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不见中郎犹见虎贲,请问一下虎贲中郎将于虎贲郎将有什么区别吗?

日期:来源:不见中郎犹见虎贲收集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请问一下虎贲中郎将于虎贲郎将有什么区别吗?

希望对你有帮助:没有,都是一个官职贲中郎将是汉朝官职,相当于现在的中央警备团团长,负责保卫国家最高领导人。领导汉朝的虎贲骑兵。  虎贲中郎将,公元3年(西汉平帝元始三年)前后置,统领虎贲禁兵,主宿卫,秩比二千石,隶属光禄勋。东汉因之。光武帝、明帝时常以侍中兼领之,其后多以贵戚充任,或领兵出征。下属有左右仆射、左右陛长各一人。三国魏,蜀、吴沿之。东晋哀帝兴宁二年(364)罢。南朝宋武帝永初元年(420)复置,属领军。齐、梁、陈及北魏、北齐沿置。西晋时领有营兵,东晋后无营兵,止为侍从武官。北齐时属左右卫府,员十五人。唐时避讳,或称武贲中郎将。魏,晋、宋为第五品。梁为五班。陈七晶。北魏、北齐均为第六品。

郎中已亡虎贲入座有什么历史含义典故

这句话是出自论宋诗的,原文是则如中郎已亡,虎贲入座,形貌虽具,神气弗存,非真赏之所取也。意思是说宋诗如果一味的模仿唐诗,就像中郎死后,虎贲代替他入座,虽然外表看上去相似,但是没有内涵,至于其历史典故倒是没有发现相关的~

“虎贲中郎之似”的典故是什么?

虎贲中郎

释义:虎贲:勇士;中郎:指东汉蔡邕,曾做左中郎将。有一个勇士与蔡中郎长相特别相似。形容两人面貌相似,如同一个人一样。

出处:《后汉书·孔融传》:“与蔡邕素善,邕卒后,有虎贲士貌类于邕,融每酒酣,引与同坐,曰:‘虽无老成人,且有典型。’”

虎贲是什么意思?借我三千虎贲应该怎么解释?

贲 bēn

〈名〉

(1) 今名膈膜或横隔膜,膈的古称 [diaphragm]。如:贲门(中医指胃上端的开口)

(2) 虎贲:勇士 [warrior;brave and strong man]

令贲士主将皆听城鼓之音而出。——《墨子·备梯》

(3) 又如:贲士(敏捷善战的勇士);贲石(指古代勇士孟贲和石蕃);贲育(指古代勇士孟贲和夏育)

(4) 另见 bì

虎贲什么意思

虎贲(hǔbēn)的释义:

    守卫王宫、护卫君主的专职人员。

    军中骁楚者,勇士。

    《周礼·夏官》记有虎贲氏,掌王出入仪卫。汉平帝元始元年更名为虎贲郎,置中郎将统领。秩比二千石。

    .74军57师代号。

    该部尤以常德保卫战闻名,时以全师8529人的孤军据守常德,对抗3万多日军进攻达半月之久,仅83人生还。

虎贲是什么意思?

虎贲(hǔbēn),虎贲为九锡中的一种赏赐,守门之军虎贲卫士若干人,或谓三百人;也指虎贲卫士所执武器,戟、铩之类。

详细解释:

1.守卫王宫、护卫君主的专职人员。

2.军中骁楚者,勇士。

虎贲中郎将 《周礼·夏官》记有虎贲氏,掌王出入仪卫。汉平帝元始元年更名为虎贲郎,置中郎将统领。秩比二千石。

《周礼·夏官·虎贲士》注云.王出将虎贲士居前后”。

大秦虎贲中郎将都有谁

你好!

虎贲中郎将,公元3年(西汉平帝元始三年)前后置,统领虎贲禁兵,主宿卫,秩比二千石,隶属光禄勋。虎贲中郎将是汉朝官职,相当于现在的中央警备团团长,负责保卫国家最高领导人。领导汉朝的虎贲骑兵。

秦朝是没有这个官职的。

参考资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393675.htm

求三国志集—袁绍原文文言文附翻译

《三国志·袁绍传》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也。高祖父安,为汉司徒。自安以下四世居三公位,由是势倾天下。绍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太祖少与交焉。以大将军掾为侍御史,稍迁中军校尉,至司隶。

灵帝崩,太后兄大将军何进与绍谋诛诸阉官,太后不从。乃召董卓,欲以胁太后。常侍、黄门闻之,皆诣进谢,唯所错置。时绍劝进便可於此决之,至于再三,而进不许。令绍使洛阳方略武吏检司诸宦者。又令绍弟虎贲中郎将术选温厚虎贲二百人,当入禁中,代持兵黄门陛守门户。中常侍段珪等矫太后命,召进入议,遂杀之,宫中乱。术将虎贲烧南宫嘉德殿青琐门,欲以迫出珪等。珪等不出,劫帝及帝弟陈留王走小平津。绍既斩宦者所署司隶校尉许相,遂勒兵捕诸阉人,无少长皆杀之。或有无须而误死者,至自发露形体而后得免。宦者或有行善自守而犹见及。其滥如此。死者二千馀人。急追珪等,珪等悉赴河死。帝得还宫。

董卓呼绍,议欲废帝,立陈留王。是时绍叔父隗为太傅,绍伪许之,曰:“此大事,出当与太傅议。”卓曰:“刘氏种不足复遗。”绍不应,横刀长揖而去。绍既出,遂亡奔冀州。侍中周毖、城门校尉伍琼、议郎何颙等,皆名士也,卓信之,而阴为绍,乃说卓曰:“夫废立大事,非常人所及。绍不达大体,恐惧故出奔,非有他志也。今购之急,势必为变。袁氏树恩四世,门世故吏遍於天下,若收豪杰以聚徒众,英雄因之而起,则山东非公之有也。不如赦之,拜一郡守,则绍喜于免罪,必无患矣。”卓以为然,乃拜绍勃海太守,封邟乡侯。

绍遂以勃海起兵,将以诛卓。语在武纪。绍自号车骑将军,主盟,与冀州牧韩馥立幽州牧刘虞为帝,遣使奉章诣虞,虞不敢受。后馥军安平,为公孙瓒所败。瓒遂引兵入冀州,以讨卓为名,内欲袭馥。馥怀不自安。会卓西入关,绍还军延津,因馥惶遽,使陈留高干、颍川荀谌等说馥曰:“公孙瓒乘胜来向南,而诸郡应之,袁车骑引军东向,此其意不可知,窃为将军危之。”馥曰:“为之奈何?”谌曰:“公孙提燕、代之卒,其锋不可当。袁氏一时之杰,必不为将军下。夫冀州,天下之重资也,若两雄并力,兵交於城下,危亡可立而待也。夫袁氏,将军之旧,且同盟也,当今为将军计,莫若举冀州以让袁氏。袁氏得冀州,则瓒不能与之争,必厚德将军。冀州入於亲交,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於泰山也。原将军勿疑!”馥素恇怯,因然其计。馥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谏馥曰:“冀州虽鄙,带甲百万,谷支十年。袁绍孤客穷军,仰我鼻息,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哺乳,立可饿杀。奈何乃欲以州与之?”馥曰:“吾,袁氏故吏,且才不如本初,度德而让,古人所贵,诸君独何病焉!”从事赵浮、程奂请以兵拒之,馥又不听。乃让绍,绍遂领冀州牧。

从事沮授(沮音菹)。说绍曰:“将军弱冠登朝,则播名海内;值废立之际,则忠义奋发;单骑出奔,则董卓怀怖;济河而北,则勃海稽首。振一郡之卒,撮冀州之众,威震河朔,名重天下。虽黄巾猾乱,黑山跋扈,举军东向,则青州可定;还讨黑山,则张燕可灭;回众北首,则公孙必丧;震胁戎狄,则匈奴必从。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才,拥百万之众,迎大驾於西京,复宗庙於洛邑,号令天下,以讨未复,以此争锋,谁能敌之?比及数年,此功不难。”绍喜曰:“此吾心也。”即表授为监军、奋威将军。卓遣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修赍诏书喻绍,绍使河内太守王匡杀之。卓闻绍得关东、乃悉诛绍宗族太傅隗等。当是时,豪侠多附绍,皆思为之报,州郡 起,莫不假其名。馥怀惧,从绍索去,往依张邈。后绍遣使诣邈,有所计议,与邈耳语。馥在坐上,谓见图构,无何起至溷自杀。

初,天子之立非绍意,及在河东,绍遣颍川郭图使焉。图还说绍迎天子都邺,绍不从。会太祖迎天子都许,收河南地,关中皆附。绍悔,欲令太祖徙天子都鄄城以自密近,太祖拒之。天子以绍为太尉,转为大将军,封邺侯,绍让侯不受。顷之。击破瓒于易京,并其众。出长子谭为青州,沮授谏绍:“必为祸始。”绍不听,曰:“孤欲令诸儿各据一州也。”又以中子熙为幽州,甥高干为并州。众数十万,以审配、逢纪统军事,田丰、荀谌、许攸为谋主,颜良、文丑为将率,简精卒十万,骑万匹,将攻许。

先是,太祖遣刘备诣徐州拒袁术。术死,备杀刺史车胄,引军屯沛。绍遣骑佐之。太祖遣刘岱、王忠击之,不克。建安五年,太祖自东征备。田丰说绍袭太祖后,绍辞以子疾,不许,丰举杖击地曰:“夫遭难遇之机,而以婴儿之病失其会,惜哉!”太祖至,击破备;备奔绍。

绍进军黎阳,遣颜良攻刘延于白马。沮授又谏绍:“良性促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不听。太祖救延,与良战,破斩良。绍渡河,壁延津南,使刘备、文丑挑战。太祖击破之,斩丑,再战,禽绍大将。绍军大震。太祖还官渡。沮授又曰:“北兵数众而果劲不及南,南谷虚少而货财不及北;南利在於急战,北利在於缓搏。宜徐持久,旷以日月。”绍不从。连营稍前,逼官渡,合战,太祖军不利,复壁。绍为高橹,起土山,射营中,营中皆蒙楯,众大惧。太祖乃为发石车,击绍楼,皆破,绍众号曰霹雳车。绍为地道,欲袭太祖营。太祖辄於内为长堑以拒之,又遣奇兵袭击绍运车,大破之,尽焚其谷。太祖与绍相持日久,百姓疲乏,多叛应绍,军食乏。会绍遣淳于琼等将兵万馀人北迎运车,沮授说绍:“可遣将蒋奇别为支军於表,以断曹公之钞。”绍复不从。琼宿乌巢,去绍军四十里。太祖乃留曹洪守,自将步骑五千候夜潜往攻琼。绍遣骑救之,败走。破琼等,悉斩之。太祖还,未至营,绍将高览、张郃等率其众降。绍众大溃,绍与谭单骑退渡河。馀众伪降,尽坑之。沮授不及绍渡,为人所执,诣太祖,太祖厚待之。后谋还袁氏,见杀。

初,绍之南也,田丰说绍曰:“曹公善用兵,变化无方,众虽少,未可轻也,不如以久持之。将军据山河之固,拥四州之众,外结英雄,内修农战,然后简其精锐,分为奇兵,乘虚迭出,以扰河南,救右则击其左,救左则击其右,使敌疲於奔命,民不得安业;我未劳而彼已困,不及二年,可坐克也。今释庙胜之策,而决成败於一战,若不如志,悔无及也。”绍不从。丰恳谏,绍怒甚,以为沮众,械系之。绍军既败,或谓丰曰:“君必见重。”丰曰:“若军有利,吾必全,今军败,吾其死矣。”绍还,谓左右曰:“吾不用田丰言,果为所笑。”遂杀之。绍外宽雅,有局度,忧喜不形于色,而内多忌害,皆此类也。

冀州城邑多叛,绍复击定之。自军败后发病,七年,忧死。

绍爱少子尚,貌美,欲以为后而未显。审配、逢纪与辛评、郭图争权,配、纪与尚比,评、图与谭比。众以谭长,欲立之。配等恐谭立而评等为己害,缘绍素意,乃奉尚代绍位。谭至,不得立,自号车骑将军。由是谭、尚有隙。太祖北征谭、尚。谭军黎阳,尚少与谭兵,而使逢纪从谭。谭求益兵,配等议不与。谭怒,杀纪。太祖渡河攻谭,谭告急於尚。尚欲分兵益谭,恐谭遂夺其众,乃使审配守邺,尚自将兵助谭,与太祖相拒於黎阳。自月至(九)月,大战城下,谭、尚败退,入城守。太祖将围之,乃夜遁。追至邺,收其麦,拔阴安,引军还许。太祖南征荆州,军至西平。谭、尚遂举兵相攻,谭败奔平原。尚攻之急,谭遣辛毗诣太祖请救。太祖乃还救谭,十月至黎阳。尚闻太祖北,释平原还邺。其将吕旷、吕翔叛尚归太祖,谭复阴刻将军印假旷、翔。太祖知谭诈,与结婚以安之,乃引军还。尚使审配、苏由守邺,复攻谭平原。太祖进军将攻邺,到洹水,去邺五十里,由欲为内应,谋泄,与配战城中,败,出奔太祖。太祖遂进攻之,为地道,配亦於内作堑以当之。配将冯礼开突门,内太祖兵三百馀人,配觉之,从城上以大石击突中栅门,栅门闭,入者皆没。太祖遂围之,为堑,周四十里,初令浅,示若可越。配望而笑之,不出争利。太祖一夜掘之,广深二丈,决漳水以灌之,自五月至八月,城中饿死者过半。尚闻邺急,将兵万馀人还救之,依西山来,东至阳平亭,去邺十七里,临滏水,举火以示城中,城中亦举火相应。配出兵城北,欲与尚对决围。太祖逆击之,败还,尚亦破走,依曲漳为营,太祖遂围之。未合,尚惧,遣阴夔、陈琳乞降,不听。尚还走滥口,进复围之急,其将马延等临陈降,众大溃,尚奔中山。尽收其辎重,得尚印绶、节钺及衣物,以示其家,城中崩沮。配兄子荣守东门,夜开门内太祖兵,与配战城中,生禽配。配声气壮烈,终无挠辞,见者莫不叹息。遂斩之。高干以并州降,复以干为刺史。

太祖之围邺也,谭略取甘陵、安平、勃海、河间,攻尚於中山。尚走故安从熙,谭悉收其众。太祖将讨之,谭乃拔平原,并南皮,自屯龙凑。十二月,太祖军其门,谭不出,夜遁奔南皮,临清河而屯。十年正月,攻拔之,斩谭及图等。熙、尚为其将焦触、张南所攻,奔辽西乌丸。触自号幽州刺史,驱率诸郡太守令长,背袁向曹,陈兵数万,杀白马盟,令曰:“违命者斩!”众莫敢语,各以次歃。至别驾韩珩,曰:“吾受袁公父子厚恩,今其破亡,智不能救,勇不能死,於义阙矣;若乃北面於曹氏,所弗能为也。”一坐为珩失色。触曰:“夫兴大事,当立大义,事之济否,不待一人,可卒珩志,以励事君。”高干叛,执上党太守,举兵守壶口关。遣乐进、李典击之,未拔。十一年,太祖征干。干乃留其将夏昭、邓升守城,自诣匈奴单于求救,不得,独与数骑亡,欲南奔荆州,上洛都尉捕斩之。十二年,太祖至辽西击乌丸。尚、熙与乌丸逆军战,败走奔辽东,公孙康诱斩之,送其首。太祖高韩珩节,屡辟不至,卒於家。

董卓手下虎贲中郎将李肃怎样评价吕布

李肃,这个人物怎么看都是个想升官想疯的,我不觉得他对吕布有什么别的评价

就个人感觉来说

演义中塑造的这个人物,在他两次与吕布有关的事件中, 他与吕布是一种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

见卓喜吕布,便主动去劝降布 却为因此得到实际好处

积怨所以协助布杀卓

只能说,这个人物在这些事情中表现出的态度,是一种利用吕布的感觉

具体并没听说,肃直接评价吕布的段子。

要有,也不过是在李肃在卓面前请命去招吕布那时的一段,您可以自己看下演义~

汉时的虎贲中朗将是什么职务?

  虎贲中郎将是汉朝官职,相当于现在的中央警备团团长,负责保卫国家最高领导人。领导汉朝的虎贲骑兵。

史书记载

  应劭《汉官仪》曰:虎贲中郎将,古官也。《书》称武王伐纣,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擒纣於牧之野。言其猛怒,如虎之奔赴。平帝元始元年,更名虎贲郎。古有勇者孟贲,改奔为贲。中郎将,冠两?尾。?,鸷鸟中之异劲者也。每所攫取,应爪摧碎。?尾,上党所贡。

  《周礼·夏官下虎贲氏》曰:“虎贲掌先後王而趋以卒伍。军旅会同,亦如之。舍则守王闲。(闲,┕苫互也。)

  《尚书·牧誓》曰:戎车三百两,虎贲三百人,与受战于牧野,作《牧誓》。

  《周书》曰:古有虎贲士千人,以牛投牛,以马投马,以车捧车。

  《汉书·夏官表》曰:期门仆射,秩比千石。平帝元始元年,更名虎贲郎,置中郎将,秩比二千石。

  《东观汉记》曰:马援从陇西太守,迁虎贲中郎将。

  又曰:马后不以私家干朝廷,兄为虎贲中郎将,讫永平世不转。

  又曰:明德太后姊子夏寿等,私呼虎贲张鸣与敖戏争斗,上特诏曰:”尔虎贲将军,蒙国厚恩,位在中臣,宿卫禁门,当进人不避仇雠,举罚不避亲戚。今者反於殿中,交通轻薄,虎贲兰内所使,至命欲相杀於殿下,不避门内,畏懦恣纵,故不逐捕,此皆生於不学之门所致也。”

  又曰:马廖、任傀皆从羽林监迁虎贲中郎将。

  《续汉书》曰:鲁国孔融为北军中候,三日,迁虎贲中郎将。

  又曰:虎贲中郎将,比二千石。(主虎贲宿卫也。)左右仆射、左右陛长各一人。(仆射主虎贲郎将,陛长主直,虎贲朝会在殿之下。)

  又曰:虎贲武骑皆?冠、虎文单衣,襄邑岁献织成虎文云。?者,勇雉也,其斗死乃止。

  又曰:虎贲中郎将,秩比二千石。虎贲中郎,比六百石。虎贲侍郎,比四百石。虎贲郎中,比三百石。节从虎贲,比二百石。皆无员数,掌宿卫侍从。虎贲武骑皆?冠,虎文单衣。

  谢承《後汉书》曰:建武十八年,夏旱,公卿皆暴露请雨。洛阳令着车盖出,门候何汤将卫士钩令车,收案。有诏免令官,拜汤虎贲中郎将。上常叹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何汤之谓也。”

  《汉官典职》曰:虎贲中郎将,主虎贲千五百人,郎多至千人。

  《汉名臣奏》曰:丞相薛宣奏:“汉兴以来,深考古义,推万变之备,於是制宣室出入之义,正轻重之罚。故司马殿省阙至五六里,周卫击刀斗禁门。自近臣侍侧尚不得著剑入,防未然也。陛下圣德纯备,海内晏然。此国家之明制,必前後备虎贲。”

  《汉旧仪》曰:期门骑者,陇西工射猎人。及能用五兵,材力二百人。王莽以为虎贲郎。

  刘谦之《晋纪》曰:桓玄欲复虎贲中郎将,疑应直与不。访之僚佐,咸莫能定。参军刘兰之对曰:“昔潘岳为《秋兴赋》,序云:‘兼虎贲中郎将,寓直於散骑之省。’以此言之,是直官也。”

  《後魏书》曰:韩茂膂力绝人,尤善骑射。太祖曾亲征丁零翟猛,茂为中军,执幢。时大风,诸军旌旗皆偃仆,茂于马上持幢,初不倾倒。太宗异而问之,征茂所属,具以状对。太宗谓左右曰:“记之。”寻征诣行在所,试以骑射,太宗深奇之,以茂为虎贲中郎将。

  《九州春秋》曰:袁术为虎贲中郎将。张让杀何进,术斫阁起火。(《魏志》曰:术烧南宫嘉得青门也。)

  《环济要略》曰:汉武帝好微行,因置期门郎,与之期於殿门。平帝改为虎贲中郎。

  《张纯别传》曰:纯字伯仁,郊庙、冠婚、丧纪礼仪多所正定。上甚重之,以纯兼虎贲中郎将,一日数见。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秦始皇,为什么说秦始皇是史上最悲惨的男人

  • 为什么说秦始皇是史上最悲惨的男人 公元前247年,秦庄襄王驾崩,13岁的嬴政被立为秦王, 当时吕不韦为秦相,独擅大权。秦王政即位时由于年少,尊吕不韦为仲父,国政皆由吕不韦把
  • 包河酒十年黄瓶多少钱,包河酒黄瓶多少钱一瓶

  • 十年黄版四特酒多少钱一瓶 四特酒1898劲量版 198元 四特酒十五年陈酿 480元 四特酒十年陈酿54度 118元 四特酒五年陈酿45度 98元 四特酒青花50度 98元 通过小编的介绍,相信大家对四特酒价

最新文章

  • 走近科学全集,走近科学放过上海灵异事件吗

  • 走近科学放过上海灵异事件吗 前不久上海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恐怖事件!! 一对刚得到贵子的年轻夫妇在给孩子过满月,爷爷抱着孙子逗着玩心理可高兴了.这时小孩的父亲用家里的DV给
  • 唐襄城公主,襄城公主的太宗公主

  • 唐朝安阳公主 安阳公主李安澜在《唐砖》里面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皇长女,是他跟墨家田若兰的孩子。但是唐朝是否有李安澜这个人?作为李渊亲封的大唐长公主,安阳公主曾被派往突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