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汉时南越,西汉时,南越王赵佗真的活了一百多岁吗?请介绍一下。

日期:来源:汉时南越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西汉时,南越王赵佗真的活了一百多岁吗?请介绍一下。

  赵佗(公元前237年 -前137年 )是秦朝著名将领,南越国创建者。是南越国第一代王,公元前204年至前137年在位,号称“南越武帝”。秦朝恒山郡真定县人(今中国河北省正定县 )。 受秦始皇委派和任嚣一起率领50万大军平岭南 。公元前214年 ,岭南平定之后,由于龙川地理位置和军事价值都极其重要,赵佗被委任为首任龙川县令。直至公元前208年,赵佗调任南海郡尉,他一共做了6年的龙川县令。他在任龙川县令、南海郡尉期间,和他建立南越国自称“ 南越王 ”之后,他一直实行“和辑百越”的政策,促进了汉越民族的融合,并把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带到了南越之地,使南越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赵佗,少年负勇,精通武功韬略。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年仅18岁的赵佗被封为五十万大军的副帅。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年仅23岁的赵佗被封为首任龙川县令,公元前208年,南海郡尉任嚣病故,赵佗续任南海郡尉,时年29岁。公元前204年,建立南越国,自称南越王,定都番禺(今广州),时年33岁。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赵佗被汉朝封为南越王,时年41岁。汉高祖吕雉王(公元前183年),赵佗自称南越武帝,时年54岁。公元前179年,吕后死后,汉文帝刘恒即位,赵佗去帝号而复汉朝,仍称南越王,时年58岁。这就时说我们常说的赵佗归汉。汉武帝刘彻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南越王赵佗无疾乐终,葬于番禺东北,享年101岁,是中国历史上迄今为止王中第一大寿者。佗卒后,由孙赵昧(《史记》作胡)及其后裔婴齐、赵兴、赵建德续任了四代南越王。汉武帝刘彻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南越国亡。南越国自公元前204年始,历93年,世传五代南越王,共计赵佗称王称帝67年,其后代共26年。

  赵佗自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做50万大军副帅至汉武帝刘彻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为岭南的统一和发展操劳了82个春秋,其中任50万大军副帅5年,龙川县令6年,海南郡尉4年,称南越武帝4年,南越王63年。

  赵佗在位期间,采取“和辑百越”的民族政策,促进了岭南的民族融合和经济文化的发展,为祖国的统一大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赵佗在任龙川县令的6年里,为民办了不少好事、实事,如掘井筑城,设衙修路;传播先进的中原文化和文明;推广先进的生产力和农耕技术;改善越人居住条件;培养和起用越人做官;维护了良好的社会治安;推广优良品种;迁汉人与越人杂居;推行汉人与越人互通婚姻。公元前209年,赵佗上书奏二世胡亥,派一万五千无夫及年轻女人为士卒衣补,这些女子们后来都与将士和越人成了婚,建了家,立了业,不再回北方去。此外,他还鼓励士卒与中原人和越人通婚。无怪乎今天许多外来的游客高度评价龙川真是人杰地灵,山美,水美,人更美,这实际与将士和越人成婚,不断地繁衍生息,世代相传是分不开的。

西汉南越王墓修建年代是。。。。?

南越王墓是中国西汉时期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史记》称为赵胡)的陵墓。位于中国广东省广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岗山上,在中国大酒店的北侧,越秀公园西侧。赵眜是南越国建国的第一代君王赵佗的孙子,号称“南越文帝”,公元前137年至前122年在位。赵眜死后陵墓建在南越国都城番禺内,即是现在的“南越王墓”,距今已有2100余年的历史。

南越王墓被认为是岭南地区已发现的陵墓当中,规模最大,随葬品最多,墓主人身份最高的陵墓。该墓出土的陪葬品“文帝行玺”金印是中国考古发掘出土的第一枚帝印。1983年在该地建楼宇时被发现,挖掘清理之后在原地建立起“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进行保护,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汉朝攻打南越的将军是谁

汉朝攻打南越的将军是路博德和杨仆。

过程:

元鼎五年(前112年)秋,汉武帝调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10万人,兵分五路进攻南越。第一路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率兵从长沙国桂阳(今湖南境内),直下湟水;第二路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船将军,走豫章郡(今江西境内),直下横浦;第三路和第四路是归降汉朝被封侯的两个南越人为戈船将军和下厉将军,率兵走出零陵(今湖南境内),然后一路直下漓水(今广西漓江),一军直抵苍梧(今广西境内);第五路以驰义侯利用巴蜀的罪人,调动夜郎国的军队,直下牂柯江。

人物简介:

路博德(生卒年不详),西河平州(今山西离石)人,西汉武帝朝名将,先后征战岭南,平定战乱,“皆有功德于岭南之民”。武帝元鼎六年(前111)与楼船将军杨仆等进击岭南,十月俘杀叛将,平定叛乱,结束了南越国地方政权家庭式统治。

杨仆,西汉名将,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南湾村(今新安县境内)人,其东移函谷关和南下平叛的壮举千古流传。汉武帝时,为御史,果断搏击。

我国汉代的南越是指什么人?

南越国

南越国,公元前204年由赵佗建立,国都番禺。

赵佗是秦始皇平定岭南的主要将领之一,是秦朝统一岭南的主要功臣,在南征战争中战功显赫。秦在岭南设南海郡、象郡、桂林郡三郡,赵佗为南海郡龙川县县令。秦末,中原动乱,陈胜、吴广起义,刘邦、项羽兴兵,当时掌握南海郡军政大权的南海都尉任嚣决定拥兵自立。可惜任嚣病重,于是他下令将自己的心腹龙川令赵佗召至番禺,嘱其拥兵自立。既而,赵佗兼并桂林郡和象郡,统一岭南全境,建立南越国。其疆域南濒南海,抵达越南北部,向东达今福建西部,向北抵今湖南、江西,向西至今贵州一带,包括今天的广东、广西全省和福建、湖南、贵州、越南的一部分。

汉武帝是如何灭南越国的

汉武帝灭南越国之战(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元鼎五年(前112年)秋,汉武帝调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10万人,兵分五路进攻南越。第一路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率兵从长沙国桂阳(今湖南境内),直下湟水;第二路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船将军,走豫章郡(今江西境内),直下横浦;第三路和第四路是归降汉朝被封侯的两个南越人为戈船将军和下厉将军,率兵走出零陵(今湖南境内),然后一路直下漓水(今广西漓江),一军直抵苍梧(今广西境内);第五路以驰义侯利用巴蜀的罪人,调动夜郎国的军队,直下牂柯江。

这场战争十分激烈,持续了一年,一直到元鼎六年(前111年)的冬天,楼船将军杨仆率领精兵,抢先攻下寻峡,然后攻破番禺城北的石门,缴获了南越的战船和粮食,乘机向南推进,挫败南越国的先头部队,率领数万大军等候伏波将军路博德的军队。路博德率领被赦的罪人,路途遥远,与杨仆会师时才到了一千多人,于是一同进军。杨仆率军队在前边,一直攻到番禺,赵建德和吕嘉都在城中固守。楼船将军杨仆选择有利的地形,将军队驻扎在番禺的东南面,天黑之后,杨仆率兵攻进番禺城,放火烧城。而伏波将军路博德,则在城西北安营扎寨,派使者招降南越人,赐给他们印绶,又让降者回去招降其它的南越人,因为南越人久闻伏波将军路博德的威名,天黑又不知道路博德有多少军队,于是纷纷投奔路博德的旗下,黎明时分,城中的南越守军大部分己向路博德投降。

吕嘉和赵建德见形势不妙,在天亮之前率领几百名部下出逃,乘船沿海往西而去。路博德在询问了投降的南越人之后,才知吕嘉和赵建德的去向,并派兵追捕他。路博德的校尉司马苏弘擒获赵建德,被封为海常侯;原南越国郎官孙都擒获吕嘉,被封为临蔡侯。

吕嘉和赵建德被擒之后,南越国属下各郡县不战而下,纷纷向汉朝投降。苍梧王赵光投降后被封为随桃侯,揭阳县令投降后被封为安道侯,桂林郡监居翁劝服骆越一同归降汉朝,被封为湘城侯。戈船将军和下厉将军的军队,以及驰义侯所谓调动的夜郎军队还未到达,南越已经被平定了,伏波将军杨仆增加了封邑,楼船将军的军队攻破敌人的坚固城防,被封为将梁侯。

汉武帝在平定南越后,将原来的南越国属地设置了九个郡,直接归属汉朝。这样,由赵佗创立的南越国历经93年、五代南越王之后,终于被汉朝消灭了。

西汉时,南越国谋反的是

应该算不上谋反,刘邦死后,吕后把持朝政,将南越视为蛮夷,断绝了与南越的贸易往来,挖了南越王父母的坟,杀了他亲戚,当时越佗怀疑是长沙国向吕后进的谗言,就派兵攻打长沙国,打了一两年,吕后死了,文帝又采取安抚政策,又和平了几十年,后来被武帝灭了

西汉跟南越国交锋过吗?

有,秦朝将灭亡时,由南海郡尉赵佗起兵兼并桂林郡和象郡后于约前204年建立,于公元前111年为汉武帝所灭,传五世,历93年。

西汉南越王墓的内容

南越王墓劈山为陵,从象岗顶劈开石山20米,凿出一个平面“凸”字形的竖穴,再从前端东、西侧开横洞成耳室,南面开辟斜坡墓道。墓室以红砂岩石仿照前堂后寝的形制砌成地宫,墓顶用24块大石覆盖,再分层夯实而成。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筑成,墓室坐北朝南,前三后四共7室,宽 12.5米,长10.85米。墓主居后部中室,前厅后库,前部东西为耳室,后部东西为侧室。殉葬者共15人,其中姬妾4人,仆役7人。前部前室四壁和顶上均绘有朱、墨两色云缎图案;东耳室是饮宴用器,有青铜编钟、石编钟和提筒、钫、锫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盘等;两耳室是兵器、车、马、甲胄、弓箭、五色药石和生活用品、珍宝藏所,尤其珍贵的是来自波斯的银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炉和深蓝色玻璃片。这些文物证明南越国早期或更前年代广州已与波斯和非洲东岸有海上贸易。后部主室居中,为墓主棺库主室,墓主身穿丝缕玉衣,随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为“文帝行玺”龙钮金印,此外,还有螭虎钮“帝印”。龟钮“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赵昧”玉印等。东侧室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1枚。西侧室为厨役之所,殉葬7人,无棺木,室后置猪、牛、羊三牲。后藏室为储藏食物库房,有近百件大型铜、铁、陶制炊具和容器。出土文物共千余件(套),金印是国内首次出土的汉代帝王金印。这些出土文物对研究秦汉时期岭南土地开发、生产、文化、贸易、建筑等状况以及南越国历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价值。

1983年发现的南越王墓的墓主是谁?

南越王墓墓主是赵昧

一九八三年十月,广州大北门外象岗山掘出南越王石室大墓,遗物纷陈,举世瞩目,为今年广东考古工作绝大贡献。墓主身着玉缕衣、头下垫以珍珠枕,玉衣面单上覆盖缝缀金箔的素绢。其上下有大玉壁十余事,玉钩玉饰,铺陈左右。墓主腰间佩带铁长剑五把,复有漆盒银盒,盛以珍珠,药丸,其侧玉灯具,由三条银蛇共相衔托,精美绝伦。在墓主之身上发现印章九枚,最大者为龙钮金印,方形,篆书“文帝行玺”四字。另有篆刻“泰子”二文的龟钮金刻,及篆刻“泰子”、“赵昧”、“帝印”等玉印。考古家一致认为墓主人应是南越王国赵佗的第二代文帝的茔墓。

其他随葬品有编钟三组二十七件,上镌有“文帝九年乐府工造”小篆八字。合以“帝印”及“文帝玉行玺”等印信,充分证明该墓墓主必为南越文帝,绝无疑问。

《史记·南越列傅》载:“秦已破灭,(赵)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汉十一年,遣陆贾,因立佗为南越王。……高后时,有司请禁南越关市铁器。……于是佗乃自尊号为“南越武帝”?发兵攻长沙边邑。……及孝文帝元年……乃召陆贾以为太中大夫,往使。因让佗自立为帝,曾无一介之使报者。……王为书谢。称曰……老臣妄窃帝号,聊以自娱,岂敢以闻天王哉?乃顿首谢,愿长为藩臣,奉贡职。于是下令国中。……自今以后,去帝制黄屋左纛。……至孝景时,称臣,使人朝请。然南越其居国,窃如故号名。其使天子称王,朝命如诸侯。至(武帝)建元四年卒。(按《汉书》无“卒”字。)佗孙胡为南越王。”

《汉书》的记载与《史记》一样。汉文帝时,赵佗受汉封为南越王,但在国内仍照旧称帝,佗说是“聊以自娱”,他自称为“武帝”。《史记》又说:“胡毙,谥为文王。婴齐代立,即藏其先武帝玺。”《汉书》作“武帝文帝玺”,多“文帝”二字,梁玉绳云:“两世窃如故号。”他认为《史记》此文缺去“文帝”二字,甚是。今由象岗山墓出土“文帝行玺”一印,可证明两世皆窃用帝号,而文帝正如赵佗在位时之自称武帝,不是死后的谥号。第三代婴齐怕得罪汉廷,故把“武帝”两玺收藏起来,但他一即位,上书请立他在长安时所娶邯郸樛氏女为后,汉廷遂屡遣使者风谕,加以责问。是婴齐既立,起初必亦援前例自称为帝,否则不会请立樛氏女为后,后来樛氏女竟称为太后,可见第三世之婴齐,亦再“窃如故号”。对于汉廷则称王,在国内则自称为帝,从“文帝九年”钟铭及“文帝行玺”、“帝印”的出土,使人可以推想南越当日政制的实际情况。故第三代婴齐未必即除去僭号。《史记》称“婴齐毙,谥为明王”,故以胡之事推之,婴齐生前必已自称为明帝。在汉廷立场,对文帝贬称为王,帝号亦不予承认。婴齐的情况正相同。汉史对此事均作为死后的追谥,恐非事实。《史》、《汉》都说“佗孙胡为南越王”。“胡毙,谥为文王”。文王是赵胡。由于闽越王郢兴兵击南越边邑,胡上书向汉廷求助。汉派遣庄助(《汉书》避讳作严助。)南来谕意,胡当然与庄助会过面,其事亦详于《史》,《汉》的庄助本传。汉廷对于南越王胡,绝不生疏,《史》,《汉》屡屡提到南越王胡,无理由把胡字开错。但墓中与“文帝行玺”同出有人名的印章,不作赵胡,而作“赵昧”,又有“泰子”二印,与《史》、《汉》不合,于是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泰子即太子,墓主应是赵佗之子,有人认为《史记》“赵胡毙谥为文王”,乃系错简;文帝谥号属于赵昧,则作“赵胡”是当史官之误。(黄文宽说,见《学文》双周刊五十一期,《华侨日报》一九八六年一月九日),本年一月廿三日,该墓主持发掘者黄展岳先生应中文大学之邀,在中国文化研究所主讲:《南越王墓发掘的主要收获》,亦谈及墓主问题。他认为:“文帝行玺与赵昧印同出,二者应是一人。第二代南越王生前曾效其祖故事,自尊为南越文帝,似不容置疑。泰子印似为赵佗之子(赵昧之父)的遗物,未及嗣位而亡。印归赵昧,昧死,遂以入葬。”他又说:“墓主头骨经鉴定,判断死亡年龄约为三十五——四十岁,比较符合赵佗孙辈年岁,与赵佗的子辈年岁不合。”他的推断,极为近理。前此,麦英豪也谈过墓主是赵佗之孙,还是赵佗之子等问题,他认为:“赵昧身上的两枚泰子印,应该本是赵佗之子的,佗子殁后,归由赵昧接掌。如果佗子确曾立为王,《史记》《汉书》不可能只字不提。《史》、《汉》误昧为胡,可能是所据档案有误,或为传抄之误。应据印文改正,还其本来面目。”(《广州研究》一九八四年四期)赵昧应是佗之孙,诸家之说皆同,是很符合史实的,但《史》、《汉》作“胡”,是否错误,必欲依据出土文物,改订史文,理由尚嫌不够充足。

古代人名,史书记载,时时出现不同之异名。如晋国寺人披,见《左传》僖五年。《史记·晋世家》披作“勃鞮”。《晋语》二称为阉楚。韦昭注“楚为伯楚,寺人披之字也。”阉是寺人,指其官名。“楚”则其字,略去伯字。楚是字而披是名。披和楚二字声义毫不相关。故黄侃读披为木名之披。(《春秋名字解诂补谊》)称人每每以字,字与名取义必相关,字可以自证其名,故《白虎通》云:闻名即知其字,闻字即知其名。”依是言之,汉人记载,称佗之孙曰胡,想是习惯称其字,如披之又称为楚也。出土之印章作昧,则用其名耳。

印文赵昧,其字从目。愚见昧读为“曼”。《吴都赋》:“相与昧潜脸,搜壤奇。”刘逵注:“昧冒也”。(段注引此句以解《说文》之“昧”字。)曼字从又冒声,昧冒、曼,声同可以通用。“曼”字与“胡”在先臣古语言上意义有若干关涉之处,举数事以明之:

古謰语有“曼胡”一词。《庄子·说剑篇》;“曼胡之绥”。《周礼·鳖人》:“掌取互物。”郑司农曰:互物谓有甲满胡,龟鳖之属。”《吕览·盂冬纪》高诱注“介”字云:“象冬闭固,皮漫胡也。”《释名·释饮食》:“胡饼,作之大漫冱也。”毕沅云:“当作满胡”。上列满胡、漫胡、曼胡、漫冱、该是一语,声义并同。曼之言漫也,胡又借为冱或互,单称则为互,谓之互物,曼与胡同义俱训广大。(参孙诒让《周礼正义·鳖人》疏。)

《考工记·冶氏》:“倨勾外博”。郑玄注:“博,广也。倨之外,胡之里也。勾之外,胡之表也。……俗谓之“曼胡”,似此。”孙诒让云:“‘似此’者,证戈横刃本广,故有‘曼胡’之称也”。《方言》九:“戟,楚谓之孑。凡戟而无刃,秦晋之间谓之釨。东齐秦晋之间,谓其大者曰镘胡,其曲者谓之钩釨馒胡。”《广雅》:“镘胡,戟也。”王念孙《疏证》谓“镘胡者,宽大之名”。馒胡,《考工记·注》作“馒胡”。以曼胡原有广大之义。郭瑛注镘胡云:“今鸡鸣句孑戟也。” 《太平御览》卷三五二兵部戟上引张敞《晋东宫旧事》: “东列崇福门,门各羌楯十幡,鸡鸣戟十张。” (页一六二)鸡鸣即大戟,称之为镘胡者,以其大也。《尔雅,释宫》:“镘胡之圬。”经典释文:镘本或作槾,又作墁。圬音乌,又音胡。” 《说文·金部》:“镘,铁圬也。”或体从木。又木部:槾。木朽也。”徐灏《笺》:“圬有‘胡’音,盖戟之垂胡,有与泥镘相似者。”《说文》圬字下云:“秦谓之圬(即‘胡’),关东谓之槾。”秦音为圬,与关东音之槾,原是一物在方言上之异名。圬也音胡,此又胡与槾(曼)同义异称之证。

从以上各事,可见曼与胡实为一物之异名。如果把昧读作“曼”,看做他的私名。而汉廷称呼其字则为胡,正可自证其取名之义。由是可明赵胡何以亦作赵昧的道理。《类篇》:“昧,地名。春秋传:“盟于昧”。此出《公羊》。《左传》作蔑。异音假借,此可例彼。)古代人名,文献记载与器物所见,每每歧出,彝铭假借之例尤为习见,必借助于训诂方言之学,始能明了。不宜轻易目史书为错误。《史记·南越传》提及南越王胡,自“佗孙胡”一句以下,连续共有八次,断不至如此刺谬,更不可随便说是错简。

文献记载上有关南越之史料,大家基本上都根据《史记》(卷一百一十三)和《汉书》(卷九十五)为主。清代史学家梁廷楠撰《南越五主传》、所采摭的记事,大抵不出《史》、《汉》以外。其实,在吴、晋之间,还有不少古籍,可供采撷,由于其书亡佚已久,遂为人所忽略,以下试举二、三事论之:

(一)《日南传》

《太平御览》卷三四八兵部弩条引《南日传》云:南越王尉佗攻安阳,安阳王有神人睾通为安阳王治神弩一张,一发万人死,三发杀万人。他(佗)退遣太子始降安阳。安阳不知通神人,遇无道理,通去。始有姿容端美。安阳王女眉珠,悦其貌而通之。始与珠入库,盗锯截神弩,亡归报佗,佗出其非意。安阳王弩折兵挫,浮海奔窜。(宋本,页一六零三。《艺文类聚》卷六十弩项亦引《日南报》。)

(二)《交州外域记》

《水经·叶榆河注》:

……南越王尉佗举众攻安阳王。安阳王有神人名皋通,下辅佐,为安阳王治神弩一张,一发杀三百人。越南王知不可战,却军住武宁县。安晋太康记,县属交趾。越遣太子名始降服安阳王,称臣事之。安阳王不知通神人,遇之无道。通便去,语主曰:能持此弩王天下,不能持此弩者亡天下。通去。安阳王有女名曰媚珠,见始端正,珠与始交通,始问珠,令取父弩视之。始见弩便盗,以锯截弩讫。便逃归报南越王。南越进兵攻之,安阳王发弩,弩折遂败。安阳王下船,迳出于海。今平道县后王宫城,见有故处。(此文前面引:《交州外域记》疑原出自此书。)

(三)(刘欣期《交州记》)

安阳王者,其城在平(原误作“乎”。)道县之东北。林贺周相(此四字恐有误。)毕通徐作神弩。赵曲者,南越王佗之孙,屡战不克,矫托行人,因得与安阳王女婿(此字衍)。媚珠通,截弦而兵,既重交,一战而霸也。(《北堂书钞》一二五神弩条引。曾钊辑本《安州记》此条失收。)

从前引两书,知赵佗确有太子,其名曰始,曾在安阳王处作过间谍工作。《史记·南越传》但书“佗孙胡为南越王。”泷川资言引王鸣盛说案云:“《史》、《汉》皆不书佗子,盖外藩事略。”今《日南传》与《交州外域记》均记尉佗太子之名曰始。故知墓中“泰子”一印,太子当指赵始,必为赵胡之父。早卒未立。其印后归于胡,故竝入葬。今观墓中椁盖上和椁外右侧,有成捆的铁剑、铁戟、铁矛、铜弩机、铅弹丸和数以百计的铜铁箭头,必是当时战役的胜利品。南越人工制弩,《类聚》引《南越志》:“龙川当有铜弩牙,流出水皆以银黄雕镂。取之者祀而后得。父老云:越王弩营处也。”“龙川即赵佗为令之地。古时曾有弩牙出土。今墓中所出亦有弩机。《史记》称“高后时,有司请禁南越关市铁器,佗曰:高帝立我,通使物。今高后听谗臣,别异蛮夷,隔绝器物,此必长沙王计也。”南越于是发兵攻长沙。当日南越铁器必仰给于他处,故铁器大量作为殉葬品,其珍贵可见。

赵佗的太子始盗锯神弩一事,后世传达者加以神话化。刘欣期书复作佗之孙曲,具见传说之多歧。“胡”之一名,可视作兵器《方言》云:“戟……大者曰镘胡,其曲者之钩釨馒胡。”佗之孙曲,可见与胡或者本是一人而转讹,也可能另是一人,观赵佗上书自言“于今抱孙”,知其太子得子之晚。因为只有孤证,无法确定。于是泰子,当然是太子始。《日南传》与墓中所出“泰子”二印,正可证明,难得的是得之于《史》、《汉》以外之佚史记载。

安阳王遗迹在平道县。毕沅辑《晋太康三年地记》,平道县属交趾郡。(《经训堂丛书》本)《元和郡县图志》卷三八:宋平县,本汉日南郡西卷县地。……安阳王故城,在县东北三十一里。《安南志原》:“越王城……又名可缕城,古安阳所筑也……故址犹存。”可缕当指赢娄故城。亦在宋平县。赵佗太子始的活动地区、远及于交趾。《日南传》一书,《隋书经籍志》与两《唐书》经籍、艺文志都有著录,其书唐时尚存。我在一九六九年因讨论安阳王问题时,尝写有《日南传之资料》一文,陈荆和先生认为发人所未发,特译成日文,刊于一九七零年二月庆应大学出版的《史学》第四二卷第三号,可以参考。《三国志·吴志·孙策传》:裴注云:“臣松之案:太康八年,广州大中正王范上《交广二州春秋》”此书惜已佚,否则对南越史事的研究,必有所裨益。

考《孙策传》裴注又引虞喜《志林》载:“天子六玺者,文曰‘皇帝之玺’、‘皇帝行玺’、‘皇帝信玺’、‘天子之玺’、‘天子行玺’、‘天子信玺’”。今墓中出土只有“文帝行玺”,没有“皇帝之玺”及“信玺”,南越虽称帝,尚无六玺之制。《史记》言“其称制兴中国侔”。事实尚有许多距离。

南越是一小型帝国。直至晚期,国中尚有许多封君称王,如苍梧王赵光,其名见于《南越传》。故知第四代仍然私自称帝,否则不但有苍梧王称号。《庄助传》中引淮南王上书言:“前时南海王反陛下,先臣(指淮南属王长)使将军间(一作简)忌将兵击之,处于上淦。”南海王想亦是出自南越帝国的封号。以后希望断取有新墓葬发现,对南越史事或可更得到进一步的了解。《南越传》中所见重要人物,兹补列如下,作为附,以结吾篇。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乾隆画照,乾隆御笔汉柏图

  • 乾隆御笔汉柏图 乾隆40岁时画的 新浪收藏讯 2010年12月4日晚20点37分,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亚洲大酒店开拍,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从2500万起拍,经过2分钟的激烈
  • 梦见别人背着新包,梦见别人背着空包

  • 昨晚梦到有人和我背一样的包包,预示着什么?拜托各位了 3Q 预示着你很迷信喔,还预示着你买的包包很大众化,别人又不是只卖你一个人,一样的东西多的是,你多心了 梦见自己背了新红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