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李元霸和宇文成都,李元霸为什么杀死了宇文成都就遭天谴了????

日期:来源:李元霸和宇文成都编辑:中国历史知识

李元霸为什么杀死了宇文成都就遭天谴了?????

他们两个人相克:李元霸克宇文成都,他是个战神,喜欢与人作战。宇文成都是为数不多的能与他匹敌的人之一,他找不到跟宇文成都一样的对手,以他的性格是肯定会去找宇文成都打架的。。宇文成都是天宝大将,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李元霸,但他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类型,又不轻易服输,所以他是不会躲着李元霸的,反而很乐意与他打架。但是宇文成都输是必然的。为什么说宇文成都与李元霸相克呢?李元霸克宇文成都很好理解。但宇文成都为什么会克李元霸呢?大家可记得李元霸有一个师父。他师父在他出师时曾交代他,不得伤害使用镏金镗的人。而李元霸杀红了眼早已将师父的交代抛之脑后,就杀死了使用镏金镗的宇文成都。因为他不尊师命才遭受天谴,被天雷击中他的大锤而死。李元霸的师父又为何会不得伤害使用镏金镗的人呢?因为使用镏金镗的人中一定有一个是雷神天尊转世,宇文成都就是雷神天尊,所以李元霸杀了宇文成都必遭天谴。

李元霸和宇文成都

因为他们有宿怨!

李元霸是大鹏金翅雕临凡,原为如来佛坐下的护法。前身是《封神演义》中截教的羽翼仙,被佛祖收复,后修道成真。

而宇文成都使用凤翅鎏金镗,乃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转世。前身乃商朝闻太师,战死后,被姜子牙封为雷神普化天尊。

由于李元霸和宇文成都前世是师兄弟关系,成道后,又同为佛教护法。但大鹏金翅雕是雷神普化天尊的下属,故以下犯上就是触犯天条。李元霸不尊师训,打死上司,故遭雷劈之报。

李元霸和宇文成都有什么渊源

因为他们有宿怨!

李元霸是大鹏金翅雕临凡,原为如来佛坐下的护法。前身是《封神演义》中截教的羽翼仙,被佛祖收复,后修道成真。

而宇文成都使用凤翅鎏金镗,乃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转世。前身乃商朝闻太师,战死后,被姜子牙封为雷神普化天尊。

由于李元霸和宇文成都前世是师兄弟关系,成道后,又同为佛教护法。但大鹏金翅雕是雷神普化天尊的下属,故以下犯上就是触犯天条。李元霸不尊师训,打死上司,故遭雷劈之报。

隋唐演义李元霸宇文成都是哪一集比武

《隋唐演义》中李元霸宇文成都比武的情节在第45集。

李元霸因为胡闹被关在铁笼中,听家里的仆人说自己的三位哥哥都被封官,便将牢笼掰开,要去找皇上讨个官做。李元霸前往行宫,打得官兵落花流水。杨广对这个疯疯癫癫的人感到好奇,就问他要什么官,李元霸则说自己看中了宇文成都的金牌,杨广就让他们两个比试一番。

宇文成都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李元霸力大无穷,又横冲直撞,最终宇文成都输给了李元霸。

扩展资料

在李元霸比武赢了宇文成都之后,宇文化及不忿,派数十士兵围攻李元霸,被宇文成都喝止。杨广喜获将才,封李元霸为赵王,赏宝马“万里烟云照”一匹。

在剧中,李元霸由王宝强扮演,李元霸是李渊的第四个儿子,虽然疯疯癫癫,生性顽劣,但是武功高强,力大无穷,在与宇文成都比武之后,两人有英雄惜英雄之意,无奈两个人处于对立的阵营,最后同归于尽。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隋唐演义

为什么裴元庆能挡住李元霸三锤排名还在宇文成都之后?

与李元霸相比,宇文成都算是比较正常的人类,曾在隋炀帝面前举起重5048斤的鼎。

  

  战况如下:

  

   首次亮相:在长安城参社火时一人对阵秦叔宝、王伯当、齐国远、李如珪众人,四人不敌,忙用李靖给的赤豆狼狈逃生。

  

   宇文成都VS伍云召:隋朝征南阳叛乱时对垒,二十余合,伍云召逃走,后为伍保设路障相救,伍感慨:“若无伍保,几乎性命不留。”伍云召在隋唐英雄中排名第五。

  

   宇文成都VS雄阔海、伍云召、伍云锡三人:八十余合,不分胜负。雄阔海料敌不过,先走,余二人也逃走,宇文成都追赶。

  

   宇文成都VS裴元庆:就是在追上面三人时碰到,宇文成都已处于疲惫状态。两回合,宇文成都挡不住,回马便走。

  

   由此,宇文成都的武力应该与裴元庆不相上下,但超出排名第四、五、六的雄阔海、伍云召、伍云锡三人很多。也算超人。后死李元霸之手,真强中自有强中手。

  

  

  

  裴元庆,山海关裴仁基之子。隋唐好汉排名第三。

  

  首秀:与瓦岗寨所有将军对阵,均一合内取胜,包括秦叔宝、程咬金、单雄信等。

  

  裴元庆VS杨林:一回合,杨林败走。

  

  裴元庆VS新文礼:这是新文礼的首秀,一回合,新文礼败走。

  

  由此,裴元庆排名第三也算合理,其与宇文成都属于一个档次。《说唐》里除了李元霸以外,无人能在其之上。后被新文礼设计焚死于庆坠山。

在看看其他的一些评论

先引两段《说唐》里的较量:

一、宇文成都VS李元霸:“成都……举起流金铛,向前当的一铛,李元霸把鎚往上一架,当的一声,把流金铛打在一边。成都……举起流金档,又是一铛,那元霸又把鎚一架,将流金铛几乎打断,震得成都双手流血,回马便走。元霸一马赶来,伸手夹背心一把提过马。”

二、裴元庆VS李元霸:“元霸冲到西边,当头裴元庆一马迎来。见头上没有黄旗,就把鎚打来。裴元庆把鎚一架,大叫道:“好家伙!”元霸又连打二鎚,元庆连架二下,叫道:“果然好厉害!”回马便走。”

在书里,宇文成都天下第二,裴元庆是天下第三,但似乎看起来这第三要比第二厉害一点点。

当然,两人也有一次直接的交手:“裴元庆手执双鎚,杀下山来,成都上前把流金铛一挡,裴元庆把双鎚一架,叮当一响,成都挡不住,回马便走。”似乎也看起来这第三要比第二厉害,但如果前后呼应地看的话,这一场对决大家应该心知肚明,是属于无效战例,原因有二:1、宇文成都已经跟雄阔海、伍云召、伍天锡三人打斗多时:“四人自辰时战起,直战至午后”,体力消耗巨大,更兼没有吃饭,腹中饥饿;2、裴元庆是生力军,更兼从上而下,冲力巨大。因此这次较量并不能作为裴元庆强与成都的证据。

但是从两人与李元霸的较量结果来看,分明可以看出裴元庆要比宇文成都厉害一点点,因为两人的标尺是同一人,用统一的标尺来衡量的话,则可以认定两人的高低。

再来先引两段《说唐》里的较量:

一、宇文成都VS秦琼:“叔宝当先挥锏打去,宇文成都把二百斤的流金铛,往下一拦,锏打着铛上,把叔宝右手的虎口都震开了,叫声:“好家伙!”回身便走。”

二、裴元庆VS秦琼:“秦叔宝……把枪刺来。元庆将鎚当的一架,把一杆虎头金枪,打得弯弯如蚯蚓一般。连叔宝的双手都震开了,虎口流出血来。叔宝回马便走,败入城中。”

这次又是统一的标尺:秦琼用短兵刃与成都较量,仅是手的虎口震开,没有流血,兵刃无碍;秦琼用长兵刃与元庆较量,但双手都震开了,且虎口流血,兵刃变形。可见以这两段较量来看,也是元庆优于成都。因此,在《说唐》里的的许多蛛丝马迹里,都是元庆要比成都高一点点。

尽管有网友论证过成都实际上应该比裴元庆高,都作了大量的论证:提到成都曾经有两次举重的抢眼表现,未发现裴元庆举重物的记录;宇文成都所击败对手的质量要高于裴元庆所击败的对手;成都长兵器吃亏,元庆短兵器占便宜。因此结论,宇文成都天下第二,裴元庆是天下第三。但我总觉得这些证据底气不足,因为所列举的孤证居多,没有统一的标准,如成都曾经有两次举重的抢眼表现,未发现裴元庆举重物的记录,这是个孤证,并不能证明裴元庆的力气小于成都,因为你无法根据这个来推断裴元庆的力气到底有多大;宇文成都所击败对手的质量要高于裴元庆所击败的对手,这是事实,但也是个孤证,我们同样也无法因为裴元庆没有击败雄阔海、伍云召、伍天锡而断定裴元庆低于成都的结论来。至于兵刃长短优劣说,作为大将,都是利用自己最熟练的兵器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武艺来,难道成都用锤会比用流金铛更强?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再说,武术行话中都有“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的说法,所以兵器长短优劣说,是靠不住的。因此,仅就《说唐》这部书里,实在找不到对成都有利的证据,反而只有对元庆有利的证据。但为什么书的作者会说宇文成都天下第二,裴元庆是天下第三呢?这是个迷,谁也不知道,但他既然这么设定,我们就只能对此接受,但又存疑。

评话《隋唐之太原风波》,里面的“金殿比武”一段也提到了宇文成都与李元霸的较量,当然,比力气一段显示不出两人的武艺来,但接下来的较场比武(按皇帝规定只比三合)一段可以明显地看出两人的武艺高低,下面来回放一下:

第一回合:宇文成都抡镗砸下来,李元霸左手单手锤抵挡,但招架不住,后来只能右手锤也架上去,掀开成都的镗,但李元霸没还手。

第二回合:李元霸双锤砸向宇文成都,成都用镗招架,但招架不住,遂用推窗望月一招,卸开李元霸双锤,然后拨马避开。

第三回合:李元霸双锤向前打宇文成都,成都拨马躲开,回手一镗,李元霸用锤架开。

可以听出来,三个回合里成都都处于下风,但成都不是向《说唐》里那样,一触即溃,而是可以凭自己的武艺和经验与元周旋周旋的,至于能挺多久,由于后面的书没听过,不敢妄言。

而在评话里裴元庆与李元霸之战又是怎样呢?在《苏州评弹书目选》里提到了这一战,下面也来回放一下:

裴元庆单锤砸李元霸,李元霸单锤架上去,裴元庆单锤荡开,然后裴元庆奋力双锤砸李元霸,李元霸左手单手锤抵挡,招架不住,只能右手锤也架上去,荡开裴元庆双锤,元庆拨马逃走。这就是所谓“三锤击走裴元庆”,但是基本上裴元庆是攻击方,李元霸是防守方,勉强算是一个回合。当然,如果再要打下去,相信元庆还是能支持一会的。但从这两场较量来开,宇文成都的表现明显要高于元庆的,无论是武艺上还是经验上。

再来看两人对于花招虚招的反应:

裴元庆VS邱瑞:正常打邱瑞不是元庆的对手,因此他使出独门鞭,一鞭化出八鞭来打向裴元庆,裴元庆当时就楞了,不知怎么应对了,就不成章法胡乱招架,于是额头上被邱瑞的鞭碰了一下,老头手下留情,没有伤他。

宇文成都VS伍云召:伍云召一开始就用出杀手,一枪化出三十几个枪头刺向成都,但成都胸有成竹,也不去辨认哪个枪头是真,哪个枪头是假,只是用镗往伍云召的枪的留情结上架上去,一下子伍云召三十几个枪头就消失了。

可见,在战场的经验方面,宇文成都的经验也是明显要高于裴元庆的。

尽管评话里也讲到了“三杰倒打二杰”的情节,但那情况与《说唐》里差不多,也是三先锋车轮大战宇文成都将近一天,杨林有心借刀杀人要害死成都,不让他休息、吃饭,结果成都又累又饿,最后被裴元庆打倒。但前面说了,这个是无效战例,不能作为元庆高于成都的证据。在因此在评话里,小辈英雄里宇文成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二,裴元庆只能是第三,两人无论在武艺、经验以及综合方面都有差距。

严宽版隋唐演义中 李元霸打宇文成都 是第几集

第45集 李元霸关在铁笼之中,听家仆说自己的三位哥哥都被封官,便将牢笼掰开,要去找皇上讨个官做。李元霸前往行宫,打得官兵落花流水,直闯大殿。杨广见其怪异,问他来意,李元霸直言要讨官做,更是举起千金重狮。杨广大喜,问他要何官,李元霸看中了宇文成都的金牌。杨广见此便要李元霸和宇文成都比试一番。李元霸力大无敌,就连宇文成都也难撼其半分,宇文成都败于李元霸手下,宇文化及不忿,派数十士兵围攻李元霸,李元霸将士兵全部杀死。杨广喜获将才,封李元霸为赵王,赏宝马“万里烟云照”一匹。

单田芳说的隋唐演义李元霸哪回战的宇文成都

第七十回 金殿辩冤世民得宠 御前要官元霸出世

  且说唐国公李渊被绑出午门要问斩刑,忽听殿外有人高喊:“刀下留下!”杨广一听心想:这是何人,如此大胆:“且慢动手,把喊话之人带上殿来。”不多时,从殿下带上一人。这人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头上带着三叉束发紫金冠,一脸英气、一身俊俏。杨广被这个年轻人的神态、气质所慑服,不禁暗想:这是何人?只见这个青年人从容跪倒:“给万岁叩头!”“你是何人,有何话说?”“启奏万岁!臣乃李渊次子李世民,但不知我父身罹何罪,尚祈陛下明示!”“你父存心谋叛,私造宫殿。”“何以见得?”“这座宫殿工程浩大,若非事先营造,百日如何造成?”“启奏万岁,接到谕旨之后,臣父命臣监造,并非事先私造,陛下不信,可以查验。”“如何查验?”“查验不难,请陛下派人拔钉验锈,揭瓦验泥。若为新造,钉无锈,泥土新。若为旧造,钉必锈,泥必霉,新造旧造,一验便知。”杨广听了,不住点头,说:“来呀,拔钉验锈,揭瓦验泥。”查验之后,果然是新造。杨广对李世民的相貌、风度、才华、胆量,非常欣赏,忙令把李渊带回。李渊回到金殿,跪倒谢恩。杨广说:“贤卿不必害怕,适才乃与卿戏耳!”就是说:跟你开玩笑哪!李渊敢怒而不敢言。杨广命李渊坐下,反倒和他聊起天儿来:“爱卿!你有几个儿子?”“启奏陛下,臣有三子,长子建成,次子世民,三子元吉。”“世民朕已见过,那两个儿子在哪里,传孤旨意,叫他们上殿孤要看一看。”李建成、李元吉上殿跪拜之后,杨广见他们也是一表人材,心中甚为高兴。杨广本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此刻他一高兴就传下旨意,加封李渊的三个儿子,李建成为殷王,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弟兄三人跪下叩头谢恩。杨广又命拨国库帑银一万两赏与三王为读书之费。三人跪倒再次谢恩。最后杨广说:“李渊!朕有一事与贤卿商议。”“陛下请讲。”“朕膝下尚无儿女,你的次子李世民,朕甚为喜爱,欲收在膝下为螟岭义子,不知贤卿可愿意否?”李渊忙说:“臣求之不得,哪有不愿之理。”李世民见李渊说愿意,忙跪倒叩头,口呼:“父王在上,儿大礼参拜。”这可把杨广喜欢得不得了,急忙说:“皇儿免礼!皇儿平身。”他拉着李世民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欢,说:“皇儿,快到后宫去见你的皇娘,”并令太监陪同前往。李世民到了后宫,先见了正宫萧美娘,又见了东西二宫的张、殷二妃。他们见李世民一表人材,也都非常高兴。消息传到李渊府中,举家上下,人人高兴,个个笑颜,不过也有噘嘴的。原来,唐国公李渊有四个儿子,为什么他告诉杨广只有三个儿子呢?因为他的第四个儿子名叫李元霸,长得奇丑,生性憨傻却力大无穷。李渊怕他在杨广跟前惹祸,所以说只有三个儿子。说起这个李元霸可不是一般人物,在本套书中,他是第一条好汉,他生下来就长了个奇怪的相貌,刚离娘胎就跟个小雷公崽子差不多,哭起来两个小拳头一攥,两条小腿一蹬,哭声瓮声瓮气,就好像打雷一样。李渊一看就紧皱双眉,以为是家门不幸,生了个妖怪,拔出宝剑就要把他杀了。儿是娘的心头肉,李渊的妻子窦氏舍不得,把孩子抱过去说:“多难看的孩子,也是咱们的骨血,我十月怀胎把他养了出来,岂能杀死。”李渊的母亲独孤氏知道了,把孩子抱到她那里,李渊事母至孝,不能反对。就这样,李元霸跟着奶奶长大。这孩子饭量挺大,但是吃多少东西也不长肉,长到六岁啦,还不会说话,七岁才开口说话,但是说话口吃,舌头尖发秃,嘴巴也笨。李渊打心眼儿里腻烦,所以李元霸老在奶奶屋里。长到七岁,李渊给他找来教书先生,他却奇笨,一个字也记不住,光愿意各处跑着玩儿,先生一管他,他的劲儿大,把老先生一推一溜跟头。李渊出来管他,他就往奶奶那里跑。李渊也没法,想:他也许没有开窍,所以老学不进去,只要能教得他认识一个字,就不愁认第二个字。李渊把这个意思和手下人说了:只要有谁能教李元霸认识一个字,就酬谢一百两纹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人介绍来一个丁先生和李渊打了保票,最少也教四少爷认得一个字。丁先生很有耐心,他告诉李元霸,你随便玩儿,在你玩儿腻了的时候,我只教你认识一个字就行。李元霸一看这个先生还差不离,叫我随便玩儿,不管我,行。李元霸玩儿了几天,玩儿累了,也腻了,到书房里去问先生:“你、你怎么还没走?”“四少爷!我得教你认识一个字再走呀!就一个字,你只要记住了,老爷考你你念对了,我就走!”“真、真的?”“可不真的。”“那、那好!你、你教吧!”丁先生一想:有门儿,只要他愿意学,我这一百两纹银就算到手了。于是,赶紧用纸写了一个“丁”字,就是丁先生的丁,这个字笔画简单,好记。丁先生教他一遍,他跟着念:丁、丁、丁,不教了,再问他,就不知道念什么了。整整教了三天,最后总算记住了,念“丁”。丁先生赶快禀知李渊:“四少爷认得一个字了。”“好!你把他带来,我考考他。”“好!我这就去带他来。”丁先生怕李元霸到时候想不起来,就找了一个钉子给李元霸:“四少爷,你手里攥住这个钉子,老爷问你,你实在想不起来的时候,瞧瞧手里这根钉子,就想起来啦。如若还想不起来,你就看看我,我不是姓丁吗?”“好!”这一回李元霸答应的挺利索。

丁先生领李元霸来到李渊书房,李渊问:“先生说你学会了一个字,今日你要把这个字念对了,有赏。”“是!”丁先生挺高兴,赶快把写好的“丁”字往桌子上一放,用戒尺一指:“这个字念什么?”“念……念……”丁先生一看要坏事,就连忙指他的手,叫他看手里的东西,李元霸憋了一脑门子汗,看了先生指他的手,才想起来伸开手看钉子:“啊!啊!想起来了。”“念什么?”“铁。”钉子是铁做的,他想起了铁,所以就说铁。丁先生说:“不对!你再想想。”这时丁先生连忙指自己的鼻子,意思告诉他我姓丁,你不就说丁了吗?“念什么?”“念……鼻子。”李渊一听,这个气呀,说了声:“滚!”一脚把李元霸给踹了出去,丁先生白忙活了一阵。李元霸念书不行,练武可有两下子。李渊家里有练武场,演武厅,各种兵器都有。李元霸到了那里,不管拿起什么兵器,玩弄两下,都挺是样。兵器之中,他特别喜欢大锤。没事他就去摆弄两柄大锤,练起来有进有退,还挺得法。李渊一看,这孩子念书是没指望了,就让他学武吧。于是给他请来两位武术名家,一个叫袁天罡,一个叫李春风。这二人都是道家,本领高强,和当时的风尘三侠李靖、张鼎、红拂女齐名。李渊把他们请到家里,在后花园辟了一个教武场,专门传李元霸各种武艺,并且在大锤上下功夫。李元霸干别的笨,练武可一点不笨。他的武艺和力气与年龄俱长,武艺越练越精,就连他的老师袁天罡、李春风都不敢和他相碰。李渊见他如此,心中也很高兴,就命匠人给他锻铸了一对擂鼓瓮金锤。这对大锤出奇的大。外边用金水镀了十来遍,金晃晃光华夺目。李元霸自幼下苦功天天练,直到现在,他的力气、武艺,已非一般可比。这一次杨广驾幸太原,李渊怕他在杨广面前惹祸,所以和母亲独孤氏商议,要把他锁在屋里,等杨广走了再放他出来。独孤氏也怕他惹祸,就同意了。李元霸被锁在后花园的一个小屋里,不光把屋门锁上,而且用铁练子把他锁在一个大碾盘上。大碾盘是一整块石头,少说也在千斤以上。开始的时候李元霸虽然心里憋气,倒还相安无事。等到他三个哥哥封王、领赏,手下人也都要得赏钱的时候,侍候李元霸的仆人可就噘了嘴了,看人家,主子荣耀,奴仆也跟着得点好处,咱们可好,跟着四少爷,同样受累,还得跟着倒霉。这些仆人也使坏,李元霸被锁在屋里,一天三顿饭都由仆人给他送来。他们一噘嘴,故意一天没有给他送饭。第二天李渊早晨起来,到金殿陪王伴驾去了,李元霸在家里饿得肚子“咕噜噜”直叫,他就问仆人:“怎么还不送饭来?”仆人说:“四少爷!您还有脸吃饭呀!你那三个哥哥皇上都封了官儿了,就你什么也不是,还带累得我们得不到赏钱。你还吃什么饭?”“你,你说什、什么?”“你三个哥哥都当了大官儿了。你大哥是殷王,你二哥是秦王,你三哥是齐王,这都是当今皇上封的,就你当不了官儿还让锁在屋子里,连我们都没脸。”李元霸这一回可急了:“什、什么?他们当官儿,我,我也得当官儿。”说着,“忽”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仆人一看,连说:“四少爷!门锁着,我们可没有钥匙,你出不来。”“我、我怎么出不来。锁着我,我不会把门砸开。”说着他搬起大碾盘,往门上三撞两撞门就被砸碎了,他背着大碾盘来到前院。总管一看:“啊呀!我的四少爷,你怎么出来啦?”“我,我要到金殿去要官。”总管一听,连忙拦住去路:“四少爷!那可千万去不得,去了让皇上看见,就有掉头之罪呀!”“为、为什么?三个哥哥不掉头,为、为什么我要掉头?躲开!”“不能躲开,您千万别去。”李元霸用手一拨拉,总管早跌到一边去了,别人谁也不敢拦了,侍候他的仆人捅了漏子,也只好在后边跟着。李元霸缺心眼儿,那么大个碾盘,把铁练子弄断,把碾盘扔了,行动不就方便了。当时他想不起来这么办,只知道自己锁在碾盘上,自己到哪去,只好让碾盘也背到哪儿去。好在他有的是劲,背着千余斤的碾盘只当背了个小包袱。

且说杨广和李渊正在金殿之上叙话,忽听外边一阵大乱,黄门官匆匆来报:“启奏万岁!外边来了一个人,脖子上带着铁锁链,背后背了个大碾盘,要上金殿见万岁爷。御林军拦他,他把军士打倒无数,他就要到金殿来了。”杨广还没有说话,李渊可吓坏了。他知道来的这个人肯定是李元霸了。唉!冤家,怕你惹祸才把你锁起来,谁知道锁上你,你还跑出来了,连忙撩衣跪倒:“吾皇万岁,臣有欺君之罪,罪该万死!”杨广想:这倒是怎么回事呀?问:“爱卿有何欺君之罪?起来讲话!”李渊起来,把自己原有四个儿子,因李元霸如何如何,才把他锁起来,怕惊扰圣驾,因而只说有三个儿子的话说了一遍。杨广还是个贱脾气,越说李元霸如何不好,他越想见一见,就说:“贤卿不必忧虑,待朕见一见你这位四公子,看他能不能吓着我。爱卿!你去把李元霸带上殿来!”“遵旨!”李渊赶紧下殿来到午门之外,李元霸还在那儿打守门的御林军呢!李渊大喝一声:“冤家!还不住手!”李元霸站住一看:啊呀!我爹来啦!急忙给李渊跪下:“爹爹!”“元霸!你不在家里,怎么出来了?”“我、我要当官儿。我三个哥哥都当官儿了,我也要当官儿。”“混帐!你有什么能为,还要当官儿。你要惊吓了圣上命都没了,还给你官儿。现在皇上正高兴,你随我上殿见驾。”李渊一看:李元霸脖子里挂着锁链,背后背个大碾盘:“你呀!你怎么不把碾盘扔掉,啊呀!没有钥匙怎么办?”“爹!不,不用钥匙,我能把它整开。”说着把大碾盘往旁边一扔,伸出两只手来,抓住脖子上的铁链条,一叫力,“咔崩”就断成两截了。他把锁链子往地上一扔:“走,走吧!”李渊看见,真是又疼又恨,忙替他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又对他说:“上金殿见着皇上要行大礼!说:李元霸叩见万岁!万万岁!记住没有?”“记、记住了,李元霸叩见万岁!万万岁!”到了殿上,杨广一看:啊!这么难看的一个孩子,怨不得李渊不愿意让他出来。这时,李元霸跪下磕了一个头,说:“李元霸叩、叩见万、万岁!万、万、万万岁!”他这一口吃,倒把杨广惹笑了,说:“李元霸平身!”李元霸想:什么叫平、平身呀?跪在那里没有动,瞪着两只小眼正想哪,李渊赶紧过来说:“元霸!万岁爷叫你起来哪!”李元霸这才站了起来,冲着杨广:“万岁!我也要。”杨广说:“你要什么?”“官儿呀!你给了我三个哥哥官儿,我也要官儿。”杨广看他这傻呵呵的天真劲儿,觉得有意思,不但没恼,反倒和他玩儿起来:“元霸,我给你官儿也可,你得先说出来你要什么官儿?”“我,我要大、大官儿!”“大官儿是多大呀?这么着吧!”杨广指着两边的文武官员说:“你看看他们都是官儿。你要什么样的?”李元霸说:“我,我看看。”他先看文官,一个个宽眼长袖:“我不要他们这样的。”又看武官,看来看去,看见在杨广身后站着的天宝大将宇文成都:“嗯!这、这个官儿还差不离。”他围着宇文成都看了个够,最后看见宇文成都胸前挂的黄澄澄的一面金牌,说:“这个官儿不错,我就要这个官儿。”说着话伸手就要去摘宇文成都的金牌。这才引出一杰会二杰,金锤挂凤镋。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一回 举铜狮两杰比力气 较武艺二雄争高低

  且说李元霸伸手去摘宇文成都胸前挂的金牌,这块金牌不比寻常,这乃是老皇上杨坚在世的时候赏给宇文成都的,因为宇文成都为隋朝立过汗马功劳。论力气、论武艺,在当时他还没有遇见过对手,所以杨坚封他为天宝无敌将军,并赐给他一枚金牌,上面刻有“英勇无敌”四个字。李元霸不知深浅,伸手就要去摘,还说:“万岁!我看这个不坏,就把这个官儿给我吧!”杨广忙拦住说:“元霸住手!这个可不能随便给你。”“为什么?”“因为戴这个金牌的人得英勇无敌,你懂么?”“不懂!”“不懂我告诉你,就是他武艺高强,打遍天下无敌手,才配戴这面金牌。”“他没有敌手?那我和他比试比试。他要赢了我,他就没有敌手;他要输给我,我就没有敌手,那个牌牌就得给我。”宇文成都心说,就凭你个雷公崽子,竟敢在我面前发昏撒野说胡话,要不是有皇上在这里,我这一镋就把你打成肉泥。杨广听李元霸这么说,心里一时高兴,想要看看热闹,就说:“元霸!你可敢和他比试?”“怎,怎么不敢。我要赢了,可得把牌牌给我。”天宝将军宇文成都忙说:“启奏万岁!臣不愿和他比试。”“是何原因?”“我主请想:李元霸骨瘦如柴,臣我一向手重,倘若不慎,伤了他的性命,于唐国公面上多有不便。”杨广想看热闹,所以极力往一块儿拉拢:“贤卿不必多虑,李元霸既敢比试,想必有过人的手段。如若爱卿怕有失手,那你们二人不必交手,只比试一下力气,你看如何?”李元霸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他听杨广说比力气,特别高兴:“对,对,!还、还是皇上办法多。来、来、拉钩!拉钩!”说着往当中一站,伸出右手等宇文成都过来。宇文成都想:我这么一位无敌将军,和一个小孩子拉钩,说出去都有失身份。可是杨广一心想看热闹:“爱卿!过去比一比,不要扫了朕的兴。”皇帝说了话,宇文成都捏着鼻子也只好比一比,心说:这个小孩儿不知高低,我今日得教训教训他。于是迈步到了李元霸面前,胳膊往前一伸有房檩粗,大手像小蒲扇,指头跟小棒槌差不多。当时两个人中指搭中指钩在一起。唐国公李渊替儿子捏了一把汗,心说:冤家!你这不是找死吗?人家天宝将军别说武艺高强,就是不会武艺,凭这个身架,你也不是对手呀,可是他又不敢拦阻,只好听天由命了。宇文成都心里有气,早就憋足了劲。这时杨广一高兴:“等一等!你们二人听我喊一二三,再使劲。一、二。三!”杨广的三字刚落音,宇文成都大手一使劲,且往怀里一带,想把李元霸拽过来,哪知道他连拽三拽,李元霸骑马蹲裆式站着,纹丝没动,还咧着嘴冲宇文成都直乐:“好你个大个子!来!使劲儿拽!”宇文成都没有拽动李元霸,心里正合计:看不出这个瘦猴孩子还真有点劲儿。他正在想的时候,李元霸说:“你拽不动我,我可要拽你啦!大、大个子!你过来吧!”李元霸胳膊一使劲,把宇文成都拽了个趔趄,这一下引起了文武官员的笑声。再看宇文成都前脚的靴子,由于使劲太大,靴底愣给踹掉了,李元霸要没有力量,宇文成都也不会使那么大的劲。就这样,还让拽了一个趔趄,闹了个大红脸,偏偏李元霸是个孩子,占了上风,马上就嚷:“你输啦!给牌!摘牌!”宇文成都急忙跪倒:“万岁!拉钩乃儿童之儿戏,岂能比得高低?金牌乃老主所赐,更不能用拉钩来赌输赢,望我主明察!”杨广说:“爱卿说得对!元霸,你不要着急,既要分出高低输赢,就要多比试几样。适才拉钩算你占了上风,朕想再看看你们的力气!”“比、比力气,好、好哇!比力气他要再输了,金牌可得给我。”“好!成都,你可愿和他比试力气?”宇文成都想:这个面子丢了,我无论如何得找回来:“皇上,臣愿和他比试力举金殿前边的金狮子。”说罢,他换了一双好靴子,把战带紧了紧,迈步下了金殿。金殿前面有一对金狮子,这对狮子乃是铜铸的,锃明瓦亮,一个狮子前面右爪抬起,按着一个绣球,一个狮子前面左爪抬起,按着一个绣球,狮子下面是个长方形的铜座。每个狮子连座算下来足有一千五百余斤。宇文成都来到狮子跟前,把铠甲的底襟掖在战带上,两只手在地上擦了擦,又围着金狮子转了两圈,然后右手抓住狮子的一条前腿,把狮子晃了两晃,狮子活动了,只见他吸了一口气,左手一推底座,说了一声:“起!”一千五百斤重的金狮子被他举过了头顶。当时满朝文武和杨广都连声喝彩。这时,宇文成都觉得面子转了过来,心里自然得意,就举着大铜狮子,在金殿前的空场上转了两圈,然后把铜狮轻轻放回原处,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快步上了金殿:“启奏万岁!臣已举过金狮。”“爱卿神力!退过一旁。元霸!这金狮子你可举得起来?”“我,我举举看吧!”说着他走下金殿,也围着狮子转了两圈,同样用右乎抓住狮腿,左手一推底座:“你、你起来吧!”就觉着他没怎么用劲,这只狮子就让他举过了头顶。这时满朝文武都忘了叫好,一个个惊呆了,李元霸举着狮子也在殿前转了两圈,然后把狮子轻轻放回原处。四周响起了一片喝彩声。李元霸听大伙一喝彩,他来了高兴:“举一个不、不过瘾!来呀!把这两只狮子绑起来,我把它俩一块儿举起来。”杨广和众文武听了,都不相信,以为是小孩子说着玩儿的。再看李元霸把东边的狮子晃了晃,没有费劲就搬到西边狮子跟前,然后用铁丝把两只狮子捆在一起,一只手抓住狮子腿,一只手一推底座,把两个金狮子举过了头顶,又在殿前转了两圈,然后把两只狮子放回原处。

两只狮子捆在一起,总共有三千多斤,李元霸举起来好像玩儿一样,杨广和文武百官连宇文成都都觉着有点玄。这时李元霸把捆铁狮子的铁丝拧开,把一个狮子搬回东边,放好之后一瞅:“啊呀!摆错位置了。”原来两个狮子的头都往里扭,现在脸都朝外了:“哈哈!你们俩怎么还闹别扭了,别后脑勺对后脑勺呀!来来来!扭过脸来。”说着他把东边的狮子又搬回西边,把西边的搬到东边,把它们按原样摆好,就好像小孩子拿玩具一样容易。这一来杨广可乐坏了。李元霸放好狮子,回到殿上:“万岁!给牌吧!”“嗯!等一会儿给你牌。你说说你还有何能为,都练完了再给你牌。”“我、我还会练锤!”“练锤?好,成都啊!”“在!”“这个孩子还会练锤,你们二人上马再比试比试武艺,朕要观看。”“领旨!”宇文成都想:力气你比我大,武艺你可不一定精。今日我要用我那二百六十多斤重的大镋,把你砸个粉身碎骨,方消我恨。他下殿上了银河宝驹,提着他的凤翅镏金镋,等候和李元霸比试。这边,李渊急忙命人把李元霸平时用的擂鼓瓮金锤取来,并牵来一匹战马,嘱咐李元霸说:“儿啊!你要多加小心!”“爹!您就放心吧!”他接过大锤,飞身上马。这时杨广早命人在殿前设下座位,他和文武百官都到殿前观阵。另外早有人在殿前空场用绳子拦了一个大圆圈,按照比武的规矩,这个圆圈就叫梅花圈,比武人一方承认失败,就跃马跑出圈外,另一方不准追杀;倘若在圈外杀死,就须偿命,在圈里则打杀勿论。这是过去比武的规矩。

  且说宇文成都骑马先进了梅花圈,怒目横眉,瞅着李元霸生气。李元霸也提马进了梅花圈。宇文成都一看:这小家伙这一对锤还真够大的,不知他的武艺如何?我看这家伙傻儿巴唧的,不过就凭他有一把子力气,今日我好歹也得用这凤翅镏金镋把他拍死,一来消我心头之恨,二来也给宇文家去掉一个对头。李元霸冲他呲牙一乐:“哎!大、大个子!把你那个牌牌给我不就完了吗?你还要比量。你可看见我这大锤了吗?这要砸到你脑袋上,吃什么可就不香了。”“李元霸你少胡说!你要能赢了我,别说一个牌子,就是我这条命也交给你了。要赢不了我这镏金镋呀!不光牌子你要不上,你的小命也够呛。”“吔!还、还真厉害呀!好吧!那就比、比一比吧!”宇文成都再没答话,把马放开,先在梅花圈里跑开了马趟子,然后找机会动手。李元霸看他跑马趟子,想:我也把这马遛一遛。哪料想他一晃大锤,两腿使劲一夹这马,就听这马一声惨叫,“扑通”倒在地上。李元霸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两旁的官兵赶紧过来一看,这匹马的脊梁骨让李元霸用劲一夹,骨头折了。就这样,一连给他换了几匹马,都经不住他两腿一夹:“给、给我换好马,这马怎么打、打仗!”就在这时,忽然黄门官来到杨广面前:“启奏皇上!靠山王爷带领十二家太保在午门外求见!”杨广一听,不禁一愣:“他怎么来了?”杨广对靠山王怵着一头。杨林是杨坚的兄弟,杨广的亲叔叔,杨林比较正直,对杨广很不满意,曾扬言要回朝来整顿朝纲,所以杨广有点怕见他。杨林既然来啦,又不能不见,忙传旨:“有请!”杨林带领十二家太保来到金殿前边,先对杨广行三拜九叩大礼,然后杨广又给杨林行叔侄家礼。礼毕,杨林问:“皇上不在京师,到此何为?”“啊!皇叔!是这么回事,孤家听说扬州琼花盛开,此乃祥瑞之兆,孤要到扬州观赏琼花,顺便看一看扬州地势。倘适合于建都,孤拟迁都扬州,皇叔来得正好,可随孤家到扬州一行。”杨林兵败之后在金堤关休养,正准备重整兵马,再攻瓦岗,忽听人报:皇上带领三宫六院,文武大臣,起驾到了太原然后要到扬州观赏琼花。他憋着一肚子气,心说:杨广呀杨广,你也太不争气了。如今天下大乱,烽烟四起,你不励精图治,平定狼烟,反倒丢下京师要去游山玩水,看来大隋江山得葬送在你手。所以他带领十二家太保,连夜追到太原,本想见到杨广,狠奏一本,劝他重回京师。现在听杨广说要迁都扬州,就想:长安地处一隅,对辽阔中原,鞭长莫及,以至到处反叛,倘若迁都扬州,地势适中,对中原也好控制,所以他一肚子火气,竟然消散:“我主既有此雄心,老臣赶来保驾!”“谢皇叔一片忠心。”这时杨林才有功夫往殿前空场观看,见宇文成都跃马扬威,问:“万岁!宇文将军在那里与何人动武?”“皇叔来得正好,宇文将军正和李元霸比武较量!”“李元霸是何许人?”这时唐国公忙上前施礼:“王驾干岁!李元霸乃李渊的第四个儿子。”“噢!看他年纪轻轻,竟敢和天宝将军比武,一定本领不凡。”“小儿愚钝,恐不是宇文将军对手,是奉旨比试!”“好!我既然赶上了,倒要开开眼界。为何还不比试?”“只因我那儿子有点拙力,换了几匹马,都让他两腿给夹伤了,没有好马,所以尚未比试。”“原来如此,你把他叫来,我倒要看看。”“是!”李渊忙派人把李元霸叫来,再三叮咛:“儿呀!靠山王杨林要见你,他是皇上的叔叔,你说话千万小心!”“哎!我、我知道。”李元霸上前给靠山王杨林跪倒:“李元霸给、给皇上叔叔叩头!”他这一句话把众人都逗乐了。杨林见这个孩子骨瘦如柴,相貌奇特,说话憨厚,有几分喜欢:“元霸免礼!起来!”说着上前去拉李元霸的胳膊。哪知道李元霸错会了意思,他以为杨林要和他比比力气呢,心说:“吔!

宇文成都和裴元庆联手,能打得过李元霸吗

他们的本领差距并不是天壤之别,从隋唐演义的评书中,李元霸最后与宇文成都交战时,2个人也都是玩了命了,所以李元霸打败宇文成都并不轻松。

而裴元庆本身还有战胜宇文成都的记录,所以功夫也是了得。

宇文成都和裴元庆联手,肯定能打得过李元霸!

宇文成都vs裴元庆

按书上的描述,武功第一的是李元霸,第二是宇文成都,第三是裴元庆。他们的兵器都是锤。

这样比较的话就是宇文成都厉害,但是宇文成都厉害还有他的父亲的老谋深算。

李元霸VS宇文成都:李元霸剿灭自立为王的宇文化及,宇文成都奔走,被李元霸追上,“硬着头皮,举流金铛打来”,一回合,李元霸生擒宇文成都,成都丧命。宇文成都排名第二,与排名第一的李元霸交手,只撑一个回合,李元霸真神人也。

李元霸VS裴元庆:三回合,李元霸道:“天下没人当得过我半鎚,你能连接我三鎚,也算个好汉,饶你去吧。”裴元庆在隋唐好汉中排名第三。

宇文成都VS雄阔海、伍云召、伍云锡三人:八十余合,不分胜负。雄阔海料敌不过,先走,余二人也逃走,宇文成都追赶。

宇文成都VS裴元庆:就是在追上面三人时碰到,宇文成都已处于疲惫状态。两回合,宇文成都挡不住,回马便走。

由此,宇文成都的武力应该与裴元庆不相上下,但超出排名第四、五、六的雄阔海、伍云召、伍云锡三人很多。

李元霸的老师为什么不让他杀宇文成都

李元霸害怕打雷,而宇文成都是雷神普化天尊转世,宇文成都死了之后,雷神归位就会劈死李元霸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乾隆画照,乾隆御笔汉柏图

  • 乾隆御笔汉柏图 乾隆40岁时画的 新浪收藏讯 2010年12月4日晚20点37分,北京保利5周年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亚洲大酒店开拍,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从2500万起拍,经过2分钟的激烈
  • 梦见别人背着新包,梦见别人背着空包

  • 昨晚梦到有人和我背一样的包包,预示着什么?拜托各位了 3Q 预示着你很迷信喔,还预示着你买的包包很大众化,别人又不是只卖你一个人,一样的东西多的是,你多心了 梦见自己背了新红

最新文章

  • 咸宜帝,越南皇帝世系表

  • 越南皇帝世系表 越南世系表 丁朝[大瞿越](公元968-980年) 丁部领结束了十二使君之乱,建立第一个独立王朝丁朝。国号大瞿越,被北宋封为交趾郡王。 世系: 称号 姓名 在位时间
  • 大清八旗包衣,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 八旗包衣是怎么一回事? 八旗: 八旗最初源于满洲(女真)人的狩猎组织,是清代旗人的社会生活军事组织形式,也是清代的根本制度。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努尔哈赤整顿编制
  • 保大帝,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 1955年南芳为什么离开保大帝 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保大皇帝没有参加她的葬礼是不是因为1955年的时候皇后离开了他。也没有看过《皇室的黄昏》,不知道这部电视剧有没有
  • 合肥情侣主题餐厅,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 合肥有哪些主题餐厅? 0048香辣虾主题餐厅合肥NO.7 地址:淮河路100号3楼 苹果KTV音乐主题餐厅 地址:长江西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677号昌河大厦4楼 蛙蛙叫干锅主题餐厅 地址:庐阳区颖上
  • 小德张的孙子,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 小德张的晚年生活总体比较安稳,没有受到多大的触动,修身养性,并以卖油炸果子为生,于1957年去逝,终年81岁,他被土葬在天津城外三十多里的“义地”——北仓