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伯嬴,忠义的故事二十四

日期:来源:伯嬴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忠义的故事二十四

忠 篇

  

  一、【樊姬进贤】

  樊姬进美。择贤于己。虞邱未忠。闻之愧矣。

  【原文】

  周楚庄王好猎。夫人樊姬谏不听。遂不食肉。王改过。勤于政事。王称虞邱子之贤。姬曰。未忠也。妾事君十一年。求美女进于王。贤于妾者二人。同列者七人。今虞邱子相楚十余年。子弟宗戚以外。鲜有所进。贤者果如是耶。虞邱子闻之大惭。乃荐孙叔敖而楚以霸。

  

  吕坤曰。国家不治。妒贤之人为之也。樊姬不妒于宫。而推治于国。惟无我心故耳。故我心胜者。不能容人。其终也。反不能容其身。然而妒者卒不悟也。可叹哉。樊姬女宗。可以训矣。 

  二、【女婧谏槐】

  婧恐父死。有害明君。趋告晏子。得以上闻。

    【原文】

  周齐景公有爱槐。使衍守之。令曰。犯槐者刑。伤槐者死。衍醉而伤槐。公怒。将杀之。女婧造晏子请曰。妾父犯令。固当死。第明君治国。不以物害人。今君以槐杀妾父。妾恐伤执政者之法。害明君之义。邻国将谓君爱树而贱人也。晏子惕然。乃请于景公而免之。

  

  齐侯使衍守槐。令以伤槐者死。孰料伤槐者。即为守令之衍乎。知法犯法。势难挽救。吕坤曰。势之尊。惟理能屈之。是故君子贵理直。女婧之言。岂独能救父死。君相能用其言也。齐国其大治乎。

  

  三、【伯嬴守宫】

  伯嬴死守。永巷持刀。阖闾惭退。女界英豪。

  【原文】

  周楚平王夫人伯嬴。昭王母也。吴伐楚。昭王出走。吴王阖闾尽妻其后宫。次及伯嬴。嬴持刀守永巷而言曰。近妾必死。何乐之有。若先杀妾。是弑国君之母。于汝又何益。阖闾惭而退。嬴与保母闭永巷之门。皆不释兵。三旬。秦救至。昭王返国。

  

  尽己之谓忠。伯嬴之守永巷也。先尽其力尽其言以守身。不成、则致命以殉国。理直气壮。阖闾尚不敢犯之。至与保母闭永巷之门。三旬不释兵。卒能保全其身。无惭国母。殊可敬也。

  

  四、【钟离陈殆】

  齐钟离春。容貌丑陋。自诣宣王。危言直奏。

  【原文】

  周齐钟离春、无盐邑之女。容貌鄙陋无双。臼头。深目。长壮。大节。卬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若漆。行年四十。无所适。乃自诣宣王。直陈君国四殆。正而有辞。宣王善其言。纳为夫人。尽反旧时所为。齐国大安。

  

  吕坤曰。无盐色为天下弃。而德为万乘尊。亦大奇哉。世之妇女。丑未必无盐。而为夫所弃者。当亦自反矣。以无盐之陋。出切直之语。而齐王犹尊宠之。狂惑之夫。不受妇人之谏者。当亦自愧矣。

  五、【魏负匡君】

  魏曲沃负。教子义方。如耳出使。自谏哀王。

  【原文】

  周魏曲沃负。大夫如耳母也。魏哀王为子娶妇。闻其美。将自纳焉。负谓如耳曰。君乱于无别。汝胡不匡之。言以尽忠。忠以除祸。不可失也。如耳未得间。会使于齐。负乃面谏哀王。王然之。遂还太子妇。而赐负粟三十钟。如耳归而爵之。

  

  曲沃负教子以忠。子未及言。挺身往谏。陈纪纲之大。正人道之始。全贞女之行。绳愆纠谬。使王不敢败度。强邻不敢加兵。君子谓其知礼。岂特忠也已哉。

 

  六、【忠婢覆鸩】

  卫有忠婢。主母贪淫。命进鸩酒。僵覆明心。

  【原文】

  周大夫主父、自卫仕于周。二年归。其妻淫于邻人。封药酒待之。主父至。妻使媵婢取酒进之。婢知为鸩也。默计进之则杀主父。言之则杀主母。因佯僵覆酒。主父怒笞之。妻以他故。欲杀婢灭口。主父弟闻其事以告。主父遂出妻。欲纳婢以代之。婢固辞。乃厚币嫁焉。

  

  吕坤曰。忠婢此举。无一不协于善者。不彰主母之恶。厚也。不忍主父之毒。忠也。佯僵覆酒。智也。笞将死。终不言。贞也。不敢居主母之处。礼也。此可以为士君子之法。而况妇人乎。

  

  七、【庄侄童谏】

  庄侄年幼。持帜道旁。三难五患。直谏君王。

  【原文】

  周楚庄侄、县邑女也。顷襄王好台榭。出入不时。行年四十。不立太子。谏者闭塞。屈原放逐。秦欲袭其国。使张仪间之。侄年十二。请于母。愿往谏之。母以年幼不许。侄乃持帜伏道旁以见王。直谏三难五患。王奇之。载归。立为夫人。乃为王陈节俭爱民之事。楚国复强。

  

  庄侄、一十二龄之童女耳。忠爱性成。知国有三难五患。祸乱将作。乃竭诚谏阻。转危为安。丈夫行有加于是乎。王以之为夫人。是得一女忠臣矣。国安得而不强。

  

 

  八、【逐女愚辞】

  齐孤逐女。忧国深思。为君为相。尽其愚辞。

  【原文】

  周齐孤逐女、即墨人。少孤。貌丑。会齐相妇死。逐女造襄王之门。见谒者曰。妾三逐于乡。五逐于里。孤无所容。摈弃于野。愿当君王之盛颜。尽其愚辞。左右以告。王辍食吐哺而起。与语三日。遂敬事国相。以逐女妻之。齐国大治。

  

  吕坤曰。有道哉孤逐之女也。女子抱豪杰之识。田野怀庙堂之忧。比目之鱼四语。可为万世相鉴。明王用人数语。可为万世任相之鉴。当与钟离春并称齐国奇女。

  

  九、【冯妃当熊】

  汉冯婕妤。事帝后宫。从观斗兽。以身当熊。

  【原文】

  汉冯昭仪、事元帝为婕妤时。帝幸虎圈。观斗兽。后宫皆从。熊逸出圈。攀槛欲上殿。后宫皆惊走。婕妤直前。当熊而立。左右格杀熊。元帝问何独前当熊不畏。对曰。猛兽得人而止。妾恐熊犯御座。故以身当之。元帝嗟叹。倍敬重焉。立为昭仪。

  

  吕坤曰。妇人多畏。冯昭仪之当熊。忠义心切。遂不暇畏耳。傅后妒其独立以形己之短。成帝立。以他事诬杀之。呜呼。吾欲为善而善不可为。冯昭仪之谓乎。

  

 

  十、【滂母无憾】

  范滂之母。教子尽忠。死亦何憾。千古尊崇。

  【原文】

  汉范滂、字孟博。汝南人。初为清诏使。坐钩党系狱。既释。朝廷复治钩党。督邮吴导不忍捕。抱诏书而泣。滂闻之。即自诣县。县令郭揖愿与俱亡。滂以累令及老母力辞。其母就与之诀。曰、汝今得与李杜齐名。死亦何憾。既有令名。复求寿考。可兼得乎。滂跪受教。

  

  吕坤曰。滂当乱世而高论以速凶。处小人而激清以乐死。狷介之流也。吾深惜之。惟是名寿不可兼得。妙合知足之旨。而慨然割爱。无儿女子之情。母也贤乎哉。

  十一、【李秀忠烈】

  李毅女秀。擐甲守城。击破彝寇。代父统兵。

  【原文】

  晋南蛮校尉宁州刺史李毅女秀。绰有父风。五彝围宁。毅以忧卒。救援莫至。众推秀领州事。秀擐甲守城。粮食虽尽。志气益历。伺彝懈。击破之。围解。乃代父职。统三十七部。历三十余年。群彝慑服。秀卒于任。百姓如丧考妣。立庙岁祭。唐封明惠夫人。颜其庙曰忠烈。

  

  李秀以一女子代父之职。统兵三十七部。历时三十余年。群彝慑服。州民安谧。卒于州任。百姓哀号。如丧考妣。相与立庙。岁时致祭。备受尊亲。洵女界之铮铮。坤维之表表。庙号忠烈。有以哉。

  

  十二、【卞裴何恨】

  卞妇裴氏。义烈无垠。夫忠子孝。明祖封坟。

  【原文】

  晋卞壸、与二子眕、盱、皆战死。壸妻裴氏抚尸哭曰。父为忠臣。子为孝子。复何恨乎。其墓在冶城。明太祖建朝天宫。欲平之。见一妇缞麻大笑。怪问之。曰。吾夫死忠。子死孝。吾忠臣妻。孝子母。又何戚焉。言毕。不见。太祖问于人。始知为卞坟。妇即壸之妻。乃建祠封其墓。

  

  苏峻之乱。卞壸督诸军。力疾苦战死。二子眕盱亦从之。裴氏为忠臣妻。又为忠臣母。生前无恨。殁后犹荣。相隔千余年。英灵不泯。宜明祖之建祠封墓也。

  

  

  十三、【虞孙诲忠】

  虞潭之母。命子舍生。又遣孙楚。忠孝从征。

  【原文】

  晋虞潭母孙氏。守节抚潭。潭为南康守。率众讨杜弢。母勉以忠义。倾资产以飨战士。后征苏峻。母戒之曰。吾闻忠臣出孝子之门。汝当舍生取义。勿以吾老为累。尽发家僮助战。售服饰为军资。又遣孙楚从征。务尽忠孝。潭后以功封侯。母九十五始卒。谥曰定夫人。

  

  孙氏初倾资产以飨将士。至资产已罄。复售所服环佩为军资。且尽发家僮以助战。不特教子忠。而又教孙移孝以作忠。教子尽忠。吾闻之屡矣。教孙尽忠。如孙氏者。有几人哉。

  

 

  

  十四、【朱韩新城】

  朱母韩氏。登城履行。西北未固。率婢筑城。

  【原文】

  晋朱序为梁州刺史。守襄阳。秦苻坚兵入寇。朱序之母韩老夫人。自登城履行。至西北隅。以为不固。率百余婢、及城中女子。于其角斜筑城二十余丈。秦兵至。围城。序固守。秦粮将尽。急攻之。西北角果溃。众即坚守新城。秦兵遂引退。襄阳人因名新城曰夫人城。

  

  登城履行。西北未固。率众婢及民女。筑斜城廿余丈。厥后全城均受女子之惠焉。后世受专城之寄。闻寇不为备。寇至莫展一筹。坐视城陷。不顾人民死生者。视朱序之母。两间无容身处矣。

  

  十五、【贵儿殉君】

  贵儿宫女。忠烈超群。叛臣弑帝。大骂殉君。

  【原文】

  隋宫人朱氏、名贵儿。时宇文化及使司马德戡等。于中夜率卫士。欲弑炀帝。宫人皆奔散。独贵儿在帝左右。责德戡曰。三日前、帝虑侍卫秋寒。诏宫人悉絮袍袴。帝自临视出赐。何遽负恩而反颜相向。及炀帝缢死。贵儿犹大骂德戡等不已。遂为乱兵所害。

  

  炀帝荒淫无度。死固其所。而德戡等忘恩负义。亦全无心肝人也。观贵儿责德戡之言。德戡等闻之。能无愧死。一宫人耳。尚有忠肝义胆。临难不避。彼反戈相向者。视贵儿真不啻霄壤矣。

  

  

  十六、【长孙规谏】

  长孙皇后。规谏良佐。国有直臣。为君庆贺。

  【原文】

  唐太宗后长孙氏。商榷献替。每尽规谏。太宗或以非罪谴怒宫人。后亦佯怒。请自推鞫。俟上怒息。徐为申理。尝在上前。称魏征为正直社稷之臣。并朝服立庭。贺太宗之容直言。病革。与帝诀。犹谆谆以国政为辞。后崩。太宗哭之恸。曰、此后入宫。不闻规谏。失良佐矣。

  

  长孙后非女谏官耶。世传妇言不可听。顾其人其言何如耳。如后者、朝夕在侧。随时进言。弥留犹以亲君子。远小人。纳忠谏。屏谗慝。省作役。止游畋为言。太宗且视为良佐。孰谓宫闱中无正人君子哉。

  

  十七、【王母勉儿】

  王义方母。勉子忠君。立名千载。死亦欢欣。

  【原文】

  唐王义方官侍御史。以宰臣李义府恃恩放恣。将弹之。告母曰。奸臣当道。怀禄而旷官。不忠。老母在堂。犯难以危身。不孝。进退惶惑。不知所从。母曰。王陵母杀身以成子之义。汝若事君尽忠。立名千载。吾死不恨。义方遂弹之。高宗以为毁辱大臣。贬莱州司户。

  

  义方之母。诚善学陵母哉。陵母知汉之当兴。故对使伏剑。宁死以成子之忠。王母知君之不悟。故称先则古。誓死以教子之忠。言虽无济。而其母子之忠。亘古常昭矣。

  

  十八、【高秦死报】

  秦氏被执。忠告高叡。以死报君。瞑目待毙。

  【原文】

  唐高叡为赵州刺史。默啜攻陷其城。叡仰药不死。与妻秦氏同被执。默啜示以宝刀异袍。曰、尔降。赐尔官。否且死。叡视秦氏。秦曰。君受天子恩。城不能守。乃以死报。分也。若受贼官。虽阶一品。何荣之有。夫妇皆瞑目不语。默啜知不可屈。杀之。

  

  吕坤曰。高叡仰药。固慷慨杀身之志也。乃被执而迫以利害。有徘徊心焉。向非秦氏以大义决之。安知不失身二姓乎。不为威怵。不为利诱。此大丈夫事也。乃妇人能之。呜呼、烈矣。

  

  十九、【刘薛斩子】

  刘妻薛氏。非不爱子。王法无私。并厉将士。

  【原文】

  南唐刘仁赡镇寿春。周师攻城。仁赡誓死守。幼子从谏泛舟私出。冀得自全。仁赡按军法斩之。监军求救于刘妻薛氏。薛曰。妾非不爱子。然法不可私。若贷其死。则刘门为不忠。妾何面目见将士乎。趣斩之。然后哭成服。城陷。仁赡战殁。薛氏绝粒而卒。

  

  人莫不爱其子。亦莫不爱其身。忠臣既不爱身。何况其子。论者或谓子死不救。似伤乎仁。抑思仁以义行。此杀身所以成仁也。薛氏之言。非特全刘门之忠。且可厉将士之忠矣。

  

  二十、【刘母教诤】

  刘安世母。训子捐身。谏官尽职。天子诤臣。

  【原文】

  宋刘安世初除谏官。白母曰。朝廷不以儿不肖。使居言路。如有触忤。祸谴立至。若以母老辞。当可免。母曰。不然。吾闻谏官为天子诤臣。汝幸居此职。当捐身以报国恩。使得罪流放。无问远近。吾当从汝所之。安世受命。正色立朝。面折廷争。人目之为殿上虎。

  

  人臣身居言路。自当明目张胆。以身任责。所谓在职言职也。不然。天子何贵有诤臣乎。安世之父。平生欲为之而弗得。安世岂不愿为之。徒以有母在耳。安世之母。以捐身报国望其子。可谓知大义矣。

  

  二十一、【李张救主】

  李母张氏。献替康王。举荐宗泽。食足兵强。

  【原文】

  宋康王质于金。潜归。道经李若水母张氏庄。索饮。伪言服贾。张曰。君非商旅。适有金骑来追。吾已绐其归矣。因进酒食。王问姓氏。泣而不言。固诘之。曰。妾子李若水也。已死金军矣。生子得为忠臣。妾可不恨。闻宗泽食足兵强。事尚可为。大王勉之。献以金银。泣而别。

  

  男子贵有才。尤贵有器识。女子则不然。无才便是德。古语有之。虽然、女子可以无才。而不可以无识。若有德之才。亦何独不可有耶。李母才识。迥异常人。勉王数语。简明切当。有功宋室不鲜。

  二十二、【赵雍从容】

  赵妻雍氏。生死相从。池州城陷。双缢从容。

  【原文】

  宋赵昂发妻雍氏。昌化人。昂发为池州通判。元兵渡江。守臣弃官去。昂发摄州事。缮壁聚粮。为固守计。元兵攻城。都统张林阴降。昂发知不可守。谓雍氏曰。我守土当死。汝宜去。妻曰。君为命官。妾为命妇。君为忠臣。妾独不能为忠臣妇耶。夫妻冠带双缢于从容堂。

  

  雍氏欲为忠臣之妇。昂发笑其非女子所能为。雍氏竟请先死。乃题书几上。夫妻冠带双缢尽忠。何其从容若此耶。盖视死如归。命官命妇。各尽其忠。堂名从容。真人杰地灵矣。

  二十三、【良玉破贼】

  明秦良玉。奉诏勤王。转战千里。勋勒旗常。

  【原文】

  明马千乘妻秦良玉。随夫从戎。南川路战功第一。口不言功。所部号白杆兵。军令严肃。秋毫无犯。援辽左。救贵州。解成都围。收复重庆。奉诏勤王。出家财济饷。转战数千里。多所克捷。及张献忠复入蜀。当道不能用其策。乃退保石砫。分兵严防。贼不敢犯。后以寿终。

  

  以一妇人。杀贼廿余年。转战数千里。忠心报国。奉诏勤王。屡建奇勋。百战百胜。置酒告逊之之语。单骑见捷春之言。尤非他人所能道。古今女将。当推良玉第一。岂特南川路战功第一乎。

  二十四、【周母含笑】

  周遇吉母。勉子忠君。登屋射贼。矢尽自焚。

  【原文】

  明周遇吉母早寡。李自成反。遇吉总镇代州。兵少食尽。救援不至。乃跪母前痛哭。母曰。此何如时。尔尚归家作楚囚泣耶。遇吉曰。儿稍刻即舍身报国。惟母难舍。母怒曰。尔为忠臣。吾得为忠臣母。流芳千古。含笑见尔父于地下矣。麾使出。城陷。遇吉巷战死。母自焚。

  

  人当乱世。忠孝每不能两全。周遇吉忠矣。而其母尤忠。城陷子死。犹与遇吉妻刘氏。率妇女同登山巅公廨屋上以射贼。矢尽乃纵火自焚。阖门尽忠。流芳千古矣。

  【绪余】

  忠者。所以尽心也。非专指忠君言也。凡忠于天。忠于国。忠于主。忠于友。皆忠也。食人一日之禄。必忠人一日之事。受人一事之托。必忠人一事之谋。故孔门一贯心法。忠先乎恕。曾子三省其身。首及于忠。若不尽心。便是亏心。亏心便是欺心。欺心便是欺天。天可欺乎。而女子之忠。当以夫为的。故曰。夫者、天也。天不可欺。夫自不可欺也。知忠于夫。则对于舅姑。对于家庭。对于教育子女。无时不随分随事。而各尽其心矣。

古文翻译

男子称氏,女子称姓,为什么齐国国君姓姜比如姜小白,女子也姓姜,比如庄姜之类的?

庄指卫庄公,伯嬴是指大女儿吧,还有秦是嬴氏赵姓,正史一般会写成赵政

《大秦帝国》里面,嬴虔参悟出的“栋梁拆”到底是什么意思?

嬴虔首先是热爱秦国的,他恨鞅,但在秦国不能缺少鞅的时候他是不会动他的,鞅就类似与“栋梁拆”里面的主干,待秦国变法成功后,鞅就跟这个主干一样可有可无。

嬴虔参悟出的“栋梁拆”的时候正是他弟弟死了之后,新主上位,鞅功高盖主,嬴虔为了秦国大局,为防万一,加上旧恨,最主要的是秦国越趋稳定,所以鞅这个栋梁就可以拆掉了。

古代色官最易被哪十类少女秒杀

按说死者为大,我们理应表示对死者的悲悯,但是,此类官员往往非贪即腐,又让民众切齿痛恨,以至于我们无法表达正常的情绪。    其实,不光是今天才有这般的例子,古代青春美少女透支秒杀官员的例子比比皆是。汇总来看,至少有十类少女堪称官员的香艳杀手。    拥有魔鬼般身材的少女    虽说少女并非人人都有魔鬼身材,但一旦有了魔鬼身材,再加上逼人的青春气息,那么,她的肢体语言,读上去就是一首风情诗了。身体修长的少女,往往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能让色官着迷以至疯狂的境地,不惜一掷千金。少女两腿交汇的尽头同时给予了色官们另外一种幻想空间。现在的少女喜欢穿迷你裙、超短裤等,用意莫外如是。    古代少女一般穿长裙,更能显出身体的修长婉约,翩翩行走之间流露的风情,行过留痕,印在色官的眼中,刻在色官的心上。当色官看到小蛮腰、紧翘臀、修长胳膊和大腿的时候,他体内的荷尔蒙就彻底的把他出卖了,不被秒杀也难。    笑容温婉可爱的少女    笑起来像天使的少女,最能激发色官的欲望。天使般的笑容不是淫笑,不是狂笑,而是娇嗔地笑,妩媚的笑。带一点点成熟女人的矜持、也不缺成熟女人的诱惑。    如《楚辞·大招》中即有靥辅奇牙,宜笑焉只的描述;又如汉代班婕妤《捣素赋》:两靥如点,双眉如张。代表人物还有楚平王夫人、15岁的伯嬴,明眸秀项,面如鹅蛋。(《香艳丛书》中《老狐谈历代丽人记》篇) 这些少女都是笑中高手,让色官欲罢不能,唯有抵死欢愉了。    眼睛会放电的少女    放电俗称送秋波,搞笑的说法是送秋天的菠菜。无论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幼齿小嫩芽,还是四、五十岁的成年男女熟透果,几乎没有不知道放电这两个随着时代发展紧随而来的另词。    成熟女人电力十足并不稀奇,但少女若会放电,明媚而又滞涩,春情荡漾起来,就不是一般的勾人魂魄,风情万种了,击倒并俘虏目标色官轻而易举。唐代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这样的典故,完全被这两个字取而代之了,色官大多经不住少女的放电,以至于唐玄宗也感觉六宫粉黛无颜色。    酥胸挺拔的少女    胸部是每个色官都无法抗拒的少女部位,从来没有色官会不在意少女的胸部,一双挺拔傲人的双峰永远是他们欲望之源泉。赵炎曾写过《古代女人玩酥胸诱惑的四种诡计》一文,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读来参考。其实,这是男人的一致弱点,无论古代还是今天的男人,一看到大胸女人就迈不动步,一看到性感乳沟就想入非非。    嗲声嗲气说浪言的少女    俗称颜色语言,没有贬义。能够从少女口中听到颜色语言,大多很悦耳,闻其声,已足以让色官想入非非,再加上少女特有的嗲,少有色官会把持得住。    在古代,敢于直言颜色语言的少女不多,但绝非没有,除了妓女之外,赵飞燕等人都是浪言高手。读《隋书》记得一个故事:有对男女已经定亲,男的要去四川供职,临行前,男子痛苦地说:如果我回不来,你就嫁人吧。女子立刻挽起满头青丝,发誓:只有你,才能打开我头上的发节。别看这句话很普通,在古代分明就是浪言了,女人的头发是贞洁的体现,蕴有浓烈的性意味,现在不是有句歌词叫穿透我的黑发你的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爱穿性感睡衣的少女    穿睡衣的少女一般都很性感,不一定需要品位格调,关键是凸显她们的韵味。古代少女的睡衣,也叫肚兜,显尽了她们的柔情,她们的妩媚,她们的芬芳,更显尽了她们的聪颖和娇媚。    当大红的袄子轻轻褪去,少女羞涩的脸蛋儿红得就像胸前的那块大红肚兜。她白皙而富有弹性的胴体,毫不保留地舒展开来,就像一坛在地下深埋了十八年的女儿红,一开坛便是酒香四溢,令黑夜震撼,令黑夜沉寂,更令黑夜里的那位找死的色官,燃烧起火一般的激情。大红的肚兜,挡住了那旖旎春光;大红的肚兜,映衬着床边那交叠的身影。    体味诱人的少女    人的体味,一般与荷尔蒙的分泌有关,男女都有。只是少女的体味,会有独特的芳香。古代少女也许不会有典雅的香水,更不会出现存在强烈、性感的不同香型,但是,她们有各种香料和鲜花,同样可以在花样的芳香中完成自己娇媚而迷人的体味,让色官们为自己倾倒。    元朝胡炳文的《纯正蒙求》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大臣张文庆娶妾三人,独爱其中名香女者,每夜幸多次而不倦。据传,此女体有异香,如麝如馨,男人闻之,欲(望)不能罢也。碰到这般神奇的少女,色官还有命乎?    会主动变换姿势的少女    做爱是个力气活,特别是对通常体胖如猪的色官而言,手臂、背部、甚至屁股都会因疲劳过度而变得僵硬起来。这个时候,聪明的古代少女会站出来,为色官解脱一下,换个做爱的姿势,让色官欣喜若狂,更加的抵死。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曾作千古奇文《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传世,洋洋洒洒数万言,将性爱的诸般好处言说殆尽,其中关于女人改变做爱姿势的描述极为详细,直到今天,依然有很重要的指导意义。少女通过性交姿势的改变,既让色官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又激发出色官新奇的欲望,不在花下死,做鬼也不甘。    含羞叫床的少女    所谓爱要做,爱要说,爱更要喊出声,女人的叫床声对男人是致命的。当你真真切切得感到了通体的快感,不要将这种快感藏起来,而是应当通过全身的任何感知器官表达出来,大声得将来自心底的感受抒发出来,不光你会觉得收益非浅,连身边的色官都会由此找到了动力。    知性少女了解男人,如同了解自己一样的了解。古代不乏这种知性少女,她们善于采取种种办法有效缩短男子的间歇期(男子性高潮过后同下一次重新有性趣之间这一段时间),让男人重新燃起欲望之火。    汉代有个皇帝叫刘骜,娶了两个知性少女,一是赵飞燕,一是赵合德,都是高手,把刘骜透支到精液凶猛涌出,不能停止,裤子被子全被玷污,刹那间气绝身亡。说她们是香艳杀手,一点也不过分。(文/赵炎)

为什么《芈月传》里秦国大公主叫孟赢?不是应该姓赢吗?

  孟嬴,即嬴氏长女的意思。

  燕昭王的母亲,她在史书上被称为“燕易后”,在她没成为太后之前,对她的称呼按春秋战国的惯例应称为孟嬴,即嬴氏长女的意思。孟嬴是芈月的又一面镜子,她同样也是远嫁他国,也同样在丈夫死后受到打击被流放,同样扶持儿子登位,为儿子的江山呕心沥血。但孟嬴和芈月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孟嬴一生更愿意成为男人背后的影子,而芈月却更愿意站到前台和世界搏杀。作为秦惠文王嬴驷的长女,她早熟懂事,聪明干练,为了家国可以远嫁外邦,重情隐忍并具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孟嬴用隐忍和牺牲成就了父亲和儿子,但最终也因为她和苏秦的被江山社稷牺牲掉的爱情,使得她郁郁早亡。

谁来说说战国时秦国商君卫鞅的官方死因以及生平

大秦帝国混合同人,CP不定,基本设定同大秦帝国,嬴疾基本同历史,秦国公子,嬴驷之弟,滑稽多智,战国名将。 一 废园 公子疾徐徐行过废园,秋天的蒿草长得正旺,袍袖衣角上被粘了一个个焦黄的小球,看着竟有些颓靡——他在离亭子十丈处停下脚步,将目所能及的小绒球一个个摘了下来,他摘得很慢却很细,略粗的手指里很快攥了一小把蒿草球儿。 “君上。”他远远叫道,看见国君嬴驷背着手站在六角亭侧的白杨树下——在先君孝公为数不多的血脉里,公子嬴疾与今日的国君嬴驷算是自幼交好,两人年岁相近,也曾在一张床上打滚过,后来又一同接受公伯嬴虔的教习,被那坏脾气的大伯一路提着棍棒撵教过来的,自是感情深厚,嬴驷多年前远游离去,他还曾打滚撒泼了不短时间,然而自公父迎回嬴驷,这位大哥便自此深沉起来,公子疾私下里曾对他开玩笑说“果真是国君的坯子啊,脸都比人重了几层”,嬴驷回以一笑,却让他猛地心里冰凉起来,扑簌簌落了一地的冰渣子,自此再不敢与他玩笑,腹诽也都掖在心里——这种私下的腹诽在嬴驷以漂亮的手段杀灭商鞅震慑六国之后,彻底在他心里绝了迹。 “君上,”公子疾紧赶一步,气喘吁吁道,“君上,疾有事禀奏。” 嬴驷转过身来,脸上挂着让人琢磨不定的笑,公子疾无端觉得压力重重,却见国君大步过来,他正怔忪间,双臂已被托扶起来,却听一个略略干哑的声音道:“阿弟,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多礼,起来说话。” 嬴疾被扶站起来,不动声色地抽开自己的手臂,国君嬴驷微微一笑无甚言语,转身走至六角亭坐下,也拉了嬴疾坐下,两人一时无话,公子疾盯着国君手里物事出神,那是一枚竹片,秦国人伐西岭之竹精心打磨制作,已经被摩挲地光滑无比,在国君粗砺指间反着油油的光,公子疾一时不知如何说起,难得竟忘着远方出了神,废园里荒草丛生,西风摧折下,在斜阳里分外凄凄。 “阿弟可记得此处是何地?”国君猛然的发问让公子疾打了个激灵,他抬头,却见身为国君的大哥依旧低着头把玩那竹片,脸上阴晴不定,看不出他的表情。 公子疾微吐了口气,答道:“疾自然记得,这是当日公伯教习我二人武艺的园子,想不到荒凉成这样。” 公子疾答话时眼望着废园,心境凄凉不假,但见国君提起当年事,又不知这一向心机深沉的国君意欲何为,心里早七七八八地乱想起来。 “当日公伯在这里曾告诉我一句话,这句话我那时尚还不懂,只为当日杀死的兔子伤心,后来我才明白,那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大道理。” “之前一直没怎么在意,自那日事起,我才想起那句话来,日日夜夜在心里翻滚默念,至今不敢忘记,疾想不想知道那是句什么话?” 公子疾望着渐渐有些激动的国君,默默点头,嬴驷一字一句道:“人有杀志,方得立身!” 他回头看嬴疾,眼里透出些微冷冽寒光,问道:“阿弟可要为那些罪囚求情?” 公子疾心里咯噔一声,,他今日来此,便是看见了诸府中清洗吵架妇孺哭嚎的惨相,他此时尚不足十七岁,心里难免软了些,便鼓足了劲入宫来求情,毕竟是同胞兄弟,虽然疏远不少,但心中自保留些许隐隐亲近,方自许了这旁人绝不敢做的差使。但此刻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国君一语点出,登时悚然,他还是低估了这位国君兄长的阴沉了,公子疾整整衣冠咬牙拜倒,伏在地上道:“请国君……赦了三族年老男丁。” 嬴驷忙伸手来拉,嘴里道:“五体投地,这般大礼,阿弟,你却让我如何受得?” 公子疾只固执地拜伏在地:“请哥哥允了疾的请求。” 嬴驷拉他不起,拽了他一臂在手中,跟着蹲下道:“你终于肯叫我一声哥哥拉。”这一句,语气却甚是轻快,公子疾微抬头去看,只来得及将他尚未藏起的一丝怜爱收进眼里,便顺着他的手被拉着跪坐起来。 嬴驷保持着低蹲的姿势在对面看着他,慢慢道:“阿弟,你这一声哥哥我等得急,然而你若坚持要赦了那些老头子,哥哥也只好请你将这声‘哥哥’收回去了。” 公子疾攥紧衣角,默然听他道:“你可知你眼中的那些老人都是何人?老太师是不必说了,余下那些人,哪个不是各族的老靠山大家长,你可知他们做得是什么事,跪守宫门前,要求恢复祖制,先不说他们威逼国君是何大罪,阿弟你来说说,这个祖制可能恢复?怎么恢复法?” 公子疾讷讷自语:那是万万不能。 恢复祖制,必然废除新法,废除新法必然动摇根基,事过境迁,此刻秦国的根基却是广大庶民,百万老秦人与数万老世族,两者取一,身为国君的嬴驷不可能有旁的选择。 “自然,我也可有别的法子,无非麻烦些,可将世族的封地逐步消减,纳为公室地,将那些世族贵胄严加看管,然而,”嬴驷指间一动,继续道,“恐变乱太多,难以完治,还有一条,不知阿弟可记得,商君之刑。” 公子疾登时眼眶微酸,抬眼定定看着自己的兄长。 二 黄鸟

口里一个吾 念什么?

<动>

(形声。从囗(wéi),吾声。“囗”,“围”的本字,表示限制在某个范围。本义:囚禁)

同本义 [put in jail]

圄,守之也。——《说文》

子越又恶之,乃以若敖氏之族,圄伯嬴于轑阳而杀之。——《左传·僖公四年》

守御 [defend]

告以理则不可,说以义则不听,王非战国守圄之具,其何以当之?——《战国策》。高诱注:“圄亦守。”

<名>

监狱 [jail]

省囹圄。——《礼记·月令》。注:“所以禁守系者,若今之别狱矣。”

拘者满圄,怨者满朝。——《晏子春秋》

又如:圄犴(牢狱);圄空(牢空着);圄囹(同“囹圄”。监狱)

本文标签:忠义(1)伯嬴

相关阅读

  • 伯嬴,忠义的故事二十四

  • 忠义的故事二十四 忠 篇 一、【樊姬进贤】 樊姬进美。择贤于己。虞邱未忠。闻之愧矣。 【原文】 周楚庄王好猎。夫人樊姬谏不听。遂不食肉。王改过。勤于政事。王称虞邱子之贤。

热门文章

  • 蒯通,蒯通怎么死的

  • 蒯通怎么死的 算是寿终正寝,安享晚年了。 蒯(kuǎi)通,本名蒯彻,范阳(今河北徐水北固镇)人,因为避汉武帝之讳而改为通。蒯通辩才无双,善于陈说利害,曾为韩信谋士,先后
  • 清朝君主列表顺口溜,清朝皇帝列表顺口溜

  • 清朝皇帝列表顺口溜 清朝的12位皇帝列表顺口溜: 努尔哈赤皇顺康,雍乾嘉道咸同光,大清一共十二帝,末代宣统最悲伤。 1、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在位11年时间,也是清朝第一位皇帝,
  • 周文王陵,周文王陵的周文王

  • 史料记载,周文王,武王,周公皆葬于毕,那毕在何处? 本期提示:从现代考古学在我国建立以来,考古学者一直致力于寻找西周王陵,但70多年来没有结果。今年5月,周公庙发现四墓道大型
  • 魏徵斩径和龙王,泾河龙王为什么被魏征所斩

  • 泾河龙王为什么被魏征所斩 泾河龙王与算命先生袁天罡打赌。。下雨点数。。玉帝圣旨一到结果袁天罡猜对了。。。龙王爷放不下面子,作弊私自克扣、更改下雨点数,犯了天条。。。

最新文章

  • 伯嬴,忠义的故事二十四

  • 忠义的故事二十四 忠 篇 一、【樊姬进贤】 樊姬进美。择贤于己。虞邱未忠。闻之愧矣。 【原文】 周楚庄王好猎。夫人樊姬谏不听。遂不食肉。王改过。勤于政事。王称虞邱子之贤。
  • 开元盛世集团,开元盛世集团合法吗

  • 开元盛世集团合法吗 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朋友劝说加入这个那个的平台 其中就有开元盛世这个所谓的平台,动辄是互联网金融+ 股权投资非常的时髦新颖的词汇,所许诺的回报也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