓得有这等缘由。

楚玉愕然,好一会儿才道:“这件事,除了我之外,还有谁知道?”

容止微微一笑,又从已经微微冷却的烤鸟上挑下一小片肉,他折断的右臂现在已经不用吊着绷带了,可依然不能太过使力,可完好的左手却灵活至极,动作轻盈得像灵巧的燕子:“没有人曾问起这事,只当我口味古怪,所以也只有公主知道此间真正的缘由。”

楚玉皱眉道:“怎么会这样?”他这样的味觉,和别人一起吃饭时,岂不是很不方便?

容止笑了笑,舔了舔沾上油光的嘴唇:“其实小时候还是如常人一般的,也许是后来尝过太多的毒药,不知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也不知该如何医治,横竖没什么大碍,这些年便这么过来了。”别人做的东西多半不能吃,他便自己摸索着学习调味,倒也是练出了一手好厨艺,可算是意外收获。

容止说得轻松,楚玉却有些明白,他的“这么过来了”,并不是那么惬意的,可是见他不愿多提,她也不便相询,只有岔开话题:“越捷飞怎么还不回来?”

《凤囚凰》容止哪章开始对楚玉的身份明着进行调查

36(最后处进林),37(扑到),38,39(折手)

在比较前面,在公主家的一个树林里

容止问楚玉是谁

楚玉说楚玉

然后他就把楚玉手抓住,扑到,但是还是先让楚玉倒在自己身上在反扑

然后看楚玉的锁骨下有个红点

越捷飞当是在树林外

后来楚玉呼救

越冲进来把容止手给折了呢

容止还笑着折回来那里

然后容止回园养伤

然后花错护着,还和越捷飞打了一架

然后容止的事情才交给桓远的呢

在和容止去树林前

楚玉去了萧别和王意之相识的那个做诗会呢

还被刺杀

有印象了没

语无伦次了

《凤囚凰》中容止试探楚玉身份后为什么如释重负?

因为那个时候对容止来说只要山阴公主的身体还在就行了,性格变没变对他没什么影响。因为天如月曾经利用手环和药给容止身体下过禁制,让他不能离刘楚玉距离太远。

“这一次,为了防止他逃走,天如月给他喂下了一颗药,令他的身体衰竭,几乎连重一些的东西都拿不起来,甚至在他身上下了奇怪的禁制,令他不能远离公主府,更不能伤害山阴公主。

那奇怪的禁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不晓得,但是他尝试过,只要他有试图伤害山阴公主的念头,便会头疼欲裂,而倘若他离开建康城的地界,身体更会无可救药的衰竭。

这是天如月的目的,他让容止失去足以自傲的武力,让他不得不托庇活在山阴公主的羽翼之下,甚至连向公主报复都做不到,

如公主死了,他也会跟随着一并死去。 ”

问一下看过【凤囚凰】的人,容止为什么从一开头就对楚玉很好,他是从好久开始喜欢上楚玉的?

因为楚玉的性命和容止是联系在一起的,还有就是楚玉救过容止。他一开始并不喜欢楚玉,后来楚玉向他告白被拒后,表现出的大气与豁达感染了容止,从那开始后容止便渐渐喜欢上了楚玉。

《凤囚凰》楚玉和容止睡是第几章?

由关晓彤和宋威龙主演的电视剧《凤囚凰》终于要播了,剧中楚玉和容止有很多大尺度的床戏,但是他们睡在一起是在第几章呢?话说楚玉和容止的床戏可是备受关注的,而楚玉的第一次是给了谁,会不会是容止呢?

《凤囚凰》讲述的是楚玉穿越到南朝刘宋山阴公主刘楚玉的身上后,她与容止和刘子业等人发生了一连串的谋权故事。不过楚玉在容止的关心之下慢慢向他靠近,本以为两人的爱情会圆满,结果出现了各种阴谋,让楚玉和容止的爱情爱得坎坷。

据悉,在小说原著中,楚玉在二十一世纪因为飞机失事而穿越过来,再次醒来却是成为淫乱无度的山阴公主。然后遇到了她生命中真命天子,那就是容止。按照原文猜测,楚玉本人应该是处,山阴公主原身不是处了,毕竟有那么多的男宠!但是没关系,反正山阴公主也是对容止一见钟情。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在意吧,毕竟都算得上江湖儿女。

但是在电视剧的改编中,楚玉第一次应该是给容止了!先来说下告白的章节吧,是在第二百一十七,而后二百一十八章表白。至于什么时候第一次,是在第二百九十章!在原著小说里容止撕楚玉衣服的次数并不多,在发现容止没死的楚玉是自己去撕扒掉衣服的,所以容止楚玉第一次时是楚玉主动的,因为太开心所以撕掉了容止的衣服在野外的亭子里发生了肌肤之亲。

凤囚凰里容止一直是个谦谦君子,所以撕楚玉衣服这个举动是很难想象得到的,不知道电视剧凤囚凰容止撕楚玉衣服的片段,和容止楚玉野外第一次的场景,这些剧情片段都是大家很期待的剧情。

脑子一热,长久以来盘桓的理智顿时被炸得烟消云散,楚玉牙关一咬,手上用力把他完全按躺下,紧跟着抬腿跨过他腰侧,整个人坐在他身上。事过境迁之后,楚玉一直在后悔,当时她怎么就一下子失去理智了呢?居然主动对他出手,这种事……这种事……她有什么可着急的啊?

冲动是魔鬼。她低下身体去拥抱他,也顾不上衣衫散开春光外泄,只弓起身子,尽量贴得近一些,含着泪水轻轻地吻他的嘴唇,呼吸急促,语调颤不成声:“容……容止……”

《凤囚凰》中楚玉向容止告白是哪一章

第三卷里的不知道哪一章,标题是“山有草木兮(下)”,容止假装昏迷,楚玉向天如镜下跪求他救容止,天如镜答应后,楚玉跑去跟容止说她不是公主,她喜欢他

容止和楚玉

张开眼,楚玉望着几乎又要被她推倒躺下,神情从容洒落的容止。

现在容止已经不再是少年模样,他稍微长大了一些,看起来约莫有二十二三岁,骨架亦抽长舒展少许,但眉间地清丽高雅始终不曾改变,秀色绝伦,一如初见那时。

“……容止。”

“我在。”

楚玉鼓起勇气。更贴近一些,注视着他含笑的眼眸。

他在。

这样好容貌,好风致,绝世无双。

他没有如泡沫般消散,不曾像春雪般消融。不管经历了什么,他活了下来。

脸上的热度持续不退,理智上知道应该抽身,可是心里却失魂一般地想要拥抱。

“容止?”

“嗯。”

“容止。”

“我在。”

“容止,容止。”

“我在。”

“容止。容止,容止……”

“我在,我在。我在……” ……容止目光温柔含笑,却是在大庭广众下,轻轻地亲了下她的耳垂:“你若是在,我便不后悔。”这是变相地威胁。

倘若她不管不顾地走了,他一定会反过来让她觉得后悔的。

楚玉呼吸一滞,转头看去,却见他目中情意真切,终于禁不住心中一软,主动拉住他的手,没好气地道:“走吧。我不走,你,也别想。”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THE END最后容止和楚玉在一起了。话说我有《凤囚凰》的全文,你要不?

凤囚凰里容止在公主府里面对楚玉说不会离开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天如月(天如镜的师傅)为了给莫问(天如镜的师兄)报仇,用手环制服了容止,但是他知道如果没有手环自己早就被容止算计了不知道多少次,自尊心极度受挫于是想杀了容止。

可是当时山阴公主(之前的那个)已经爱上了容止,就让天如月刀下留人,把容止带回公主府,容止就在公主府养伤,一养好就用计、杀人、买通手段非凡杀了公主府几乎全部的人准备逃出去,但是临到头天如月又来了给容止为了毒药,让他身体虚弱且不可有任何非分之想……

容止吃了天如月的毒药,定下约定,在打败天如月之前只能待在山阴身边,并且服从于公主。

我看的时候觉得一开始容止对楚玉肯定不是真心的···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洗冤录2分剧情,洗冤录2剧情介绍

  • 洗冤录2剧情介绍 http://life.jschina.com.cn/jschina/life/node6667/userobject1ai1349586.html http://www.tvsou.com/html/97/74_9765_1.asp 以上两个网址都有剧情介绍,分集的介绍。。。 以下是总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 人彘图片 真实,人彘的图片

  • 人彘的图片 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用暗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汉朝吕后
  • 秦始皇陵地宫,秦始皇陵地宫里有哪些机关?

  • 秦始皇陵地宫里有哪些机关? 相传秦始皇陵地宫的周边填了一层很厚的沙子,形成沙海。这沙海就是秦陵地宫的第一道防线,使盗墓者无法透过挖洞进入墓室。 如果说沙海只是一种传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