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九鼎下落,九鼎的下落

日期:来源:九鼎下落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九鼎的下落

  九鼎不明下落

  鼎是中国古代祭祀的礼器。司母戊鼎1939年出土于河南安阳,是我国目前已出土的最负盛名的四足方鼎。

  ■九鼎确有其物

  九鼎,是我国夏朝禹之子启时铸造的。它是九只刻镂精美、气势庄重的青铜大鼎,体现了王权的集中和至高无上,反映了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昌盛,几千年来一直被视为中华民族传世之国宝,是我国青铜器时代的集中代表。从铸造工艺技术上看,它标志着中国的历史已结束了野蛮时代,进入了文明的时代。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有关九鼎的资料不绝于历代史册,但早在二千多年前它就已不知下落。

  《春秋左传》中,谈到九鼎铸造的情况:夏朝将天下划为九州,下令九州贡献青铜,铸造九鼎。派精选出来的著名工匠,将各州的山川名胜分别画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九鼎象征九州,而九州也成为中国的代名词,“定鼎”,成为全国政权建立的代名词了。

  公元前606年,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兴兵攻击周的都城,周王忙派人为他举行慰劳之礼,而庄王则“问鼎小大轻重”,表明了他有灭周的野心。后人将争夺政权称为“问鼎”。此后,关于九鼎的下落,史家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下落众说纷云

  司马迁在他撰著的《史记》一书中,对九鼎的记叙,就有出入,前后不一。东汉的著名史学家班固,在其所著的《汉书》中,对九鼎下落,有这样的说法:在周显王四十二年,即公元前327年,九鼎沉没在彭城(今江苏徐州)泅水之下。后来秦始皇南巡之时,派了几千人在泅水中进行打捞,毕竟是江水滔滔,无从觅处,只得徒劳而返。

  到了清代,九鼎之下落更加难以考察寻觅。一个流行最广的说法是:东周王室在衰落的过程中,各个实力雄厚的诸侯国,虎视眈眈,力图取周而代之。象征王权和“天命所归”的九鼎,自然成为各诸侯必欲夺之的稀世国宝;此时周王室财政困难,入不敷出,于是销毁九鼎以铸铜钱,对外则诡称九鼎已不知去向,甚至说其中一鼎已东飞沉入泅水之中,免得诸侯国兴兵前来问鼎,自找麻烦,这一说法虽似有理,但提不出任何一点史料加以证实。

  根据历代史书记载,鼎却实曾作为夏、商、周三代的镇国之宝,传了二千年;并且,从未发现过古人关于它已销毁的历史记载。因此,九鼎的下落,至今仍是一个谜。

西周九鼎下落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那么一些国之瑰宝引人关注,让国人心驰神往,诸如远古的镇国神器九鼎,“疯狂的石头”和氏璧,千古第一行书《兰亭序》等等,可惜都失踪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宝物一旦面世,必将轰动全球。不过,要说奇中之奇,憾中之憾,首推西周九鼎,因为它实在是太著名了。

夏商周三朝钟爱九鼎,是不需要多说的,这从各地出土的青铜鼎数量就能看出端倪。与司母戊鼎相比,九鼎明显更有价值一些,年代更早,铸造也更精美。据《左传》描述:夏初收集珍禽异兽、奇异之物,绘画成图,让工匠将仿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九鼎象征九州,即冀鼎、兖鼎、青鼎、徐鼎、扬鼎、荆鼎、豫鼎、梁鼎、雍鼎,用来反映全国统一和王权集中,历经三国(夏商周),秦以后神秘失踪,遂成历史悬案!

从“一言九鼎”到“问鼎天下”,从“三足鼎立”到“拔山举鼎”,九鼎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牧野之战后,西周把九鼎搬到了国都镐京,还举行了隆重的定鼎仪式,自此“定鼎”就喻为国家政权的奠基,“迁鼎”则指国家权力的转移,“问鼎”乃是觊觎政权的非法行为,由此演绎出过许多有趣的历史桥段。

大禹被誉为圣君,有两点不得不说:一是治水,二是铸鼎。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治水精神妇孺皆知,而他铸造九鼎的传说同样名垂千古。史书记载,大禹曾留下遗嘱:“九鼎存,天下定;九鼎失,天下分。”

司马迁在《史记》说,“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推算一下,九鼎有近千钧之重,约合7.5吨。从出土文物来看,司母戊鼎都达好几百公斤,更何况象征天下的九鼎?相传当年施黯尊令,在荆山铸鼎,迁移安邑,中隔大河,费时竟三、四月,用夫达几十万。所以,泗水偶然失鼎后,一鼎陷在深水污泥之中,这才难以找寻。

周平王把首都迁到洛邑后,周朝王室日益衰落。楚庄王“一飞冲天、一鸣惊人”,率先“问鼎”。公元前606年,楚王伐陆浑戎,观兵于周郊,周定王被迫派人行慰劳欢迎之礼。楚王“问鼎小大轻重”,王孙满日:“在德不在鼎。”楚王日:“子无阻九鼎!楚国折钩之喙,足以为九鼎。”王孙满日:“呜呼!……德之休明,虽小必重;其奸回昏乱,虽大必轻……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楚王乃归。这就是“问鼎中原”这句成语的由来。自此之后,诸侯国纷纷觊觎中原,“问鼎”不断。可以说,春秋纵横捭阖三百年,战国“合纵连横”二百载,基本上都是围绕九鼎展开是的。

众所周知,周幽王是个十足的昏君。为了博取褒姒一笑,他不惜烽火戏诸侯;为了博得使忠臣一哭,他竟将九鼎扔下“深渊”。自作孽,不可活。当申候、缯候、犬戎三路大军进逼镐京之时,周幽王只能独逃至骊山。当他再次点燃烽火时,却不见诸侯班师救援,西周一如九鼎一样,在既不轰轰烈烈、也不凄凄惨惨中走向灭亡。

秦始皇“泗水捞鼎”一事,在很多文献史料里都有记载。公元前256年,秦国灭掉西周后,在回国经过途中,代表秦国的雍州之鼎跃入泗水,最后只把八鼎都完好运到了秦国,置周鼎于咸阳宫。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在出巡路过彭城时,派了数千人下泗水打捞失落的那一鼎,甚至虔诚地“斋戒祈祷”,但最终周鼎“弗得”,却让“市井”刘邦发出“大丈夫当如此也”、“黔夫”项羽放出“彼将取而代之”的豪言壮语。

九鼎的出现,是历史的使然,确实起到过震慑诸侯的作用。不过,九鼎最后还是失踪了,这让后人无比的思念。既然是镇国之宝,九鼎自然不可轻易示人,如果不慎一旦易手,则意味着王朝覆灭。秦始皇统一全国后,为保帝国传至万世,必将九鼎葬于墓中,永世据为己有。这也许可以解释九鼎为什么会失踪千年了。

中国古代九鼎去向何处。

  司马迁在他撰著的《史记》一书中,对九鼎的记叙,就有出入,前后不一。如:在周、秦二“本纪”中说,秦昭襄王五十二年(公元前255年),周赧王死,秦从雒邑掠九鼎人秦。但在《封禅书》中说:“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没,伏而不见。”由后者分析,九鼎在秦灭周之前,即“宋之社亡”时,已经不见;那么,前者所述秦昭襄王五十二年,秦从雒邑掠九鼎归秦,岂不是自相矛盾,令人费解!司马迁之后,东汉的著名史学家班固,在其所著的《汉书》中,对九鼎之下落,采取兼收并蓄之法,收录了司马迁的上述两说,同时,又补充了一条史料,说是在周显王四十二年,即公元前327年,九鼎沉没在彭城(今江苏徐州)泗水之下。后来秦始皇南巡之时,派了几千人在泅水中进行打捞,毕竟是江水滔滔,无从觅处,只得徒劳而返。

  到了清代,九鼎之下落更加难以考察寻觅。后代史家只能随意加以揣测了。王先谦在《汉书补注·郊把志》中认为:东周王室在衰落的过程中,已无力量保护自己。而战国时期各个实力雄厚的诸侯国,却虎视眈眈,力图统一中国,取周而代之。因此,象征王权和“天命所归”的九鼎,自然成为各诸侯必欲夺之的稀世国宝;加之此时周王室财政困难,入不敷出,于是销毁九鼎以铸铜钱,对外则诡称九鼎已不知去向,甚至说其中一鼎已东飞沉人泗水之中,免得诸侯国兴兵前来问鼎,自找麻烦,王光谦的说法虽似有理,但提不出任何一点史料加以证实,因此,是使人难以置信的。

  后世帝王亦曾屡次重铸九鼎,以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和宋徽宗崇宁三年两次最为有名。

  纵观中国历代史籍,关于九鼎下落的材料虽多,但往往自相矛盾,提不出充分可靠的依据,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在地下埋藏的古物中,九鼎究竟是否还存在?在历史上,根据历代史书记载,它确实曾作为夏、商、周三代的镇国之宝。相传了二千年;并且,从未发现过古人关于它已销毁的历史记载。因此,九鼎的下落,至今仍是一个谜。或许,今后会有揭破这个千载之谜的一天,那可能也是九鼎重见天日之时。

  九鼎大通以“原发性、独特性、系统性、针对性、有效性、持续性”为特色,建立了培训、管理咨询两大核心业务,不但能够全面解决企业发展遇到的各种难题,还能够通过系统软件使企业的先进管理方法得以固化及持续。

古代的九鼎究竟在哪

九鼎 ,据传是大禹在建立夏朝以后,用天下九牧所贡之金铸成九鼎,象征九州。商代时,对表示王室贵族身份的鼎,曾有严格的规定:士用一鼎或三鼎,大夫用五鼎,而皇储皇室天子才能用九鼎,祭祀天地祖先时行九鼎大礼。因此,‘鼎’很自然地成为国家拥有政权的象征,进而成为国家传国宝器。据说,秦灭周后第二年即把周王室的九鼎西迁咸阳。但到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时,九鼎已不知下落。有人说九鼎沉没在泗水彭城,秦始皇出巡泗水彭城地方,曾派人潜水打捞,结果徒劳无功。 纵观中国历代史籍,关于九鼎下落的材料虽多,但往往自相矛盾,提不出充分可靠的依据,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在地下埋藏的古物中,九鼎究竟是否还存在?在历史上,根据历代史书记载,它确实曾作为夏、商、周三代的镇国之宝。相传了二千年;并且,从未发现过古人关于它已销毁的历史记载。因此,九鼎的下落,至今仍是一个谜。或许,今后会有揭破这个千载之谜的一天,那可能也是九鼎重见天日之时。

中国历史上的九鼎真的存在吗?

不存在的。在《史记》记载中大禹是用九州之金所铸造而成,作为祭祀上帝的祭器。即:“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烹上帝鬼神。”因为现在出土最早的青铜器都是商朝的,夏朝不但青铜器没有出土,连都城痕迹都找不到。现在你来说夏朝之前大禹就能铸造青铜器,那不是开玩笑吗?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大禹时就能有这么强悍的开采能力(九州的每一个州都开采出铜矿)和铸造技术(还能在鼎上画九州的山河),几百年的夏朝连一个铜鼎都发现不了就过于神奇了。

最早记载九鼎的是成书于战国中晚期(公元前475—公元前221年)的《逸周书 克殷解》:“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这里九鼎用的词语是“迁”。九鼎三巫,也说明了九鼎的祭祀性质。也就是说这个九鼎在周武王伐商时,就已经存在了。既然没有出土文物证明夏朝能够铸造青铜鼎,那只能说明九鼎是商朝铸造的,而非大禹。说是大禹铸造的,都是西汉儒家的编造。

在《战国策 东周策》中,颜率因为秦国出军到东周要求拿走九鼎而向齐国求救后,大肆渲染了周武王搬迁九鼎的情形:“昔周之伐殷,得九鼎,凡一鼎而九万人挽之,九九八十一万人,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此。”这纯粹是颜率因为齐国出兵退秦军后,齐王向东周要九鼎时的推脱之词,不值得相信——用九万人搬一个鼎,能信吗?

关于九鼎,史记明确记录的就是两条:一是周威烈王23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二是秦昭王52年,秦灭西周,取九鼎入秦,“五十二年,周民东亡,其器九鼎入秦。” 至于《史记正义》所说的:“器谓宝器。禹贡金九牧,铸鼎於荆山下,各象九州之物,故言九鼎。历殷至周赧王十九年,秦昭王取九鼎,其一飞入泗水,馀八入於秦中。”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没有一点地理的概念。秦昭王在洛阳取九鼎,怎么会掉进东边450公里外彭城(徐州)的泗水里呢?难道秦昭王要运去齐国,而不是向西运回秦国吗?

九鼎的下落只有两个说法:周灭商,九鼎被周武王搬迁到洛阳,秦灭周,秦昭王把九鼎搬迁到咸阳;宋国灭,齐国在搬迁九鼎时,不小心掉落到泗水中去。但如果九鼎落入秦国,为何秦灭后,无论是刘邦,还是项羽都没有关于他们看到九鼎的记录——不要说他们不知道这九鼎代表着什么!即便他们不知道,张良、范增会不知道九鼎的意义?如果咸阳真的有九鼎,就算项羽不要,也会和秦始皇铸造的12铜人一样,流传下来。因此这个答案很明显是假的,周的九鼎没有落入秦国手中。

九鼎的记录最早见于《左传》,可是《左传》之的文献却没有记载。就连《尚书》这样描述了夏商周三代的重要文献也不见记载。更没有现在现在考古材料的佐证。夏代出品的怎么青铜器制品材料单一,规模简单。相对于九鼎的描述是在相去甚远。《墨子》中描述九鼎方形三足。怎么会有鼎造成这种器型?这样的鼎是怎么立住的呢?《墨子》还记载九鼎。不炊而自烹,不举而自臧,不迁而自行。不是更荒唐吗?不烧火自己做饭,不搬它自己藏起来了,不动自己也会跑。

那么答案就来了,周朝真的有九鼎吗?如果有,就一定落入秦国手中。于是最终答案只有:所谓的周朝九鼎,不过是春秋时人对于正统的另外一种称呼,并非实实在在的青铜鼎。如果真的应该有一个或九个代表王权象征的鼎,帝辛在自焚而死时,都身穿宝玉衣,怎么会留如此重要的鼎给周武王而不是一起焚烧呢?就像后唐李传珂自杀时,不存在的。在《史记》记载中大禹是用九州之金所铸造而成,作为祭祀上帝的祭器。即:“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烹上帝鬼神。”因为现在出土最早的青铜器都是商朝的,夏朝不但青铜器没有出土,连都城痕迹都找不到。现在你来说夏朝之前大禹就能铸造青铜器,那不是开玩笑吗?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大禹时就能有这么强悍的开采能力(九州的每一个州都开采出铜矿)和铸造技术(还能在鼎上画九州的山河),几百年的夏朝连一个铜鼎都发现不了就过于神奇了。

最早记载九鼎的是成书于战国中晚期(公元前475—公元前221年)的《逸周书 克殷解》:“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这里九鼎用的词语是“迁”。九鼎三巫,也说明了九鼎的祭祀性质。也就是说这个九鼎在周武王伐商时,就已经存在了。既然没有出土文物证明夏朝能够铸造青铜鼎,那只能说明九鼎是商朝铸造的,而非大禹。说是大禹铸造的,都是西汉儒家的编造。

在《战国策 东周策》中,颜率因为秦国出军到东周要求拿走九鼎而向齐国求救后,大肆渲染了周武王搬迁九鼎的情形:“昔周之伐殷,得九鼎,凡一鼎而九万人挽之,九九八十一万人,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此。”这纯粹是颜率因为齐国出兵退秦军后,齐王向东周要九鼎时的推脱之词,不值得相信——用九万人搬一个鼎,能信吗?

关于九鼎,史记明确记录的就是两条:一是周威烈王23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二是秦昭王52年,秦灭西周,取九鼎入秦,“五十二年,周民东亡,其器九鼎入秦。” 至于《史记正义》所说的:“器谓宝器。禹贡金九牧,铸鼎於荆山下,各象九州之物,故言九鼎。历殷至周赧王十九年,秦昭王取九鼎,其一飞入泗水,馀八入於秦中。”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没有一点地理的概念。秦昭王在洛阳取九鼎,怎么会掉进东边450公里外彭城(徐州)的泗水里呢?难道秦昭王要运去齐国,而不是向西运回秦国吗?就把秦国流传下来的国玺给一起烧了。

第二个是宋太丘社的九鼎。宋国是商人建立的封国,执政者周人为什么要把九鼎放到宋国呢。这个和周武王搬九鼎到洛阳的记录冲突。就算是周武王只搬走其中最重要的鼎,也不应该让宋国继续保留剩下的鼎——除非是处于稳定商国局势、让商人不要反抗周人的考虑。周武王搬到洛阳的那个鼎为何没有在秦灭时被发现?秦始皇在28年时,曾经派遣1000人到下水泗水寻找九鼎,毫无发现。这个时候距离宋国灭九鼎落水只不过67年,泗水又不是长江、黄河,水流也不是很快,九鼎在水下不可能移动得很远。1000人都找不到,答案就只有一个——这个宋太丘社的九鼎也不存在。纯粹是挖坑骗秦始皇。

综上,夏朝一个出土的青铜器都没有,大禹如何能够制作出刻有九州山河的九鼎,这不是骗人吗?至于周武王迁九鼎到洛阳,但秦灭后只有12金人传世,并无九鼎传世记录,九鼎非鼎的可能性很大。真实的九鼎,应该就是周武王为了证明自己具有代商的天命,而从商国取走的代表商王祭祀的鼎。以此说明周是天命所归,要求商国人就不要反抗,乖乖听从天命。楚庄王问九鼎时,王孙满说得很清楚:“在德不在鼎”——已经说明这个鼎,很有可能不在东周手里,而是西周灭亡时,被犬戎给搬回去炖肉用了!

真有“九鼎”存在过吗?

不存在的。在《史记》记载中大禹是用九州之金所铸造而成,作为祭祀上帝的祭器。即:“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烹上帝鬼神。”因为现在出土最早的青铜器都是商朝的,夏朝不但青铜器没有出土,连都城痕迹都找不到。现在你来说夏朝之前大禹就能铸造青铜器,那不是开玩笑吗?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大禹时就能有这么强悍的开采能力(九州的每一个州都开采出铜矿)和铸造技术(还能在鼎上画九州的山河),几百年的夏朝连一个铜鼎都发现不了就过于神奇了。

最早记载九鼎的是成书于战国中晚期(公元前475—公元前221年)的《逸周书 克殷解》:“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这里九鼎用的词语是“迁”。九鼎三巫,也说明了九鼎的祭祀性质。也就是说这个九鼎在周武王伐商时,就已经存在了。既然没有出土文物证明夏朝能够铸造青铜鼎,那只能说明九鼎是商朝铸造的,而非大禹。说是大禹铸造的,都是西汉儒家的编造。

在《战国策 东周策》中,颜率因为秦国出军到东周要求拿走九鼎而向齐国求救后,大肆渲染了周武王搬迁九鼎的情形:“昔周之伐殷,得九鼎,凡一鼎而九万人挽之,九九八十一万人,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此。”这纯粹是颜率因为齐国出兵退秦军后,齐王向东周要九鼎时的推脱之词,不值得相信——用九万人搬一个鼎,能信吗?

关于九鼎,史记明确记录的就是两条:一是周威烈王23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二是秦昭王52年,秦灭西周,取九鼎入秦,“五十二年,周民东亡,其器九鼎入秦。” 至于《史记正义》所说的:“器谓宝器。禹贡金九牧,铸鼎於荆山下,各象九州之物,故言九鼎。历殷至周赧王十九年,秦昭王取九鼎,其一飞入泗水,馀八入於秦中。”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没有一点地理的概念。秦昭王在洛阳取九鼎,怎么会掉进东边450公里外彭城(徐州)的泗水里呢?难道秦昭王要运去齐国,而不是向西运回秦国吗?

九鼎的下落只有两个说法:周灭商,九鼎被周武王搬迁到洛阳,秦灭周,秦昭王把九鼎搬迁到咸阳;宋国灭,齐国在搬迁九鼎时,不小心掉落到泗水中去。但如果九鼎落入秦国,为何秦灭后,无论是刘邦,还是项羽都没有关于他们看到九鼎的记录——不要说他们不知道这九鼎代表着什么!即便他们不知道,张良、范增会不知道九鼎的意义?如果咸阳真的有九鼎,就算项羽不要,也会和秦始皇铸造的12铜人一样,流传下来。因此这个答案很明显是假的,周的九鼎没有落入秦国手中。

九鼎的记录最早见于《左传》,可是《左传》之的文献却没有记载。就连《尚书》这样描述了夏商周三代的重要文献也不见记载。更没有现在现在考古材料的佐证。夏代出品的怎么青铜器制品材料单一,规模简单。相对于九鼎的描述是在相去甚远。《墨子》中描述九鼎方形三足。怎么会有鼎造成这种器型?这样的鼎是怎么立住的呢?《墨子》还记载九鼎。不炊而自烹,不举而自臧,不迁而自行。不是更荒唐吗?不烧火自己做饭,不搬它自己藏起来了,不动自己也会跑。

那么答案就来了,周朝真的有九鼎吗?如果有,就一定落入秦国手中。于是最终答案只有:所谓的周朝九鼎,不过是春秋时人对于正统的另外一种称呼,并非实实在在的青铜鼎。如果真的应该有一个或九个代表王权象征的鼎,帝辛在自焚而死时,都身穿宝玉衣,怎么会留如此重要的鼎给周武王而不是一起焚烧呢?就像后唐李传珂自杀时,不存在的。在《史记》记载中大禹是用九州之金所铸造而成,作为祭祀上帝的祭器。即:“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烹上帝鬼神。”因为现在出土最早的青铜器都是商朝的,夏朝不但青铜器没有出土,连都城痕迹都找不到。现在你来说夏朝之前大禹就能铸造青铜器,那不是开玩笑吗?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大禹时就能有这么强悍的开采能力(九州的每一个州都开采出铜矿)和铸造技术(还能在鼎上画九州的山河),几百年的夏朝连一个铜鼎都发现不了就过于神奇了。

最早记载九鼎的是成书于战国中晚期(公元前475—公元前221年)的《逸周书 克殷解》:“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这里九鼎用的词语是“迁”。九鼎三巫,也说明了九鼎的祭祀性质。也就是说这个九鼎在周武王伐商时,就已经存在了。既然没有出土文物证明夏朝能够铸造青铜鼎,那只能说明九鼎是商朝铸造的,而非大禹。说是大禹铸造的,都是西汉儒家的编造。

在《战国策 东周策》中,颜率因为秦国出军到东周要求拿走九鼎而向齐国求救后,大肆渲染了周武王搬迁九鼎的情形:“昔周之伐殷,得九鼎,凡一鼎而九万人挽之,九九八十一万人,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此。”这纯粹是颜率因为齐国出兵退秦军后,齐王向东周要九鼎时的推脱之词,不值得相信——用九万人搬一个鼎,能信吗?

关于九鼎,史记明确记录的就是两条:一是周威烈王23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二是秦昭王52年,秦灭西周,取九鼎入秦,“五十二年,周民东亡,其器九鼎入秦。” 至于《史记正义》所说的:“器谓宝器。禹贡金九牧,铸鼎於荆山下,各象九州之物,故言九鼎。历殷至周赧王十九年,秦昭王取九鼎,其一飞入泗水,馀八入於秦中。”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没有一点地理的概念。秦昭王在洛阳取九鼎,怎么会掉进东边450公里外彭城(徐州)的泗水里呢?难道秦昭王要运去齐国,而不是向西运回秦国吗?就把秦国流传下来的国玺给一起烧了。

第二个是宋太丘社的九鼎。宋国是商人建立的封国,执政者周人为什么要把九鼎放到宋国呢。这个和周武王搬九鼎到洛阳的记录冲突。就算是周武王只搬走其中最重要的鼎,也不应该让宋国继续保留剩下的鼎——除非是处于稳定商国局势、让商人不要反抗周人的考虑。周武王搬到洛阳的那个鼎为何没有在秦灭时被发现?秦始皇在28年时,曾经派遣1000人到下水泗水寻找九鼎,毫无发现。这个时候距离宋国灭九鼎落水只不过67年,泗水又不是长江、黄河,水流也不是很快,九鼎在水下不可能移动得很远。1000人都找不到,答案就只有一个——这个宋太丘社的九鼎也不存在。纯粹是挖坑骗秦始皇。

综上,夏朝一个出土的青铜器都没有,大禹如何能够制作出刻有九州山河的九鼎,这不是骗人吗?至于周武王迁九鼎到洛阳,但秦灭后只有12金人传世,并无九鼎传世记录,九鼎非鼎的可能性很大。真实的九鼎,应该就是周武王为了证明自己具有代商的天命,而从商国取走的代表商王祭祀的鼎。以此说明周是天命所归,要求商国人就不要反抗,乖乖听从天命。楚庄王问九鼎时,王孙满说得很清楚:“在德不在鼎”——已经说明这个鼎,很有可能不在东周手里,而是西周灭亡时,被犬戎给搬回去炖肉用了!

中国古代到底有没有九鼎,如果有,在哪

九鼎 ,据传是大禹在建立夏朝以后,用天下九牧所贡之金铸成九鼎,象征九州。商代时,对表示王室贵族身份的鼎,曾有严格的规定:士用一鼎或三鼎,大夫用五鼎,而皇储皇室天子才能用九鼎,祭祀天地祖先时行九鼎大礼。因此,‘鼎’很自然地成为国家拥有政权的象征,进而成为国家传国宝器。据说,秦灭周后第二年即把周王室的九鼎西迁咸阳。但到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时,九鼎已不知下落。有人说九鼎沉没在泗水彭城,秦始皇出巡泗水彭城地方,曾派人潜水打捞,结果徒劳无功。 纵观中国历代史籍,关于九鼎下落的材料虽多,但往往自相矛盾,提不出充分可靠的依据,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在地下埋藏的古物中,九鼎究竟是否还存在?在历史上,根据历代史书记载,它确实曾作为夏、商、周三代的镇国之宝。相传了二千年;并且,从未发现过古人关于它已销毁的历史记载。因此,九鼎的下落,至今仍是一个谜。或许,今后会有揭破这个千载之谜的一天,那可能也是九鼎重见天日之时。能了解到只有这些了,希望可以帮助到您!觉得还符合你心意的话,帮忙采纳一下吧,谢谢

九鼎的来历

据《春秋左传》记载,夏朝初年,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夏王朝都城。这样,九州就成为中国的代名词。九鼎成了王权至高无上、国家统一昌盛的象征。

九州指冀州(河北、山西、辽宁)、衮州(河北、河南、山东交界处)、青州(山东、辽宁一部分)、徐州(山东南部、江苏北部)、扬州(淮河以南,东南至大海)、荆州(湖北南部、贵州、广西)、豫州(河南、湖北北部)、梁州(陕西南部、四川、云南、贵州北部)、雍州(陕西、甘肃、新疆、青海、西藏)。

九鼎,是我国青铜器时代的代表作。它的铸造工艺,标志着中国历史已结束了荒蛮时代,进入了文明时代。历史上虽有众多有关九鼎的记载,但是,早在两千多年前,它就不知隐身何处了。

《墨子·耕注》说:“九鼎既成,迁于三国。”三国指夏、商、周三朝。意即九鼎铸成之后,曾经流传了夏、商、周三个朝代。据此,我们可以推断:九鼎在历史上确有其物。

公元前606年,春秋五霸之一楚庄王势力日益强大,他野心勃勃,意欲取代周王而定天下。一日,周定王派人为他举行欢迎之礼,典礼之中,楚王公然蔑视周王,“问鼎大小轻重”,当即将欢迎他的周王使节吓出一身冷汗。楚王灭周的野心暴露无遗。从此,人们把争夺政权称之为“问鼎”。

几经沧桑,九鼎下落不明。在司马迁的《史记》曾有记载:秦昭王五十二年,?公元前225年 ,周赧王死后,秦穆公把九鼎从周王朝都城雒邑掠到秦国都城。

但东汉史学家班固却反对司马迁的说法。班固在所著《汉书》中说,周显王四十二年?公元前327年 ,九鼎沉没于彭城?今江苏徐州 泗水之中,后来秦始皇一统天下后,迟迟找不到九鼎,总觉得心存遗憾,在南巡时,曾派数千人在泗水中打捞,但一无所获。

到了清代,历史学家王先谦对九鼎的去向作了长期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观点。王先谦在《汉书补注·郊祀志》中提出:由于周朝末年王室衰微,诸侯争霸,逐鹿中原,九鼎成为群雄争夺的焦点,为了息事宁人,周王不得不毁鼎铸钱,对外则诡称不知去向,免得各路诸侯兵刃相向,兴师问罪。

毫无疑问,九鼎作为镇国之宝,确实存在过,并曾经流传两千余年。但是,九鼎是否仍然存在、存在何处,至今仍是埋藏于众多中国人心里的一个谜???

古代九鼎都是那九鼎,分别叫什么

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和雍州。

相传,夏朝初年,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象征九州,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夏王朝都城。

中国古代青铜工艺高度发达,传下了许多稀世之宝。然而就历史价值而言,却没有一件比得上夏朝的九鼎。后人将争夺政权称为“定鼎”,就是因为三代以来,九鼎一直被视为王权象征的缘故。

扩展资料:

《左传》中谈到九鼎铸造的情况是这样的:夏朝初年,大禹划天下为九州,州设州牧。后夏启令九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事先派人把全国各州的名山大川、形胜之地、奇异之物画成图册,然后派精选出来的著名工匠,将这些画仿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

所刻图形亦反映该州山川名胜之状。九鼎象征九州,反映了全国的统一和王权的高度集中,显示夏王已成为天下之共主,是顺应“天命”的。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从此,九州成为中国的代名词,“定鼎”,成为全国政权建立的代名词了。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九鼎

本文标签:下落(1)九鼎下落

相关阅读

  • 九鼎下落,九鼎的下落

  • 九鼎的下落 九鼎不明下落 鼎是中国古代祭祀的礼器。司母戊鼎1939年出土于河南安阳,是我国目前已出土的最负盛名的四足方鼎。 ■九鼎确有其物 九鼎,是我国夏朝禹之子启时铸造的

热门文章

  • 梦见别人背着新包,梦见别人背着空包

  • 昨晚梦到有人和我背一样的包包,预示着什么?拜托各位了 3Q 预示着你很迷信喔,还预示着你买的包包很大众化,别人又不是只卖你一个人,一样的东西多的是,你多心了 梦见自己背了新红
  • 乾隆画照,乾隆御笔汉柏图

  • 乾隆御笔汉柏图 乾隆40岁时画的 新浪收藏讯 2010年12月4日晚20点37分,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亚洲大酒店开拍,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从2500万起拍,经过2分钟的激烈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