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十年懵懂百年心txt百度云,《十年懵懂百年心》txt全集下载

日期:来源:十年懵懂百年心txt百度云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十年懵懂百年心》txt全集下载

十年懵懂百年心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十年懵懂百年心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

十年懵懂百年心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十年懵懂百年心(原名:东之燕云)
  作者:李李翔
  第 1 章
  第一章 不打不相识
  周明帝贞和八年,临安,乱世。
  东方弃和云儿满身风尘站在临安最负盛名的酒楼“鸿雁来宾”的门前。东方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门口出入的人非富即贵,有点不确定地说:“云儿,你一定要在这儿吃饭?”
  “那还用说,人都来了。”声音干脆利落,显然主意已定。叫云儿的人看似十四五岁年纪,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动听。时值三伏天气,烈日当头,热浪逼人,来往的人皆汗如雨下,唯有她一身清爽,站在太阳底下,丝毫不为暑气所侵。她一身男装打扮,虽是一身普通的青色布衣,却不减她俊秀的姿容,眉目如画,唇红齿白,言笑晏晏,任谁见了,都要叹一声,好一个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东方弃见她决心已定,耸耸肩不再多说,抬脚便往里走。
  “鸿雁来宾”果然宾客盈门,座无虚席,喝酒的、说话的、唱曲的、吆喝的……人声鼎沸,熙攘如潮。东方弃转来看去,最后在北边一个旮旯里找到一桌空位,坐下倒了杯凉茶解渴。
  云儿扯了扯他袖子,压低声音说:“咱们……咱们不是没钱么?”奇了怪了,他不是吃霸王餐的人啊?东方弃瞟了她一眼,“不是你说非要在这儿吃的吗?”云儿干笑一声说:“当然,当然,其实吃霸王餐也没什么,不过咱们还得合计合计。你是艺高人胆大,我这不是人穷志短吗,万一要是——”她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打斗的动作,“你可别扔下我啊。”……

十年懵懂百年心的txt全集下载地址

十年懵懂百年心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十年懵懂百年心(上)
第一章 不打不相识
周明帝贞和八年,临安,乱世之交。
东方弃和云儿满身风尘地站在临安最负盛名的酒楼鸿雁来宾的门前,东方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门口出入的人非富即贵,不确定地问:“云儿,你一定要在这儿吃饭?”
“那还用说?人都来了。”回话的这个声音干脆利落,显然是主意已定。叫云儿的人看起来十四五岁年纪,声音听来就像大珠小珠落玉盘,十分清脆动听。这时正值三伏天气,烈日当头,热浪逼人,过往的人皆汗如雨下,唯有她一身清爽,虽站在太阳底下,也丝毫不为暑气所侵。她一身男装打扮,虽是一身普通的青色布衣,却丝毫不减她俊秀的姿容,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言笑晏晏,任谁见了,都要叹一声:好一个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东方弃见她决心已定,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耸耸肩也不再多说,抬脚便往里走,云儿紧随其后,也并不多言。
鸿雁来宾不愧为临安最大的酒楼,座无虚席,到处都是喝酒的、说话的、唱曲的、吆喝的……东……
免费的,直接下载就行

《十年懵懂百年心(原名:东之燕云)》最新txt全集下载

十年懵懂百年心(原名:东之燕云)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有问题再找我

十年懵懂百年心txt

http://pan.baidu.com/s/1gdGc1PL请采纳

求《十年懵懂百年心》(东之燕云)全文

云儿被皇后下药堕胎了,孩子在任何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死掉了,(本身御医也说了云儿的身体并不适合怀孕,对孩子和大人都存在危险)东方弃和燕苏是孪生兄弟,云儿才是有皇室血统的公主……云儿在东方弃的陪伴下死了,东方弃最后收了一个徒弟,开创了云天派。死前还保留了云儿写他的信,简简单单的三页纸,包含了东方弃对云儿的所有痴心。而云儿死后的一个月燕苏才知道,燕苏将皇位给了燕齐,出了家。最后来到了天外天,见到了云儿的墓,靠着云儿的墓碑静静的睡着了,梦里再一次回到了当年,云儿回头瞪着他,俏生生的问:我叫云儿,你是谁,然后嫣然一笑…

求《一味相思》《负春风》《十年懵懂百年心》《改尽江山旧》txt

小说已发进楼主的邮箱,请注意查收 发件人:helppy团队--消逝的记忆 若满意,希望可以采纳问题,谢谢!

《十年懵懂百年心》中,云儿是喜欢东方还是燕苏

就好像两个那么出色的男人,谁都不舍得放弃,希望他们一辈子都在自己身边。。但如果有一天需要最后抉择,被放弃的人,一定会是东方

求《十年懵懂百年心》全文,原名:东之燕云,作者李李翔

我有书,借你看

《十年懵懂百年心》结局

第八十章十年懵懂百年心

  东方弃依言将云儿葬在天外天的花丛里。虽然此时秋风忽起,衰草连天,一片颓败之象,然而到了明年春天,又是百花争艳,姹紫嫣红,更胜今朝,云儿一定会喜欢的。他凿了块约三尺长、一尺宽、三寸厚的石块当做墓碑,坐在云儿的坟前用小刀一刀一刀在上面刻字。刻一刀喝一口酒,动作不紧不慢,有条不紊,自顾自地说话,“今天天气很好,晴空如洗,万里无云。昨天你走了,我睡得很不安稳,像丢失了自己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想长久以来,不是你离不开我,而是我习惯了你的存在,离不开你。可是我不能让你就这么孤零零地走了,我得刻个东西,立在这里,好让我在数十年甚至百年以后还能一眼就准确地找到你的存在。记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昨天我将你亲手葬了以后,拼命回忆你的样子,可是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甚至连你说过的话也忘了,一句都不记得。我很害怕。你曾说过要我永远记得你,可是我却这么快就食言了,实在是抱歉。所以,我要刻个东西提醒自己,永远都记得你。”

  “云儿,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我去山上凿石块的时候,有一只猴子误中猎户的陷阱,一条腿折断了,夹在捕猎的机关里,疼得嗷嗷直叫。不是那种凄厉的惨叫声,而是一声长一声短认命般的喘息,它小心翼翼地在原地一蹦一蹦,知道再怎么挣扎也没用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前爪搭在脸上一下一下地摩挲。听到脚步声,猛地抬头,无助地看着我,眼神又是祈求又是戒备。我救了它,并给它接好断了的腿骨。它临走前用脸在我手心蹭了蹭,一瘸一拐走出好远还停下来看我。”

  “你说我在石头上刻什么字好?一般来说,大部分写的都是‘某某某之墓’,可是我不喜欢,我想你也一定不喜欢。‘云罗’这个名字很好听,云暖轻烟罗,我想云平大人当年给你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定费了很大的心思。我们就刻‘云暖轻烟罗’好不好?”

  “云儿,我终于明白楚惜风最后为什么会疯魔。天外天风景优美,可是美得让人沉闷窒息,它是如此的寂寞,寂寞到无法用语言准确地表述……”

  “云暖轻烟罗”这五个字东方弃咬牙刻了三天三夜,他喝了整整三天的酒,倒在云儿的墓前醉得一塌糊涂。他在轻轻的、痒痒的骚动中醒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一只褐色的猴子站在自己的身边,正用舌头舔他的脸。他摇摇晃晃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因为酒喝得过多,声音嘶哑,“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小猴子前爪捧着一大把栗子送到他跟前。东方弃问:“你是想报恩吗?”接在了手里。小猴子围着他又蹦又跳,很高兴的样子。

  东方弃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无垠的天空,然后开始剥栗子吃。吃完栗子,他站起来,弯腰抱起小猴子,拍了拍它的脑袋说:“我要走了。你以后要小心,不再闯到陷阱里去啦。”小猴子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似的点了点头。东方弃回到云儿住的小木屋收拾东西,然后离开了天外天。

  他离开前顺道到九华山看望吴不通,吴不通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东方老弟,你怎么了,受了重伤吗?怎么瘦成这样,满眼通红,头发乱糟糟的,一条命都快去了半条啦……”东方弃说了云儿过世的事,说的时候语气很淡然,慢慢地,一字一句咬字很清楚。吴不通知道哀莫大于心死,他这样子看似不痛不痒,实则最是伤心。说了一通安慰的话后,最后仍是老办法,一醉解千愁。

  吴语挺着个大肚子给东方弃倒酒,她和郝少南已经拜堂成亲,再提起燕苏时,已口称“皇上”,毕恭毕敬。

  吴不通为了减轻他的痛楚,席间插科打诨,讲起武林逸事滔滔不绝,像什么侯玉又有风流韵事啦,石玉郎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啦……逗得满座都是哄笑声。东方弃配合地微笑,然而心底的悲恸却在众人的嬉笑声中化成气泡,一股一股往眼睛里冒,眼眶湿了,他极力克制着,不让别人发现。吴不通还特意将他写的《江湖纪事》给东方弃看,说自己这本武林“史记‘,定会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后世必将奉为”武史“中圭臬的。众人又不可避免地提到此次”武林论剑大会“,大骂闻人默浪得虚名,交口称赞东方弃武功远在号称”天下第一剑“的闻人默之上。

  东方弃不甚在意,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云儿再也活不转了!他叹了口气说“闻人默死了,龙在天疯了,侯玉爱美人不爱武林,史家后继无人,江湖四大家族似乎再无往日的风光。自古英雄出少年,少了四大家族垄断江湖,必将豪杰并起,英雄辈出,我只是雕虫小技,根本不值一提。”

  他当日便离开了九华山,在江湖上流浪了一年。没钱的时候当过跑堂的,没有地方住,在街上随便找个屋檐过一夜的时候也有,挨过乞丐的欺负,被人嘲笑、恶骂,甚至殴打,他也不在意。

  寒冬的一个夜晚,大雪纷飞,他在凤阳城外的一座破庙里借宿,在茅房附近,见到浑身长蛆、臭气熏天的龙在天,整个人的外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又干又瘦,像块烧焦了的黑炭,要不是说话的声音还和以前一样,东方弃肯定认不出他来。“三月杀”开始反噬了,一日比一日厉害,锥心刺骨。龙在天生不如死,然而虚弱到连自杀都办不到。东方弃应他的请求送他上了路,之后深夜里也不顾严寒,到后山找了个临水的地方葬了他。

帖子272 精华0 经验值1310 注册时间2010-4-30 最后登录2011-4-29 查看详细资料TOP baby0131 初 三帖子272 经验值1310 注册时间2010-4-30 最后登录2011-4-29 居住地: 天河区-五山、华工、华农BB生日: 2005-01-31当前离线 393楼 大 中 小 发表于 2010-10-11 17:08 只看该作者 加为好友 本楼地址   填上最后一?g土的时候,东方弃忍不住感叹一代袅雄竟然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最后连求死都不能。不由得想到自己,他呢,他又是为什么而活着,他对于世事又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这一年里,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去,不管是友还是敌,都一去不复返,包括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然而却无能为力,除了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生是什么?死是什么?他常常听见风中传来云儿的说话声,笑嘻嘻地喊他:“东方,东方……”眼前时常浮现云儿睁着浑圆黑亮的大眼睛看他,时不时调皮地一笑,不知道又有什么鬼主意,然而一切都不存在了。

  他去了一趟潮音坞碧玉湖,履行承诺把纯钧剑送回了闻人山庄。闻人和听到噩耗,早就一病不起,看到纯钧剑的刹那,当着众人的面老泪纵横,然而一句话都没有说。原来人纵然死了,有活着的人为他伤心、牵挂,似乎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至少证明还有人深深地爱着他。他想起云儿曾玩笑似的说过:“东方,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你要记得我,永远记得我。这个要求总不算过分吧?嘻嘻……”当时他因为打赌输了,心不在焉地答应了。可是现在他决定履行这个承诺,尽管这个承诺让他如此疼痛,度日如年。

  坐船离开潮音坞的时候,他灵光一现,关于生与死,他想通了。生和死并非是对立的,它们本来就是同时存在的,死作为生的某部分永远留存下来。死并未意味着生的终结,而是另外一个开始。云儿的死让他生命中某一部分彻底终结,所谓的热情、希望、快乐等等东西全部消亡殆尽,然而他不应该终日借酒消愁、自暴自弃,而是好好活着,把云儿失去的那一份精彩一并补回来。

  东方弃最后还是去了天山,那是个可以让人安安静静回忆的地方,以支撑他余下来的漫长的岁月。漫天风雪中他偶然救了一个快冻僵的男孩,名叫周一飞。周一飞对他十分崇拜,争着吵着要拜他为师,死乞白赖跟着他。东方弃见他骨骼清奇,资质不凡,左右无事,便收了他做第一个徒弟,过起清心寡欲、教徒授武、不问红尘俗事的生活。数百年以后,东方弃的徒子徒孙遍布天下,他开创的“云天派”成了西域武林第一大门派,隐隐与中原武林分庭抗礼,不相伯仲。

  “东方弃”这个名字从此成了和“闻人客”一样流传后世的武林传奇。他活了整整一百二十一岁,当真把云儿失去的那一份精彩一并补了回来。

  死前,他眼睛直盯盯看着床头的木柜。周一飞对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从里面拿出一个三寸见方、造型古朴的小木盒。东方弃低声说了句“烧了吧”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不过木盒却没有烧成,云天派的诸多门人认为东方弃珍而藏之的定是绝世武功秘籍,都阻止周一飞将它毁掉。待到打开一看,里面不过是一封平常之极的信,三张叠得整整齐齐的信纸,上面写满蝇头小楷,字迹清秀,纸张泛黄,内容很平常,说的都是宫中的一些人和事,并不显得多么肉麻多情。边角因为多次翻阅的缘故,卷了起来。众人看完后,均说:“没想到师祖一生清心寡欲、与世无争,原来竟是这般痴情。”周一飞叹气想:奈何师父偏偏喜欢上一个宫里的女人,也难怪他最后落得远走天山、黯然神伤的结果。

  某一年东方弃因为侯玉的邀请参加十年一次的武林论剑大会,路经临安城,当年的落花别院还在,只是荒草连天,屋宇倾颓,到处都是飞禽走兽的踪迹,早已不复当年花红柳绿的景象。他看着溪水中的自己,一身洗得几乎褪成浅灰色的道袍,一双布鞋,鬓边的头发已变成了灰白色,脸上的皱纹无论怎么掩饰都遮盖不住,眉梢眼角剩下的净是沧桑。数十年的岁月早已把他洗礼得尘满面,鬓如霜。而云儿的音容笑貌又在脑海中清晰地浮现,永远停留在最美的那一刹那,芳华正茂,青春永驻,并且随着记忆的沉淀越来越芳香,令人沉醉。活着的所有人都苍老了容颜,只有云儿永远永恒。

  他很庆幸云儿没有看到现在的自己。

  十年懵懂百年心,同来何事不同归?直到此刻,他终于理解了这种无言的悲哀是什么,那将贯穿他整个的生命。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燕苏登基后勤于朝政,寝殿的灯火常常通宵不灭。群臣因为周明帝信道误国数年不曾上过早朝,如今新皇虽然年轻,却勤政爱民,欣喜之余不免又担忧起来,常常进谏要他保重龙体,燕苏却置之不理。某一日的午后,他伏案批改奏折,因为连日来太过劳累,于是趴在桌子上小睡了一会儿,却被外面的说话声吵醒,冷声问:“谁在外面喧哗?”其实算不得喧哗,只是他最近常常难以入睡,一丁点动静都能把他惊醒。

  冯陈忙进来说:“有人把东西扔在景泰殿门口,上面写着……陛下的名讳……微臣该死,竟然被人闯进宫来都不知道……”燕苏一手轻轻按着太阳穴,打断他问:“什么东西?呈上来。”只见一个普通的长形木盒,大约三尺长,一尺宽,打开来,里面放着一把剑,剑身细窄,锋刃薄利,阳光下视之如一道白练,耀眼逼人,赫然是四大名剑之一的蝶恋剑,另外还有一封信。他眼睛盯着木盒,大声问:“谁送来的,人呢?”他颤抖着拿起信,紧紧攥在手心。

  信是东方弃写的,告诉他云儿因为伤势太重,已于九月初八那日不治而亡,如今物归原主,请他爱借天下百姓,当一个有道明君。他要走了,也许他们再无相见之日,从此以后,天各一方,就此别过。

帖子272 精华0 经验值1310 注册时间2010-4-30 最后登录2011-4-29 查看详细资料TOP 394楼 大 中 小 发表于 2010-10-11 17:09 只看该作者 加为好友 本楼地址   冯陈见燕苏看了信后神情不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整个人摇摇欲坠,忙问:“陛下,出什么事了吗?”燕苏摇了摇头,问:“今天什么日子?”冯陈忙答:“十月初八。”燕苏喃喃地说:“十月初八,十月初八……”手上的信轻轻落在地上,他无力地挥了挥手说:“没事,你下去吧。”

  一个月,原来云儿已经走了整整一个月!

  燕苏当晚高烧不退,数个御医开了方子都不管用,因此罢朝长达半月之久。

  他病愈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大理寺的天牢把晋南王燕齐亲自接了回来,并让他住在宫里,请了许多有名望的大儒教他治国安民之道,甚至亲自教他武功,对他要求非常严格。燕齐十一岁时,燕苏就让他处理文武百官的奏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十二岁时,燕苏让他一个人以钦差的身份下江南处理水患;十三岁时,交给他数万精兵镇守边关。燕苏此举引起不少大臣的侧目,就连丞相王斐也劝他‘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他恍若未闻,一意孤行。

  次年,燕苏改年号“思云”,亲自到京郊的同安寺祭祀。他在这里住了三天,听着寺里悠远绵长的钟声以及整日绕梁不绝的木鱼声,心中难言的疼痛和悲伤仿佛得到暂时的缓解。原来看似简单、木讷、重复地做一件事,其实饱含人生的喜怒哀乐。那一声声浑厚的佛号,似乎有治愈身心的力量。

  夜深人静,他日复一日难以安睡。云儿如果真的走了,为什么一次也不曾进入他的梦中?

  纵然一世功名,亦换不回伊人倩影。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遥忆当年,言笑晏晏,如今形单影只,徒留寂寞魂。

  宫里的宫女太监都说太子殿下自登基后性情大改,纵然和以前一样终日冷着一张脸,却再也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随意打骂下人,为人温和了许多。有一次一个宫女伺候燕苏洗脸,燕苏却挥了挥手,说自己来。他近来越来越少让人伺候了,穿衣洗漱,尽量亲力亲为。那宫女等燕苏洗完脸端水出去,摸了摸铜盆,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原来她忘了加热水。十一月的京城早已天寒地冻,竟然疏忽到让皇上用冷水洗脸,被人发现乃是杀头的死罪。那宫女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天,见什么事都没有,不由得庆幸自己的运气,以后伺候得越发仔细。

  燕苏不会不知道洗脸水不是热水,却什么也没说,或者说根本就不在意了。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何况只不过是洗脸水罢了!

  未老心字已成灰。

  思云六年,燕齐十六岁,己长成了一个少年老成、风度翩翩的大男孩,早已忘了当年亲眼目睹燕苏一剑杀死淮安王燕平的往事,对这个皇帝哥哥十分亲近,无话不谈,歪着头问:“皇帝哥哥,你怎么不娶妃子啊?”

  燕苏一听,脸色大变,沉声说:“谁让你问的?”燕齐自从进宫后,还从未见燕苏对他这样疾言厉色过,吓得跪在地上,低着头说:“是,是王臣相让我问的……”众多大臣因为燕苏既不立妃,也不纳后,都在怀疑他是不是有隐疾。燕苏不耐烦地打断他,“关于朕纳妃立后的事,你别管。”见燕齐被自己吓得缩头缩脑不敢说话,于是开起了玩笑,“以后你多纳几个妃子不就得了,到时候可要多福多寿、百子千孙啊,替皇兄全娶回来。”燕齐被皇帝哥哥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笑了。

  燕苏看着这个眉眼间和云儿有几分相像的名义上的皇弟,突然想起在遥远的天山,还有一个自己的孪生兄弟。果然是自此一别,再不相见。

  燕苏在思云八年将皇位让给了燕齐,对外宣称因病驾崩,实则是在京郊的同安寺出家为僧,日日青灯古佛,吃斋念佛。同安寺因为燕苏在位的时候年年祭祀的缘故,一跃成为京城第一大寺庙,香火鼎盛,这下不只是看梅花的人络绎不绝,连皇亲国戚也踏破了门槛。燕齐继位后,改年号“太平”。

  燕苏一袭僧衣芒鞋云游天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太子殿下了,不过是一个看破功名利禄、爱恨凡尘的普通僧人。

  临安城里有一家新开的药铺叫“妙手回春”,大夫医术高明倒也罢了,更为临安百姓津津乐道的是,抓药的掌柜的是个有名的大美人,号称“药材西施”,每天客似云来,生意非常之好。

  有一天药铺来了一个和尚,和门口的小药僮叽叽咕咕一阵走了。采荷抱着三岁大的女儿掀开帘子出来问什么事。那小药僮没好气地说:“来了个古怪的和尚,别人化斋,他化药。我见他是一个穷和尚,对他客气得很,问他想化什么药,他说要化一味叫‘思云’的药。我就说我在药铺整整三年了,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味药。他也不说话,就这么走了。”

  采荷忙放下女儿追出去,看着前方那个踽踽独行的背影,喃喃自语:“似乎有些熟悉呢,听声音倒像是认识的人。”赛华佗跟了出来,听明白后说:“说不定是哪里来的高僧,缘悭一面,可惜得很。”两人议论一番,并不当回事,过两天也就淡忘了。燕苏在太平二十一年历经许多磨难,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天外天。天外天依然繁花似锦、绿草成碧,和以往的每一天没有什么不同,风轻,云淡,日暖,沙白。他看到新月湖边竖立着一堆半圆形的黄土,周围杂草丛生,土堆上面用几块大石压着,大石的缝隙里摇曳着几朵粉红色的小花。简陋的石碑上刻着“云暖轻烟罗”五个大字,字迹被风霜侵蚀得斑驳脱落。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偕处?

  他颓然跪了下来,亲了亲脚底略带潮湿的泥土。中午的太阳照得他有些晕眩,他坐在那里,靠在墓碑上静静地睡着了。梦里再一次回到了当年,云儿回头瞪着他,俏生生地问:“我叫云儿,你是谁?”然后嫣然一笑。

——完——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龙袍干尸,龙袍干尸是谁

  • 龙袍干尸是谁 北京唯一的干尸是2006年5月在石景山玉泉路某施工现场意外挖掘出的。干尸长1.73米、左脚长有六个脚趾。干尸刚出土时皮肤还有弹性,呈古铜色,后来干尸的水分彻底挥发
  • 乐毅伐齐,为什么到乐毅伐齐不能往下走了

  • 为什么到乐毅伐齐不能往下走了 乐毅是中山国人,本是魏国名将乐羊的后裔。后来到赵国做官,到赵武灵王被饿死时,他从赵国到了魏国。当燕昭王在燕国招贤时,他利用魏国使者的身
  • 唐玄宗图片唐顺宗,唐文宗和唐玄宗什么关系?

  • 唐文宗和唐玄宗什么关系? 唐文宗李昂(原名涵,809年-840年),唐穆宗第二子,母侍女萧氏。唐敬宗之弟。 唐敬宗李湛(809年-826年),唐朝皇帝。唐穆宗长子。 唐穆宗名为李恒,
  • 曹夫人简介,曹夫人怎么死的

  • 曹夫人怎么死的 生卒年及死因 史书没有记载 曹氏,中国西汉高祖刘邦少年时的婚外姘妇。在吕雉之前就与刘邦生活在一起,她为高祖刘邦生下了长子刘肥,生平事迹不祥。 曹氏没有名

最新文章

  • 校后,家长对孩子来校后的要求

  • 家长对孩子来校后的要求 1、学校开展的两次家长授课活动,内容好,形式丰富。希望学校多进行这样的家长授课活动。 2、通过对学校各方面的教育教学活动的介绍,家长对学校的工作
  • 穿书星际做路人甲,穿成反派他妈星际穿书txt

  • 穿成反派他妈星际穿书txt 《穿成反派他妈[星际穿书]》作者: 阿穆考试月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XQk2i-_XN7dpyBAOnbCYYw 提取码:cjhz 如果满意请采纳和点赞 内容标签: 星际 系统 穿书 爽
  • 延禧攻略导演于正,延禧攻略是于正拍的吗?

  • 延禧攻略是于正拍的吗? 他是制片人 乾隆六年,少女魏璎珞为寻求长姐死亡真相,入紫禁城为 宫女。经调查,璎珞证实姐姐之死与荒唐王爷弘昼有关,立志要讨回公道。富察皇后娴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