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绝世邪尊txt下载下书网,《绝代邪尊》最新txt全集下载

日期:来源:绝世邪尊txt下载下书网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绝代邪尊》最新txt全集下载

绝代邪尊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二祖父,孩儿不明白,你为什么让我去跟那个废。。。那个,世子去做伴读。还有陪练?陪他练体术么?孩儿刚刚突破六阶。叶龙和叶河那两个废物十六岁突破六阶,就每日里趾高气扬的,自以为自己是绝世天才,谁都不放在眼里。孩儿十四岁就突破了。家族中年轻一代,除了叶晨哥哥,谁能做到。为什么还要我去温泉山庄给那个不能修习斗气的,去做陪读?孩儿不服。”在叶家一处淡雅宅邸的客厅里,一个长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大声说道。
“承蒙我和你祖父叶冥大长老的关系。既然你叫我一声“二祖父”,那么老夫就要对你负责。你祖父为叶家武道屏障,威名赫赫数十年,十二岁突破六阶,十六岁进阶王级,二十岁已经执掌家族风云骑,比之你如何?小小年纪又点成绩就骄傲自满。叶落身为我叶家承王府世子,叶家的未来家主。不配让你坐陪读么?”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只是一贯慈祥的声音此刻略微有些严厉。正是二长老叶赫。
“不止你们,还有叶家嫡系精英卫队风云骑全部都要去温泉……

绝世魔帝txt全集下载

绝世魔帝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当神也无能为力的时候,那便是,魔渡众生;神即是魔,魔就是神……
——题记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柔的透过镂空的窗户,静静的洒在懒洋洋的少年的身上,微微睁开迷糊的双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无奈的笑了笑,又是新的一天了……
这名少年便是东方天瑜,紫皇帝国四大城之一的玄武城城主东方轩阳的二儿子。名义上是城主府的二公子,实际上他并非东方轩阳亲生,乃是一次去乌山狩猎,在路旁拾到的一个弃婴,脖子里还挂着一块玉佩,上面刻了个“瑜”字,东方轩阳看着觉得他煞是可爱,于是将他收养下来,此时他已有一个大儿子,叫东方天瑾,便将这小孩取名为东方天瑜,甚是疼爱,待他如亲生的一样……这就是东方天瑜的身世,对于这个忽然多出来的二儿子,玄武城几乎路人皆知,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然而,只有东方天瑜知道,事情远远并非如此简单。其实,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想起这件事,他心里就一肚子委屈,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看书也能穿越,还变成……
有问题再找我

谁有绝世邪尊种子 作者毕竟是憃才 跪求

绝世邪尊 如下: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qXOsNnu 密码: ut4t

请及时保存啊,链接失效追问我进行补发。

若出现乱码或无法阅读的情况请追问我解决。

采纳,点赞~~~

绝世邪尊毕竟是蠢材写的 在哪里下载

你按 M 地图出来,看到“万劫窟”、“幻魔宫”、“逆世境” 这排FB本NPC,“邪尊陵”就在“逆世境”FB的后面。

有一本小说,里面有叶邪唐棠

是《绝世邪尊》

作者:毕竟是蠢才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梦见别人背着新包,梦见别人背着空包

  • 昨晚梦到有人和我背一样的包包,预示着什么?拜托各位了 3Q 预示着你很迷信喔,还预示着你买的包包很大众化,别人又不是只卖你一个人,一样的东西多的是,你多心了 梦见自己背了新红
  • 乾隆画照,乾隆御笔汉柏图

  • 乾隆御笔汉柏图 乾隆40岁时画的 新浪收藏讯 2010年12月4日晚20点37分,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亚洲大酒店开拍,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从2500万起拍,经过2分钟的激烈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